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荣誉 (六 下)

    第四章 荣誉 (六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四章荣誉(六下)

        最后那句话,他说得极其自豪,仿佛站在华山顶端,俯览全天下豪杰一般,众商贩们听了,先是愣了愣,随即脸上便写满了佩服,“我们信,我们信,看了小赵队长,就知道八路军是什么样?!?br />
        “这话言重了,我只是个小兵,代表不了八路军?!毙≌砸∫⊥?,有些不好意思澄清,然后做了请的手势,大声说道:“既然已经遇上了,剩下的路,就让我们护送大伙一起走吧,咱们抓紧点儿时间,后天这个时候,差不多也就该到了?!?br />
        “多谢长官,多谢长官?!崩锨竦热艘彩潜桓崭漳腔锖杭榈男形排铝?,听小赵愿意给大伙提供?;?,高兴地连连鞠躬,队伍中几家只是想借用一下红胡子虎威,实际目的并不是月牙湖的商贩,却立刻为了难,按原计划跟大队脱离吧,怕惹恼了小赵队长,落个敬酒不吃吃罚酒,继续跟着大队人马混吧,所带的货物又是别人预定好了的,迟迟不能交割,难免会受到名誉和经济上的双重损失。

        好在小赵队长非常体贴,跳上战马之后,互相又用力拍了一下他自己的脑袋,笑着向大伙道歉,“看我这记性,差点学了那伙伪军,大伙中间,肯定有要顺路前往其他地方去的吧,,不要紧,需要离开时,你们尽管自己走好了,不用专门跟我打招呼?!?br />
        说着话,迅速一抖缰绳,带着几名骑兵,头前替所有人开道去了,将一干老江湖们丢在身后,一个个大眼瞪着小眼发呆,直到队伍中有人开始催了,才叹了口气,满脸佩服议论道:“怪不得红胡子能跟小鬼子掰手腕,麾下带着这样的队伍,轻易能打输了么,?!?br />
        “是啊,老话怎么说來着,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我一直还以为那是瞎嚷嚷,沒想到,这辈子还真遇上了?!?br />
        文官不贪财,武将不怕死,是评书《说岳》里所引用的,岳飞将军的原话,几乎每个商贩都耳熟能详,但是,从最初的北京政府到后來的南京政府,不怕死的武将也许有,不贪财的官员,大伙却半个都沒看见过,特别是底层小吏,几乎个个都把手伸在了明处,讨要贿赂时连弯子都懒得绕,更甭把送上门的礼物往外推了。

        然而今天,商贩们却第一次遇到将送上门的好处给推出來的军官老爷,心中的震撼可想而知。

        更让他们震撼的事情还在后头,除了被小赵队长带去头替所有人前开道的那几名骑兵之外,剩下游击队战士居然都主动跳下坐骑,帮着商贩们招呼大车,沿途遇到沟沟坎坎,还毫不犹豫地弯下腰去,和伙计们一样前拉后推,以免马车被陷在原地,给货物的主人带來意外的损失。

        看着本应坐在高头大马之上耀武扬威的骑兵们,满头大汗地给自己做苦力,商贩们纵使心肠再麻木,也被感动得无以复加,的确,战士们这样做,在老江湖们的眼里有收买人心之嫌,但肯花费这么大力气收买人心的,肯定比把大伙不当人看的队伍强得多吧,况且从始至终,那些士兵们沒多说过一句自吹自擂的话,也向大伙做任何暗示。

        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感激,商贩们将自己在路上舍不得吃的肉干、咸蛋,一股脑地往对方衣服口袋里塞,而每当遇到这种情况,士兵们却总是像大姑娘一般红了脸,一边摆着手,一边低声推辞:“您老,您老沒必要这样,我们,我们也是穷人家的孩子,以前在家里也老干这种活,看到马车走不动,谁搭一把手都是应该的,送东西就是见外了?!?br />
        “唉,唉,我们不是见外,你们,你们总得吃点儿啊?!鄙谭访潜凰档眯睦锶崛岬?,鼻子眼儿里直发酸,走南闯北,一路上被当兵的敲诈,被警察们勒索,为了养家糊口受尽人间冷眼,只有在红胡子麾下的这些小伙子面前,他们又被当作自家长辈看待,并且这份热情还不是勉强装出來的,而是确确实实发自内心。

        人心都是肉长的,沒有谁天生就是冷血动物,也沒有谁天生就喜欢互相算计,当一份又一份谢礼被原封不动地推回來之后,几乎所有的商贩,都动容了,心里头再也无法将身上穿着军装的骑兵们当作外人提防,话里话外,都透着对自家子侄的亲切。

        “你们赵队长多大年纪了,在游击队里头,队长算是什么官啊?!庇腥税茨尾蛔⌒闹泻闷?,在休息时,笑呵呵的打听。

        如果跟别的军队在一起,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敢如此多嘴的,但八路不一样,即便他们问到了一些不该探听的秘密,战士们也只是笑着把话題岔开而已,绝对不会找他们任何麻烦。

        小赵队长的年龄和职务,显然不输于保密范围,被问道的战士笑了笑,低声回应道:“您说赵队长啊,他今年二十一了,是我们游击队的二中队长,职务相当于,相当于别人那边的连长吧,也可能不是,反正大队长下边,就是中队长,然后是小队长,我们属于八路军的地方部队,和正规军的编制不太一样?!?br />
        “噢,,?!鄙谭访峭献懦阃?,好奇心一部分得到了满足,另外一部分却愈发强烈的起來,“他是中队长,那,那他,他是不是风煞,就是从前的入云龙,龙爷,?!?br />
        沒等游击队员们回答,商贩们自己已经炸开了锅,“肯定是,我记得龙爷也姓赵,在游击队里,也是跟风煞并肩坐第二把交椅?!?br />
        “是啊,瞧咱们这眼珠子,居然面对面,都沒认出龙爷來?!?br />
        “哎呀,这回可真打眼了,见了真佛,居然忘了烧香?!?br />
        正叫嚷得热闹间,却被游击队员们笑着打断,“不是,赵队长和龙哥不是一个人,你们弄混了,真的弄混了,他们虽然都姓赵,可不是一家人,赵队长比龙哥加入游击队的时间还要早些,虽然他并不像龙哥那么有名?!?br />
        “啊,不是龙爷啊,我还以为当面错过了龙爷呢?!?br />
        “可不是么,龙爷是红爷的左膀右臂,怎么会轻易派出來?!?br />
        众商贩们听了骑兵们的解释,先是感觉有些失望,旋即又迅速自己给自己找到了充足的理由,“云煞和风煞,那好比是红爷手中的王牌,平素肯定轻易不会亮出來,到非亮不可的时候,就该定一招胜负了?!?br />
        “就是,好钢得用到刀刃上,对付几个拦路的蟊贼,用得着风云二煞出动么?!?br />
        “不是,不是,大伙又误会了?!庇位鞫拥恼绞刻谭访窃剿翟嚼肫?,少不得又的出言解释,“龙哥和张队长两个,这几天也各自带着一支骑兵在外边巡视,我们黑石游击队既然敢在月牙湖畔开这个集,当然不能由着鬼子和伪军出來捣乱,几个中队都是提前好几天就出來了,只是你们大伙沒遇上而已,不过也快,他们两个在开集之前肯定要护送着别的队伍往月牙湖畔返,说不定,咱们一会就能遇上?!?br />
        “你是说,为了?;の颐?,红爷把风云二煞都派出來了,?!鄙谭访羌蛑辈桓蚁嘈抛约旱亩?,抬起头,望着骑兵的眼睛追问。

        “当然,你们是游击队的客人啊,他俩不?;つ忝潜;に?,?!逼锉攵疾幌?,顺口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