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81  老婆儿媳的标准

    381  老婆儿媳的标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儿媳妇没事儿的时候拉着婆婆一起去去商场,一起下楼散散步,你以为她心里愿意跟徐秋华保持这么近的距离?

        其实王焱的老婆心里对徐秋华的意见最多,可她不说,表面上依旧笑呵呵的,只要不大动干戈一切就都能包容,那你说这个人是王焱的妈妈,你能怎么办。

        你不能冷处理,除非分两个地方住,但是现实当中这样分开住不靠谱,毕竟婆婆才没了公公,王焱当儿子的还牵挂呢。

        真要是说,其实每个当儿媳妇的估计心里都有说不出的苦,可能婆婆也是吧,毕竟不是亲母女。

        王焱的老婆谨守一点,那就是凡是徐秋华的生日或者徐秋华娘家谁有什么大的动静,自己保准是第一个到的,人到东子到,婆婆的这点面子她还是给做。

        徐秋华依旧心里还是挑剔儿媳妇,不过照比着过去那可好多了。

        她现在这样鹤立鸡群的,在一群老太太当中条件最好,丈夫最好的,但凡人就都有个攀比之心,你家这么牛逼,你老公过去那么行,别人对徐秋华看的目光当中就多了一抹其他的。

        徐秋华不是看不出来别人对自己的意思,可她就是宁愿要这样的效果,并不是谁都能配得上她的,也不是谁都能放在她的身边跟她相提并论的,她是不见得多优秀,但是她就是不愿意看见那些个老不要脸的往自己身边凑。

        王妈妈带着王爽,照顾的肯定就要比徐秋华上心,之前徐秋华回娘家,孩子就扔在王妈妈的手里给带,现在徐秋华回来了,王妈妈也没让把王爽给接走,实在儿媳妇这个性……

        简晞彤大清早五点钟就醒了,简宁还没醒呢,昨天挺晚睡的,早上就没起来,孩子醒的早,跟小虫子似的在床上爬啊爬的,扭啊扭的,要是一般的情况下爸爸早就醒了,坐起小身板顶着一头五马张飞的发型,睡觉不老实,总是到处滚,头发就这样了。

        伸手去推推爸爸的胳膊,结果他爸爸只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拍拍女儿,那意思告诉女儿好好睡觉,还以为现在是半夜呢。

        晞彤发现了一个巨好玩的游戏,那就是搬脚丫。

        坐在床上搬起来脚丫子然后试着用嘴去咬,可惜难度有那么一点点的大,不过在一点点就可以碰到了,坐着咬不到那就倒在床上咬,跟个小蛤蟆似的扭啊扭的。

        王冉推门进来,昨天她自己一个房间睡的,最近睡眠质量不好,有点声音就能被吵醒,小丫头看着自己妈妈进来,扭着头王冉一把把女儿给抱了起来。

        简宁睡过头了。

        九点多才醒,醒的时候看着天色就有点不对,现在几点了?

        从床上起身,看清时间,自己揉了一把头,闭闭眼睛笑了笑,竟然睡过头了,从来没有的事情,除非是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找了一圈小丫头没有看见。

        简晞彤平时吃饭都是跟着简宁吃的,今天简宁没醒,自己就死活不肯吃,王冉劝了半天,不见效果,她只能自己先吃然后去馋女儿了。

        小丫头努力吞着口水,觉得妈妈碗里的东西特别的香,你看妈妈吃的那么的快。

        坏妈妈。

        简宁抱起来小丫头,王冉放下碗。

        “你要是再不起来,你女儿就要绝食了?!?br />
        *

        “给我妈打个电话,说我们俩回去?!奔虺杏钔芬裁惶У乃底?。

        姚若晖扔开手中的杂志,最近工作室眼看着就要倒闭了,想来也是,她懒的一点活都不愿意干,现在干脆就是每天在家里睡大头觉,醒了过来找他吃个饭,然后在他办公室混到晚上一起回家,或者晚上她跟朋友有约,反正不干活的日子总是幸福的。

        简承宇不管,你愿意干你就干,不愿意干你就在家里待着,我养得起。

        若晖翻着白眼,躺在沙发上,这是最近秘书特别为姚若晖小姐所准备的。

        “然后叫你妈在觉得我是在讨好她?”

        她才不干呢。

        喜欢归喜欢,但是王冉伤她的心,这事儿翻不过去了。

        若晖还是挺记仇的,自己难得拿出来一点善意,结果王冉那么不领情,好吧,既然你这么清高,不喜欢你未来儿媳妇靠得你太近,以后我就离你远远的,十年八年你也别见我一次,大家相安无事。

        简承宇停顿下笔,看了若晖一眼,别有深意。

        若晖冷哼着:“你就对我有脾气吧,你怎么不对你妈有脾气?我得用我的热脸去贴你妈的冷屁股……”

        简承宇凝眉,这是怎么说话的?

        “我走了,晚上有节目?!?br />
        姚若晖拧着小蛮腰抓过来包就离开了,今天某品牌的服装有个晚宴,给她派了邀请函,在家里闲着还不如去那里玩玩呢,去了造型室,自己的礼服早早就被秘书给送了过来,坐在椅子上,化妆师正在跟她的脸努力搏杀呢。

        若晖闭着眼睛。

        化妆师说道:“睁眼睛,对,向上……”

        姚若晖拿着手包上楼去换礼服,这边朋友的电话打过来,问她人在哪里,顺路就捎她一程。

        “不用,我有车?!?br />
        有专门的人来送她。

        玩到后半夜十二点多,喝了几杯香槟,好久不喝酒,嘴巴就有点馋,没控制住就多饮了两杯,现在还在回味那个味道呢,真是不错呀。

        若晖从车里出来,进了门,简承宇八成已经睡了,他自己说的今天会回来的挺早的,让他过去,他又不去。

        若晖把高跟鞋脱在门口,用脱这都是夸姚若晖的,她脱东西就是满地扔,扔的到处都是,用脚甩,甩到哪里就是哪里了,你会说,自己站稳了把鞋子脱在一个地方会累死你吗?姚若晖的回答就是,能累死。

        身上的披肩往地上随意的一扔,光着脚,一路走一路脱,丝袜扔在地中央,然后就是礼服,自己穿着内衣往浴室里去,还行,还记得要洗一洗。

        进去之后又想起来什么,蹑手蹑脚的跑到酒柜那边从里面拿出来一瓶香槟,很久没有过喝酒的瘾了,真是太馋了,今天喝的那么一点,根本就不够看的。

        启瓶器,醒酒。

        简承宇就是个木头疙瘩,听见这个声音人也该醒了,是听见有开酒的声儿,自己从床上坐起身,拽过来一旁的睡袍,也没有系踩着拖鞋拉门出来。

        姚若晖自己在浴室里乐呵呵的举着小腿喝酒呢。

        “我的腿都这么好看……”

        自己手里拿着酒杯,表示她就是一百分的,又是笑又是哼歌的,反正心情不错。

        不用上班就是好,不用起太早,想几点起床就几点起床。

        难怪那么多女人都愿意找个男人就嫁了,嫁了之后就可以不用工作不用努力不用上进了,她就算是没有这样好的家世,想来自己也能迷倒简承宇的,她绝对会变成最佳灰姑娘代言人。

        喝的正在兴头上呢,那边简承宇拉开门,姚若晖呵呵对着他笑着。

        “醒了?要不要喝一杯?”

        简承宇抱着胸站在姚若晖的身前,她就躺在里面自己也没有动,乐呵呵的拿着自己红扑扑的脸蛋问简承宇。

        回来的时候顺便卸妆了,然后里面的空气有点不流通,脸就容易红。

        简承宇坐在浴缸的边沿,若晖嫌弃的说了一句:“衣服都弄湿了?!?br />
        “不要紧?!本妥潘氖肿约耗米疟雍攘艘豢?,不够烈。

        她一向都是喜欢烈酒的,这样的东西还能入口?

        姚若晖好久真是没碰酒了,自己就想板板,当跟自己做斗争了被,戒酒的结果就是她稍稍胖了一点,脸上都有肉了,因为被迫戒酒只能通过别的来满足自己的胃。

        简承宇的唇边挂着一丝亮意,若晖嘿嘿的从水里噗地起身双手圈住他的脖子,吐气如兰。

        “我们换瓶烈的怎么样?”

        两个人很有心情,就在客厅里小酌,姚若晖的睡袍要掉不掉的样子,里面就穿了一条睡裙,她的睡裙大部分都等于穿与没穿分别不大,自己喝了一口,满足地闭闭眼睛,这才是人生。

        突然之间觉得自己以前过的那些日子太惨烈了。

        你看为了嫁人,板正了很多的毛病,其实对她来说,这些都不算是毛病的。

        结果还没能讨好人家。

        白做了。

        “再喝一杯?!?br />
        简承宇自己没有喝多少,姚若晖喝了不老少,她实在是太开心了,早上她还在赖床的时候简承宇已经离开家了,他早上有会议,起床的时候身边的人睡的还很沉,若晖现在的作息是不到上午九点多她绝对起不来,像是昨天这样喝了酒,大概在中午之前就不会爬起来了。

        简承宇对着镜子系着领带,回头去看那个夹着被子睡的依旧香甜的人。

        若晖用脸磨蹭着枕头。

        坐在床边,床垫跟着动了动,简承宇低头去吻了一下若晖的嘴唇,轻轻的碰触了一下,若晖挥手打算拍开他。

        一觉睡到十二点多,家里的佣人在打扫卫生,简承宇十一点左右的时候往家里来的电话,让佣人先不要弄出来太大的动静,卧室不要进去。

        佣人心里咂咂舌,也就这样的人家吧,你看看这女的,嫁人了还这样呢,成天赖在床上,是活不干,就跟寄生虫似的,睡到日晒三竿还不肯起床,太懒了。

        姚若晖昨天衣服扔在地上什么样,今天现场依旧保持什么样,简承宇走的时候他也没说把地上的衣服给捡起来啊,佣人就觉得这两个人你别看好像很能赚钱似的,一对懒鬼。

        捡了一路的衣服,礼服捏在手里,这玩意应该挺贵的吧?就这样扔在地上,以后穿还是不穿了?

        答案当然是不穿,姚若晖不穿曾经穿过的礼服,这衣服大体来说,穿一次就被淘汰,一件礼服她要是穿上两次,不知道的还以为简承宇要破产了呢。

        推门进了浴室,佣人摇摇头,这简直就是脏乱不堪啊,浴盆里还有泡着杯子,酒瓶子,甚至她的内衣就扔在洗手台上了。

        “我要是养这么一个女儿,我得哭死……”

        说着话呢,姚若晖顶着黑眼圈披头散发的出来了,你以为美女就不会有黑眼圈?事实证明美女更不能熬夜,跟女鬼似的,佣人转身吓了一跳,捂着胸口。

        “别叫,是我……”若晖眼睛都睁不开,嘿嘿的笑着,原本打算去楼上上的,可惜太远了,她还想睡呢。

        “我上个卫生间……”

        她要上卫生间,佣人就得赶紧出来,可地上全部都是水,她就想帮着先擦两下,省得摔了。

        “别擦了,没事儿,我小心点就行……”

        赶紧让她进去吧,她都要憋死了。

        活活这是被尿给憋醒的,整个人意识也是不够清楚,迷迷糊糊的,还想回去接着睡。

        佣人一看她着急,自己就赶紧从里面退了出来,你说姚若晖,嘴上说的自己一定会小心的,结果从上面起来的时候,脚下一个没主意,直接就摔在地上了,摔她一个生活不能自理。

        “妈呀……”

        这时候喊妈也没用了。咣当一声。

        这给佣人吓的,上手去敲门,听见里面哼哼唧唧的声音,一推门一看,人就在地上躺着呢。

        龇牙咧嘴的,表情很是痛苦。

        “阿姨,帮我叫救护车……”

        阿姨翻着眼睛,摔什么样就叫救护车???

        “试着能站起来不?”

        帮佣阿姨觉得神奇,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样的生物存在,吃啥啥不够,做啥啥不行,极品啊。

        姚若晖的半边屁股摔的有点麻,胳膊比较疼,自己哎呦哎呦的上了床,没过一会儿睡着了。

        实在是因为这点疼痛抵不过睡意,睡觉比较重要。

        佣人啧啧的看着卧室里,这样还能睡?

        她昨天晚上得喝了多少、你看看家里的酒味儿,这女的该不会是被包养的吧?

        就这样生活,不怕被男人给踹了?

        帮佣阿姨心里摇着头,男人都喜欢那种很励志的女生嘛,她最近在看连续剧拉,就是男的都喜欢那种出生很苦的,然后女孩子就一路靠着自己努力向上,最后嫁给富豪了,眼下姚若晖这样,怎么看都觉得不靠谱,比较像是网络上传的那种外围女。

        如果若晖知道自己家阿姨此刻脑子里在想什么,她一定会气死的。

        下午一点多,撑着脑子坐起身。

        “阿姨,我想喝水……”

        喝水就喝水被,喝个水你自己也不会倒了?手残废了?

        阿姨端着水杯进了屋子里,递到姚若晖的手上,她是睡多了,脑子疼的厉害。

        自己将水杯还回去,哎呦哎呦的躺在床上,说自己身体难受,哪里都难受。

        阿姨翻着白眼,心里默道,难受也是你自己自找的,活该。

        简承宇请的这个阿姨特别的有意思,有一个绝活,那就是脸部做表情特别的像,当着人她不这样,背后才会,她脸上的那种不屑,跟简宁的母亲又不一样,她并不是真正的看不起这个人,而是觉得姚若晖这样不能被称为一个好女人,跟自己心里的好女人等级有些差别,就好像是看不惯的那种表情,学的惟妙惟肖的。

        若晖伸手去抓电话,电话摔在地上,她趴在床上伸着手够啊够的,就愣是没够到。

        就连个破电话都欺负她?

        简承宇开完会,交代秘书说自己要出去一趟,不让秘书跟。

        “有事儿就给我来电话?!?br />
        秘书这一看就是私人行程,平时也是有这样的时候,没有多问,简承宇上了车叫司机开车回家,他进家门的时候,佣人阿姨正在收拾房间呢,家里只要有了她,保证瞬间恢复到样品间的程度。

        因为这点,简承宇很喜欢这个阿姨,他自己是做不到这点的,姚若晖就更加不行了。

        “回来的这么早,要吃饭吗?”

        阿姨一愣,这个点怎么就回来了?

        简承宇说不用,径直朝着卧室的房门走过去,阿姨继续干自己的活,她看不惯姚若晖但还是很喜欢这家的,因为给的钱多,活虽然也不少,其实你别看这家有钱,活可真多,就姚若晖这种破坏的方式,无形当中给别人增加了很多的工作量,但是简承宇这人很是大方,只要你把嘴巴闭紧了,我的待遇绝对能算得上是好的。

        阿姨在这里打工,全家人就包括女儿,她女儿是一线大学毕业的,挣的工资还没有她多呢,阿姨也是觉得自己现在身份不一样了。

        你知道她每天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她用手摸过的那些家具都值多少的钱。

        不过她不多嘴讲简承宇的事情,这个她很有分寸,就连女儿她都不会说,做什么就得遵守那一行的行规,出去乱说,这不是自找麻烦嘛。

        每天吐槽姚若晖,然后还赚着钱,这活哪里找去。

        人来到家里,吃什么这些简承宇不管,一个月固定的给一笔钱,包括衣服送洗然后买菜做饭杂七杂八的全部都加在一起,剩下的钱简承宇是不要的,阿姨最先来家里的时候每个月都是把剩下的给还回来,后来姚若晖亲口对她讲的,给你赚的,你可以随便赚。

        不给赚的,这就是要求手脚要干净,这一点若晖没有说,因为觉得真的说出来太过于侮辱人。

        干时间长了就懂得了,什么能拿什么不能拿,有时候姚若晖穿过的那些裙子啊,包包啊淘汰的就都给家里的帮佣阿姨,帮佣阿姨的女儿就穿姚若晖淘汰的衣服,你知道人家在单位别人都是怎么看她的,还都以为她是被别人给包养了呢,人孩子没有撒谎,自己妈妈是干家用的,那家人条件不错,这些衣服都是淘汰下来的,你说谁信?

        什么人家经常淘汰名牌???有的还没有上身呢,你给我介绍俩。

        简承宇进门,就看着她跟小乌龟似的趴在床上,伸着手够啊够的,你说这人也是懒,你下床直接去捡起来不就完了。弯下身捡起来她的手机,姚若晖手臂横在头上,一会儿一哼的。

        “我难受,头疼……”

        简承宇把西装外套扔到一边去,自己上手就坐在她身边给她捏着头,若晖哼哼唧唧的,反正不舒服就是了,不舒服就得哼唧给他听,谁叫他是男人了,谁叫他愿意心疼自己了。

        “吃饭了吗?”

        “不想吃,很想吐?!?br />
        喝酒的时候感觉可真美好,喝多了这就是进入地狱了,太痛苦了。

        自己趴在床上,简承宇捏着她的后背,佣人进来给简承宇送水,这一看,喝多了还挺有功的,还得给捏肩膀。

        啧啧啧,你说这要是他妈妈看见了,是不是得气死???

        公司那么忙,还得回来照顾一个女的?

        你说这女的除了长得漂亮一点,剩下全部都不实用啊。

        在阿姨的心里,姚若晖不够干净,东西总是乱扔,可是阿姨不知道的是,简承宇在国外念书的时候,一件睡衣最长记录穿过两个星期,就同一件,当然不是整天穿着,就因为如此,他觉得这个衣服还是很干净的,毕竟是睡衣啊,只有晚上穿,会脏吗?

        总体来说,什么锅配什么盖儿,天生一对,地上一双。

        姚若晖终于缓和了过来,简承宇也早早就走了,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有点浮肿,昨天晚上喝那么多的酒,不浮肿那才怪了,用手大力拍拍,洗了一个澡,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

        清醒了之后就开始折腾衣服,晚上有个晚宴她要陪简承宇去参加,要穿什么呢?

        鞋子摆了一地,到处都是,看的自己眼花缭乱的,跪在地上伸手去拿前面的那双,套在脚上穿了一下马上甩开。

        “阿姨……”

        阿姨从外面颠颠的跑进来,她马上就要下班了。

        她不干二十四小时的,简承宇要求他下班之前,六点阿姨下班。

        挣着人家二十四小时帮佣的钱,干少于这些时间的活,她自然是愿意的。

        “你帮我看看,穿哪双好看?”

        这就是有钱烧的,你张那么多脚了吗?帮佣阿姨心里腹黑地道,你以为自己是蜈蚣???

        姚若晖新淘汰下来一件大花的衣服,佣人阿姨一看,她的娘啊,你说谁能穿着这种东西出门,这就是大牌子???就这么个玩意,好像过去七八十年代穿过的玩意似的,当时就没想要,但是觉得回家留着当抹布也是不错的。

        姚若晖这件衣服是去年买的,没上身,去年的新款呢,觉得自己家阿姨太可爱了,这才愿意给她的。

        阿姨拎着回家,把兜子扔到一边,就赶紧准备饭菜,女儿下班还不算是太早,丈夫就是一个白吃饱,你指望他做家务?哼。

        干活特别利索,在厨房马上就开始炒菜,那边饭出锅,这边丈夫跟女儿都回来了,丈夫去车站接女儿了,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工资不是很高,但是自己生活买些零碎用的还是可以的,以前孩子总买衣服,工资就不够花,但是自从她去简承宇家干活之后,女儿的工资现在基本是不动的,都能攒起来。

        女儿就说,今天把主管给挤兑成功了。

        公司内部有竞争,她原本不是什么好争斗的人,如果会争,也不会干不上去,她就是想老老实实的做自己的本分工作,她不是那样的人,可主管成天找茬,说她买假牌子,今天主管原本想让她出丑的,一群人吃过午饭正好去了公司楼下的某家店,结果主管得得瑟瑟的要试衣服,那些柜台的小姐脸子表情很是奇怪,对着她却特别的殷勤。

        她一开始也不知道原因,后来才知道,主管身上穿的是假的,她身上的才是真的,虽然不知道那些柜台小姐怎么看出来的,但还是架不住幸灾乐祸,她被那个臭女人欺负了多久了,终于吐了一口气。

        “这有什么好高兴的,我警告你啊,不能学的虚荣……”

        帮佣阿姨就怕自己女儿到时候变的跟姚若晖似的,你说那就是寄生虫,任嘛不会。

        女儿笑笑,其实她是觉得这些衣服挺新的,自己妈妈不懂得她上班的环境,过去为什么要在衣服上砸钱,公司里就没有成天总穿着一套衣服的人,大家都那样穿,你每天就穿着一件衣服,背后就得被人笑话,她是觉得姚若晖跟自己身材差不多,她家没有这样的条件,捡别人的衣服穿穿,这衣服又很好,又是牌子货,她不觉得丢人,当然同样的也没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别人问话,她都是实话实说的。

        帮佣阿姨吃着饭,看着女儿也是觉得累,你看每天坐车这么个折腾法到底不是那么回事儿。

        “你的票考下来了吗?”

        女儿点头,考是考了,可拿什么买车???自己手里可没有钱。

        帮佣阿姨笑笑:“我给你大头,剩下的你自己付啊……”

        “你真是我亲妈……”

        给人当保姆这事儿,他们家原本就没有瞒着,大人物有大人物生存的方式,小人物有小人物生存的空间,大家互不干扰,不是挺好的,她也没有一技之长,自己凭着自己的本事挣钱,然后给家里生活条件拉高一些,她为什么就要低人一等啊。

        你以为当着帮佣就特别好做呢?干活不利索,人家也不会要你的。

        靠自己本事吃饭,她觉得自豪,特别的自豪。

        说买车,可是他们家就没有一个人懂车的,帮佣阿姨就合计跟姚若晖说说,但是怕姚若晖觉得自己得寸进尺,一直在犹豫。

        姚若晖在房间里看最新款衣服的画册呢,你说她每天能干什么,各种花钱被,闲的蛋疼。

        “有话说吗?”

        阿姨就说自己家要买辆车,可对车不太懂,问问姚若晖,大概十万块钱的左右的能买什么样的车。

        “买车呀……”

        姚若晖正好没事儿可干呢,中午领着阿姨就去车行了,给领错位置了,忘记了人家在钱上面是有价格要求的,不过闲着也是闲着,她说的是头头是道,阿姨听的脑袋迷糊,她没合计姚若晖能领自己来,这么热的天,你就告诉我啥牌子的适合女生开,然后安全性差不多的,价格在稍稍便宜一点的这就行了,结果这老人家,直接把她给领出来了,你说顶着烈日。

        姚若晖领着去看的,最后选了一款,说车子的价格跟安全性能还是有一定相关联的,如果手里有钱的话,就别太在意那几万了,填点买个差不多的。

        回来的时候领着阿姨去吃冰淇淋了,阿姨就觉得自己这个年纪吃这个玩意有点不着调。

        “这叫小资?!?br />
        阿姨心里偷笑,还小资呢,她这叫老资。

        一个小区里干活,大家差不多都认识,有时候买个菜啊,就一起去了,有时候送洗衣服在路上就能撞上,说个话什么的。

        阿姨这点挺聪明的,她虽然在这家干的很好,其实她收益的太多,但是自己不说,这个圈子大家都是做这个的,有些人愿意跳槽,谁不愿意去好的人家,你别看都是有钱人家,可有的有钱人家特别的变态,不拿你当人看的,对你就是拿你当下人看。

        阿姨说话方面自己很是注重,晚上回家跟女儿说,也没料到姚若晖会领着她去吃冰淇淋。

        “人不坏,就是太懒了……”

        *

        简承宇到底还是把姚若晖给领回家里了,王冉没说别的,可脸子拉的有点长。

        简承宇就当什么都没看见,自己该吃吃该喝喝,顺便逗逗妹妹。

        他就发现晞彤玩完自己的脚丫子然后去亲简宁的脸,简宁明知道自己女儿干过什么,竟然脸上没有一点嫌弃的目光,只有无奈。

        简宁能让晞彤这样亲,你说要是王冉碰完脚丫子去亲他,他能干嘛?

        简承宇摇摇头,自己不能在乱想下去了。

        姚若晖晚上做面膜,自己在脸上都涂好了,简晞彤这边吧嗒吧嗒踩着小拖鞋推门进来,简承宇在看书呢,姚若晖在他腿上躺着呢,晞彤一进门,简承宇就把若晖给甩一边去了,拍拍床。

        “上来?!?br />
        简晞彤爬啊爬的,最后还是自己哥哥给抓上来的,在简承宇怀里玩了没有一会儿,眼睛一直看着姚若晖的脸,就觉得这个东西肯定好玩,眼睛闪闪发亮。

        简承宇下床去卫生间,你说简晞彤这就对着姚若晖的脸去了。

        若晖闭着眼睛躺着呢,闭目养神,你说就感受有一只小手在自己的脸上动来动去的,睁开眼睛,晞彤那张大脸就贴了下来,简晞彤的脸就紧紧贴在姚若晖的脸上,吓了她一跳,主要就是距离太近了。

        晞彤笑呵呵的往自己的小脸上抓。

        “你看看你妹妹……”

        简承宇从卫生间回来,伸手把小朋友给抱了起来,抱在怀里,小姑娘现在也会美了。

        “你嫂子太丑了,咱们不学她?!?br />
        若晖翻着白眼,说谁丑呢?

        简承宇抱着孩子出去,在客厅里陪着晞彤玩了半天,孩子永远也不会累,这里跑哪里跑的,就看着她一直在跑,姚若晖干脆就是躲房间里不出来,省得王冉看着自己眼睛疼,她不出现总不会有错吧?

        简承宇喜欢他妹妹,晚上自己坚持要带着睡。

        “她今天中午睡午觉了,晚上肯定要睡的晚,明天会醒的早,你带不了?!?br />
        简宁太了解自己儿子了,躺在床上那就是叫不醒的,当然上班除外,不然就睡的跟昏迷了似的,小时候就这样。

        简承宇坚持要带,当哥哥的要带妹妹,当父亲的也不能拦着,那就带被。

        这家伙,晚上十二点了,简晞彤眼睛里还是没有一丝的睡衣,中午的那一觉从两点睡到了五点,今天这是简宁没看住,自己躺下就睡着了然后一直没起来。

        简承宇原本要休息就是因为最近用脑过度,累的眼睛都快要合上了,坚持不住了。

        用脚去踢踢姚若晖的。

        “你起来帮我带会孩子吧?!?br />
        姚若晖扯过来被子,自己往头上一蒙,你叫她去跳楼也别让她带孩子,她受不了的。

        晞彤的小手就往若晖的被子里钻啊钻的,冰冰凉的小手去摸若晖的后背,给姚若晖折腾的,这还不算,大清早五点孩子就起了,见床上的哥哥姐姐全部都不起来,自己着急,就往上面走。

        “妈呀……”

        若晖是被人揪着头发给疼醒的,都快要气死她了,昨天半夜一点多才睡,早上五点就起床,这跟她的作息不符合啊。

        姚若晖睡懒觉特别的厉害,简承宇不管的,她睡觉就是皇帝老子来打扰她都会恼。

        看着孩子的眼神就变的有点不同。

        “懒……”

        简承宇翻着身体就当自己没听见,他现在要是醒了,这就沾到自己的身上了。

        若晖耷拉着脸:“你去找你爸妈去……”

        “哥哥……”

        姚若晖从来没这么讨厌过一个孩子,真的是讨厌。

        如果晞彤不来找她的话,每天就陪着她玩一个小时,那若晖肯定喜欢,让她付出一点时间去陪着孩子,这也不是她的孩子,她凭什么???

        也没有耐性,更加不愿意哄孩子。

        照着简承宇的小腿肚子一踹。

        “别装死……”

        晞彤就跟王冉学,说姐姐打自己哥哥。

        王冉差不多就明白怎么回事儿了,简承宇不起,当母亲的能包容,这是自己儿子,问题是,简承宇不起床姚若晖也不起,甚至简承宇起床了,姚若晖依旧在睡,她习惯早上不吃早餐的。

        眼看着都十点了,王冉今天休息在家,没让简宁领着孩子去医院,简宁说去医院转一圈在回来,简晞彤自己在客厅里玩呢,姚若晖就还在睡觉。

        简承宇推开卧室的房门,碰碰若晖的小脸。

        “起床吧,啊,这是在我妈家……”

        “我就说不回来,你一定让我回来,现在又让我去讨好你妈,我每天都是这个时间起床的……”姚若晖抱着被子坐起身,彻底火了。

        她就是这样的人,你让她装别人的样子,现实吗?

        简承宇捂着若晖的嘴。

        “你给我妈面子,我给你面子,你就在她面前装装?!?br />
        若晖坐起身,其实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不是自己家,睡也睡不好。

        “我给你妈面子,你妈也不会给我面子……”

        “你又不会看她的脸色不是嘛……”

        她自我减压能力还是挺强的,这点简承宇深信无疑。

        若晖翻着大白眼,什么话都是你说的。

        “你过来……”对着地上的人勾勾手,简承宇把脸凑了过来,若晖让他背自己在地上走两圈,简承宇弯着腰,若晖趴了上去,她说让被那他就真背被,只要她给自己妈面子,把眼前的至少给撑过去,回来也就住几天,绝对不会累死你的。

        若晖起床了,穿着吊膀子的衣服,自己对着王冉笑。

        “我平时在家里起的就有点晚……”说着摸摸自己的脖子,一副不太好意思的样子,心里翻着白眼,她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起的晚,有错???

        王冉是越看越不待见姚若晖,因为姚若晖的身上她压根看不见所谓的优点。

        吃饭就吃那么一点,说胃口不好,跟简承宇带着老小出门,晚上回来就不吃饭,王冉也是看在眼里,不就是觉得家里的饭不好吃,去外面吃了嘛。

        所以才说有时候没办法,不是自己生养的,没有办法站在对方的立场上替对方去想这个问题,你看简承宇也是一样的晚起,一样的出去吃,可王冉绝对不会说自己儿子是有问题的。

        “看见没,看见没……你妈的眼神都想把我给吃了……”

        简承宇头大,就这么调和,两个人关系还是不行。

        王冉在本城有课,若晖去听了两节,她是喜欢王冉讲课的感觉,不过对王冉私下的龟毛表示老年妇女的综合症,听完课约王冉一起出去吃,不过准婆婆没有给面子,自己转身就找了一家店试了试口味。

        回到家里,简宁洗衣服呢,简宁不是当着姚若晖的面他才这样,而是他这辈子都是这样过的,他的衣服他觉得包括王冉在内的人都是洗不干净的,一定要自己上手。

        若晖就看不惯,她一个女人都没这么干净呢,简宁洗完衣服就开始擦地板,若晖坐不住,她是客人,自己不能看着人家干活,只能被动的起身。

        说让自己来吧,简宁对着若晖笑笑,说不用。

        姚若晖没办法在客厅里坐着,她坐在沙发上然后看着未来准公公蹲在地上擦地板???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这一家人,脑神经都跟别人不太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