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穿越小说 > 烽烟尽处 > 第四章 荣誉 (五 下)

    第四章 荣誉 (五 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第四章荣誉(五下)

        不用问,答案是明摆着的,今年凡是去黑石寨一带做买卖的,谁还犯傻去进黑石城,要付给伪政府一大笔税款不说,货物出手速度也慢,一不小心还可能招惹了小鬼子,非但货物被沒收,人也会被栽上一个“勾结不安定份子”的罪名,连回家的机会都沒有。

        如果去了月牙湖畔的市场,各类风险就小了许多,红胡子做事极讲道理,进入市场的货物除了一笔非常低的税款之外,基本上不用再付出任何额外代价,非但如此,红胡子麾下负责市场管理的人,还会主动上门提醒行商们,有那几种货物当地商贩正在成批吃进,哪几种当地特产货物可以委托市场管理部门代为收购,实在有货物一时脱不了手却急着回家的商贩,甚至可以把积压的货物直接委托给市场管理部门,由红胡子的人帮忙寻找可靠的商家进行代售,等下一次从中原带着其他商品过來,再根据货物剩余情况进行清账,信誉绝对有保障,基本上可用“童叟无欺”四个字來形容。

        两边的反差如此之大,商贩们当然知道该如何选择,但是在凶神恶煞般的伪军面前,商队临时首领老邱却不能实话实说,斟酌了一下,继续捧着装满银元的褡裢解释道:“军爷您可真会说笑话,大老远从口里跑过來了,我们不进黑石寨,还能到什么地方去,來到了您的地头上,无以为敬,这点小意思,还请给弟兄们买碗茶汤润润”

        “嗯,这还差不多?!蔽本纺克柿怂始?,劈手抓过褡裢,先拎在手估摸了一下份量,然后又冷笑着道:“无功不受禄,既然你如此懂事,弟兄们也不能白喝你的茶,这样吧,你带着队伍跟我们走,老子一路护送你进城?!?br />
        “啊?!睕]想到伪军头目如此无耻,居然收了自己的贿赂后还要把大伙押进黑石城内,临时商队首领老邱头上立刻汗珠滚滚,咧了下嘴,可怜巴巴地求肯,“还是,还是不麻烦军爷了吧,已经沒多远了,我们自己赶着马车过去就行了,您老公务这么繁忙,一旦因为护送我们给耽误了,我们的罪过可就大了?!?br />
        “是啊,是啊,您老这么忙,我们怎么好意思劳烦你的大驾,我们自己赶着车走吧,您老千万不要客气?!?br />
        “是啊,是啊,让您老护送,不是折我们这些小老百姓的寿么,担当不起,真的担当不起?!?br />
        “这里还有些小意思,您老先拿着给弟兄们买双鞋底子,我们这些个上不了台面的人,可真的不敢麻烦您老护送?!?br />
        其他年纪稍大的商贩也纷纷帮腔,宁可拿出更多的钱來打点,也不愿意请伪军们护送自己进城,那伪军头目却像吃错了药一般,死活不肯松口,被大伙说得烦了,将眼睛一竖,怒气冲冲地断喝:“都给我闭嘴,别给脸不要,老子是念在最近这里不太平,才想帮帮你们,你们别不识抬举?!?br />
        “您老别生气,千万别生气,他们都是乡下贩子,沒见过什么大市面,脑子也都不太好使?!鄙潭恿偈笔琢炖锨褚槐卟梁?,一边低三下四地向伪军头目赔罪,“您老要是还有什么其他需要,请直接指示,只要我们能做得到的,绝对不敢找借口推辞?!?br />
        “是啊,是啊,您老是个明白人,别跟我们这些糊涂蛋一般见识,需要我们做什么,您就直接下指示吧,我们一定想办法满足军爷的要求?!逼渌父鲂跷锉冉隙嗟纳谭芬布绦貌?,只要不进黑石城,什么话都好说。

        见到他们卑躬屈膝的模样,队伍中个别年青气盛的伙计恨得直咬牙,然而主事的大伙计和掌柜都是老江湖,心里头都明白,甭看眼下大伙手里都有枪,万一发生冲突,一群沒受过任何训练的乌合之众,绝对不可能打得过对面的伪军,所以气归气,依旧设想能花钱免灾,向沿途应付其他伪军哨卡那样蒙混过关。

        “嗯”见商贩们一退再退,伪军头目心里头就犯起了犹豫,他当然知道,商贩们死活都不肯请自己的护送入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更清楚这些人的真正目的地在哪,这次出城的任务,也是新任黑石寨军政顾问川田国昭亲自布置下來的,目的就是将商贩们半途劫走,从源头上卡死红胡子那边的财政收入,可强押着商队去黑石寨,对他自己却沒什么好处,即将到手贿赂可能要减半不算,万一把商贩们逼得铤而走险,他麾下的爪牙恐怕也会有所折损,并且过后可能会遭到红胡子的针对性报复,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正犹豫着是否像处置今天先前遇到的两支商队那样,再多刮一些油水便高抬贵手,忽然间,正在等着他开价的老邱等人都不说话了,把头抬起來,两眼直勾勾地看向远方,紧跟着,商队中那些忍气吞声的掌柜和伙计们,脸色也突然轻松了起來,每个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快意。

        “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的”清晰地马蹄声从背后传來,如欢快的音乐,迅速传遍每个人的耳朵。

        “敌袭”伪军头目本能地感觉到大事不妙,大叫着去摸腰间的王八盒子,才将枪套解开一半儿,手腕却被从后边冲过來的几名爪牙死死按住,同时,在他耳畔响起了一个颤抖的声音,“长官,别拔枪,千万别拔枪,红,红胡子的骑兵,红胡子的骑兵从咱们身后杀过來了?!?br />
        “什么?!蔽本纺可硖寤瘟嘶?,险些沒有一头栽倒,他之所以跑到距离县城如此远岔路口來堵截商贩,打得就是干几票就走的主意,抢在游击队做出反应之前,带人回城去向鬼子顾问交差,谁料到,绕來绕去绕了五六十里路,居然还是沒能逃过游击队的眼睛。

        眼下只有两种办法,一种是拔出枪來,以商贩们为人质,跟游击队的骑兵拼个鱼死网破,另外一种办法,就是老老实实认耸,放下武器,任凭对方处置,很显然,大部份伪军都主动选择了后者,特别是冲过來按住伪军头目手腕的那几个,一个个脑门上青筋乱冒,恨不得将小头目的胳膊直接给卸下來,免得他胡乱指挥,害得大伙都身首异处。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老子平日对你们不薄,你等不能这样,这样,这样?!闭饷炊嗨吧难劬醋?,伪军头目有点拉不下來脸,嘴里叫得声嘶力竭,宛若被逼着改嫁的童养媳一般,被按在枪套上的右手,却一点儿挣扎的力气都不肯使。

        “长官,冷静,冷静,咱们半个月前刚刚从兴安警备司令部派过來,还沒杀过红胡子的人,也沒怎么违反过他的规矩?!庇捎谏窬纸粽诺脑倒?,几名冲上來按住自家长官的伪军,根本沒感觉到上司是在演戏,兀自满脸恐慌,用颤抖的声音哀告,“咱们就是混口军粮,犯不着跟红胡子拼命啊,人家可是连太君砍起來都不含糊的主儿,咱们这几头烂蒜,够人家砍几刀的啊?!?br />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蔽本纺坑制中?,抗议的声音也彻底变了调,“我还不知道咱们有几斤几两,但是你们这样压着我,就能解决问題了,赶紧把我放开,咱们,咱们大伙列队,列队去恭迎,列队去跟红爷的人打声招呼?!?br />
        “哎,哎?!背迳蟻戆醋∽约页す俚奈本瞧炔患按卮鹩ψ?,松开小头目,用身体夹着他朝自家大队靠去,不用任何人下令,其余伪军早已将武器丢在了地上,一个个双腿并拢,军姿站得笔直,比接受小鬼子检阅时还要标准。

        前后不过一分钟功夫,马蹄声已经响在大伙身边,有支不到二十人的骑兵小队,举着雪亮的哥萨克军刀,缓缓横在了距离伪军的队伍两百米处,正中央的一名二十多岁的年青人策马又向前多走了十几步,笑了笑,大声调侃:“诸位这是忙活什么呢,怎么把枪都搁在地上了,赶紧捡起來啊,捡起來咱们也好互相称称斤两?!?br />
        “不敢,不敢?!蔽本纺抗捌鸨蛔サ梦谇嗟乃?,快步迎上去,满脸堆笑,“我们这点本事,哪,哪赶跟红爷您伸手,是上边逼得急了,非要我们出城四处巡视,所以,所以我们才跑到这么远的地方來兜个圈子,等天黑就回去向日本人交差?!?br />
        “是么,那地上的褡裢是谁的,不是你们兜圈子捡到的吧,我怎么从來沒这种好运气?!蹦昵嗟钠锉映に柿怂始?,继续冷嘲热讽。

        “是,是他们的?!蔽本纺柯呈呛?,弯腰送地上抓起几个装满银元的褡裢,小跑着往商队临时头领老邱怀里送,“这个,这个都是他硬要塞给我们的,我们,我们一直推辞着说不敢要,所以,所以才”

        这种谎话,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说下去,红着脸,笑得比妓院里的老鸨子还妩媚三分,“红爷,您看,我们把钱已经还给人家了,已经还给人家了,自己一块大洋都沒留,真的一块都沒有留,不信,不信你可以派人过來搜我们的身?!?br />
        遇到这种死不要脸的家伙,年青的骑兵队长也无法举起刀來赶尽杀绝,犹豫了一下,强板着脸呵斥,“念在你认错态度好的份上,这次就先放过你,如果有下次”

        “不敢,不敢,真的不敢?!蔽本纺咳缑纱笊?,连连打躬作揖,“这次是日本人逼得太狠了,我们才不得不出城应付一番,下次,下次再有类似情况,红爷您,您就直接杀我的头?!?br />
        “我不是红爷,我姓赵,只是游击队的一名小兵?!逼锉映ぶ辶讼旅纪?,大声纠正。

        “您是红爷的人,见了您,就如同见了红爷?!甭燮鹋穆砥ǖ谋臼?,伪军头目可是全天下都数得着,顺着对方的话音,继续满嘴流蜜,、

        “把枪和子弹都留下,你们滚吧?!逼锉映だ恋迷俑嵌鄦?,摆了下手中的刀,大声命令。

        “这”伪军头目有点为难了,犹豫了片刻,硬着头皮讨价还价,“赵爷,您能不能通融通融,把枪给我们留下一半儿,,否则,否则我们回去后,非被小鬼子杀头不可?!?br />
        “天下这么大,你们总得回黑石寨么,一个大男人有手有脚的,不当汉奸,难道就饿死了,?!蹦昵嗟恼远映び种辶讼旅纪?,大声数落。

        “这,这”伪军头目的脸都红成猴子屁股了,不敢看对方的眼睛,低着头替自己继续分辨,“我们,我们都是从兴安刚刚调过來的,还有,还有家人在那边,如果,如果做了逃兵的话,家人,家人会受到牵连?!?br />
        “长官开恩,长官开恩,我们真的是沒办法,才不得不给日本人效力的?!蔽本游橹衅渌父鲂⊥纺恳舱境鰜?,一起向赵队长求肯,“如果您也觉得为难的话,我们,我们可以拿钱赎,把身上的钱和子弹全给您留下,只求您能给我们留几条枪回去交差,?!?br />
        “拿几支空枪,回去就能交差了?!闭远映ど砗笠幻位髡绞烤醯媚岩灾眯?,忍不住低声追问了一句。

        “小长官有所不知?!蔽本纺棵橇⒖檀蛏咚婀髯由?,七嘴八舌地补充,“我们回去,可以说遭遇了红爷的大部队,所以才打了败仗,日本人,川田顾问自己都输给红爷了,怎么着也不能怪我们沒本事打赢?!?br />
        “哈哈哈哈?!辈坏锉潜欢旱眯α似饋?,附近一直竖着耳朵偷听的商贩们,也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大伙都知道伪军胆小怕死,但是怕到今天这种地步的,却是平生第一次看到,想起先前差点被他们敲骨洗髓,商贩心里就涌起了几分惭愧,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直接拿出家伙來拼命呢,比天下最沒种的家伙还沒种,今天这事儿要是传扬开去,今后大伙的脸还往哪里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