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4 占便宜的心里

    384 占便宜的心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焱跟老婆谈好了,其实你说王焱就全部都是放心的?

        王焱背着自己老婆,去找王冉,因为他也是犹豫不决。亲 更多文字内容请百度一下() 或者搜索 都可以的哦址记得去掉◎哦 亲

        “我没把人往坏的地方去想,她说孩子要是让她带,我就得信任她,我不能插手……”

        如果是自己妈妈或者姑姑包括奶奶来做这件事儿,王焱心里不会有一丝的怀疑,因为王爽是姓王的,是与这些人有血缘关系的,可新婚的妻子不是。

        王冉叹口气。

        “你说人家要是知道了你在背后这样说她,什么感觉?现在条件就摆在这里,要么把孩子给她妈,要么你们来养,你妈又一个劲儿不肯给李波……”

        既然决定要做就得相信,不然一边抱着怀疑一边让人付出,这算是什么人了。

        依着王冉来看,王焱这老婆应该不会说一套做一套,但是说如果将来生孩子了,对自己的比对王爽好,这是没办法的,也是避免不了的。

        姑侄两个人商量好了,王焱彻底表态了,自己同意老婆说的话,他心里也是那样想的,就跟王超一样,王焱也是有话可以对亲人讲,亲人是绝对不会把他给出卖掉的。

        他跟王冉说的话到他们这里也就结束了,他老婆永远不会知道。

        王爽被接回王焱家了,王焱老婆要上班,没办法孩子只能送幼儿园去,老师不愿意接收,这么大点的孩子,其实说真格的一些事情都不能自理,找了好几家,终于找到了一家愿意接收的,当然了现在钱不能是考虑的事情,只要有人愿意接收这就不错了。

        徐秋华这奶奶当的,照顾孩子她不行,每天还特意跑过来家里看看孩子,看看后妈有没有虐待孩子。

        王焱的老婆是觉得孩子有毛病从小就得板正,小时候你对她不严格等长大了这毛病就没的改了。

        王爽这孩子有点不拘小节,谁给东西都要,伸手就拿,有时候别人不给自己也上手去拿,家里饭菜做好了,自己偷偷的去厨房上手就抓。

        “妈妈说过什么了?你要是在偷吃菜,妈妈就要打你……”

        王爽站得笔直,王焱的老婆蹲在地上耐着性子在跟孩子沟通,这时候孩子的思维其实已经形成了,你说的慢慢的其实她多少也会懂得一点,孩子是看人脸色的,你生气并且在这件事情上发火了,下次她就不敢了。

        徐秋华这过来家里吃饭,就看着儿媳妇因为孙女抓了一块肉就给教训上了。

        自己上前把孩子揽在怀里,看着王焱老婆板着脸:“小孩儿哪有几个不这样的,你可别小题大做?!?br />
        王焱的老婆觉得无力,管教孩子最怕的就是这种,我还没管明白呢,你就出来护了,不然你来管,我撒手不管了。

        “王爽,妈妈怎么跟你说的?”

        徐秋华小声嘟囔了一句:“谁妈妈?!?br />
        王爽这孩子其实挺尖的,一听徐秋华的话,话她不见得听明白了,但是徐秋华的肢体动作她全懂,原本是要乖乖的认罚的,现在因为有亲奶奶护着,自己就没有表示了。

        王焱老婆也是有点发火。

        王焱下班进门,一看见自己妈就头大。

        “妈,你来了?!?br />
        “嗯,过来吃饭?!?br />
        就没见过这样的,搬走了之后还要回儿媳妇家来吃饭,自己是一手不能伸,你不能做饭你买着吃呗,可徐秋华不,觉得反正这样的近,过来吃一口也省得浪费粮食了。

        别人家买房子跟儿子挨得近都是为了顺便照顾儿子孙子,徐秋华呢?是为了让儿子方便照顾她。

        “妈,我今天最后说一次,你要是这样阻拦,那孩子你领走,现在立马领走,我也不管了?!?br />
        徐秋华讪讪的,她也没有说其他的,你说一个小孩子,你动不动就罚站,这对孩子成长身心都有问题啊。

        王焱一听,站在妻子的这边,让徐秋华别多事儿,儿媳妇那边进厨房去洗碗,这边徐秋华就压低声音跟王焱告状。

        “我进门的时候,她就让孩子罚站……”

        反正她看见的也是真的,自己说看见的哪里错了,王焱听了自己也觉得糟心,所以才说信任是个很难的课程。

        新妈妈带着王爽去买衣服,王爽看见什么都要,要这个要那个的,新妈妈板着脸子,王爽哭了一路,以前哭的话就会有人来哄自己,哇啦哇啦哭的新妈妈脑仁疼,王焱老婆觉得当一个合格的后妈真是太难了,对着好或者不好,其实自己都难做。

        “王爽你不需要哭,用哭来威胁妈妈是没用的?!?br />
        新妈妈一路领着王爽回家,路上会有人看见啊,有的奶奶级别的看不得孩子哭,就让王焱老婆把孩子给抱起来哄哄。

        “你看孩子的嗓子都哭哑了,你倒是哄哄啊,这妈妈可真狠心……”

        王焱跟自己老婆领着王爽去王冉家,这不过节嘛,给买点东西送过来。

        “妈妈跟你说,不能伸手知道不知道?”新妈妈蹲在地上一而再再而三的嘱咐王爽,王爽身上真是有太多的毛病了。

        孩子就是这样的,你想交给她一个好习惯可能她学习的,吸纳的很慢,就好像是在走上坡路很久看不到成果,但是你想让她学习一个坏习惯她是上手就来。

        简晞彤挺有样子的,这孩子不急不躁的,站在那里就跟个小大人似的,玩什么也乐于分享,但是东西到了王爽的手里那就不行,王爽不肯拿出来,就要拿走,吃饭的时候晞彤用自己的学习筷子,其实用的也不是很好,这根筷子抓起来那根就掉,不然也是摆设,用不明白,简宁没要求女儿现在就要会用,因为爸爸妈妈就是用筷子吃饭的,你简晞彤自然也是要用筷子吃饭的,有筷子有汤匙,自己摸索着前进。

        王爽看中简晞彤的筷子了,自己上手就要用自己的跟晞彤换,晞彤不肯。

        王爽拿着小碗就要砸晞彤,王焱的老婆发现这孩子的动作,立马就把孩子给抱到一边,孩子的小手还紧紧攥着饭碗。

        “你跟妈妈说,你要干什么?”

        王爽委屈,她就是想要那个筷子,可是晞彤不肯给自己,是晞彤坏。

        王焱这顿饭吃的,孩子是有对比才能看出来分差的,没放到简晞彤面前一切都觉得还算是正常,摆在人家小孩儿面前,就知道自己家孩子身上欠缺的是什么了。

        王焱不是不想把孩子给养好了,可惜能力有限,你叫他一个大男人去养孩子,他也不会。

        只能指望自己老婆了,他的功效就是挣钱养家,然后希望妻子能把女儿的所有坏习惯都给板正了。

        *

        姚若晖早上起来跑步,很早就出去了,简承宇还在睡,她回来的时候推开卧室里的房门,因为在外面跑了几圈,觉得卧室里的空气有些受不了,闷热的厉害。

        横过半个身子,上手推了简承宇一下。

        “要不要起床?”

        简承宇动了动,自己翻了一个身,把后背给她:“几点了?”

        眼睛还没有睁开。

        头发睡的乱糟糟的,今天要拍婚纱照,跟人家都订好了,现在就要去机场。

        若晖让他在睡一下下,自己去化妆,结果她化好了妆他依旧还在床上挺尸,若晖上手去骚简承宇的痒,偏偏那人就好像没有痒痒肉一样的,任凭你随便的搔痒,他愣是没有一点的反应。

        太没有成就感了。

        简承宇从床上起身,自己打着哈气,若晖摸摸他的头。

        “真可怜,没有睡饱,等上了飞机在睡?!?br />
        她一说话有时候就好像大姐姐一样的,把人的头揽在怀里,总有一种性别交换的感觉,简承宇就任她搂着自己,闭着眼睛,还真是没有睡醒。

        昨天睡的就晚,结果起的太早。

        若晖咬着面包片,看着卫生间里的人一点动静都没有,咬着东西推开门,果然坐在马桶上晕乎呢。

        “咱们能少睡一会儿吗?”

        上手去拍他的脸。

        简承宇觉得女人很麻烦,婚纱照还要专程来拍,甚至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拍,结婚当天拍拍就好了。

        女人还真是一种复杂难以懂得的动物,要求太多,**太多。

        又不能不配合,人家提出来要求,你要跟人结婚就得接受人家的条件吧。

        若晖也是累,她绝对是比男的要折腾的许多,又是发型又是妆容又是衣服的,这个天气又是这样的,折腾的自己痛不欲生,可为了留个美好的记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婚礼准备有条不紊的在进行当中,徐秋华收到请柬,自己撇撇嘴,有钱就是不一样啊。

        砸到婚礼上这些钱,真是吃饱了撑的。

        王冉负责的部分很少,大部分都是将最后定型的东西送到她的眼前,让她过过目,然后觉得哪里不好她在提出来,这样方便修改,从客人到菜色上这都是没少的用心,这些王冉不管,因为不是她能负责的范围之内。

        姚若晖第一次被领回来见王爸爸王妈妈,王爸爸永远都是这个劲儿,看谁都觉得很好,孩子挺好的,他没有意见,不会主动的多说两句也不会显得格外的热情,其实他高兴不高兴?答案肯定是高兴的。

        王冉没有把姚若晖过去的那点事儿说出来,家丑这东西自己知道了就好,说出来老人家也不能接受,何必说呢。

        若晖是看见谁都觉得三分亲,很快能跟王妈妈打成一片,通俗一点来说,这个性那就是自来熟。

        “奶奶,我怎么好像在哪里见过你呢?”

        王冉实在有些坐不住,这话也就哄老太太玩吧,你上哪里见过她?

        王妈妈乐的嘴都合不拢了,越是看越是喜欢,你看模样长得可真好,这小模样别说承宇了,就是自己看着都会喜欢的。

        徐秋华在一边心里冷笑着,有钱什么样的老婆娶不到,你想要选美的都成,手里捏着一沓的钞票,找不到美女那才显得奇怪呢。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好看就很容易养不住。

        “你叫若晖???”

        若晖看着徐秋华,就看那么一眼,姚若晖就看得出来徐秋华大概能是个什么样的人,典型的刺头,但是没有多机灵的那种。

        笑呵呵的点头。

        “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这就跟查户口似的问上了,王冉不爱听,这也不是你儿子结婚,问的是不是太多了?

        “挺好的挺好的,现在流行灰姑娘……”徐秋华猛地扔出来这么一句。

        姚若晖笑笑:“是啊,是挺流行灰姑娘的,我肯定不能算是灰姑娘,我跟阿姨之前就有说,我要跟承宇结婚,在结婚之前我们两个人的钱要分得清楚一点,爱情是爱情,钱是钱,别因为这些俗物将来让我们变得不愉快了……”

        变着方法的在告诉徐秋华一点,姐不是灰姑娘,姐是白富美呀。

        徐秋华拧着眉头,分清楚一点?你分简承宇的钱?

        你看就是这么样的一个人,不是她儿子吧,钱也不属于她的,可一听姚若晖的这个话,徐秋华先不干了,这暂时又把简承宇划分到自己这侧来了。

        “姑娘可不能说这样的话,是该分清楚一点,属于男方的就永远是男方的……”

        她就看不惯那些小鼻子小眼睛的姑娘,你家穷你就承认被,还说什么弄清楚,你有几个钱?

        若晖但笑不语,有些话都是点到即止的。

        姚若晖买礼物是舍得下本钱的,来之前就考虑到了,只有多买没有买不到的份儿,这是给未来婆婆做脸,她跟王冉关系好不好那私下再说,现在她必须得给王冉面子。

        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吃了一顿饭,简承宇说是忙,没有回来。

        “总是忙,一年到头咱们也看不见个人影,人家现在是本事了……”

        吃饭徐秋华又抱怨,徐秋华觉得自己说这个话是没错的,简承宇这孩子没良心。

        你小时候谁把你给带大的?虽然你姥姥姥爷没有带多久,那从出生一直到你两岁,那不是带???要是一般有良心的孩子,得不得经?;乩纯纯蠢岩牙??你要结婚了,就叫未来老婆回来走一圈,这就完了?

        这也是王冉不会教育孩子。

        会教孩子,能让孩子这样目中无人的?

        说白了不就是没瞧得上他姥姥姥爷家嘛。

        若晖的脸色正了正。

        “其实他想回来,可没时间,我回来的时候他还跟我说呢,其实特别想回来,他工作的强度是你们想象不到的……”

        徐秋华撇嘴:“当老板的还需要自己每天累死累活的,还养别人干什么?!?br />
        一个公司,就算是她不懂,当老板的养了那么多的手下,怎么会那么忙?别人都是白拿工资的,这样谁还去当老板啊,都要累死了,都去打工算了。

        若晖正色:“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太相同,因为之前我们拍婚纱照他抽了一点时间,很多工作都推后,他不愿意拍,但是我提出来要求了,他没有办法不答应,一个女人一辈子我也没觉得我的要求过分了,可能舅妈不太理解他这份工作……”

        若晖拉拉杂杂的说了许多,徐秋华得出来一个结论,这个老婆太能说了。

        谁都不是她的对手,特别的能讲,什么都是她有道理,道理全部都在她的那边呢。

        若晖不讲别人的闲话,问都没有问王冉这个舅妈怎么是这样的,等王焱下班回来,徐秋华一说话,王焱就凑自己妈妈,徐秋华也就不说了。

        若晖飞回去,当着简承宇也没说其他的,倒是王冉心里有点担心,你说承宇跟王焱的感情原本就不是多好,现在要是若晖一回去讲究自己嫂子,是徐秋华有点不着调,可不看徐秋华面子还要看王焱呢,王冉担心的是这个。

        若晖呢,对这些则是没有兴趣,发生过了就是过了,徐秋华这人怎么样跟自己也无关,她以后又不会跟这样的人经常见面。

        想找姚若晖茬的人不老少,能让她生气上心的却没有几个,日子过的悠悠闲闲的,想怎么过就怎么过。

        简家惯于女人结婚后就全职,很少有女强人,出了王冉那么一个奇葩,现在姚若晖不过就是把原来的路走了回去而已。

        姚若晖每天睡到日晒三竿,她觉得自己很辛苦,要比简承宇更加辛苦,王冉看不见自然也说不出来什么,简承宇又不会傻的跑到自己妈面前去说数落自己老婆有多不好,简承宇的朋友看得见,难免意见就多。

        吴文松这人吧,说不好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简承宇跟他疏远就是因为之前他对姚若晖的态度问题,其实吴文松自己心里也是应该清楚的,可他没有收敛。

        兄弟要结婚了,总要一起吃顿饭的。

        简承宇抽了时间,原本吃个饭大家联络联络感情这不是挺好的,吴文松喝多了,喝多就满嘴的跑火车,替肖可静抱不平,觉得最后还不是姚若晖胜利了,她要跟简承宇结婚了,这下姚若晖该得瑟了吧。

        “我就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明知道你老婆就是个千人躺万人睡的……”

        简承宇这是看在朋友多少年的份儿上他没掀桌子,但是以后朋友肯定是当不成的,那些年的友情也只能拿去喂狗了,起身就走了,另外的一个朋友追了出来。

        “他喝多了,你别跟他一般见识?!?br />
        这不是缺心眼是什么,肖可静又不是你亲妹妹,你替人抱不平抱到现在???

        其实他一开始也是站在肖可静的位置上替肖可静抱不平的,后来看明白一些事情,肖可静结婚之后就远离了他们,他们一开始认为他们跟肖可静算得上是朋友,后来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肖可静跟简承宇分手了,他们算得上哪门子的朋友,肖可静结婚没有邀请他们,难道没有他们的联络方式?有的话为什么没有联系,就说明人家是不想回忆过去,过去的那点难堪都统统抛弃掉,不愿意去想,包括跟简承宇认识的人。

        简承宇挥开朋友的手,这不是喝多没喝多的事情,有些事情心里明白就好。

        回到家,姚若晖敷面膜呢,自己趴在床上,腿晃啊晃的,听见开门的声音,回头看了他一眼,对着他嘿嘿的傻笑。

        “回来的这么早?”鼻子努力去嗅,好像没有闻到什么味道,奇怪了,没喝酒嘛?

        “嗯,没有多大的意思就回来了?!?br />
        自己将衣服扔到一边,拍拍自己的大腿,若晖坐起身看着他,到底还是坐到他的大腿上,自己双臂缠着他的脖子。

        “吓不吓人?”

        是说自己脸上的面膜。

        简承宇在她的唇上轻轻亲了一口,若晖觉得面膜太碍事了,都亲面膜上了。

        “不吓人?!?br />
        若晖拉着他杂七杂八的说了一堆,工作室那边已经正式结束掉了,原本她就没有太长远的计划,现在也仅仅是提早结束了而已,若晖知道自己没什么斗志。

        白天出去喝喝茶,跟朋友买买东西,做做指甲,弄弄头发,这样一天很快时间就过去了。

        眼看着逼近结婚的日期,这老王家一家人都被接了过来,姚若晖还是这样的生活作息,因为是一家人就没往酒店送,若晖没有避忌任何人,她的作息习惯就是这样的,白天也是这样生活的。

        王冉这是都习惯了,姚若晖有一点挺好,那就是她不做面子工程,我以前什么样,我现在让你们看见的就什么样。

        爱买东西这就是一定的,王冉跟着上街,回来必定是大包小包的,姚若晖买东西还特别的狠,有些衣服明明就是一样的,颜色不同她就多扫几件,穿不穿不一定,但是一定会买下来。

        作为婆婆而言,王冉自己有赚钱,丈夫也赚钱,所以在钱的上面她看的不是很重,这个钱是儿子赚的也好,还是姚若晖自己本人的都好,她当婆婆的她不能出声去管,孩子有孩子的生活。

        徐秋华就看不惯,徐秋华看的眼珠子都要瞪出去了,这不是败家嘛?

        你花的是谁的钱???

        总是想撺掇王冉去治姚若晖。

        “人家母亲留给人家的,愿意花就花被?!?br />
        王冉不软不硬的说了一句。

        徐秋华这才知道,姚若晖的家里原来也是有钱的,可有钱也不是这样花的啊,你看那裙子明明就是一样的,就颜色不一样,她昨天就买了四条,看着多败家???

        这能是什么好鸟?居家过日子她就更加不靠谱了。

        若晖晚上穿了一件睡袍,人在主卧的卫生间里做面膜呢,徐秋华过来敲门,这不简承宇还没有回来,她就想跟若晖好好说说居家过日子。

        若晖打开门,徐秋华眼睛就往人家的睡袍上面去盯,若晖多尖,一看就明白了,要是能花点钱就把你给摆平了,她才懒得费唇舌呢,送了徐秋华好多衣服,对姚若晖来说,这些就是小意思,对徐秋华来说,这个便宜她占到了。

        自己好处拿到手了,她就开始帮着姚若晖说话。

        在王冉的面前说姚若晖多好,你看条件好,本人样貌也好。

        “我要是能娶上这么一个儿媳妇,我笑都能笑醒了……”

        若晖跟徐秋华的感情突飞猛进,姚若晖给徐秋华的感觉就是,她是把自己的位置凌驾在王冉之上,你看自己这个舅妈当的,比她正牌婆婆都有地位,徐秋华当然觉得满足了,可这就是姚若晖的高杆之处,她对着自己越不喜欢的人越是热情,徐秋华感觉不到她别的情绪,只能感受到她满满的尊敬,对于徐秋华这样的人来讲,只要姚若晖稍稍有那么一咪咪的意思,徐秋华就认为这是对她的恭敬。

        王妈妈徐秋华这全部都站在若晖的位置上替若晖说话,王爸爸虽然若晖不方便做什么,但是带着老人四处走走,能安排的她全部都给安排好,这样既讨了长辈的喜欢又让准婆婆对她的赞赏度能加深一点。

        王冉不得不承认,姚若晖这丫头是会来事儿,有些自己是肯定做不出来的。

        自己的脾气自己清楚,其实有些过于死板,活泼开朗又会笑的孩子谁不喜欢。

        *

        吴国太的妈妈摔了一跤,直接骨折了,老人到了这个年纪也是开始缺钙,一定要给秦聪打电话。

        卫舟过来侍候,老太太就明确表明了得让孙子回来看看自己。

        “妈,国太都说了,那孩子跟我们家不是很亲……”

        卫舟说的也是实话,你何必在去骚扰人家孩子呢?孩子上次都那样说了,就不应该在联系了,留给彼此一点最后的美好。

        卫舟不是怕秦聪回来会抢了自己儿子什么,家里什么都没有,她怕什么?

        属于她儿子的,秦聪也抢不走,再说现在秦聪不是过的挺好的。

        吴国太他妈不听,你卫舟不肯帮我打电话,我就亲自去打电话,反正我就一定要找我孙子。

        秦聪这边老婆怀孕,反应比较厉害,每天都折腾他,他自己也是叫苦连连,你看他睡老婆的时候他比谁都勤快,但是老婆怀孕了指望他去侍候,秦聪就倍感压力。

        男人嘛,估计都是他这样的心思,不是说他不爱自己老婆,他爱啊,可不包括让老婆来折腾自己。

        对着董丽也是抱怨,觉得以前挺好的一个人,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有点不讲理呢。

        说吃什么,就得马上吃到,还不是闹着说要吃那种,可怜巴巴的看着你。

        “那你最近工作忙???”

        董丽笑着看着儿子,女人怀孕才能享受到平时享受不到的待遇,也没有几次机会,你就尽量顺着她就完了。

        “倒是不忙?!?br />
        可不忙也不愿意出去给她买东西吃啊,想吃什么,白天自己就买好了多好,要不然等他下班的时候给他一个单子,他都采买好,偏要自己都回家了,你说他每天下班就给老婆打电话,问她想吃什么她永远都说没想到呢,等他回家了,衣服都脱了,也吃完饭了她就想起来自己想吃这个想吃那个,你不能仗着一个肚子就这样折腾人啊。

        “不忙就出去给买,怀孕的人嘴馋想吃什么就能吃到,就会有幸福感,幸福感会大大提升?!?br />
        秦聪一脸的苦相、;“她幸福感是上去了,我的幸福感降下来了……”

        才结婚的时候,老婆那叫一个柔情蜜意,成天就恨不得把他当成大爷了,你说每天对着自己撒撒娇,有时候嗲两句,说话都是恭维他说的,有时候下班还接呢,一天几个电话关心着,虽然有时候也觉得烦吧,可毕竟老婆这是心里头有你的,现在好,有了这个孩子,一天打电话就是不离孩子,也不恭维他了,也不粘着他了。

        让他一个人空虚寂寞冷,一点关怀都感觉不到,全世界就她肚子里的那个最值得期待,别的都不关心了。

        秦聪也是挑理,没有我,你哪里来的这个孩子?

        别因为多了一个孩子,你就直接无视你丈夫的存在了,不能有夫妻生活,你还不能对着我撒撒娇嘛?你就不能表达一下对我的思念对我的喜欢吗?

        董丽听着都觉得无语,怎么跟没断奶的奶娃娃似的?

        不过从侧面也说明了某些问题,儿子儿媳感情很好。

        私下越过秦聪给儿媳妇打电话,儿媳妇一听,觉得自己没有啊,就是因为怀孕分泌出来的母爱就比较多,注意力难免就会放在孩子的身上以至于忽略老公。

        晚上回家,秦聪说自己马上就要回来了,当老婆的下楼去等的,等着车远远的过来,秦聪看着觉得像,可又感觉不像,因为老婆怀孕之后除非是自己陪着她散步,不然她很少会在出来接自己了。

        才结婚的时候才有这样的待遇,接他下班什么的,现在统统取缔了。

        “怎么出来了?”

        车子开了过去,减缓速度,当老婆的笑着:“就是想你了?!?br />
        秦聪翻着白眼,好像不太喜欢听这话,但是心里很是受用,觉得遗失掉的那点自尊找回来了一点。

        好像不是很配合一样,但是动作轻柔多了,当老婆的吃饭的时候就说自己最近因为怀孕,你看就忽略老公了,其实她挺想靠近秦聪的,就是怕要是一个激动,会影响孩子……

        “说什么呢,能不能好好吃饭了?”

        秦聪装的一脸的正经,有些人天生就是闷骚型的,心里爽的厉害,嘴巴上却不说。

        “老公……”当老婆的贱贱的喊了一声,你看男人嘴上说你怎么这样那样的,可心里可受用了,觉得男人的自尊心一下子就被满足了,当然了你使唤他出去跑腿的时候,他依旧会觉得不爽。

        “老公,我想吃葡萄?!?br />
        秦聪手里拿着一本书:“反季节的水果不要吃?!?br />
        当老婆的火大了,现在这是反季节吗?

        吴国太的妈妈打电话过来:“聪啊,奶奶想你了……”

        秦聪的好心情瞬间就都飞走了,挂了电话,秦聪的老婆也觉察出来丈夫情绪的低落,问了一句。

        “怎么了?”

        秦聪觉得烦,他的话还说的不够清楚嘛、

        因为有这层血缘的关系,他没有办法做到无动于衷,既然打了电话,自己无论如何都是要去看的,第二天中午的时间买了一点东西开车过去,卫舟出来开门,这是卫舟第一次看见秦聪。

        “小聪吧?!蔽乐鄣男ψ?。

        秦聪过的有多好,她不羡慕更加不会嫉妒,日子是给有准备的人过的,秦聪小时候命那么不好,自己难道还去羡慕这个?

        秦聪也是比较尴尬,东西放在一边,在家里坐了没有多久,给扔了几千块钱,别的表达方法他也没有,秦聪整个人坐在哪里的时候,卫舟就能看得出来,这孩子对自己这个所谓的奶奶一点感情都没有,是吴国太他妈单方面的认为孩子对她怎么怎么样。

        秦聪走了,吴国太他妈就说这大孙子心里还有她。

        “你看买这么多的东西还给我扔了这么多的钱?!?br />
        她是满心的知足,觉得这个所谓的血浓于水还是存在的。

        卫舟呢,笑笑没有说话,等公公从外面回来,就跟公公说。

        “我妈一定要给那孩子打电话,孩子来了说了两句话都没有,起身就走了,我是看那孩子好像来的有点不甘愿,妈那头我要是这样说,她还得说我容不下人……”

        卫舟觉得自己也是挺难的,秦聪都结婚了现在这么有本事,她有什么值得难为秦聪的?

        秦聪跟自己儿子压根就没有利益冲突。

        吴国太的父亲听了点点头,他相信儿媳妇说的话绝对没有掺水分,端着饭进了屋子里,吴国太他妈还高兴呢,你看大孙子本事了,就是不一样了。

        家里越是没有本事的人,老太太就越是想要攀上两个有关系的,不管怎么样的说出去自己也是有面子。

        吴国太他爸进了屋子里。

        “你让小聪回来了?”

        吴国太他妈美滋滋的手里还拿着礼品的盒子。

        “嗯,我当奶奶的摔成这样,让孙子回来瞧瞧我怎么了?”

        吴国太的父亲叹口气:“以后别联系孩子了,从今以后就当没有这个孙子吧?!?br />
        吴国太他妈瞪着眼睛。

        “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这些年我们对孩子不闻不问的……”

        吴国太他妈不听这话,那那么多扔孩子的,最后把孩子认了回来,孩子不也认家里的亲人了嘛,并且走的更加的好,怎么轮到他们这里就不行了呢?

        吴国太他爸叹口气:“你就没合计孩子这些年过的容易不容易?跟不是自己亲生父母的身边,得看人家的脸色,我们要是联系的频繁,人家那夫妻两口子会不会有意见?”

        养父母现在才是秦聪的根,他们这些所谓的爷爷奶奶还是让孩子在快乐的氛围下成长吧,正是因为这个孩子身上流着老吴家的血,你应该更加的去疼孩子一点,别给孩子找不自在了。

        “国太对这个儿子也没有太特别的感情……”

        吴国太他妈一听不干了,什么叫没感情啊,那只是孩子从小没养在身边,你指望他有多少的感情?感情是靠培养的,怎么培养起来???大家住在一起不就有感情了。

        也是秦聪不懂事,他要是懂事的话,他现在成人了,自己也说话算了,他就说自己要回家去找亲爷爷奶奶一起生活,他养父母能说什么?

        “孩子到他们手上都给养坏了……”

        吴国太他爸也是来劲儿了,自己怎么说都说不通,你就一个思维的。

        “你认为好的,你得不得问问孩子觉得好不好?他现在是姓秦的不是姓吴……”

        吴国太他妈压根就不听,反正自己心里有主意的很,她认准了这个孙子,在法律上这个孙子对她也是有赡养义务的,别人多说两句管她什么事儿。

        秦聪可以姓秦,将来他的孩子应该还是姓吴的。

        吴国太他爸跟吴国太说这事儿,吴国太是压根就不管,没多亲近,他才懒得去管,说过了孩子要是过的不好,也别指望他能给什么,现在万幸的就是孩子条件很好。

        你要是愿意认我这个爸爸呢,咱们就当成一门亲戚走动,你要是不愿意呢,咱们谁也别勉强谁,原本几十年没养过,感情早就淡的不知道跑到哪国去了。

        “现在不是我们家态度的问题,是孩子不愿意跟我们走动……”

        吴国太他爸觉得自己是不是说话不够清楚呢?怎么就都听不懂呢?

        为什么大家都认为秦聪找回来就是应当应分的?孩子一点都不会记恨这个家里对他的不好,一点不会记得在他最困难的时候爷爷奶奶没有伸手去帮一把,为什么孩子一定就得这样的伟大?

        “不愿意走动,那就别找……”吴国太来了一句。

        难道当长辈的还得去求小辈跟家里走动?

        “可你妈总打电话总去找……”

        吴国太不吭声了,他大概能知道自己母亲是个什么样的心思,其实他能理解,自己家这些年也就过的不好不坏,自己小儿子现在也没什么出息,借着秦聪的光儿呢,也许当哥哥的还能拉拔一把,所以吴国太不能把这个话给说死了,但是要让自己去求大儿子,他也做不到。

        孩子认回亲生父母这不是应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