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71  别拿豆包不当粮食

    371  别拿豆包不当粮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焱直接进了医院,那徐秋华能让吗,我好好的儿子,还得挣钱养家还得管家?

        就数落李波不懂事,孩子生病了你以为王焱是走道的被?你跟他那么说他听了自己着急不着急?

        李波却突然对着徐秋华来了,家里条件不是不行,有钱可是你们不肯给啊,你们老的就非要捏在手心里,你说从结婚到生孩子,公婆管过什么吧?嘴上说着以后将来他们死了钱就都是他们的,李波还真怕自己活不到那一天,当爷爷奶奶的不愿意伸手,孩子只能姥姥姥爷给带,还有资格数落别人?

        “是我跟你爸不愿意给你们带?你爸就伸手要抱孩子你把孩子抱的可老远,不就怕传染嘛……”

        说开了,徐秋华也就不怕了,你说弄这么一个丧门星进来,不是天天找干架嘛。

        李波是有李波的道理,徐秋华是有徐秋华的道理,两个人互不相让,谁都不让着谁,在医院的走廊上就掐起来了,人家护士看着还觉得烦呢,能不能行了?家里人出事故你们还在外面吵?

        病房里王焱还躺着呢,伤的不是特别重,不过领导就倒霉了,整个人从后面飞了出去,你说王焱这工作还能干好了?这几乎就是到头了,是个人心里也得怨恨,你司机给开车开车的,最后把领导给弄飞出去了,这不是开玩笑嘛。

        李波是心里觉得不解气,我嫁给王焱也没贪图到你们家任何的好处,一点都没有过,现在你们就更加没有资格说我。

        “跟姑姑说说,实在不行……”李波压低声音跟王焱分析着。

        在这边生活的话,说实话跟公婆永远都有矛盾特别是自己婆婆,李波就闹不明白老王家弄这么一个人进门干什么,这完全就是搅家精你看自己公公还不那样呢,孩子她自己肯定是带不了,干脆就扔给自己爸妈负责养,她现在也是岁数小等大一大的,反正肯定会要老二的,到时候老二自己带,这几年就努努力把工作弄上来,不争馒头争口气,这口气她必须给徐秋华看。

        李波的意思就是让王焱工作不要了,北上去给简承宇打工去,不管怎么说,那都是亲戚,简承宇还能拉下脸对王焱不好啊,有着这么一层的关系,借助着看看以后自己能往哪个方向去发展。

        王焱不愿意,这是正式工作,他还舍不得呢。

        “你把领导给弄成这样,还能开车?”

        李波叹气,要不是领导出了这么大的问题,她能让王焱把铁饭碗给扔了嘛,自己也不是傻子,将来领导好了之后在给你穿小鞋你也犯不上,不如趁着现在自己走掉,至少脸面还保留住了。

        李波晚上去的王冉家,王冉一听,没把自己肺子给气爆炸了,想当初这份工作你知道她欠了多大的人情,这才干了多久就不干了,铁饭碗这说仍就扔,怎么想的那么轻松呢?

        “不行?!?br />
        王冉不同意。

        不是她当姑姑的不愿意管侄子,首先王焱有点不着调,跟小时候差远了,有些事儿其实他这个年纪自己心里应该明白的,可王焱不懂事,简承宇虽然说是她的儿子,有时候王冉是管不了的,自己儿子这个性……

        一旦真的将来有什么,那亲戚是真的不用做了。

        李波苦笑着:“姑姑我要是有别的办法,我都不会来找你的,他出车祸的时候领导就在后面坐着,直接飞了出去,伤的还挺重的,这事儿于情于理都是我们家的问题,王焱在回去能有什么好前途?我知道你们心里都是怪我,我也不想的,王爽一生病我都懵了,医生说已经发展成肺炎了……”

        李波哭了。

        她也不容易,她自己真是弄不了那个孩子,照顾也照顾不明白,自己婆婆就跟木头人似的只能是摆设,你说婆婆要是有心,自己爸妈出去旅游了,婆婆来家里照顾照顾被,就那么几天。

        李波这么想也不是不对,徐秋华第一是不愿意管带孩子的事儿,她觉得累,主要就是看李波不顺眼因为婆媳之间有战争,所以她宁愿看着自己有意见也不会伸手去管,第二呢就是王超,王超现在这个身体,你说每天在家里养着,看看电脑他是什么都不干,家里家外都是徐秋华一个人包圆,她离开家了把王超给扔在家里?

        孙女跟丈夫摆在一起,还是丈夫的分量比较重。

        “你公公的情况你也知道……”

        你不愿意叫孩子跟生病的人待在一起,你还挑理你婆婆什么都不管,那这个世界也不是围绕着你开的,不存在事事都围着你转的。

        李波不说话了,反正这边待着也是没有多少意思。

        王冉等李波走了,自己按压着头,娘家的这点破事儿真是不愿意伸手管,觉得王焱也是不争气,就这么一个孩子,你说在这个环境当中,其实你说老王家差钱嘛?要什么给什么,弄的一出接着一出的,有点叫王冉伤心,自己不伸手管吧,别人真是不管,你就看着他走下坡路?谁让自己是他姑姑了。

        这事儿还不能跟简宁说,要是说了说不定简宁心里会有意见,只能跟简承宇谈。

        简承宇答应的好好的,没让王冉为难,一份工作他还是可以给的,尽量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也不会给王焱甩脸子,不过他觉得事情不见得就有王焱想的那么严重,给自己开车不如给在他现在的单位继续干下去,如果实在不行,自己帮着他找找关系也成。

        简承宇也是顾忌这一点,首先开车的是家里人,回家王焱就有可能什么话都对外讲,简承宇也极其的讨厌别人讲究自己家里的事情,任何事情,亲戚凑在一起,因为认识,有时候也是不方便。

        王冉说先看看,简承宇这边下班叫司机送自己回去。

        简承宇的司机是他进公司就跟着干了,那时候不是专属司机,年龄呢比简承宇大了不少,也是一路爬上来的,司机这东西呢有时候不见得就多有权势,可他代表的就是坐在车子里的那个人,一般人很少会愿意给老板的司机脸色看,大部分都是奉承的态度,谁让司机接触老板的时间比较长了呢,有时候说两句话就有可能管用。

        这司机脑子很灵,不该说的话自己从来不说,该说的说,能做得到不多话,绝对不会因为别人给点好处自己就飘飘然了,而且他观察出来一个路子,那就是对着简承宇是什么态度你就要对着姚若晖什么态度,姚若晖坐这车的次数很少,有些东西也是自己细细观察出来的。

        简承宇的秘书跟司机是一体,两个都是聪明人,眼观六路耳听八方那种,尽管他们不是掌握着大事情的人可在小事情上动的脑子要比其他多的多,简承宇的秘书是第一个把姚若晖当成老板娘去尊敬的人,其他人谁都不好使,姚若晖打电话来问,一准就说,包括他住在哪里,姚若晖要来,就亲自去接,这是以前肖可静所没有享受到的,当秘书其实也是看人下菜碟,老板喜欢了你跟老板对着干,你对她不好,而后在背着讲两句闲话,那这份工作就是干到头了。

        秘书室新提上来的那个秘书呢,说白了就是有点缺心眼,自己没掌握好分寸,她是过于干的公平了,老板吩咐谁找都不接,那真的是谁打电话她都不给接,姚若晖打了两次,没给转进去,简承宇后来之后倒是没在脸上表露出来什么,可找了一个错又把人给扔回秘书室了。

        就是这样的,他喜欢这个女人的时候,这个女人就是有特权,她可以享受到一切超额外的服务,当然了当她不受宠的时候你还傻了吧唧的往里面给转电话,那也说明你罩子不够亮,疼不疼这个度你要分析好了,人家都说女秘书要比男秘书爬的快,身边摆着一个赏心悦目的谁看着不觉得心情愉悦,可惜在简承宇身边女秘书都是干不上去,派下来干了几天总会因为脑子短路被退回去,相反的男秘书干的一路平坦。

        跟秘书提了提王焱的事情,如果真是要过来的话,就给安排一个职务,还是不要放在自己身边的好,秘书记下了,回头给王冉打电话,王冉也想了儿子说的话,确实不能往承宇的身边弄。

        这孩子对着自己是孝顺可对着别人呢?

        秘书听出来王冉这意思了,是不太想把人弄进来,脑子一转立马打电话联系,自己也是有一些关系的,托了人然后联系上,找到最精准的人下手,王焱不就是担心这份工作不保嘛领导给他穿小鞋嘛。

        干活的速度就这么的速度,干完之后也不会对着简承宇显现出来,我帮着你家里解决问题了,傻子才这么干呢,老板一不缺心眼二不脑残,早晚都会知道,自己卖一个人情,老板是会记在心里的。

        姚若晖是腾出来时间自己打算休假,找个海边自己休息两天,钱这个东西她从来都是不缺的,为了钱拼命她才犯不上,简承宇是典型的劳碌命,她劝不了也不能劝,压在他身上的是一个家族,能告诉他说咱们不缺钱你就别干了,若晖不说这话,自己顾着自己也就完了,去商场试了很多的帽子,买了几套的泳衣扔了一地的衣服,自己收拾了几次都觉得不满意,不满意的衣服扯出来然后就扔了满地都是,如果有外人进来的话,估计下不去脚。

        这是简宁没有看见,看见了保管对姚若晖的印象在扣积分,虽然她现在就是负分了。

        泳衣仍的床上都是,衣服裤子甩的到处也都是,鞋子装了很多,这样出去的话,行李就是好几件,虽然有人帮忙提行李那也不方便啊,她就是想轻装上阵,可惜轻装来轻装去最后东西还是多的叫人发指。

        简承宇进门,被绊了一下,用皮鞋踢了踢脚前她的鞋子,一脚踢开,他也不是那种会弯下腰身去给她收拾鞋的类型,看着屋子里乱糟糟的,你看客厅里扔的,好几个箱子就那么开着,简承宇鞋子也没有换,一身的黑色,抿着嘴推开卧室的房门,这家伙可倒是好,一片缭乱。

        你就没见过这么乱的家。

        床上地上,门口扔的满哪都是,最主要的是扔完了你要是记得东西在哪里也好,可姚若晖记性不好,自己记不住,眼镜扔了一圈在想去找,可哪儿翻就是翻不到,衣服也不会叠的整整齐齐的,就那么一扔进去这就是完了。

        “你这是被打劫了、”

        他就说她乱,姚若晖还不服气,说比乱的话,简承宇更胜自己一筹,你看着他出去的时候穿的人模人样的,在家里跟外面就完全是两种形象,猜不到吧,那都不知道是什么年代的衣服了,现在还穿着呢。

        他以前念书的时候买过一套睡衣,就是那种类似于背心大裤头的款儿,出镜率最高的就是那套睡衣了,休息的时候自己也是不修边幅的,去公司这是没办法,外在的形象自己必须就得顾忌顾忌。

        若晖就说,你看着外表穿的溜光水滑的那种,保准家里就乱套。

        用脚挑起来她的泳衣,这是游泳衣?就这么两块布,穿给谁看的?

        得,因为这泳衣简承宇的脸色又开始紧绷了起来,若晖觉得比基尼呢就是表现女人身材完美不完美的鉴定器,不是什么人穿了都是好看的,甩到一侧去。

        “你打算去哪里度假?”

        若晖说没想好,反正找个天气比较好的海边,每天晒晒太阳无聊的发发呆,其实这也是挺好的消遣不是。

        简承宇压根就没想去,他们工作室集体出去,他跟着去算是怎么回事儿?

        姚若晖上车之前行李装的好好的,保姆给收拾好了,她也没有打开看,因为装之前她就说了,需要装的东西都给送了过去,司机上来提行李,她轻飘飘的踩着拖鞋直接上了车,相比较她而言其他人则是高兴多了。

        老板大方,其实这些也是他们应该得到的,付出的比别人多,老板自然就得出血的。

        若晖看看手机,他发的信息,直接开去机场然后上飞机平安落地,全部的人分两栋房子来居住,两栋房子又是紧挨着的,他们是还有玩心,到了之后又是弄烧烤又是打牌的,若晖对这个没有兴趣,早些年都流行过了,她十几岁的时候一直就是这样玩的,玩腻了。

        倒是对水有着莫名的向往,平时住的地方也不是没有水可说到底环境是不同的,换了泳衣自己在后院泡着水,上面就是躺椅,一边摆着饮料还有一些小水果,若晖是自己住,她不怕别人说她不合群,开玩笑,谁规定了老板需要合群的?

        她愿意掏钱这就体现出来了她的合群。

        泡在水里,自己跟一尾活鱼似的冒进冒出的,自得其乐,游累了自己爬上岸,坐在椅子上晒着太阳,盘着腿自拍,自拍完了给那个人看,自己照着角度,把自己最美的一面拍出来。

        简承宇在开会,手机动了一下没有声音,完全不会影响到别人,其实他是全方位的对着姚若晖开了后门,一会儿接不到电话也不见得就会发生什么,下面继续还在做汇报,简承宇干了一些什么, 别人是看不见的,只有秘书的角度能看清,他也不会多嘴说这个,这时候他就是睁眼瞎了,简承宇把玩着手里的东西,表面上是装的一脸的正经,手指在屏幕上滑动着,自己看了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她最懂事的无非就是这点了,知道他不喜欢她给别人看,如果身边在多出来两个人,哪怕就是女人他现在也不是这样的表情。

        收了手机,别人说什么他也跟得上,不用仔细去听心里都是有数的,这跟背书不同,一个公司的运作你不能掌握在手心里,那这个公司还有什么前途而言,就说他不办公一整年的时间,公司到时候依旧还是现在的样子,能走下坡路,要公司里的这些人才,每个月给开这么多的钱都是做什么用的。

        若晖吃吃喝喝的,自己玩的很开心,就是偶尔晚上有点失眠,她睡不着不是因为想简承宇了,而是想去泡吧,觉得心里有点痒痒,喝酒跟自己的下属去喝,这样没意思,还是自己找个地方悠悠闲闲的去喝两杯感觉来的好,但又有个什么样的顾忌呢,那就是简承宇,他知道了肯定心里不高兴那就是了。

        姚若晖大晚上十一点多出去的,真的就去泡吧了,自己身上每个毛细孔都觉得舒展开了,要多舒服就有多舒服,喝着小酒,眯着眼睛享受着这份快意,天气有些闷热,这边的天气就是这样的。

        放下酒杯,中途不是没有过来搭讪的,不过你不理,她摆着一副脸子给别人看,想来也是,这样的美女价格恐怕也是不低的,没有底气的谁敢往上贴,就这样的女的,要房要车的,没有那么大的底气,看看也就算了。

        若晖出来,出了酒吧外面的天气更加的闷,那种黏腻腻的闷,闷得人喘息不上来气,皮肤上有些不透气,脚下觉得脚板都能感受到那种热度,估计鸡蛋扔到路上马上就能熟半成。

        “美女赏个面子一起兜兜风?!?br />
        一辆车停在眼前,若晖首先看了看车,车是不错,不过人就差远了,最让姚若晖搞不懂的就是,为什么有钱的人群里帅哥的人数这么的少?为什么不是帅哥的人类一定要泡美女呢?

        难道是为了下一代的基因考虑?

        这是个高深的问题,若晖伸出手摸摸下巴。

        这样有了比较,简承宇就很容易脱围而出了,模样不难看,身材也很好,有时候看着是挺胖其实他也就脸上有点肉,身上没有多少的肉,涨个七八斤的在他身上完全体现不出来,会穿整体条件都不错,那你说她还能看得上别人嘛?

        觉得可笑,自己摇摇头,不知道这些男的哪里生出来的雄心壮志,要泡她吗?

        若晖是没打算搭理,那兄弟是觉得你有价格,我有行情,说个数,我现在就看上你了,美女有权力骄傲,美女呢通常家庭都是不很好,美女呢通常都是有些虚荣的,你敢开口要,我就敢给,你看怎么样。

        若晖的包里电话动了动,她拿出来接了,就站在路边,那兄弟也是比较有耐性,就坐在车子里等着。

        是简承宇打过来的,问她人在哪里。

        “这么晚了你还打电话来监视我?”

        若晖微微的心头闪过一抹不爽,自己是跟他恋爱但是没说卖给他啊,至于到了这个时间还来监视嘛?

        简承宇呵呵的笑了出声,就知道她小心眼,哪里是为了监视,他人了,现在就在她住的地方,没看见人问问还是可以的吧?

        “我现在自己独守空闺……”

        若晖翻着小白眼:“出来喝杯酒,你放心没人勾搭我……”

        勾搭她,她也得看得上才行啊。

        论样貌那些人比不过,论身材他们同样不行,那何必舍近求远呢。

        自己笑嘻嘻的踩着脚上的凉鞋吧嗒吧嗒的走着,一声一声的极有规律,若晖是把身边车里的那个人当成了笑话一样的讲给简承宇听,简承宇听了也不恼,这样调侃的说出来,就知道这男的压根她就没看上。

        “坐个顺风车我倒是不会介意?!?br />
        姚若晖心里冷笑,我这是没坐,我真的坐上去,回去你就有可能把我的腿给掰折了,其实跟这样的人谈恋爱挺危险的,男人的时候就是太男人了,太有雄性的气息了,真是上手要掐死你,多少次了。

        不过越是危险她越是喜欢,你说她犯贱也好怎么样的都好,她喜欢简承宇发火的那一瞬间,不是跟自己赌气那种,是真的阴狠的特别吓人小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眼里你根本就看不出来一点的情绪,阴沉沉的,他脑子里在想什么你完全就猜不到,也许下一秒就恨不得你去死,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爱好,姚若晖现在不去做刺激冒险的事情了但是她在简承宇这里找危险存在感呢。

        她所喜欢的男人至少得能压得住自己,至少得叫她会存在一丝丝的敬意,真的发火了她就不敢顶着火往上冲了,这样的才是男人,会叫女人打从心眼里佩服的男人,真英雄。

        好男人的界限若晖分了很多种,关于简宁多少听过一两句,这样的男人就是送给她,白送她都不要,跟这样的人生活一辈子那就是死水一滩,有意思嘛?

        没有点脾气的还能算得上是男人?

        自己靠着马路边沿着走,后面的车跟个不停,若晖伸手招车,车里的男人探出头。

        “美女我送你一程?”

        若晖笑笑,心想着,你还是去找个能跟你一起玩的吧,上了车告诉自己地址,回到住的地方,果然按门铃就马上有人出来开门,姚若晖热情奔放的可以,直接往他怀里一跳。

        “想我了吧,舍不得一秒钟看不见我吧,知道就对我好点,时不时就跟我闹脾气?!?br />
        她这是跟简承宇商量呢,有时候弄不过他,自己心里也是来气,哄了又哄的,压根哄不好,谁不闹心。

        简承宇双手捧着她,不让她掉下去,直接往楼上抱,若晖说自己睡不着,喝酒没喝尽兴,还没喝爽呢。

        “你明天回去嘛?”

        简承宇过来不是为了陪她,但说不是专程为了她也是不对,工作外加正好就来这地方了,明明可以明天在过来的,今天就飞了过来,到底心里是有那么一些说不清的想念的。

        “不回?!?br />
        若晖掰正他的脸,自己在他的脸上狠狠香了一口、;“真乖?!?br />
        盘着腿坐在泳池的上面,脚就伸在水里,拿着杯子送到他的眼前,让简承宇给倒酒喝,在怎么说她的年纪比他涨那么一眯眯,给她倒酒也是应该的,简承宇不在乎这些,倒也就给倒了,若晖一口干掉,慢慢的回味着,会喝酒其实就是一大享受,一天不喝就想得慌。

        起先是两个人一同喝,到了最后变成了简承宇自己在喝,姚若晖在下面水上飘着玩呢,反正他是喝了不少,这次没有醉,就是脸色有些发白,姚若晖就心想着,上次是逗自己玩的是不是?不然你看他现在喝的就不少了,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不合理呀。

        简承宇喝酒也是看心情的,很少能喝醉,上次是喝多了。

        若晖从水底拽着他的小腿想他给扯进去,可惜力气不够,从水里冒了出来,溅了他一身的水花,简承宇微笑的看着她,若晖的手在他的小腿上拍着继续想往下扯,可惜力道依旧不够,被他拽了一把,自己堪堪的跌在他身上,她今天是高兴,喝了酒自己也泡了吧,回来之后也没有人说她,心情很是愉悦,自己高兴了,难免就想回报他一点的。

        姚若晖是生冷不忌,自己低下头潜到水里去,手勾着他的裤边,慢慢的用力往下拽,技术好不好的,只有坐在岸边的这个人才知道。

        从水里爬上来,是手软嘴软的,简承宇拉了她一把,对着她比比拇指,那意思她很牛逼,若晖呵呵的往他身上挨。

        “走不动了,抱着进去?!?br />
        “是的,小的这就抱着太后进去……”

        呦呵,口味还挺重的,她是太后他是什么?能出入在太后身边的人是什么???

        若晖只觉得好笑,自己圈着他的脖子,其实谈恋爱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你满意他一次,他满足你一次,试着互相退让退让,吵架就是增加感情的润滑剂,越吵架感情越是好。

        早上若晖没起,醒了也没起来,他也跟着没起,两个人昨天晚上睡的就晚,当时也吃东西了,早上就没觉得饿,若晖躺着想睡懒觉,可惜人的意识清醒之后在想睡觉,这就难于上青天,自己用手拍了拍被子里面作怪的那只手。

        “疼?!?br />
        捏了一个晚上,你说她疼不疼?这也不是皮球就给你捏着玩的,打也没打掉他的手,他就这么一点爱好,自己无辜的看着她,头发都掉下来了,一脸的孩子气,两个人走出去,其实还是姚若晖吃亏,简承宇的脸太藏年纪了,不知道的保准以为她是勾搭未成年少年。

        “不给捏,你就让我含着,你自己选一个吧?!?br />
        无辜的看着她,自己好像说出口的话一点毛病没有,姚若晖倒吸口气,不是不让他摸,你知道这人下手挺狠的,他是掐不是摸,要今天不出门,就在家里干这个,她明天还能穿衣服了嘛?胸口有时候就隐隐疼,保准就是他给留下来的后遗症。

        “你小时候吃的是奶粉吧?”

        姚若晖突然问了一句,这么喜欢,八成就是因为他小时候吃奶粉,缺爱了。

        简承宇嗤笑,这跟吃不吃奶粉有什么关系,男女待在一起,这是必然的阶段,要是他不稀罕她了,她才应该哭了。

        自己上手也没有你控制好力道,又捏了捏,用了力气,若晖狠狠瞪了他一眼,都已经跟他说了会疼,还用力气,怎么就跟小孩子似的,能不能行了?

        他说自己要喝水,若晖下床去给他倒水,你看他享受到的是什么样的服务,本来这是挺美好的一个场景吧,他可能是觉得姚若晖会很辛苦,自己又从床上跟了下来,你看他多体贴人。

        姚若晖尽量忽视自己胸前的那个爪子,如果没有这个,那就是体贴人了,那只手在里面还动来动去的,若晖横他,简承宇有话说,他是个活人你不能让他的手不动吧,只有死人才能保持一动不动的姿势。

        “你只是喝个水,手就不能暂时先离开了嘛?”

        这只手是长在自己的身体上了吗?

        简承宇只当没有听见,丝毫不肯放弃自己手上的福利,继续捏,原本软软的小馒头捏着捏着就变样了,在继续给捏回去,揪着一点他就是不肯松手,姚若晖走到哪里他跟到哪里,唯一不变的就是那只手压根就没离开过她的衣服。

        好不容易等他睡回笼觉,若晖先醒的,自己是被胸口给疼醒的,不舒服,起床自己出去打算晒晒太阳,胸口怎么都不对,穿泳衣的时候就觉得磨的厉害,碰一下都难受,不是疼的,这跟疼似乎又有些分别。

        套上衣服就这样直接出去坐着去了,坐在椅子上四仰八叉的躺着,晒着太阳补补钙,数数蚂蚁,这样的日子多清闲。

        如果他不喊自己的话。

        简承宇醒了自己喊了一声,姚若晖就在外面,前两声自己没应,他不停的喊跟唱戏似的,若晖没有招到底还是踩着拖鞋进去了,人就在床上躺着,说自己饿了。

        “你饿了跟我说有什么用?我能做给你吃嘛?”

        她要是会做饭,估计她妈都得从棺材里蹦出来,那不是天方夜谭嘛。

        姚若晖特别恶意的掀了掀自己的衣服:“要不然我喂你?”

        简承宇别有深意的看了看她的胸口,若晖有点后悔说这话了,他要是贴了上来自己不就是傻眼了嘛,结果没等她后悔呢,简承宇扔出来这样的一句话。

        “你喂得饱吗,你确定你有?”

        姚若晖恨恨的看着他,在看看自己的胸部,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小时候多吃一点木瓜不就好了?!彼沽沟谋ё磐返髻┳乓θ絷?。

        本来嘛,你要是小时候养好了,至于现在委屈到我了嘛,一个人大全家跟着享福啊。

        姚若晖气的头顶冒烟,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这样的话亏得他也讲得出来。

        “我是不够大,那些胸前跟椰子似的,我怕噎死你,你消受得起嘛……”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你以为光是大就好了?

        简承宇笑笑,一副不想伤了她自尊心的样子,姚若晖在外面冲凉,泳池的旁边就有一个透明的冲凉地方,反正外人是进不来的,你也不需要担心旁人会看见,自己伸出手捏了捏小豆包,左右两端明显就是有点不一样,拜某人所赐,低着头看了看,小吗?

        还好吧。

        简承宇踩着拖鞋准备冲一下在下去游,结果就看见姚若晖的动作了。

        “我不嫌弃就行?!?br />
        姚若晖眼睛喷着火,你有什么可嫌弃的?

        简承宇挤了进来,就在她的旁边顺便冲了冲,叫她往自己的身上冲水,若晖调高了温度,就是不愿意叫他舒服了,简承宇冲也就那么冲了,对着若晖支着牙,他不会觉得不高兴就是了,往若晖的脸上凑过去。

        “香个?!?br />
        姚若晖嗤笑:“你去死?!?br />
        “我要是死了,某人就要开始难过了,为了某人不难过我也不能去死?!?br />
        过去怎么就没发现这人有点油嘴滑舌的劲儿呢?过去都是装给自己看的是吧?

        简承宇在下面游,若晖在岸上负责鼓励,简承宇游泳游的很好看,至少若晖喜欢看,抱着腿眼睛盯盯的看着,他身体漂浮出水面的时候那一抹亮刺的自己眼睛生疼,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你喜欢一个人你觉得他浑身就都是亮光,他的不好都是好的,现在若晖感觉到这个境界了。

        看着他哪里都觉得顺眼,觉得舒服。

        若晖起身站在岸边,比量着自己的前面,她现在就要跳,让他接着自己,简承宇游过来,两个人一同砸进了水里,他是没放手,姚若晖是出于本能,自己甩开他就游到一边去了,顺带着还踹了简承宇一脚。

        这是自然本能,不能怪她,姚若晖有些讪讪的看着他,自己当时的下意识就是这样干的,她是有点担心简承宇会不会挑理。

        简承宇其实没有若晖想的那么小心眼,这原本就是玩笑,她自己觉得害怕,呛水的感觉不好受,踹了一脚那就踹了一脚被,自己也当玩笑开了,丝毫没进心里,姚若晖确定他没有生气,自己一颗心才放了下来。

        等放下来之后自己觉得有点不对劲,刚刚脑子里首先飘过的就是,他会不会不高兴。

        这不符合自己的性格。

        在这边简承宇陪着她玩了一天,全部的时间都给了她,第二天他是有事情要忙顾不上了,若晖早于简承宇回去的,脚才落地,父亲打过来电话。

        说过两天让若晖带着简承宇一起吃顿饭。

        姚若晖跟简承宇就约时间,谁知道一整个月没约下来,他忙,虽然这是事实,可长辈开口了,开口之后一个月没有时间,隋涛心里也是有点想法。

        过去简承宇对姚若晖什么样他也是看见过的,现在这不是因为若晖先回头的。

        隋涛想的就有点多,自己是劝孩子应该找个心疼自己的人,但是现在这小子就有点变了。

        裘灵撇着嘴:“你自己也是男的,男人的心思你最懂,当初就不应该回这个头,若晖这丫头性格那么刚烈怎么就能先回头呢?这男的女的都是一个样,谁先低头谁吃亏,还没结婚了,约个时间吃饭,一整个月都没时间?”

        裘灵是不信的,你有多忙?

        简承宇不需要去欺骗谁,项目上马,也是才休息了两天这不休息完了紧跟着就开始工作了,隋涛一听裘灵的话,心里也是有点不得劲,对大女儿别的希望他没有,至少若晖得幸福,小女儿嫁的还算是不错,家庭先撇开,至少懂得心疼她。

        隋涛惯于把事情想的复杂化,姚若晖那个举动裘灵不知道,若望这小丫头的嘴可真是紧,活生生的就愣是没告诉裘灵,自己亲妈面前嘴绷得这么紧,可见姐妹情深这四个字也不是作假的,可跟父亲那是有什么说什么,隋涛听了之后,心里膈应的很。

        膈应的就是,若晖低头不是不行,低成这样,把自己的骨气送到别人的手里,就像是此刻裘灵说的这句话,你姚若晖要强了一辈子怎么到了这里,就突然低了呢?

        这点任何一个做父亲的想必知道了之后,心情都不能是太愉快的,过去觉得那小子没有心计,现在来看,恐怕是自己想多了,远远要比自己想象当中的难缠的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