•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十 下)

    第五章 赤子 (十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十下)

        “照明弹,射击?!?br />
        “机枪开火?!?br />
        “掷弹筒,火力压制?!?br />
        看到伪军们被炸得狼奔豚突,川田国昭愤怒地命令,将所有手段全力施展开來,重点打击车队右侧的伏兵,双方实力相差过于悬殊,才三两分钟功夫,隐藏在车队右侧的土八路就又沒了声息。

        伪军们在这一轮战斗中被炸死了十几个,还有二十几人从马背上掉下來摔得鼻青脸肿,待土八路的火力刚刚被压制住,立刻带着满身的泥土,连滚带爬地逃回了车队旁,每个人都脸色煞白,身体颤抖得如秋风中的树叶。

        不知道是祖坟上冒了青烟,还是阎王爷也觉得此人恶心不愿收留,伪团长杨耀祖居然也活着跑了回來,头皮被弹片挖走了一小片,肩膀和胸口等处也被硝烟熏得一片漆黑,最可怜的是此人的战马,身上红一道黑一道不知被弹片擦出多少条伤口,马鞍附近还滴滴答答,不停地有血水混着人尿往地下淌。

        “太君,太君,属下尽力了,属下尽力了啊?!蔽ǹ执ㄌ锕涯米约喝銎?,伪枪声一停,杨耀祖就大声哭喊,“不是属下沒努力,是土八路,土八路实在太狡猾了,他们,他们在草丛里头埋了地雷,周围环境实在太黑,属下根本看不见地雷的弦挂在什么地方,属下”

        “行了?!贝ㄌ锕蜒岫竦赜檬治孀”亲?,闷声闷气地命令,“你去换件衣服,顺便让卫生员处理一下伤口,刚才的事情,不是你的错?!?br />
        “谢太君,谢太君?!毖钜嫒缑纱笊?,千恩万谢地找地方换裤子去了,川田国昭被尿骚味熏得直犯恶心,强压住呕吐的欲望,向身边一名鬼子低级军官下令,“加藤,你带一个小分队的帝国士兵,和一个连的皇协军,徒步去搜索一下,我估计八路军已经撤到其他地方去了,但是最好仔细些,尽量做到万无一失?!?br />
        “哈伊?!北坏懔私墓碜泳艽笊鹩?,迅速召集起一伙关东军士兵,押起伪军走狗,战战兢兢向刚才杨耀祖遭到打击的地方搜了过去,前车之鉴未远,他们做得格外小心翼翼,手电光尽量压在草尖上,刺刀也贴着地面往前画,如此仔仔细细翻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又才草丛中找出了十來枚已经拉开了弦,将引火线系在蒿草根部充当诡雷的手榴弹,但是土八路的踪影,却是一个也沒遇见。

        “他不会一直想用这种招数跟我纠缠吧,?!钡毕⒋爻刀拥敝?,不知道为何,川田国昭非但脸上沒露出高兴之色,反倒将眉头皱成了一个疙瘩,接二连三的打击虽然都不是很大,却令他忧心忡忡,如此无聊郁闷的烂仗,他以前从來沒打过,如此不按规矩出牌的对手,他以前也从沒遇到过,甭说当年的东北军做不到如此难缠,就连以顽强而闻名的抗联,都不像眼前的敌人这样难对付,简直是奇招迭出,并且每一招都恰恰打在了自己这边的疏漏之处。

        “好在红胡子无法给他提供更多的支持?!鼻崆岬啬艘幌伦约旱亩钔?,川田国昭在担忧之余,还有几分庆幸,隐藏在黑暗中等待捕捉新战机的对手,肯定是一名非常擅于学习,又非常果断的老兵,说不定此人以前就有过跟大日本皇军周旋的经验,若不是游击队给他提供不了足够施展空间,草原上也支撑不起数千大军,此人可能比现在还要难对付,至少,能有跟自己面对面堂堂正正地一决雌雄。

        “川田君,咱们在这里耽搁的时间恐怕太长了?!奔ㄌ锕殉俪俨环⒊鲂碌拿?,儿玉末次中佐走上前,低声催促,陌生而又昏暗的环境,令儿玉末次的心情也受到很大影响,总觉得车队不远处的那一团团黑乎乎的开满米粒大小花的干枝梅丛后,可能隐藏着更多风险,并且车队每在原地多停留一分钟,风险就加深一分。

        “咱们的对手可能在前面布置了更多的陷阱?!贝ㄌ锕训愕阃?,用叹息般的语调解释,“这种虽然无聊,但对咱们的士气影响很大,必须采取一些针对性措施?!?br />
        “更多陷阱,?!倍衲┐涡睦锎蛄烁龆哙?,满脸难以置信,“他到底想干什么,这种战术即便持续一整夜,又能伤到几个人,况且他们那边,也不是每次都一点损失都沒有,?!?br />
        “拼消耗,他们当然不是对手?!贝ㄌ锕堰至艘幌伦彀?,笑容看上去非??嗌?,“可如果他怀着将手下士兵拼光的决心,足够令咱们无法及时赶到目的地,我怀疑他和白天指挥骑兵将警戒旅一举凿穿的,是同一个人,这个对手目的很明确,就是要不惜任何代价拖延时间,白天时如此,今夜还是如此?!?br />
        “我也严重怀疑指挥者是同一个人?!卑状ㄋ睦梢苍谝淮蠖压碜颖耐磐虐凶吖齺?,低声附和,“下午行军时我去收容伤员的汽车上,看望了一下那几名被俘的白俄人,据他们说,下午那支骑兵的最高长官是入云龙,但入云龙在指挥作战时,却习惯于听从张胖子的意见?!?br />
        “呐呢,,张胖子,土八路的最高长官绰号不是叫红胡子么,怎么又冒出一个姓张的胖子來?!倍衲┐纬鮼碚У?,对敌情不熟,听川田国昭和白川四郎两个说得郑重,忍不住皱着眉头追问。

        “张胖子是去年红胡子无意间救下的一个刺客,据说可能做过国民革命军的少?;蛘咧行?,但此人身上有很多地方与这个传说互相矛盾,特别是在年龄方面,据我们掌握到的情报,此人今年应该不到,或者刚刚满二十岁?!蹦钤诙衲┐我恢倍宰约悍浅W鹁吹姆萆?,白川四郎想了想,很耐心地向对方解释。

        “不到二十岁的中校,他父亲是某个中国军方的某个巨头么?!倍衲┐挝⑽⒁汇?,迅速点出了白川四郎话语里的荒唐之处,虽然在大日本帝国陆军里边,也非??粗丶易搴痛?,可想拿到佐一级军衔的要么是大学毕业,要么在军中取得过确实骄人的战绩,这两个条件中的任何一条,二十岁之前都不可能完成,哪怕是高松宫宣仁亲王也不行,(注1)

        “不大清楚,我们手中关于他的情报实在有限,特高课也不会把宝贵精力浪费在对一个土八路地方军队干部的调查上?!卑状ㄋ睦煽嘈ψ乓⊥?,脸上的表情很是无奈。

        这大半年多來,他和川田国昭二人可是沒少花时间研究自己的对手,然而所取得的收获却非常差强人意,即便通过安插在晋绥军中的内线,也沒收获到太多东西,而主动往游击队中安插奸细,则无异于白日做梦,且不说以喇嘛沟一带稀薄的人口和闭塞的环境,令安插过去的人很难证明他自己的身份,即便侥幸能混过游击队的征兵初选,接下來训练的艰苦,也足以把奸细活活给吓跑。

        “今天下午抓到的中国俘虏呢,我记得不是有一名受了重伤的游击队员,被警备旅从尸体堆中给翻出來了么,咱们一边走一边审讯他,不信他能挺得住皇军的酷刑?!倍衲┐问艿降拇蚧魃?,思维相对活跃,很快,就想到另外一个高明主意。

        “已经自杀了?!卑状ㄋ睦梢∫⊥?,脸上的笑容愈发苦涩,骑兵作战的残酷性远超步兵,在两军相对策马对冲时,只要从坐骑上落下來,基本就沒有生存的可能,即便身子骨如白俄人一般结实,通常情况下也会被己方和敌军的战马活活踩成肉饼,浑身上下找不到一处完整的地方。

        今天下午是因为警备旅的表现太差劲儿,才使得受伤落马的游击队员中,出现了四名幸存者,其中有三名都是骨骼粗壮的白俄,只有一名是正规的土八路骑兵,接到警备旅的汇报后,白川四郎如获至宝,亲自跑到收容伤员的汽车上蹲了整整一个下午,试图从受伤的俘虏嘴里掏出些新鲜东西,令他失望的是,三名白俄俘虏虽然意志不怎么坚定,对游击队的内部情况了解却少得可怜,只知道自己的少东家列昂对红胡子佩服的死心塌地,甚至已经递交的申请,要求加入中国籍和中国共产党,其余则两眼一抹黑,而那名真正的土八路起初一言不发,闭目等死,后來发现白川四郎居然在打他的主意,干脆趁着医护兵试图给他缝合肚子上的伤口的时候,一把扯断了他自己的肠子。

        肠子断掉后会多痛,白川四郎不敢想象,但是他却清楚地看到了那名土八路脸上的决绝,那是一张标准的中国北方农民面孔,标准到脱下军装就会被当普通百姓,拿起锄头就能耪地,但是在他将半截肠子掷向自己的那一刻,白川四郎竟然在那张扭曲变形的农民面孔周围看到了一团如同佛陀般绚丽的光华。

        霎那绚丽过后,便是永恒,广袤的草原上,干枝梅一团团一簇簇,只要开放,就永不凋零。

        注1:高松宫宣仁亲王,日本天皇的弟弟,1925年出任海军少尉,后完成高等专科和大学教育,于1937年升为少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