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四 下)

    第五章 赤子 (四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四下)

        做生意最讲究个眼光,以张家老大张寿龄的眼光來看,日本鬼子肯定坐不稳江山,首先这些东洋小矮子鼠目寸光,根本不懂得投入与产出的顺序,这就好比做生意闯牌子阶段,你得先豁出去赔钱,打折让利吸引人气,通过让客人占便宜的手段聚集起一大批稳定的老主顾,然后才能想着如何慢慢把当初开张时赔本赚吆喝的投入一点点找回來,若是一开始就见谁都狠宰一刀,强买强卖,即便手里的货物再好,最后也难逃关张卷铺盖的命运,而小鬼子目前在占领区刮地三尺的情形,恰恰就是那种生意场上的傻瓜二百五,看似精明无比,实则是自己给自己挖坑,早晚有把老本儿都赔进去的那一天。

        其次,这小鬼子在用人方面,也太缺心眼儿了一些,做生意行家的都知道,招伙计宁可招那些看起來瓷笨些的,也必须保证此人家世清白,手脚干净,而你看东洋小矮子眼下招的帮闲都是些什么货色,地痞流氓、骗子无赖,凡是平素贴着墙根儿走,不敢见阳光的全往家里头拉,这种人哪个不是给口奶就喊娘的主,,今天他可以为了混口热乎饭吃当你日本人的狗,改天别人扔个馒头自然就能让他反咬一口,再者说了,如果这些臭鱼烂虾真的能成得了事,当初也不至于连个人模样都混不出來了,一群干啥啥不灵,逮谁祸害谁的主,指望他们帮忙治理国家,岂不是白日做梦么。

        既然这花花江山必定不属于日本鬼子,那它日后自然不是姓国,就是姓共,以张寿龄的目光看來,也许姓共的机会还更多一些,得出这个结论倒不是因为他弟弟投了共产党游击队,所以他这个做哥哥的就爱屋及乌,而是同样來自常年在生意场上摔打出來的经验。

        如果把全天下的百姓都看做顾客,而国共两家都看成对面而开,相互之间有竞争关系的铺子,有些答案就呼之欲出了,眼下被日本鬼子逼到大西南国民党政府,就像一个大伙经常打交道的老商号,里边的货物质量有好有次,雇佣的伙计也是良莠不齐,又被日本人这个小青皮砸烂了一回门脸儿,日后即便重新装修好了,人气也很难恢复如初,而新兴的共产党政权,则是个刚刚开张的新铺面儿,货物新,伙计也新,从前也沒机会给顾客留下什么坏印象,本着试试看的想法,开业时也不愁沒有人登门,而只要掌柜的不犯下急于捞钱的大错,生意就不会比那个砸过一回招牌的老商号更差,若是能拿出一些老商号沒有的紧俏物品,或者豁出去本钱多给客人们一些甜头,假以时日,把街对面儿那家老商号挤垮也不成问題。

        因此,不管老父在耳朵旁怎么唠叨,张寿龄打定了主意,要把弟弟的加入游击队的行为看成整个家族的一次长线投资,将來可能会赔本,但即使赔了本钱,也不至于影响到家族的生存,而万一这条长线做成了,对鲁城老张家來说,就是彻底改换了门庭,从此家里头出了个坐小轿车的,走到哪儿,跟哪个衙门的人说话,都不用再低三下四。

        想到弟弟功成名就之后给家族带來的好处,他的心就又激动了起來,脸上的笑容,也愈发自豪,今天凡是有弟弟出场的比赛,他都眼睛不眨地从头看到了尾,看到了当年那个胆子小的可怜,走路总喜欢扯着自己衣角的小家伙变成了一个一米八几,虎背熊腰,能跟入云龙在马背上交手,并且始终沒落下风的英雄好汉,他就觉得自己这个哥哥当得特别有成就感。

        以前弟弟北平周围如何杀鬼子,在娘子关前怎么叱咤风云,他都只是粗略地听说了几嘴,沒机会亲眼看到,而弟弟今天如何在比赛场中智计百出,如何受麾下弟兄和场下观众的拥戴,却是一丝不漏地被他看在了眼里,记在了心中,凭着这身本事和这颗聪明脑袋,老三怎么可能在人才匮乏的八路中混不出头來,,凭着这身本事和这份好人缘儿,老三怎么肯能轻易地就掉进险境,,草原上的战斗再激烈,也跟娘子关、台儿庄沒法比,黑石游击队即便折腾得再欢,也不会被小鬼子当作重点打击对象,而只要不是以十倍的兵力四面围堵,在空旷无际的草原上,谁又可能逮得住红胡子和入云龙,,老三跟着他们一道,又哪有机会再经历娘子关前那种九死一生的惊险,。

        “张老哥,您真的在左旗王府里头有熟人,?!倍叽珌硪簧暗难?,将张寿龄散在四面八方的思维瞬间拉回了身体,愕然转头,他看到几张堆满讨好的面孔,是以前曾经在路上搭过伴儿的行脚商贩,算不上有多熟,但也不能完全装作不认识,在心里迅速斟酌了一下,张寿龄笑着点头,“噢,也不能算熟,以前我帮他们从口里带过货,你们也知道,那些蒙古人总喜欢提一些稀奇古怪的要求,我豁出去不赚钱帮他们带了些,所以就算认识了?!?br />
        “张老哥就是有眼光?!蔽蟻淼纳谭返敝?,一名年纪五十开外的老江湖,用力竖起大拇指,“我们这些眼窝子浅的,当年怎么就沒想到结个善缘呢,现在想花高价从人家手里买点儿土产,都找不到合适门路?!?br />
        “是啊,张老哥就是张老哥,做生意的眼光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鄙肀吡纳谭分?,至少有四个人年纪可以做张寿龄的爹,却一口一个老哥,叫得无比亲热。

        几粒汗珠从张寿龄额头上慢慢渗了出來,被头顶上的太阳照得晶晶发亮,先前顺口应付别人时,他可沒想到自己随便说出的一句话,会给自己惹來这么多麻烦,俗话说得好,沒事儿不叫哥,叫哥事儿一车,围过來套近乎的这些家伙,心里肯定打的是让自己帮忙弄雪花精盐或者浴盐的主意,可自己在这种时候,怎么能给老三添麻烦,要是让红胡子知道老三帮助他去疏通左旗王府的关系,今后又将怎么看老三和他这个哥哥,,真是的,刚才自己随便找个什么借口不好,偏偏吹大牛说认识左旗王府的梅林做什么,这下可好了,牛皮马上就要吹破了,看一会儿自己拿什么去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