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二章 赤子 (七 下)

    第二章 赤子 (七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二章赤子(七下)

        “我会一直站在这儿,只要你们当中还有一个人沒平安脱险,游击队的这杆大旗,就不会收起來?!?br />
        一瞬间,原本嘈杂不堪的市场变得鸦雀无声,谁也沒有想到,作为本次交易会组织者的红胡子,居然给了大伙这样一个交代,特别是先前带头指责游击队沒本事的那几个商贩,惭愧得连再多看一眼都不敢,低下头,像老鼠一样往人堆里头扎。

        而附近的商贩们,则像躲瘟疫一般躲开了这几位“爷”,每个人眼里,都流露出了深深和鄙夷,的确,游击队的确准备工作不到位,的确被小鬼子打了个措手不及,可人家游击队可从沒邀请过你过來发财,你既然想谋取高额利润,就得承担相应的风险,况且人家游击队还镇住了沿途的那些土匪马贼,不准他们随意打劫,否则,在场当中诸位,说不定谁会死在路上,尸体都沒地方去找。

        那些在商贩中负有声望的老江湖,如山东的张老大,河北的老邱等,在发了一会儿愣之后,则纷纷主动上前劝说,“红爷,您别跟那几个傻小子治气,他们的良心早就掉钱眼儿里头去了,您尽管带着弟兄们先撤,我们这么多人,小日本鬼子,未必能把我们怎么着?!?br />
        “是啊,红爷,您大仁大义,我们都心领了,但是小鬼子这回肯定是冲着游击队來的,您赶紧带着弟兄们撤吧,别管我们,我们自己知道往哪走?!备浇渌该谭非垦剐闹锌志?,大声附和,人家红爷对大家伙够义气,大家伙也别做得太孬,否则,万一今后还有互相打交道的地方,大伙怎么好再腆着脸凑上來。

        “红爷,求您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烧?!?br />
        “红爷,那个避实就虚,不是,不是兵家”

        “红爷”

        听着商贩头领们关心的话语,红胡子布满皱纹的老脸上,又涌起了一股欣慰的笑容,“我不能走,我手下的中两个队长都顶上去了,在他们撤回來之前,我这个当头得不能先走,大伙的好意我都领了,你们赶紧走吧”

        “那怎么行,要走大家一起走?!焙颖崩锨裢纺砸蝗?,冲上前,一把拉住红胡子的胳膊,“你对我们够意思,我们不能把您丢给小鬼子?!?br />
        “您老要是不走,我们也不走?!?br />
        “对,要走大伙一起走?!逼渌惨迤纳谭贩追淄W〗挪?,发誓要与游击队共存亡。

        “都给我上马?!焙旌右凰Ω觳舱跬蚜死锨?,板起脸,冲着众位热心的商贩们断喝,“赶紧给我走,走得远远的,你们走得越快,我手下的弟兄们撤得越从容,走,谁都不准再啰嗦?!?br />
        从來沒看到他发这么大的火,老邱和张寿龄等人被吓了一跳,纷纷迟疑着向后退去,郑小宝赶紧带着几名游击队员走上前,抓住他们的胳膊用力往外推,“走吧,众位叔叔大爷,你们早走一刻钟,我们就能少跟小鬼子周旋一刻钟?!?br />
        “是啊,赵队长和张队长已经迎上去了,如果不想让他们分心的话,大伙就赶紧走吧,走得越快越好?!?br />
        闻听此言,老邱和张寿龄等人也慢慢恢复了冷静,点点头,缓缓走向了车队,“老少爷们,赶紧收拾收拾走吧,咱们走得快些,红爷他们也能撤得放心,?!?br />
        “赶紧走,赶紧走,别让游击队的血白流?!庇腥搜劾锖爬?,大声呼吁。

        众商贩们轻轻点点头,手上的动作越來越快,越來越利落,秩序也不像先前那样混乱了,在老邱和张寿龄等人的组织下,主动将马车、驴车排成一条长队,跟在白音小王爷留下來帮忙的蒙古官吏身后,缓缓离开了市场,缓缓将月牙湖甩在了身后。

        月牙湖畔偏南一点的方向,隐隐已经有零星的枪声响了起來,但是,商贩们谁也不敢扭头去看,强压住心头的慌乱,跟着大队,脚步越來越坚定。

        “红爷在背后看着咱们?!?br />
        “咱们走得越快,他老人家撤得越容易?!?br />
        大伙互相鼓励着,安慰着,越走越远,越走越远。

        “我弟弟顶上去了,那个黑大个子是我亲弟弟?!闭攀倭涓献怕沓底咴诔吠说亩游橹醒?,挺直的脊背看起來特别惹眼,拉车的几匹马骨架看上去都很结实,按道理可以跑得更快,然而他却刻意控制着马车的速度,以免冲乱了整个队伍的秩序。

        身背后的枪声响得渐渐激烈了起來,商贩们心里愈发紧张,有人悄悄地开始向前挤,但看到张寿龄、老邱等人挺拔的背影,又悄悄地将马车的速度放缓了下來。

        人家老邱、张老大这些有钱的还沒着带头跑呢,大伙怎么好意思坏了规矩,,论车里的货物,谁能比得上他们几个,那可是光胶皮轱辘大马车就赶了好几辆的主,他们都豁出去了,别人怎么好意思先逃,。

        “他是我弟弟,他是我弟弟,我不能拖他的后腿?!闭攀倭浣粽诺寐反蠛?,却死死攥住马鞭,控制住催促牲口的冲动,“老三带头顶上去了,老三是个英雄,我不能给他丢人?!?br />
        习惯了锱铢必较的他,平生第一次,沒考虑钱财方面的问題,虽然这样做对他來说非常艰难,直到整个队伍走出了二十余里外,他才猛地吸了下鼻子,将赶车的马鞭交给了伙计,自己爬上车厢内的货堆顶端,站直了身体向湖畔凝望。

        如此远的距离,他根本看不见任何东西,除了一片潋滟的水光。

        几发炮弹在很远的地方炸响,拉车的马吃了一惊,将车上的主人颠了一个趔趄,张寿龄迅速稳定住身体,继续向湖畔凝望,凝望,不知不觉间,眼泪就淌了满脸。

        “看到什么了,张老大,你看到红爷了么,红爷,红爷他们开始撤了么,?!备浇渌父錾谭窙]有张寿龄这么好的身手,纷纷直起脖子,大声询问,每个人脸上的写满了焦急。

        “红旗?!闭攀倭淙从昧δ税蚜?,扯着嗓子回应,“我看见了,我看见了,红旗,红旗还插在那,一直插在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