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96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6)

    396 楚先生楚太太的甜蜜生活(6)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这可是新品,简晞彤你什么眼光……”

        同事小王跟晞彤逛着街,她和晞彤都有着共同的爱好,那就是逛街不带钱包,趁着中午吃口饭休息的时候每家店都去逛,并且只看不买。

        晞彤趴在玻璃板上:“新品我也没钱?!?br />
        她就是个小钱串子,钱进了自己的腰包只能进不能出。

        小王翻着白眼,你没钱?你们家那么大一个教授先生呢,别墅也给你买了,虽然是郊区,但是你知道的郊区环境多好呀,郊区那么大的面积也不便宜呀,所以才说女人干的好,不如嫁的好。

        小王咬着嘴里的吸管,恨恨发誓说道:“明天我就去酒店找个总裁闪婚……”

        小说不都是那样写的,随便找个酒店,就会有善心的总裁收了她的,并且爱她爱的要死。

        晞彤笑:“那你要是遇上我们家楚先生这种总裁你就死定了,他会把你卖到夜总会去然后顺带着让你还钱……”

        想起上一次自己在家跟楚离预演的节目,晞彤叹口气,哪里来的那么多善心的总裁。

        总裁睡觉也得关门啊,什么酒店的客房大门每天都是开着的,不然就走错了,哪里有那么多好走错的。

        遇上楚离这样的还好呢,遇上自己大哥,那才是倒了霉呢。

        “楚先生怎么了?我看着楚先生挺好的……”小王念念叨叨。

        晞彤咬着杯子里的习惯,狠狠喝了一大口,将杯子往小王的手里一放。

        “进去试?!?br />
        小王狐疑的看着晞彤:“还是不要了吧,这家柜员挺那个的……”

        她们俩就是这附近的杀手,谁看见谁怕,主要每天都来,人家都认识了,小王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晞彤拽着小王往里面进:“衣服摆在这里就是给人家试的?!?br />
        晞彤进门,柜员不冷不热的看着她,又来免费试衣服呀?

        “我要试这套……”

        不能怪她总试不买,你可要知道她可是一个小小的职员,没楚先生她就要去喝西北风了。

        柜员挑着眼皮子:“不是不给你试,这衣服是新款,你试了能买吗?”

        晞彤瞪圆了眼睛,不是新款谁还要试呢。

        “不买就不能试了?你家店好像没有这样的规矩……”

        柜员恨恨的将衣服摔在晞彤的面前,叫你试,一辈子都买不起一件,穷鬼。

        晞彤乐颠颠的进去试穿了,皮肤比较好,这得得意于她爸爸,从小给养的好,穿身上还真别说,效果很好,显得很是青春靓丽。

        “真好看呀,叫楚先生买给你……”小王说着。

        楚先生肯定是买得起的。

        柜员翻着白眼,买得起现在就买啊,别说叫谁谁谁买给你,说给谁听呢?

        没钱就说没钱的。

        旁边一个白领进来,看着晞彤身上的衣服,觉得挺好看的。

        “这个还有吗?”

        柜员觉得眼前人能买的几率要比晞彤大的多,笑呵呵的说有,转过头拉着脸看着晞彤:“买吗?您也看见了,现在有人想要这衣服?!?br />
        晞彤觉得还好吧,没有自己想象当中那么喜欢,进去准备换下来。

        “你为什么不买???我看见那娘们就生气……”小王气愤的说着。

        大小姐,你是名副其实的大小姐好不好?你可以出手拿张卡就摔死他们的,为什么不做?

        晞彤脱了下来,那位接过去笑了笑,就进去换了。

        若晖也是赶巧了,今天难得有时间就过来顺路看看晞彤,正好就在简承宇分公司附近,家里两个儿子总是气她,想要来找晞彤哭诉,是啊,没错,晞彤上班的单位就是简承宇的。

        就连她现在试穿的这家店所占据的大楼也是属于简承宇名下的产业,换方式等于说,简晞彤拿走这套衣服她可以不用花钱。

        若晖敲敲玻璃,真是巧,在这里就遇上了?

        “没吃午饭?”

        “吃完了,出来逛逛街消化消化?!?br />
        晞彤在若晖的面前其实也是像小女儿一样,年纪相差的太多,简承宇对晞彤又好,若晖自己生不出来女儿,也只能拿着小姑子来解解馋了。

        若晖那是真正的一身珠光宝气,站着跟简晞彤说话,里面的柜员心里不屑,不就是认识两个有钱的太太,即便这样你有什么牛的资本。

        若晖看着晞彤额头上有汗,自己拿着纸巾给她擦。

        “这么热的天,出来干什么,晒黑了,热不热?”

        晞彤堆着笑,挽着自己嫂子的胳膊:“不热,一点都不热,看见美女,哪里还会感觉热?!?br />
        小王看的眼睛有点疼,她虽然经??吹缡涌幢ㄖ?,可眼前的人跟自己所看见的不太一样,再说关于姚若晖的报道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多,她新闻八卦看的也是少,只觉得美丽的有点刺眼睛,太好看了。

        虽然上了年纪,但保养的太好了。

        跟晞彤站在一起就跟姐妹似的,当然不是说年岁上而是那种感觉,她肯定就像是姐姐了,岁月毕竟在身上沉淀过。

        “晞彤介绍介绍吧……”

        晞彤这才想起来:“我嫂子,我同事?!?br />
        小王小嘴张着,就那个嫂子?

        我天啊,她今年多大年纪了?怎么看着这么年轻呢?撑死也就三十五六岁看着,怎么保养的?

        “买衣服?”若晖指指里面。

        晞彤笑笑:“买不起?!?br />
        若晖拧拧晞彤的鼻子:“你买不起?你哥买不起还是你老公买不起?”

        “买得起也不愿意在这里买?!睍勍沟蜕簦骸安幌不端?,不想给她业绩?!?br />
        若晖倒是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里面的柜员,三个人就走了,在楼上找了一个地方随便喝了一口东西,晞彤听着自己嫂子跟唱戏似的抱怨,小王眼睛瞪得老大溜圆,原来豪门妇女也不好当啊,果然妇女就是妇女。

        “你哥他就拿我当消耗品,他现在看都懒得看我一眼了,外面的诱惑太多……”

        晞彤伸出手:“嫂子,你能打住吗?”回头看了一眼小王:“我嫂子喜欢演戏,你就体谅体谅吧?!?br />
        真是的,还有别人在呢,也不怕明天又传你们要离婚了。

        这消息隔三差五的晞彤就得听见一次,不是简承宇跟谁谁谁闹绯闻了,就是简承宇别有心思了,但具体又抓不到人,能抓到才怪呢,因为压根就没这人。

        晞彤撑着额头:“嫂子,我哥原本就是僵尸脸……”

        “你少来,他对着你的时候脸上就差没开花了……”

        若晖撩撩自己的发丝,果然亲妹妹就是不同啊。

        晞彤认真的去想了想自己哥哥的那张脸?铁树开花吗?

        “你首先说的这话我不能赞同,他看见我十次,有十次半都是板着脸的,从来不肯送给我一个笑容,还有八次都是在数落我老公,要不然就是在数落我……”

        晞彤对自己大哥那真是够了。

        说她的头发跟花狸猫似的,晞彤上次差点没气吐血了,你看楚离说的多好听,你弄成什么样我都喜欢,你弄个彩虹色那是你牛逼。

        晞彤觉得自己做乖乖女做了至少有二十年,现在她已经成人了,自己说话也算数了,她就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活一次,这有错吗?

        可自己大哥就拉着一张脸,总说她这里不好哪里不好。

        若晖一听,你还别说,真就是那么回事儿。

        简承宇这人口不对心的。

        “你也别怪你哥,他跟你相差这么多,你还是个孩子,他是孩子吗?有那么大的公司要管,每天跟你这么无厘头似的,他心里多挂念你,你不是比我还清楚嘛?!?br />
        晞彤失笑,嫂子,你现在是忘记刚才诉苦的人是谁了是吧?

        晞彤回到办公室没有多久,就收到了快递,快递?

        她没有买什么东西呀,起身出去,是柜台的员工,恭恭敬敬的将袋子交到晞彤的手里,晞彤往里面看了一眼,可不就是自己刚刚试过的,她都说了不想给别人赚钱的机会,嫂子真是的。

        小王滑动着椅子,靠了过来。

        “我说你这命够好的了,有这样的嫂子,你还怕什么?”

        想要什么,一通电话打过去,嫂子全部解决。

        晞彤头痛。

        “问题我老公要是看见了,他会以为是我买的,我要怎么拿回家、”

        小王也绞尽脑汁的帮着晞彤想办法,两个人想来想去都觉得没有好主意。

        “那就过一段穿,你就说买很早了,之前没穿过?!?br />
        晞彤是按照小王的办法办的,可惜……

        自己美滋滋的穿身上了,觉得自己大腿挺美丽的,不知道楚离会不会夸奖她,今天难得还沾了假睫毛,从卧室出来,说好了要一起去看电影的,自己怎么也不能给他丢人不是。

        “老公,你看我有什么变化?”

        楚离研究半天,也没研究出来,实在是现在的女人太能折腾了,晞彤就等着他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然后问她,自己借口都找好了。

        可惜人楚离压根就没发现这衣服自己过去没见过,从上看到下,好像看出来一点问题,眉头拧拧着。

        晞彤一想,这就是不高兴了,果然吧,你看自己怎么说来的。

        “老公……”

        “你别动,是有点不对劲儿……”

        晞彤有些谨慎的望着楚离,你不会说我吧?你就是说我也没用,我已经想好了借口。

        楚离上前,一把把晞彤的假睫毛给扯了下来。

        “脸上有点脏……”

        简晞彤:……

        她穿了一件新衣服,她老公就愣是没发现这衣服有什么不对,她也只不过就弄了这么一次假睫毛,结果被人家当成脏东西一下子就给拽了下来。

        “老公,我这是假睫毛……”晞彤好像被泼了一盆的冷水。

        楚离笑笑:“那样不好看,还是这样好看?!?br />
        合着你就是故意的是吧?

        楚离拍拍晞彤的小脸:“我老婆不化妆最好看,这衣服挺好看的,以前好像看你穿过?!?br />
        晞彤突然觉得自己的指甲有点痒痒,很想找人干一架。

        她什么时候穿过?

        不是说今年的新款吗?

        他是看见谁穿过?

        楚离没见谁穿过,他就是觉得眼熟而已,事实上他看晞彤的每件衣服自己都觉得眼熟,纯属就是一个衣盲而已。

        哪里有心思在这样的事情上面浪费心思。

        楚离还有一个毛病,那就是他不肯给晞彤背包。

        你说以前在学校的时候还好,偶尔还能帮着拿拿,等正式毕业之后晞彤就再也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你可以把东西换成大包叫他拎着,但是女士的小包他绝对不沾手。

        “老公,快,我要去卫生间……”晞彤把包就要往楚离的手里放,楚离退开的速度特别的快。

        他一定就是练过的,晞彤心里想着。

        “你可以拎着进去?!?br />
        “掉进去了呢?!?br />
        “里面好像有提供挂包的地方?!?br />
        楚离笑眯眯的说着,别想骗他,他又不是不知道这栋大楼里是有这样设计过的,为的就是方便女士上卫生间的时候,包呀衣服呀等等之类的有能放的。

        晞彤双眼冒火。

        “人家先生都能给妻子提包,你怎么就不能?”

        “除了这个别的都行?!?br />
        晞彤顾着腮帮子:“我说让你送我花,你说除了这个别的都行,现在你又这样说,你已经没信用了……”

        楚离毫不在乎,没信用就没信用,反正我不给你拎。

        “还逛了吗?”

        晞彤憋着一口气,为什么不逛,我今天就让你破产。

        楚离跟在晞彤的身后,晞彤看什么他就说好,弄的柜员一直在说,你先生怎么样怎么样,这样的先生现在难找了,听的晞彤耳朵很疼,这都是装的,绝对就是装的。

        回头狠狠瞪了楚离一眼,这是我出来逛街,还是你出来勾搭人了?

        到时见去看电影,晞彤中间去卫生间,她故意坐远了一点,她就要看看他什么时候能发现自己没坐在他身边的。

        晞彤叹口气,一直到电影结束,楚离才有些迷惘的看了看四周,找到晞彤所在的位置,似乎有些没闹明白她怎么跑到那边去了,狐疑的走了过来。

        简晞彤很想对着老天喊喊,为什么就不能把楚离的情商在提高提高呢?

        准备回家,系安全带的时候,晞彤就抱怨,抱怨楚离不够浪费不够体贴。

        “那你想,你经常说我这么好,天下难找,那要是我在体贴点在完美点,还能落到你手里吗?”

        简晞彤张着嘴,等等,自己被消遣了吗?

        什么时候楚先生竟然这么幽默风趣了?

        他明明给人就是古板严肃的中年妇男形象好吧。

        到家,晞彤在前面换鞋子,楚离跟着她进来,换了衣服自己准备坐下身看看书,好不容易清净了,这还是抽出来的时间陪她,楚离心里想着,现在老婆还小,等老婆年纪大一大的,等她上了三十七八的,到时候自己就解放了,那时候就是她追着自己跑了,不用提心吊胆的怕她被别人给勾搭走了。

        满满的一颗龌蹉的老男人心思,竟然是怕老婆被别人勾搭走了,才挤出来时间陪的,等着老婆上了年纪,就可以努力专心自己的事业了,因为那时候老婆的市场行情降下来了。

        晞彤倒水,自己灌下去一杯,回头看着客厅里的人:“要不要喝?”

        “我喝的时候自己去倒?!?br />
        看见没看见没?

        多不浪漫,要是换做别的人,老婆都亲自说要给你倒水了,不想喝也得喝上两口吧?

        这是典型的不给面子。

        晞彤端着杯子,咣当一声放在楚离的面前,楚离有些发愣,他都说了,自己一点都不渴。

        “我不渴,你自己喝吧?!?br />
        晞彤咬着唇,心里暗暗的骂着,土老帽。

        楚离每天都醒的很早,早上要起来写点东西,这已经养成习惯了,农村人嘛,天亮就跟着睁眼睛睡不着了,除非是之前精神消耗的太多或者熬过夜那另当别论,楚离他妈包括弟弟弟妹都是这样的。

        晞彤呢,则就喜欢赖床,死活不愿意起,楚离醒了就不愿意看着她谁,拽着人让她跟自己起床去跑步。

        “楚离,你这个老农……”

        这不是老农意识是什么?

        楚离也不生气,他家原本就是老农,这是事实,没什么值得否认的,把妻子身上的被子抱走,晞彤抱着胳膊,反正她就是不起,说出来龙叫她也不起,爱咋咋地。

        楚离见她不起,不起是吧?

        自己走到窗子边,将窗子推开,然后自己就去洗漱了,晞彤躺在床上,冻的鼻涕都要出来了,昨天晚上下的雨,今天天气又冷又潮的,她努力催眠自己,她很困,她马上就能睡着。

        楚离从卫生间里出来,他已经洗漱好了,看着老婆还赖在床上,自己恨不得就缩成一个团儿了,都这样了,她还不起?

        可真是一个英雄。

        楚离上手把晞彤给推了起来。

        “别睡了?!?br />
        楚离在前面跑步,后面晞彤的目光看着有点渗人,反正有点不对劲儿就是了,拉着一张怨妇似的脸,跟长白山似的,一路沉个不停,在沉估计就要掉到河里去了。

        “你这身衣服挺好看的,新买的?”

        楚离是为了缓和一下娇妻哀怨的情绪。

        晞彤眼皮子费力的抬了抬:“跟你结婚那年买的,是挺新的?!?br />
        楚离清清喉咙摸摸鼻子,这不能怪他,依着他看所有衣服的样子都是差不多,哪里有分别了,女人就是麻烦嘛。

        “我是为了你身体健康……”

        晞彤冷笑,顶着大大的眼泡,看出来了你就是为了想找个小老婆,盼着我早点死呢。

        跟着楚离跑完步回家,楚离做早餐,晞彤躺在沙发上,自己想睡又睡不着了,趴在沙发上学蛤蟆。

        楚离做好早餐喊她吃饭,就看着她这样在沙发上,拧着眉头,拉着老脸。

        楚离不喜欢看晞彤这样,坐没有坐样的,要坐就好好坐,怎么跟条码后似的?

        “好好坐着?!?br />
        你看你看,又开始了。

        这就是当老师的毛病,千万不能找个老师结婚,不然受苦的就是自己,晞彤心里说着。

        吃了早饭,让他送自己去上班,人楚先生又有话说了。

        “今天不行……”

        你哪天行过?晞彤就憋着这句话,很想问出口,最后也是懒得问了。

        到公司,红着眼睛看着人家有男朋友送,有老公送,反正晒恩爱的都死的快。

        晞彤腹黑的想着,我老公这样对我,你们怎么可以这样刺激我?

        “楚先生最近挺忙的吧?!?br />
        单位同事都可体谅楚先生了,觉得楚先生不易,你看一个大山里出来的孩子,晞彤不会骗人,自己老公是什么条件就是什么条件,楚离是个什么样家庭出来的,他们夫妻从来不会遮遮掩掩,你看这样家庭走出来的孩子,能混到今天,多不容易,谁跟晞彤聊天也是觉得,楚离不送晞彤那就是因为楚离很忙。

        现在赚钱养家,把所有都给你了,看着有些过于拘束,你说他能不拘束嘛,晞彤乐观那是因为环境的原因,晞彤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里,从小不愁吃不愁穿的。

        晞彤今天算是明白了,合着穷也是一个外挂啊。

        她有些郁闷的想着,别人家丈夫不肯送老婆,大家都恨不得骂死那个男人,说不能让这,不然以后男人就不把你当回事儿了,轮到她身上,大家就都劝着,楚先生太忙了,你应该试着体谅。

        公司一个同事也嫁了一个家里特别穷的,说实在的,她也并非是看晞彤嫁给了楚离幸福之后才决定这样干的,而是谈恋爱的时候就真的什么都顾不得了,但是跟很多农村出来的凤凰男一样,真是什么亲戚都往家里弄啊,明明没有那个本事,却喜欢管闲事,觉得自己终于熬出来了,弄的自己疲惫不堪,她现在都怀疑,自己怎么能跟这样的人结婚?

        生活的环境相差太多,她没有办法给大家义务提供什么。

        两口子正在闹离婚呢,她跟晞彤聊天,也是奉劝晞彤。

        “还是远离农村男比较好,不是我们太过于娇气,而是他们太过于奇葩……”

        然后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简晞彤,觉得晞彤就是靠自己有个好哥哥被,不然楚离估计早就闹起来了。

        晞彤听的乐呵呵的,她轻易都不会生气的,人家好心好意的忠告她,她有什么可值得生气的,这说明自己人缘不错,她应该开心的。

        她也是很困扰,怎么就没出来一个什么亲戚来打扰打扰她呢?

        楚离他大姐轻易都不会出那个大山,两口子人家本本分分的就守着家,现在倒是换了一个地方住,去了附近的县城,其实条件也没好到哪里去,按道理来说,两个弟弟现在都有本事了,当大姐的让弟弟拉扯一把,似乎也没有什么说不过去的,可是没有。

        老楚家的人,有些叫人看不懂。

        楚离他弟弟特别的卖力气,这钱让他挣的,脑子很灵活,反正他也不是靠智慧卖钱,自己能做的就是多看多学多做,两口子不怕辛苦,孩子不用任何人给带,大的自己玩,晚上带着小的,小的是个儿子,农村人思想嘛,总是觉得要有儿子来传宗接代,有钱没钱跟生儿子没关系,这点恐怕永远都不会改变了。

        晞彤看见过的,小孩子就扔在房间里,到点妈妈给喂奶,然后就让姐姐帮带着,白天她要么背在后背上,要么就放在屋子里,虽然也做了一些预防措施,人家压根就没求过老婆婆给带孩子,晞彤就说,孩子要是有个万一的,到时候你都没有后悔的地方,可弟妹说了,他们农村人不讲究这些。

        人家两口子看的晞彤真是佩服,现在按道理来说手里有钱了,并且有了不少的钱,换个好环境住住多好,可他们不,觉得这样挺好的。

        晞彤最后给下了结论,她是比不过人家,自己太娇气了。

        晞彤在家里浇花呢,听着外面有人吵,自己探出头,保安带着两个男人进来。

        “你是简晞彤?”

        晞彤一愣,自己放下手里的水壶,下了楼打开门,看着对面的两个五大三粗的人。

        “我是,怎么了?”

        “你认识孙小雅嘛?”

        “认识可不熟,我跟她还有仇,据说应该是个这样的关系?!?br />
        两个人一愣,有些不解的看着简晞彤,是仇人的话,孙小雅这不是在玩他们嘛?

        “孙小雅欠我们钱……”

        晞彤认真的点点头:“是这样啊……”

        “她说你是她的朋友……”

        晞彤摊手:“明显这不是的……”

        “那我们不管,她现在欠钱她又还不上,你替她做一个担?!?br />
        晞彤翻着白眼,你们当我是傻子呢?你们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们让我做担保我就做担保?

        楚离下班,两个人坐在沙发上,晞彤告诉那两个来要债的人。

        “你们站着,你们别坐,坐下来了就没有气势了?!?br />
        那两个人想想也是,就站着,晞彤跟楚离坐着。

        “其实这事儿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楚离帮着眼前的两位仁兄出了一个很好的主意:“夜总会呀,三温暖啊,如果她自食其力,其实还可以去帮人搓澡……”

        我靠!

        眼前的这两位仁兄已经听不下去了,这是朋友还是仇人?

        “她那么一个弱女子……”

        楚离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既然你同情她,你还跟她要什么钱?”

        “她欠钱还钱就是天经地义?!?br />
        “那就把她给卖了换钱?!?br />
        楚离果断干脆的说着,起身就上楼了,晞彤起身:“我家先生给你的提议就是最好的,卖了换钱吧?!?br />
        孙小雅听见的时候鼻子都要气歪了,一出不成接着一出,可自己每次都没有成功过,她就不信了。

        白天楚离上班,碰上孙小雅,从孙小雅的身边路过,孙小雅可怜兮兮的看着楚离。

        “楚离你帮帮我,最后一次,帮我弄个地方让我躲起来,剩下……”咬咬唇,那意思我就随便你处置了。

        楚离点点头,而后就离开了,孙小雅得意的笑着,男人还不是吃这一套,嘴上说的铁石心肠,其实还不是想占便宜,楚离也不能例外。

        晚上楚离还真的就给孙小雅找了地方,孙小雅表示自己对这个地方也挺满意的,八点多有人敲门,孙小雅探出头。

        “你找谁?”

        外面的阿伯笑笑,看着里面的人:“孙小姐是吧?”

        孙小雅点点头。

        没有多久两个人就闹到了派出所,孙小雅顶着一头的鸡窝发型,掐着腰骂着眼前的老不要脸的。

        老头儿蹲在地上,抱着头:“你还说自己不是鸡,我问你是不是孙小姐,你自己点头的……”

        孙小雅真是要气疯了,她说的自己是孙小姐不是这个意思。

        “房子是谁的?”

        孙小雅板着脸:“是我男朋友的……”

        警察要联系楚离,最后的出来的结论有些背道而驰,房子的主人是个男人,但不是楚离,男人过来接孙小雅。

        “她说没钱,我借给她钱,她总是要还的吧?她现在没能力偿还,那我只能叫她接客了……”

        警察拍着桌子:“你这样做是犯法的……”

        那人瞪着眼睛:“我哪里犯法了,她跟男朋友发生关系,这犯法嘛……”

        孙小雅哭了,彻底哭了,楚离我跟你不共戴天,你竟然把我给卖了?

        楚离楚先生坐在桌子前写着心情随笔,晞彤进门:“我说你太缺德了……”

        “不然呢,我收了她?给你当姐妹?”

        晞彤没好气的看着楚离,她觉得孙小雅上辈子一定做了很多的错事儿,不然怎么会遇到这么一个主儿,摇摇头,别人的事儿自己还是少管吧。

        *

        “奶奶……”

        简宁的母亲摆摆手,她现在活的很开心,一个人住在国外,将来也打算死在国外,就她的年纪来说她真的很能活,活的还很健康。

        简宁的母亲是个很奇怪的女人,她自己居住,不太喜欢别人打扰,不喜欢别人来看她,哪怕就是简承宇过节来,吃过饭她就让人离开,不会留谁住下来,她有很多的朋友,别人对她的评价都说她是个很优雅的女人。

        简耀东离开的时候,是她陪着简耀东走完人生这最后的一段路的。

        简耀东说他没有原谅简宁,就连最后的一面都不肯让简宁见,只有她知道,这并不是简耀东的最后心愿。

        父子父子,哪怕就是一辈子都有恩怨,临了最后他还是会原谅儿子的。

        简耀东当时弥留,身边就她和简承宇,简耀东握着简承宇的手,那时候他已经说不出来话了,身上插着很多的管子,医生说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会走了,那天他的情况似乎有些好转,能勉强说一些话,磕磕绊绊的。

        简承宇去卫生间的时候,简耀东看着妻子,他的眼神有些迷离。

        奇怪的很,有很多的老人到最后其实脑子都是不清醒了,可简耀东清清楚楚的明白一切,他的脑子没有一丝的糊涂,其实简耀东最后就是在简承宇的身上找寻着一点属于简宁的痕迹。

        小时候对简宁最好的不是她这个后妈而是简耀东这个亲爸爸,坐在那样的高位上,对孩子也许有管不到的地方,但是他已经尽力给了简宁所有最好的,他一辈子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有很多的机会可以生其他的孩子,可是他并没有做,他心里是喜欢那个孩子的。

        一路看着长大,满怀信心将所有的希望放在他的身上,所以当简宁违背他的意愿时候,他是真的心灰意冷,他用了几十年来惩罚简宁,人生的最后一段,他不要看见儿子,即便看见了他说着最刻薄的话,在自己还算是清醒的时候,在自己还算是状态比较好的情况下。

        因为他儿子也步入老年了,他不希望简宁受刺激,既然恨,就把这份恨维持下去,永永远远的带下去,保持住,因为这份恨,因为这些刻薄话,你的父亲我去世以后,你不会觉得特别的难受,他想要的也就是如此的简单。

        简耀东留下来的最后一句话,他说的是加油,对着简承宇动了动唇,声儿已经发不出来了,只是拽着孙子的手。

        简承宇握着自己爷爷的手,只有简宁母亲才看得懂,这句话对的不是简承宇,而是他身后的他的父亲。

        简宁母亲现在活的很开心,不管这个男人有没有爱过她,她拥有了这个男人一辈子,若是说遗憾,她还是觉得遗憾简宁娶了王冉,如果不是因为王冉嫁进这个家,这辈子她无憾。

        所以对着简承宇在喜欢,有时候看着也会难免有些意难平,是那个女人生的,如果换成其他人多好。

        懒得去管国内的事情,悠悠闲闲的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儿,每天清清闲闲,困了就睡,饿了就吃,努力?;ず蒙硖?。

        简宁的母亲很喜欢若晖的小儿子,孩子很聪明很讨人喜欢,总是有些离经叛道的,年纪不大,可心思很深。

        “太奶奶我又来看你了?!?br />
        孩子来看,从来不会在家里待的太久,其实谁都不明白,他看的最清楚,太奶奶喜欢归喜欢,但是跟这个家还是存在一定的隔阂,他是晚辈,自己没有办法去化解,偶尔来这里吃顿饭然后离开。

        “我结婚的时候,我一定让我老婆穿黑色的衣服、?!?br />
        简宁母亲笑,躺在摇椅上,怎么会有让自己老婆穿黑衣服的丈夫呢?

        多丑。

        “因为我结婚的时候我老婆肚子一定是被我搞大的,别人都穿得漂漂亮亮的,她却很丑,还是算了吧,大家都穿黑色,这样就没有一个好看的了……”

        简宁母亲笑出声,这孩子总是脑子里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若晖倒是偶然听见了自己儿子这句豪言壮语,她拿着鸡毛掸子满屋子的追着小儿子。

        “你要搞大谁的肚子?”

        小儿子动作很快,拜托,他就是搞大谁的肚子也是合法的好吧?他现在已经多大了,妈这样追着他很难看的。

        “你站住……”

        “我不,站着被你打,那才傻呢……”

        若晖扬着鸡毛掸子疯一样的去追,就看着母子俩满屋子里的乱跑,佣人深深叹口气,母亲不着调,结果儿子更加的不着调,还能看吗?

        拜托,你以为自己今年多大了?

        “简昊阳你敢站住吗?”

        “我不敢?!?br />
        简昊阳酷酷的回答着:“妈,你别激动,现在还没有哪个女人让我情生意动想搞大她肚子……”

        “你给我闭嘴……”一口一个搞大肚子,怎么说话的?

        简昊阳最近很拉风,因为剃了一个光头,自己 有时候上手摸摸都觉得有点新奇,好吧,新发型。

        “还别说,看着蛮合适的,真合适你?!?br />
        昊阳烦躁的推开自己大哥,老大笑的开怀,你是怎么把妈给惹到这个地步的?竟然把你头发给剃光了?这是逼着你出家吗?

        *

        “这是一道杠还是两道杠?”

        简昊阳突然从沙发上跳跃了过去,跟自己姑姑头挨着头。

        “拜托你,你是个女人……”

        简晞彤没好气的说着:“我是个女人,我也没怀过孕……”

        “这一看就是没中?!?br />
        晞彤眯着眼睛:“昊阳,咱们俩是密友吧……”

        虽然是姑姑,其实也没有相差多少岁,晞彤搂着昊阳的肩膀。

        “你怎么知道的?你有多少个女朋友侧过这个?”

        昊阳推开自己姑姑的手,还嫌弃的拍了拍肩膀:“我可是处男?!?br />
        “呦呦呦,就冲你说这话,我就不信,你是处男那我就是处女?!?br />
        昊阳一脸的嫌弃:“我说姑姑,你一个出嫁的女人,怎么作风这么开放?”

        简晞彤照着简昊阳的头就是一记爆栗。

        “简晞彤你找死呢……”

        “谁找死???辈分呢?”

        简晞彤出手打着简昊阳的头,简昊阳觉得女人可真不能得罪,跟你好的时候,就跟你称兄道弟,一不好了,就把辈分给抬出来,平时都是她自己说的,喊她姑姑都把她给喊老了。

        “你忘记了,当初你我帮了你多大的忙……”

        晞彤狠狠的敲了下去:“忘记告诉你了,善忘就是女人的专利,你有本事你打我呀?!睍勍蚜乘偷郊蜿谎舻难矍?,有本事你就干掉我,你干不掉我,那我只好干掉你了。

        昊阳悠悠叹口气,唯有女人和小人难养也。

        “姑姑,我错了?!?br />
        男子汉大丈夫,认错就认错,有什么了不起的。

        晞彤笑眯眯的:“谁让你比我晚生的,你找你妈说理去呀……”说完自己还得意的点点头,笑的一脸小狐狸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