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400 简自扬与于妍妍(1)

    400 简自扬与于妍妍(1)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自扬来了……”

        王冉笑呵呵的看着大孙子,大孙子跟小孙子的感觉就是不同,这孩子从小当成继承人培养的,内敛,话少,反倒是昊阳享受到的比较多。

        简自扬脸上并没有笑意,从小他就这样,不会笑,也不觉得有什么事情好笑的。

        “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自扬陪了一天,两个人在房间里,他们都说了一些什么王冉没听见,她回来的时候自扬已经起身准备回去了。

        “回家去?”

        王冉送着孙子,小孙子是住在自己的眼前,平时能照顾到,反倒是大孙子。

        “嗯?!?br />
        跟谁话都不多,好像没有可说的一样,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阴阴沉沉的,跟谁都不亲,如果说简承宇是对某些人亲近不起来,那么简子扬他是面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子的,包括自己的父母,是个很特别的孩子。

        王冉送着孙子上了车,看着他开车离开,悠悠叹口气。

        小的那个大学还没毕业呢,大的倒是毕业了,不过准备继续念。

        简子扬一直有些轻微的抑郁,生下来的时候就是这样的,很小的时候医生说孩子有抑郁症,若晖都要疯了,她自己怀孕的时候并没有不开心相反的特别快乐,怎么孩子生下来就会抑郁?

        最明显的就是简子扬十二岁那年自杀。

        拿着刀子往自己的胳膊上割,若晖都活不下去了,亲眼看着儿子这样,哪个母亲能受得???

        不是若晖不心疼小儿子,而是她不能把小儿子养在身边,大的这个有什么毛病谁都不知道,包括王冉简宁全部不清楚,只当孩子不愿意说话而已,若晖不想让子扬认为他跟别人不同,这样的孩子,她只能付出更多去关怀他,用更多的爱去浇灌他,孩子现在成人了,尽管还是有些跟正常人不一样。

        若晖对着人笑,私下也有哭个不停的时候,不能叫丈夫看见,看见了他也会难受,自己一个人承受着。

        简子扬半夜的时候回到学校的,他一直都住在学校里,没有回家住,若晖也由着他,天黑了,有些睡不着,拿着手机勾勾唇笑笑。

        于妍妍接到短信的时候,撑着头。

        五年了。

        她被纠缠了五年。

        于妍妍很倒霉,毕业进了高中教书,按道理来说运气不错,你看进高中,还是进一所不错的高中教书诶,这是一份相当不错的工作,老师待遇又好,她又专业对口,第一次当别人的老师,第一次站在讲台上,一腔的热血,结果遇上了简子扬。

        于妍妍的心很细,就觉得简子扬的情况有些不对,加上原来的班主任老师挺着肚子,她也只是暂时接手,觉得孩子很可怜,每个孩子都是需要别人关心的,她就以为简子扬的家里是有什么不和谐的,正常家庭哪里会有这样的孩子。

        他不跟别人交往,别人同样的躲他远远的,也就女生喜欢偷偷看他,大部分的时间简子扬都是无意识的看着外面的操场,他很少听课,考试出来的成绩糟糕透顶,没有用心听,怎么可能会有成绩呢。

        于妍妍看着手里的卷子觉得无语,这是人考出来的成绩吗?

        就算是赌,也应该填两下吧?哪怕全部都填选择题你也会有分数的,空白卷。

        里面的学生正在上自习,于妍妍站在后门:“简子扬你出来一下?!?br />
        全班安安静静的,老师发飙了?

        全学校的人都知道简子扬白长了一张好看帅气的脸孔,人就是傻子,不会说话不跟别人交流,他的眼神总是飘忽不定,看起来很怪,他们躲的远就是生怕他情绪激动起来会做出来什么伤害别人的事情,要知道疯子杀人可是不犯法的。

        于妍妍也顶着压力,多少家长找到她,跟她说表示他们不同意孩子在这样的环境当中学习,因为有危险,于妍妍磨破了嘴皮子解释,简子扬不是那样的孩子。

        初生牛犊不怕虎,于妍妍也刚刚才毕业,正是有爱心没地儿散的阶段。

        “你能不能告诉老师,你为什么不答题?”

        简子扬的视线终于肯落在于妍妍的身上了,于妍妍一下子变得热血沸腾,你看他不是冷血的,他只是感觉不到爱,自己多给他一点爱那就好了,孩子很容易能感受到的。

        简子扬认真的看着于妍妍:“老师希望我答?”

        于妍妍点头,当然了,这样你才会有成绩,不然你将来考大学,你能考得上吗?不考大学的话,你又要做什么?

        于妍妍晚上给简子扬补习,免费的补习,中午有时候看着他一个人觉得很是可怜。

        “老师跟你一起吃饭行吗?”

        别的老师也是劝,跟学生走的过于接近,不是明确的选择,虽然说现在这样想,似乎有些思想不健康。

        “你才毕业,年纪也还小,他们现在这年纪正是做梦的时候,还是要小心为妙……”

        可想而知,一个老师经常关心一个学生,并且表现出来的关心任何人都能感觉到,你说学生呢?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真的误会了怎么办?你到时候说不清的,家长找上门闹起来,你还干不干了?

        简子扬这情况,全学校的老师都清楚,没人去管,他家里有钱,以后不用发愁的,就是不念书也没有任何问题,他只是来混毕业证的。

        可于妍妍不。

        “我能坐下吗?”

        出去吃饭的时候撞上了简子扬,于妍妍端着餐盘站在旁边问。

        简子扬又恢复到了过去的状态,好像没有听见一样,低着头吃着自己的饭,于妍妍坐在旁边的桌子,看着简子扬,是抑郁症吗?

        好像跟传统意义上的抑郁症还有一些分别,于妍妍就是搞不懂,孩子为什么会这样呢?

        前几天跟自己交流的还挺好的,最后又变回来原样子了。

        吃过饭,简子扬起身回学校,回到学校趴在桌子上然后睡觉,这似乎就是他每天的全部,吃饭睡觉。

        于妍妍看着学生们上自习,而简子扬依旧还在睡觉,自己走过他的身旁,用手指敲敲他的桌面,简子扬睁开眼睛有些迷惘的看着窗外。

        他醒了之后竟然不是先主动看人,视线直接看着外面。

        于妍妍回家差了很多有关于抑郁症的资料,什么样的病例都有,自己也不是学这个的,实在看的有心无力,据说也是有心就是不想活,自己叹口气,好在简子扬没有闹自杀。

        自己就是嘴贱嘛,才说完,第二天中午,她提早吃了饭回来,自己的手机忘记教室了,准备回来取,要进门的时候就看见简子扬站在窗口上,整个人已经踩了上去,于妍妍都吓傻眼了。

        这是三楼,他要是跳下去的话……

        “简子扬……”

        简子扬回头有些迷茫的看着于妍妍,然后跳了下去……

        是的,跳了下去。

        他只是摔了,并不严重,大男孩儿嘛,幸好教学楼没有那么的高,不然死定了,当时全校都在午休,基本没什么人,下午有活动,这个点都在回去的路上呢。

        于妍妍趴在窗口上,伸着手惊恐的看着下方,浑身最后的一点力气都被抽走了。

        觉得自己软绵绵的。

        太吓人了。

        跑到楼上。

        “要不要叫救护车?”

        她都吓傻了,自己现在也不知道需不需要救护车了,没有明显的血迹,怎么办?

        是不是应该先要去找他的家长?

        应该是这样的程序吧。

        于妍妍觉得自己完了,她才进这所学校,马上就会被炒鱿鱼吗?闹出来这么大的事情,自己班的学生跳楼自杀。

        简紫阳呵呵笑着,站起身,腿似乎哪里有些别扭,于妍妍拽住他的胳膊。

        他很瘦,身上没什么肉。

        “你能跟老师说说吗,为什么不想活了?!?br />
        简子扬看着远处的天空,为什么不想活了?

        很多人问过他这样的问题,包括母亲,母亲那样乐观的人,每次看见他都在微笑,可是他小时候经?;峥醇盖淄低档目?,为自己难过。

        他总觉得自己死了的话,母亲就不用在难受了,以后就解脱了,他知道自己不正常,他的思维也是不正常的,他并不快乐,感受不到快乐。

        于妍妍伸出手。

        “老师能帮你?!?br />
        帮他吗?

        简子扬看着眼前那张属于平凡人的脸,论样貌于妍妍就是个一般的女人,个子不高,样貌不突出,脸上还有几个小小的雀斑,虽然是老师,这年纪跟孩子也差不多了,甚至身高不到他的胸口,这样的人说要帮他。

        “好啊?!奔蜃友锟趴?,对着于妍妍笑笑。

        就连若晖都没有享受到过这样的待遇,笑的那样的开心,那样的帅气。

        于妍妍吞吞口水,觉得如果他经常这样笑,估计会把全学校的女孩子全部都勾搭到手,可真是妖孽。

        这孩子的家里据说条件不错,可不错为什么住校呢?他父母难道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问题?

        于妍妍觉得一些父母可真是,为了赚钱就选择忽略孩子。

        这点若晖不是没有跟子扬商量过,他不愿意回家住,小时候他住的地方别人不能进去,进去了之后就会发疯,跟小兽似的盯着你,若晖真的不敢了,简承宇找过医生给子扬瞧,他自己小的时候虽然不会这样,但也绝对不是正常的,现在他儿子这样,他真的并没有觉得大惊小怪。

        于妍妍下班回到家,母亲还在做饭呢。

        “回来了?”对着外面喊了一声。

        于妍妍将包放下应了一声。

        “嗯,我回来了妈?!?br />
        家里只有母女两个人,于妍妍就说班级里的简子扬,她妈也是心软的人,一听觉得孩子多可怜,这个年纪原本就是叛逆的年纪。

        “什么时候你把他领家里来,妈妈见见他?!?br />
        于妍妍咬着筷子。

        “我妈可真是善良?!?br />
        当妈的给女儿夹菜,笑呵呵的看着闺女,她女儿的运气不错,这一路念书然后没有用她操心现在毕业直接当了老师,这所学校一般人花钱托关系都进不来,谁知道妍妍的运气就这样的好,真是走狗屎运了。

        说起来这个狗屎运还是有典故在里面的,于妍妍准备找工作的时候一开始并不顺,是被划分进了当时的政府管辖范围,还是作为一个合同工进去工作的,之后这边高中需要老师,是政府那边出面把于妍妍给推荐过去的,因为走了这样的流程她才有机会进这样的学校,不是走了狗屎运是什么。

        想当初人家毕业之后都当了老师,小学的初中的,就她倒霉,成了合同工,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第一天上班还踩了一脚的狗屎,没把自己给气死。

        于妍妍早上拎着盒子,盒子里是母亲做的饭菜,想着他也吃不到家里的饭。

        “这是我妈做的,你记得吃?!?br />
        递到简子扬的手里,等于妍妍转身,简子扬就将她才递过来的饭盒直接扔进了垃圾桶里,自己转身回到房间继续睡觉,距离上课还有一点时间。

        于妍妍等了两天,原本以为他会把饭盒还给自己,虽然不值钱,但这东西是自己的,她又不好意思开口去要,觉得早知道还不如不惦记他了,她是独生女,从小就自己一个人,特别羡慕那些有哥哥有弟弟的人,看见简子扬这样就想关心他,把他当成弟弟一样去照顾。

        进教室的时候看着他还在继续睡觉,于妍妍看了一眼手表,他这是没出去吃饭?

        推推他。

        “简子扬,你没去吃饭吗?”

        简子扬看着外面,不肯看于妍妍的脸,于妍妍觉得他好像应该是严重了。

        “我前几天早上给你的饭盒呢?”

        “扔了?!?br />
        简短明了。

        于妍妍闭闭眼睛,什么叫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估计说的就是她了,脸色气得涨红,不是你的东西你就给扔了?

        想说什么,自己又觉得不符合现在的身份,是自己笨,人家用得着她来关心嘛,这样一想,带着一股火气,勉强压着怒意。

        “嗯,扔就扔了吧?!?br />
        于妍妍回到办公室,自己笑了笑,谁叫她笨了,别人劝她都不听,想来也是,莫名其妙的多出来一个老师对着你可热情了,他八成以为自己是为了拍他马屁吧,据说他家里很有钱。

        于妍妍躲开简子扬的范围,她对学生都很好,对每个人都很好,虽然班级里有一些叫人头疼的,她更愿意跟学生当朋友,不过显然有学生是不那样去想。

        真遇上一两个不着调的学生也是够自己喝一壶的。

        “老师,你有没有那个,我例假来了……”

        女同学红着脸,忘记带了,现在还需要用,正上课呢,咬着唇没办法举手请假跟于妍妍悄悄的说着。

        “你等着,我给你拿?!?br />
        于妍妍这两天也是特殊情况。

        学生也有私下议论她的,不过更多的都是说于妍妍就是个傻大姐,不像是老师,因为没有老师的那种感觉,不知道在他们心里老师应该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简子扬看着风景,突然就看见了于妍妍跟一个男同学在下面说话,于妍妍的脸上还是那种笑容。

        学生这个时间才来上学,她眼看着就要发飙了,男同学笑嘻嘻的说着,自己起来晚了,于妍妍苦口婆心的劝着,马上就将要毕业了,等毕业之后你愿意干什么就干这个多好,现在这样如果不能毕业呢?

        “老师你说的我都懂,那老师我上去了……”

        于妍妍就恨自己长了一张并不是严厉的面孔,弄的学生都以为她很好说话。

        “你站住……”

        男同学被罚站,私下抱怨着,觉得老师装逼。

        “又不是我们的班主任,不过替代几天,就弄的好像自己真的很有特权的样子,她算是什么东西……”

        在学生的眼里,老师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不巧于妍妍的这种就属于最后的那种,谁让她班上就有刺头呢,你打不得骂不得,学生还不听话,回到家,八点多就听见玻璃响,得,玻璃被砸了。

        于妍妍的母亲叹口气,这一看就是寻仇来的,不然谁会无缘无故的砸你玻璃?

        于妍妍觉得现实跟自己想象当中的区别很大,让自己有些难以接受,上班也有些烦心,不能确定的事情她又不能随便乱冤枉人,不说的话,其实她心里知道是谁砸的。

        这边闹心还没有过,那边简子扬割脉自杀,是在卫生间里被别的老师给堵住了,这才救回来的,不然人真的死了,学校也承担不起这个罪名。

        主任对于妍妍发飙,你可以不是一位优秀的老师,但是你至少得弄得清班上学生的情绪,他人死在家里,这不算是学校的责任,现在就在学校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让学校怎么做?

        其他的家长知道之后,会怎么样,这才是最最重要的,还有一点,学校拿了很多简子扬父亲的赞助,如果他有个好歹,他们没办法解释得通的。

        于妍妍这个倒霉的,自己又得扛着屎盆子,去了医院。

        若晖跟简承宇才离开,若晖求儿子就为了自己,简子扬只说自己很累,想休息,让父母回去,短时间之内,估计是应该不会在闹自杀了。

        若晖前脚出门,后脚就摔地上了,直接晕过去了。

        她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觉得发慌。

        简承宇把若晖抱上车,若晖觉得自己的心被揉得稀碎稀碎的,她宁愿自己有什么扛着,也别弄到她儿子的身上。

        “会好的?!?br />
        简承宇搂着若晖的肩膀,其实他也觉得有些提心吊胆,能做的全部都做了,可惜孩子依旧感觉不到快乐,就像是他们父子之间谈话,简承宇问儿子就一定要去寻死嘛。

        “爸,我只是找不到快乐,我不知道为什么活着?!?br />
        “为了我跟你妈也不行吗?”

        子扬看着外面却不说话,在他的心里,恐怕这个亲情并不足以能牵制住他。

        于妍妍推门进去,简子扬开口。

        “我觉得很累,你可以离开吗?”

        于妍妍将背包放到一侧,将手里的袋子放在桌子上,病房很大,环境很好,可惜没人陪着,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他的父母都不在身边吗?

        并不是若晖不想留在儿子的身边,儿子的情绪上来,一激动,他说不想看见谁就不能见,不然的话,真的是会自裁的。

        “子扬,你跟老师说,你觉得痛苦吗?”

        子扬对上于妍妍的眼睛,他一直都觉得他们都很笨,就像是班级里的同学,每天刻苦读书,明明是那么简单的问题,可一个一个却考成那个样子,他只是懒得去读,觉得没有兴趣而已。

        “痛苦?!?br />
        “你应该幻想一下美好的未来,将来你会有妻子会有孩子,会谈恋爱,会遇上一个心意的女生,这个女生会成为你的全部……”于妍妍帮着他勾画着未来,你有很美好的未来,而且马上就可以实现的,你家里条件这样的好,将来女朋友绝对可以找最好的。

        简子扬的眼珠动了动。

        “女朋友呀?”

        于妍妍见他终于有反应了,心里高兴。

        “男女呢是一种很奇妙的关系,总有一天,你毕业了你也许马上就能体会到,每天看见那个人你就会觉得高兴……”

        “老师有喜欢的人?”

        于妍妍没发觉自己被套话,讪讪的笑着:“只是有暗恋的人而已?!?br />
        自己清楚自己的条件,最多也只能心里想想好了,表白那种事情,还是想想就算了,不成的话,多丢人,她才不要呢。

        “就当时为了老师,以后别这样了……”

        于妍妍拉着简子扬的手、

        这双手跟母亲握着他手的时候不同,跟奶奶握着他的时候也不相同,很奇怪的感觉。

        简子扬回到学校上课,有时候也会偷偷睡着,大部分都是表现良好,测验的时候成绩是年级第一,这让所有老师都炸锅了,因为之前他的成绩。

        “小于啊,你们班的简子扬你可得多注意一点……”

        这是学习的苗子,不管怎么想通的,现在愿意学习就好。

        于妍妍心里是带着怀疑,突然变好了,这是受到了什么刺激?还有这成绩……

        “你跟老师讲,我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是不是有……”于妍妍剩下的话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测试的时候简子扬的位置很好,你要是说他能看见前面人的卷子,似乎也不是不可能,这世界上哪里存在天才,要是天才的话早就被发现了,还能现在才开始慢慢表现出来,以前的成绩也没见怎么好,突然这样,就不能怪她多想。

        简子扬将手里的卷纸撕得稀碎,几乎用着一种狰狞的目光看着于妍妍。

        “老师没有别的意思?!?br />
        “你不相信我?!?br />
        于妍妍觉得头疼,这事儿要怎么相信?得拿出来证据,她才能相信不是吗?

        回到家里跟母亲讲。

        “你这样也是不对,那孩子就不能突然之间拼搏了,有的男孩子脑子很快的,之前只是不学而已……”当母亲的觉得现在的小孩自尊心特别的重,你不能伤害他们的自尊心,一旦自尊心被伤害了,就彻底完了。

        于妍妍看着手机传过来的短信,上面很清楚的写着。

        “老师,我是简子扬,我想见你?!?br />
        约了地址,说是明天中午学校的顶台,于妍妍就纳闷。

        早上混沌沌的等着时间过去,眼看着就要下课了,于妍妍突然想起来简子扬昨天发给她的短信,自己爬上楼,小短腿还挺费力气的,这死孩子,怎么就选在这里,你知道爬楼梯多辛苦嘛。

        推开门,一般都是老师偶尔上这里来,抽根烟什么的,当着学生这样毕竟不好看,不然就是给一些老师散散心用的,谁心里不好受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待会儿。

        简子扬就站在楼边,看的于妍妍心惊肉跳的,她突然捂住自己的嘴。

        简子扬晃着脚,回头去看于妍妍,顶着阳光,明明是这样帅气的一张脸,看着却让她身体发寒。

        “老师,你知道吗,我是为了你而努力的,可是你现在却不相信我……”

        简子扬笑笑。

        于妍妍抱着胳膊,她觉得冷,似乎也没有听出来别的意思。

        现在能做的就是稳定住他的情绪。

        “老师不是那个意思,只是你的成绩提高这么多……”

        “我原本就很聪明……”

        于妍妍已经说不出来什么了。

        “老师,我是为了你……”

        简子扬一直不断的在重复这句话。

        于妍妍觉得汗毛孔都肃立了起来,现在如果说没有听出来其他的话,那自己就是傻子了。

        老师跟学生?

        真的就按照当初别人警告的那些来了,于妍妍觉得脑子哄的一下子就炸锅了。

        “子扬你听老师说……”

        你看她是老女人,并且不漂亮不美丽,你知道男的都喜欢漂亮的女人的,带出去也很有面子,如果她是男人的话,她就一定会选择那样的女人,多好看,看着赏心悦目,就算是将来,咬咬牙,你现在不能领会,将来你大一大就明白了,女人有很多的用途,说到最后于妍妍也不知道自己想要表达的是什么,满脑子里很乱,这要是让人看见了,她就完了。

        “我不要别人,我就要你,你要是答应我,我就下来,你要是不答应我,我就跳下去……”说着身体动了动。

        “我答应我答应……”

        于妍妍不可能看着他去送死,觉得自己即便答应了也就是顺口答应下来的,这是为了保住他的性命,不涉及其他的,谁知道这以后简直就成了捆住她的枷锁。

        简子扬答应她让自己的成绩慢慢好起来,他就真的是慢慢的好了起来的,在考试就把成绩降回去一些,卷面上根本就不答,完全就是按照自己的判断来的,想拿多少分数,拿到的就是多少。

        于妍妍看着卷面,自己已经说不出来任何的话了,她现在相信,上一次的那个年级第一就是他自己考出来的。

        幸好的是,班主任很快就回归了,毕竟孩子已经生完做完了月子,于妍妍觉得自己脱离开了那个班级,想必以后就是没有牵扯了。

        谁能想到,她一时心软答应的话,简子扬记住了,不仅记住了,而且记得很是牢靠。

        他发短信约于妍妍约会。

        于妍妍的头顶都要气出来白烟,她就是为了安慰他而已。

        第二天上班,就知道简子扬人就在医院呢,在急救。

        若晖已经要疯了,控制不住情绪的闹,她就想把儿子打醒,妈妈还在呢,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你的妈妈呢?妈妈十月怀胎把你生下来的,你怎么就可以这样扔下妈妈就不管了?

        心力交瘁,她儿子的遗书写的很明白,因为于妍妍不喜欢他,他不能活了。

        于妍妍来医院的时候,有些发懵,她是被请过来的。

        若晖脸上的泪水已经擦掉了,重新补了妆,依旧是那张脸,看着美丽动人魄人心。

        “于老师?”

        若晖请求于妍妍就看在自己儿子可怜的份儿,就答应她这个当母亲的过分要求,没有办法,孩子救回来了,可下次谁都说不好,下次真的救不回来怎么办?

        为了让儿子能活下去,她也只能求于妍妍。

        “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过分,老师请求你看在……”若晖说着说着,眼泪悬挂在睫毛上。

        于妍妍觉得难堪,她跟她的学生交往,自己成了什么?

        她并不喜欢简子扬的,他对自己来说,无疑就是个孩子。

        “只要四年就好,等他大学毕业……”

        若晖想的很好,如果简子扬愿意的话,她就是求也得把于妍妍求家里来,想当然的,如果于妍妍自己不愿意,她能稳住子扬,几年之后子扬也许会有其他的变化,这样大家就都开心了。

        于妍妍没有办法,看着一位母亲跪在她的身前,她不知道这位母亲有多大的影响力,她只知道她很可怜,她等于是被赶鸭子上架答应的。

        两个人所谓的约会,其实就是她帮着简子扬补习,不涉及感情的在一起。

        于妍妍的态度简子扬感觉的出来,于妍妍提出来,如果他能考上自己规定的大学,并且一直安全毕业,她可以考虑嫁给他。

        就是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承诺,简子扬这几年就愣是坚持下来了,努力寻找着快乐。

        没有在自杀过,若晖万分的感激于妍妍,若晖也是苦,不能对任何人说,怕公公婆婆担心。

        于妍妍正在相亲,她已经彻底拖成了老剩女,真正剩下的了。

        过去不是没想过结婚,她只要一敢有这样的念头,简子扬就威胁她,用自己的生命来威胁她,或许就是于妍妍性格软弱,如果愿意叫他去死,他自然就威胁不成了,母亲不能说,她自己扛着,母亲嘟囔的越来越厉害。

        她今年已经三十岁了,就跟许许多多的女人一样,她想结婚,想要一个家,想要结婚生子。

        她很喜欢孩子,她以前自己有想过,将来生两个孩子,生个儿子生个女儿。

        收到简子扬的短信,于妍妍的意识从回忆里拉了回来。

        她真是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简子扬,这个孩子超出自己意识范围的有耐性,她说几年他就坚持几年,并且真的就再也没有做过任何伤害自己的事情,他很好,是自己不够好。

        于妍妍现在已经清楚的明白了简子扬的家是做什么的,并且明白了他的存在到底是一种怎么样的存在。

        关了手机。

        简子扬打电话,那边提示主人已经关了手机,他黑亮亮的眸子看向远方。

        他要结婚。

        回到家,母亲正在看节目呢。

        “回来了?”

        若晖让儿子坐,这几年儿子简直就是太好了,表现得太好,若晖知道这都是于妍妍的功劳,说什么她都不能放于妍妍走,她走了,自己儿子就完了,就当她自私吧,每每看见这样的儿子,若晖只觉得人生就是神奇的,也许是儿子跟于妍妍有缘,在生命的面前,其他什么都不能算是问题的。

        “我要结婚?!?br />
        简子扬淡淡的说着。

        于妍妍去相亲,相亲的男人很胖但是看起来很是憨厚,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她从来就没觉得自己有多优秀,自然也没有奔着找白马的目标去找老公。

        对方的工作不错,又喜欢笑,她觉得这样很好,两个人又很聊得来。

        于妍妍谈恋爱了,中规中矩的恋爱,对方不是什么家世显赫的人家,她家也没有太过于突出的地方,大家就都是平常人家,奔着结婚去的,大家都想结婚,结婚以后都想要孩子。

        于妍妍觉得自己的未来似乎可以看得见阳光,据说相亲也有很多极品的,她的运气不错,出门就遇上一个不错的,自己都可以为自己鼓掌了。

        回到家,迎着母亲热切的眼神。

        “看的怎么样?”

        于妍妍点头。

        “人挺好的,我觉得很好,先相处一段时间试试看……”

        简子扬是他们学校逆袭的代表,老师总是用他的例子去鼓励其他的同学,他简直就是成了神,不过这人到底长什么样子,很多人都不知道,毕竟学校又没有悬挂他的照片。

        于妍妍看着短信,自己点了删除,晚上跟相亲男约好了地方,准备一起吃饭。

        吃过饭相亲男送她回家,男人跟在她的身后,其实几次都想伸出手去握她的手,没好意思。

        自己挠挠头,胆子还是太小了。

        “我到家了?!?br />
        于妍妍也觉得奇怪,为什么不抓自己的手呢?

        她都做好准备了,今天可真是一点进程都没有。

        相亲男笑了笑,将手里的袋子递了过来,是买给于妍妍的。

        “你吃吃看,我刚刚看你挺喜欢吃的?!?br />
        于妍妍的心里跟裹了蜜一样,细心,给眼前的人下了印象分,很好、。

        相亲男离开,于妍妍准备回家,进楼栋的时候被人拽了一把,她差点尖叫出声。

        看见久未看见的这张面孔,于妍妍有些恍惚,真的是很久没有看见他了。

        他是自己一路看着成长起来的,就好像是自己的儿子一样,她只希望简子扬越来越好。

        “吓了我一跳?!?br />
        “你想我死吗?”

        简子扬平静的看着于妍妍问。

        于妍妍叹气:“子扬,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你现在可以找到你喜欢的女孩子,各种各样的都可以,当时我答应你,你应该知道我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答应的……”

        简子扬点头。

        “我明白了?!?br />
        转身就走,于妍妍看着他有点发毛,他明白什么了?

        简子扬往马路中央去走,前面就有车冲过来,打着车灯,于妍妍上前去拽他,可是他那么高,自己又拽不动。

        “子扬……”

        “你回去吧?!?br />
        他依旧平静的说着。

        司机踩了刹车,骂骂咧咧的探出头。

        “神经病啊,要找死不会找地方,撞死你们算了……”

        于妍妍抱歉的看着司机。

        “对不起对不起……”

        好不容易将简子扬拽到一侧。

        “子扬你这样是不行的……”

        “我要结婚?!?br />
        于妍妍觉得欣慰,终于说了一点人话,没错,你应该结婚的,你现在的年纪也能结婚了,国家允许结婚的,找个门当户对的小姑娘,认认真真的去结婚,去生子。

        “嗯,等你结婚的时候你通知老师,老师一定会去的……”

        “我要跟你结婚?!?br />
        简子扬就仿佛没有听见于妍妍的话一样,径直说着。

        “我比你大……”

        “我不在乎?!?br />
        “但是我在乎……”于妍妍有些激动,怎么说就说不通呢?

        “子扬你不能永远在这么自私,你喜欢老师,你总要问问我的心,我喜欢不喜欢你……”

        “明白了……”

        于妍妍抓住简子扬的胳膊。

        “你的人生里难道就没有一些值得你去留恋的事情?你如果总是这样,你的父母会崩溃的……”

        “你不要我,我就只能去死?!?br />
        于妍妍被他抱在怀里,自己想挣扎,可是又怕他想不开,找个比自己小这么多的老公?然后条件又比自己好这么多,她实在觉得很不靠谱,她就是一平凡出身的姑娘,做梦都不敢想能嫁给这样的人,她就连想也没想过,这是不成的。

        简子扬开车去了学校接于妍妍下班,倒是有些老师还能认出来简子扬,有人张着嘴巴,难怪呢。

        大家笑笑,不过倒是没人说什么闲话,男女感情这事儿,别人都说不清楚的。

        ------题外话------

        人家说每个人都有擅长写的,简大妈你擅长写什么呢?偷偷滴告诉你们,我擅长写神经病,一写神经病我就满血复活,望天,以后专门开本书写个神经病算了,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