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三 下)

    第五章 赤子 (三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三下)

        众人在平时在训练的时候,可是沒少被入云龙虐,此刻见他被套马索拴住,岂有不捞回來之理,登时连攻击的顺序也不顾了,高高地举起包裹着布条的马刀,哈哈大笑着扑了上去,每个人从黄骠马旁经过,都轻盈地将马刀向身侧一抽,于入云龙的前胸后背上留下一条鲜明的白色印记。

        赵天龙挣扎了两下无法挣脱,便干脆放弃了抵抗,身上每挨一下,便配合地发出一声惨叫,仿佛真的被刀刃砍伤了般,随时都可能从马背上坠落,这下,黄骠马可是着了急,可怜的畜生根本分不清主人的惨叫声只是为了逗大伙高兴,好还以为赵天龙真的是遇了险,突然把前蹄高高抬起,后腿和躯干同时发力,带着背上的赵天龙一道,硬生生向后拧了个九十度的弧线,然后不待自己的前蹄落地,张开嘴巴,对准赵小栓胯下的战马脖子狠狠就是一大口。

        “唏唏唏,,?!闭孕∷ǹ柘碌恼铰硭淙灰彩前倮锾粢坏牧季?,却也沒经历过如此折磨,疼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四蹄乱蹬,身体前窜后跳,把背上的主人直接给摔在了地上,手里的套马索也甩出了至少半丈远。

        “哈哈哈哈,,?!敝谄锸置欠⒊錾埔獾暮逍?,再顾不上找赵天龙“报仇”了,纷纷跳下坐骑,伸手去搀扶赵小栓,摆脱了束缚的入云龙则将上半截套马索解下來了朝地上一丢,跳下坐骑,扫了一眼被摔得鼻青脸肿的对手,笑着奚落道:“活该,谁叫你得意忘形了,我的便宜,哪有那么好占的,?!?br />
        话说得虽然狠了些,他的动作却难得地透出了几分温柔,先将赵小栓的肩膀大腿等容易受伤的关节部位捏了个遍,然后又朝对方屁股上轻轻踢了一膝盖,恨恨地补充,“皮糙肉厚的,应该沒大问題,赶紧自己慢慢走几圈,别故意装可怜?!?br />
        “哥,,?!闭孕∷ǖ难劬Φ鞘本秃炝似饋?,哑着嗓子,低低的叫了一句。

        赵天龙被叫的愣了愣,既沒有回应,也沒像以往那样开口羞辱对方,拉起黄骠马,慢慢走向了场外,将赵小栓丢在众人堆中,泪水顺着两颊流了老长,老长。

        张松龄知道赵家兄弟两个之间的心结沒那么容易解开,伸手拍了下赵小栓的肩膀,笑着将话題往其他方向引,“把脸擦一擦吧,咱们是获胜方,还得向观众致谢呢,万一被人看见你一脸泪,可就要闹大笑话了?!?br />
        “嗯?!闭孕∷ǜ辖艉以诹成夏肆桨?,与张松龄一道跳上坐骑,重新整队,然后拉成一条长列向场外的观众敬礼,旁观的商贩们难得看了一场精彩的骑兵对抗表演,虽然最后获胜者不是大多数期待的入云龙,却依旧毫不吝啬地把掌声和欢呼送了上來。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中,赵小栓的脸又慢慢红了起來,就像刚刚受到家族长辈认可的青涩少年,举手投足间,都带着几分扭捏,观众们看到此景,愈发觉得有趣,将更多的掌声和欢呼单独投向他,一路呼喊着他的名字,直到他的身影被同伴们包围起來,在掌声与欢呼中慢慢融为一体。

        最后一个项目是正装行进中队列队形变换,参加者为黑石游击队全体骑兵,这个项目属于表演性质,沒有激烈的对抗,故而只能吸引包括白音在内的几名骑兵行家的兴趣,大多数观众心思则还沉浸在先前那场模拟厮杀中,并且对其中的精彩场面议论纷纷。

        “沒想到入云龙居然也会失手,!”一名头戴黑色草帽的行脚商贩笑着说道,话语里却沒带多少遗憾之意,反而透出几分淡淡的兴奋与好奇。

        “张胖子和小赵队长也是数得着的好汉,龙爷双拳敌不住四手,输了也不足为怪?!逼渌谭芬槐呤帐八嫔砹闼?,一边笑着往外走,表演马上就要结束了,早走几步,可以避免一会儿散场时的拥挤,和别人搭伴儿时,选择的机会也可能稍多一些。

        大多数商贩们都抱着同样的心思,一边恋恋不舍地将目光从场内参加表演的偶像身上收回,一边开始呼朋引伴,“老徐,你是吃了午饭再走,还是马上走,我这回途中不需要再到别处收货,可以跟你一道搭伴进张家口?!?br />
        “我需要往回带的东西也凑齐了,随时都可以动身,大伙就别留在这里吃午饭了吧,早点上路,天黑之前说不定还能找个村子借宿儿?!北唤械矫值男煨丈谭废肓讼?,大声发出倡议。

        “我觉得也是,这几天吃得油水足,不再差这一顿半顿的?!逼渌谭贩追紫煊?,快步走向各自寄存在集市外的马车。

        早有留守的游击队后勤人员上前,按照众人手里的牌号,帮助他们取出车辆和驾车的牲口,商贩们兴奋地忙碌着,给牲口上挽具,检查脚掌,重新捆绑货物,不时还回头朝沙滩旁扫上几眼,以免错过今日最后的精彩。

        很快,热闹就从比赛场外重新回到了集市,已经事先搭好的伴的商队,开始最后一遍清点货物和人头,还沒來及跟人搭伴儿,或者來时的队伍已经因为成员们离开的时间不同而解散的商贩,则赔着笑脸,到处找熟面孔套近乎,以期能加入后者的队伍,一道南返,也有个别发财心切的,舍不得现在就离开,准备结伴到乌旗叶特左旗的盐场去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托关系批出一些清仓的精盐和浴盐來,比起皮革、药材等大路货,草原上新出现的盐类产品,销路更广,赚头也更大,值得他们多花一些心思,多冒几分风险。

        “张老大,你也准备去左旗的盐场碰运气么?!痹诓患庇诶肟纳谭访侵屑?,有个大个子宽肩膀的商贩看起來特别有人缘儿,几乎每个相熟的面孔,路过时都会停下來主动向他打招呼。

        “嗯,是啊,我以前帮这边的一个蒙古梅林带过砖茶,待会儿想凑上去问问,他能不能帮我通通门路?!闭爬洗笏晨诖鹩ψ?,古铜色的脸孔上隐隐带着几分得意,他认识的,可不止是什么蒙古梅林,具体是谁,说出來,能吓死以前的同行们,但是这个秘密他绝对不会说,即便有人能猜到,也坚决不会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