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61  向着爱情前进

    361  向着爱情前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简承宇不会回家特意的跟父母说明这点,有人不喜欢就会有人喜欢,能得到父母的爱,这就是一种圆满。

        “你爷爷是个很有意思的人?!币θ絷偷淖煊挚记飞狭?,她是调整了一段,努力把自己做小,可个性就是这样的,压制能压得住一天两天能压得住一百天吗?慢慢就变得有点得瑟。

        简承宇扫了她一眼。

        简耀东今天的心情似乎不是很好,整个过程绷着一张脸,简宁的母亲脸色更加的不好,因为刚刚简耀东就已经发了脾气,原因就是看见了姚若晖的出现。

        “你把他叫进来?!?br />
        简承宇被叫进去,简耀东迎面砸过来一个杯子。

        “真是出息,真是我养出来的好孩子,就那么一个女人值得你费这么多的心思?”

        娶她还不如娶上次带回来的那个玩意。

        他大脑里面是不是装的都是水?这样的女人拿来玩玩就好了,能认真吗?

        对孙子的失望情绪抑制不住,一直以来他嘴上从来不说,可对这个孙子内心是觉得骄傲的,因为简承宇跟简宁不同,可他现在走了一条什么样的路?简直就是混账。

        简承宇没有躲,自己只是很淡定的接住了杯子,然后轻手放在一边。

        “我喜欢她?!?br />
        “喜欢她什么?”

        简耀东气的自己的脸色发青,喜欢也得喜欢一个能被称作人的,这样的人想进他家的大门?

        这些年简耀东对着简承宇都没有动过手,这一次却上手了,狠狠抽了他一记耳光就想扇醒他,可简承宇不是简宁,简耀东这两年又退居幕后,他已经隐隐控制不住这个孩子了,他不在是过去那个有些害羞不合群的那个人。

        若晖到处在找,没找到简承宇撞上简宁的母亲了。

        简宁母亲对姚若晖就更加没有一点的好印象了,眼皮子都懒得放到若晖的身上一下,她能算是个什么玩意?值得自己去放一点的心思吗?

        若晖打了一声招呼,她现在是认真的想要跟这个男人在一起,自然机会权衡自己以后的尴尬位置,无论如何不管别人怎么去想,她先做了,不要叫别人挑出来理,至于对方是否会接受,这个她不在乎,自己的脸皮厚,怕别人想,她就不会干这个事情。

        若晖是把眼刀子当成媚眼来看的,美人迟暮其实也是一种很美丽的场景。

        简承宇拉着姚若晖往外走,若晖眼睛那多尖,看过去一眼,光是看着他的表情心里就已经明白了,这一定是挨打了,她不能劝,劝的话会让他把矛盾点放到自己的身上,她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她不退缩这就是对简承宇最大的付出了,自己是这样觉得的。

        上了车,开着车窗自己让风吹在脸上。

        被他送回家,他也没说要走,跟着就进门了,这是这些天以来他第一次进自己的家门,姚若晖不会矫情的说叫他离开,你愿意来你就来,我也是欢迎你来我家的。

        “喝水?”

        简承宇把自己的衣服扔在沙发上,若晖转身要去倒水,被他一把就扯到了怀里,自己跌坐在他的腿上,身体摇晃了一下赶紧双臂圈住他的脖子,伸出手去摸他的脸。

        “疼不疼?”

        一寸一寸的抚摸着,心疼着,用自己的唇轻啄,一下一下的,笑嘻嘻的双腿换了一个方向盘在他的腰上,因为沙发背挡着腿,她只能把腿往上送送:“这可怜的……”

        简承宇把自己的脸往她的唇边送送,自己箍着她的腰身吻了下去。

        你说人就是一种犯贱的动物,肖可静对他如何,别人不清楚,简承宇心里绝对就是清楚的,对他算得上是一心一意,可他不喜欢肖可静,姚若晖当他是玩物一样的,回头来抢,可姚若晖抢到了,不是说不恨,当她那样的抛弃自己,他恨得想杀了她,可自己的心呢,又控制不住,忍不住的想知道她的近况。

        他们之间存在这么多的遗憾,这么多的难以解开的问题,最后简承宇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感情,想起来姚若晖的模样,就没有什么错是不能被原谅的,这是一种不公平。

        姚若晖睡觉很怕有光,早上起不来,一直拖一直拖,自己拽着被子,简承宇早上醒了之后就不断的在骚扰她,可惜她不肯给回应,抓过来被子蒙住自己的头试图去躲避,简承宇要起床上班了,他就是想叫她起来送自己。

        “我要起了,你也跟着我起来?!?br />
        若晖就恨不得拍死他,这人有病吧?昨天几点睡的?她今天可以晚一点的去工作室,为什么一定要让她这个时间起床?脑子好晕,自己好难受,努力变成一个鸵鸟自己往里面钻,简承宇不肯放手,揪着她。

        “快点起来?!?br />
        若晖起床气也很大,自己掀开被子,坐起身顶着一头的乱发。

        “你有病吧你,你脑子被门给夹了吧……”姚若晖就跟冲锋枪似的,突突突的爆发了出来,眼睛都没有睁开,简承宇就偏偏喜欢看她这样,自己上手去掐她的手:“赶紧起来?!?br />
        若晖往床上砸了下去,自己抱着被子:“求你了,就让我多睡一会儿吧,我没休息好?!?br />
        死活也不肯起床,简承宇揪着她,硬给拽起来的,叫她看着自己吃饭,因为她很少吃早餐。

        “吃一点?”

        若晖撇嘴,她才懒得去吃呢,小脸一扭,昨天晚上有点不高兴,原本气氛是好好的,一切也都是正常的程序,结果滚一团的时候,她想起来肖可静了,一想,心里就闹心了,当时脸子就掉下来了,随心所欲的日子过多了,习惯别人围着自己转,把自己来当中心,她就半开玩笑的问了一句,当时她人在简承宇的身上。

        “不都说爱一个人就不能接受别人的吗?”

        你要是爱我的话,你怎么接受肖可静的?

        简承宇翻脸的速度也是很快,自己马上就把姚若晖给掀翻过去了,属于是给从自己身上推下去的,下床就开始穿衣服,你如果这样计较的好,那日子就一定没有办法过了,我不是干净的,你干净吗?我为什么跟别人在一起,你心里不清楚吗?你干过什么事情,你不知道吗?

        简承宇翻脸,阴着一张脸开始套裤子,若晖有点傻眼,因为他过去对自己不敢这样的,立马自己从后面抱着他,不就是说了一句,至于马上翻脸吗?她又没有说其他的,这是干什么呀?

        “我不是那个意思……”

        “是不是,你心里比我清楚,至于答案,你清楚的,我跟她躺在一张床上就绝对不会是盖着棉被纯聊天……”

        这就是现实,现实往往都是伤人的。

        若晖心里不舒服,总是像被人掐着脖子一样的难受,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可又不能说,说出来他就不高兴,自己低声下气的把人给哄回床上,人家的身体就不给面子,不给面子你就得自己想办法,简承宇现在的意思就是,随便你自己看着办吧,他不做这个事情他也能睡觉,反正不是他求她回来的。

        谁先低头,谁没有位置。

        若晖的手摸着他的大腿往里面进入,脸蛋贴在他的腿根上……

        要就说男人不能惯,有时候男人是属于给脸不要脸的,她的嘴巴疼,手痛,好不容易解决了,自己累的半死,想着赶紧去洗澡回来睡觉,要不是为了讨好他,至于这样吗?可简承宇拽着她的手,不让她退开,就没有见过这么贪心的人,他在等着身体的恢复。

        所以今天姚若晖起不来了,她的手胳膊全部都痛,都要痛死了。

        看着他也觉得很不顺眼,不应该在意的事情,可脑海里总重复的出现属于肖可静的脸,她现在倒是宁愿肖可静来纠缠简承宇,可惜人家有男朋友了,据说已经在谈婚论嫁了。

        死活就是给不起来好脸子,不给好脸子,现在压不住简承宇。

        “吃一口?!?br />
        简承宇手里的叉子送到若晖的唇边,姚若晖说不吃不吃,她没有吃早餐的习惯,吃完了胃会觉得不舒服,可他一定要送过来,最后到底还是吃了,吃进嘴里对面的人起身,原本若晖是想着他要走了,结果他喂自己吃的那点水果沾了他一嘴,两个人黏腻腻的接吻,若晖心里就发腻你今天跟我在这里吻别,那之前呢?前不久呢?

        自己恨不得拍死自己算了,总想这些干什么?

        她以前并不是这样斤斤计较的个性,现在怎么就成这样了?自己看着自己都觉得陌生,这是她吗?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推推他,捧着他的脸落了一个吻,给他顺顺领带。

        “中午我找你吃饭?!?br />
        简承宇中午开会没有出来,姚若晖自己出去吃的,自己坐在角落里,快要吃完了他才出现,赶过来的,若晖腻在他身上,不去想了,反正人现在是自己的,何必想那么多呢,想多了就是矫情,还是算了吧,人要向前看。

        简承宇是不怕得罪王冉的,领着姚若晖回家了,事先并没有在电话里跟王冉说,就说自己要回来,王冉也是想跟儿子谈,可机会一直不多,趁着他回家就想把话说清楚,谁都行,那样的人绝对不行。

        儿子现在就是被人给迷昏头了。

        简承宇领着姚若晖,两个人手牵手进门的,王冉在准备饭菜,简宁还没有回来。

        “这是……”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

        因为姚若晖的这张脸看过的人轻易不会忘记,王冉当时没想起来,过了几秒马上就记起这个人自己是在哪里见过的,这简直就是在挑战自己的底线,把这样的人给领回家来?

        “姚小姐是吧?今天我不太方便招待你,请你先回去好不好?”王冉耐着性子跟姚若晖好说好商量,这是客人不是家里人,所以就是发脾气也不会发给陌生人来听。

        若晖一脑门的汗,真倒霉,给人家留了一个不太好的印象。

        “好……”话没说完,简承宇拖着她的手,右手放在她后腰的位置,推着她往里面进。

        “进去说?!?br />
        王冉没有在让位置,三个人都站在家里的门口,简承宇不肯退让,不管你们喜欢不喜欢,我喜欢这个女人,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他只是希望母亲能从自己的角度出发,试着站在自己的角度上。

        “我没有什么话好说的,还是那句话,我们家不欢迎?!?br />
        王冉脸子也冰了起来,她愿意给孩子留面子,可惜现在简承宇是自己去撕自己的脸。

        “阿姨,您别生气……”若晖笑笑的说。

        她不笑还好,一笑彻底点燃王冉心里的火了,王冉个性原本就不是四面玲珑的,姚若晖不对她的胃口。

        家里的气氛很是糟糕,简宁下班,抱着孩子进门,你说这个形象,看着姚若晖倒是愣了一下,叫人坐下,在桌子上也没有说任何不欢迎之类的话,一直到吃完饭。

        “姚小姐可以先回去吗?饭也吃过了?!?br />
        姚若晖拿着包就走了,她不担心,大人反对不反对其实真的不是那么重要,当初她看上赵易凉的时候,那么多人说他们俩不合适,说他们不能在一起,最后她还不是跟赵易凉在一起过,事在人为。

        说通了就好了。

        “我跟你妈的意见就是我们不同意?!?br />
        简宁淡淡的看向儿子的方向,至于为什么不同意,他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或者说在别人家这样的事情不能算得上什么,但是在他家,他不喜欢,他们也不能接受这样的儿媳妇。

        简承宇不吭声,王冉看着儿子的脸。

        “你从小到大我跟你爸就没有管过你什么,唯独这件事,我不同意,我绝对不答应?!?br />
        正说话呢,王焱两口子上门,抱着王爽来的,李波总是抱着孩子过来玩,虽然两孩子年纪差不多吧,可李波的女儿比较壮,手上又有力气,简宁家的这个除了睡觉就睡觉,上次还被李波的女儿给抓了一把,脸都破皮了,王冉当长辈的能说什么,孩子都不懂事,心里不喜欢李波总是来,可用话去点李波,李波人家就好像没听懂一样。家里气氛不好,李波也不是看不出来,可还是抱着孩子进来了,王冉冷着脸没去搭理,这时候有点眼力见的就马上走吧,你来也是没事儿,可李波坐下了。

        “闹闹回来了?”

        简承宇不吭声,李波就笑了:“这是怎么了?弄的这么严肃?”

        王冉不说话,简宁也没有任何的话,当着外人数落儿子这种事情他们俩做不出来,里面孩子哭,简宁叫王冉进去看看,王冉起身进去把孩子抱了出来,孩子是饿了,冲完奶送到孩子的小嘴里。

        “闹闹别气姑姑,姑姑身体不是太好……”

        王焱是有点不愿意了,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两口子也是好心好意的,不是合计抱着孩子过来坐着说会话,姑姑就给着一张冰脸。

        他们两坐了一个多小时,一直都是李波在讲话,说自己女儿怎么聪明怎么聪明,说孩子好像特别的懂事,才夸,孩子在她怀里就拉了,简宁这人原本就是有点洁癖的,他的鼻子又灵,李波平时也不怎么太管孩子,你说就都是她妈帮着带的,王焱就更加不弄这些了,李波给孩子擦屁股,就弄沙发上了。

        他们在的时候简宁没说什么,可当时人起身就再也没有坐下过,第二天什么时候换的沙发,王冉回家了才发现,就因为李波弄的那一出,其实擦干净的就没什么了。

        李波跟王焱回王妈妈家吃饭,就说闹闹好像惹王冉不高兴了。

        “我俩进门的时候就看着绷着一张脸,好像很不高兴的样子,姑姑一句话没有,姑父也沉默……”

        王妈妈还是挺喜欢这个重孙女的,就是自己不能给带,她都这个年纪了,再说孩子的爸爸妈妈都觉得农村的环境不是那么好,孩子的姥姥不是愿意给带嘛,自己就不插手了。

        逗着孩子,觉得孩子挺有意思的。

        “我爷是不是喜欢男孩儿???”李波笑笑的说着。

        重孙女也不抱,那就是不喜欢被,谁想生女儿了?还说生女儿受宠呢,哪里有受宠?

        “你爷可不是喜欢男孩儿的人?!蓖趼杪柚览畈ㄐ睦镉械悴凰?,可这孩子就是多心,老王家是缺少女孩子的,对着好要怎么好?

        李波心里呵呵的笑笑,还不是想要儿子。

        想要就想要吧,自己也想要。

        吃过饭抬腿就走了,他们带孩子,肯定轮不到他们收拾桌子洗碗的,开车回家,孩子送到娘家去,小两口上楼,李波洗完澡自己坐在化妆镜前面往脸上拍着化妆水,回头就问王焱:“你说闹闹回来干什么的?”很奇怪啊,以前也不是经?;乩吹?,突然回来做什么?

        王焱跟闹闹的感情不算是深厚,小时候勉强还说得过去,长大了有一段关系比较近,后期就不行了,压根就没交流,王焱跟着领导每天见人都要开口说话的,你给领导开车就是这样的,可闹闹不是,王焱心里觉得就简承宇这样的,还管理公司呢,就跟一个哑巴似的,一棍子敲下去都放不出来几个屁。

        “愿意回来干什么就干什么被?!?br />
        李波笑:“姑姑脾气那么好,这次就连姑父的脸色都变了,可想而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叫他们觉得不高兴的事儿,能叫家里气氛变成这样的,除非是简承宇做了什么叫家里不高兴的事儿?!笨烧飧鼋屑依锊桓咝说氖露鞘裁囱氖露??

        李波脑子快速的转动着,女人?

        简承宇想结婚吗?

        第二天一大早,王冉起床,儿子没在家,简承宇有个习惯,那就是他在家里的大部分都是起不来的,小时候是这样,长大了还是这样,王冉叫他吃饭,一推门,里面没有人。

        若晖昨天住在酒店的,大半夜的你说他回来了,房门卡他手里是有,但是姚若晖想着,他家里现在这态度,他肯定不会过来的,谁知道他就突然杀了过来,吓了自己一跳,正在睡觉呢,感觉床上有人抱着她,差点就喊了出来。

        当时黑乎乎的一片,她把窗帘全部都给拉上了,自己睡的正香正起劲儿,就赶紧有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腰,她睡着大部分都穿的很少,下意识就是想喊,他的手压在她的腹部上。

        “是我?!?br />
        姚若晖也不知道人是什么时候回来,回来了有多久,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

        酒店要比家里更加吸引他,因为酒店里住了一个他所喜欢的女人,她住在那里,那里就能发光的星一样牵动着自己那颗跳动的心,姚若晖做错了那么多,可简承宇看见她的脸就觉得没有什么是不可能饶恕的。

        “吓死我了?!毙∩泥止玖艘簧?,往他的怀里努力的钻了钻,眼睛也睁不开,确定了抱着自己的人是谁,就不会感觉到害怕了,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早上依旧姚若晖起不来,他揪着她起床,在房间内吃的早餐。

        “吃一口,一口就好?!?br />
        每次都这样,若晖一脸的无奈,咬了叉子一口,恨恨的瞪着他,嘟着嘴。

        “一会儿陪你出去玩儿?”

        “你爸妈你就不管了?”

        “这个不需要你操心?!?br />
        早晚一天他们会接受的,只要自己的态度强硬,在这上面没有人可以压得住他,只要他不想的话。

        现在简承宇这是公开的带着姚若晖出来进去的,正式公开,圈子里圈子外他女朋友不想叫人猜来猜去,别人愿意怎么说,他也懒得去理会,随便你们怎么说,他们高兴就好,谁让嘴巴是长在别人身上的,外面恶意的话不少,也有拿着姚若晖去跟肖可静做比较的,人就是这样奇怪的动物,肖可静那时候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总说她看着就是一身的小家子气,现在换成了姚若晖,大家反倒是众口一致,认为姚若晖还不如肖可静呢。那时候说肖可静有心机,你以为灰姑娘的梦是谁都敢做的?放在当时那就是有心眼会算计,放到现在肖可静那就是好人,姚若晖才是心机女王,这不从人家的手里把人家的男朋友就给抢走了嘛,不仅抢了还抢的光明正大的。

        两个人一起出来进去的,难免就会有被人发现的时候,别人看见了心里就一定要做一个比较,对前一个并没有这样的好,后面的这个虽然没有太大的动静,可谁都不是瞎子,喜欢不喜欢还能看不出来吗?多少是有人替肖可静鸣不平。

        简承宇的那两个朋友私下吃饭,就说起来这事儿了,其实当朋友,有些话真是不能当着他的面全部都说。

        “我就知道会这样,结果还真就是选择了姚若晖,你看我说什么来的,选择她还不如出家当和尚呢,真不是我说这个女的,比承宇大不说,生活乱套这些通通都不说,她身上有优点嘛?我怎么就没看见呢?就为了这么一个女的,把好好的伤害个底朝天,真本事啊?!?br />
        另一个朋友不吭声,你说肖可静在这里面何其无辜啊,倒霉啊,感情这东西是不讲道理的,姚若晖她是什么样儿,简承宇以前就知道,偏不信邪,人家对着他勾勾手指头,他就不行了,你说怎么办吧?平时对着谁都挺冷酷无情的,那点冷酷这时候都跑哪里去了?得,这事儿给自己起个警告,以后远离那些女人,自己惹不起的女人。

        你就那么喜欢她?喜欢到了自己的尊严都不愿意顾全了?当初恨不得就当你是一条狗,说不要你就不要了,这些都不会介意吗?

        他们两个人都是不喜欢姚若晖的,所以现在也感受到了,简承宇是排斥他们的,或许是他们想多了,反正跟以前的关系是不一样了,人家是高富帅嘛,他们两个都是屌丝。

        其实朋友跟朋友之间的问题很多,简承宇跟自己最好的两个朋友的问题就是在于,他的朋友不肯接受他的选择,他已经做出来了选择,已经选择了姚若晖,可他们还是不停的在往姚若晖的身上泼水,这是自己所喜欢的女人,哪怕她全身就都是缺点,不能任由别人这样来讲,一次两次都能忍,慢慢的次数多了,距离也就拉开了。

        “可静现在就挺好的?!?br />
        两个人跟肖可静联系一直比较多,是支持肖可静的态度,谁能没有经历过一段不顺利的爱情,经历过了就好了,总会看见蓝天白天的,你看现在的结果不就是老天对你的厚待。

        “谁说不是呢,我就等着看,我看姚若晖最后会不会甩了承宇,他就是不肯听我的话,我比谁都了解姚若晖那样的人,你看着办吧,说不定什么时候觉得腻烦了,这顶绿帽子早晚得……”

        两个人喝着酒,发着牢骚,他们也是真的为了简承宇好,那样的女人靠不住,你看姚若晖的眼睛你就知道她是个天生的狐狸精,什么叫改好?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这辈子她就绝对不会有改好的一天,人家上嘴唇一碰小嘴唇你就信,不是傻子是什么?送上门的傻子人家不玩白不玩。

        “肖小姐……”

        肖可静看着请柬,在上面停留了一眼,给了姚若晖一份,她来不来自己不管,在这场战争里她也许是输了,可姚若晖也是胜之不武,她只是出现的时间比姚若晖晚了那么一点,没有办法,一切又不能重头来,她也不是要跟姚若晖炫耀,只是自己有了归宿,以后就要跟以前说再见,不会留恋,分手就不要在回头,抓住眼前的一切。

        “这两位……”

        肖可静看着上面的名字,那是简承宇最好的两位朋友,肖可静跟简承宇恋爱的时候他们自然就是朋友,现在她跟简承宇分手了,即将要跟另外的一个男人结婚,自然就是不邀请了。

        “不需要了,并不是太重要的人?!?br />
        肖可静结婚的请帖发到了姚若晖的公司,秘书送了进来,姚若晖看了一眼,结婚请柬?这婚倒是结的挺快的,要比自己想象当中快速的多,按照肖可静当时爱简承宇的那个程度,她是绝对不会在保持男女关系的时候乱来的,这点若晖很是相信,不是因为爱着同一个男人,也许她就会试着跟肖可静做做朋友了,可现实里永远不太可能,她们两个人成不了朋友。晚上拉着简承宇去逛街,蹲在外面的橱窗边,静静的看着里面的蛋糕,这家店很有意思,必须要提前十五天才能预约上,有钱你也买不到没有预约你就排队吧。

        “看什么?”

        简承宇觉得她无聊,想吃就买啊。

        若晖看了他一眼,自己叹口气:“不是有钱什么都能买到的,没有预约就吃不到,很想尝尝?!彼低暌ё畔麓蕉⒍⒌目醋潘?。

        若晖的想法很简单,我不说破,你自己去猜,我想要这个东西,我在提醒你,我的生日马上就要到了,要求不高吧?没求什么鲜花钻戒,求个生日蛋糕行不行?她以为简承宇会懂,也一定会懂的。

        过生日的那一天,就发生了叫姚若晖简直不敢相信的事情,一上午还能淡定的等下去,毕竟下午的时间长,想着晚上他总能早点回来的吧,若晖也是运气不好,赶上了简承宇今天真的忙了一天,中午的午饭都是在公司吃的。

        姚若晖一开始都没有信,觉得他就是故意逗自己玩的,自己的生日他还能记不住吗?等到晚上十点多,也说不好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了,生日也不算是个什么大日子,不过就不过吧,洗了一把脸,换了睡衣,在床上滚来滚去的睡不着,坐起身,床上睡不着只能躺在地上,手里抱着娃娃,那边拿着??仄骼椿氐囊?,电视节目一个接着一个的变动,屋子里的光一闪一闪的。

        简承宇不是给忘记了,今天是真的有事情,总得分得清轻重缓急吧,在十二点之前那就都是生日,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将蛋糕提了出来顺手关了一下车门,站在门口按门铃,若晖已经睡着了,闭着眼睛,睡的不是很安稳,心里有事情,怪他。

        自己一年到头就这么一个生日,怎么就不能想着一点呢?就是生自己的气,这样也太过分了。

        被门铃给吵醒的,自己光着脚跑出去,拉开门扑进他怀里。

        “我一年到头就一次生日,你都记不得……”

        谁说生日是小事儿了?一年就这么一次,为什么不能记得?

        两只手环着他的腰身,自己哭的特别的惨,把简承宇给哭的有点发懵,把盒子递过去,roseonly。

        若晖就突然想起来之前看见的一段笑话,灰姑娘撞上了白马王子,白马王子拿出来了roseonly,声称这一辈子就是为了等待那个女人,结果在一起没有两个月之后两个人就分道扬镳了,这话对若晖来讲,还真不能算得上是什么太好的象征,伸手捏着上面的花瓣。

        “一辈子就送一次,可能吗?这家不能送了,可以在别人家继续订购?!敝灰阌星?,还怕骂买不到玫瑰花吗?

        “别人不是你?!奔虺杏钜仓滥羌露?,之前风声挺大的,主要是男方当时太有自信了,所以一旦之后出现那种情况,所有人都觉得啼笑皆非的。

        蜡烛给点好,叫她许愿,若晖盘腿坐在地上,身上就穿着那身可笑的运动服,许了愿吹了蜡烛,一口一口吃着蛋糕,却觉得噎得慌,不知道在感动什么,你说男人给她买蛋糕也不是第一次了,比这个好的,比这个大的,比这个氛围更好的通通都有,为什么会觉得想哭呢?若晖的手横在自己的眼睛上,他伸着把她的小手从脸上拽了下来,自己每一根手指亲吻着。

        这样吃,还能消化吗?

        “你说说,你为什么哭?”

        若晖接手他递过来的纸巾:“不知道,一开始很生气,后来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情了,有时候觉得很高兴可是下一秒又觉得很堵心……”有些话不要说的太过于明朗,嫉妒是个很可怕的东西。拿着纸巾把她脸上沾到的那一点擦下去,搂在自己的怀里轻轻的拍着,知道她心里有什么样的心结,你说他能怎么办?发生过的总不能抹杀掉吧,你说他也没有这种本事,心疼不心疼一个人就是看愿不愿意把这个人的委屈记在心里。今天她委屈了,他则是记住了她的委屈。

        *

        乔芸找典韦,意思是说现在想认回来儿子,儿女都长大了嘛,这是背着候文惠的,文惠这孩子从小就咬尖,对自己的东西看的特别的紧,虽说乔芸有时候也是不着调,那时候不是穷嘛,现在富裕了,给典韦买了很多的东西,就是想叫典韦出头去牵这个线。

        秦朗跟董丽是跟典韦之间才有联系的,跟乔芸没有直接的联系,乔芸又不能越过孩子的养父母直接去接触孩子。

        “不是说谈恋爱了嘛,要结婚了吧?我是亲妈,我想给孩子买一套房子……”

        手里没钱就算了,自己的儿子以前怎么恨那也都是恨吴国太的,年少轻狂,现在想明白了。

        典韦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亲生妈妈要给孩子出钱买套房子,这没有什么不对的,典韦跟董丽说的好好的,结果一转头董丽就变卦了,董丽原本怕的就是乔芸来找,多少次都想搬走,叫他们都找不到,可秦朗说你能躲得了一辈子嘛,因为这句话自己才没有动作的。

        “她想干什么?”

        董丽现在就是把秦聪当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的对待,别人稍稍对秦聪有点什么想法,她就害怕,害怕别人抢走这个孩子,包括秦聪未来的丈母娘,小聪这孩子自己交的女朋友,女朋友家里也算是不错,特别是女孩子的父母很喜欢小聪,两家人也一起吃过饭,在桌子上未来的岳母对着孩子就很好,好到叫董丽心里生出来一种反感。秦朗叹口气:“要不就让小聪带着女朋友回去看看她去?”

        董丽坚决不同意,甚至当面就跟小聪说了,她害怕孩子离开她,不要她了,她跟秦朗现在年纪越来越大,自己也没有孩子,将来能依靠谁?以前对着孩子不够好,所以现在才会多出来这么多的心思,就害怕孩子会想起来以前自己对着他有多不好。

        “你饿了没有?妈给你做点什么吧?!?br />
        秦聪知道母亲心里是恐慌的,说不怨恨那是不可能的,可在怨恨,母亲就是一个可怜的女人,想要属于自己的孩子有什么错?秦聪被养的很好,很通情达理,人又厚实,董丽对着他好,他也努力回报董丽。

        “妈,我不饿,这个时间了你还没有睡?”

        “聪啊你跟妈说,你亲妈是不是有联系过你?”

        秦聪就知道一定是为了这个,只要乔芸那边有点动静,董丽就寝食难安的,其实完全就没有必要,养了自己这些年,自己能真的不顾道义的转头就走?

        “妈,我答应过你的,你不点头我一定不会私下跟她联系的……”

        董丽对着秦聪不断的点头,她信她是真的信的。

        “你赶紧睡吧,这都几点了,明天早上想吃点什么???”

        董丽这样的对着秦聪,他怎么能不去心疼自己妈妈?

        乔芸要到了秦聪的电话,想了很久,到底还是打了过去,心里有点紧张,孩子还会不会记得他小时候发生过的一些事儿?应该没有记忆了吧,应该是这样的。

        电话打通了,那边有人接了起来。

        “喂,请问找哪位?”

        乔芸听见这个声音觉得陌生,很多年没有看见儿子也没有听到过他的声音了,跟小时候有些对不上。

        “你好,请问是秦聪吧?”

        “我是,您哪位?”

        “小聪,我是妈妈……”

        秦聪拿着电话,心里没有激动,没有憎恨什么情绪都没有,有的只是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