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五章 赤子 (二 上)

    第五章 赤子 (二 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五章赤子(二上)

        刀光如浪,穿岩裂石。

        凡是挡在这排刀光面前的东西,要么被击穿,要么被撕裂,无一幸免,在小王爷白音看來,骑手们的每一个动作,其实都沒有做完整,借着马速前冲,接下來必然是力劈,拨马侧移,紧跟着注定是斜砍,而提缰绳左滑,是利用刀刃进行蹭切,磕镫右转,则为战马过身之后的补刀反撩,只是在这一劈一砍一切一撩之后,能继续站立在马前的对手还能剩下几个,,自己的乌旗叶特左旗,是不是骑兵们的下一步目标,。

        “太厉害了,红胡子实在太厉害了?!毙⊥跻肀?,有人以非常低的声音议论,“把这群骑兵训练得如虎狼一般,怪不得他敢跟日本人耍横?!?br />
        “也不知道那个入云龙有什么绝招,这才到了红胡子麾下一年多,就让游击队的骑兵几乎脱胎换骨?!币幻昙驮谖迨晟舷碌拿妨止倥ね房戳丝葱“滓?,故意把一年两个字咬得非常重。

        另外一名替白音打理财务的幕僚不敢苟同前者的意见,轻轻摇头,低声补充,“恐怕不是入云龙一个人的功劳,要我说,那个张胖子功劳也不小,他來之前,红胡子因为不肯像其他马贼那样随便抢劫,穷得就跟叫花子一般,而他來了之后,游击队那边就凭空多出了无数赚钱的道道來,特别是最近这半年,从浴盐、精盐、骨胶到香皂,一样接着一样,层出不穷?!?br />
        “是啊,红胡子去年最走运的事情,就是顺手救下了入云龙和张胖子?!逼渌奈淠涣琶欠追赘锌?,“而日本人那边,最愚蠢的事情,就是当日迫于红胡子的威胁,沒敢给入云龙、张胖子和周黑子三人最后一击,唉,,?!?br />
        “唉?!敝谀涣欧追着阕盘酒?,当日的经过,他们非常了解,日本人如果豁出去牺牲,未必无法杀死入云龙、张胖子和周黑子,然而就是因为突然出现的红胡子带了一挺老旧马克沁,藤田纯二那个胆小鬼却谨慎地选择了退出战斗,白白让红胡子捡了两个宝贝,顺便还和周黑碳成了铁杆盟友。

        为保持贵宾席的独特地位,他们与其他商贩之间距离拉得很大,而目光老练商贩们也早就从这几天的浴盐出货情况,猜到贵宾席上的看客恐怕身份非凡,因此谨慎地与化了妆的白音等人保持了距离。

        故而,王府幕僚们的谈话,倒也不担心旁边有人会偷听,只是越说,大伙心里越觉得空落落的,仿佛一只脚踩在了云气团上,偏偏云下到底是悬崖峭壁还是一马平川根本无法看清楚,前进后退,都是为难。

        游击队的进步太大了,在年初决定跟游击队合伙做盐沙提纯的生意时,他们之间,谁也沒想到有了稳定资金來源后的游击队,哪怕只是每月几十块大洋的收入,居然就能进步如此神速,但是现在,他们当中的每个人却闭起眼睛都能想到,如果任由游击队像目前这种速度进步下去,恐怕今后即便日本人走了,漠东草原也不会有自家小王爷的份儿了,甚至,乌旗叶特左旗王府能不能保不住目前这一亩三分地儿,都很难说,。

        然而,他们却谁也不敢主动向白音小王爷提议,赶紧中断与游击队的合作关系,一则雪花精盐和浴盐的利润实在太诱惑了,让他们根本舍不得放弃,二來,万一跟红胡子彻底撕破了脸,日后再想重归于好,恐怕就沒上回那么容易了,毕竟凡事有再一再二,沒有再三再四,红胡子可以对以往双方间的恩怨一笔勾销,可如果再被左旗王府从背后捅了刀子,接下來恐怕就是新帐老账一起算了。

        到那时,即便把隐藏在暗中的全部实力都拿出來,乌旗叶特左旗王府也未必能稳操胜券,更何况旁边还有个黑胡子独立营在虎视眈眈,除非,除非小王爷不顾一切向日本人求援,可那日本人的恩情是好欠的么,爱新觉罗溥仪的例子在眼前明摆着呢,他倒是借助日本人的力量当了满洲国的皇帝,然而举国上下,哪件事他这个皇帝能做得了主呢,恐怕连后宫之事,都得听从日本顾问的安排吧,,生下的孩子是哪国的种都不一定呢。

        小王爷白音不愿意做一个傀儡,这点儿他身边的每个心腹都非常清楚,然而,现实情况下,除了彻底倒向日本人做对方的傀儡或帮凶之外,他已经沒有了太多选择,动武的话应对不了红胡子和黑胡子联手,继续埋头偷偷积蓄力量的话,却无论如何都比不上红胡子,照这样态势发展下去,甚至不出三年,红胡子独自就能生吞了他的左旗,到那时他想给日本人做傀儡都沒资格了,失去利用价值的东西,在日本人眼里向來只有一个被抛弃的下场,任何人都不能例外。

        “要是能得到游击队那边的具体练兵方略就好了?!庇心涣乓煜胩炜?,叹息着感慨,无论是最年老的幕僚,还是王爷从天津新晋请回來的高参,到现在为止,整个乌旗叶特左旗王府,居然沒有任何人能够弄明白,红胡子究竟使了什么办法,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训练出一支如此精锐的骑兵,按说无论资金厚度还是人口资源,喇嘛沟那穷地方,都跟小王爷的左旗不能比,那地方把山前山后,包括流花河沿岸开荒的汉民全加起來,也凑不出两千人丁,而乌旗叶特左旗的全部在册丁口却有四万三,即便二十丁抽一,也能攒出两千能当兵的人,和红胡子治下的总人口数基本相当。

        可红胡子却能凭着两千人丁和杂七杂八前來投奔的绿林马贼,愣是发展出了将近两百骑兵精锐,而乌旗叶特王府,摆在明面上的卫队却也只有区区两百多号,并且跟红胡子帐下的骑兵比起來,这两百多号人马根本就是一群乌合之众,都不够对方随便拍一巴掌的,一次冲锋下來就是粉身碎骨的命。

        真正能给小王爷勇气的,是另外他偷偷训练的两百多狼骑,完全参照了王府卫队里头日本顾问的训练方法,里头却沒有让一个日本人混进去,只是这支狼骑,足足耗费了他五年时间才打造得像个模样,而红胡子完成同样的目标,却只用了一年不到,具体的说,不到六个月,去年底的时候,游击队还跟前來进剿的日本人死拼了一场,被打得伤筋动骨,甚至连副大队长都给折了进去。

        到底该怎么办呢,眼睛盯着比赛场中的生龙活虎般的骑手,小王爷白音和他麾下的心腹幕僚们的脸色越來越凝重,整个贵宾席,唯一感觉不到压力的只有小王爷白音的外甥,一个刚刚从日本国内留学归來高材生,不忍继续看自家舅舅和众位叔伯愁眉苦脸的模样,轻轻拉了一下小王爷白音的衣袖,以极低的声音说道:“这是一件好事儿啊,老舅,红胡子的实力越强大,咱们能得到才会越多,难道有人不这么认为么?!?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