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四 上)

    第五章 赤子 (四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四上)

        尽管有商贩们沒等最后一项表演结束就开始退场,集市门口依旧有些拥堵,这次夏季大集吸引了超过平时三倍的人,也把月牙湖市场的货物吞吐量推上了一个新的高峰,很多行脚商贩在离开前,都悄悄到市场管理处预定了两个半月后秋季大集的摊位,那将是本年度行脚商人们的最后一次发财机会,过了之后,草原上的大部分道路就会被积雪覆盖,月牙湖市场也迅速回归到只有本地商贩和百姓参与的状态,非但规模与春、夏、秋三个季度性大集沒法比,市场上的商品种类也变得寥寥无几。

        來自山东鲁城的张老大一直安安静静地等到了所有商贩散尽,脸上的笑容安宁而又满足,这不是他第一次等自家弟弟,当年老三松龄上小学的时候,也是他这个当哥哥每天负责接送,那时他们的娘亲刚刚去世,老爹又耐不住媒人的撺掇,给三兄弟娶了个后娘,作为家中长子的他,不得不像一只刚刚成年的小公鸡一样张开双翅,将两个弟弟牢牢地护在身后,同时用稚嫩的肩膀,替父亲扛起半个家,以免父亲被那个新來的女人蛊惑得将整个家都败了,让三兄弟从此流落街头。

        庆幸的是,后娘并沒有像传说中的所有后娘那样刻薄,來自山区的她虽然把日子过得太精打细算了些,却极少试图在他们三兄弟的花销上面动脑筋,而父亲也沒像传说中那样,娶了新女人就忘记了自己的孩子,却愈发不计成本地将他们三个都培养成才,特别是在老三身上的投入,远远超过了一般商户人家对子孙的培养费用,别人家的孩子都是高小毕业,学会了加减乘除之后就互换着到长辈们开的铺子里当学徒,等能独当一面之后再回自己家中帮助父亲支撑家业,而老三松龄,却在父亲和他这个哥哥的共同关照下,一路从初小读到了初中,又从初中读到了国立省高,要不是该死的战争,以老三的聪明劲儿和张家三年前的家底厚度,读完研究生乃至传说中博士,都不成任何问題。

        然而战争爆发不爆发,却不是老张家这种底层百姓所能决定的,小鬼子准备进攻北平城了,老三的人生轨迹也迅速转了个巨大的弯子,去二十九路投军,却稀里糊涂地就成了二十六路的连副,再然后,就突然变成了一枚冷冰冰的勋章和一份阵亡通知书被送了回來。

        当省里的官员敲锣打鼓将勋章送到铺子门口的那一刻,张老大看见父亲的身子晃了晃,像被雹子砸了的庄稼一样折了下去,好在伙计们手快,用肩膀架住他,才使得父亲沒有当场跌倒,随后就是大半年日月无光,每天家里气氛冷得就像冰窖,所有人做事情都提不起精神,好在老天爷开眼,不忍心看着张家父子继续消沉下去,居然把已经变成了勋章老三又给变了回來,只是;老三这一次比以前更不令人省心,以前的老三虽然让家里头担惊受怕,好歹还知道他在干什么,在为谁卖命,这一次,却连为谁卖命都沒说清楚,就一脑袋扎到了草原上。

        然后就是更加艰难的等待,无数次,张寿龄看到父亲半夜爬起來,拎着灯笼往大门口走,打开门探头探脑地四下张望好一阵子,才慢吞吞重新将大门关好,吹熄了灯借着星光往后屋里挪,父亲是盼着老三回來,同时又怕盼來的是县城里的侦缉队,那些披着人皮的畜生为了在鬼子面前表功,把所有跟抗日队伍有关系的家庭都盯得紧紧的,张松龄坟头的青草虽然已经都拔了好几茬了,侦缉队里头的汉奸们却巴不得坟里头的人能活着走出來,那样,他们就可以抓了张松龄去领赏,顺手也可以把老张家给抄了,赚一笔做梦都要笑醒的横财。

        因此,老三松龄还活着的消息,在整个鲁城只有张家的人和铺子里的两个大伙计知道,父亲和张寿龄从來沒跟外人说起过,哪怕是朋友们善意地向父子二人表达慰问时,也强装悲伤地抹抹眼角,绝不敢把心中的秘密暴露出來,特别是在老三松龄成了共产党的人之后,整个家族更是加倍的小心,连出塞做生意,都变成了张寿龄每次都亲自带队,除了知根知底从小当作自己人培养的两个大伙计之外,连个帮忙在沿途照顾牲口的小工都不敢雇。

        私下里不止一次,张老汉与已经代替自己掌管整个家的张寿龄商量,希望他找机会把老三松龄从草原拉回來,即便不想再干二十六路的连副了,至少也别跟着共产党游击队干啊,那事情说起來光荣归光荣,可谁知道今后行情怎么样,,万一哪天国民党和共产党再像当年那样翻了脸,岂不是又要被小鬼子杀,又要被政府军杀,,两头都是仇家么,。

        张寿龄原來也很赞同父亲的提议,但自打今年春天跟红胡子喝了几顿酒后,却彻底放弃了这种念头,每当父亲再于他耳边唠叨着要他寻回弟弟,他就笑一笑,煞有介事地回应,“就老三那性子,您就是把他给绑回來,用不了三天,他也得去青龙山上继续扛枪打小鬼子去,左右是要冒险,还不如让他继续在口外冒,好歹还不会被小鬼子和汉奸给认出來,牵连到家里,万一哪天真的把小鬼子打跑了,他就是个大功臣,骑着马带上警卫往咱家门口走一圈,整个县城杂货,今后都得从您这里走?!?br />
        “可,可他现在,现在跟的是共产党,共产党啊?!闭爬虾褐甘共欢约掖蠖?,只好再三强调小儿子所面临的风险,“当年,当年韩主席,韩主席可是杀,可是把整个鲁南的共产党都杀了个干净?!?br />
        “所以韩主席才被蒋委员长给枪毙了,死的时候连个说情的都沒有?!闭爬洗罂戳丝锤盖?,继续小声开解,“咱们做生意啊,都讲究个物以稀为贵,国民党好是好,可这军校那军校毕业的高材生一大堆,谁会拿老三当个宝贝啊,,而共产党游击队那边呢,像老三这样既读过书又懂得打仗的人就是缺货,花钱请都请不到,况且今后,谁能保证这天下一定就是国民党的啊,万一让共产党得了去呢,咱们家岂不更是赚到翻,?!?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