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面对赵易凉的不在意若晖反而是好脾气的笑道:“有时候女人对一个男人的感情来的很是复杂,离婚了也许还带着……”轻轻摇了摇头,说别人的闲话实在不是她的拿手菜。

        “你想多了?!?br />
        赵易凉抿抿唇直接回答道。

        在赵易凉看来,林曼绝对不会有回头的意思,从提出来离婚的时候她心里就很明白的,军婚是儿戏嘛?她是受够了这样的生活才提出来的离婚,怎么还会走回头路,无非就是因为现在感情上受到了波折,所以才说姚若晖跟林曼是不同的,她太聪明,不由自主的把别人想的太坏。

        若晖听了赵易凉的话倒是没有太大的反应,一个你已经不感兴趣的人说你是不是太过于聪明,对她造不成任何的影响,几乎立刻下意识的说道:“那好,你也说我聪明,这样的藕断丝连我是不能容,我们俩身上没有合适的地方?!?br />
        一开始就全部都错了,走的第一步就是错,不应该压着自己的面子去成全这段所谓的什么爱情,当你自己压低自己身份的时候也是同时给了别人瞧不起你的态度。

        赵易凉顺着若晖的脸看过去,其实他对若晖一直找不到什么感觉,大部分的原因来说姚若晖太好看了,好看到了一眼就觉得这样的女人就不能是安分过日子的人,要是她家里的条件不好还说得过去,军婚的意义是什么?

        男人长久的不在家,自己守着,什么苦都要吃什么累什么难受都要自己忍受,姚若晖出身这么好,一个不高兴就很有可能马上买张机票回家的,说翻脸就能翻脸,在自己不再的时间里,会不会有其他的男人去找她?不好看的女人这方面还容易给一些保证,姚若晖不行,不在乎的多,豁出去的机会也同样多,这还没有怎么样呢,已经觉得没感情了,从她倒追自己开始,才过多久?

        他也挺讨厌这样的人的,觉得做事情不够负责,没有责任心,稳住心神。

        “我希望你不要像上一次一样,回去我会跟我母亲说的,我们已经分手了?!?br />
        如果是想在他这里找存在感,那就没有必要了,他就是一个单根筋的生物,对女人的这些?;ㄇ幻挥卸啻蟮男巳?。

        “好,就算是我对阿姨抱歉了?!?br />
        若晖笑着起身,脸上镶嵌着两个小小的酒窝,她不化妆的时候脸上的那种杀伤力小了很多,有时候美的太过于艳丽那就好像是一种武器,也许会有男人觉得这样的她是最美丽最好看的时刻,可赵易凉只觉得这样的脸就像是一把刀,现在卸妆的姚若晖没有太大的杀伤力,没有化妆就出来了,白着一张小脸,只画了眉,赵易凉也是第一次认真的看了这张脸,让自己有些失神。

        “赵易凉很高兴认识你?!比絷蜕斐鍪?。

        小小的手掌,纤纤细细的白掌被握进了赵易凉的手心中,突然心里有了一丝的不舍,他们也算是相处了很久,姚若晖要比林曼来的豁达,如果是林曼遇上自己总管别的女人八成是会发飙的,可她没有,从来没有过。

        若晖很是潇洒的就离开了,自己往家里走,家里似乎没有什么可吃的,现在人也变得懒了,经过一家超市的时候夹着钱包就进去了。

        “老板有太阳蛋吗?”笑眯眯的眼梢微微上挑。

        “太阳蛋?”

        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鸡蛋?!?br />
        老板微微一笑,指指里面,“往里面走?!?br />
        若晖走到后面找到了然后出来结账,结账的时候有个小朋友在挑东西,自己走路摇摇晃晃的,那孩子一看年纪就不是很大,长得特别的Q,现在的小孩子不知道都吃了什么,睫毛长长的,自己伸手去够架子上的东西,够不到,个子实在太矮了,若晖就觉得搞笑,他就像是一个小笨企鹅一样,自己伸手把架子上的东西拿了下来蹲在地上看着他。

        “谢谢我呀?!?br />
        她还不肯把东西交到人家的手里,孩子看了看姚若晖的脸,看了看门外,然后哇一声就哭了。

        突然哭出来的声音吓了若晖一跳,这不比抱着孩子突然就被孩子给尿了一身来的受到的惊吓小,好好的一个面团,说哭就哭上了,很无语。

        若晖没有哄孩子的耐心,耐心这个东西是需要修炼的,想把自己手里的东西递给孩子,可孩子又不接。

        “拿着呀?!?br />
        孩子不要,只是在哭。

        哭的若晖头大,孩子的家长在哪里?

        “你认识吗?”

        老板苦笑着,他是真的不认识,谁家的家长这么放心叫一个小孩子进来买东西?要是遇上了人贩子呢?

        姚若晖觉得自己是抓了一个烫手的山芋在手中,扔不掉了,这不干她的事情,与她没有关系呀,那孩子想要东西,自己拿了下来递给他,谁知道他的小宇宙就爆发掉了。

        “人是在你店里的,与我无关?!?br />
        老板觉得诧异,美女不是应该有爱心的吗?这孩子的家长在哪里都不知道,你就这样走了?不是应该等到他的家长出现你在走吗?用一种很是歧视的目光看着姚若晖,人是你弄哭的,你确定这样你就要走了?走之前是不是应该把孩子给哄好呢?

        老板也觉得烦,里面都是人,孩子扯着嗓门哭,他也闹心并且影响他做生意。

        姚若晖跟那个孩子被扫地出门了,小孩儿抓着她的一只手一只哭一直哭,老板就说这个孩子跟她是认识的,谁抱都不行不是过去牵若晖的手了,带着满脸的无奈任由风吹着自己的脸。

        “小鬼你要是在哭……”

        哭的更厉害了。

        瞧!

        脑仁都要疼死了,到底是谁家的熊孩子,能不能把他给领走?

        肖可静跟简承宇是路过附近,两个人在溜达,肖可静喜欢散步,因为这一段她心情不是很好,简承宇自己又没有给出来答案,在情理上是他亏欠可静的,简承宇的目光没有看见若晖,倒是肖可静赶紧拉住了简承宇,自己按压着腹部:“送我去医院,我身体有点不舒服?!?br />
        不是她想诅咒自己的身体,恹恹的想着,谁到了这种情况估计都会像是自己一样不择手段吧?

        突然觉得自己很卑鄙,觉得这样的做法没有作为。

        “哪里不舒服?”

        “好多了,刚才疼了一下?!?br />
        早晚都要见面的,这一次避得开以后不见得也同样的能避得开,其实肖可静心里是清楚的,简承宇对姚若晖的不同,尽管他嘴上不说,行动似乎就好像真的是厌恶姚若晖一样,对于分手的男女来说,恨就是有情,不恨才是过去了,简承宇念念不忘的那样的讨厌姚若晖追根究底就是因为他爱姚若晖,但是这份爱,爱的叫肖可静触目惊心。

        若晖已经对这个孩子没辙了,偏偏熊孩子的家长好不容易找到小孩儿,对着若晖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大骂,指着姚若晖拐带孩子。

        “说够了吧,要拐带我也得看拐带个什么样的孩子好卖钱?!?br />
        对方似乎被她的这句话给刺激到了,上去拽着她的手就一定要闹着去公安局。

        “你这个人贩子,你别嚣张?!?br />
        若晖唇角一晒,脑残家长,熊孩子以后再也不会喜欢小孩儿了,这就是恶魔,看看那是什么,是鼻涕吗?

        那孩子突然流鼻涕了,可能是因为哭出来的,小孩子不大其实不懂这些的,就是下意识的用小手擦擦然后就要往若晖的身上去擦,她从来就不喜欢小孩儿这种生物,觉得可怕,现在看见了这样的举动,更是觉得心惊肉跳的。

        下一秒自己已经被人给拽到了一边去。

        那熊孩子的家长一看出现在眼前的人,知道八成就是认识的,看样子这些人混的不错,自己也是气呼呼的,既然不是人贩子逗弄孩子干什么?闲的无聊吗?

        “别看见人家的孩子就往上逗,喜欢就自己生一个?!?br />
        姚若晖服气了,道歉她到现在没有听见一句,这样诋毁的话倒是比比皆是,想追上去,被简承宇又扯了一下,这人……

        若晖瞪着眼睛看向他,有没有搞错?这样就让她走?

        “好巧?!毙た删泊蚱瞥聊?。

        简承宇上手去扯若晖的时候,肖可静心里就特别的难受,她觉得自己刚才应该装下去的,不应该这样的大度,在女人的世界上谁大度谁就是傻子,特别是自己的男朋友对着人家有情。

        “是啊,好巧?!比絷陀行├潜返男α诵?,真是的,出门的时候没有查黄历。

        这么糗的事情被人家给撞上了。

        人家也算是帮了她,没有办法,姚若晖就是顺嘴说了一句:“我请你们吃顿饭吧?!?br />
        “不用了……”肖可静说。

        “你舍得吗?”简承宇说。

        若晖的神色略带了几许的不自然,太尴尬了,先是被那个孩子给弄的,现在又是被眼前人给弄的,至于吗?不就是一顿饭,她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就真的应成了下来,没吃过饭还是怎么样?

        肖可静看见姚若晖别扭的神色,自己轻轻一笑。

        “若晖姐,我们一起吃顿饭吧?!?br />
        姚若晖原本出门就是为了见赵易凉把话说清楚,这里距离自己所住的位置又不是很远,穿的比较单薄,简承宇在姚若晖的面前就是一种形象,凡事都要先为她考虑,自己忍了忍,是怕她吹了风着凉,她很少生病,但是一生病就特严重,忍着没有说,这个话他心里有分寸,是铁定不能说的,说出来自己成什么了。

        倒是肖可静看出来简承宇的目光一直看着若晖的衣服,把自己的大衣脱了下来披在若晖的肩上,你可以说她尖,自己不脱,有人挂着她看着心里更加的难受,不如自己来脱,让简承宇把这份心疼放到自己的身上。

        这就是女人跟女人之间的斗争。

        “我不需要的……”

        “你穿着吧,外面起风了?!毙た删睬纹さ男πΓ骸拔铱梢源┧囊路?,谁让他是男士了,必须有这个意识?!?br />
        若晖突然就很不想吃这顿饭了,无非就是说了一句话而已,难道自己就必须这样的感激他们?一定要请他们吃一顿?彼此之间多尴尬啊,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神情,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不要在她的眼前晃。

        “对不起,我想起来我好像还有件事情没做,改天的吧?!弊焐鲜钦庋?,眼睛里却没有任何的诚意,明摆着就是想不请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认识一起吃什么饭。

        肖可静小心的在打量着姚若晖的脸色,有些吃不准她这是什么意思,突突然的就生气了,她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开不起玩笑的人,她现在的举动过于失礼,就因为失礼才让肖可静害怕,简承宇在怎么愿意,那都是他自己单方面的愿意,姚若晖不肯做出来一点的回应,只要拖到了自己跟简承宇结婚,她相信简承宇不是那样的人,一定会把心思收了回来,她现在就是差一个机会,只要姚若晖愿意离他们远远的。

        “若晖姐有事儿就去忙吧?!?br />
        若晖转身把肖可静披在自己肩头上的羽绒服又还了回去,她不喜欢别的女人的衣服披在自己的肩上,宁愿冻死也不愿意穿。

        扬长而去,肖可静搂着简承宇的胳膊,笑嘻嘻的一直在说话,简承宇偶尔倒是能回答两句。

        若晖憋气。

        心里特比的怄火,这是什么状况?

        她讨厌肖可静的那张脸就是一定的,好像一切都把握在她的手里,你看看她那副要笑不笑的样子,明明是不想跟自己吃饭,嘴上却一定要这样说,有意思吗?明知道肖可静在意什么,却偏偏的自己确实对这件事儿看的不顺眼了,这才是让姚若晖火大的原因。

        别说他交女朋友,就算是他结婚跟自己有关系吗?

        因为一个陌生人这样搅动情绪,感觉很不好。怎么地?你觉得好的,别人就都会觉得好?

        自己拎着鸡蛋回家,结果到家没有注意,咣当一声把鸡蛋摔在桌子上碎了好几个,自己去拿毛巾准备擦拭,越擦越乱,干脆狠狠的把那个盒子直接就砸在了地上。

        不对,不对,姚若晖,这样的情绪是不对的。

        躺在床上,觉得搞笑,疯了吗?

        简承宇一定就没有太多的时间去陪肖可静不停的压马路,这也不现实,两个人回家,肖可静就是在原本的基础在努力一下,姚若晖是不要你的,你不能因为她现在有些示弱就对她还有别的心思,你怎么会这样的贱呢。

        “若晖姐什么时候结婚?”

        “可静,我知道你很聪明,你比谁都看得清?!奔虺杏钏?。

        肖可静选择沉默,终究还是到了这一步,不服气。

        姚若晖对你没有任何的表示,你懂吗,她根本就是不喜欢你的。

        “你要不要跟我结婚?!毙た删惨黄煺娴目醋偶虺杏睿骸坝行┗拔也幌胨?,我不想让你认为我是在拿着筹码去要挟你,我对你很包容,我爱你,爱你到了一定的境界,爱的没有自我,简承宇你能不能对我有一点的公平?要不要跟我结婚?”

        所有的话语都已经挑明了,她现在就是仗着简承宇心里的这一份亏欠在要挟,她不想这样的,可是错失了这次机会,以后就不会有了,再也没有了。

        “给我几天时间?!奔虺杏钏?。

        “还要几天?在等姚若晖来求你复合吗?”肖可静苦笑。

        她是局外人,所以她才看的真切,她每一天都觉得患得患失,有时候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如果她不跟姚若晖把话说开的话,也许就没有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局面,是自己做错了,把一切都给挑开了,把姚若晖对简承宇潜在的那么一点的在意给逼出来的。

        姚若晖顶着熊猫眼就去了工作室,今天的心情很不爽,谁进去谁被喷,完全是不留情的喷。

        她想这是不是剩女焦躁症?看着别人幸福,自己眼热吗?

        不至于吧。

        突然喷发的一种情绪叫她觉得有些害怕,畏惧,自己不是这样的人,不应该是这样的,不对的。

        简宁的母亲约了肖可静,可见开门见山的会提到什么。

        “你不是很聪明,能让我来找你,我就觉得你不够聪明?!?br />
        他们的态度还需要去猜想吗?为什么不肯自己退出?每每就总有这样的灰姑娘,觉得她能虏获王子,就是因为有了王冉那样成功的案例存在,所以才会叫这些阿猫阿狗全部都起了心思,王子就应该是配公主的,老王子也许可以过的更好,但是他现在达不到那个程度,过去这些年了,简宁母亲心里依旧认为,王冉拖了简宁的后腿,各方面都是,她配不上简宁。

        可惜王冉跟简宁成了,管不了儿子,总能管得了孙子吧?

        “不需要我说明,承宇并不是很喜欢你吧?!奔蚰盖姿菩Ψ切Φ乃底?。

        肖可静确实中箭了,不过她也不是完全就没有回击的。

        “他不对我放手,我一定就不对他放手,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还有奶奶你确定我离开了之后他找了一位门当户对的人你就会觉得满意吗?把我换成姚若晖呢?”

        说话点到即止,姚若晖存在大家都清楚,她点明了,你可以去查,难道我就连那样的女人也比不上吗?

        肖可静觉得自己应该是自豪的,即便是输,自己也得体面的输下去。

        之前自己抱着这个人家会对自己满意的想法,现在看起来真是太天真了,豪门啊。

        可惜只要简承宇对自己一天不松手,她一定咬紧牙关不松,无论别人说什么。

        “你这副脸,他知道吗?”

        肖可静的笑容有些僵硬。

        简宁母亲优雅的笑着,肖可静不了解她,肖可静也不够了解这样的家庭,因为别人当面的一些话心里即便产生了别的想法也绝决不会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来的。

        “我的儿媳妇不够出色,当初谈恋爱的时候我跟承宇的爷爷全部都是反对的意见,就是你所看见的承宇的妈妈,我们家挑儿媳妇只有几点,首先你的学历不行,其次你没有受到过良好的教育?!?br />
        一个念书时期就在打工的女孩子,这不是简家儿媳妇的标准。

        肖可静是强忍着没有起身就走,这就是对她人格上的侮辱了,她没有出卖自己去换得什么,靠着自己打工赚钱养活自己,难道这样也是错?不是所有人一出生就都是有钱的,难道简家全部都是有钱人?白手起家没有过?怎么可以这样去践踏别人,她怎么没有接受过良好的教育?

        “你也看见了,她今天似乎混的不错,我儿子一辈子没有回来过,没人肯认他,选择了那样的女人就得有准备,被家族抛弃,不是什么人都能被称为简夫人的,你这样的……靠着承宇得到一份工作吗?你跟他谈恋爱就是为了这个,呵呵……”简宁的母亲起身,她跟朋友约了打牌,顺路来来见见她而已,为一个肖可静专程来警告?她还不至于闲成这个样子。

        想要嫁入豪门,首先也得先看看自己的样子,没有镜子给你看吗?自己不会花钱去买吗?

        简宁母亲眼睛里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不屑,甚至就当你是一种尘埃一样的,连理都不想理,王冉敢硬气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简宁愿意给她撑这个腰,一个女人能不能硬气就是看丈夫够不够给力。

        在简宁母亲的心里,肖可静跟几个字刮边,比如贪图简承宇身上的钱,这放在她的眼中就是确确实实的,就连王冉她都敢说,就是为了这个,条件好就能说明一切。

        肖可静吐出去一口浑浊的呼吸,不得不承认面对这样的人家,自己的心里承受力还不够强,被人说了两句,很有想哭的冲动,是她不自知吗?还是有钱人都是变态的?

        随意的去揣测别人的心思,随意的去定论别人的思想,条件好,她喜欢有什么错?喜欢条件不错的,就一定要被归类为看上了别人家的钱?

        那他们要求门当户对,是为了什么?还不是喜欢条件好的,那她也是看上了别人家里的钱吗?

        老一辈人的态度能决定得了年轻人的态度吗?如果行的话,那么今天就不会有简承宇的存在了,简承宇不开口,自己绝对不退让,随便别人去说,说什么她都可以承受的。

        肖可静打了擦边球,奶奶那里行不通,就从简承宇的父母下手,她愿意把对方都当成自己的亲生父母去喜欢,但是她忽略了一点最为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她愿意不愿意这似乎就没有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看,王冉跟简宁愿意不愿意。

        作为一个女朋友而言,她给简宁打过去电话,在她来看她是作为一种晚辈关心长辈的态度,可在简宁来看,没有招呼的招呼,简宁会把一些事情看得清楚的,这样反而起了不太好的效果,当然简宁看得出来,两个孩子之间是有问题,不过他不说。

        自己的婚姻当初就是坚持下来的,他有什么权力去指手画脚的说别人去?

        王冉开门就看见简宁有些尴尬的拿着电话,一想就想到是谁了,这已经连续几天了,自己换了拖鞋,简宁起身打算过来接她的衣服,王冉把衣服递了过去,自己伸手要电话,拿在手心里。

        “可静啊,是阿姨?!?br />
        王冉客客气气的跟肖可静说了好半天的话,然后断卦,王冉是不会讲被人闲话的,哪怕肖可静做的这事儿不够聪明,但不会成为她跟简宁的闲话,这事儿过了就没人提。

        简承宇难为,知道肖可静为难,可真的答应结婚了,以后也许是一辈子不会对她好,爱不爱自己心里清楚,真的给了婚姻却给不了爱情的,尽管自己做的不够地道,这个婚是结还是不结?

        为了想对肖可静负责,这个婚就应该去结,为了肖可静幸福的话,甚至说为了自己好,这个婚一定不能结。

        简承宇的两个朋友跟肖可静关系都很不错,姚若晖他们也认识,打从心眼里的是厌恶姚若晖的,站在肖可静的一侧,在这上面给了很多简承宇意见。

        “你要明白,爱情是爱情,姚若晖有拿你看重过吗?”

        这就是男人之间私下闲聊,你简承宇跟谁结婚其实与他们没有直接的关系,他们也得不到任何的好处,他们也没有收肖可静的钱,愿意帮她讲话就是因为大家从自己所目睹的角度,你对姚若晖掏心掏肺的,你随着她折腾,最后怎么了?那个女人压根就没把你当回事儿,她当你是可以玩游戏的一个人,不想要的时候就一脚踢开,肖可静呢?她是愿意为了你什么都能付出的,简单的来说,姚若晖遇上车祸了,得是你简承宇豁出去拿自己的命去救她,换成肖可静,是肖可静会为了你去舍命的,他们看重的就是这点。

        “你的事情我们管得多了好像我们收了肖可静的什么钱财似的,我不管,你自己去想,她清清白白跟的你,是,现在这社会不说什么负责,可一个女孩子愿意这样对待你,这样的人不多,当然她也有可能有属于自己的心思,我这样说,承宇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个心眼都没有的女孩儿,至少我没遇到?!?br />
        另一个哥们也是喝多了,说话有点多。

        “姚若晖要是现在愿意回头,你这个坏人做了,哥们也不替你委屈,娶个自己喜欢的人,全世界反对就让他们都反对去,她呢?她有表现过想回头的意思?她爱你吗?爱过你吗?”

        摇摇头,自己想去吧,别人不能帮你做主,一切都要看你自己。

        *

        若晖去医院检查身体,空气有些不好,自己从医院要出去的时候拿着口罩才打算戴上,有人指着她的脸就走了过来。

        “姚小姐……”

        若晖有点迷茫,她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的人,肯定就没有见过的,很奇怪的一个人,对着她点头哈腰的,好像是说陪家里人来看病,找什么专家没有挂上号,说是专家的号太难挂了,听来听去她是听明白了想走自己的后门,可自己为什么要帮他?他又是怎么认识自己的?

        “姚小姐我母亲身体被耽误过,作为一个儿子……”

        巴拉巴拉讲了很多很多,最后切入了重点,他认识姚若晖就是因为那天简承宇干的事情给他留下了很大的记忆,有钱的人就是牛逼,想怎么样就是怎么样,那么大的火,他还不是跑进去了。

        “我知道你男朋友很有本事……”

        说白了不认识姚若晖,记得简承宇。

        男朋友?

        “谁救我出来的?不是消防员吗?”

        她还特别的去了一趟消防局,只是可惜那天那么大的火,当时救的人太多,都记不住她是谁了。

        “当时你男朋友都要疯了,那么大的火,就是我们专业干这个的都知道进去很危险的,可他不知道电话打给了谁,就进去了,好在是没有出危险,不然事情就闹大了……”

        姚若晖有些受到了冲击,赵易凉吗?

        可不是的,那天赵易凉明明就是跟林曼在一起的……心跳的有些过快,不知道在期盼着一些什么,或者说心底其实是有那个答案的,但是自己就是不愿意去想,不肯承认那个人是谁。

        “姓简的一位先生……”

        若晖勉强压着心思,帮着对方找了人,但今天是一定看不上的,对方表示感谢,若晖戴上口罩就离开了,心情有点乱。

        简承宇的心思她八成是明白的,可不愿意回应,第一是自己过去对他的态度,她就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去爱一个人,赵易凉不算,当时真的就有脑子一热的感觉,可她跟简承宇在一起那么久,从来就没有过这样的感受,心里那丝搞不清楚的情绪她也愿意努力去忽视,现在摆在面前的就是这样的问题,她可以去追赵易凉,因为赵易凉是单身,姚若晖什么都敢做,但是有一点她不屑去做。

        不想去破坏别人的感情,别人的家庭。

        肖可静是针对自己也好,警告自己也好,她现在跟简承宇是一体,自己是外者。

        不管发生过什么,自己都要努力去压下去,不能有所回应,这种回应是绝对不能出现的。

        晚上一个人,跑到医院去,煮了很难喝的汤,爷爷还在睡,奶奶回家休息了,最近奶奶身体也不是很好,医院有专门照顾爷爷的人,可若晖还是来了,就是想来坐坐,她回去也没有睡意,拢着自己的外套就坐在床前。

        “来了?!?br />
        爷爷悠悠的转醒,其实人到老了会对自己以前的许多做法产生否决的,比如自己养孩子,儿女都好,他们夫妻两个人亏欠子女的太多,想要补偿蒋娟,可惜孩子已经长大了,自己能独当一面,有些话他说不出口,只能把姚若晖去当成蒋娟,若晖什么话都敢说,也会撒娇,蒋娟呢则是闷着,什么都不跟父母去讲,父母想关心无从下手。

        “我看你今天心情不怎么好?!?br />
        若晖没有直面回答,指着汤想倒给爷爷喝,扶着爷爷坐起来,在爷爷的身后塞了一个枕头。

        “亲爷爷我对他都没有这样过,从小我跟我爷爷奶奶都不亲,他们认为是我妈教的,不是的,天生就是没有那种血缘感,我很讨厌我奶奶,觉得很小市民,什么都不懂,小时候差点就死在她手里了,那时候觉得我妈离婚就是正确的,谁摊上这样的人都会过腻的,长大了就不恨了,没有人应该去喜欢我的,要是计较的话,我得到的比失去的多?!蹦米攀掷锏耐攵烁?,爷爷接了,喝了一口,表情纠结的很。

        这孩子真是一点厨艺的天分都没有啊,难喝死了,怎么会这么难喝呢?

        “我之前特别去学的,爷爷觉得我手艺怎么样?”

        “很糟糕,很难入口?!?br />
        “你看,我就是想当一个正常人都不行?!比絷途醯蒙テ?。

        “你今天的情绪很怪?!?br />
        “哪里怪?”

        “你有话可以对我讲,我在听?!?br />
        “其实也没什么,知道了一件不应该知道的事情,人家有女朋友了,之前又是自己不要的,可是爷爷……”若晖的脸埋在老人的手掌心里,人老了手也会老的,那种沧桑感,她的声音闷闷的:“我好像变了,变的不像是自己,我很想去争但是我又怕我的新鲜感维持不了几天,是不是我应该什么都不要做,这样就很好,我不能去破坏别人的感情,这样做是不对的?!?br />
        想不通自己心底怎么会冒出来这样的想法,心里住着一个魔鬼,魔鬼就总告诉她要去挣要去抢,她已经被感动了,这个男人是喜欢他的,她明显也是喜欢这个男人的。

        “若晖呀……”

        “爷爷你不要说了,我知道自己很有问题,给我一段时间就好?!?br />
        她不要破坏任何人的感情,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若晖握着爷爷的手:“有个长辈真心的心疼自己真好,都说我命好,我命怎么会好呢?如果好,就不是今天这样子了,有爸爸有妈妈有个平常的家庭就真的不错,抢了属于别人的爱,我就要还给别人同等的爱,爷爷你知道吗,我很怕受到伤害,我的世界很小,我爱梁暖,我爱若望,当若望结婚的时候我觉得整个世界都苍凉掉了,因为今后我这个姐姐要排在她的丈夫之后,我也觉得自己要的太多,付出的太少,太过于贪心,每个人都不喜欢我吧,我也不喜欢自己,为什么自己就是这个样子的呢?!?br />
        她就像是个小孩子一样,需要别人来关心她,需要别人对她多那么一点点的不同,只要多一点就好,无助的紧紧的攥着那只长满了老年斑的手,这只手现在就是她的依靠,她很害怕爷爷会死去,因为自己的外公外婆就都是这样走掉的,每个对她好的人最后都走掉了,只剩下她一个人。

        “爷爷,我真的很想念姚静业,我想念姚静业……”

        姚静业再不好,可姚静业也是她妈妈,要是妈妈活着,靠在妈妈的怀里,跟她讲讲话。

        爷爷只是拍着若晖的肩膀,他什么都不能安慰,他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安慰一些什么,就像是他所说的,因为他喜爱这个孩子,看见的就全部都是这个孩子身上的好,忽略别人说孩子的不好。

        若晖趴在爷爷的床头,蒋娟不放心父亲,也是才回来,直接奔了医院来,推门进来就看见姚若晖趴在床上睡着了。

        “我妈回去了?”

        “嗯,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过两天我也回家了?!苯甑母盖籽沟蜕?,生怕女儿吵醒了姚若晖,老人的手放在若晖的头上对着女儿比比让蒋娟小声的手势。

        “她什么时候来的?”

        当父亲的看着女儿,心里有很多对女儿的亏欠,但是说不出口。

        “感情上有些波动?!?br />
        蒋娟听见感情两个字就头疼,姚若晖感情上有波动?任何人感情上有波动她都信,应该说若晖已经把她全部的对她的那种信任都给摧毁掉了,蒋娟喜欢若晖,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可她不信任若晖的感情,若晖这孩子感情方面太乱套,一次狼来了,次次还有人能信吗?

        “你们都不信她,我知道?!?br />
        当父亲的突然开了口。

        蒋娟对父亲的态度突然就产生了怒气,从小到大父亲母亲有没有对他们兄妹说过一句相信?若晖的人品不说,这孩子的感情状态就是有问题,父亲怎么越老越固执呢?这是公认出来的,什么叫自己不相信她?

        “你走,我不用你来看我?!?br />
        当父亲的突然喊了出来,蒋娟脾气也不是特别的好,给别人当惯了领导,听不得父亲说这样的话,父亲的一生所做的并不是所有都正确的,她作为女儿许多不想说,难道在说孩子的问题上还要退避吗?

        若晖就是被这些人惯的,每个人都不认为她错,她才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题外话------

        今早起床赶脚好像忘记了什么东西,上后台一看,果然没挂文,晕菜,早上没爬起来写,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