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八 下)

    第五章 赤子 (八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八下)

        ‘不好,’石兰斌虽然指挥能力不怎么样,好歹也是在行伍中混迹多年的老江湖,看见入云龙的刀锋指向自己,浑身的汗毛立刻像倒刺一样竖了起來!

        入云龙不是想脱离接触,他想以命换命,以他和他身后那六十來号土八路的命,换掉自己这个少将旅长,反正他们今天根本沒有取胜的希望,干脆拼个鱼死网破。

        这种绝对亏本的交易,石兰斌肯定不做,迅速拔出手枪,指着身边的亲卫们喝令,“顶上去,全给我顶上去,谁杀了入云龙,老子就跟他做一辈子兄弟,?!?br />
        亲卫的人数大约有两个排,平素一直被石兰斌当作心腹死士供养,军饷是普通士兵的五倍,足额发放,从不拖欠,逢年过节还能拿到额外的红包,这些人沒读过多少书,头脑里也基本上沒有什么国家民族概念,平白受了石兰斌这么多好处,当然要讲究个“以死相报”,因此不用石兰斌做更多的动员,立刻磕打马腹,逆着溃兵的洪流向入云龙顶了过去,每个人的眼睛是通红一片。

        警备旅的颓势立刻得到了极大的缓解,虽然接受了日本教官的专业训练,这支军队的骨子里却依旧带着浓重的封建军队色彩,整个队伍中最有战斗力的,士气最高,待遇最高,同时忠诚度也是最高的,永远为主将的家丁,其余的人则属于外围消耗品,随时都可以抛弃或者用新兵替代,此刻看到主将的“家丁”带头冲向了入云龙,消耗品们如何敢再继续四散逃避,,也跟着纷纷放缓坐骑,扯开嗓子大声嘶吼,“杀入云龙,杀入云龙,杀,杀,杀?!?br />
        一片震耳欲聋的呐喊声中,石兰斌的“家丁”穿过人流,顶向入云龙,警卫连长韩忠冲在第一个,手中的马刀泼出一片寒光,他瞄准的是黄膘马的脖颈,只要砍中,哪怕把自己性命搭上,也能将入云龙摔下马背,由自己身后的弟兄剁成肉酱。

        这个尝试注定是一个失败的妄想,赵天龙将身体向前轻轻一探,手中的阔背钢刀就将黄膘马护了个密不透风,紧跟着抡臂反撩,钢刀托着马刀快速向上,刺耳的金属摩擦声令人牙酸,即便在日光下,刀锋之间迸射出來的火花依旧亮得扎眼,两匹战马之间的距离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彼此已经能感觉到对方鼻孔里的滚烫呼吸,警卫连长韩忠的胳膊,也因为战马的快速靠近而举过头顶,肌肉撕裂,手腕反折,他疼得惨叫一声,不得不松开五指,任由马刀向天上飞出,而赵天龙的阔背钢刀却兜着风继续向前,一刀砍去了他大半个头颅。

        白花花的**和红艳艳的血水四处飞溅,黄膘马驮着入云龙从血雾中穿透而出,直扑下一名对手,那是一名留着络腮胡子的彪形大汉,虎背熊腰,横肉满脸,赵天龙的钢刀像鞭子一样抽在了此人锁骨上,连头带肩膀抽飞了小半片,无头的尸体却沒有立刻落马,借助惯性继续向前冲了足足二十几米,才轰然而倒,砸起一片暗红色的烟尘。

        烟尘落处,小列昂、小邹、老徐、哈斯、巴图等人鱼贯而出,紧跟在赵天龙的身后,钢刀挥舞,围上來的“家丁”纷纷被砍落于马下,尸骨不全,血肉模糊。

        更多的“家丁”冲上前,用性命回报石兰斌的供养,他们就像一群发了疯的野狗,宁可死无葬身之地,也要从游击队的楔形阵列上咬下一口血肉。

        处于楔形阵边缘的蒙古族战士小哈斯同时被两名的“家丁”咬住,长时间连续作战,他的体力和精力都有了衰退的迹象,在砍翻一名对手的同时,被另外一名“家丁”砍中大腿,血流如注。

        “去死?!毙」勾蠛纫簧?,丢下马刀,用右手压住大腿处的伤口,同时左手迅速抽出盒子炮,“乒、乓”两抢,将偷袭得手的家丁打成滚地葫芦。

        大量的鲜血从大腿根处的伤口中喷射出來,令小哈斯的脸色迅速发白,眼前一片模糊,不愿继续留在楔形阵列里头拖累袍泽,他咬了咬牙,用完好的左腿狠狠磕打马腹,胯下坐骑吃痛,悲鸣向斜前方窜出一丈半远,驮着背上的主人冲进疯狗群中,数不清的伪军同时围上前,试图表现一回自己的英勇,两眼完全失去视觉的小哈斯仰天长啸,丢下盒子炮,奋力扯碎自己的上衣,几枚事先别在腰间的晋造手流弹的拉弦同时被扯断,黑烟迅速冒出,大笑着的小哈斯凭借直觉继续策马朝伪军的队伍深处飞奔,飞奔,在阳光下,腾空而起,化作一团绚丽的红云。

        “轰?!蔽?、六名伪军成为英雄的殉葬品,其他伪军纷纷带着战马躲避,如同一群炸了营的绵羊,滚滚烟尘后,赵天龙带着游击队员们继续向石兰斌靠近,楔形阵列上缺口无数,却依旧锋利如昔。

        “顶住,顶住,太君们已经兜到入云龙身后了?!绷礁鑫本懦ふ沤脱钜娌桓已壅稣龅乜醋抛约疑纤境晌涟寺返牧晕?,硬着头皮上前迎战,作战时出工不出力沒关系,可如果石兰斌被入云龙砍于马下,按照日本人给伪满洲国军制定的规矩,他们两个团长就都得上军事法庭,非但性命未必能保住,老婆孩子弄不好都会受到牵连。

        他们两个人各自都有一班心腹,待遇和地位也类似于古代军头的私兵部曲,见到主人上前跟入云龙拼命,不得不策马迎战,两波团长大人的心腹死士和旅长大人的家丁们一道,用身体组成厚厚人墙,终于令楔形阵列的推进速度慢了下來,敌我双方就在距离伪警备旅长石兰斌不到二十米处呼喝酣战,每一秒钟,都有血光飞起,每一秒钟,都有尸体倒落尘埃。

        看着自己花大价钱培养的心腹死士一个个倒在眼前,伪少将旅长石兰斌的牙齿咯咯作响,到了此刻,他如果再不明白川田国昭的用心,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就白混了,可是他却不敢转身逃走,亦不敢向日本人发出任何抗议,从背叛自己的祖国,穿上黄绿色的伪军皮那一刻,他就彻底失去了做人的尊严,而一条狗,是沒资格向主人提出抗议的,无论主人是让他去跟老虎厮杀,还是将他清炖红烧。

        “全给我上啊,全给我上?!被匙哦匀毡救撕妥约旱穆钩鸷?,石兰斌挥舞着手臂,用枪口逼迫更多的伪军加入战团,“上啊,入云龙已经被围住了,谁第一个砍伤了他,老子赏他一万块大洋?!?br />
        “砍中别人一千块,砍中入云龙一万块?!蔽本懦ふ沤脱钜娼舾挪钩?,在带领心腹迎战时,他们沒想到自己居然还能把入云龙挡住,眼下看到奇迹出现,高兴得忘乎所以,愿意为胜利付出任何代价。

        重赏之下,更多的伪军向游击队附近靠拢,他们都非?!按厦鳌?,看出土八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也看到此时此刻,隐藏于风险之后的诱人机会,不止是白花花的大洋,还有一份锦绣前程,在竖立典型方面,日本人向來舍得扔骨头。

        游击队明显陷入了苦战当中,即便入云龙再勇敢,也无法继续像先前那样将伪军冲出一条缺口,非但如此,他身后的游击队员们,体力也渐渐濒临崩溃的边缘,虽然仗着娴熟的配合,继续在敌军中往來冲突,但楔形阵却被伪军们挤压得越來越短,越來越粗,移动起來也越來越艰难。

        “看样子,咱们的机枪用不上了?!痹谌朐屏砗笕倜状?,儿玉末次中佐对着川田国昭低声感慨,依靠伪军们用性命换回來的时间,他们两个麾下的鬼子兵已经完全迂回到位,彻底封死了游击队的退路,只可惜的是,入云龙这回居然发了疯,居然始终沒有回头。

        “是啊,用不上了?!贝ㄌ锕汛映ㄅ裰富映抵刑匠霭敫錾硖?,望着已经被伪军们团团包围起來,渐渐挤压成椭圆形的游击队阵列,回应声里透出几分惋惜,“好好看看吧,儿玉君,世界上最后一支古典骑兵就要退场了,?!?br />
        “是啊,沒想到我们终结了一个时代?!弊髡讲文卑状ㄋ睦稍谛老仓?,也觉得有些遗憾,虽然曾经在游击队的骑兵手下吃过亏,但古典骑兵战斗时迸发出來的魅力,还是令他看得如醉如痴。

        那是一种残酷的美,就像春天时绽放的?;?,刹那间绚丽后,便是永远的凋零。

        高速奔跑的战马上,两名骑兵相对着举刀,要么将对手斩于马下,要么成就对手的威名,中刀者哪怕沒有被砍中要害,由于速度的影响,马刀在他身上造成的巨大伤口也会令血液无法止住,等待着他的,依旧是天国的钟声。

        与这种中世纪的战斗方式比较起來,近代骑兵通行的那种骑马运动,下马挖战壕射击的标准战术,简直沒有任何美感可言,可惜的是,随着科技的进步,连骑马步兵都要被装甲运兵车取代了,再也无法恢复祖先的唯美与辉煌。

        看着看着,白川四郎就把自己给代了进去,仿佛成为了入云龙身后的一员,在伪军中往來冲杀,酣畅得如一曲挽歌中跳跃的音符。

        只是,这曲已经渐渐接近尾声的挽歌里,突然又发出变徵的绝响,几个不和谐的音符突然拔高,连带着主旋律都发生了跃动,白川四郎猛然将眼睛睁得滚圆,按在指挥车前挡风玻璃上的手指因为紧张而迅速发白,在他诧异的目光中,原本已经被伪军们挤压成椭圆形的骑兵队列突然一分为二,前半段继续与迎上來的伪军缠斗,后半段,却横着将包围圈撕开一道豁口,然后以队伍的尾部为基点,由右向左,迅速平推。

        一字阵、雁形阵、剪刀阵,倒钩阵,短短十几秒钟,裂开的两支半圆状队伍,就在移动中变换了四次阵形,整齐得如同阅兵式上的表演,另外一名比入云龙矮了小半头,肩膀却差不多宽窄的黑胖子,成了整个阵列的第二个刀锋,带领二十几名骑兵,碾过无数伪军的尸体,从侧后方朝石兰斌钩了过去。

        “呯?!薄皡??!薄皡??!闭潘闪淞绞指鞒忠恢Ш凶优?,将挡在自己马前的伪军们打得鬼哭狼嚎,咬着牙在入云龙背后藏了这么久,他为的就是此时此刻,光凭着一次冲锋,谁也沒把握直接杀到石兰斌马前,可两支队伍互相配合,却足以打伪军们一个措手不及。

        非但伪军们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站在三百米外的指挥车上,川田国昭等人也目瞪口呆,他们当中谁也沒有想到,游击队的骑兵居然在成为强弩之末的时刻,还能再变化出新的花样,而此时此刻,如何弥补措施,都已经來不及。

        “呯?!薄皡??!薄皡??!备谡潘闪渖砗蟮男∽薜热?,也尽量用盒子炮开路,虽然这样做,很可能将他们自己暴露于敌军的马刀之下,无法做出任何防御动作,但用自己一条命换伪军一名旅长,无论从哪种角度看起來,这笔交易都不会折本。

        被张松龄盯上的石兰斌可不这么想,他还沒享受够狗窝里的温暖,岂肯留在原地等死,!看到有名骑白马的黑胖子举着盒子炮向自己扑了过來,直吓得魂飞天外,再也顾不得考虑会不会受到军法严惩,用手一拉战马的缰绳,落荒而逃。

        “孬种,别跑?!本」苷潘闪浜敛挥淘サ夭呗碜妨松先?,盒子炮左右开弓,子弹贴着石兰斌的肩膀和头皮嗖嗖掠过,带起一团团粉红。

        “救旅长?!笔急蠊┭募叶∶强吹酱司?,再也顾不上阻拦入云龙,当即拨转坐骑,从背后向张松龄追了过去。

        包围圈立刻四分五裂,得到喘息机会的入云龙钢刀横扫,砍翻面前最后的阻挡,大吼着,追向石兰斌的家丁,如蛟龙脱锁,猛虎出柙。

        “杀?!被鼓芷镌诼肀成系钠锉墙舾朐屏砗?,再度汇聚成一个楔形,将敢于挡路的伪军刺得人仰马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