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简晞彤……”

        简宁领着女儿去书店,其实这样的事情发生过一次,跟着一个老爷爷就跑了,这次又是。

        简宁冷着一张脸,他实在搞不懂女儿的思维,一看见老头儿就眼冒绿光,这孩子要是谁真有心来骗她,绝对能给骗走。

        身上背着一个小布包,这还是王冉带着去买的,买的时候还闹出来笑话了,人家以为这是孙女呢,脚上的那双鞋没出意外的又是她亲哥给买的,简承宇在自己妹妹吃穿上舍得花钱,几乎不用父母说,就能想到,当然了姚若晖也是天然的败家子,你叫她买东西她还了不得呢。

        简宁站着看书,她手里拿着一本童话书估计也是认不全上面的字,给她带图片的小丫头还不要,非要跟自己爸爸看一样的,简宁站着她蹲着,蹲在一边,叉着腿,王冉就说过女儿好几次了,你是个女孩子,不能这样蹲,可效果不是很好。

        这不看见一个老爷爷,满头白发的老爷爷,奔着人家就过去了,简宁是过了几秒才发现,整个身体都粘人家的大腿上去了。

        “爷爷……”

        仰着小脸就往人家身上贴,那老爷爷一看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哪里冒出来这么一个可爱的孩子?孩子穿的漂亮给收拾的也干净,两个小辫子,因为头发有点短上面弄了很多可爱的发卡,跟个洋娃娃似的。

        “小朋友,你爸爸妈妈呢?”

        老爷爷心里也是在叹气,你说现在的家长,这是怎么搞的?孩子这要是丢了,到时候你就哭去吧,找都找不到。

        “不知道?!被卮鸬母删焕?,就说不知道。

        老爷爷看了一圈,见没有人来找,合计自己给她送到门口去,叫广播帮着找找,伸出手要拉她,你说晞彤就真的给手让牵着,简宁看着这一幕头顶都要冒烟了。

        “简晞彤……”

        简晞彤当自己没听见,还想继续走,简宁上前,那老爷爷笑呵呵的说着,这孩子多讨人喜欢。

        “这是你孙女吧?”

        简宁脸上闪过一抹尴尬,清清喉咙:“是女儿?!?br />
        老爷爷一愣,还真是没看出来呢,不过马上就想明白了,估计这就是再婚的,娶的是小媳妇,那就没问题了,肯定能生得出来的,说了两句话转身就离开了,简晞彤伸手要简宁抱,简宁没理孩子,孩子就颠颠的跟着他往外走。

        到了车门前,简宁看了女儿一眼。

        “回家罚站啊?!?br />
        王冉进家门,包还没放下呢,迎面一团风就刮了过来,小人儿脸上全部都是眼泪,指控着自己爸爸非人的对待自己。

        “妈妈,爸爸坏……”

        王冉蹲下身去抱女儿,结果没抱动,这孩子你看着好像很瘦的样子,身上可有肉了,全部都是肉啊。

        简宁卧在床上看书呢,王冉偷偷往门里就看了一眼,问女儿怎么了,晞彤也说不明白,反正就都是她爸爸的不对那就对了。

        各种指控。

        王冉领着女儿,给女儿擦擦脸,这边给衣服换下来,那上面哭的都是眼泪鼻涕的,拿着手绢给女儿擦鼻子。

        “用力?!?br />
        孩子用力,王冉给孩子擦干净小脸,又领着进了卫生间,把小脸给重新洗了一次,抱在怀里,家里的好人王冉来当,坏人都是简宁来做。

        简晞彤是不知道,其实她妈才是真正的坏人。

        王冉就说这孩子必须得打,要不然说不定哪天就跟着老头儿跑了,哪里有这样的,这才多大啊。

        看见没,背后就变身恶毒的后妈了,亏得晞彤一直都以为她妈是天使。

        这也就是简宁脾气好了,换成简承宇直接就上手,什么劝什么说的都没有叫她疼来的有效。

        简宁每天在医院忙的团团转,幸好他唯一的省时间的就是他从来不应酬,上了轨道有些事儿不需要自己去操心,各方面渐渐的形成了一种网状,不太需要自己费精力和时间,这就是做得久的好处。

        答应小姑娘了,要领着小姑娘去看电影,这是早早就约好的,妈妈就别指望了,妈妈每天都忙。

        有人曾经问过晞彤,说你妈妈是做什么的,简晞彤的回答就是,妈妈是做大事儿的,养家的。

        在她心里,家里就是靠妈妈养活的,爸爸是闲着的,因为爸爸总带着她。

        孩子是用孩子的眼睛去看世界,自己理解成什么样,就认为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

        简宁昨天就说妥了今天不到医院,可能下午会过去转一圈,有事儿的话就打电话找他,其实真有事儿了找的也绝对不是他,医院有负责专门处理这些的,跟外面的一些机构,政府包括上层都有一定的联系,这是定期都在进行的,私人医院怎么可能不进行沟通,简宁不沟通那他只能花钱找人替他去做这个沟通。

        小姑娘在床上跟袜子在做着斗争呢,现在不让别人给穿袜子,可自己也不会穿,手脚还没有发育完全,笨的很,手上就好像拿了几千斤的重物,笨拙的抓着袜子想要套进自己的小脚上。

        晞彤的脚长得很漂亮,长长的,脚看着将来也不能小,现在就已经比同期的一些小女生脚都大了,简宁这个父亲总说好,好在哪里?

        小姑娘的脚就从来没有破过皮,什么被蚊子给咬了之后留下疤痕,这些都没有过的,带着女儿出门,就一定会小心,那样的环境要么不去,要去了绝对不让孩子上手去抓,所以至今他女儿身上皮肤都是好好的,每天给洗澡给擦润肤露,在忙也不会在孩子的身上抽时间,晞彤不太喜欢吃水果,干脆就弄成果盘,每样来一点然后切成她能接受的图案,孩子能吃几口,高兴也就吃上那么几口,剩下的他就带着,孩子剩的东西简宁从来不让王冉碰,都是自己吃。

        小女儿坐在床上小脸憋得通红,看样子把自己上大号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好不容易穿进去了,这袜子穿的是反面。

        这也行了,会穿就行,何必管正反呢。

        简宁觉得满意。

        儿子小时候别说穿袜子了,你让他随便干点什么,那时候承宇可不行,什么都不做的。

        自己走进去,一边跟女儿说话转移她的注意力,这边上手赶紧的把小人儿脚上的袜子给换到正面,叫她站在床上,自己给她提提裤袜。

        晞彤特别喜欢白色的连体裤袜,谁说小孩子不懂得美的,可喜欢臭美了,自己每天站在镜子前就走不动路,觉得妈妈的东西都是很好的,什么衣服啊鞋子啊都是有心想要去试试的。

        “好了?!?br />
        晞彤眼睛瞪得大大的,嘴巴开开的,表示自己就是个天才,袜子穿上了。

        伸手指一指,那意思要让简宁夸她,你看她穿的多好。

        简宁亲亲宝贝女儿的脸蛋,给抱下床,晞彤蹭蹭的往卫生间去跑,卫生间脚下有个小凳子,就是站在上面她也看不到镜子,镜子太高了,拿着小毛巾自己擦着脸。

        这孩子洗脸有一绝,那就是就洗一条,只擦脸中央,其他的地方好像不存在一样,擦两下,宣布自己洗脸完毕。

        简宁拉着女儿,自己拿着毛巾一点一点给擦,叫她闭着眼睛,小孩儿的皮肤太嫩,不敢用太大的力气,洗完了叫她出去找她妈妈去。

        “妈妈,你又挣钱去???”

        晞彤站在门口,看着王冉背着包这就是要走了。

        在简晞彤的心里,自己妈妈王冉是个特别了不起的女人,因为她妈睁开眼睛就要离开家,她个爸爸都要站在门口送着妈妈去上班,还有司机会来接妈妈上班,结论就是,自己妈妈是个特别了不起的人,就这样子。

        小孩儿嘛,她不看自己家有没有车,车好不好,她也分不出来,反正能让人开车的那种车肯定就是好车,很了不起的,简承宇也有司机啊,但是简晞彤就认为,哥哥的车那就是沾妈妈的光儿,那是妈妈给的。

        王冉一听小女儿的话,弯下身搂着女儿在她脸上亲亲,眼睛都变成了桃形。

        家里多了一个她,每天可有意思了,总有闹不玩的笑话。

        “是啊,妈妈得出去给晞彤宝宝挣嫁妆,嫁妆知道是什么嘛?”

        简晞彤认真的想了一下,然后表示自己不知道,没听说过呀,爸爸怎么没对自己讲过呢,嫁妆是什么?

        “就是晞彤结婚要带走的东西,妈妈挣得多,晞彤拿的就多?!?br />
        小人儿眼睛动动,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别拦着妈妈去挣钱了,省得她将来没有嫁妆。

        王冉就知道自己闺女心里在想什么,没忍住笑了出来,这孩子……

        简晞彤其实一点都不尖,没有人家孩子那种特精特灵的样子,小时候看着挺聪明吧,长大就不了,你说什么她都能信,只要是从你嘴里讲出去的,特别的好唬弄,简单点来说就是单纯。

        这么大点的小孩儿貌似也就能单纯这么两年了。

        “妈妈再见?!?br />
        “再见妈妈的宝贝儿?!?br />
        王冉挥挥手,简宁在屋子里给女儿装东西,先要领着去动物园,然后去看场电影最后吃顿饭,这一天的行程就算是结束了。

        手里提着一个大包,其实有些男人就讨厌这样,身上多一个包你知道多影响形象的。

        领着小女儿从家里出去,简晞彤呢是看见谁都会打招呼的,她不分这个人有钱还是没钱,在她的世界里,这种东西还没有形成,只懂得比自己大的就是长辈,自己就应该先开口说话。

        她经常在小区里乱转啊,小区里的保安都是人认识她的,其实能住在这里的,都是有钱人,有些人家的孩子都是拿保安当下人看的。

        简宁换了新的房子,他自己本身比较喜欢享受,有钱就是喜欢花,花出去多少他没有概念,只要自己觉得舒服就行,这边同一个小区里的人呢,大部分店铺是老板,不是老板也买不起这里的房子,因为这有个层次的问题,所以跟保安他们不会有太多的话题,更加就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保安去打招呼了。

        “叔叔,我今天的衣服好看嘛?”

        跟个花蝴蝶似的在人家面前转啊转的。

        小区里的保安都说简家的这个小姑娘招人疼,为什么?

        有礼貌爱讲话,看见谁都是笑眯眯的,你就看着她吧,永远好像都不会觉得烦恼一样,谁都是从孩子过来的,如果能一辈子都这样那就完美了。

        简晞彤还不抠,自己有什么都能跟别人分享,她不要别人的东西,但是自己的东西会给别人。

        就算是都送人了,自己不吃也高兴,就是这样的个性。

        简宁过来追女儿,就一眼没看住,你看就跑出去这么远。

        “简先生现在出去???”简宁应了一声,说要带着孩子出去玩,保安放行,等人走远了才念叨,见过好男人没见过这样的好男人,家里是开私人医院的,因为小区都有登记,不想写这是不可能的,他们总要确保每家的安全,进进出出的人都需要排查,简宁家医院来的人比较多,你看开医院的按道理来说应该很忙的,还能领着孩子出去玩。

        “老来女啊,我要是过了五十能有个女儿,我也疼?!?br />
        人那时候正是情感上转变的过程,遇上这样高兴的事儿,谁不喜欢?

        不过前提得自己养得起才行。

        简晞彤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简宁问她要不要喝水,小姑娘摇摇头,认真的看着前面,自己嘴里说个不停,至于她说的都是什么,简宁还真不懂。

        小孩儿喜欢的东西永远都不可能是他会喜欢的,特别是晞彤,晞彤的爱好就特别广泛,所有女孩子会喜欢的她全部都喜欢,洋娃娃啊,水笔蜡笔,动画片,凡是好看的她都喜欢,特别喜欢小动物,看见小动物就迈不动步子。

        一颗心就跟软糖似的,伸手去碰软软的,里面是棉絮的那种。

        成长的环境就是这样,爸爸妈妈没有一个人告诉简晞彤,成长的环境单纯,相对来说就造成了今天孩子天真的个性。

        先去的动物园,下车简宁领着女儿的小手,一大一小,人家说有个很萌的身高差,说的就是这种了。

        大手领着小手,简晞彤四处看,觉得哪里都特别的好看,自己扭着头去看,看不到的地方,有人多的地方,简宁会把女儿给举起来,让女儿骑在自己的脖子上,双手把住她,孩子就骑在上面看啊看的,简晞彤有个最明显的特点,她一说话或者高兴的时候,眼睛就特别的圆,闪亮闪亮的。

        头发上待着发带,米老鼠的,这是自己出门的时候要求的,觉得自己戴这个东西很好看,自己上手拨弄着,走了一路人家都在看她了,觉得小姑娘笑起来的样子特别的好看。

        去动物园两旁卖东西的特别多,简晞彤就不会伸手去要吃的。

        不是没要过,不大点的时候,其实小孩儿都是这样的,看见什么就会想伸手要,想要去尝尝,因为没吃过,觉得那个东西很好看一定会很好吃,这样就会伸手要,可简宁不给买,一次两次下来,她就再也不会张嘴要了,知道爸爸不会给买,那个东西不好,所以自己不要。

        直接忽略,有小贩就出声招呼。

        “小朋友要不要,很好吃的?!?br />
        简晞彤抿抿自己的小嘴唇:“我有?!蹦米攀掷锏亩飨园?,然后小头一扭,人家也是有的。

        简宁扛着简晞彤走,路边的一个小男孩儿拽着自己爸爸大腿就要往上爬,那孩子看着就挺胖的,你说他爸爸瘦的厉害,他爸就差没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跟自己儿子打着商量。

        “儿子啊,你看看人家小姑娘的体重,你在看看你的体重……”

        这不是要累死你老爸的节奏吗?

        里面转了一圈,用了一个多小时,孩子的额头上都是汗,也是累了,简宁找个路边,路边有椅子,把包放上去,从里面找水壶,她有自己专门喝水的水壶,这个水壶简宁跟王冉都是不会去用的,这就是她自己特制的。

        “伸出手?!?br />
        简晞彤伸手,玩了一路,她是觉得什么都有兴趣,简宁不确定她都摸了什么,习惯就是养出来的,蹲在路边,跟小肉团似的,伸着小手等着爸爸往自己的手上浇水,然后搓两下,啪啪的拍拍自己的小手,表示洗干净了。

        简宁拿着手帕给女儿擦,完了在给擦擦脸,小姑娘捧着水壶自己坐在椅子上喝水呢,小口小口的喝着。

        简宁站着身,微微呼吸着,等女儿喝完水了继续前进,找个地方坐下来准备吃点东西,里面的东西是孩子的妈妈给准备的,简宁几乎什么都会,就是不碰关于饭菜之类的刮边产物,你就是杀了他,他也不碰。

        在地上铺着一层,然后给女儿铺上一层小摊子,小姑娘你不能让她的屁股着凉,哪怕她现在就是一个小孩子。

        这么大点的孩子,简宁轻易不会让女儿去吃冰,冰淇淋这些孩子都很少碰触到的,为了她身体好,这些还是不尝试的为好,一般的孩子会哭会闹,可简晞彤已经养成个性了,她爸爸说的那就是有道理的,自己不能去反驳,不能去要。

        两条腿蹲在毯子前然后大咧咧的坐下来,关于姿势的问题,估计现阶段是很能纠正的,小孩儿没有那种观念,她小时候穿着活裆裤就这样,不怕别人看的,这点简宁颇有点郁闷。

        这东西不是他灌输就能灌输进去的。

        吃饱了喝足了,还得作画一幅。

        这简直就是……

        不忍入目啊。

        简宁也没看出来画的是什么东西,反正画纸上是一大片,孩子说什么他就听着被,听的特别的认真,好像非常赞同的样子。

        简晞彤说自己画的是恐龙,画纸上别说恐龙了,就连个物体的样子都看不出来,天马行空啊,这里来一下那里来一下的,简宁心里苦笑,他女儿肯定就没有绘画的天分。

        简承宇收到父亲传过来的,自己拧着眉头,在开会呢,全部的人都看着老板突然之间好像很懊恼的样子,这是因为什么???

        简承宇是想研究出来,这画里的是个什么东西,他怎么就看不出来呢?

        眉头越来越紧,恨不得撕了算了,这也太抽象了吧?

        简宁告诉儿子答案,简承宇无语的笑了出来,开玩笑,这个是恐龙吗?

        简晞彤这个死丫头,怎么一点画画的天分就都没有呢?

        这叫恐龙吗?

        他一笑,说话的人不敢在继续下去了,谁知道哪里又惹到了,有这么好笑吗?

        你看他就说吧,这个方案不合适,不合适,说出来老板一定会火大的,现在果然就是。

        简承宇跟姚若晖约好了时间一起吃午饭,姚若晖今天来的早,就看着他推门进来,后面跟着秘书,简承宇把自己的手机拍到姚若晖的手里。

        “你看看这像是恐龙吗?”

        若晖还真没看出来,这一看这就是玩呢。

        简承宇扯扯自己的领带,交代完了秘书,给简宁去电话。

        “我爸啊,我求你了,你叫她画点正常的花啊草的,别越过简单的直接来这么复杂的?!奔虺杏钚睦锖苡幸恢殖宥?,想出去找人干一架的冲动,原因?

        原因就是因为他老妹画了这么一张画,弄的他焦躁的很。

        咱们没天分就从简单的做起成不成?别直接就上手这么高难度的。

        浑身都觉得不自在了。

        这兄妹俩结论就都是有病,大的有强迫症,你画什么就必须像什么才行,不然他就觉得自己内心焦躁,小的那个明明不会画,自己上手就去弄,弄完了就指着跟自己爸爸说,这是恐龙,叫看的人老血喷出去多老远。

        领着去看电影,才进场,你说这字幕还没出来呢,小姑娘人家就睡上了。

        她说自己是想来看电影的,每次进电影院其实就都是睡觉,那入睡的速度也是挺快的,简宁怕女儿睡不着,抱在怀里,你说叫他一个成熟的男士来看动画片,简宁重重叹口气。

        怀里的小猪儿迟迟不肯醒过来,简宁用手搔搔女儿的痒,白天睡足了晚上就不能在睡了。

        简晞彤有点发赖,自己不愿意醒过来,黏糊糊的劝着自己爸爸的颈项,像是要哭出来的样子,憋着嘴,眼睛里都是气泡泡,简宁给女儿披着衣服。

        “咱们找家好吃的饭店行不行?”

        就是要哭出来了,只要爸爸说好那就好吧,点点头,可怜巴巴的样子。

        玩一上午,简宁下午得工作,孩子就在医院里风跑,你说哪里她都喜欢看看,这里瞧瞧哪里转转的。

        晚上跟着爸爸下班回家,可有精神头了,吃过饭要陪着妈妈闲聊十分钟,母女两个人鸡同鸭讲,王冉说的有些话她听不懂,听不懂的她就直接忽略,要不然就讲的不是她认为的那个意思,听她们两个人说话,简宁就觉得是一种享受,驴唇不对马嘴。

        王冉搞不清自己女儿想要表达的都是什么,简宁跟女儿待在一起的时间比较长,晞彤就是说上两句,他差不多就都知道了。

        王冉觉得天底下最难解读的就是她女儿的言语,百科全书也解读不了。

        小丫头哇啦哇啦的还能说,说些什么了,完全没听懂,自己处于朦胧一片当中,等小丫头起身表示自己跟母亲沟通完毕了,她现在就要离开了,王冉松口气。

        怎么有点找到了曾经上最不喜欢课,遇上最不喜欢老师的那种感觉?

        女儿能独立行走之后,洗澡简宁都是不上手的,让王冉给洗,王冉领着女儿进去洗澡,这丫头洗澡也没有个消停,吹了自己妈妈满脸的泡泡。

        “你要是在弄,我可生气了,我打你了啊?!?br />
        王冉这边才说完,孩子拿着浴盆里的小鸭子,那个小鸭子能吸水,喷了王冉一脸,自己呵呵的笑了起来,觉得太有意思了。

        “我让你爸爸进来了啊……”

        晞彤瘪瘪嘴,就说自己妈一点都不好玩了,都不能配合她。

        简承宇一个月过来接一次,名曰为了培养兄妹感情,惯孩子肯定谁都惯的,差这么多,不喜欢那就满嘴跑火车的骗人。

        亲自去接,抱着一路,简晞彤在简承宇的怀里是从来不走路的,就熊自己大哥,你抱不抱你都得抱着我,不然我就不肯走路。

        孩子在简宁面前从来不敢这样,简承宇其实知道原因,可自己不是舍不得嘛。

        “哥哥,我想你了?!?br />
        哪里想了?

        简承宇抱着这一团儿往公司去,这是老板的妹妹,别人都恨不得把简晞彤给供起来了。

        小姑娘觉得谁都有意思,但是不会上手去抓任何的东西,就是蹲在地上看看忙忙碌碌的人群,她自己喜欢在外面蹲着,没人劝,蹲够了也就知道回去了。

        晚上领回家,自己可知道占据有利地形,站在床上对着姚若晖指挥,那意思她要跟她哥哥睡,让姚若晖自己去睡。

        若晖没忍住,差点就笑了出来,这样行啊。

        她肯定就是没有任何意见的,就单看简承宇了。

        简承宇黑着脸:“你自己睡?!?br />
        “我怕黑?!?br />
        简承宇坐在床的这边,简晞彤坐在床的那边,你就看着兄妹俩是一样的姿势,简晞彤的腮帮子鼓鼓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在跟自己大哥比眼睛大。

        简承宇觉得自己每次跟这个小丫头一起睡,都是一种折磨,非人的折磨。

        睡着睡着,半夜不知道人就调了一个头,你说早上他醒过来的时候,孩子的脚丫子在他脸上举着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下面去了,小脚在他脸上蹭啊蹭的。

        姚若晖之间进门有看见,不过没有吭声,简承宇是黑着脸睡觉的,黑着脸起床的。

        姚若晖是看出来了,这孩子有点不待见自己,可原因是什么呢?

        简晞彤白天自己睡在床上,窝成一个团儿,若晖就在沙发上坐着,腿上放着电脑,自己跟她说话,叫她,孩子也是爱答不理的。

        “你过来叫姐姐摸摸你的脸行不行?我们晞彤这么好看……”

        姚若晖的特长就是勾搭男人,可见此招对女人也是一样的,勾搭勾搭就把小丫头给勾搭上船了,虽然晞彤也多少还是有点不甘愿,可小脸至少会送到若晖的手里,叫她摸摸,姚若晖会稀罕孩子,也会跟着孩子玩,但是你指望她侍候孩子,这就不现实了。

        晞彤也就只能在她哥哥这里待一天,多了她哥带不了。

        *

        李波是从来不看孩子,李波她妈呢一开始是抱着想让两个孩子和好的念头总是来,后期徐秋华也是从中作梗,徐秋华这样的婆婆其实起不到太好的作用。

        说好了第二天叫人家看孩子,李波她妈是给孩子买的衣服跟吃的,孩子是她一手给带大的,能舍得嘛,两个人老早就来了,结果来了之后看不见孩子。

        徐秋华是各种推脱,今儿孩子感冒了去医院了,明儿孩子去别人家玩了,反正就是不让你看就是了。

        徐秋华就怕李波跟王焱在回头,这个儿媳妇她肯定就是不要了,换谁都行。

        饶是李波她妈在好的脾气,这也受不了,今天折腾一趟明天折腾一趟的,后期是看出来了,她就是不让看。

        李波现在混的好,不光是自己,家里也跟着受益,她爸妈管不了那就只能放任不管了。

        “依着我说干脆就别看?!?br />
        当妈的心倒是挺狠的。

        李波想得开,反正都是你王焱的女儿,你还能对着不好?就算是王焱未来的老婆对着不好,还有王妈妈呢,还有姑姑呢,老王家还有几个心软的,那就不怕。

        李波她妈重重叹口气。

        “我就没见过你这样当妈的,那是自己怀胎十月生出来的……”

        李波撇嘴,怀的又能如何,他们家根本不愿意给自己,自己带着孩子也是不方便,怎么考虑还都是给孩子的爸爸比较好。

        李波妈最后一次上门,这是遇上了王妈妈,平时王妈妈也说徐秋华,可说不了,徐秋华主意特别的正。

        “也不让我们看这个孩子,我从小给带大的,得,以后我们也不来了?!比死畈杷档亩际鞘祷?,其实李波做的事儿,就算是错,也能理解的,你王焱就没错嘛?

        二话不说照着脸就给了一下子,有话你可以好好说,孩子那么小,你让她去医院,你在给吓个好歹的。

        “这就是没缘分吧,一开始就不喜欢吧我们孩子,现在你们是都如愿了,就是可怜了王爽……”

        李波她妈语气也不是多好、

        这不就是硬生生被弄离婚的,老王家的这些长辈不给出主意,王焱能这样???

        她到现在都觉得王焱挺好的,就是这些长辈不着调,孩子结婚管你们什么事儿,你们就非得插手去管。

        这给王妈妈还说的颇为尴尬,王妈妈能说什么啊,再说她性子原本就有些软。

        李波妈起身,把孩子的东西都留下了,这都是她当姥姥的一片心思,心里舍不得,跟刀割似的,这样以后还能见面了嘛?以后孩子可能长大了在路上遇上自己都不认识了,哪里还记得姥姥了。

        李波的妈妈找了王焱去谈,不是他们不来看孩子,而是孩子的奶奶不让看。

        “你妈总是找借口,今天明天不行的,我们年级也大了,管不了了……”

        王焱觉得有点羞愧,不管怎么说,丈母娘老丈人对他不薄。

        “妈,我回去说说我妈……”

        李波妈摆手:“算了,你们能好好对待孩子就行了,以后我们家也不看了,李波也是不让我们两个人来看,你将来结婚了有了孩子,王焱啊,你得记住了,王爽是你女儿,你不能薄待了她,怎么都是自己的女儿……”

        李波妈心里就提心这一点,要是将来王焱生了儿子,这女儿不就是没有地位了吗?

        王焱话讲的很有人情味儿,孩子他不带,徐秋华都放话了,不用别人管。

        徐秋华这点上来说,她也算是做到了,王爽就她现在一个人带,吃的喝的用的,没有不好的,领着出去玩,将来自己也说了,要是孩子上学,就每天接送,等结婚的时候要是有兄弟姐妹,别人有什么,王爽只能拿的更多,谁让孩子没妈妈了。

        李波她妈重重叹口气,你说好好的一个家,这就给拆了。

        “不是我埋怨你们家的长辈,太不应该了,哪里就有劝着离婚的,你也长大了有自己的思维,他们就都跟着搀和,李波是有不对的,可罪也不至死……”

        李波妈妈心里依旧还是怨恨。

        没有这样的,走到今天就全部都是长辈的错。

        长辈不劝和,作为长辈你们就应该有一点的包容之心,一点错就让离婚,你说那这样的话,天底下得多少离婚的?孩子错了,你们用宽容大度的心思去包容她,她还能不改吗?爷爷奶奶也是,在这事情上面一点做派都没有,就那样的婆婆,将来娶进来谁当儿媳妇也够喝一壶的了,谁觉得老王家好,谁就嫁吧,她就等着看,让她的孩子伤心流泪,她看着别人会不会好过。

        王焱怅然所失的看着前任丈母娘离开,其实当母亲的都是不容易。

        王焱的未婚妻买了一些吃的玩的去家里,领着王爽在外面玩呢,徐秋华跟做贼似的就藏在后面,你说你要看你就大大方方的看嘛,可她不,非要偷看。

        徐秋华也是担心,会对王爽不好,所以偷摸摸的看看。人家未来准儿媳妇不是不知道徐秋华在偷看,心里坦荡荡的,准婆婆也说了,这孩子将来不用他们管,她身上也没有任何的压力,自己怕什么。

        就把王爽当成亲戚家的小孩儿,小孩儿是无辜的。

        徐秋华看着准儿媳妇表现的很好,可心里依旧不放心,觉得人都是多面组成的,可能留给你的就是最好的一面,背后就虐待孩子呢,越是想越是觉得不行,还得细心观察观察。

        前丈母娘来,弄的王焱的心里还挺乱的。

        说的话对王焱产生了影响。

        你说他跟李波过的时候真没觉得有什么,就是妈有点不讲道理,在整个离婚的过程里,真是被冲动占据了一切,当时是家里人全部都支持他离婚,但凡有个人为李波说两句好话,他跟李波也走不到今天,可王焱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

        李波现在变了,他也变了。

        用被子蒙着自己的头,外面徐秋华在说话,领着孙女玩呢,徐秋华个性不好,说骂孩子那就骂,把孩子给骂的哇哇哭,王焱掀开被子自己从里面出来,一把抱起来王爽。

        “你要是不能带,你就别带?!?br />
        徐秋华瞪着眼睛,这就跟自己来了?

        她怎么着他了?还跟自己横上了?

        王焱心里是有怨恨,他还藏不住话,对着徐秋华跟机关枪似的就全部都说了出来,徐秋华一听,自己不干了,你丈母娘是你亲妈???她会为你着想吗?

        “要不然呢?你还打算跟她过下去?你爸死的时候都没闭上眼睛,为什么?”

        “亲儿媳妇都不来送一程,整个医院就是没踏进来过,你爸生病的时候她来过几次?两次就都没有……”

        徐秋华对着王焱是又哭又叫的,就当着王爽的面,她上来这个劲儿能顾着谁,谁愿意看谁就看,再说一个小孩子能懂什么。

        “她对得气起你爸吗?你现在还替她说话,怎么着你还想跟她过啊 ,那你去吧,我不拦着你……”

        王焱抹把脸:“妈,你别当着孩子的面说这些行不行?”

        “当着孩子的面说又能怎么样?我告诉你王焱,我就是不喜欢李波……”

        王焱苦笑:“你给过她什么?我们两个人结婚的时候家里什么都没给……”

        现实就是这样的,在这段婚姻里,如果李波说她委屈,王焱是能理解的,事实上就是这样的,哪里有家里号称这么有钱的,实际一毛钱都不给往外掏的?

        钱就给王爽花了,多一毛钱他妈都得查得清清楚楚的,谁心里会不觉得亏?

        “你现在就是说我错了?行,等你在结婚,钱我就都给你,你们管……”

        “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王焱不愿意说了,说下去也没劲儿,他什么意思都没有,这回行了吧,抱着女儿回到房间里。

        “爽啊,别学你奶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