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七 中)

    第五章 赤子 (七 中)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七中)

        无论川田国昭和白川四郎两人的计策是被现实所迫,还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刻意而为,不得不承认,这一招确实刺在游击队的要害处,刚刚从去年冬天的打击中缓过一口气來的黑石游击队,眼下根本沒有跟同等规模小鬼子硬碰硬的能力,而游击队后勤补给,也根本支撑不起一场中等烈度正面对决。

        从某种程度上说,能不能在防御战中顶住同等规模的日寇,是游击区向抗日根据地演变进化的过程中,一道绕不开的坎儿,八年抗日战争中,有无数支游击队伍,前仆后继地跌倒于这条看不见的沟壑前,鲜血染红了如画山河。

        受当年的通讯条件所限,无论经验丰富的红胡子还是头脑敏锐的张松龄,都不知道在中原地区,已经有很多支游击队因为发展势头过猛,遭受了类似的挫折,他们也无法及时地从同行们的挫折中汲取对自己有用经验和教训,避免灾难的发生,他们甚至当时的国内战争形势都了解很少,也无法提前做出任何准备,所以当考验突然來临时,除了义无反顾地迎上去之外,他们沒有任何其他选择。

        ‘如果我当年不那么着急给游击队开辟财源就好了,哪怕把几次交易会的动静弄得不那么大,也不会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望着水面比当年缩小了足足五分之四的月牙湖,张松龄的目光久久不能移开,当年那场挫折,对黑石游击队的打击太沉重了,沉重到六十多年后,作为亲历者的他还常常从噩梦中被惊醒,然而所有过去的事情都已经成为过去,结果令人痛苦也好,让人无法接受也罢,都无法改变,更不可能让时光逆转,重头再來。

        陪着自家祖父故地重游的张约翰对祖父讲述的那些故事非常感兴趣,然而自幼看着好莱坞大片和美国肥皂剧长大的他,无论如何也理解不了游击队为什么在明知道实力与敌人相差悬殊的情况下,居然还按照小鬼子预先估测好的步骤走,“你们当时如果丢下商贩们独自撤退,后果会怎么样,日本鬼子,我是说当年的日本军队,真的会肆无忌惮地向百姓们开枪么,,他们难道真的一点儿也不在乎当时的国际舆论?!?br />
        “千万不要以人类的行为來推测当年的日本鬼子?!倍杂谧约艺飧鲆丫咏谙憬度说乃锒?,张松龄的心里总是不愿苛责,虽然时候,他的心情非常无奈,“哪怕是现在,侵略者在屠杀起当地百姓时,也很少有什么顾忌,就像美国军队在伊拉克,虽然打着解放当地人的旗号,事实上,死在他们手里的伊拉克人,不比死在萨达姆手中的少!”

        受到回忆的影响,这话说得稍微有点儿深,甚至有点儿与张约翰的认知相悖,在后者眼里,看到更多的是伊拉克重建后多么民主繁荣,南联盟的独裁者被审判时,全世界的媒体多么的欢欣鼓舞。

        当然,也有记者揭露,说美国大兵在伊拉克滥杀无辜,然而这些报道永远上不了头条,也不会引起过多重视,只有在证明舆论监督的公正性和必要性时,才会被刻意拎出,当作一个证据,张约翰就是思维就深受影响,听祖父说得义愤填膺,红着脸,喃喃地辩解:“那,那都是您的想象,的确有几次屠杀,但被记者揭露后,凶手已经被押回国内审判了,军方也保证过,将尽量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br />
        “真的只有几次么,那些沒被揭露出來的呢?!闭潘闪湟∫⊥?,大声冷笑,受个人经历影响,他对一切侵略行为都沒有好感,无论其打的旗号是驱逐独裁者,还是建立大东亚共荣,“被报纸揭露出來的罪行,永远都是冰山一角,更多的罪行,要么被侵略者刻意遮掩起來了,要么被媒体刻意忽略掉了,反正除了被征服者自己,别人谁也不会在乎他们所承受的痛苦?!?br />
        张约翰无言以对了,他的认识世界,与祖父相差太大,对六十多年前那场战争,了解也着实有限,在他接触到有限几部的中国拍的抗日战争电影中,挖掘侵略者人性一面的作品也是“新锐”导演们的偏爱,至于倒在鬼子屠刀下的那些中国百姓,反正吸引不了多少眼球,又不是导演和编剧的亲戚,冷艳高贵的新锐导演和编剧们,实在沒兴趣在他们身上浪费宝贵的胶卷。

        “现在的日本人变成了什么模样,爷爷我不清楚?!笨闯鲎约核锒劾锷了傅拿悦?,张松龄轻轻叹了口气,耐心地补充,“我只清楚当年的日本鬼子,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是禽兽,甚至连禽兽都不如?!?br />
        “您是说,如果你们不挡在日军,日本鬼子面前的话,他们就会把商贩们全部杀光,?!闭旁己不故遣惶蚁嘈乓龀龅呐卸?,但是听到老人呼吸已经变得非常粗重,他决定忽略自己先前提出的假设,直接进入下一个话題,“那你们挡了多久,最后商贩们都安全撤离了么?!?br />
        “沒挡住太长时间,但是小鬼子的此战目标是彻底消灭我们,所以,只要我们还沒死光,小鬼子就顾不上去追赶别人?!闭潘闪溆痔玖丝谄?,目光与灵魂穿过湖面上的薄雾,重新回到了六十年前的夏日,那天经历,是他生命中最深刻的记忆之一,丝毫不亚于葫芦屿的清晨和娘子关的黄昏,即便将來走到人生的尽头,化成一缕青烟与一坛子灰,那些记忆也不会消失,梦也看见,醒也看见。

        战斗在下午两点十三分正式打响,令小鬼子们始料不及的是,即便总兵力只有他们的十分之一,红胡子依旧沒有选择原地死守,而是命令赵天龙、张松龄两个带领身边全部骑兵,主动迎击。

        “我不管你们两个采用什么办法,总之,能跟小鬼子纠缠多久,就尽量纠缠多久,我带领其余的人在湖边组织第二道防线,天黑之前,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小鬼子从湖边离开?!绷俪龇⒅?,红胡子拉住赵天龙和张松龄两个的坐骑缰绳,低声叮嘱,在骑兵们的身后,是无数张惊慌失色的面孔,尽管张寿龄和河北老邱等有影响力的老江湖,已经主动出面帮忙稳定人心,小王爷白音派出的管家和梅林,也信誓旦旦向商贩们保证,可以把他们带到一个相对安全的地方,但是商贩们的撤退秩序依旧非?;炻?,所有前來月牙湖畔冒险的,都不是什么巨富豪商,他们中间的很多人,如果把手中的货物丢下,就等于丢光了所有本钱,回去后等待着全家人的,只会是流落街头的命运。

        既舍不得丢下货物,又沒受过任何军事训练,商贩们当然不可能撤得迅速,他们将大部分时间浪费在抱怨和哀叹中,甚至对红胡子沒能料敌机先,也颇多微词,但是红胡子却既沒有生气,也沒有替自己辩解,松开赵天龙、张松龄两人的战马缰绳之后,便将目光转向周围的商贩们,双手抱拳,向所有人赔礼:“怪我,这事儿的确怪我,考虑不周全,准备也不周全,所以才连累了大伙,但是现在真的不是说这些话的时候,小鬼子的汽车马上就到,大伙还是赶紧跟着孟和少爷离开,他能替大伙找到脱身的办法?!?br />
        大部分商贩都非常通情达理,明白游击队已经尽了力,拉着马车、驴车,加入正在撤离的大队,却也有个别脾气火爆,头脑冲动者,见红胡子主动认错,反倒停住脚步,恶脸相向,“离开,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我们的牲口都沒喂,马车也沒來得及收拾?!?br />
        “是啊,我们跑得再快,还能跑得过小鬼子的汽车,倒是您老人家,待会儿往马背上一跳,“蹭”地一下就沒了影?!?br />
        “赵队长和张队长已经带领骑兵迎上去了,你们还想怎么样,?!敝P”Φ扔位鞫釉北凰档没鹈叭?,竖起眼睛,大声反问。

        “爱走不走,等会儿小鬼子杀过來,看看会放过谁?!?br />
        闻听此言,个别商贩们更觉得委屈,用手指着郑小宝,怒气冲冲地说道:“沒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既然你们打不过小鬼子,又何必把我们骗到这里來?!?br />
        “就是,你们说能保证大伙的安全,我们才过來的,现在呢,说过的话都被狗给吃了,?!?br />
        “你们无理取闹?!?br />
        “你们游击队说话不算数?!?br />
        越吵,大伙声音越高,说出來的话也越不过脑子,红胡子听到了,原本想要说的赔罪话便一句也说不出,用手拉了一下郑小宝,又扯住其他几名正在与商贩们争执的年青队员,低声命令,“都闭嘴,给我帮老客们装车去,谁再跟人斗气,我就处分他?!?br />
        “是他们不讲道理?!敝P”Φ热说蜕挂榱艘痪?,终究不想跟红胡子硬顶,忍气吞声地去帮助商贩们去绑扎货物,失去了吵架对象,心存怨恨的商贩们也沒有了继续冷言冷语的兴趣,跺了跺脚,跳上货车,同时在心中暗暗发誓,此生再也不会上土八路的当,再也不会踏入月牙湖市场半步。

        “是我准备不充分,对不住大伙了?!焙旌佑窒蛩闹芄傲讼率?,再度向客人们表示歉意,然后从警卫员手里接过一面红旗,用力插进脚下的沙地中,“但是我不会跳上马逃走,我会一直站在这儿,只要你们当中还有一个人沒平安脱险,游击队的这杆大旗,就不会收起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