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五 下)

    第五章 赤子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五下)

        “你老家是哪里的,在这附近沒有任何亲戚么?!辈磺宄孕∷ɑ坝镏械囊藕吨獯雍味鴣?,张寿龄愣了愣,有些八卦地问。

        “我老家就应该是这附近的吧,,我自己也不太清楚,我是个被师傅从寺庙门口捡回來孤儿,所以就跟了师父的姓?!闭孕∷ㄇ崆崽玖丝谄?,脸上浮起了一抹浓浓的哀伤。

        师父被乱枪打死了,同门师兄弟们也被斯琴的父亲用一把大火全堵在了密林里,当今世界上,能算作他亲戚的,只有赵天龙,而后者却始终不肯原谅他年少时因为愚蠢而犯下的错误,无论他如何努力地去弥补。

        “唉?!闭攀倭渑阕哦苑接挠牡靥玖丝谄?,然后低声安慰道:“沒想到你的命这么苦,不过,我看王队长他们待你都挺好的,你可以把他们都当作亲戚?!?br />
        这话说得的确有点技术,既沒有触动赵小栓的伤心过往,又婉转地表达了对游击队内部关系融洽的赞赏,赵小栓听在耳朵里,脸上的哀伤表情果然缓解了许多,笑了笑,低声回应,“张大哥说得对,游击队里边的弟兄,都是我赵小栓的亲戚,刚才是我脑子糊涂了,所以才乱发感慨”

        张寿龄摆了摆手,继续说道,“嗨,你这么小年纪,当然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想得一清二楚,否则,那就不是人,是神仙了,对了,那啥,你要是真觉得孤单的话,就给自己说个媳妇呗,像你这样年纪轻轻就学了一身好本事的,还愁沒大姑娘看得上,!”

        赵小栓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起來,连声解释,“我,我还沒考虑过这件事,我们,我们游击队有规定的,不到一定级别或者一定年龄,不准随便找媳妇?!?br />
        “啊,还有这规定,?!闭攀倭涑粤艘痪?,质疑的话脱口而出,“那我们家老三岂不是和你一样,最近几年都不能说媳妇了,,这个怎么办,我爹还想再抱个孙子呢?!?br />
        “这个,这个我也不太清楚?!闭孕∷ㄏ肓讼?,非常老实地解释,“按年龄和级别,张队长的确不附和规定,但凡事都有个特例,张队长是有大本事的人,真要急着结婚的话,可以打报告请求上头特批?!?br />
        “那不太好吧,都一样是中队长,他总不能专门搞特殊,啧!这事儿整的,麻烦,真的是麻烦?!闭攀倭涮昧⊥?,嘬了半天牙花子,突然又追加了一句,“不过要是加入游击队前就订了婚的,应该就沒问題了吧,你们八路规矩虽然严,但总不能已经订了婚的,还让人一直拖着不办喜事儿?!?br />
        “那肯定沒问題?!闭孕∷ㄐψ诺阃?,然后迟疑着追问,“张队长订过婚么,我们可从沒听他提起过?!?br />
        “这个,我只是打个比方,不是说老三的事情?!闭攀倭湟∫⊥?,笑着打起了马虎眼,“在我们那,订婚归父母说得算,好些人还穿着开裆裤的时候,家里头就已经把媳妇给他定下來了,还有的人家,怕孩子长大后找不到媳妇,打小就先给他定一个养在家里?!?br />
        “这个我知道,是童养媳?!奔攀倭涞难凵裼行┒闵?,赵小栓也不想刨根究底,“不过好些人家可缺德了,说是给儿子养的媳妇,其实把人家女孩子当丫鬟使唤?!?br />
        “这种人的确有,但会被邻居戳脊梁骨!当庄稼汉沒事,如果做生意的话,顶上一个坏名声,就沒人愿意跟你交往了?!?br />
        “那倒是,连自家未來的儿媳妇都不肯好好对待,跟别人可能讲信誉么,,噢,张队长就在贵宾席后头那个白色的毡包里,怕给家里惹來麻烦,所以沒敢出來接您,您自己进去吧,我就不继续送了,就是左数第一个毡包,顶上围了一圈金色毡子的那个?!?br />
        不知不觉间,目的地已经到了,张寿龄顺着赵小栓手指的方向看,果然在贵宾席后,发现了对方说的那个毡包,占地面积不太大,但围在四周的毡子全是崭新新的,并且难得的是几乎每片毡子都是同样大小,仿佛被人专门裁剪过一般。

        这显然是与游击队有合作关系的那些新兴土作坊的产品,据说销路非常不错,前两天张松龄曾经私下跟他介绍过,还建议他带一些回自家铺子里发卖,但是鉴于鲁南远比草原潮湿的气候条件和这两年越來越凋敝的民间经济状态,张寿龄婉言拒绝了,倒是对黑石寨一带传统特产皮革和新兴特产纯手工香皂,更感兴趣一些,按照交易会的规矩,以批发的价格委托游击队设在市场内的管理处帮忙进了满满两大马车,准备带到自家的杂货铺里试试行情。

        对于本次夏季交易会上受到商贩们热捧的浴盐和雪花精盐,张寿龄同样兴趣缺缺,那东西利润高是高,但销售对象却局限于大城市里的达官显贵和小姐太太,寻常小地方的殷实人家,也就是在流行高峰时买一点儿装装阔气,至于长期使用,那是万万不敢的,即便财力支撑得起这种开销,也会被家里头的老头老太太用拐杖对着脊背猛抽,骂儿孙们是败家玩意儿,早晚有流落到街头讨饭的那一天。

        所以前两天张松龄提议自家哥哥进一些浴盐和精盐的时候,张寿龄同样是婉言谢绝了弟弟的好意,那两样东西他上次进的货还积压在铺子里沒有卖光,实在沒兴趣屯上更多,也不愿学着某些目光短浅的家伙,现场倒手赚昧良心钱,以免坏了自家商铺积攒了两代的好名声,更不想让游击队的人看到了,今后私底下戳弟弟的脊梁骨。

        可今天又要出尔反尔求到自家弟弟头上,张寿龄心里着实有些难堪,正想着该如何向弟弟开口,毡包的门已经被人从里边拉开,老三松龄迅速探出半个头,笑着说道:“赶紧进來吧,我刚才本來想去送送你的,谁料想远远地看着一大堆人围着你,怕其中有见利忘义的家伙半路去举报,所以就”

        “送啥,这条路我从十几岁就跟着咱爹走,早就熟得不能再熟了,还用得到你送,?!闭攀倭湟槐咛冉?,一边大度地挥手,在自家弟弟面前,兄长架子他还是要端一端的,虽然在内心深处他对这个当过国民党中校又成了共产党中队长的弟弟,已经隐隐有了几分畏惧。

        作为从小就跟在两个哥哥屁股后边混的小尾巴,张松龄也知道自家这个做生意极其精明的大哥,骨子里却有点儿喜欢装,便顺着对方的意思,笑着说道:“那怎么行,你大老远跑到这里來,我要是连送都不送,还算什么亲兄弟,,那些人缠着你到底想干什么,要不要我帮你打发了他们,早点儿把他们打发走了,咱们哥俩也好一起出去逛逛?!?br />
        “不用,不用,他们都不是坏人,都是我以前做买卖认识的老伙计?!闭攀倭涮眯睦锓浅J娣?,摆摆手,低声解释,“是我等你时怕引起别人的怀疑,就随口吹了句牛,说在等着跟左旗王府的梅林打招呼,谁料他们听见了,便当了真,非要我帮忙走走关系?!?br />
        “原來是这样啊?!闭潘闪渎冻荻?,脸上带着几分了然的表情,“他们是想要浴盐吧,要得多么,如果不多的话,我们的市场管理处那边,可能还有些存货?!?br />
        闻听此言,张寿龄立刻顾不上再端兄长架子了,又摆了摆手,急切地回应,“不多,不多,有个二三十小盒就够,你也知道,他们买那东西,也就是为了充个门面?!?br />
        “如果只是二三十盒的话,我这边应该还能拿得出來,如果想要更多,就得介绍你们去白音王爷的盐厂里自己拉了?!闭潘闪湔遄昧艘幌?,继续补充。

        “用不着,真的用不着那么麻烦,浴盐那东西,只能在大城市里头卖,他们拿多了根本找不到销路,要么压在手里,要么就是半路再倒卖给别人!”张寿龄再次摇头表示否定,话说完了,心里又觉得有些惶恐,看了看自家弟弟的脸色,试探着问道:“不会给你惹麻烦吧,我知道你们八路规矩大,如果有麻烦的话,我就不要了,找个借口跟他们说,左旗的岱钦梅林是个王八蛋,不肯给我面子就是,反正他们几个也不认识岱钦,不可能找上门去对质?!?br />
        “看您说得,好像我们八路军都是从石头缝里蹦出來的一般?!闭潘闪浔桓绺绲木俣旱醚迫皇?,摇摇头,低声补充,“况且您还给我们游击队捐过款,属于我们八路的关系户,偶尔照顾一下,谁也说不出什么來,这样吧,我现在就让人把管理处的老许叫來,他手里的存货,由着你先拿,价格方面么,就按照前两天的行情走?!?br />
        “行?!闭攀倭湫闹械氖分沼诼涞?,大声回应,“不过不用现在就去,我跟你多聊一会儿,让他们几个在市场门口先着着急,以免他们几个觉得我办事太轻松,下回又缠着不放,你现在不忙吧,如果有事的话,你就先去忙,我自己在这里等着就行?!?br />
        “沒什么事情了?!闭潘闪湟丫叩搅嗣趴?,听哥哥说得小心,赶紧又转了回來,拖出两个马扎,一个递给哥哥,一个自己坐在屁股底下,“该安排的都安排完了,维持秩序的事情,有赵队长和龙哥他们,说起來,我这两天忙來忙去也沒顾得上多陪陪你,也真够”

        道歉的话沒等说完,已经被张寿龄大声打断,“你是有职责在身的人,怎么可能跟我一样闲,,再这样说,我下回可不敢來了!以免拖了你的后腿,让人笑话咱们哥俩?!?br />
        “好了,不说,不说?!闭潘闪湫睦?,对家人的确怀有几分歉疚,听哥哥说得急切,赶紧笑着答应,说罢,伸手从矮桌上拎起铜壶,给哥哥斟了碗奶茶,捧在手里,恭恭敬敬地递了过去。

        张寿龄伸手接了奶茶,用力了喝了一大口,这种纯正的蒙古人口味他并不喜欢,但心里头却觉得暖烘烘的,非常舒坦,“有件事,前几天看你忙,沒敢告诉你?!?br />
        “啥事儿?!闭潘闪湟哺约旱沽艘煌肽滩?,捧在手中,喝得十分香甜,來草原一年多,他已经彻底适应了这里,肤色被太阳晒得更深,很多饮食习惯也开始朝着当地牧民看齐,如果不刻意强调的话,甚至会被当成地道的蒙古牧民,而不是一个來自口里的汉人,一个曾经的意气书生。

        “两个月前,我按照你给的地址,专程去了趟娘子关那边”又偷偷地看了一眼自家弟弟的脸色,张寿龄斟酌着汇报。

        他说话时的语气语调已经尽量轻松,听在张松龄耳朵里,却依旧如同晴天霹雳,登时,手里的茶碗就晃了晃,里边的奶茶全都泼在了膝盖上。

        根本顾不上擦,张松龄捧着空碗,大声追问:“你找到孟小雨了么,她怎么样,现在住在哪里?!?br />
        “我一开始沒能找到她,但后來听人说鬼子和伪军扫荡时,在那附近抓了很多老百姓,关在县城里服劳役,就抱着试试看的想法去问了问,果然在县城的监狱里找到了她?!敝赖艿苄睦镒偶?,张寿龄尽量简短地介绍。

        “那,那你还不快想办法救她,需要钱还是需要别的,我帮你一块想?!闭潘闪涫枪匦脑蚵?,根本沒看哥哥脸上的表情,大声嚷嚷。

        “已经买通看守把她给捞出來了,为这事儿,花了我一百二十块大洋?!闭攀倭湎雀艿艹粤丝哦ㄐ耐?,然后笑了笑,故意说道,“但是,我不知道该怎么安置她,一个黄花大姑娘,沒亲沒故的,想带回咱们家里头去,总得给人家个说法?!?br />
        说完话,抿起嘴巴來,笑呵呵地往张松龄脸上看,谁料张松龄长出一口气后,居然也开始犯了难,皱着眉头,低声建议,“要不,您就说她是咱们家远亲,在鲁城给她找份活干,她能识不少字呢,手脚也麻利,实在不行的话,咱们自己家雇了她也行,怎么着人家也救过我的命,咱们不能”

        “啊,?!闭攀倭渥彀驼诺美洗?,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來,问題麻烦了,真的麻烦了,自己本來把孟小雨当作弟妹给领回家的,老爹也很满意这个手脚勤快的儿媳妇,谁能想到,老三居然是个陈世美,吃干抹净,就连帐都不想认。

        “我跟她,我跟她什么事情都沒发生过?!闭潘闪浞浅C舾械夭碌搅烁绺绲南敕?,跳起來,大声解释,“我,我”

        他想说自己到目前为止还是童男子,可除了疤瘌叔之外,沒有任何人能给他作证,而童男子这事情,也沒有任何明显生理标记,正急得满头大汗之时,毡包外,忽然传來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紧跟着,赵小栓满头大汗冲了进來,“小张,赶紧去王队那,有情况,日本鬼子,日本鬼子偷偷杀过來了?!?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