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7  疼爱有加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白鸽的心里,能把简宁这样的男人攥在手心里,自己想象当中的王冉应当是一种光艳四射的形象,那样的女人叫人一看就看得出来良好的出身,如果是这样的女人,自己看着至少会觉得甘心,看上去比较相配,可自己现在目睹的跟想象中差了十万八千里,这形象简直就是对不上。

        哪里有一点的般配?如果这样也可以的话,岂不是就只是命很好?

        因为叫她遇上了?

        白鸽打量着王冉,从头到脚的去看,每一丝每一豪都没有错过的去看,结论就是自己也没有看出来王冉的魅力到底在哪里。

        “晞彤在里面?!?br />
        简宁对着王冉说了一句,原本以为白鸽这样就会离开了,白鸽没有,伸出手对着王冉笑笑;“您好?!?br />
        王冉伸出手跟对手的手握住,简宁说晞彤睡了好半天应该是要醒了,王冉对着白鸽笑笑自己径直进去,果然闺女是醒了,睁着大眼睛在看天呢,不知道都看到什么了,眼睛里都是乐趣,看见自己妈妈来了笑了笑,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发脾气的事情,伸着小手就要拽王冉,王冉把手递到孩子的手里,晞彤就攥着。

        “你爸爸真是越老越招人喜欢呀?!?br />
        王冉不是看不明白,不过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丈夫太过于优秀有时候就是一件叫人高兴不起来的事情,你说别人对简宁有意思的话,你能对着简宁发脾气嘛?肯定就是不能的,丈夫没有对不起自己,随便在马路上拽个人去问,问简宁对她王冉好不好,一百个人里全部都得说王冉好命,再说为了一个外人跟自己的枕边人起争执?犯得上嘛

        晞彤要起身,王冉没上手抱简宁进来直接就把闺女给捞起来了,哄着孩子也是有方法,孩子到了他的手里怎么摆弄怎么是,不哭不叫不闹腾的,不佩服这不行。

        中午两个人带着孩子出去吃饭,王冉就调侃简宁。

        “我妈今天给我打电话是又把我给说了,说我不注重家里?!?br />
        其实这话王冉后来想想就能猜到是谁说的,能有这样的闲话,王妈妈不会主动去想,就是李波经常来医院,八成是看出来点什么,要是让王冉去怪罪李波吧,似乎也怪罪不上,孩子也是好心,但李波这孩子眼睛太尖了,这样往往容易坏事儿,你首先得知道你姑父是个什么样的人你才能说什么样的话,话是不能乱说的。

        简宁一愣,有点懵。

        他这个年纪还能去搞婚外恋?

        他全部的时间都奉献给怀里的这个孩子了,不过简宁脑子一转大概也猜到了,不是李波还能是谁,李波他就是喜欢不起来,怎么样也不得自己的喜欢,反正不是自己儿媳妇,他喜欢不喜欢也不重要。

        简宁不往这上面来谈,原本就是捕风捉影的事情,自己真的去谈了才是侮辱老婆。

        夫妻俩就都是这样的心思,白鸽背后没少搞小动作,不过都是背地里的,简宁也不知道,也接触不起来,白鸽喜欢简宁,搜集关于他所有的一切,女人爱男人要么是为了才气要么则是为了金钱,当然大部分还存在一种可能,爱情。

        白鸽看过很多关于简宁发表的论文,甚至一些报纸上刊登的消息她都是有做保留的,现在的社会不像是过去,纸媒已经淡淡的离开了人们的视线,纸媒所能带动起来的效应很有限,就说简宁自己都有可能做不到这样的程度,他自己也没有当真,可白鸽私下竟然这些东西是全部都有的,越是看上一个人自己越是崇拜,觉得他身上有太多的优点,闪光点,王冉不配。

        看着院长的老婆是名声在外,可这些简宁自己不是混不到的,他如果愿意为了名声去沽名钓誉,他今天能享受到的成就绝对不会是这样的一点点,从替他的方面来说,院长就是被他老婆给坑了,王冉取得的成绩有限,换成简宁呢、

        白鸽看事情的角度是从这里出发的,迷恋着他身上的儒雅,迷恋着他的每一个文字,包括简宁说话白鸽都会回味再三,晚上自己回到家里,家里没有其他人同住,只有她一个,作为白鸽这样的女性来讲,她的经济独立,有房有车,男人能拥有的她自己全部都赚到手了,不比任何一个人条件差到哪里,甚至生活水准是高出于别人一块的。

        但白鸽的心里是空虚的,没谈过恋爱,念书的时候就一个都瞧不上,觉得那些男的太过于俗气。

        白鸽当时在学校也算得上是风云人物,追她的男生排成排,她放话说自己要找就要找一位儒雅的,可惜这么多年了,毕业之后跟所有同学切断了联系,不结婚在这个时代就成了一种人们口中的诟病,因为她还没有结婚所以她的身体一定就存在着一定的毛病或者有些不能言语的隐疾,白鸽不怕别人说,不怕别人猜忌,她活的正大光明为什么要去看别人的眼色。

        父母也说不了她,一个女人长久的一个人生活,当她发现了自己的希望火苗,她开始燃烧自己。

        白鸽想做一个能配得上简宁的女人,哪怕他不爱自己,哪怕他不能接受自己,自己就躲在一侧默默的关心,其实现在老夫少妻的例子有很多,夫妻那么久感情早就已经发生变化,再深的感情最后也只能幻化为亲情,白鸽想,所有人都是一样的。

        在电脑上联系简宁,白鸽在为自己争取一份进修的名额,这个事情最后做主的人其实并不是简宁,医院有医院的规矩,凡事都是要按照规矩办事的,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白鸽突然联系上,简宁拧着眉头看着,回了几句,白鸽在自己的领域范围很是有建树,简宁也是出于爱财的角度才会对白鸽多了一点点的包容。

        他认为像是白鸽这样的女人情感应该是冷静克制的,毕竟她受到过高等的教育,这样的女人应该会保持自己心里觉得那份水准,不会越界,可现在来看,似乎是自己的态度叫对方产生了一些误会。

        王冉在背书,简宁顺着视线看出去,到了这个年纪,其实大部分的人来说,确实感情都化成亲情了,可他们两个人没有。

        一辈子相濡以沫,就这样一路携手走过来的,年轻的时候经历过风雨,经历过大风大浪,也曾经差一点就抗不下去了,你看他也不是个圣人,王冉的身上有一种能叫简宁去仰慕的东西,因为存在这种东西,夫妻几十年都没有过太大的动静,他爱那个女人喜欢她敬爱她同时也尊敬她。

        他不说,别人是根本就不会知道的,简宁喜欢的女人有些特别,不需要有一张多漂亮的脸,但是在一些方面他要求的其实算是挺高的,找老婆至少能跟自己对得上话,两个人有相同的爱好,王冉身上所沉淀的东西叫简宁着迷,喜欢一个女人,哪怕她就是八十九十,能吸引你的那种东西永远不会老去。

        这种东西呢,简宁懂,王冉懂,但是外人不懂,哪怕是简承宇他都不见得懂。

        晞彤啊啊的吐着泡泡,自己跟自己玩的很是高兴,大部分的时间她都是开开心心的,王冉合上书这边关掉书房的灯,回到卧室,简宁开音响在放音乐,孩子晚上睡觉都是要听音乐的,听了音乐就能很快的入睡,简宁挨着孩子,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小丫头睡的热火朝天的,小手在外面伸伸着,动不动就做举手投降的姿态,简宁给按回去,没有几秒手又伸了出来。

        王冉往手上拍了一点乳液,掀开被子上了床。

        “这丫头总是投降?!鄙鲜职雅男∈指囱沽嘶厝?,果然没有多久手又出来了。

        越大越是这样,不像是小时候你用东西就能固定住她睡觉的姿势。

        简宁躺下身,两个人说说话,说了一会儿话,王冉躺下,简宁这边关了灯,晚上孩子醒,孩子还没有醒,简宁会自动的醒过来,下床抹黑出去,泡好奶粉回来接女儿,就在这个过程里,简晞彤醒了也不会哭,总体来说,她比较心疼自己妈妈,生的时候折腾了王冉一次,一次够本了以后就不折腾了。

        简宁抱起来女儿,女儿的大眼睛跟黑葡萄似的溜溜圆的到处看着,小嘴扯着一定的高度,抱着小女儿去客厅,喂女儿吃奶,吃完奶又给女儿换的疖子,小手握着简宁的大拇指,动动嘴巴,很少会喊。

        “要不要睡?”

        简晞彤吭叽吭叽的想要表达一点什么,简宁在客厅里哄着,没一会儿孩子就睡着了,孩子睡了他才能继续睡,你看每个家其实都是有一个人在付出的,如果王冉今天换到简宁的位置,估计不会有几个人来夸王冉,母亲带孩子在正常不过的,换到了简宁这侧,这就变样了。

        李波是有样看样,姑父能做到的,你王焱为什么做不到?

        李波就要求王焱跟简宁看齐,姑父都那么大年纪了还能带孩子,你王焱凭什么不行?大半夜的不让王焱睡觉一定让他抱着孩子,王焱个性天生就不是那样的,自己很是痛苦,对姑父心里也是有怨念。

        姑姑就是姑父纵容的,你说一个大男人哪里有天天闲的没事儿就负责带孩子玩的?你到底得是有没有出息才会这么干?

        李波她妈就跟女儿讲,男人原本就是耐性不够,你不能要求那么多,不能拿别人的长处来要求王焱。

        “我说错了?那姑父怎么做的?大家都是男人,怎么差那么多?”

        李波她妈叹口气:“女人嫁人其实就是一场豪赌,赌对了自己就什么都有,喘口气就是幸福的,赌错了就是各种倒霉,人家命好你怎么比?千年难得遇上这么一位,你姑姑那也是个强人,一个女人活成现在这样,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活着都不清楚,反正也有可能我们是看不懂人家那种高层次?!?br />
        李波母亲心里淡淡的想着,女人这辈子就是围着丈夫围着孩子转,事业有与没有真的那么重要嘛?

        李波听了这话,心里是没觉得有多舒服,她是不管那套,姑父能做的,你王焱就得给我学起来。

        李波跟王焱就玩横的,你管不管到了点我就踹你,一直把你踹醒了为止,你睡不睡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管你上班不上班。

        “你干什么?”

        大半夜的王焱再一次被踹醒,酸着一张脸瞪着眼珠子那样子就差上手去打李波了,李波声音也大,王焱还没怎么样直接就上手去抓了,楼上这么大的动静,楼下不可能听不见,等李波她妈跑上来,这么一看,这哪里是个女人???把自己老公的脸这给挠的,挠了一个满脸花,可真是不怕王焱出去丢人。

        李波她妈就数落女儿,可李波不听,就让王焱抱着孩子,到了晚上就各种踹王焱,到了后期,王焱也已经习惯了,自己也能偶尔的抱抱孩子,不用李波去管。

        *

        “你撒开……”若晖冷着小脸,脸上找不出一丝的温度。

        她总说自己是吃软不吃硬,可现在简承宇的态度软化了,若晖的脾气上来了,他出声一劝若晖,若晖这股子的火气就压不住了,别来找我,你爱找谁就去找谁。

        “别生气了,你要是在继续闹下去的话,我就真的往心里去了,你心疼心疼我行吗?我累了几天了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还跟你生气,就等着你来哄我,最后你呢?连点动静都没有,还得我过来劝你?!?br />
        简承宇叹口气,上辈子这就是欠她的,想制住她,结果自己没狠得下心。

        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自己狠得下心往死了里去制姚若晖,不见得就是不能成功的,不过这个赌注就是她的喜欢度了。

        若晖扯着手,自己想推开他,简承宇不让,箍紧她的腰身。

        “别闹了,真的别闹了,不能总我哄你,你也得哄哄我吧?”

        若晖安静下来了,闹腾什么?说分手?

        这话要是说了,估计肯定收不回来,那时候敢说是真的心凉了,简承宇做初一给她看了,她被逼的没有办法,若晖同时也觉得荒凉,喜欢上一个人你看见了吧,这就被人当成了一种筹码,一种能被人家给压制住的筹码。

        动也不动任由他来抱着自己,不吭声不说话,不软化。

        “我也会累的?!?br />
        简承宇觉得若晖的心就是怎么捂都捂不热,自己也来了脾气,他压下多少的面子跑过来找她?但凡姚若晖在乎,来通电话说句软的难吗?一切就都得自己付出是吧?谁告诉你,女人就应该享受这样权力的?凭什么?

        见着她依旧没有反应,心也冷了,这句软话他就不应该从口中说出来,她愿意气就让她气去,松开手,自己想甩门走人,若晖听出来他话语里越来越冷的意思,在他抽手的时候按住他的手。

        “我没有那个意思?!?br />
        简承宇的火气被成功的挑了起来,阴着一张脸训斥若晖:“你不是这个意思,你是什么意思?我活该对着你弯腰对不对?你跟别人不同,你哪里会在乎我的感受,我也懒得跟你说?!?br />
        狠狠一把把姚若晖推到一边去,拿起来衣服转身就要走,他下的这次手没有太留情,把若晖推的差点就摔倒了,她也是没有做好准备,姚若晖一看人都这样了,马上上手从后面抱住他,死活不叫他走。

        “撒开?!?br />
        姚若晖一开始的话简承宇全部都还给她了,这回是真的下狠心了,不把你给制服了,我跟你姓。

        若晖还是不说话,也不肯松手,简承宇要的就是若晖的臣服,我没要求你每天对着我这样子,但是我现在在生气你总要考虑考虑我的心情我的感受,不肯说出来是吧?

        掰着若晖的手指头,若晖被掰开了自己在重新缠上去,承宇转过身狠狠的隔开若晖,若晖被推地上去了,自己从地上爬起来立马又抱了上去,干脆坐在地上就不肯动了。

        “我错了……”

        什么叫见好不收?

        说的就是姚若晖这样的,刚刚简承宇给她面子,认错了她没接,让这句错掉在地上了,现在好了,自己从地上捡起来又亲手送到人家手里的。

        “你哪里能有错?错也是我的错,你不会错的?!奔虺杏畛隹诜泶倘絷?。

        “那全部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嘛?你就没错?”若晖回嘴。

        行,竟然敢回嘴。

        “我错,我最大的错就是我看上你了?!?br />
        转身就走了,姚若晖自己捂着脸坐在地上,还追?

        心里有些纠结,她已经道歉了,可惜没把人给留住,现在追下去,他真的不搭理自己,自己面子该往哪里放???

        姚若晖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就穿着拖鞋,你说鞋也没顾得上去换,简承宇没有走多远,他如果真想走了,自己老早就上车离开了,给姚若晖追的机会,慢悠悠的走着,脸上哪里有什么生气的情绪。

        人说女人谈恋爱的时候智商通常都是负数,感情上的波动很是影响女人,但是对男人而言呢,感情这个东西虽然也重要,拿简承宇来说重要到了只要姚若晖开心,他宁愿把自己的心掏出来送到她的手上给她玩,只要她高兴开心就行,他这个要求高吗?

        可同时对他来讲,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在这样的过程里,他能想着去计算姚若晖的反应,这样的男人也是够可怕的。

        算计着接下来姚若晖有可能会出现的每一步,不按照自己的套路来走,他也有应对的。

        姚若晖追了出来,简承宇的脚步倒是加快了一点,一身的冰冷,若晖如果能冷静下来想想就知道自己上套了,生气不应该是这个套路的,那么早下来,老早就应该离开了,不可能还逗留在这里等着她来追。

        “我错了,先上去说?!?br />
        若晖拽着简承宇的手,自己一脸的哀求,能给她留几分面子不?有什么话咱们都上去讲,省得别人看笑话。

        “我跟你没有什么好说的?!奔虺杏钜κ?,若晖这次真的服了,挣这口气有什么用,死死拖住简承宇的胳膊:“我错,我都错了,回去吧,你就别生我气了,你也知道我脾气不好的,承宇……”若晖黏糊糊的喊了一声。

        借着他有点放松的机会把人给拽了回去,到了门口简承宇不肯进去,若晖就一脸的星星眼看着他。

        “我保证以后不乱发脾气了,真的?!?br />
        说的特别的诚恳,至于能不能做到那就等以后在说吧。

        简承宇这是勉强进了门,脸色依旧还是紧绷着,若晖笑嘻嘻的蹲下身去拿拖鞋,态度已经拿出来了,天天吵架也没劲儿。

        “别生气了别生气了……”自己一边说一边推着他,让简承宇坐,自己上手给他捏肩膀:“我不就是脾气不好嘛,再说你也不是全对啊,你跟刘欣甜还能怪我生气吗?”

        这不叫低头,这叫策略。

        若晖安慰自己,能吞得下大委屈的才是有本事的人,我现在不跟你一般见识,先让你得瑟两天,我们以后在找回来算账。

        简承宇不吭声,若晖忙活了半天,晚上请人家上床,自己换了睡衣就一直给按摩来的,他也不说按的好还是不好,反正从他的脸上找不出来太特别的表情,若晖有点伤心,自己作过头了?

        真把人给伤了?

        就看简承宇这态度跟以前肯定就是不一样的,以前简承宇就恨不得把她捧起来宠,她说一他从来不会说二,现在来看他压制自己的心从来就没有松懈过,隐约若晖是能感觉出来的,但是能感觉出来也没有想到那方面去,因为没有人谈恋爱会被人算计到这个地步的,这哪里是谈恋爱,这不是宫心计嘛。

        自己手上也是没有力气了,这么坚持下来,她的劲儿都用他身上了,往他后背上一贴。

        “还生我的气?”

        简承宇这脾气,你说他没有脾气?

        一个晚上没搭理若晖,就愣是没搭理,她又是给按摩又是说小话的,可惜效果不大,整个人就是冷冰冰的,你愿意做你就做,我不会拦着你,也不会拒绝享受自己应该享受的福利,但是进一步是绝对不行的,若晖往他怀里钻,他就推,下手还特别的狠,手上有力道,若晖是真的能感觉出来他要把自己给推开的,不敢起刺,睡觉的时候自己老老实实的睡在一边,脸上还余留着一些的不满。

        简承宇把人拉进怀里,她睡着了自己才勉强对着她有点好脸色。

        第二天她醒的时候人家在穿衣服呢,招呼也没打,自己扬长而去,晚上没回来,电话没一通。

        简承宇就坐在办公室里等着姚若晖的电话,看她打还是不打,因为昨天若晖已经弯腰了,今天打通自己自己也不会拉不下脸面,打了过去人家不怎么待见的说很忙,若晖就没在烦他,五天人都不肯回来,姚若晖直接杀上门了。

        她这边对着简承宇自己是低头了,在工作室那边简直就是狂风暴雨,所以才说女人的感情很容易就爆发了,这边不能下手那边只能换着法的出点气了。

        “我来接你的,晚上很忙吗?”

        若晖推开办公室的大门,简承宇在办公,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若晖站在门口,一脸的委屈,差不多了吧?

        这都几天了?

        就算是治她,也应该到位了吧?

        “晚上回家行嘛?”

        还是没有动静。

        她就寻思,自己手里要是有一个针,她一定毫不犹豫的照着他的身上扎过去,简直就是木头人,就算是木头人自己也给捂热了,她这几天态度不好吗?多好啊,要态度有态度,要情绪有情绪,还让她怎么样?

        “晚上有会,一会儿叫司机送你回去?!?br />
        冷冰冰的语调,不带一丝的感情。

        “你要这样嘛?我都亲自来接你了,简承宇你别太过分了,我做人也是有底线的……”姚若晖虚张声势,他在这么继续下去她是真的一点办法想不出来了,只能强硬的去压:“不回去是吧?行?别后悔哈,我回去就找男人?!?br />
        就这么一句,之前做的所有努力全白费了,简承宇的脸色瞬间就变了,那双眼睛冰凉冰凉的,就像是一条蛇,阴沉沉的看着姚若晖,她也是嘴欠,自己太生气了,话就扔出去了,等自己反应过来想要挽回的时候,已经情况糟糕掉了。

        “我……”若晖张嘴动了动,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简承宇阴阴的笑着。

        “你是来告知我这个的,好的,我听见了,请便吧?!?br />
        “那你想怎么样?我也负荆请罪了,你还想叫我怎么样?杀人夜不过就是头点地,你想让我怎么样你直接说,我能做到我马上去做,这样行吗?”

        简承宇仿佛她就是什么灰尘一样的,面部的表情缓和了缓和。

        “什么都不需要做,你想怎么活别人拦不住?!?br />
        秘书在从外面进门,进来就发觉里面的气氛有些不对,他也是没办法,到了这个关头自己该说的话必须要说,简承宇马上有会要开,姚若晖觉得挫败,怎么就那么累呢?

        弄不过他了,现在人家脾气可大了。

        也是真心的觉得累。

        “你开会吧,我先走了?!?br />
        省得继续谈下去,大家都是不开心的,得认真的想想,你说他现在是不是就在报仇?找自己报过去的那些恩怨?一个人怎么可能在一小段的时间里就发生这样大的变化。

        “你出这道门,永远不会踏进来?!?br />
        后面阴森森的声音,秘书一听,当着自己的面都放狠话了,赶紧就先出去了,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的,这些事情还是少接触为妙,省得自己把自己给送进去了。

        姚若晖的脚顿了顿,她就特别的想狠心的踩下去,也确实这样干了,她就不信邪了,我就出去了,怎么着吧?

        可一想这样对自己不合适呀,你想她都嬉皮笑脸的哄了他这么久,一点成果没有看见,马上面临着下岗待业的局面,自己很亏,不划算。

        又收了回来,转身回来,往他身边去,坐在他的手边,他坐椅子自己就坐在他的手臂处,上手圈着他的脖子。

        “晚上回家行吗?”

        简承宇没在说话,若晖把自己的脸往他的耳边贴贴:“我真的想你了,晚上睡不着,我们这几天吵架,你总不搭理我,一句话也不肯对我说,你看电话是我打的吧,我也过来找你了,你什么都没有做,好了好了,翻页翻页行不行?晚上回家……”若晖对着简承宇眨眼睛,那意思你懂我懂的。

        你妹的,我做到这个地步,你要是在不给点反应,你还是男人嘛?

        简承宇这是默认了,等他开完会,姚若晖等着人,就把人给请了回去,进门态度依旧是热情的,不过到了床上,又开始起幺蛾子了,你不是牛逼嘛,你不是想压制住我吗?

        又是这里疼又是那里疼的,就说自己心脏疼的厉害,难受的厉害。

        “都是你气的我,现在你满意了,我要死了……”

        若晖捂着胸口,躺在床上,反正眼睛一闭就是心脏不舒服,就是觉得疼。

        她的脸原本就白,加上有灯光的关系,简承宇是当真了,因为姚若晖没拿过自己的身体来开玩笑,他哪里能想得到她用诅咒自己来吓唬他,想要打电话,若晖就拉着他的手不让,要是救护车来了,她还演什么???那就什么都穿帮了。

        “你给我揉揉,都是你给气的,我天天都生气又没有地方发泄出去……”

        拉着他的手给自己揉,哎呦哎呦的,弄的跟真的似的。

        “不吃药嘛?”

        我的老天爷??!

        若晖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去烧点香?终于开口说话了,太了不得了,为了叫自己的样子逼真一些,叫简承宇给她拿药。

        “我药在那边呢……”

        简承宇蹙着眉,什么时候开始吃上药的?以前也没有说有这样的毛病,真的是气的?

        狐疑的下了床去给她拿,若晖这是事先准备好的,女人撒娇不过也就是那些套路,她想不会有谁会特别认真的去看吧?把药装到了别的盒子里,其实里面就都是维生素。

        “你给我拿两片,医生说得按时吃,这两天跟你生气我也没顾得上……”

        简承宇从药瓶里倒出来两片药捏在手里,他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药,有些东西不能乱吃的,明天找个专业的问问,眼睛眯着,上面写的维生素这是骗不了人的,原来生这个病得吃维生素呀?

        眼尾稍稍上挑,他明白了,这是生的什么病了。

        送到若晖的手里,她以为没人识破,自己还指挥他。

        “倒杯水,快点的,要疼死了?!?br />
        一副西子捧心的样子,简承宇慢悠悠的去给她倒水,若晖一把抢了过来。

        “你是盼着我死,然后去找小的是不是?”怎么慢悠悠的呢?

        自己细细想想,貌似也没有什么地方被拆穿了,这是什么情况?

        “我们俩还没名正言顺呢,我找小的也不用盼着你去死?!?br />
        多狠毒的一句啊。

        若晖都忘了自己是装病,觉得这次是真的疼了起来,简直就是王八蛋。

        手指着简承宇的脸,你了半天你不出来东西。

        “赶紧吃药吧,省得病的厉害了?!?br />
        若晖现在是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怎么总觉得哪里好像怪怪的呢?有点不对劲儿,可自己又感觉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到底是哪里不对劲儿?

        “你气我?!?br />
        耍无赖。

        简承受居高双手:“我哪里气你了?我可没有,你要喝水我马上去给你倒,我让你吃药那是因为你生病了不是嘛?”

        若晖感觉就是怪怪的,反正哪里肯定就是不对了。

        若晖恨恨的瞪了他一眼,自己把药给吃了,没吃的时候还好,吃完了可能是心理作用,真的有点不舒服,简承宇就跟看猴儿戏似的看着她,看着她折腾来折腾去的。

        若晖就说身上疼的厉害,叫他给自己按摩。

        “你心脏都疼成这样了,你看小脸煞白煞白的,你还让我给你按摩,你就不怕更严重了?”

        若晖以为自己的脸真的是很不健康的颜色,哎呦了半天,自己躺在床上把小腿伸到他的手里去。

        “脚疼,你给按脚吧,脚不怕的?!?br />
        简承宇看着她递过来的脚丫子,倒是真的给按了起来,一下一下的,自己控制力道,不管真装假装,没故意叫她疼就是了,推她那么两回,用了力道,力道控制的也很好,绝对不会让她摔的很重,就是要表个态,叫你心里清楚,我这次是来真的。

        其实那次都是假的,他在怎么真,里面也是包含了一些别的情绪,情绪不够纯粹。

        现在就是跟她玩呢。

        若晖的脚板被他捏在手心里,自己洋洋得意的,叫你虐待我,就让你给揉脚,以后天天揉。

        “好好揉啊?!?br />
        脚动来动去的,简承宇一下一下的给捏着,上手顺便揩油,若晖瞪他,他就跟没感觉到似的,似乎揩油,顺着脚按着按着套路有点不对,摸着摸着就摸到别的地方去了,手往小腿上按,他的手控制的很好,若晖被按的觉得很舒服,自己四仰八叉的腿就搭在人家的身上,心里美滋滋的,觉得自己终于站在上峰了。

        想来自己也是挺惨的,过去什么时候需要哄男人了?

        他的手是越来越向上,越过小腿奔着大腿摸过去,等摸到腿根的时候,姚若晖这才清醒了一点,这不对劲儿啊,哪里有按摩给人按到大腿根的。

        “大腿不用?!?br />
        自己想把腿收回来,可惜已经失去主动权了,简承宇的唇贴在她的大腿外侧狠狠吮了一口,马上大腿上红印子就出来了,看着格外的刺眼,要是她现在还看不出来一个所以然,那自己就是傻子了,若晖要起身,挣扎着起来,这样下去这不是点火嘛,她一个身体虚弱的人,怎么能干别的呢,顺势想起来,可惜顺势又被人家给压了回去。

        她这辈子就没见过脱衣服速度这么快的人,简直就是非人类,动作很是迅速,压在她的身上勾着她的舌,她被吻的意乱情迷的时候下面已经有动静了,等反应过来,人已经顶了进来。

        “喜欢吗?”

        这不是耍流氓嘛?

        你都这样了,你还问她喜欢嘛?

        若晖绷着不说,整条腿绷得紧紧的,身体躺的太直,位置不是很好,他也不见得就有多舒服,她就绷着,前几天的账我现在就找,女人就是小气的,小心眼的,谁让你气我的。

        “听话,动动……”简承宇的手掌打在她的臀部,啪的一声,这得感激于姚若晖的喜好问题,她就喜欢那些漂亮好看但是轻薄的睡衣,不费吹灰之力,只要手指勾一勾,她的睡衣就报销了,这等于是对着他启开了方便的大门。

        若晖忍着没动,因为一旦动了,那就糟糕了。

        简承宇看着她不动,自己亲亲她的唇角,带着她的身体往一侧偏一偏火热的进攻,若晖起先自己还能顽强的抵抗一阵,到了后期自己早就抛弃那么一点的矜持了,双手缠在他的脖子上,双腿缠着,整个人就像是一汪水,脸的颜色很好看,他能看得清清楚楚的,粉润润的。

        简承宇笑着,原来生了这个病,药就在他身上呢。

        “还疼不疼?”

        若晖脑子发懵根本没意识到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疼不疼?哪里疼?她没感觉疼啊。

        他一说话动作就停下了,把她吊在上不上下不下的位置,若晖死死的攀在他的身上,简承宇看着她胸口的那朵花,这是很早之前她弄上去的,配着她的睡衣穿,那朵花很勾搭人,他越是看眼睛越是热,把她钉子一样的钉,打算勾搭谁???

        “花是给谁看的,嗯?”尾音拖得长长的,就是不肯叫她如愿。

        若晖想上位,可惜他不让,自己给架在半空,那种不上不下的感觉糟糕透了。

        “给我看的?”紧紧贴着她的耳垂吞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吐出来,热气喷在她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