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7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7)

    397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7)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晞彤看看扔在纸篓里的验孕棒,叹口气,平白花了这么多钱,还买了一个高级的,觉得便宜的肯定验不出来,结果愣是没成。

        拍拍自己的肚皮。

        “儿子啊,你在哪里???女儿啊,来吧……”

        悲情万分的呼唤了一声,可惜孩子是能呼唤来的吗,要是这样,谁随便喊两声那就成了,还要什么男人啊。

        楚离进卫生间,眼睛就是不自觉的扫了扫,正好扫到,大概也猜出来了,这结果是他早就料到的,倒是觉得安心,现在还不是时候。

        每个女人都有折腾的时候,简晞彤也不例外,减肥。

        这减肥跟别人还不相同,三顿饭不仅要吃,还要吃的很有营养,牛奶鸡蛋鱼全部都来。

        小王正好也赶上了减肥这趟车,天天是过中午喝口水都要考虑再三,前几天倒是一口气的掉了五六斤,然后……

        然后没消息了被,一开始自己美滋滋的,觉得按照这个速度,很快一个月自己就掉回去了,剩下的时间维持就好,可惜肥肉却不这么想。

        晞彤手里拿着全脂牛奶。

        “还喝全脂的?小心肥死你?!毙⊥跗财沧焖底?,喝也喝脱脂的好吧。

        晞彤挑着眼皮子:“知道什么,我原本胸就不够壮观,在因为减肥直接减没了,到时候比楚离胸都平,他还要我干嘛?!?br />
        想想都觉得可怕,虽然现在很小,可架不住有呀,等哪一天减肥真的减没了,那可就悲剧了,委屈什么不能委屈自己的胸了。

        她得靠胸吃饭。

        下班之后跟小王去健身房跳槽,小王是孤家寡人,父母也不再本城,自己吃喝玩乐没有束缚,她是有点担心晞彤。

        “你老公又开始忙上了?”

        可别是因为吵架,自己还傻乎乎的陪着她每天出来,到时候她就成为那个家的罪人了。

        晞彤点点头,脚下换着步子,眼睛盯盯看着前面的老师动作,一边跳操一边聊天,等跳完的时候已经全身都是汗了。

        回到家,楚离还没回来呢,自己换了睡衣,在床上滚来滚去,就是睡不着,闲的无聊又把那次测智商的题翻腾了出来,她还不信了。

        结果依旧。

        智商低下。

        晞彤掐着腰看着眼前的电脑,这家伙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她智商低下?

        有没有搞错?

        给简宁打电话:“爸,你想我了没?”

        简宁就知道这丫头不会无缘无故的找自己,问她有什么事儿,晞彤又不直接说,最后墨迹来墨迹去,说是有个好玩的,让简宁玩玩。

        父女俩就是在电话里做的这个测验,事实证明她爸就是个天才。

        “怎么了?”简宁问。

        “没什么,我爸很聪明?!睍勍究谄?,又说了几句就挂断了电话,老爸聪明那就聪明吧,好在自己还有一个楚先生作陪呢。

        晞彤一想,楚先生那么聪明的人都智商低下了,自己这点也不算是什么。

        晞彤一直都觉得楚离很聪明,智商很高,念书的时候楚离很下功夫当然脑子也不笨,这点她必须得承认,她就喜欢头脑好的男生,好沟通。

        关了电脑,自己闲来无事,在客厅里跑步,听着音乐跑了半天。

        楚离是将近十二点才到家的,进门换鞋子,家里客厅还亮着灯呢,她如果在家,不管几点都会给他留一盏灯,他家就是这样的特色,他回来了客厅里的灯也就熄灭了,不然会一直打着。

        晞彤睡觉不老实,觉得浑身都累,原本在健身房就跳了很久的操,回到家无聊又跑了一个小时,自己觉得腿都不是自己的了,使劲儿一伸,伸了几次,觉得很舒服,很解乏,虽然睡着了,可潜意识腿还是在伸。

        结果这下子没伸好,直接抽筋了。

        “疼……”

        楚离问她哪里疼,晞彤说自己的腿抽筋了,要是一般的好先生你就给揉揉,顺便安慰两句,可楚离不。

        楚离给揉了,但是她嫌疼,他就再也没上手,抽筋只能自己等这阵疼过去,人家去洗澡了。

        晞彤等疼的这个劲儿过去的,小脸气的发紫。

        这是亲老公的作为吗?

        楚离洗好澡出来,就看着老婆坐在床上恨恨的看着自己,他不解,他回来之前已经说过今天他回来的晚。

        “做梦了?”

        除了做梦了,他想不出来其他的理由。

        “我腿抽筋了,你不知道吗?”

        楚离点头,他知道啊。

        “你都不管我……”

        楚离叹气:“我管了你也还是疼?!?br />
        晞彤笑了,对,你管了也还是疼,所以你就不用管了。

        楚离躺下身,晞彤照着他的腿就给了一下,楚离有些不愿意,他能接受老婆的撒娇,能接受老婆缠着自己,什么样都行,但是比如打着他耳光玩,或者让他下跪,再比如让现在这样踹他。

        “晞彤我跟你说过很多次……”

        结婚不久之后两个人还在甜蜜期,楚离就说过自己是农村来的孩子,自尊特别的强,什么都能开玩笑,但是别拿他的尊严来开玩笑,你看每个人都不是完美的,肯定有残缺的那一面,他就这点不好,其实自己也知道他不够善解人意,平平常常的小事儿到了自己这里就是大事儿,挺不招人待见的,但是性子就是这样的,已经养成了,他没办法改变。

        大晚八岔的,晞彤被自己老公给训了,训的是一点脾气都没有。

        她都要困死了,楚离说起话来就没完没了,你看他平时话很少,但是他话多起来的时候别人招架不住,晞彤的头都要磕到地上去了,他现在说什么就是什么,只盼着他赶紧让自己躺下睡觉吧。

        好不容这页翻过去了,结果三天以后晞彤收拾行李要回娘家。

        “你别走,我走?!?br />
        楚离从家里出来,自己一个人走在街上,都这个点了,挺无语的。

        “先生,要不要点根烟?”

        楚离看着眼前的女人就觉得不是什么好人,自己也没心思招惹别人,就跑学校去了,早上同事上班看见他还吃了一惊,他怎么是在这里睡的?

        “昨天没回家?要不要这么拼?”

        这样还叫他们怎么做?

        楚离苦笑。

        同事倒是看出来一点门道:“跟老婆吵架了?”

        楚离想着事情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晞彤跳操回来的有点晚,都过九点了,她说跟小王又在外面逛了一会儿,反正现在天色黑的晚,两个女的就在外面玩到九点多才回家,楚离回来的时候家里客厅的灯是黑着的,他就有点不愿意了。

        晞彤就哭了,说楚离就是个大男子主义,他几点回来都可以,自己稍微晚点回来,他就认为自己不守妇道。

        楚离倒是想解释了,他没有那个意思,但是他是什么意思呢?

        弄的自己也不知道了,她不想看见自己,又哭了,楚离没想招她的,又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出门,想起来上次晞彤跟他说,走小路吓到的事情,得,还是自己出去吧,不是不想看见他嘛。

        小王看着晞彤的眼睛有点肿,一问,这还是自己的错了,是她昨天非要拉着晞彤逛的,想着反正她老公也是回来的晚。

        “都是我的错……”

        “你没错,都是他的错……”晞彤恨恨说着。

        看着自己的手机,她倒是要看看,他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打了自己也不接。

        楚离下班,同事开车看着他站在路边,降下车窗。

        “没开车?”推开车门。

        楚离说车子送去保养了,今天就没开车。

        其实哪里是保养了,昨天出来的着急,忘记拿车钥匙了,又怕自己回去拿东西在惹她不高兴,女人闹起来就没完没了的,在闹腾着要回娘家,事情就弄大了,干脆就这样打车来学校的。

        “上来吧,我送你一程。、”

        同事一边开车一边说着:“你说咱们男人毒辛苦,辛苦养家不算,还得哄着老婆,时不时还得被老婆赶出家门,无家可归,要是真的外面弄出来一点什么,将来还得净身出户?!?br />
        楚离笑。

        同事说干脆我做好人就做到底,不是吵架了嘛,弟妹这点面子还是会给我的。

        “你干什么?”楚离看着同事拿着电话问。

        “还能干什么,劝和被?!?br />
        同事给晞彤打电话,晞彤下班径直就回家了,哪里都没去,还有什么心情跳操,手里拿着??仄骱业牟プ盘?,电话响自己看了一眼接了起来。

        “哪位?”

        楚离同事就自报家门,说自己是谁谁谁,晞彤一听,老公的面子自己还是要维护的,该说什么话说什么话,不能当着人家的面撒气给人看,有问题回家关上门在解决,轻重缓急她还是分得清楚的。

        同事对着楚离比着大拇指,至少你老婆这点比我老婆强,我老婆那真是不给我面子。

        “弟妹,一起吃顿饭?”

        晞彤打扮得很漂亮就来了,在桌面上很给楚离面子。

        “楚离是个好男人,我们都这样说?!?br />
        晞彤不看丈夫,笑呵呵的点头:“是挺好的,对我好,对家里也好?!?br />
        同事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晞彤:“他平时是不是总挨弟妹的欺负呀?”

        晞彤一脸的吃惊:“怎么会呢?我们家楚先生脾气可不好了,让我罚站就罚站,让我写检讨我就写检讨,他一生气,我都不敢吭声儿……”

        楚离喝水呛了一口,晞彤上手给他拍着背。

        “怎么喝水也能呛到……”

        同事看着楚离,觉得楚离太不厚道了,你老兄的老婆都这样了,你还有什么可值得生气的?还大半夜的跑到办公室去睡。

        同事就给相岔了,原本以为是晞彤生楚离的气,现在看着晞彤从进门到现在脸上一丝的怒气都没有,这就是楚离过分了。

        晞彤从头笑到尾,最后等人走了,脸上的笑容就彻底没了。

        “我老婆可真是演戏的高手?!背敫锌艘痪?。

        刚刚在席面上,他自己都觉得好像他们是没吵过架。

        晞彤没好气的看着他,楚离举手投降。

        “我错,我大男子主义,你以后可以九点回家?!?br />
        道歉这嘴里还压着九点不放呢,他怎么不说九点以后回家?跟楚先生玩文字游戏,你是玩不过他的。

        “本来就是你错,我可没错?!?br />
        楚离叹气,看见没,得寸进尺就是女人的专利。

        晞彤单位组织出门度假,晞彤已经报了名,单位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已经相约好了,大家都挺开心的,终于可以甩开家里甩开丈夫,正巧赶上楚离休假,晞彤提前两天问他的时候,他说没时间,结果晞彤这边已经定了下来,楚离才说他要休假。

        即便这样也没办法,日期已经定了下来,晞彤跟着大部队就走了,高高兴兴的去的,到了晚上失眠,想着家里的人,就他一个人在家,不知道吃没吃,怎么过的?

        楚离平时休息的时候也是宅,哪里都不喜欢去,有自己在他身边才能拉着他这里走走哪里看看的,他自己肯定就是不愿意动。

        晞彤这吃的也不好,睡的也不好。

        小王看着晞彤这样就知道她肯定是想家了,调侃晞彤、;“难怪人家说结了婚的女人就是不同,果然是不同了?!?br />
        晞彤勉强笑笑,给楚离打电话,楚离没接,晞彤就有点担心,他是不是身体不舒服了生病了?

        这人要是没自己在身边,生病也咬牙撑着,总不愿意去医院,觉得自己可本事了,什么都挺得住。

        “妈,我是晞彤,楚离去家里了吗?”

        当婆婆的听了纳闷,楚离什么时候来的?

        “他今天要来吗?”

        晞彤说没有,楚离放假,可打电话他没接,家里电话也没人接。

        “你放心吧,他应该是出去买东西了吧?!?br />
        当妈的对儿子放心,她儿子可不是胡来的人。

        晞彤挂了电话,还是有点魂不守舍,下午大家出去吃饭,晞彤明显心就没在身上,一边吃一边走神,电话响,自己抓着电话就赶紧接了起来。

        “你怎么不接我电话呢?”

        “刚才上飞机就关掉了?!?br />
        上飞机?这是去哪里了?

        楚离说自己找个地方休息休息,反正也是放假,晞彤这才放了心,早知道自己留在家里陪他就好了,一开始大家出来的时候都可开心了,结果没过两天不是想老公就是想孩子的。

        晞彤晚上准备躺下了,小王出去玩了,小女孩儿嘛还没成家,看什么都觉得稀奇,好不容易出来度假一次当然得玩个够本。

        卧室里的客房电话响了起来,晞彤伸手去接。

        “晞彤?”

        简晞彤踩着拖鞋自己带上门上了楼找到他说的房间,砸门。

        楚离也是才冲洗过,其实他挺不愿意坐飞机的,对于这个东西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可能骨子里天生的穷人命,他宁愿坐火车,宁愿折腾的时间长点。

        “老公你怎么来了呀?”

        晞彤踮着脚搂着楚离的脖子,楚离对面正好人家客房服务才给收拾完房间,楚离有些尴尬,推推晞彤的手,可晞彤没放开,楚离抱着老婆的小腰,转身带上门。

        “不惊喜?”

        晞彤摇头,还是挺惊喜的。

        晞彤没跟任何人说自己老公偷偷过来了,每天固定的参加完集体节目人就消失。

        “我说这简晞彤不会去偷情了吧……”

        同事笑笑的说着。

        太神秘了,总消失不见。

        小王半夜起来,她从不起夜,睡的又实诚,大部分是绝绝对对的不会半夜起来的,今天水喝的有点多,起床的时候往旁边的床扫了一眼,没看见简晞彤。

        小王吓的满身都是冷汗,晞彤到底干什么去了?

        你想啊,这是出差,你老公又没有跟着来,你大半夜的你跑哪里去了?小王还真怕晞彤跟别人有点什么,真要是有什么了,自己说不清的,外人不知道还以为自己给她打掩护呢,这样的事情她可做不得。

        虽然楚先生那么好,可毕竟太忙了,好像关心晞彤也没那么多,现在的人心多复杂啊。

        小王睡的就很不踏实。

        晞彤跟做贼似的上了楼,楚离等着她呢,打开门,晞彤跳到楚先生的怀里,来这样的地方度假当然不能只是睡觉了,拉着楚先生出去散步。

        两个人走在沙滩上,听着海浪的声音,晞彤的手勾着楚离的。

        小王也是睡不着,自己跑下来吃点东西,结果就给撞上了。

        “我有点饿……”

        晞彤站在楚离的面前撒娇,楚离比她高出来一块,她仰着头看着楚离。

        楚离无可奈何的掏着钱包。

        “简晞彤……”

        小王觉得愤怒了,你老公来就来了嘛,你干嘛弄的跟偷情似的?

        偏她还一脸的正经。

        “我能偷人吗?我守着我家楚先生我还能看上别人?”

        小王气的鼻子都要歪了,讲道理自己是说不过她。

        楚离有些歉意的看着小王,作为补偿,狠狠请小王吃了一顿,又请了晞彤的同事们吃了一顿。

        几个同事总是对着晞彤挤眉弄眼的,你看看,这就是恩爱,不然能大老远的飞过来,就是为了陪你?

        可见晞彤平时说的一点不靠谱,楚先生多好的男人啊。

        晞彤是对自己的身体一点不了解,什么时候是安全期,心里也没有个数,她不知道可有人知道,楚离知道的一清二楚,别的事情能忘,他老婆的事情记得可牢了。

        晞彤就嘟囔,摸着肚子:“这个月应该差不多了吧?”

        楚离心里笑,面上装的跟什么似的,点头觉得应该差不多了。

        什么差不多啊,差太多了。

        楚离的生活几乎套套不离手,除非有几天,他美曰其名这是为了晞彤身体好,要孩子也不是每天都合适的,晞彤稀里糊涂的就认为他说的肯定没错,楚离跟晞彤全然接近的那几天,几乎都是她的安全期,安全到不能在安全了,或许别人身体会有热别的情况出现,可晞彤不会,晞彤的身体特别的正常,正常到了不能在正常,这点楚离得感谢自己的老丈人。

        楚离带着晞彤回家吃饭,一家人坐在一起,弟妹给晞彤盛汤,家里孩子跑来跑去的。

        “嫂子还不要孩子吗?”

        晞彤笑笑:“正要着呢,估计快了?!?br />
        “咳……”楚离咳了一声,好像被呛到了。

        楚母看着儿子:“你不跟她说,给她希望,这不是让她伤心吗?”

        她也搞不懂儿子心里在想什么,其实晞彤这个年纪就真的不是很小了,要孩子也没有任何的危险。

        楚离总说还早还早,他认为晞彤就是个孩子,现在对她来说却是就是小,她还年轻呢,还青春呢,就被孩子给绊住脚了,楚离是想自己挣两年好钱,让她把没吃过的没玩过的全部通通都玩过了,然后以后生孩子带孩子,她不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悲剧。

        “你还是跟她比较好,晞彤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瞒着总不是事儿的……”

        “妈,我有分寸。、”

        楚母点头,别的事儿她就不多插手管了,只要孩子们自己心里有数就行。

        楚母算得上是一个通情达理的婆婆,从来不会主动找儿媳妇麻烦,更加不会给儿媳妇增添负担,反倒是儿媳妇有事情的时候,她是绝对会在的,对大的小的都是一样的,都是当成自己的孩子来疼,没有偏心,那个孩子都是孩子。

        晞彤上车,对着婆婆摆摆手,叫婆婆跟弟妹回去。

        开出去老远,晞彤就嘟囔着:“你从来都不喊我昵称呢?”

        这也是才发现的,以前没有,现在也没有。

        楚离开着车,昵称?

        不是有名字嘛,叫什么昵称。

        “你可以喊我彤彤啊……”

        楚离笑了,这样的称呼他还真喊不出口,不习惯。

        晞彤最近的目标就是缠着丈夫喊自己昵称,可惜楚离从来不喊,被她缠得烦了喊那么一声也不是心甘情愿的。

        “嫂子,我哥都是怎么喊你的?”

        若晖想了想:“乖乖、宝宝、心肝儿、肉儿……”

        晞彤心里暗暗呸了一声,赞叹了一句,可真是不要脸呀,还能这么喊呢?

        若晖带着笑看着小姑子:“楚离怎么喊你的?”

        晞彤撩撩发丝:“我们才没你们那么腻呢,我哥也真是的,看着好像一本正经,下次叫他别对着我黑脸,都喊出来心肝儿肉了,还装什么正经呀,我老公可是正人君子,在外面什么样,在家就是什么样……”

        若晖别有深意的看着晞彤笑,晞彤拧着眉头。

        “你笑什么呀?”

        若晖又不说,晞彤觉得嫂子真可恶。

        回到家,吃晚饭,晞彤张着胳膊。

        “你抱我?!?br />
        抱她这没问题,楚离上手就把人给抱了起来,可晞彤让楚离喊她宝宝,楚离试着几次,实在下不去嘴,这不能怪他。

        你说他成长的那个环境里,谁喊他宝宝?

        开玩笑呢。

        试了几次,动了动嘴,最后都还是放弃了。

        “我喊不出口?!?br />
        晞彤叹气,果然浪漫这种事情跟楚先生就一点边儿都不沾,嫂子都那么老了,自己哥还能喊出口呢,自己正是貌美的年纪,自己可怜自己,你说楚先生娶到她这么好的娇妻,背后是不是应该感谢老天爷?

        即便对着他这样的木讷,自己都没想着出墙,她还真是太善良了。

        对着镜子看了看里面的人,恨恨的说了一声:“又变好看了?!?br />
        真是镜子都要看碎了。

        晞彤时不时会这样夸上自己两句,楚离一般都是听了就笑笑,这次也同样的反应。

        “你笑什么,你是觉得我说的对呢,还是不对?”

        楚离摆手,说这个他说不过晞彤。

        要出去买点生活用品,手里拿着包看着晞彤:“要不要去超市?”

        晞彤跳着脚,穿着身上的小吊带就要出门,楚离抱着胸。

        “换件能穿出去的衣服?!?br />
        晞彤翻着白眼,要求可真高。

        “别翻白眼?!?br />
        这哪里是老公,简直就是老爹。

        说起来她这个命啊,你说有亲老爹也就算了,老哥也弄的跟老爹似的,是事儿他就都管,管怎么吃饭管怎么穿衣服。

        晞彤上大学的时候确实就是这样的,简承宇全部都管,晞彤穿什么样的衣服,他如果看见了觉得不好,也会说晞彤,那时候晞彤就特别盼望着自己赶紧嫁人,归另外的一个人管,自己大哥就不用管她了。

        结果最后落到楚离的手里,又是这样,她的命很苦呀,比苦菜花都苦。

        楚离开车,晞彤就闹他,一会儿一下的,自己嘴里嚼着棒冰,从家里带出来的,嘟着小嘴,裹啊吸的,反正表情有点猥琐。

        楚离看的眼睛直抽抽,能不能别在男人的面前吃这个?

        偏偏晞彤吃的正过瘾呢,自己用舌头去舔,太凉了,小嘴里都是凉气。

        楚离气的胃疼。

        “以后别吃棒冰?!?br />
        晞彤一愣,她吃棒冰也惹到他了?

        “吃棒冰怎么了?”

        你看楚先生说的多正气凌然:“吃凉的对身体不好,乖?!?br />
        晞彤狠狠嚼着嘴里的冰,把冰沙当成楚离去嚼,咯吱咯吱的咬着,楚离失笑。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吃棒冰?”

        他压低声音说了一句,晞彤脸上一红,然后越来越红,有点要受不住的架势,自己捂着脸,觉得楚先生太流氓了,她干什么了?明明自己就什么都没有做,是他想的多。

        楚离停好车子,看着坐在车上的人。

        “不下来吗?”

        晞彤要下车,他的车有点高,她要下去的时候楚离正好把她给接住,接到了怀里,抱了一个满怀,晞彤就腻在他身上,不过没有腻多久,毕竟这是超市,人来人往的,到了人多的地方自己就下来了,手牵着他的,和他手指交缠,脚上穿着拖鞋,吧嗒吧嗒的走着,跟在楚离的身后。

        他负责买菜买家庭必备品,晞彤负责看四处看,看见什么都觉得有意思,逛超市也能逛上两个小时,晞彤走在楚离的身后,推着他走,走走停停的。

        路过验孕的那边柜台,晞彤就有点走不动,她似乎还没来呢,买个试试?

        楚离拽了晞彤一把。

        “我买个试试?!?br />
        楚离笑:“你过几天才来例假,到时候来不来不就说明一切了?!?br />
        她的例假特别的准,这也是叫晞彤比较烦恼的,就是拖后一天都不肯,从来不给她希望。

        “反正也花不了几个钱,买一个试试被……”

        “明明过几天就能知道结果,为什么要花这个钱?”

        晞彤翻脸,指控楚离:“你就是个小气鬼?!?br />
        楚离点头:“没错,我一直很小气,我也没否认过,不然回家我给你做一个算了……”

        晞彤的脸都气紫了,这种东西你会做吗?你做出来我敢用吗?

        你堂堂楚大先生,就为了省这么几块钱你还要浪费头脑去研究这个东西?

        晞彤头顶都要气冒烟了,自己走在前面,楚离跟在后面。

        “明天吃什么?吃西兰花?抗癌的?!?br />
        楚离淡淡的说着,家里做什么吃什么,这些从来都不需要晞彤去操心的,因为楚先生自己就全部都解决掉了。

        晞彤扔了两个字,随便。

        “没有随便这道菜?!?br />
        楚离勾着晞彤的腰,晞彤被他勾的烦了,自己笑了一声,最讨厌的就是他了。

        “吃什么都行,我又不挑嘴,不是我做,我没有发言权,能让我吃饱就行?!?br />
        只要不是她做,她就举双手叫好,哪怕做的不好她也认为很好。

        楚离买了一些菜然后买了一些水果,分开袋子装,拎在手里,晞彤说要喝果汁。

        “喝那种带气泡泡的,突然想喝了?!?br />
        她几乎从来不怎么吃零食,这也是第一次说想喝,可自己没喝过,不知道那种才是自己想要的味道,晞彤给楚离形容着。

        “有那样蜜桃味道的,甜甜的有点冲,喝完会打嗝的那种……”

        楚离在货架上找了半天,找到她说的蜜桃儿味儿的,又去买了浴液,家里的浴液已经没有多少了。

        晞彤拿在手里。

        “我喜欢这味道?!?br />
        楚离笑,什么都好,老婆香对他来说也是福利一项,楚离从来不用这些东西,用不惯,他是一块香皂全部都能解决了。

        “你喜欢就好?!?br />
        晞彤嘿嘿傻笑着,牵着老公的手,有时候自己可喜欢他了,有时候就可讨厌他了,楚离就是天使和恶魔的共存体。

        楚离看着老婆傻笑着,就像是个小姑娘似的,也是,她原本年纪就不是很大。

        楚离一直都觉得自己精神年龄是高出来晞彤很多的,就像是很多的男人喜欢比自己小很多的女人一样,小的女人吧会让自己生出来一种豪气万丈的感觉,你会心疼她,体贴着她,就像是现在,晞彤傻笑,楚离就特别稀罕看。

        买了她想要的,拎着包准备结账,晞彤的手里拎的都是轻的,楚离不会让她空手,但是不会让她提重的,重的都在自己的手里,他们在排队准备结账,晞彤就回头跟楚离说着话,她个子对楚离来说还是有些矮,自己仰着头看着他,有时候则是回头看着他的脸,楚离贴在她的身后,晞彤就靠在老公的身上,磨磨蹭蹭的前进,前面排队的人很多,她讲话,楚离一定会认真的去听,哪怕是在没有营养的,自己低着头眼睛里含着笑意,倾听着。

        结完帐总里面出来,晞彤上了车,楚离把手里的放到后车座上带上车门上了驾驶的位置。

        “要不要去吃冰了、”

        晞彤眨着眼睛:“你不是说不让吃吗?”

        “偶尔一次还是可以的?!?br />
        两个人对坐,晞彤就要喂楚离,他退后,这些东西他都不是十分喜爱,小姑娘吃的,他没有兴趣。

        “吃一口,乖?!睍勍驯偷匠氲淖毂?,楚离半含了一口,然后推开,将勺子推了回去。

        “自己吃吧?!?br />
        晞彤乐呵呵的咬着勺子,吃这种东西就会生出来幸福感。

        小嘴吃个没完没了,楚离怕她吃的冷了,又要了一份甜点,晞彤吃的很高兴,小勺子就没离开过小嘴,吧嗒吧嗒吃了半天,她喜欢吃一些带着豆子类的东西,挑着红豆一口一口吃着,小嘴动个不停。

        楚离自己翻着杂志,倒是有一些小情侣三三两两的,两个人用一个杯子吃着东西,楚离觉得年轻真好,可惜他已经沧桑了。

        年纪不大,可心里过于成熟,楚离的心里年纪大概已经到了四十岁了。

        “那么好吃?”

        看着她吃的实在太香了,楚离就问了一句。

        杂志也都翻过了,现在没的可看了,只能看着她吃。

        晞彤拿着勺子又送到他嘴边,不过这次没舍得给,勺子里一点红豆都没有,这抠劲儿。

        楚离就看着她碗里的,指着红豆,晞彤有点不情愿的瞪了自己老公一眼,然后拿着勺子重新挖,送到他的嘴边,楚离还没吃到呢,晞彤拿回来勺子自己一口全部都给吞了。

        吃完还歪着头气楚离。

        “真好吃呀?!?br />
        楚离捏着她的小鼻头:“你好意思吗?”

        晞彤笑:“好意思呀,为什么不好意思?!?br />
        自己甜甜的吃,完了还得告诉老公这东西多好吃,他看着馋了,她才会吃得香。

        小肚子吃得溜圆,自己抱着老公的胳膊,晞彤就拍拍肚皮。

        “老公,你觉得我现在这样像怀孕不?”

        怀孕的女人好像都是这样走路的吧?

        楚离嘲笑她:“没错,怀了好几个红豆娃娃……”

        晞彤不干,上手去扯他,两个人上了车,吃的是挺爽的,半夜拉肚子,谁知道是不干净还是怎么回事儿的,溜的晞彤腿都要细了,干脆就坐在马桶上不肯起身了。

        肚子绞绞的疼,脑门上都是冷汗。

        楚离拍着门板:“你打开,我看看……”

        晞彤好半响憋出来几个字,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没见过拉肚子的?

        怎么给你看?

        真是的。

        楚离黑脸,都说了不让她吃冰的,你看现在就遭罪了吧。

        晞彤气的肠子打结,她原本没打算吃这么多的,是他领着自己去的,说让她吃的,她这才吃多的。

        楚离隔着门板,听着老婆负气的话,笑笑,点头认罪。

        “都是我错了,你给我开门,我看看……”

        晞彤就是不肯开,楚离急了。

        “快点的开门……”

        “就是拉肚子了,没事儿……”

        好不容易终于止泻了,晞彤从马桶上起身,小脸惨白惨白的,打开卫生间的门,推楚离躲远点。

        “有味道?!?br />
        楚离哪里还顾得上有没有味道了,问她:“还疼吗?”

        晞彤摇头,才摇头,肚子又是一股做劲儿,赶紧的又跑了回去,楚离见这样也不行呀,赶紧拿着车钥匙出去买药。

        “楚离,你不用去,真没事儿……”

        晞彤在卫生间喊着,可惜人已经出去了。

        他买回来药,晞彤吃了这才见好,至少能出卫生间的门了,自己趴在床上,觉得都要难受死了,不就是吃点冰嘛。

        黏黏糊糊的说着:“我想喝汽水?!?br />
        楚离没好气的看着妻子:“你都这样了还喝汽水呢?”

        “我嘴里没味儿……”

        “我给你冲点糖水……”

        楚离转身就出去了,晞彤翻着白眼,又来了。

        你知道嘛,楚离认为糖水是万能的,生病了不论什么病,喝点糖水就能好的,糖水就是神药。

        为什么?

        因为他小时候就是这样的,觉得糖水就是个奢侈品。

        晞彤讨厌喝糖水,腻腻的,太甜了,可楚离不管。

        端着碗送到晞彤的眼前:“才冲开的,我喂你喝……”

        吹着汤勺,一口一口送到晞彤的面前,晞彤勉为其难还是喝了,实在是因为看在老公的面子上,不是给这个水面子。

        “还难受了吗?”

        晞彤觉得有点困,折腾了大半宿,自己眼皮子有点睁不开,打蔫,楚离怕她在难受,自己也没睡,搂着老婆,看着她睡的迷迷糊糊的,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还好没有发烧,就怕她折腾的在发烧那就完蛋了。

        晞彤觉得肚子一个劲儿的响,其实她有点饿,但是胃口又不好,一面睡觉一面觉得饿,捂着肚子,她这是怎么了?

        “饿啊……”

        楚离正睡觉呢,你说这就跟半夜闹鬼似的,一个人不停的喊着饿,小嘴不停的分泌着唾液,楚离猛地醒过来,闭着眼睛就睡着了,看着晞彤,听着是她发出来的声音,认真听了一下,自己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也是,应该感觉饿了。

        小心翼翼的把老婆给放好,给盖上被子,自己轻手轻脚的离开卧室,去给老婆煮粥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