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9  世界上最好的丈夫父亲

    399  世界上最好的丈夫父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简宁每天固定五点起床,自己出去散步,王冉有时候能起得来,有时候起不来,能起来的时候就陪着他去,不能起来的时候就简宁自己去。

        一走就是一个小时一个半小时,回到家里,王冉的早饭已经就做好了,简宁吃东西不挑,可也挑的至极,有些东西他说不吃,就肯定一辈子不碰,不会因为别人说好吃不好吃就改变心意。

        七点零五分今天吃了早上的第一口饭,王冉在打电话。

        电话是昊阳打过来的。

        “奶奶你吃了没呢?”

        简宁的医院最小的这个孙子现在管,别看他年纪不大,办事情很有章法,大的小的真比较起来,其实王冉还是喜欢小的这个,小的这个活泼,呆萌呆萌的,有时候回家就不带脑子,大的那个则是被他爸养的有点死气沉沉的,跟父亲太爷爷都是一样的,一种类型。

        “你爷正在吃呢?!?br />
        昊阳差不多就是在王冉眼前长大的,总喜欢往奶奶家,跟奶奶关系很好,不大点的时候就圈着王冉的脖子跟若晖叫嚣,他跟晞彤一起玩,晞彤喊妈妈他就要喊妈妈,说姑姑能喊,那自己也能喊,差点没把姚若晖给气死。

        “我中午去看你们呀,给我准备好吃的被?!彼低曜约汉俸傩ψ?,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是去看老人家了,还是去当吃货了。

        “行呀?!?br />
        挂了电话坐回位置里,简宁抬起头,不需要他问,王冉就自动说了。

        “是昊阳,说中午要回来吃饭?!?br />
        这孩子为什么招人喜欢就是因为这点,总粘着王冉跟简宁,时不时就得回来看看,不然不安心。

        王冉现在就是愁孩子以后找个什么样的女孩儿,像他妈那种尽量还是别要了。

        最好能找个好点温驯一点的女孩儿,那就最好了。

        简宁陪着王冉出去买菜,两个人也不牵着手,这把年纪在牵着手那就有点不像话了,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挨着并排走着,王冉走路慢,简宁迁就她。

        王冉手里提着一个袋子,这是装菜用的,前后进了市场,她是买菜的能手,简宁负责提,但是叫他买叫他做,这就不用考虑了,他肯定不会上手的。

        王冉买完以后,简宁提着跟在她的身后,听着她唠叨,今天要做点什么吃,孩子喜欢吃什么,买完了然后回家,走来的走回去,前后得四十分钟,就当散步了。

        老了不像是年轻有那么多可以聊的,大部分两个人气势不说太多的话。

        回到家王冉开始做饭,给简宁拿几块饼干摆在他面前,简宁不能挨饿,胃不是特别好,一饿就容易胃疼,所以必须手边有吃的,王冉在厨房忙,简宁也不回房间,就在客厅里静静的坐着。

        简昊阳说来就一定会来的,在医院没办法,自己必须端着那个范儿,其实有时候也是嘻嘻哈哈的,他也才大学将近毕业,还年轻呢,哪里就能有什么老成,不过一般据大家说他跟老大还是有些分别的,说不像是一个妈生的。

        停好车,从车里下来,晃着车钥匙横着歌曲,就进去了。

        “奶奶,我来了……”

        对着厨房喊了一声。

        王冉诶了一声,表示自己听见了,简昊阳悄悄的进了厨房,从后面偷袭,将奶奶抱在怀里。

        “哎呦,占到美女的便宜了?!?br />
        王冉瞪他,这孩子没大没小的,昊阳在奶奶的脸上偷亲了一记。

        “我奶看着还是那么的美丽,就像是一朵花?!?br />
        王冉笑:“在学校没少勾搭女同学吧?”

        简昊阳翻着白眼:“那些都是丑八怪,我才看不上呢?!弊约喊炎约喝咏撤⑸?,翘着腿拿着??仄鳎骸拔乙??”

        “出去办点事儿,马上回来?!?br />
        “奶奶,这就是出轨的征兆?!奔蜿谎羧险娴乃底?,不遗余力的往自己爷身上泼脏水。

        王冉叹气,这孩子。

        “你爷都多大的年纪了?”

        “奶奶你这话就说错了,你不知道的,现在是越老越吃香,像是我爷这种,还是抢手货呢?!?br />
        “是吗?”

        “是的?!?br />
        “那就让别人去抢吧?!?br />
        简昊阳跳起身去开门,外面站着的不是简宁还能是谁。

        “爷出轨回来了?”

        简宁照着昊阳的头狠狠给了一下:“瞎说?!?br />
        昊阳最郁闷的就是这点,明明应该是自己玉树临风,你说站在爷爷的身边,他看着好像就不是很值钱了。

        昊阳的胃口好,什么都能吃,吃的满嘴香,问王冉过几天是不是还有一堂课。

        “怎么样,又要翘课???”

        王冉没好气的看着简昊阳。

        简昊阳摊手,哪里能呢,其实他学的不是这方面的,就是有奶奶的课,自己会过去捧场,王大美女的课怎么能不听呢。

        说到做到,简昊阳在学校也算是风靡一片了,老的小的都认识他,就等着毕业接着考呢,典型的学霸,学习不费力气,轻轻松松一路混到现在,那真是各种混。

        高中的时候也没少翘课,出去玩,王冉不是没说过,可说不了,那时候孩子叛逆,简宁干脆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等过了这个劲儿自己就回缓过来了,可不是过了几个月自己就知道不这样玩了,嘻嘻哈哈的盯着一张小孩儿的脸,赔礼道歉的时候永远的无比真诚。

        简昊阳坐下身对着自己奶奶招招手,送了一记飞吻,王冉戴着眼镜只当没有看见他,这把帅哥的心给伤的,一颗芳心瞬间就成了碎片,稀碎稀碎的。

        *

        晞彤早上起床,楚离已经走了,踩着拖鞋出去找东西吃,家里他昨天才买的吃的,各种各样的小糕点,晞彤蹲在地上自己打着盒子挖着吃,吃饱了自己满足的拍拍小肚子,总算是吃饱了。

        今天休息,又回母亲家混日子去。

        这就是老来女的特权,可以什么都不做,回到家舒舒服服的去睡觉。

        在家里睡不着?

        你还别说,在家里真是睡不着,一旦醒了在想入睡就特别的难,可回到家里就不是这样的,躺下就能睡着,所以才说有父母的家也算是自己的家。

        晞彤进门,简宁没在家,就王冉一个人。

        “妈,我回来睡觉了?!?br />
        晞彤就跟王冉嘟囔,说自己不想工作了,想干点喜欢的事情,随随便便的写点什么,这样时间也好自己掌控,王冉一贯对着这个小的就几乎没有太大的要求,只要她健康,自己活的开心就行。

        晞彤进了屋子里,盖上被子,门牢牢的关着。

        昊阳中午过来的,进门他是习惯了大嗓门说话。

        “你姑睡觉呢,小点声?!?br />
        王冉喜欢昊阳,可到了晞彤这里,肯定是晞彤更加占翘。

        昊阳就觉得不公平,跟自己奶奶巴拉巴拉的说着。

        “奶奶,这样不对呀,我跟姑姑都是姓简的,为什么明显爷爷奶奶就对姑姑比对我好?”

        “哦?怎么对你姑姑好了?”

        昊阳说小时候就是这样的,姑姑一睡觉都不让别人吵,奶奶做饭出门都是压低了声音,绝对不会去吵姑姑,还有姑姑一睡懒觉想睡到几点就睡到几点,从来不会说,对姑姑说话也是的,温温柔柔的,这不公平。

        “那你要是女孩子,奶奶也这样对你行不行?”

        王冉笑,养男孩儿跟养女孩儿不一样的。

        昊阳翻着大白眼,反正他们家就是女的吃香。

        晞彤下午两点多才醒,从房间里出来,看见简昊阳还在呢,吃西瓜呢,自己上去就是一脚。

        “我的地方?!?br />
        “简晞彤……”

        “干吗?”晞彤坐下身自己悠悠闲闲的插着西瓜片吃,真好吃,真凉。

        简昊阳大声嚷嚷着、;“奶奶,明天我就离家出走,这家没有办法待了,你们太偏心了……”

        晞彤照着昊阳就是一巴掌:“没大没小的,你跟谁说要离家出走呢?”

        昊阳揉着肉,臣服在他姑姑的暴力之下。

        晞彤到底还是把工作给辞掉了,自己不愿意干,觉得累觉得时间不自由,没人反对,楚离是觉得自己挣钱能养得起家养得起老婆那就好,其他的就不追求了,楚离他妈是从来就不插手管儿子的家事,就像是晞彤跟她讲说是辞职了,老太太的第一反应就是点头,说自己知道了,辞了就辞了被。

        “要不嫂子来跟我们打被把?!钡苊盟底?。

        弟弟就笑:“我嫂子看不上的?!?br />
        “谁说的?我就是脑子太笨,学不会?!?br />
        哪里是学不会,去抢人家的饭碗呀,她对那个也是没兴趣。

        晞彤待在家里,偶尔给出版社写写东西,每天四处转转,偶然的机会认识一个朋友,通过朋友直接当了编剧,现在的时间是有了,一抓一大把的,白天就去母亲家,王冉在家也不出声,女儿就在房间里,等她忙完了,母女俩说说话,晞彤跟简宁则是撒娇外加威胁让简宁让她两步,可惜总是输。

        晞彤早上八点到家的,进了房间里,简宁跟王冉就出去了。

        老两口出去,简宁现在不喜欢开车,绝大部分都是走路,不然就打车,简承宇说给请司机,王冉也给谢绝掉了,就算是儿子的好意,这样的好意没有必要,他们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简宁去给女儿看工作室了,家里到底就是家里,干工作之类的有些不方便,也是给女儿绝对的私人空间,当然这个钱他来出。

        简宁对这个女儿,外人看着都觉得,难怪人家都说女儿就是父亲上辈子的小情人,不是小情人是什么,吃穿你都要发愁,担心她穿的够不够多,担心她有没有吃好,现在支持女儿做事业,只要是女儿喜欢的,全部都去支持。

        王冉跟房产经济已经约好了,看的第一个房子觉得挺好的,又大又有空间,过来写写字构思一下什么的还是很方便的,简宁没看上。

        一连看了几处,简宁就都是不是很喜欢,房产经济最后也是累了,耽误了他一上午一处没看上,这样看下去的话,恐怕他是不能奉陪了,谁知道这老两口子是不是拿着他来逗闷子玩呢。

        最后的一处地方不大,撑死也就五十坪,反倒是这个小面积的让简宁感兴趣了。

        晞彤每天都是在家,也不太管外面的事情,父母出去就以为是去遛弯了,谁知道她爸妈能这么挂着她。

        小时候那是没办法,那是责任,长大了,都结婚了那就不是了。

        简宁每天跑,小小的房间,有床有流理台,当然不是给她做饭的,这丫头在家都不做饭呢,在这里就更加不会做饭了,这是给她平时吃个水果冲个咖啡的,一个房间里又是床又是卫生间又是桌子的,一样一样的东西都是简宁去逛商场给买回来的。

        年轻人逛商场就不算是个事儿,可简宁这个岁月,每天出去跑,他也有点承受不了热,一回来就是一头的汗。

        “她自己也能弄,不行就让楚离给弄……”

        简宁不让。

        自己的女儿自己管,就一样一样的给买回来,上到给女儿买什么大件的,买个什么牌子的电脑用着好,什么样的键盘会觉得好用,外接键盘买什么样的,买个什么样的窗帘,安个什么样的门,小到女儿喜欢什么样的拖鞋,他女儿看着慢了慢了的,可喜欢的东西很有数,要是不喜欢,轻易也不会动,这孩子是他带大的,简宁肯定比任何人都了解晞彤。

        都准备好,自己每天散步走三十分钟过来给开窗子放味道。

        那房产经济就说过,租个房子你们下这么大的血本不合适,说不定哪天房东要是看见你们给弄成这样,人家一激动,不租你们了,给孩子留着结婚什么的,到时候你们不就歇菜了,自己心里也是佩服这老爷子,真是能折腾,会折腾,这房子以前就是一个小单间,现在这一看,简直就变了一种感觉。

        到后期呢,简宁就在那房间里住,早晚开窗子也是方便,白天回家。

        晞彤每天固定在家里,白天就过来,天天看见爸爸从外面回来就问王冉。

        “我爸这晚上都住哪里???”

        王冉说简宁弄了一个房子,晞彤以为是在装修被,她爸这辈子就喜欢享受,什么都喜欢用好的,想来也是,人家辛苦一辈子赚了钱,怎么能不享受呢,也没太当真。

        晞彤晚上回家,楚离没在家,自己想着想着夹着包就又回娘家了,反正婆婆不说她,老公也支持。

        外面下雨呢,简宁今天身体有点不舒服就没去那边的房子,可那边的窗子开着呢,这边一下雨他就坐不住了,撑着伞出去的,你说路上都是水,一个老人家撑着伞给去关窗子,回来的时候肩膀上也是有点湿乎乎的,还是淋到雨了。

        “你女儿可得感激你一辈子?!?br />
        王冉没好气的说着。

        这可真是宝贝了,你见过有这么宝贝自己女儿的吗?

        简宁也不解释,孩子难得有点兴趣爱好,咱们就得支持不是,她喜欢干,咱们就给点正面的能量。

        那边的味道放的差不多了,简宁领着闺女过去看了。

        “爸你天天就弄这个???”

        晞彤很想抱抱父亲,可又觉得有点丢人,她爸是特别内敛的那种人,有什么情绪轻易不会外泄,不会告诉她有多喜欢她有多爱她,小时候总欺负她,不抱她。

        晞彤脑子里还记得特别的清楚,小时候抱着她的人永远都是大哥,她十一二岁,自己印象特别的深,去爬黄山,她走不动了,扯着父亲的袖子让父亲抱自己,也是有点不懂事,可父亲不抱,坚持让她走,那时候小,走不动,实在走不动了,后面又都是人,她又觉得害怕,是大哥抱了她一路的。

        有时候说大哥不好,可大哥也是内敛型的,有什么轻易都不说出口,她都那么沉了,一抱就是一路,路上人家就说不能抱着孩子,这多危险啊。

        “老爸……”

        晞彤抱着父亲,将脸埋了上去,只觉得温暖,又觉得想哭。

        她爸有她的时候都年纪不小了,因为这个原因,自己一直得到的都比其他人多,甚至比昊阳他们都多,对母亲晞彤觉得感谢,对父亲则是感激,小时候父亲总领着她去上班,一到放假就成了父亲的小跟班,小尾巴似的跟在后面,整个医院就没有不认识自己的人。

        上高中的时候,早上父亲送,晚上父亲接。

        特别高三的时候补课,她回家特别的晚,可只要出教室的门就能看见父亲的身影。

        其他同学总问晞彤,你爸年纪那么大,你会不会觉得丢人,毕竟跟别的家长坐在一起,你父亲就太过于特别了,晞彤上学的家长会王冉从来没有给开过。

        一贯都是简宁去给开,里面大概也是因为有这样的原因,他坐在哪里,就要比那些爸妈大出去很多,晞彤上了高中还好,初中小学的时候那些学生,因为都是小孩儿嘛,什么话都说,就嘲笑晞彤。

        晞彤性格很慢,别人笑你就笑,反正我就当没听见,慢了慢了的,老师总跟简宁说,这孩子你看着吧,这个性将来容易吃亏,太慢了,几锥子下去根本看不见血,太肉,大白话那就是墨迹。

        简宁每次也只是笑,老师在简宁的面前不好意思说其他的,总感觉眼前的人比自己都会教孩子,晞彤入学你从来就没有看见过她身上的衣服是脏的,从来没有过,上体育课,她的袜子永远都是雪白雪白的,喝东西也是秀秀气气的,但凡教过简晞彤的老师都说晞彤的教养很好,唯一不好的就是个性满。

        什么事儿都不着急,考试迟到了,给老师急的够呛,人家自己慢了慢了往里面走,给老师恨的,恨不得挠一墙的血。

        出去旅游,你说老师带着全班的学生,这么多的人,老师就怕出事儿,说好的早上几点起床,晞彤就永远能拖上个三十分钟,你拿她就一点的办法都没有。

        谁什么都不行,她听不进去,老师有时候就恶狠狠的想着,是不是孩子的妈妈就是这样的性格?

        滚刀肉啊。

        估计得后面有狼追着,她能走得快点。

        晞彤觉得自己的父亲就像是神,跟楚离的感觉不同,她爱楚离也同样的尊重楚离,可内心里第一男神永远都是她爸爸,因为她爸爸总是那样的支持自己,哪怕她有什么问题,永远相信她,站在她的一侧,觉得她是最好看的,不会骗她,会哄着她。

        简宁带上门,晞彤坐下身,觉得哪里都符合自己的心意,真的是觉得很舒服的一个地方,阳台上养着几小盆的盆栽,如果是楚离的话,楚离做不带这样的精细。

        简宁回到家,后背上都湿透了,这样的天气实在有些过于燥热。

        王冉递给他毛巾。

        “你上辈子就是欠了你女儿的,不然这辈子怎么来还债了?!?br />
        简宁也只是淡然一笑。

        王冉翻女儿小时候的影集,家里晞彤的影集那多少本,从小到大就全部都小,不大点小孩子的时候,永远照相就都歪着头,扯着小嘴,她的任何一张照片,你就找不到她生气的时候,脾气很好,不会轻易生气。

        小时候学跳舞,王冉没有耐性陪着去,都是简宁领着去,领着自己的小姑娘去跳芭蕾,学了几天,自己哭着说不想学了,因为觉得很痛,觉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一般的家长肯定会让孩子坚持,都学到这个份儿上了,可简宁没,笑着摸摸女儿的头发,他轻易不抱孩子,因为想让孩子自己走路,那一次是给抱回家的。

        晞彤小时候写的日记,用过的卷子,家里都留着呢,王冉是觉得这些都成破烂了,应该扔了,可简宁不让,一张一张的他都给保留的很好,用东西固定好,上面还有日期,简晞彤每一次的考试,都有详细的记载。

        晞彤过十八岁的生日,跟昊阳俩,昊阳那时候还小呢,个子也没有起来,看着比晞彤矮了那么多,两个孩子就非要给简宁磕头,简宁受了,小姑娘跪在地上,自己最后趴在地上就哭了,谁拽都不起来,哭的那样的伤心。

        之前三十九天前,简宁动了一个手术,那时候身体状况不是很好,差一点人就没了。

        晞彤只是哭什么也都不说,谁拉起来都不起来。

        每件事王冉都记得很牢,她这辈子就跟爸爸很好,喜欢爸爸超过妈妈,现在她女儿又是这样,可能是因为遗传。

        父女俩的照片太多,简宁走到哪里都喜欢带着晞彤,一直到晞彤上高中两个人照相还特别亲近,哪怕就是结婚以后,其实晞彤没变多少,在她心里,其实父亲就是另外的情人。

        楚离回家的时候没看见妻子,喊了两声。

        “晞彤……”

        “哦,在房间里呢?!?br />
        晞彤应了一声,自己把手里的东西合上,她结婚的时候父亲把一些照片整理出来当成了礼物送给了她。

        “看什么呢?”

        晞彤笑笑:“没有?!?br />
        简宁半夜睡觉,突然吐了,给王冉吓了一跳,要给昊阳打电话,简宁按着她的手不让。

        王冉最怕的其实就是渐渐的老去,因为老去,就说明身体开始走下坡路,背着简宁到底还是给昊阳打了电话。

        简家似乎就是遗传,除了简宁能起早之外,剩下全部都喜欢赖床,简昊阳也是。

        看见床就走不动路,特别睡觉的时候谁都喊不起来。

        抓着电话闭着眼睛。

        “谁呀……”

        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自己在跟谁通话。

        “昊阳,你爷爷吐了……”

        简昊阳从床上爬起来,穿着睡衣直接就飙车去了奶奶家,进门就问症状。

        “奶奶没事儿的,我先看看?!?br />
        简宁入院,情况不是很严重,简昊阳背着王冉就跟自己爸妈还有姑姑说,不是严重,但是怕奶奶操心,奶奶的身体一向都不好。

        晞彤每天来医院陪着父亲,给父亲读读书,陪着父亲闲说说话,怕他一个人躺在床上觉得无聊。

        小时候父亲给他读书,现在轮到她给父亲读书。

        手握着父亲的。

        王冉晚上要在医院睡,其实大家都不愿意让她在这里睡,家跟医院不同,医院的环境就是再好,可那也毕竟就是医院,休息不好,最直接的反应就是身体不好。

        王冉摆手。

        “谁都别劝我,你爸身体不好,我上手肯定比你们都强……”

        谁都拦不住,王冉就一定要陪床,只能答应她,晞彤是每天固定都来,有时候干脆就在医院办公,简承宇不能时时来,昊阳总是陪着,这孩子为了逗自己爷爷高兴请同学弄了一道彩虹来,王冉觉得刺得自己的眼睛都睁不开,这都是什么?

        简宁摇头笑,这孩子就是太能折腾了。

        昊阳指着自己爷爷的方向。

        “我爷笑了,看见没,我爷爷笑了……”

        也不枉他花了那么多钱请同学做头发。

        晞彤勾着昊阳的肩膀。

        “在哪里做的,下次我也去弄?!?br />
        昊阳翻着白眼。

        “我说姑姑,你都嫁人了,请你有点人家老婆的知觉好吗?你弄成这个样子,还能瞧了呢嘛?!?br />
        晞彤扶着父亲下楼去遛弯,手扶着简宁。

        “我记得那年爸生病也是我扶着的……”

        简宁的脾气是十年如一日,生在大的病,自己从来不会对谁冷言冷语,这辈子对儿子对女儿对老婆,他永远都是这样,儿女他能给的就是支持,只要是你们想做的,爸爸就支持。

        从大事到小事儿他全部都是支持的态度。

        简宁拍拍女儿的肩膀,他住院,其实自己不怕,吓到的人估计很多。

        全家都是愁眉不展的,简宁挂着王冉,毕竟王冉身体不好。

        别人也有过老年生女的,可王冉情况不同,确实就是因为生了晞彤身体才开始渐渐不好的,就因为这点,简宁十几年就没让王冉对晞彤操过心,没让孩子去烦过王冉一次,还得让孩子喜欢这个母亲,尊重母亲。

        晚上王冉给简宁喂了水,坐在一边,简宁握着她的手,对着王冉笑笑。

        王冉忽然觉得心酸的厉害。

        嫁人,就是一辈子的事业,她嫁了,并且也嫁了一辈子,也幸福了一辈子。

        将脸贴在他的手上。

        “你得好好的,不能仍我一个人?!?br />
        简宁点头。

        将妻子搂在怀里,小声的安慰着,怕她撑不住,其实就是小病,着急上火,对身体也不是很好。

        王冉夜里总会醒那么几次,起来看看丈夫,确认丈夫是在睡觉,才能回去继续睡,每天都会这样,早上很早就醒了,回家做饭,然后在折腾到医院来,很有耐性,就没看见过她这样有耐性过。

        晞彤早上来的早,王冉还没回来就已经来医院了。

        “我爸的脸色不错?!?br />
        晞彤给父亲擦擦脸,她爸爸哪怕就是住院,都一定是最干净的病人。

        “多关心关心你妈,你妈最近跟着操劳?!?br />
        说到底简宁还是挂着王冉,宁愿自己有个什么好歹,也轻易不愿意叫王冉受一点的累,嘴里心里永远就都挂着这么一个人,你看现在老夫妻不像是过去那样总有话题说个没完没了的,可简宁每天睡醒的第一件事儿,就是用眼睛去看看妻子在哪里。

        确定了妻子的位置,自己才能放心的去做别的事情,或者休息或者闭着眼睛睡觉,在睁开眼睛的时候依旧去做同一件事儿。

        夫妻夫妻,少年夫妻老来伴。

        王冉就是他的心脏,是他的眼睛,是他的鼻子是他的胃。

        晞彤笑:“我关心我妈还少了,你现在住院呢,还挂着我妈?!?br />
        晞彤小声念了两句,知道你们是亲夫妻,要不要这样秀恩爱?

        “傻孩子,你还有楚离挂着念着你,你妈也就剩我一个人挂着了,我要是不好,谁照顾你妈?”

        晞彤觉得心酸,怎么说的就好像他们对妈妈不是很在乎似的,其实不是这样的。

        “我们也对妈妈很好呀……”

        “不一样的?!?br />
        简宁笑。

        夫妻之间的照顾跟来自儿女的不同,儿女对着她即便有千好万好,不如丈夫一句不好,夫妻嘛就是这样的关系。

        王冉来的路上自己绊了一下,手掌有点破,其他的都还好,自己进了病房里,看着女儿陪着她爸爸说话呢。

        “起来的这么早?!?br />
        晞彤点头,看着自己妈头发有点乱,这是起来晚了?不可能呀,昨天不是在医院睡的,回家眯了一下?

        “妈,你要是累,你就回家睡一觉,我今天不走了,也没有什么事儿,我陪着我爸?!?br />
        “我回家也睡不着,我还不如在医院安心,现在年纪大了,自己走路不小心,摔了一下,真是不利索了?!?br />
        总是摔跤。

        晞彤出去洗碗,准备给父亲盛汤,回来的时候站在门口,就看着父亲抓着母亲的手给上药。

        “没事儿,就磨破点皮?!蓖跞降乃底?。

        简宁握着她的手好像握着千万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给吹着,王冉还觉得他烦。

        “行了,女儿回来在看见?!?br />
        叫病号来照顾自己,这不是等着别人说自己娇嘛,年轻时候被人说娇那是一种别样的夸赞,到了老了,被人这样说那就真是被人指着鼻子骂了。

        王冉可丢不起这样的人。

        “以后就在医院吃吧?!?br />
        王冉说医院的火自己用着不顺手。

        “过两天回家就好了?!?br />
        “你还说,要是你没闹这么一场会这样嘛?吃东西也不小心……”

        简宁只是听着笑,自己不去反驳她,她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家里,王冉那是绝对的权威,就像是有时候若晖会抱怨妈做饭的手艺怎么好像还退步了,简宁都是不让说的,你妈做的饭菜你们就说好吃,如果不愿意吃,那就出去自己想吃什么吃什么,大面上一定要把面子给你妈留足了。

        你说奇怪不奇怪,简宁在家里吃了一辈子的饭,吃了王冉做的半辈子,自己轻易不太会出去应酬,就像是若晖说的,王冉的手艺退步了,可简宁从来不会嫌弃,他哪怕自己饿死了,也不愿意动手去做一顿饭,一定要妻子给做,从来没说过王冉做的不好吃,从来没在心里抱怨过一句,真心实意的觉得她给的就是最好的。

        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个好丈夫奖的话,简宁应该能入选,这样天上地下的都是难找。

        对王冉一百个好,在儿女的面前说的永远都是妻子的好话,从小就是这样灌输孩子,你妈比爸爸要辛苦的多,综合走过来的路,其实简宁付出的不少,更甚至是比王冉付出的多。晚上王冉陪着简宁下楼去散步,总是要动动的,不然躺着躺着,人都躺病了,走了几步,简宁身上力气不够,找了一个椅子坐下身。

        “要是有下辈子,咱们还做夫妻?!?br />
        一句话说的王冉眼圈发红。

        其实她多少次都去想,如果当初自己能更主动一些就好了,这样在一起的时间就会更加长一点,她喜欢这个男人,哪怕跟他在一起多一分一秒都是好的,她现在就是后悔,自己当初不够主动,当你遇上一个叫你心动的男人,那就去追,追不到将来自己也不会后悔,就像是她鼓励晞彤去追楚离一样。

        你喜欢他,追到手了哪怕将来的结果不是自己想要的,至少你拥有过,你的心曾经也是圆满过。

        这样就不会感觉到委屈过。

        楚离抽时间,这是难得有时间准备去看看丈人,楚离对简宁的感觉一直很尊敬,跟对大舅哥的感觉不同。

        楚离心里对简承宇其实说实话是有些气愤的,觉得简承宇对这个妹妹的呵护有点过头,这哪里就像是哥哥,简直弄的跟情人似的,岳父来做这些,楚离不会觉得过分更加不会觉得过头,但是到了大舅哥的身上,楚离发麻,特别这个大舅哥总是盼着他跟晞彤出点什么事情,这就更让人觉得不爽了。

        “晞彤你穿好了没?”

        “马上,在一下下?!?br />
        晞彤在房间里喊了一声,从她开始穿衣服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十分钟了,楚离一直在等,每一次她都说快了,楚离就恨,都知道自己妻子是什么样的个性,他为什么要起来这么早呢?

        或者他可以干点别的事情,四十分钟就这样浪费掉了。

        不怪简晞彤的所有老师对着她都有这样的一个印象,她墨迹起来,她就真不是一般人,能把圣人给磨疯了。

        如果是急性子遇上晞彤,估计能被气疯了。

        晞彤最墨迹的记录就是跟同学一起出去,早上跟司机约好的,七点三十的分机,因为机场在郊外很远,那个点司机又需要交换班,就提前说好,早走一点,结果同事等啊等的,她实在怕误机,自己就先走了,自己都快要到了机场,结果那边司机来电话,问同事,上面的人什么时候下来,同事差点没一口血吐出去,现在还没下来呢?

        她到了机场,简晞彤才上飞机而已。

        就是这样的个性,恨不得叫人一盆狗血照着她的脸泼过去,最可恨的是她还慢了慢了的对着你笑。

        “晞彤……”

        “来了……”

        晞彤拎着包从房间里出来,看了楚离一眼:“你总催我……”

        楚离叹气。

        “将来真要孩子,要是个性像你可怎么办呀?”

        楚离现在就担心上这个问题了,家里有一个个性慢的就够了,在多一个,自己真是要疯了。

        “像我多好,永远都不会着急……”

        楚离黑线,是啊,你永远不着急,可着急的永远都是别人,别人急的都要跳墙了。

        晞彤挽着楚离的胳膊,两个人上了车,奔着医院开过去。

        “你知道我爸特别的喜欢我妈吧?!睍勍乃底?。

        这点楚离可真不知道,因为他跟晞彤结婚的时候那时候丈人跟岳母之间沟通看起来不是很多。

        “知道我爸的女神是谁嘛?不是任何一个明星就是我妈,我小时候就觉得我爸对我妈比对我好,现在这种感觉依然还在……”其实小孩子也会吃醋,不过不会那样的明显就是了,心里有个比较,小时候觉得自己比妈妈漂亮,可爸爸最爱的还是妈妈,这点叫她觉得心里有点不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