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8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8)

    398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8)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晞彤起来吃饭……”楚离拍拍妻子的小脸。

        晞彤觉得自己睡了一觉好像挂了一样,肚子里空空的,掀起被子的第一件事儿,光着脚就往外面跑。

        “你先把鞋给穿上……”楚离喊她。

        这是肚子又疼了?昨天晚上吃完药看着已经好多了,怎么又开始了?

        简晞彤不是去卫生间,而是上称,这么一看,笑了,笑的看不见眼睛。

        瘦了,瘦了五斤。

        果然拉肚子就是万能的。

        楚离一直闹不明白女人为什么非得跟体重过不去,娶你了,把你娶到手了,哪怕你就变成一个胖子,这也没办法的事情了,瘦不瘦其实也没那么重要了,能看就好,他想大部分的男人虽然嘴上抱怨,可心里想的都是差不多的,除非极个别的,每个人审美不同,有些人是专门喜欢瘦子。

        “掉了多少?”

        晞彤比了一个巴掌:“五斤,要是再有下次……”

        楚离把她从称上拽下来:“还有下次,你昨天晚上拉的时候怎么没想着下次?”

        晞彤傻笑,废话那时候光顾着疼了,都要折腾死她了,两腿发软,那能一样嘛,现在不是情况不同了。

        “你虽然拉了一个晚上的肚子,可你今天一吃饭就能吃回来,因为拉出去的都是水分……”

        晞彤推开楚先生的脸,讨厌他。

        “一大早的说什么拉不拉的,恶心,不想吃饭了?!?br />
        “你看你说不过我,你又不讲理了?!背胩究谄?,自己转身进了厨房。

        同事上次不是被楚离请了一次吃饭嘛,这回大家要联合请楚离,让晞彤叫楚离一起来。

        “别别别,他最近忙?!?br />
        “那我们可不管,你是负责把人带来,带不来那就是你简晞彤没本事?!?br />
        晞彤耷拉着脸,楚离一贯不给她面子的,绝对不会为了她的面子陪她玩,行就是行,不行那肯定就不行了。

        跟楚离好说好商量,楚离也是好说好商量,说自己没时间。

        “你就是不爱我了?!?br />
        楚离面上有些发冷,动不动就说爱不爱了,我爱不爱你,你心里不清楚嘛?

        他喜欢妻子跟自己开玩笑,但不能每天都这样,他会觉得累。

        “晞彤……”楚离张了张嘴,最后什么都没说,自己只是笑笑。

        偏偏就是他的笑容让晞彤感受到了,他不是没有话说,只是现在没话对她说。

        孙小雅追着楚离不放,这晞彤都是知道的,她觉得孙小雅肯定不会成为他们夫妻之间的绊脚石,可时间呢?

        最近难得正经了起来,话少了很多,也不再随便跟人开玩笑,稳当了许多,行事做事好像跟过去有点差别,似乎差别又不是很大。

        楚离能感受得出来妻子变了,就因为当时自己笑了笑。

        晞彤出差,提前跟晞彤打了招呼。

        “我明天要去出差,东西我已经收拾好了,我吃好了?!贝幼簧掀鹕砣缓蠡亓朔考?。

        楚离进来的时候晞彤在看书,他前脚刚进门,后脚晞彤就关了自己那侧的台灯然后躺了下去,楚离摸上床,自己躺好翻到她的那侧,伸手搂着她,手蠢蠢欲动,已经有好几天没碰她了。

        大掌顺着睡衣的内侧摸了进去,手掌才摸到她的团儿,被晞彤一把按住,将楚离的手给拉了出来,然后整个人钻进被子里,晞彤慢慢的向下,楚离喘着粗气,屋子里的温度在持续升高。

        晞彤从被子里出来,抽着纸巾给他擦着,然后将用过的纸巾扔进纸篓里,自己擦了擦扯过被子又闭上了眼睛。

        楚离知道她现在有问题,以前都不是这样的。

        横着胳膊想要抱一抱她。

        “我挺累的,睡吧?!?br />
        晞彤钻进楚离的怀里,没有一会儿就睡着了,楚离看了看她的脸,最后到底什么都没有说。

        她出差出去了小半个月,看起来每天似乎都很正常,按时的打电话回来,报告自己的行踪,其他的不谈,每晚准时九点就上床睡觉了,看起来一切正常极了,可是楚离知道不对。

        晞彤要回来的时候,楚离问她是哪个航班。

        “我正好有时间,顺路去接你吧?!?br />
        晞彤的声音从听筒里传了出来:“不用,同事开车了,顺路就回来了,楚离我现在有事儿,挂了吧?!?br />
        夫妻两个人莫名其妙的就变得隔阂了起来,谈恋爱结婚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她又不是跟你大吵大闹的,楚离就是想安慰也不知道该从何入手。

        晞彤下了飞机,同事去拿行李,两个人一路说说笑笑的,上了车。

        “我老公都不知道我今天回来?!?br />
        同事扯扯唇,其实她都懒得去抱怨了,夫妻这些年了,其实摩擦太多了,说出来也只是让别人徒增笑话而已。

        晞彤的眼睛看着车窗外,路上又堵了一会儿,到家已经快中午了。

        将行李箱放在门口,自己换了衣服,吹干头发踩着拖鞋就进了卧室,将拖鞋扔到一边扯过被子就睡上了,一直都没太休息好。

        楚离中午从单位出来开着车回家,拿着钥匙开门,进门就看见了放在门口的行李箱,晞彤还没来得及整理,楚离将箱子里的东西都整理了整理,自己推开卧室的门,看见晞彤还在睡,恐怕在外面也是睡不好。

        自己正在做饭呢,那边晞彤踩着拖鞋,手里夹着电话。

        “嗯,我马上过去?!?br />
        出来看见楚离似乎有些诧异,一脸的惊讶,然后快速的回到电话里,开始换衣服。

        “我不在家吃了,单位有事情,我先走了?!?br />
        拎着包转身就出去了,没一会儿楚离听见车子响,他看着已经做了半桌子的饭菜轻轻叹口气,小夫妻这么久没有见了,本应该是激情似火,楚离一直等到晞彤回来,晞彤洗澡的时候他拉开门进去,从后面搂住老婆。

        “老婆,我想你了?!?br />
        晞彤回过身,先是把自己身上的水擦了擦。

        “你看浴室就这么大,你进来了,我就没办法洗了,不然我先洗?”

        楚离腻着晞彤不肯出去,手开始乱摸,晞彤一脸的无奈,好像是明白了什么,手渐渐的向下。

        又是一样的程序,她说自己的身体不舒服。

        楚离觉得不对。

        这太不对劲了,说句直白的话,就是简晞彤现在不让他碰,全部都是用嘴或者手给他解决,是什么原因导致她现在这样的?她以前明明就不是这样的。

        晞彤说自己很累,想要休息。

        她最近总算是难得肯上进了一点,别人还为她拍巴掌鼓励呢,真不容易啊,浪子回头,也不算是晚。

        其实晞彤自己是有能力的,可惜就是有点不着调,慢了慢了,干什么事情你就恨不得在后面推她一把,她自己不着急,别人看着都要急死了,性子太慢。

        “你家楚先生是支持你的吧……”

        其实想想也是,楚离那么忙,晞彤每天忙一点也是好,省得夫妻腻来腻去最后腻够了,就分道扬镳了。

        晞彤笑,却没有说话。

        回家看父母,父母身体不错,王冉问晞彤孩子的事儿。

        “不着急,等等再说吧?!?br />
        王冉诧异的看了一眼女儿。

        “跟楚离吵架了?”

        “没有,妈你多操心了?!?br />
        王冉叹气,你这个样子,谁都能看得出来,不过就是不愿意管而已,儿女都成家了,都长大了,当父母的不能管的太多,他们自己想去吧。

        晞彤在家里吃的晚饭跟简宁杀了两盘,可惜连求饶带偷棋子还是输了。

        “妈,你看看我爸,从来都不肯让着我……”

        晞彤跳脚,来一次被父亲欺负一次。

        简宁只是笑。

        “你下次不跟他玩了?!蓖跞桨哺ё排?。

        楚离给晞彤打电话说要回家一起吃顿饭,晞彤说自己吃过了。

        “你也没早点打电话来,我才在家里吃过,不然我陪着你去?”

        楚离一顿:“晞彤你到底怎么了?”

        晞彤开车,被他问的有点懵,什么怎么了?

        “我挺好的呀,我哪里有问题?”

        楚离苦笑:“没有,你挺好的?!?br />
        晞彤到底还是陪着楚离回家了,笑容依旧,对着婆婆笑的很开心,她婆婆原本就喜欢她,晞彤直言自己这段工作有点忙,身体也是有点累,出差没缓和回来,暂时就先不要孩子了。

        “妈不着急,你注意自己的身体就好。、”

        晞彤笑呵呵的靠在婆婆的怀里:“妈最疼我了?!?br />
        两个人开车回家,才进家门,楚离叫住晞彤。

        “简晞彤你就是闹脾气也得有个限度吧,我哪里惹你了?”

        至少得告诉他,他哪里做错了,他才能改不是嘛?别像是现在这样,就悄然无声的,弄的他很狼狈,他也很累,他不想忙完外面的事情还想忙家里的事情。

        晞彤站住脚,一脸狐疑的看着楚离。

        “我什么发脾气了?楚离你会不会想的太多?”

        楚离动动唇几乎就想问出口了,那你为什么不让我碰?结婚这几年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可楚离要面子,最终还是没讲出来。

        “今天晚上可以吧?”楚离换了一种方式问出口。

        晞彤顶着黑眼圈,勉强点点头,脸上的笑容很飘,根本就不是真心的。

        晚上等睡觉,她就说自己的工作还没有做完,让楚离先睡。

        “这样有意思吗?”

        楚离彻底发火了。

        晞彤也觉得累。

        “楚离你看看我的脸,你看清楚?”晞彤指着自己的脸:“我出差了半个月,我每天都睡不好,我回到家里,难道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也不行吗?是不是做这个事情真的那么重要?好,你上来,我给你解决……”

        楚离摔门走了。

        晞彤扯着被子上床就睡着了,睡得很沉,她是真的很困,一连狠狠睡了三天,总算是勉强补了回来,整个人看着精神好了许多。

        楚离现在就在外面住,不肯回家,晞彤也懒得去管,你愿意哪里住就哪里住。

        两个人谁都不肯向前迈一步。

        过了一个月,楚离依旧住在外面,中午晞彤给他打电话,说自己中午有时间一起吃个饭吧。

        “我现在没时间……”楚离不是找借口,而是他真的很忙。

        “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

        楚离听着她客气疏离的口气,一口气顶在心口,这又是怎么了?

        每天就不能消消停停的嘛,就非要这个样子。

        中午开车过去,他到的时候晞彤老早已经来了,在里面坐着呢,穿的很漂亮也化了妆,显得整个人很精神。

        “来了?!?br />
        晞彤说先吃饭,楚离吃的不是很好,晞彤放下筷子。

        “离婚吧?!?br />
        楚离手里的水杯捏了捏,就因为吵架就离婚?

        “简晞彤,你别太过了……”

        晞彤觉得累,这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不应该是这样的,楚离应该明白的,他的自尊自己从来都是?;さ?,但是那一天他嘲讽自己,他的笑容就是那样表达的,同样的,她也是有自尊的。

        楚离低头听着晞彤说。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觉得你总不能永远都是那个样子……”

        一头乱麻,不是这样的,他真不是那样想的。

        “总之我们俩现在这样了,不如好聚好散?!?br />
        “你别想,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婚的?!?br />
        楚离没想到晞彤会提出来离婚,依着他来看,这问题小到不能在小,是她觉得烦了吗?如果是她觉得厌烦,自己可以松手,如果只是因为他哪天表情的问题,他道歉。

        楚离回家跟母亲谈了谈,母亲叹气。

        “你现在是觉得自己挣钱多了,在家里有地位了是不是?”

        你做出来每个表情都是通过你的内心,你的内心里没有这样去想,你的表情根本就不会做出来这样的表达,还是你的心出了问题。

        楚离觉得沮丧,为什么就连母亲都不肯相信自己呢,他根本就没有那样想过。

        “妈,我只是觉得晞彤不能永远当小孩儿……”

        “那为什么以前你能喜欢,现在你却不喜欢了呢?”

        楚离不说话,不是他不喜欢了,而是他不喜欢在自己觉得累的时候,晞彤还是一直就是这样的状态。

        楚离想跟晞彤谈,结果晞彤又出差。

        “哥,我跟晞彤之间出现了一点问题,你能不能跟下面打声招呼,暂时不要让晞彤这样频繁的出差?”

        楚离没有办法,只能求到简承宇的面前。

        简承宇一大早的被楚离弄的有点懵,不过听清楚之后,头脑倒是冷静了下来。

        “这是她的工作,她自己如果觉得现在的状态不合适做,她自己就会推掉,我虽然是老板,可整个公司有公司的流程,我不能横加参与?!?br />
        其实说白了,无非就是他根本不愿意伸手管被。

        妹妹是亲的,妹夫可不是,妹夫可有可无,就算是晞彤真的打算离婚,有他养着呢,以后照样活的很好。

        楚离觉得无力,试着跟简承宇解释自己的心意,他喜欢简晞彤一直就很喜欢,在楚离来看,就算是在相爱的人总有一天也会拌嘴吵架,甚至拿出来最丑陋的那一面,这样不代表他就不爱了。

        简承宇理解,因为他也是从那一段经历过来的,可理解不代表他要赞同。

        谁让他是简晞彤的亲大哥了。

        楚离的母亲给晞彤挂电话。

        “妈知道你受委屈了?!?br />
        不问原因,没有责备,更加没有劝说,楚离妈妈只是说叫晞彤自己想好了,有时间回家吃饭。

        弟妹不是很理解,嫂子现在跟大哥闹的这么严重,眼看着就要离婚了,妈怎么不出声劝劝大嫂?

        “妈,你真的不劝呀”

        “那你劝不劝?”当婆婆的问小儿媳妇。

        小儿媳摆手,不是她不关心大哥嫂子,可这样的事情还轮不到她一个弟妹来管,嫂子跟大哥都是有大智慧的人,她想说的那些,他们肯定都有想过的。

        “同样的道理,我也没办法劝,我只能让自己身体不要生病,不拖累儿女我就是好妈妈了?!?br />
        晞彤一个人走在外面,吹着海风,这里的氛围不错,可以说每次出差其实还是有大半的时间给他们休息的,如果自己速度快的话,剩下的时间全部都是属于自己的度假时间。

        推掉了跟同事的聚餐,自己想出来走一走,吹一吹风。

        回到酒店里,前台打过来电话,说是一位楚先生已经打过几次电话过来了。

        楚离问晞彤在哪里。

        “需要我过去吗?”

        晞彤笑:“楚离,我们现在要离婚,你过来干什么?”

        “我说过了,我不同意,我们也没有就闹到要离婚的地步,是你自己想的多?!?br />
        晞彤挂断了电话,这样谈不如不谈。

        晞彤回来的时候楚离人在机场,晞彤回头看着同事,几个同事都眼睛看着其他的方向,这不能怪他们,你说楚先生打电话来问,晞彤最近又这样的反常,他们也是期盼着晞彤好。

        楚离上手接过来晞彤手里的行李,两个人朝外面走,楚离走在前面,晞彤跟在后面,上车的时候她扭着脸看着车窗外。

        “老婆,我错了好不好?”

        楚离低声下气的求饶。

        他知道错了,别在闹下去了,在这样下去,他也没有办法认真工作。

        楚离写了五千字的检讨书,把自己的心理过程全部都分析了一遍,最后把凤凰男的称号别在自己的头上,说自己成长的环境导致他现在有些飘飘然了,没有足够的尊重老婆,却要求老婆尊重自己,他就是自私自大。

        晞彤听的挺可乐的,还别说,做的这个检讨简直深刻入骨了。

        好吧,她能说楚离这份检讨全部的罪名都是自己给扣上去的吗?

        其实跟大男子主义没有任何的关系,那一天她自己也有问题,总是那样他也会觉得累,她能理解的。

        唇上闪过一抹笑,想要快速的收起却被楚离给看见了,楚离心里擦了一把冷汗,总算是给哄好了。

        看见没,哄老婆比高考都难。

        你高考考个什么全省全市第一的,你哄老婆你能弄个第一不?

        状元在怎么样的也是批量生产的,虽然产量少,可哄老婆有绝招的男人绝对就是定制了。

        “我真错了,你饶了我吧?!?br />
        晞彤别过脸,楚离靠了上来:“就因为这个不让我碰?”

        那也太小心眼了。

        晞彤摇头,还真不是,真是那段时间比较累,你看她眼睛下方的黑色,一直到今天还牢牢占据着呢,那段时间每天都失眠,因为没有老公搂着,至于说为什么不让他碰,其次还有个原因,你做错了,我不给你点教训,你永远都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离婚也不是假的,真的要是这样彼此厌恶的过日子,不如趁着现在彼此都留有好印象的时候散了为好,省得以后打破头。

        “我虽然写了检讨书,但是你轻易的就把离婚挂在嘴上……”

        事情最后的结果就是简晞彤写了一份一万字的检讨书,比楚离的还多出来了五千字。

        自己提笔咬着笔杆,怎么会有这样无耻的男人?

        晞彤写写停停,自己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方式,一气呵成,竟然在纸上写下来的都是自己的错误。

        楚离批复的时候,用红笔在上面圈出来两个错别字。

        晞彤看着手里带分数的检讨书,恨不得一巴掌呼到他的脸上,疯了是吧?

        学校是个很神圣貌似又有些奇怪的地方。

        “为什么我不能毕业?”

        似乎每一年来问这样问题的学生特别的多,平时旷课翘课来的特别爽,等不能毕业拿到毕业证书的时候就又都来着急了,毕业了手里没有毕业证,这算是哪门子的毕业,找工作以后都指着它呢。

        楚离看着眼前的人,是个很漂亮的女学生。

        女学生是当初自己旷课那是因为有需要,你知道的,就算是毕业也不见得就能找到什么样的好工作,但是当时不一样,她也挣到钱了,可现在毕业证不给她,她以后没办法,只能求楚离,哪怕自己多花点钱,或者给老师一点什么好处。

        “晚上我能去您家谈吗?”

        咬着下唇,眼神迷离的看着楚离。

        这样的不在少数,你以为教授老师这些为什么就都跟女学生有牵扯?

        下面的有所求,上面的是有所图才会发生这样的事儿,说到底还是有真爱的,这个就不在楚离监管的范围之内了。

        “不能?!?br />
        女学生气的火冒三丈,最讨厌的就是楚离这种。

        听说他以前很穷,现在在这个城市立足了,就觉得自己不一样了是不是?

        咬着牙很想喷楚离一脸的狗血,可忍住了,换了一种方式。

        “我家里条件很不好……”

        从弱者的角度来说自己,楚离听了依旧不为动摇。

        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你做事情的事情提前就应该想到了以后会面临什么样的结果,这不是他个人决定的,他觉得遗憾,但是他没有办法。

        女学生也是豁出去了,你不给我毕业证,我也好不了,不如我就拽着你一起。

        事情闹的沸沸扬扬的,女学生衣服撕的乱七八糟的,外面有老师推门进来撞破的,推门进来的那个老师也是觉得郁闷。

        就算是潜规则,咱们是不是应该上酒店?在办公室里算是怎么回事儿?

        楚离依旧不慌不张,站得笔挺,他没有什么好解释的,这一看就是诬陷。

        楚离说,如果他有这个想法,会不会在人来人往的学校里做出来这样的事情?那不符合他的智商,其次他也没有理由这样做,学校不是有监控嘛,可以调出来。

        女学生彻底安静了。

        “你就不能放我一马吗?”

        楚离冷着脸看着眼前的学生:“我当学生的时候没你这样的疯狂,路是人走出来的……”

        女学生后悔,可惜后悔也没用,自己也干出来了,只能走其他教授老师的路子,漂亮的学生免费给睡,还是有人会动心的。

        晞彤听见楚离说,自己差点喷了出去,真是勇敢。

        就为了一个毕业证就要献身,这也太伟大了吧?

        换做自己肯定做不出来的,毕业证在贵也没有身体贵。

        “我要是毕不了业兴许也会这样做……”晞彤带着怀疑说了一句,楚离吃完碗里最后的一口饭:“你要是敢,我就打断你的腿?!?br />
        晞彤扯嘴,这简直就是虐恋情深,打断自己的腿然后养着她被?

        这事儿自然也不可能就一点风声都没有,楚离依旧是自己,来去自如,你们愿意怎么想那是你们的问题,但是我问心无愧。

        晞彤觉得自己有必要要帮着老公澄清澄清。

        去接楚离下班,老远的招招手。

        “怎么来了?”楚离拧着眉头,看着晞彤这一身觉得有点不爽。

        晞彤晚上有个晚宴,要陪哥哥参加,哥哥都开口了,她不能不给面子,所以就这样来了,顺带嘛,然后也不用换衣服。

        “上车吧?!?br />
        有些学生眼尖看见了。

        “难道老楚不动心,这要是有这样的老婆,那谁会动心……”

        几个男生在外面打球一边打一边说着,随不想要个娇妻,在外面气煞旁人,回家腰软易推倒。

        说直白点,那就是出得厅堂入得了闺房,做得了淑女装得了野猫。

        男人就是这么肤浅的动物。

        简承宇黑着脸看着多出现的一个人,这是买一送一吗?

        这送一是不是就有点太大了点?

        简承宇对晞彤的?;ず芎?,晞彤很少出现在别人面前,大家是知道这个人,但是认识的人不是太多,知道名字却认不得脸,简晞彤出现的时候,有人就开始偷偷说上了。

        “到底姚若晖也还是输给漂亮的女孩子了?!?br />
        看看人家这年龄,脸上能掐出来水,看看这小腰身,那生完孩子跟没生过孩子的能一样嘛。

        几个三八凑在一起,评论着。

        “这小妖精,现在的女孩子为了钱可真是不要脸,什么都能出卖……”

        几个人呵呵的笑着,至于卖什么,大家一清二楚。

        “你知道什么,我女儿跟我讲,人家现在的女孩子不在乎那些,都直言那个玩意就能刷卡,你能嘛?”

        几个太太一听,扭着粗腰,心里暗暗呸了一口,什么好事儿啊,真是不要脸。

        晞彤挽着自己大哥的手臂,频频回头去看楚离。

        她就说不带楚离来,可楚离说她一个骑士。

        简承宇看着妹妹的脸色。

        “听说你们俩要离婚了?什么时候办手续?”

        晞彤黑脸。

        这哪里是亲大哥,简直就是坏人,我离婚了你有好处拿吗?

        没好气的说着:“我们什么时候也不离婚,你就别期盼了?!?br />
        简承宇翘翘唇,这样啊,他是挺遗憾的。

        “原本还觉得高兴了一小下……”

        简晞彤恨不得挠花自己大哥这张脸,虽然她怕打不过,可她有外援,今天是带着老公来的。

        别人偶然听见了一句,这风言风语就传的快了,原来小妖精是结过婚的。

        “我听见的,亲耳听见的,我原本是想去敬酒,结果听见了,是想让那个小妖精离婚,小妖精不干?!?br />
        晞彤跟楚离站在一起。

        “吃这个?!?br />
        晞彤拿着叉子递到楚离的唇边,简承宇就站在前面端着酒杯跟老朋友聊天呢,眼睛扫过来这边。

        楚离摇头,晞彤还是送,楚离含了一口。

        “你自己吃?!?br />
        有人扭着粗腰过来。

        “现在的女孩子呀,就是本事,一手挎着老板,一手挎着丈夫,这样的场合还能带着丈夫来?!边踹?,可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果然脸和那个东西都能当卡刷呀,自己出来卖顺带着还领着老公长见识了。

        是不是得她跟老板做的时候,她先生蹲在一边,才会有人觉得兴奋???

        越是想越是觉得恶心,怎么会有这样不要脸的人呢。

        晞彤一听就听明白了。

        “那是,总比某些人好……”晞彤故意的笑笑,挽着楚离的胳膊:“他们都喜欢我,就愿意宠着我?!?br />
        老女人脸色一边。

        “呸,可真是不要脸,我为你妈觉得伤心?!?br />
        晞彤翻着白眼,你还是先关心关心自己的先生去吧。

        那位太太扭着腰过去,得意的看看晞彤,她先生在那边陪简承宇说话呢,她扭了过去。

        简承宇的眼睛一直就没离开晞彤,对着她招招手,晞彤拉着楚离走了过来。

        “我让司机送你们回去?!?br />
        那肥太太撇着唇,晞彤突然笑了,笑的有点故意。

        “哥,这位太太以为我是你的小三,还觉得特奇怪,为什么我被你包养还领着老公……”

        那胖太太脸上的粉抖啊抖个不停的。

        “大水冲了龙王庙……”

        晞彤翻着白眼,谁跟你是一家人,要脸不要?

        简承宇是压根就没搭理眼前的两个人,他也不是很认识。

        晞彤上了车,自己把披肩扔到一边,对着楚离呵气。

        “别闹?!?br />
        “老公你看着我像是狐狸精吗?”

        楚离拧拧晞彤的鼻子:“你像是妖精?!?br />
        晞彤趴在他身上笑:“那妖精勾引到了你没?”

        楚离只笑不说话,开车到家,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门,晞彤跳到楚离的肩上,楚离抱着老婆的两条腿往屋子里跑。

        大半夜的她不知道梦见了什么,给了楚离一耳光。

        啪!

        楚离被打的有点懵,自己扭开台灯,眼看着就要发火了,结果小妻子还在睡呢,抱着被子睡的四仰八叉的。

        楚离揉揉脸,看着晞彤,试探的喊了一声。

        “晞彤……”

        晞彤是一点反应都没有,还在继续睡,楚离觉得自己可真是冤枉死了,挨打了自己还不能说,不信你就看着吧。

        果然早上起床,楚离问晞彤。

        “你昨天给了我一记耳光知道吗”

        晞彤不肯承认。

        “我睡的好好的,怎么会打你了?!?br />
        “你昨天晚上做梦了没有?”

        晞彤记不清了,好像是有做,但是梦见什么,记不得了,还是没做,就因为他说自己在胡思乱想的。

        伸着小手给楚离揉着脸,然后感叹了一句。

        “皮可真厚呀?!?br />
        跟女生的皮肤完全就不同,厚厚的,感觉跟猪皮似的。

        楚离也从来不会擦保养品,你给他擦,他就跟你翻脸,晞彤用小手拍拍老公的脸。

        “看看我老公这老脸……”

        楚离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她这是夸自己呢,还是损自己呢?

        晞彤呵呵笑着,然后不停的亲楚离的脸,老脸她也喜欢,老公越显得老,自己岂不是越显得年轻,跟小鸡啄米似的,不停的一下接着一下的。

        “好了?!?br />
        楚离说了两次,晞彤根本不听,还是在继续。

        楚离的脑门被她亲的一下子的口水,叹口气。

        这还只是一个老婆呢,就这样了,这要是多几个老婆,他的脸估计都不用洗了,老婆们的口水直接就能给他洗脸了。

        晞彤躺在楚离的大腿上,她今天休息,抱着楚离的大腿,自己用手量着,果然男人跟女人就是不同,你看看大腿就能看得出来了,女人哪怕腿在粗,也没有男人的腿这么硬,自己小手又是摸又是揉的。

        楚离叹气,按住晞彤的手。

        “我也不是神仙,你这样乱摸……”

        晞彤瞪他:“你平时的定力都哪里去了?”

        楚离苦笑,神仙被你这样摸也得有反应呀。

        晞彤趴在腿上,自己用唇去摩挲他的腿,一下接着一下的,慢慢的蔓延,然后上牙齿去咬。

        “我咬下来一块肉吃?!?br />
        楚离溺爱的摸着她的头发,你要是能咬下来,那就给你吃。

        晞彤呵呵的将腿含在嘴里,上牙真的去咬,一开始没敢使劲儿咬,后来看着楚离一直坐着不动,好像根本无动于衷的样子,晞彤就真的上牙了,咬的自己腮帮子很痛,人家却一点反应没有。

        “真不疼还是装的?”

        楚离揉揉老婆的脸蛋:“你以为都跟你似的?!?br />
        晞彤撇嘴,都跟她似的怎么了。

        “这块猪腿不好吃,上面不都是毛,都没剃干净?!?br />
        晞彤嫌弃的推开自己老公的大腿,从沙发上一股脑的爬起来,自己就回卧室了。

        楚离看着腿上明显的一圈压印,他不是装,晞彤想让他觉得疼,估计还得使点力气,她的那点小力气也就是挠痒痒玩吧。

        楚离继续看自己手里的书。

        中午晞彤闹着要去打网球,楚离只能舍命陪美人,出来打球,你看她穿的跟粽子似的。

        “你这样穿不热?”

        晞彤说热,可再热也不能叫太阳来晒自己,不然就晒黑了。

        “那你何必要运动呢?!?br />
        “你永远都不会理解我们女人的,我们就是这样思想很是复杂的动物?!?br />
        晞彤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打了不到半个小时,她躺在地上,四仰八叉的躺着,死活不肯起来,楚离觉得自己也不过才刚刚做了一下热身运动。

        “晞彤起来陪我打会儿……”

        简晞彤的手在地上挠啊挠的。

        这个死男人都要气死人了,平时也没看他怎么运动,怎么运动神经就比自己发达这些呢?

        “不打,累死了?!?br />
        “听话……”

        “不要……”

        楚离笑笑,走过来,伸出手,晞彤就当没看见,她就在地上耍赖,也不怕别人看见,楚离突然低头,对着晞彤小声说了一句。

        “晚上我给你蹂躏,你是想用鞭子还是想用蜡烛都行?!彼低甓宰艜勍UQ劬?,很清纯无辜的样子。

        晞彤觉得手更加的痒痒了,为什么?

        突然就生出来一种很想抓破他脸的冲动,简直太……

        太叫她喜欢了。

        伸出手让楚离拉自己起来。

        “我在上面?!?br />
        就这么一个小小的要求,楚离这人不愿意叫别人压着她,他不是有什么想法,而是晞彤在上面,你看着她说的雄心壮志似的,就跟打网球似的,前面几分钟她看着是挺有精神,可等一会儿那就不是她了,使不上力气不说,还懒,就往你身上一趴。

        谁能受得了这个,他还没开始呢,她就磨磨唧唧上了,整体一个不和谐,楚离就特别讨厌晞彤在上面,实在她体力不行跟不上。

        楚离别有深意的看了晞彤一眼,晞彤捂着自己的小脸,颠颠的就起来了,陪着老公继续打球,旁边的球场也是一对夫妻,妻子也没有力气。

        “你看看人家都起来了……”

        当丈夫的就说妻子,人家刚刚也说没力气后来还不是起来了,当妻子的恶狠狠瞪丈夫,谁好你找谁去,都要累死的。

        妈的,这些男人是不是吃过大力金刚丸?

        你们这么有体力,找什么女人打球,去找男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