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你妈心里都在想什么,做人就不能如此不要脸,你没有付出过一分一毫现在就想收回报,趁早给我打住,你也好你妈也好,从今以后别去找孩子,要是让我知道了……”

        吴国太父亲也不知道自己能威胁出来什么。址记得去掉◎哦 亲速度上更新等着你哦() 百度搜索  就可以了哦!

        给自己留点脸面吧,让孩子高瞧他们一眼吧。

        *

        “这孩子现在可真出息了,自己能走到今天,不易啊……”侯林夸着秦聪。

        他虽然是继父可也没有难为过秦聪,就是对秦聪没有亲生女儿亲罢了这也不是罪,现在秦聪好了,他也替秦聪高兴。

        乔芸也觉得有面子,儿子没有一个健全的家庭最后能冲到这个地步,真是万幸了。

        候文惠从外面回来,拉着脸子,明显就是听见父母说话了。

        她从小就尖,凡事还喜欢挣上风,现在一说前面的哥哥多有本事,不就侧面说她没本事嘛。

        候文惠不喜欢听自己妈夸秦聪,秦聪再好也不是你养出来的,秦聪在本事跟你也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咣当一声就把门给摔上了,乔芸指着大门:“你看看你女儿,我说什么了?就这样?”

        这叫什么孩子?以后说话还得当着她的面小心被?她是妈还是文惠是妈?

        侯林宠女儿宠的厉害,觉得这也不算是什么事儿,孩子还没长大呢,长大就好了。

        候文惠现在谈恋爱,用娘家的钱往男的身上搭,没办法啊,男的抠不肯往她身上花钱,她又喜欢人家。

        这男的长得可真是帅,要说候文惠有什么像乔芸的,那就是母女俩眼光一样,都喜欢好看的。

        男的又高又帅的,原本人家不愿意,看着她就觉得烦,跟猴子似的上跳下串的,后来还是他妈劝的,候文惠在怎么样能一心向着你,她家条件好啊。

        你看候文惠开什么车,平时用钱怎么花的。

        男的不给她花钱,她就得用自己的钱往自己身上花,回到家在说这个钱是自己男朋友花出来的。

        乔芸自己吃过这样的亏,觉得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当然了也有靠得住的,首先你得看看自己的条件,你条件要是特别的好,人家至少还有可图你的地方,文惠是要什么没什么,长相方面也没多好看,人家能看上她什么?无非就是钱被。

        乔芸就为这个女人操碎了心,她但凡有第二个孩子,她一准不管候文惠。

        孩子小的时候她没顾得上,等孩子长大了个性也就长成了,想去改变孩子都难。

        没有心眼,还傻。

        女孩子摊上这两点那就完。

        乔芸掀开被子上床,侯林已经要睡了,迷迷糊糊的,乔芸就推侯林。

        “你女儿那边现在看着也没有要分手的架势?!?br />
        侯林打着哈气,不分手就不分手被,不分手将来就结婚,这不是挺好的。

        “你就别管她了,她自己能负责自己?!?br />
        乔芸坐起身,满脸的怒火:“她能负责自己?她怎么负责?让人骗?”

        乔芸彻底发飙了,自己经历过的再让孩子经历一次?男人什么都不可怕,就是穷太可怕了,一个没钱的男人看上你,就绝对有问题。

        侯林忘了乔芸前夫吴国太这事儿了,你说也不怪人侯林,他上哪里认识吴国太去,不认识自然就谈不上知道乔芸的那段过去,觉得乔芸有点毛病,就为了这么一点事儿发脾气,至于吗?

        自己不说话了总行了吧?

        候文惠男朋友从她手里划拉钱一点都不心软,乔芸当初遇上吴国太,至少吴国太还是个好人,候文惠现在遇到的这就是个骗子。

        偏偏她自己被迷住了,什么都分不清楚。

        两个人要是好的蜜里调油倒也能解释得过去,可偏偏人家男方对她不冷不热的,她还剃头挑子一头热。

        中午接到的电话,说是她男朋友被抓了起来审查,要求候文惠配合调查,把钱全部都转移到警方提供的账号里,候文惠一听有点着急,人怎么样了?

        急急忙忙的就把钱给转过去了,好在她手里是没有几个钱,就几千而已。

        那边人得到钱,一看,这么两个钱人家还看不上呢。

        “你不说她妈是大老板做生意的吗?”

        男的眼珠子一转,候文惠在接到所谓警方的电话,她也有细心的查过,查过电话号码,这确实就是属于公安局的,自己妈做这样生意的,如果事情闹大了,说不定会被抓起来呢。

        文惠急急忙忙的去找乔芸,乔芸一听,鼻子差点没气歪了。

        就她那点脑容量都知道女儿被骗了,怎么她自己感觉不出来?

        “什么警察?警察有要钱的吗?”指着女儿的鼻子:“你跟我说,是不是你男朋友跟你说的?”

        那小子她老早看着就不是什么好鸟。

        文惠不肯说,说不是,就警察找到自己了。

        乔芸对着女儿喷了半天,那边工厂要出货,她得紧跟着,要不然质量方面怕不过关,这点钱看着赚的容易其实也挺辛苦,哪一步都要跟到位,乔芸临走之前狠狠数落了女儿,以为这样候文惠总会被自己给骂醒的吧。

        结果这孩子,缺心眼就到了这种地步,回家就去找卡了,给侯林打电话。

        “爸,我们家的钱呢?”

        侯林不解,要钱干什么???

        侯林也没有问详细,女儿不让问啊,他又惯着孩子,结果就说了,候文惠拿着钱就去银行了,去银行急急忙忙的就要转钱,当时大堂的经理是有看出来一点门道。

        “这钱我劝您还是回家想想在给汇钱,公安办事情没有让把家里的钱财转移到他们账户上的,只会冻结?!?br />
        这是最基本的知识,账户冻结,谁都不能动了,何必要你的钱呢。

        你的钱转移到别人的账户上,你送过去容易,在想弄回来那就难了。

        候文惠说自己没有被骗,对方知道她家里这么多的信息,什么都知道,肯定就是在查她妈呢。

        这家拦着,她就换了一家,对方的大堂经理也是劝,今天不知道怎么了,所有的大堂经理好像都约好了站大堂似的,没事儿下来瞎转悠,这给乔芸气的,干脆就回家在网上给转了,钱转走了她也就安心了。

        那边人家收到钱,这个卡是用别人的身份证办的,从大街上花了八十块借了一下身份证办的卡,钱要怎么取出来呢?

        “你确定她不会报警?”

        要是报警事情就闹大了。

        候文惠这钱给出去,侯林没说候文惠没说,乔芸就被蒙在鼓里,等着自己想要用钱的时候,家里的钱呢?

        乔芸去了一趟银行,回来拉着脸子,他又把钱搭谁了?

        今天下午就得付余款,你说她手里现在的钱不够,记得家里是有的,才回来拿。

        给侯林打电话,侯林说之前孩子问了,乔芸都要气疯了,这个该死的孩子。

        候文惠原本花钱就大手大脚的,乔芸没有怀疑其他的,自己给女儿打电话,候文惠特别神秘的告诉乔芸,警察找上门了。

        乔芸差点没被自己女儿直接气死。

        “你见过这样的SB吗?我怎么生出来你的呢,你的大脑就都是摆设是不是?”

        乔芸真是要疯了,给人家打电话,压根就打不通,现在钱呢?

        只能报警了,报警警察就说了,估计是上当受骗了,这个所谓的估计还是安慰他们的。

        侯林沉着脸子,候文惠还觉得自己没错呢,说对方就是关机了,晚上人家也总要休息的吧。

        乔芸血压都飙升上来了,在跟这孩子讲下去,她就非得跳楼不可了,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就被人家给洗脑了。

        侯林问女儿:“是那个小子告诉你的吗?”

        “爸你们都什么意思???就非得说是他好像要骗我们家钱似的……”

        什么叫好像?压根就是。

        侯林现在也觉察到问题的严重性了,女儿这是一点心都没有,你家现在还有被人骗的,将来骗光了,你怎么办?你让你爸妈都要饭去???

        小女儿这德行的,难免侯林也会上火,乔芸原本跟过去就不同了,挣的钱多了,气势就起来了,老想压住侯林,男人一被压,他就不舒服,在怎么样他都是男的,也希望女的能来理解自己,能来照顾照顾自己,多关心关心他。

        侯林现在挣钱能力不如乔芸了,他又没有其他的爱好,总体而言其实侯林算是个好男人,家里现在这么有钱,从来就没有过花花心眼,不是没有看上他的人,这个世界只要你手里有那么两个钱,诱惑就会变得多了起来,侯林是不喜欢乱搞男女关系,但是在家庭里,地位严重下降。

        过去乔芸没本事,依附男人,对侯林肯定就不是现在的态度,后期乔芸起来了,感觉自己就不一样了,她赚的钱,买房子买车买什么都写她的名字,这侯林不是心里就特别的舒服,可夫妻过日子,要是计较的太多,那日子不就完了,侯林上面还有两个姐呢,成天也是挑乔芸,有钱就变了一样,谁都不放在眼里。

        侯林没有别的喜好,现在也就喝点小酒,喝上酒了才能放松自己。

        喝完了,喝大了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能被人尊重的。

        候文惠这事儿,乔芸气的够呛,同样侯林也都要气死了,可回头乔芸就骂侯林。

        “你照照镜子看看你这个德行,女儿让你管成这样,你还会干点什么?赚钱你不行,把孩子带好总行了吧,这你也做不到,你告诉我,你还能干点什么?”

        侯林憋气啊,孩子小时候那是乔芸带的,后期虽然他带,可他带的时候孩子没这样啊。

        家里闹的是鸡飞狗跳的,乔芸来脾气,别说丈夫,婆婆也一样的给摆脸色,你们俩还打算吃晚饭呢?都给我饿着吧,钱都没有了,还有那么大的心思吃饭啊。

        当丈夫的不说话,当婆婆的躲在房间里哭,谁让儿媳妇现在本事了赚钱了,说数落两句,你就得听着。

        侯林心疼自己妈,出去给买的吃的,合计背着乔芸偷偷给自己送进去吃,这就得了被,结果乔芸撞上了,在客厅就发生口角了,把饭菜都给砸了。

        “别吵了,我不吃,阿芸啊都是妈错,妈就不应该吃,我错……”

        侯林他妈又是哭又是喊的,直接上巴掌去打自己的脸。

        得是什么样的儿媳妇能把自己的婆婆给欺压到了这样的地步?

        乔芸还没觉得自己错了,她现在就有道理。

        侯林喝点酒,让候文惠跟她男朋友黄了,候文惠顶嘴。

        “我自己的事情轮不到你们来管,我愿意怎么过就怎么过,我喜欢他,我干嘛要跟他分手……”

        “混账东西?!焙盍忠话驼凭统榱斯?,干嘛跟他分手?这小子就脱不掉嫌疑,就是他合伙别人诈骗的家里。

        候文惠捂着脸就跑了,她瞒父母很多的事情,跟那个男的早就同居了,不过回家没说而已,知道自己妈看不上人家,侯林打完了女儿自己继续在客厅喝,喝了将近小一瓶,自己摇摇晃晃的起身,房门关着呢,乔芸睡觉了。

        说是明天还得去外地跟着进程,她累不累,那就肯定是的。

        如果乔芸在累的时候对着丈夫能放下来自己的态度,别把自己当成神一样,她家的气氛是不会变成这样的,乔芸的脾气是随着钱赚的越多越大,现在就是压不住了,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这个家就她说了算。

        侯林一脚踢开门,迷迷糊糊的走到床前。

        “妈,救命啊……”

        真是往死了里打乔芸,这拳头一旦挥上了就控制不住了,侯林觉得自己很憋气,被老婆瞧不起,我让你瞧不起我,我让你瞧不起我。

        一拳紧跟着一拳,侯林他妈不是没听见,可不想管。

        这样的儿媳妇打也就打了,她干什么出去拦着,你见过这样恶毒的儿媳妇吗?

        不让自己吃饭。

        乔芸是死里逃生,这跑到夏侯令家,典韦这一看,在怎么样你侯林不能出手打人啊。

        侯林睡到日晒三竿,昨天的事情现在脑子里就没有印象,还是彻底清醒了这才后悔,他喝多了,喝多了才出手打人的。

        乔芸能去哪里啊,就找典韦了。

        典韦就说侯林做的不对,没本事的男人才打女人。

        乔芸觉得自己就算是花钱,这钱没白花,亲戚就是这样的,等真的有事情了,有个避风港给她遮风,她就是后悔以前没有好好走动,得罪了那么多的人,后期自己想要花钱买亲情,却买不到了。

        侯林当着典韦的面就哭了,把乔芸在家里做的一切就都说了,说他没本事那些也就算了,不让婆婆吃饭,让婆婆也饿着。

        典韦这一听,心里骂着娘,乔芸缺心眼不缺心眼???

        你们教育孩子跟孩子的奶奶发生什么关系?老太太是无辜的,这就平白无故的躺枪,你以为你挨打的时候老太太没听见?她是眼睛不好使,耳朵还是好使的,为什么不出来拉架?还不算你平时做人太过于失败了。

        侯林没接走乔芸,等他走了,典韦就跟乔芸说。

        “不怪侯林打你,我要是个男的,我也出手打你,你熊谁都行,你不能这样对你婆婆,还有你现在这态度,你是不想过了?”

        “我怎么就不想过了,我给家里赚钱,什么不是我买的……”

        典韦点着乔芸的脸:“就你现在说话的这个态度,我看你就是不想过了?!?br />
        别总标榜着自己做出来多少,别总计较你赚了多少钱,夫妻是一体,有强就肯定有弱,这样计较下去,你不就是觉得对方一分钱没挣到吗,对方没本事嘛,你不仅瞧不起人家你还践踏人家的自尊。

        乔芸说自己没有。

        “你没有?你有没有认真的回味回味自己说过的话?”

        典韦觉得钱是个好东西,同时钱也是坏东西。

        自己女儿家就是最经典的代表,夏侯芳什么都不做的,就是全职主妇,张梁赚钱赚的那么多,家里所有的一切不都是人张梁赚的,但是张梁的心态就很好,从来不会当着芳芳说这些。

        他负责赚钱养家了,芳芳负责养孩子了,芳芳婆婆为什么对她好?

        主要芳芳也是尊敬自己婆婆了,那婆婆在里面就会充当一种很好的角色,张梁要是晚回来,不需要芳芳去问,当婆婆的直接会问儿子,你为什么会这么晚回来,下次得早点回来。

        “乔芸啊,你个性有问题,你承认不?”

        乔芸觉得自己这阶段挺好的,怎么还有问题???

        典韦笑笑,这过去是过于自卑,现在是过于自大了。

        侯林这几次上门,终于把乔芸给请走了,可乔芸说话自己依旧不注意分寸,该说就说,她是记得典韦的话,可自己控制不住,嘴巴一痒就直接开口嘲讽了,说完侯林就喝闷酒,喝完酒就往死了里打她,几次三番乔芸终于扛不住了。

        也不能次次都找典韦,丢人都要丢死了。

        乔芸心眼转的也是快,老这么打人她也受不了,干脆就骗丈夫离婚,说现在手头的房子太多,国家政策不是发生改变了嘛,要是离婚的话,这样就不影响,要不俺还得扔出去一大笔的钱,侯林是知道现在有政策上的改变的,到底是没怀疑过乔芸,办了离婚手续了。

        等办完了手续,乔芸的骨气又硬了起来。

        “我警告你侯林,你要是在碰我一下,我们俩就没的回头了?!?br />
        反正离婚都离了,她是没打算复婚。

        侯林有点发懵,不过因为乔芸手里捏着一个把柄,他尽量就开始戒酒,乔芸说话是带刺儿的,她自己没觉得,说出来的话就跟刀子一样的剜别人的心。

        候文惠这就是管不住了,谁管都不行,不管用呀,不听话,你看着小时候可聪明了,什么好像都懂的样子,长大就长歪了,乔芸不从自己身上找问题,怪就怪侯林。

        侯林成天这么被乔芸怪,看着女儿这样,自己也管不了,感觉离乔芸越来越远了。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结婚时候的那个人了,现在乔芸变了,变了很多。

        有钱了,会打扮了,有点压制不住自己的狂。

        *

        “我要拉臭臭?!?br />
        若晖领着晞彤去公园玩,这就是简承宇这个倒霉的,把他们给送过来了,他自己说是有事儿就跑了。

        姚若晖穿着高跟鞋,你说领着一个孩子,孩子还走的太慢,她只能缓和下来配合晞彤的脚步,走了没一会儿,晞彤就要上大号。

        上完了平时都是有人帮自己擦的,就撅着屁股等着姚若晖给擦,姚若晖看着孩子那屁股,自己一脸的不情愿,旁边有个家长也是带孩子拉臭臭的,就笑姚若晖。

        “这有什么好嫌弃的?!?br />
        没当妈的人跟当了妈的人就是不一样,当妈的人在嫌弃孩子要上厕所,你就得给擦吧,没当妈的,因为她没接触过,她觉得有点太那个了……

        若晖上手给晞彤擦干净了,提上来孩子的裤子。

        孩子一看父母没跟在身边,就找人抱,让姚若晖抱着自己,姚若晖不给抱也不行,你说她踩着高跟鞋,自己走是挺方便的,抱着一个孩子,这完全就都是灾难了,累的满头满身都是汗水,头发也吹变形了,怀里抱着孩子,她手也不能乱动,哪里还顾得上发型,简晞彤还睡了,姚若晖恨不得对着孩子喷,要睡觉回家睡多好,是你闹着要出来玩的,就玩这么一会儿就睡着了?

        这是个非常糟糕的经历,姚若晖的胳膊抱不住孩子,孩子一直下滑,她得时不时用腿顶住孩子,然后重新抱,胳膊好像也不是自己的了,想打电话,完全没有手可以动。

        这么大点的孩子看着多轻啊,抱起来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儿,她都想哭了。

        蹲在地上就把晞彤放在腿上,抖着手给王冉打电话,让王冉来救她。

        王冉打车过来这也需要一段时间啊,就问简承宇呢,若晖这回真是崩溃了。

        “他说他有事情,把我们扔在这里他就走了……”

        王冉没担心姚若晖,她是担心晞彤,把自己女儿交给姚若晖她一点都不放心,问明了位置马上就往外赶,心里还把儿子给埋怨死了,你要是忙,你别带着孩子出去,你说你干的这个事儿。

        姚若晖看着怀里睡的红扑扑的那张脸,她多少次都想把简晞彤给喊醒了,自己心里再不愿意可到底还是没叫醒孩子,胳膊在疼到底也把孩子给抱出来了,王冉来接的时候,简晞彤拽着姚若晖的手,一大一小蹲在路边玩呢,若晖不知道在说什么,晞彤咯咯的在笑。

        其实不太喜欢这个准嫂子的,王冉推车门下去。

        若晖休息了两天就愣是没缓过来,胳膊跟废了似的,当着王冉的面也说了,自己累的够呛,王冉听完心里摇摇头,哎。

        将来他们要是有了孩子,这就请保姆吧,他们夫妻俩能带那才怪呢。

        若晖在厨房里榨果汁,想着小孩儿可能会喜欢喝,给简晞彤带了一杯。

        简晞彤弄的小脸上沾上了一点,若晖伸手去给晞彤擦,其实姚若晖是有指甲的,一个不注意就能抠到孩子的脸,你说她什么都不会干,好像还有点冤枉她,那么长的指甲碰到孩子的脸上,愣是一点没伤到孩子,给擦的干干净净的。

        结婚的那天,天气不太好,姚若晖这个郁闷,一点多就醒了,结果阴天,她结婚啊,结果这样的天气。

        王冉看看外面的天气也觉得有点太悲剧了,一直都是大晴天,你说非要今天赶上阴天了。

        当新娘子就都是幸福的,姚若晖也不例外,睡不着。

        程序肯定就是这么一套了,不过该高兴还是会高兴,只有男方的父母,女方的父母若晖没请,依着她自己说话,亲妈都没有了,让后妈来暂代母亲的位置,她觉得对母亲而言不公平,姚静业毕竟给了她生命,她能还的也就是这么一点。

        若望端着茶杯叫若晖漱口,姐妹俩笑嘻嘻的在一边说话。

        若望就调侃自己姐,终于还是嫁出去了。

        这边伴娘用的估计是史上年纪最小的一个,简晞彤。

        小姑娘穿的可漂亮了,可这个年纪会不会出差错,没人知道啊。

        简承宇那边系上领结,一脸的喜气洋洋,当妈的看在心里,真是什么滋味儿都有,不同意不同意,最后到底还是结婚了,今天以后就更加名正言顺了。

        以后高兴不高兴也得接受姚若晖叫自己一声妈。

        你要说王冉这辈子有什么遗憾,估计就是这个儿媳妇得的有点不顺心,要是在能顺她的心意一点,她就更加满足了。

        把那些都暂时抛开,进了卧室的房门,给儿子领子上的领结正一正。

        “我儿子真帅……”

        能把白色穿得这样有感觉的,估计也就只有她儿子了,这是当母亲的一种自豪,打从心眼里油然而生的自豪感。

        “以后就长大了,高高兴兴的过日子?!?br />
        当母亲的陪着孩子也只能走到这里了,剩下的话其实不说他都懂。

        以前看着儿子跟姚若晖同居吧,感触还不大,这一结婚倒是勾的她很想哭。

        王冉心里不情愿啊。

        车队出发,一路上车灯不停的闪,全速前进,头车在跟新娘子那边联系,在天亮之前要把新娘子接回家里,路上一道特别美好的风景线,各式各样的车齐速前进。

        简宁拍拍王冉的肩,王冉对着丈夫试着笑笑。

        她在心里给自己做心里建设,千万一会儿新娘子接了回来,自己别哭出来就好,她现在的心情就特别想大哭一场。

        简承宇下车,你看他的脸你就能看得出来他高兴的劲儿,嘴巴都合不上了,一直在笑。

        屋子里的伴娘,姚若晖的各种狐朋狗友在楼上就看见下面的车队了。

        “姐妹们,抢亲的来了,关门,赶紧关门……”

        楼下的大门开着,楼上的门紧紧关着,楼上才是重地。

        姚若晖坐在里面,自己悠闲的吃汤圆呢,若望就没看见过这么没心没肺的新娘子,你马上就跟人走了,你就一点留恋的都没有?你还有心思吃东西?

        “挺好吃的,在来一碗?!?br />
        若望抢过若晖手里的小碗,送了若晖一个大大的白眼球。

        “就知道吃,请你给我摆出来一点留恋的神情成不?”

        若晖用手推推自己的睫毛。

        “我结婚我高兴都来不及,我为什么要留恋?”

        简承宇被夹在人群中间,平时大家也逗不到他,好不容易今天抓到机会了,这些伴娘是绝对的能出幺蛾子,时间还来得及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就让他们把新娘子给接走的。

        门欠着一个缝,外面的伴郎团就要往里面冲,简承宇摆摆手。

        “怎么样才能叫我接走新娘子?”

        里面的伴娘齐声喊着,婚礼必备的一套,红包呀。

        “红包拿来……”

        简承宇伸手,后面的伴郎把手里的红包都递了过来,他转过身把红包递到门口,马上伴娘伸手抢了过去,门被关上了。

        “还要怎么样呀?”

        他今天就做好要被整的打算了。

        伴娘回手把红包递了出去,开始出难题,想要接新娘不是不行。

        “麻烦新郎转一圈表达表达对我们若晖的爱意……”里面递出来一个本子,让简承宇在小区里得到大家的签名。

        你说他们这一大伙的人进来,小区里肯定就不会安静的。

        简承宇领着伴郎团转身就真的去,今天所有的一切他能配合的全部都尽量做到,一个女人一辈子也就这么一次。

        深呼吸一口气,回头,果然那边阳台上伴娘们都在探着头看着呢,看看他是不是会按照她们所的那样做。

        “麻烦你开下门,今天我结婚……”

        简承宇将红包递了过去,对方说了一句恭喜,在本上特别配合的写了名字。

        高兴的事儿,其实没有人会故意刁难,很快就拿着一个本子又转了回来。

        里面的伴娘嘻嘻哈哈的笑着,真是有够诚心的了,也不怕吵到别人了,她们玩是玩,毕竟还是有时间限制的。

        “快快快,要是做不到,我们就关门了……”

        一水的男人在走廊里全部俯卧撑,笑的里面的伴娘团前仰后翻的。

        “好了,到时间了……”

        大家起哄。

        “吻一个……”

        结果两个新人是绝对的给面子,当着所有的人没有避忌的就吻一块去了,若晖笑着,简承宇眼睛里有属于她的倒影,一闪一闪的。

        把新娘子接回来,新娘子要给婆婆敬茶。

        若晖换了褂裙,前方摆着两个大红色的蒲团,老王家的长辈都坐在前面,简家没有人来,也就不拘姓王的是不是正亲了。

        若晖敬茶,给姥姥姥爷,然后是公公婆婆。

        徐秋华原本合计能有自己的位置,在怎么说她也是舅妈啊,可是人没安排,她自己想往钱凑,被王焱给拽住了。

        “敬茶呢,你拽我干什么?!?br />
        王焱都无语了,人家娶儿媳妇你一个舅妈往钱凑上去干什么?你受得起吗?

        “姥爷喝茶……”

        王爸爸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接过去喝了,王妈妈也是一样的,拉着若晖的手,不停的摸着,怎么样都觉得好,也给了红包。

        “爸喝茶……”

        简宁喝了,点头笑笑,轮到王冉,姚若晖是真的看出来她婆婆眼睛里的不情愿。

        王冉就觉得自己没有办法开心起来,她做不到。

        不是她扫兴,而是今天坐在这样的场合里,她觉得委屈。

        觉得自己儿子找个什么样的都能找到,最后竟然……

        若晖看得出来,别人倒是不一定能发现,毕竟儿子结婚了,当母亲的也有会觉得高兴激动的说不出来话的。

        “妈,以后我会好好给您当儿媳妇的,妈,请您放心把承宇交给我,我会照顾他一辈子的……”

        逼得王冉没有办法,不得不接这杯茶,人家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王冉接了,喝了一口,拿着一个大红包交到若晖的手上。

        “以后请妈妈多指点我,嫁进门我会努力开枝散叶的……”

        这话若晖原本不想说,她怕生孩子破坏自己的身材,对简耀东那样说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因为赌气,今天当着王冉说,这话却是真诚的,没有办法,婆婆的不喜欢她感受得出来,既然嫁给了简承宇,就得跟公公婆婆的关系弄好了。

        能保证的就是这样了,作为一个合格的好儿媳妇,进门开枝散叶,这是她唯一能给保证的。

        王冉笑了笑,听了这话,到底是心里舒服了一点。

        姚若晖是真的给跪着敬的茶,遥想当初,姚静业就愣是死活没给隋涛他妈敬那一杯茶,被隋涛他妈记挂了一辈子。

        等天亮然后去酒店,屋子里人也是多,若晖喊王冉,王冉以为她叫自己有什么事儿。

        若晖就坐在床上,这是属于她跟简承宇的新婚床。

        “妈,你坐?!?br />
        这声妈,王冉没办法不接,已经成为事实了。

        “妈,我知道我自身有很多的缺点,你心里觉得不甘愿,有点想哭,有点觉得后悔,可是妈,我会改的,我会努力改的,我不敢说我一定会做到什么样,但是我会尽力的……”

        若晖很有政略方针的对着王冉说了一通,王冉的心思瞒不过姚若晖,同样的,王冉的心眼没有姚若晖转的快。

        姚若晖为什么能得到那些多不属于应该对她好的人付出,那就是她自己本身有点本事。

        今天原本又是这样的场合,对着王冉保证了,自己以后肯定会好好的过日子,其实会不会好好过日子,婆婆看不见,因为他们不跟婆婆同住,你叫她做饭,她哪里会做,叫她收拾屋子,这不是开玩笑嘛,一切先答应下来再说,问题都出在哪里,若晖心里都清楚,就看她愿不愿意去正视。

        说好听的谁都会,可说到点子上不是谁都行的。

        她行。

        拉着婆婆的手,将自己的脸摩挲着。

        “我从小就没有妈……”

        王冉这一听,心里也会软化的,今天儿媳妇算是各种退让了,那杯茶她举起来的时候王冉是真的没接,细心的人是能看得出来的,可姚若晖没发脾气没发飙的,笑呵呵的就把场面给圆过去了,不仅圆过去,甚至人家还说了,是因为我身上有所不足,妈妈才会舍不得放心把你儿子交到我手上。

        婆媳两个人在屋子里说的挺好的,徐秋华就赞叹着。

        “看见没,若晖这小丫头多懂事?!?br />
        在徐秋华来看,你家简承宇现在能找到这样的老婆,你就高兴去吧。

        承宇除了有两个钱还有什么啊,你看人姑娘,多通情达理,这就是你们家的福气。

        “刚才就你拉着我,要不然也会给我敬茶的……”

        徐秋华埋怨王焱。

        王焱被气的笑了出来。

        “我爷我奶那是长辈,没有办法,来都来了肯定是要给敬茶的,姑姑姑父人家是正牌父母,你算是哪门子的亲戚啊?!?br />
        徐秋华一抬脖子。

        “知道不,古代是娘亲舅大,你爸没有了,当然就我最大了……”

        王焱摇摇头,自己妈可真是,还就喜欢凑热闹,他们家那边哪里有儿媳妇给跪下敬茶的,现在都没有这样的说道,跪下给你一个舅妈敬茶,就算是人家敬了,你好意思喝吗、

        你要是喝了,是不是得出点血?

        若晖今天表现的特别好,王冉说什么就是什么,跟婆婆一点不起刺儿,这是昨天简承宇打电话说的。

        “我妈身体不太好……”

        若晖听明白了,这是在告诉自己,别气到他妈了,可真是一个孝顺儿子呢。

        “我们俩结婚,我能气到你妈什么?”

        简承宇先是表示了一下自己对未来的担忧,如果明天自己妈要是撂脸子了,自己老婆紧跟着撂脸子,他这婚礼就精彩了,他没有强制性要求若晖一定要怎么做,就是诉苦表示一下自己的担心,你要是心疼你老公我,你就为了我退让两步。

        若晖还能不明白他的意思,简直就是多余。

        “你放心,明天我大喜,我保证乐呵呵的一天,你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不仅这样,我还会哄着我婆婆,我过门要是婆婆摆脸色给我看,难受的也是我?!?br />
        若晖给承宇面子,她把场面做足,说跪就跪,婆婆不接杯,自己上手握住婆婆的手,大家都是女人,我知道妈妈你心里在担心什么,场面我给圆了回来,并且我保证我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