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二 下)

    第五章 赤子 (二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二下)

        “闭嘴?!毕惹耙恢蹦蛔魃男⊥跻滓糇?,对着自家外甥孟和怒目而视,“这么多叔叔伯伯在场,哪有你说话的份,?!?br />
        先前麾下一众文武幕僚们的议论,几乎每个字都戳在了他心窝子上,正烦躁间,忽然听见自家侄儿沒头沒脑地说什么游击队越强大最自家越有利,岂不是火上浇油,,然而刚刚从日本留学归來的孟和少爷却不肯顺从命令,耸了耸肩膀,悻然道:“事实在那里明摆着,我不说,它就不存在了么,那和把脑袋扎进沙子里的鸵鸟有什么两样,?!?br />
        “闭嘴,下去?!卑滓羲淙徊恢劳夷袷鞘裁炊?,但也能猜出來外甥肯定不是在夸自己,眼睛瞪得愈发滚圆,几乎马上就要从瞳孔里头喷出火來。

        众幕僚们见状,赶紧纷纷出言打圆场,“小王爷息怒,孟和少爷的话虽然刺耳,但说不定也有他的道理,咱们不妨听听?!?br />
        “是啊,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孟和少爷见得多,眼界开阔,他的看法说不定能给咱们一些启发?!?br />
        “对啊,对啊,王爷下大力气培养孟和少爷这么多年,早晚都要给他展示头角的机会,既然如此,何不现在就让他开始参与旗内事务,?!?br />
        大伙七嘴八舌,尽量替小孟和说好话,不是因为他们觉得孟和的话有多么令人耳目一新,而是不想让白音与孟和这舅甥二人闹得太僵,害得大伙今后遭受池鱼之殃。

        拜满清人的羁縻政策和喇嘛教的蛊惑所赐,蒙古各旗的贵族家中,男丁都不怎么兴旺,特别是乌旗叶特左旗王府,作为一旗之主的白音本人虽然先后娶了好几房妻妾,到现在为止却只得了四个女儿,甭说依照传统拿不出一个儿子去寺庙里当喇嘛,连王位的延续都成了问題。

        所以自小就被白音宠爱,四年前又力排众议送到日本去留学的孟和,就成了乌旗叶特左旗王位的一个备选继承者,如果白音一直沒有亲生儿子的话,少不得要把他过继到自己膝下,延续王府香火,而即便日后白音有了亲生儿子,身上流淌着高贵的木华黎家族血脉又熟悉左旗政务的孟和,也将是王府大管家的得力人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照样不是寻常幕僚能得罪起的对象。

        “那你就说说,咱们的好处在哪里,,如果说不上來的话,哼哼”听众人一起替孟和辩解,白音心中的烦躁稍微平息了一点儿,皱着眉头,用威胁的口吻命令。

        “其实舅舅自己心里也早就觉察到了,只是不愿意承认罢了?!泵虾蜕僖α诵?,根本沒把白音的威胁当一回事儿,“道理其实很简单,舅舅您始终跟日本人不是一条心,虽然沒有明着表现出來,可小日本儿未必不明白这一点,他们之所以一直沒跟您翻脸,也沒逼着你表明态度,就是因为咱们家门口还有个红胡子,怕一不小心把您逼急了,干脆跟红胡子直接联起手來,掉过头狠狠咬他们一大口?!?br />
        “混蛋,怎么说话呢你,?!毙⊥跻滓舯凰档昧成戏⑻?,举起手來,做出要打人的姿势,可他却不得不承认,自家外甥的话正说到了点子上,自己暗中训练黑狼卫,并且与红胡子合伙制盐的事情,未必能真的逃过旗里那些受过专门间谍训练的日本教官的眼睛,可到现在为止,黑石寨的几任顾问和关东军总部那边,都沒做出任何反应,究其原因,就是有红胡子这个日本人的眼中钉肉中刺顶在前面,自己给日本人带來的威胁排不上号而已。

        “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泵虾蜕僖ψ磐员叨懔硕?,继续低声解释,“日本人不但拿您当狗看,对保力格、小塞进他们,也是一样,即便是德王和满洲国皇帝,在日本人眼里,又何尝不是条狗,区别不过是个头大小罢了,等猎物都杀光了,走狗无论大小,下场恐怕都是一口汤锅?!?br />
        “我打死你个小兔崽子?!卑滓羧涛蘅扇?,扬起胳膊,追着孟和沒头沒脑地乱抽,甥少爷孟和则双手抱着脑袋,拼命往幕僚堆里头钻,一边钻,还一边大声抗议道,“是您让我说的,您让我说的,我就是打个比方,又沒说您真的是狗?!?br />
        “我要是狗,你就是条小狗崽子?!卑滓艚恿赴驼贫汲榈搅宋薰嫉哪涣琶巧砩?,只好停下來,喘着粗气大骂,骂过后,心里却突然觉得舒坦了许多,至少,不像先前那般火烧火燎了。

        甥少爷孟和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从管家腋下探出了脑袋,笑着问道:“怎么样,不难受了吧,其实您现在处境根本不像想得那样差,只是自己钻了牛角尖儿罢了?!?br />
        “早晚我要扒了你的皮?!卑滓粜ψ胚艘豢?,指着对方的鼻子数落,“让你去日本人那学习,你就学会了一身气人的本事,等改天见了你娘和老子,我看你怎么跟他们交代?!?br />
        “我娘和我阿爷这会儿正在香港躲着,估计这场仗沒打出个结果之前,他们才不会回到草原上來?!毙∶虾退仕始绨?,笑着对付。

        这是句实话,白音对此早就心知肚明,自家姐姐沒资格也沒兴趣染指左旗的王位,而自己那个据说学识渊博的姐夫,也是个知足常乐的性子,能像现在这样拿着家族里给的钱四处逍遥便好,根本沒心思回到草原上來跟他的亲弟弟争夺昭乌达王爷的继承权,连带着自己的外甥孟和也受了他们的消极影响,从小就养成了一幅与世无争的性子,心里根本沒有任何雄图大志。

        不过话又说回來了,如果外甥孟和真的是个从小就胸怀大志的家伙,白音也不会对他像现在这般宠溺,毕竟他近年才刚刚三十岁,还有充足的时间去给家族制造嫡系继承人,如果把个既聪明绝顶又野心勃勃的外甥放在身边,那就不是给今后的王位继承人培养帮手,而是引狼入室了。

        经舅甥两个这么一闹,整个贵宾席上的气氛也活泼了许多,众幕僚们一边偷眼看着场下的各项精彩表演,一边笑呵呵地凑趣,“少爷的意思我明白了,你是在劝王爷养贼自重呐,只要红胡子对日本人一天有威胁,日本人就一天不敢逼着王爷事事都听他们的?!?br />
        “嗯,这个道理我们早该想到,刚才怎么就傻了呢,?!鄙贸せ钤酒盏牟恢挂桓?,更多的幕僚转过头,笑呵呵地给孟和捧场。

        “基本上就是这么个意思,但也不全对?!鄙僖虾蜕斐げ弊酉虺∠鲁蛄思秆廴饶?,然后笑呵呵地回应,“我舅舅向來不喜欢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头,红胡子只是他的一个依仗,另外一个依仗则是黑胡子,即便沒有红胡子,如果日本人敢把他逼得太急,我敢说,回头他就得像我七表姑那样,直接去了重庆?!?br />
        七表姑指得是乌旗叶特右旗的女旗主斯琴,自打到了重庆之后,时不时就在报纸和电台上跳出來,揭露日本人倒行逆施,妄图吞并满蒙的狼子野心,那些文章写得有理有据,行文严谨且优美,一看就知道不是真正出自女王爷斯琴之手,可是日本人却沒办法去重庆找斯琴对质,只好打落了牙齿往肚子里吞。

        唯一让日本人还能庆幸的是,斯琴毕竟是个女人,在眼下以男人为尊的草原上,女王爷的影响力毕竟不如男王爷大,可如果把小王爷白音也逼到了对立面,小鬼子们在东蒙这十余年的苦心经营,就彻底化作了一滩废水了,届时,非但乌旗叶特四部要动荡不休,恐怕其他与白音、斯琴两个同属于木华黎家族的三卫十二旗,也得乱成一锅糊涂粥。

        “嘿嘿嘿”尽管白音小王爷就在身边,众幕僚们还是心照不宣的笑出了声音,去年应日本人的邀请围攻黑石寨的时候,大伙之所以偷偷放了黑胡子的人马一条生路,就是为了日后能借助他们跟傅作义将军以及重庆方面的关系,而孟和少爷居然凭着跟大伙的几句闲谈,就隐约猜出了小王爷的真实图谋,不得不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小王爷白音却沒陪着大伙一起笑,眼睛盯着场下的比赛,一边看,一边笑着摇头,此刻沙滩上已经又换了一种新鲜玩法,骑着马跨跃一人高的草墙和一米半宽的深沟,从骑兵训练角度來看,这场比赛是在考教战马和骑手的配合能力,以及马匹自身的胆量,属于入门级项目,能过得了关的马匹,才有资格当作战马培养,否则,即便跑得再快,也只能作为通讯兵的坐骑。

        对于白音这种骑术行家來说,障碍跨越比赛沒什么新鲜感,难得处在于,红胡子能把比赛组织得如此井井有条,每轮比赛都有六匹马同时出发,彼此之间,居然还能做到互不干扰,很快,冲在最前方的战马就跨越了所有障碍,抵达了终点,而拖在队伍末尾的那匹杂色骏马,表现得则有些焦躁,居然接连在过草墙时打了两个趔趄,差点儿把背上的骑手给摔下來。

        “加油,加油,小花,加油?!背〉赝獾亩佑衙?,则齐声为落后的战马鼓劲儿,被能够被叫做小花的,肯定是一匹母马,听到场下的“加油”声,居然像人一样害起了羞,先是低头发出了一声轻啸,“呐呐呐,?!?,然后扬起前腿,将挡在身前的第三堵草墙踹了个粉身碎骨。

        “哈哈哈哈哈——”场内场外,同时爆发出一阵善意的哄笑,大伙都被眼下这个意外插曲给逗得很开心,沒有几个人在乎最后的输赢,坐在贵宾席上的白音看到此景,也开心地笑了笑,转过头,突然又问了一句,“你这几句话不是前后矛盾么,既然我有周黑子这条退路,何必再管红胡子的死活,?!?br />
        “舅舅您不是又想考我吧,?!鄙僖ψ欧次柿艘痪?,然后慢条斯理地回应,“这半年多,您名下的盐场出了多少货,我可是帮您看过账的,那可是一条活水,我就不信您愿意将它堵死?!?br />
        这正是令白音觉得头疼的主要问題之一,虽然他的人已经完全掌握从盐沙中提纯结晶雪花盐的全部关键技术,但浴盐的配方却完全掌握在红胡子那边,万一双方翻脸,浴盐的出产立刻会受到影响。

        但是白音却不想让自家外甥太得意,果真换上了一股考校的味道,沉声说道:“沒了红胡子,我正好少了一个分红的,浴盐的配方虽然麻烦,但多找几些草药一样样试,我不信试不出配方來?!?br />
        “我觉得舅舅想要的,不只是一个盐场?!鄙僖虾秃鋈换涣烁鲋V氐乜谄?,低低的说道,“按说咱们草原上自从辛亥革命以來,既沒经历过军阀混战,也沒闹过什么大的灾荒,可咱们草原上普通百姓过的日子,却和关里越差越远,难道大伙沒想过到底是因为什么,?!?br />
        话音落下,整个贵宾席登时变得一片寂静,所有幕僚都惊愕地将目光从场内的比赛总收回來,惊愕地望着甥少爷孟和,仿佛后者瞬间换了一个人般。

        作为东蒙古草原上数得着的顶尖人才,他们当然看得到草原与关内地区之间那鸿沟般的差距,不用跟上海、天津和北平这些大城市比,即便是关内随便一座弹丸小县,繁华程度也远远将黑石寨甩在了身后,白音虽然贵为王爷,真正实力恐怕连关内一个规模稍大些的县城豪绅都比不上,更甭提个跟傅作义、韩复渠这些地方实力派平等论交。

        这些年來,大伙在白音小王爷的带领下,想过无数办法试图改变现状,包括投靠张作霖父子以及主动向日本人靠拢,可张作霖父子和日本人,除了能给王府几条枪和派几名军事教官之外,其他能帮助到左旗的地方非常有限,反倒把大片大片最丰腴的草场占了去,令大伙想起來就为之扼腕。

        “我一直认为,咱们蒙古人不比汉人笨,也不比日本人笨,所以我在日本留学时,从來不准许自己偷懒,学业上我自认为能不比同学落后太多,可我这些年來,我看到塞外和关内,和日本之间的差距却越來越大,越來越大,除了咱们王府内的人还能过点儿像样人之外,其他同胞的生活,连日本人家里养的狗都比不上?!庇昧ξ艘豢谄?,小孟和勉强压制住心里的愤懑与沉痛。

        包括白音在内,贵宾席上所有人都受到了影响,一个个面色变得非常凝重,不可否认,他们个个都有私心,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但是同样不可否认,他们都是蒙古族的精英,都不愿意看着自己同族一天天沉沦下去,最后无声无息地走向消亡。

        “你想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们大伙都听着呢?!迸刂谱×俗约旱那樾髦?,小王爷白音低声命令。

        “是啊,孟和少爷,你见得多,跟我们说说,到底这都是为了什么,咱们蒙古人,真的就活该受一辈子穷么?!逼渌涣琶且卜追卓?,像对待老师一样,认认真真地向比自己小了足足二十岁的孟和求教。

        “是咱们的谋生方式跟不上时代了?!泵虾褪鹗种?,轻轻指向头顶的苍天,“千百年來,咱们蒙古人都靠游牧为生,活得好活得差,全靠头顶上的长生天,而长生天,其实是最靠不住的,关内一年至少有八个月能种菜种庄稼,而咱们这里只有六个半月暖和天气,万一來场雪灾,一整年的辛苦就全白费了,甚至三四年都缓不过元气來?!?br />
        “嗯?!敝谀涣琶乔崆岬阃?,恶劣的气候条件,的确是抑制草原地区发展的重要因素,可除非全体蒙古人再像成吉思汗时代那样爆发一次,否则,根本沒法改变这种现状,而眼下已经是机枪大炮时代,蒙古人在马背背上优势,早已荡然无存,想把生存地从关外迁徙到关内,无异于痴人说梦。

        留洋归來的孟和,当然不是想鼓自己的舅舅去关内攻城略地,事实上,白音小王爷凭着麾下那几百私兵,也的确沒有入关争雄的资本,“之所以方圆一千里内以舅舅的乌旗叶特左旗最富,就是因为舅舅治下有一座金矿,生产方式与传统不同,不用看长生天的脸色吃饭,而日本教你在这里开辟农场,把草原变成农田,却和传统方式沒什么区别,一样要靠天气吃饭,一样跟中原地区沒法比,人家中原可以轮换着种冬小麦和白菜萝卜,咱们的土地上,即便是日本人的示范农场里,一样是除了荞麦和糜子外,其他作物都不能种,生长期稍微长一点儿的作物,沒等到收获,就活活给冻死了?!?br />
        这段话涉及到的新知识比较多,白音麾下的众幕僚们,花费了好长时间,才终于将其理解透彻,有人立刻领悟出一些端倪,抬起头,迟疑着问:“甥少爷,甥少爷是说,红胡子可以带给咱们,咱们与以前不一样的谋生方式,?!?br />
        “对?!泵虾蜕僖昧Φ阃?,年青地脸上写满了激情,“你们甭看只是一个盐场,可它却是咱们草原上从來沒出现过的东西,包括日本人,都沒想到,或者故意不想把咱们往这条路上领,眼下盐场规模不大,但是却已经让上百个人,不再靠长生天吃饭,而是靠在盐场里做工,只要咱们盐场在运转,他们就不愁饿肚子,无论外边是晴天,还是雪天,闹了白灾,还是旱得寸草不生,在外边,他们管这个叫工业,而纵观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无一不是工业化比较早的国家,日本在里头,只排了个队尾,在英国的伦敦和美国的底律特,据说遍地都是大烟囱,每天都有上千辆汽车,排着队从工厂里开出來?!?br />
        伦敦和底律特在哪,在场众人也许沒几个能知道,可上千辆汽车每天排着队往外开意味着什么,却能让他们不寒而栗,那是速度可以追上骏马的钢铁怪兽,并且比战马体格更结实,耐力更持久,负重能力也更强大,况且每天能造上千辆汽车的工厂,自然也能造上千挺机枪,上万粒子弹,随便拿出一天的产品,就能武装起一个团的骑兵,开着汽车,将东蒙草原彻底荡平,(注1)

        “回來这些日子,我不是在沒有目的的四处闲逛,我看了舅舅的盐场和金矿,看了舅舅的卫队和狼骑,看了日本人的示范农庄,还特地跑了趟喇嘛沟,去看了红胡子开的的那些小作坊?!泵虾蜕僖幕坝锛绦谥谌送范セ氐?,听起來煽情而又孤独,“我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红胡子做的那些,才是最正确的选择,才是整个草原的希望所在,工业化的时代早就开始了,如果我们不迎头赶上,我们就会永远被落在后边,错过这机会,我们就不只是辜负了乌旗叶特左旗,并且是整个蒙古族的罪人?!?br />
        最后两句话说得太沉重了,沉重得令贵宾席上的众人无法接受,他们自知口才和见识都比不上孟和,所以干脆选择了暂且逃避,纷纷将目光转向看台之下,赛场中,红胡子安排的助兴项目已经进行到了高潮,入云龙和张胖子各自领了一伙骑兵,正拎着包裹了布条,沾染了白垩粉的马刀,捉对厮杀,每次有马刀从空中劈落,都会在人身上抽出一道清晰的白色,鲜明而又刺眼。

        “好啊?!惫壑诿嵌褰殴恼?,将喝彩声毫不吝啬地赠送给场内自己支持的一方,一个个兴高采烈,如醉如痴。

        “你是在日本留的学,对吧,?!痹谝黄逗羯?,小王爷白音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口吻追问。

        “所以我才能看到日本人注定要落个失败的下场?!毙∶虾徒纷蜃约揖司?,目光清澈而坚定,“在工业化国家里头,日本只能排在老末,并且,日本国内资源,根本无法支持其发展大工业,所以除了到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抢劫外,他们别无选择,而全世界的资源有限,日本人多吃一口,那些老牌工业国家自然就要少吃一口,万一哪天跟英国和美国人抢起了食,等待着日本的,就是被撕碎的下场,就像他们现在撕碎中国一个模样?!?br />
        虽然白音已经从很多人口里,听到过日本人注定会失败的论断,却从沒有一个人,从刚才这个角度解读过,这是一个全新的视角,让他虽然一时理解不透,却也知道很难反驳,除非,除非日本人能再创造出更新的生产方式。

        如果日本人真的注定要失败的话,剩下的选择就相对简单了,然而红胡子毕竟不是政府那边的,谁知道日后会不会继续被视作叛匪,想到这一层,白音小王爷叹了口气,继续试探着问道,“周营长那边,有一个中尉副连长的空缺,如果我跟他提一下”

        “我对当官不感兴趣?!睕]等白音把话说完,年青的孟和就断然拒绝,“并且我这些日子在底下听说过一句话,不知道舅舅听说过沒有?!?br />
        “什么话?!卑滓舯晃实糜行┖闷?,竖起耳朵,做倾听状。

        “他们说,这年头,好人才能当上八路,舅舅,你听说过沒有,?!保ㄗ?)

        注1:关于工业化狂想,从现代人角度回头看,当时人的视野的确有些狭窄,很少,或者根本沒考虑到工业化之后,对环境的破坏,可在连钉子都需要进口的时代,发展工业,却是迫在眉睫,其副作用,根本沒意识到,或者意识到了也顾不上考虑。

        注2:好人当八路,坏蛋当伪军,这是抗战时期,在敌占区民间广为流传的一句话,非笔者杜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