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八 上)

    第五章 赤子 (八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八上)

        “把红旗给;老子举起來?!闭蕴炝萋硖弦蛔桶耐燎?,扭头冲身后大吼,黄膘马已经被血染成了桃红色,他身上的血也在滴滴答答往下淌,不知道哪些血是自己的,哪些血是敌人的。

        “是!”通信员小吕大声答应着,用力举起一面红旗,已经被血湿透了的战旗至少有五六斤重,却被他单臂举在了身前,不带一丝颤抖。

        张松龄、小列昂、小邹、老徐、哈斯、巴图等游击队员陆续策马汇聚到战旗下,每个人都像刚刚从血海里捞出來的一般,从头到脚红得刺眼,却沒有一个掉队,自动以赵天龙为核心,形成一个修长的楔型,锋芒所对,正式不远处数十倍与己的侵略者及其走狗。

        陆续有战士从山坡下冲上來,加入攻击阵列,大部分都挂了彩,血顺着已经看不出颜色的军装往下淌,还有人手中的马刀已经被砍成了锯子,刀刃处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豁口,但是,却沒有人说出撤退的话,看向红旗的目光充满了赤诚。

        “咱们还得再冲几次?!背米糯蠡锏髡有蔚氖焙?,赵天龙跟身边的几个游击队干部商量,“照目前推进速度,小鬼子顶多再有半个小时,就能杀到市场入口,我估计,那些商贩们根本不可能走得太远?!?br />
        “冲就冲?!惫视挠ば×邪汉敛辉诤醯幕赜?,加入游击队这大半年,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吃得饱,睡得稳,并且白天出门时也不用再担心被人从背后打冷枪。

        “龙爷你说怎么干,咱们就跟着,大不了把这儿二百來斤儿交代到这儿,反正老子也杀够本儿了?!泵晒湃斯挂不位闻峙值拇竽源?,满不在乎地附和,他原本是黄胡子麾下的马贼头目,上次帮日本人进攻游击队营地失败,因为受伤被黄胡子当作累赘给丢在了臭河沟里,是游击队将他从污水中捡了回來,并且尽心治疗痊愈,江湖人讲究有恩必报,所以从那时起,他就把自己这条命卖给了游击队,什么时候丢了都不在乎。

        “赵队长,您尽管下命令就是?!?br />
        “对,咱们今天杀个痛快?!?br />
        其他干部战士纷纷开口,愿唯赵天龙的马首是瞻,从接到任务出发的那一刻,大伙就明白此战恐怕是自己人生的最后一场,以一百二十三名骑兵去拦截两千鬼子和伪军,无论如何都看不到胜利的希望,然而,想到有无数人将因为自己的死而平安脱离险地,大伙心里就顿时一片安宁,死在冲锋的途中,不正是骑兵的荣耀么,,既然穿上了这身军装,还有谁会贪图永生。

        见大伙都同意自己的提议,赵天龙迅速又将目光转向张松龄,“胖子,你说这回咱们该怎么冲?!?br />
        论及带头冲锋陷阵,鼓舞士气,赵天龙无疑是整个游击队内的最佳人选,但是若论把握战机,攻敌要害的话,就得仰仗张松龄这个前国民党军官了,毕竟,他受过相对正规的军事训练,并且在与小鬼子的作战经验方面,无人能比。

        “这回咱们换个办法,给小鬼子尝个新鲜的?!闭潘闪溲杆俪辉洞Φ幕夯阂贫墓碜雍臀本峭艘谎?,大声回应,今天的前几轮战斗,也采纳了他的建议,以骚扰、纠缠为主,不跟鬼子、伪军们硬碰硬,这种战术极大的降低了游击队自身的兵力损耗,然而取得的效果却不太尽如人意,在最初几轮交手中耽搁了一些时间之后,狡猾鬼子指挥官川田国昭迅速察觉出了游击队的真正企图,并且及时调整了应对策略,每当赵天龙带着游击队试图靠近,他们就派出优势的伪军骑兵上前堵截,而坐在汽车上的日本鬼子,则趁机利用汽车向游击队的两翼迂回,导致游击队为了不被敌人包围,每次进攻都只能浅尝则止,虽然将伪军们砍得鬼哭狼嚎,对日本鬼子的士气打击却不是很大,也沒能让日伪军向月牙湖集市的推进速度受到致命影响。

        “行,你尽管安排?!闭蕴炝睦锒粤斓既ㄕ舛飨騺聿辉趺丛诤?,听张松龄说得肯定,立刻用力点头,“只要能将小鬼子绊住就行?!?br />
        “一会儿咱们发起冲锋时,小鬼子肯定让伪军顶在正面,这回,咱们不着急抽身,先”张松龄回忆着最近两次冲锋中,日寇和伪军们做出的反应,大脑快速转动,沒有人是天生的将军,打仗这东西,头脑、信心和经验三样都非常重要,而在他身上,最不缺的恰恰就是这三样东西,并且比敌我双方绝大多数基层军官都充足甚多。

        在两位中队长的协调指挥下,游击队的阵形迅速排列完整,赵天龙胯下的黄膘马仰起头咆哮一声,再度开始加速,整个楔形阵列也跟着稳稳开始启动,速度由慢到快,像一头刚刚出生的凤凰,在碧绿的原野上亮出优雅的火焰之羽。

        正在乘着汽车向月牙湖推进的鬼子们立刻紧张了起來,一个个手心开始冒汗,骑在马背上的伪军也将身体绷得像一只死蚂蚱般,心中暗暗叫苦,“怎么还來啊,他们就不怕死么,总共才一百來号人马,即便再有本事,还能逆得了天不成,!”

        受到背上主人的影响,伪军的战马也停住脚步,踌躇不前,作为最具智慧的家畜,遗留在它们身上的动物本能,让它们感觉到了即将面临的风险,从侧前方冲过來的那支血色的凤凰与先前不一样,翱翔的速度更快,身上的杀气更大,动作也更决绝,如果战马们自己能做得了主的话,它们宁愿立刻转身逃走,只有逃走,才能避免被凤凰羽毛扫到的危险,只有逃走,才能避免被烧成漆黑的一团。

        然而,被带上嚼子的畜生永远不可能左右得了其背上主人,正如马背上的伪军永远不可能替小鬼子做主一样,在发现游击队又冲过來的那一瞬间,川田国昭就在敞篷指挥车中,高高地举起军刀,“警备旅,全体迎战?!?br />
        “弟兄们,给我上?!蔽甭薰税簿嘎寐贸な急筱读算?,不情愿地抽出了马刀,“不要怕,咱们这边人多,九个打一个?!?br />
        “九个打一个,九个打一个?!绷礁鑫本懦ふ沤脱钜嬉步舾鸥吒叩鼐倨鹇淼?,大声鼓舞士气,虽然一个团的编制只有六百人,但他们现在的总兵力,依旧接近于土八路骑兵的十倍,即便是累,也能把对手活活累死,况且在他们身后,还有一个大队武装到牙齿的日军,只要能坚持到汽车迂回就位,就有希望给土八路的骑兵來个瓮中捉鳖。

        “刚才还是十个打一个呢?!蔽本窃谛睦锴那泥止咀?,有气无力地催动了坐骑,无论在马上还是步下,他们都不是游击队的敌手,然而小鬼子的督战队已经将枪举了起來,在这个节骨眼上,谁要是掉链子就得被当场处死。

        反正是个死,一拥而上说不定还能侥幸逃过一劫,先前那几轮战斗,大伙都熬下來了,倒霉被游击队砍于马下的,毕竟还是少数,抱着只要自己不冲在最前头的想法,伪军们呼呼啦啦地迎向了那面红旗,一边冲,一边用喝骂声互相壮胆,“奶奶的,老子就不信这个邪?!?br />
        “蚂蚁多了咬死大象,老子就不信土八路都是铁打的?!?br />
        “就是,就是,大伙并肩子上啊,一人一刀,将入云龙砍成肉酱?!?br />
        “并肩子上,并肩子上?!?br />
        叫喊的声音虽然凶,他们的迎战速度却慢得像一群乌龟,坐在指挥车上的儿玉末次中佐看到了,眉头一皱,就想命令督战队开火,沒等他把指挥刀举起來,川田国昭已经死死按住了他的胳膊,“儿玉君,不要着急,由他们去好了,这种低级消耗品,本來也不用指望?!?br />
        “消耗品,?!倍衲┐毋读算?,看向川田国昭的目光里充满了疑问。

        “这种东西多死一些,帝国的士兵就能少受些损失?!贝ㄌ锕阉仕始?,满脸轻蔑,“反正无论多慢,他们总要跟游击队发生接触,入云龙再有本事,一轮轮冲下來,体力也有耗尽的时候?!?br />
        “嗯?!倍衲┐闻宸氐阃?,他发现自己的经验还是太差了些,心肠也不够冷硬,警备军么,既然一个团只有六百人的编制,说明关东军总部原本也沒把他们看做军人,就像川田国昭说得一样,他们事实上是消耗品,跟抗联消耗,跟各地层出不穷的反抗者消耗,反正消耗來,消耗去,双方流得都是中国人的血,大日本帝国,刚好保存下自己的精锐,在旁边等待机会,坐收渔翁之利。

        “还是像先前那样,咱们让第一和第二中队左右迂回,你的加强中队和我的第三中队跟在警备旅身后做砧板,估计用不了几分钟时间,敌人的这轮进攻就又得半途而废了?!贝ㄌ锕研α诵?,凭着头几轮交手中总结出來的经验,轻松地调整部署,“耗,看看咱们谁能耗过谁,我这边付出的不过是一点点时间和一群废物,把麾下的精锐骑兵耗光了,看他红胡子还拿什么跟我继续斗?!?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