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肖可静回想起简承宇落在自己唇边的吻,用手指轻轻回抚着嘴唇,脸上一片羞红,谈恋爱这个东西不需要谁来教就好像是水到渠成一般,渴望拥有,那一秒多想他能抱住自己,尽管她觉得自己是害羞的。

        回到学校晚上临睡的时候,只穿着单衣,看着自己的胸口,胸口微微起伏着,有些喘息剧烈,她压制住自己的慌乱,赶紧拍拍脸,这都是在想什么呢,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倒是旁边的人看了看肖可静的胸,肖可静跟姚若晖是一挂的,身材偏瘦,根本就挂不住二两肉,穿衣服很漂亮但是脱了衣服仁者见仁。

        “可静真是太瘦了,我真是羡慕你?!蓖低晗勰阶恍?,笑的神秘兮兮:“你家简承宇就没有说过,他喜欢不喜欢大胸的女人?”

        肖可静捂住自己的胸前,觉得这些人太猥琐了。

        “说真的,你看我胸就小,他总是抱怨,说我是旺仔小馒头他宁愿醉死在大馒头的海洋当中?!?br />
        有些男人喜欢如柳之姿,有些人则喜欢丰满之美更有些喜欢自己的女人看着偏瘦,但胸部要有料的,肖可静也是听人家说,不知道怎么就上了心,在饮食上有时候也会注意,试着想叫自己的胸看着大一点一些。

        朋友在一起难免就会做个比较,她们接触不到简承宇,又会好奇他是不是真的很强,看着个子可不是很高,不是说男人的能力与身高是挂等号的嘛。

        肖可静跟自己的朋友如此说着。

        “我们只有接吻?!?br />
        “你开玩笑吧,只有接吻吗?”同学打趣,肯定是不止的,男女接触的下一步就是胡乱摸,肖可静不难看,人又文静学校里这些年追她的人不少可没有一个能叫冷美人动了心思的,男人女人都是如此,要看一个眼缘的,觉得他就是自己的有缘人别人说他再多的不好自己心里也是不甘愿的。

        “你要多接近他,现在的社会这种事情很正常,而且我跟你说……”同学往后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的人自己压低声音说着:“你不想想他家里是什么条件?你如果怀孕了,就有机会了?!?br />
        肖可静对这种话题是不屑的,靠怀孕才能结婚吗?

        如果简承宇爱自己,那么爱的一定就是她这个人,他们可以走到白头,还需要什么靠怀孕嫁进去,她又不是八卦上的那些女明星,再说他家里人应该很好相处的,电视剧里演的那些都没有出现过,并没有人来警告自己,这不就是一种信号嘛,谁说灰姑娘就不能嫁给王子,灰姑娘跟灰姑娘也是全然不同的。

        简承宇回来拿毕业证,一出现不仅吸引住了了别人的目光包括肖可静的。

        “可静,你老公来接你了……”同学a对着里面喊了一声。

        他大概知道她的家庭条件不是怎么太好,可简承宇从来就没有意愿想给她买点什么,她有外出演出,应该有赚钱的,赚足够自己的生活费,苦是苦一点但是大家都是这样过来的,可今天他觉得自己应该反省的,女孩子不伸手要东西,只能说她的品质不错的,这样的女孩子现在已经很少了。

        “你毕业了要住在哪里?”

        肖可静心狂跳了两下,难道他的意思是说想要跟自己同居?肖可静心里是有这方面的意愿的,因为同居某种程度上就能说明一定的问题,可她现在却不能点这个头,不然太不矜持了。

        “还没有想好,我妈妈的意见是想叫我回家乡……”

        “不要回去,留在这里?!崩浔纳舸右徊啻顺隼?。

        肖可静点点头,应道:“好,我不走?!?br />
        他留自己,那么自己一定不会走。

        房子是简承宇叫人给找的,两室两厅环境在某小区之内,肖可静搬进去之后跟任何人都是不来往的,她断绝了一切自己跟外界的消息,除了偶尔自己会出去学?;蛘哒夜ぷ?,她想留校但是现在来说难度太大,别人都说她有外挂,她的那个外挂就是简承宇,但是她有属于自己的自尊。

        “你谈恋爱了?男孩子人好吗?”

        作为父母,总会去关心孩子未来的生活,肖可静的母亲就是一位普通的母亲,不见得有远大的谋略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可能思想偶尔还会落后的,她从来不会当着简承宇的面给家里去电话,对着母亲撒娇,今天是她搬家的第一天,她想让父母过来度假,路费她来拿,想让父母见识一下这个城市,母亲以前总是说想来看看,可惜路费太多了,而她现在却有这样的本事。

        “很好的,对我很好的,我觉得他很好,很绅士……”

        这个所谓的绅士肖可静的母亲不懂,可能是真的很好吧,她想见见简承宇这个人。

        肖可静有提前给简承宇打一通电话,她的公寓就在他公司的附近,可能就是几分钟的路程,有时候他开完会有时候很晚都会到这里来休息一下,大多数都是坐坐就走,偶尔几次留了下来也是自己住一间房间,肖可静是怕父母跟他撞上,尽管没有发生过什么,可在父母面前哪个孩子都想保留自己完美的一面,她需要提前说,房子是他给找的。

        “我爸爸妈妈要来这里玩几天,可能这几天你就不能过来了?!?br />
        简承宇还在办公接到了肖可静的电话,皱着眉头推开手边的水,他讨厌喝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叫秘书订机票,你把信息发到……”

        简承宇简单的说着,肖可静给了信息,没有多久票就已经定好了,但是同时也为她父母订好了酒店,按照简承宇的说法,家里不是很好,住酒店会觉得更加舒服一点,肖可静内心里是明白的,也许他哪一天还是要过来的,所以父母不能住在自己的家里。

        肖可静的父母下飞机,人生第一次乘坐飞机又是头等舱,上去的时候自己都懵了,这样的世界他们哪里有见识过?因为不懂闹了很多的笑话,最后吓得他们不敢说一句话,就老老实实的坐在位置上,害怕别人对他们露出来嘲讽的笑容。

        肖可静来接机,身边还跟着一个人,那是简承宇的司机。

        “妈……”

        肖可静看见母亲飞奔了过去,一把搂住母亲,回程的时候肖可静的母亲看着司机几次想说话又吞了回去,她就是想知道为什么会有人给他们出这个钱?钱是从哪里来的?她有听说过一些女孩子靠出卖自己的身体换取一些利益,她内心里当然是不希望自己女儿如此的,没有问过她又不能下了定论,在外人的面前扫了孩子的面子,只能紧绷着脸,两口子脸色都不是很好,特别肖可静父亲的脸格外的阴沉,司机就好像看不见一般,继续开着自己的车,开到地方,肖可静的母亲一看,怎么会是酒店?

        “不是说你有租房子住,来什么酒店?!?br />
        这样的地方根本就不是他们能来的,因为肖可静母亲坚持,到底两个人还是回了肖可静的家里,从进门开始,她母亲脸上的怒火明显已经遮掩不住,等司机将行李放下转身离开,当母亲的拽着女儿的手。

        “妈问你,你怎么有钱住在这样的地方?你别跟我说出去打工赚的,你打工赚多少、”

        父母两个人坐都不肯坐下,就等待着孩子的回答。

        肖可静笑笑,挽着自己母亲的胳膊,另外一只手挽着父亲的胳膊:“我不是跟你们说我谈恋爱了?”

        “男方的条件很好?”

        肖可静害羞的点点头:“嗯,他家里很有钱,不过那是他家里跟他无关,他现在他爷爷的公司上班,他们公司……”简耀东公司的荣耀肖可静也焉有荣耀,毕竟是男朋友的爷爷,那将来也有可能会是她的爷爷。

        当父母的听见这样的消息却不是开心快乐,而是担心,担心超过了一切。

        人家家里那么有钱,你知道有钱人的世界是什么样的?怕女儿受委屈,有钱人都是拿人不当人看的。

        “他家里同意嘛?”

        肖可静点点头,下意识的她是认为同意的,他哥结婚的时候不是领着自己回去了,这就是一种变相的表达,又提过自己见过他的母亲,说简承宇的母亲是一位很好相处的人,父亲也很和蔼。

        即便说了这些,依旧消除不掉作为母亲的心里担忧。

        “晚上你把他给喊出来,我们请他吃一顿饭吧?!?br />
        按道理说,这顿饭应该简承宇来请的,可惜他提都没有提,那只能他们来开这个口,肖可静倒是想到了一种办法,她不能直白的要求简承宇来见自己的父母,那样会带给他压力。

        去找了简承宇,在他的办公室坐了坐,要亲自来解释父母不肯住酒店的原因。

        “我妈妈是个特别可爱的人……”肖可静慢慢的说着,说自己的母亲如何如何的培养自己,一个家庭并没有一个在社会上太出色的人却培养出来一个她,肖可静是觉得自豪的,虽然他们有可能在金钱上并不富裕但是在生活上他们还是很开心的,简承宇对这些没有兴趣,却一直在听,也没有表露出来不耐烦,坐在眼前的这个,是他的女朋友,未来也许会变成他的太太,他应该尊敬尊重她的,试着努力的去喜欢她。

        别人不要的,总会有人要的,早晚一些别人会懂得,什么叫做后悔,拉回自己的心思,很是厌恶自己这样的情绪,提起来别人做什么,那些记忆全部都扔到垃圾桶回收就好。

        说着话,肖可静的电话响了起来,她轻声细语的接起:“我跟你爸爸想见见你男朋友,你说了没有?”

        肖可静的手机音量不算是太小,简承宇完全听得见,一丝反应都没有,她讲电话的时候有偷偷留意简承宇的表情,如果他是愿意见的,一定就会开口,约个时间,顶在哪里见一面可他现在的表情动作就说明了一件事儿,他还没有准备好,肖可静马上回绝了父母,轻声解释着,挂断了电话,自己站起身。

        “那我就先走了?!?br />
        她的那点小心思,从接电话开始,用眼睛偷瞄自己,然后算计着他的反应这些简承宇都可以忽略不计,爱情原本就是掺杂了一些其他的东西的样子,一个女孩子想让对方见见自己的父母并没有错的,只是他现在还没有准备好,见的那一天只能说明,他们要结婚了。

        “可静……”

        肖可静站在原地,简承宇起身微微推开座椅,走到她的面前单手揽着她的头将她拉近怀里,肖可静的心跳又开始出现了不正常的跳动,觉得口干舌燥,也许是听别人说的太多,她做了一件这辈子都叫自己后悔的事情,她甚至也不清楚自己当时是怎么了,竟然会拉着简承宇的手然后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没有放稳,直接抓到了她的胸上,脸瞬间就跟燃烧起来的火龙一样,烧了一个通红。

        男人不主动自己来主动,她成什么了?肖可静想要推开他的手,简承宇手却动了动,捏了捏她的胸,肖可静的脸上温度现在完全就可以用来煎鸡蛋了。

        离开的时候满脸的春意,她搂着他的脖子,与他接吻,与他交换着彼此的口水,这明明就是一件要彼此很熟悉的人还要相爱才能做的事情,肖可静用头发挡住自己俏红的小脸,把身后的人扔在原地。

        晚上是她带着父母出去吃的,地方依旧是简承宇的秘书订的,她想给父母最好的东西,用来回报他们养大了自己。

        “吃饭不吃饭不是很重要,我跟你爸爸就是想见见他……”

        肖可静有简承宇的照片,有些是在他睡觉的时候自己偷拍的,她有提出来过要求想跟他有一张合照,当时用的是手机,但简承宇给出来的回答却是说,他不太喜欢自拍这种东西,加上可能人家对于拍照也是有些提防,肖可静就再也没有强求。

        “妈,这是他的照片……”

        从照片上看年纪太过于显小,娃娃脸,样子根本就不像是女儿嘴里所说的那样的大老板,大老板的形象应该是如何的呢,肖可静母亲心里有属于自己的一种印象,现在完全就是对不上的。

        “不是骗子吧,可静啊你得搞清楚了,别为了人家的钱到时候被人给骗了……”

        现在这样的人也多,随便花点钱前期投入然后最后从你身上把花出去的钱全部都赚回来。

        肖可静只觉得啼笑皆非,简承宇如果是骗子的话,那还有谁家庭条件能被称得上是好的?

        对于母亲的担心只是小女儿的一笑,母亲多虑了,没有想到母亲的心眼还这样的多,搂着母亲撒娇,出来求学之后真的很少有机会能像是现在这样,那几年虽然过春节也能回去,可回去的次数毕竟很少,为了省路费为了赚生活费。

        肖可静的母亲第二天又接到来自简承宇的电话,他在电话里说着很抱歉,好像是说自己出差了,肖可静母亲心里的那么一点隔阂就消失掉了,不过对着电话里的人依旧有一种所谓的敬畏,这种敬畏就像是天生的,生出来就带在身上的。

        “你忙就好……”多余的话完全都不敢说。

        逗留了一个多星期,这边再好还是依旧想念家里,早晚都要踏上回程的路的,肖可静去机场送父母当时就洒了眼泪,抱着母亲不肯松手。

        “多难看,以前不也这样过来的嘛?!钡甭杪璧呐呐呐氖?,真就是一个小孩子,还会舍不得妈妈,你都长大了,妈妈也老了,你应该有自己的世界的。

        肖可静就说:“妈你们就不能留下来吗?”

        老人家都是很传统的,在那个地方生活了一辈子,哪里能融入得了别人的生活呢,给他们钱他们也不会来的,这里的消费又高,他们到处又不认识,孩子每天忙不能陪着他们,何必给孩子增加负担呢,当父母的有时候就怕成为孩子的负担。

        她回到家里,心里就难受的厉害,自己卧在床上,外面有人敲门,踩着拖鞋过去开门。

        看清了外面的人扑到他的怀里,眼泪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简承宇搂着她。

        “没有跟爸爸妈妈说想叫他们留下来?”

        “他们哪里会为了我留下来?!彼『⒆右话愕亩钠?,觉得父母说的都不是真的,什么离不开家乡,难道就都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受吗?她会有多想念他们,再也也不要爱他们了。

        “好了,简直是恃宠而骄……”

        用手指刮掉她脸上的眼泪,肖可静觉得两个人相处的是越来越好,越来越亲近,他偶尔也会纵容自己,其实每个女人都应该找个能掌管一切的男人,她私心里是这样认为的。

        *

        严创奶奶的生日,若晖亲自到场,今天参加一个活动,难得的遇上了熟人,被人好一通的打趣,若晖的脸皮很厚,轻易是不会被人说脸红的,自己得得瑟瑟的站在一边,挽着严创的胳膊。

        “羡慕,你也去嘛?!?br />
        “我说严创你好好管管你老婆,她现在就是被你给惯的……”严创摊摊手表示自己可管不住她,还要担心说不定什么时候她就跑掉了,自己现在溜须还来不及呢。

        “我说姚若晖,怎么最好的都跑你手里去了,分两个给我不行吗?”

        若晖笑嘻嘻的回答:“不要相信在野党,你知道的,谁在位都一样的,你老公也相同?!?br />
        严创跟朋友过去聊天,若晖目光场内扫着,好像没有什么其他的熟悉的人,倒是朋友说着一些八卦,若晖听的津津有味的。

        “你那个妹妹可真是没有脑子……”若晖的朋友是说梁麦。

        正说着,故事里的男主人出场了,肖可静有些不适应这样的场合,整个人都觉得尴尬无比,心里就怕一旦简承宇离开自己了,她应该怎么办,要怎么跟别人沟通,要怎么介绍自己呢?她很担心这些问题,还有一旦自己闹出来笑话可怎么办?

        简承宇能感觉出来她紧张的情绪,自己拍拍她的手,在无声的安慰着她。

        若晖的视线只是扫了一眼马上就离开了,简承宇的视线根本就没有往这侧过来,他来了这里就一定会有人来找他攀谈的,肖可静松开了自己的手,站在一边,简承宇低头跟她说了一句,是叫她去拿一点吃的,肖可静不想走,就想站在他的身边,因为这里没有一个是她认识的,可那两个人又在讲话,讲的全部都是她听不懂的,肖可静只能挪开步子。

        这里面有些不少就是专程为了泡妞而来的,肖可静又不难看,果然苍蝇马上就缠了上去,问她是跟谁一起来的,在哪里念书等等之类的问题,她不想跟这些人沟通,但人家问你回答这是最基本的礼貌,又不能翻脸,有些人看着就很轻浮,她强忍着心里的厌烦感,如果她想钓凯子的话,在学校的那几年早就先简承宇泡上别人了,她本身就是一个有些内骚有些闷的女人。

        她什么都不敢做,因为怕给简承宇丢人。

        “你好呀,好久没见了?!?br />
        姚若晖适当的出现,倒是解救了肖可静,肖可静难得见到熟悉的人,苍白的脸上多了一抹红润,微微笑着跟若晖打招呼,若晖可以不来的,跟那个人曾经是那样的关系,你说她过来解救,就是怕某人多心,多心的认为自己对他有什么。

        “不喜欢就直接跟他们说,苍蝇都是很烦人的,自己却不知?!比絷推泊?。

        肖可静笑了出来,若晖觉得她很好看,跟自己的好看是两种,那种羞射的,内涵的笑,她蛮喜欢的,这是一个很讨别人喜欢的女孩儿。

        若晖看得出来肖可静一个人站在这里是有些尴尬的,用眼睛扫着,看着简承宇那边差不多结束了,自己歉意的说她还有一点事情,挽着严创的手就离开了,肖可静喝了一杯不知道是什么的果汁,酸酸甜甜的,颜色也漂亮,喝到嘴巴里才知道这应该是所谓的调酒,自己目送若晖离开,她很希望姚若晖能幸福,她那样的善良可爱,这样的场合她可以不管自己的,她看得出来她陪着自己这几分钟就是觉得她很孤单。

        严创别有深意的拍拍若晖的手,若晖三八的瞪了他一眼,有病吧。

        “你有病?!?br />
        严创淡定的回答:“你不是有药嘛?!?br />
        今天两个人一同出现,距离上次姚若晖出席严创奶奶的寿宴相隔不久,大家是都在猜测,这两个人的婚期是要接近了,姚若晖这样明晃晃的出席严老太太的寿宴不就是从侧面说明了一些问题,再说隋涛出事儿的那一段,严创可是使出来了不少的力气。

        “挺般配的?!?br />
        “是啊,是很般配,女的浪男的花……”

        有人调侃了一句,这人嘴比较缺德,他想泡姚若晖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既然什么人都能上她,自己为什么不能?可惜没有找到机会,吃不到的葡萄就永远都是酸的嘛。

        “这样的女的,真是浪的可以,不过在床上一定够味儿,你能想象着她爬在你的面前,吞着的……”

        ??!

        不知道为什么宴会的那端就打了起来,严创解开自己的西装扣子,挥着拳头,对方也不想让,两个人打的难舍难分的,严创已经打红了眼睛,这边看的人都觉得有些纳闷,这是因为什么???

        肖可静张着嘴,这里也能打架吗?多难看啊,大家都看了过去。

        姚若晖去补妆了,等回来的时候朋友拽她,就说严创跟人打了起来,她是几步就走了过去,严创没有受伤,他原本就是打架高手,若晖拽了他一把。

        “干什么呢?”

        严创指着地上的人:“下次别叫我听见?!?br />
        那人擦擦唇角,吐了一口。

        “这是事实,你以为就我一个人心里这样想嘛?你信不信所有人内心里就都想上你老婆?!?br />
        他还在继续的挑衅,若晖拽住严创:“狗咬你一口,你是不是也要咬回去?”转过头不屑看地上的人一眼,这样的人还不配她来生气,严创还是觉得胸闷,自己又踹了一脚,若晖拉拉扯扯的把他给弄了出去,在花坛边,严创愤怒的再说什么,若晖倒是一脸的淡定,骂她的人多了去了,要是每个她都在乎,她还在乎不过来了呢。

        人活着还是简单些为好。

        “我是为了谁?我活该好吧……”严大少爷突然发飙。

        “我错,都是我的错?!比絷秃遄潘?,刮刮严创的脸:“这表现的到真像我是你老婆一样……”

        严创嫌弃的推开若晖的手:“我宁愿娶一头猪也不要娶你……”

        “那没有办法了,我们的因缘是天注定的,你必须要娶我……”

        两个人开上玩笑了,站在楼上某一处的人视线凝视着下面,观看到了整个过程,她低着头去轻声哄他,伸手去刮他的脸,脸上扬着那样自得的笑容,好像那个动作她曾经做过千遍万遍一样视线与视线的不同,就好像是亲密爱人之间在抚摸一样,笑的那样的张扬释放。

        若晖伸着手挽着严创的胳膊,她跟谁就都是这样的,习惯性的动作,哪怕就是梁暖有时候是若望她就都是挽着的。

        肖可静在卫生间补妆,进去之后看见了若晖,若晖放下粉扑对她笑笑。

        “补妆呀?!?br />
        “是的,你也在补妆?!毙た删灿行┬淼碾锾?,她心里对姚若晖的感激很盛,知道姚若晖的出身更加明白这样的人其实活着就是肆无忌惮的,她从来不会在乎别人对她怎么看,只想自己怎么活,这样的一个人对着她那样的关心,她当然感激

        “你男朋友叫,简……”若晖对着镜子继续补妆。

        “他叫简承宇?!?br />
        若晖笑笑,好似第一次听说一样:“对你好吗、”

        肖可静觉得自己有些没办法说,毕竟不是很熟悉的人,承宇又是那样的个性,对着她比较温和对外是很冷酷的,她如果说简承宇个性是这样的,若是姚若晖看见的不是那样的呢?

        “他挺好的,人很温柔?!?br />
        若晖挑挑眉,温柔就好,就是怕不够温柔,收了盒子放回自己的手包里,对着肖可静再次微笑转身离开,若晖身上还披着严创的外套,一出门左转就看见了站在原地的简承宇,两个人没有太多的视线交流,若晖径直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她不上心同样的那个人也没有上心,好像没有看见她一样。

        突然的那个人动了动,若晖第一个反应就是蹙起眉头,看着他对着自己走了过来,她的眉头拧得更紧,她所表现出来的意图还不够明显吗?

        “你……”

        简承宇从若晖的身边经过,就像是一阵风轻轻刮过,将自己的外套披到肖可静的肩头。

        “有觉得冷吗?”

        肖可静有些不好意思,她是看出来姚若晖想跟简承宇说话,可是他却没有给姚若晖机会,心里觉得有歉意,同时又觉得甜蜜,那样的一个人站在自己的眼前,她有多优秀不需要自己去说,他却没有放在心上。

        姚若晖无语冷笑了出来,但愿以后一直保持这样,得,自作多情了。

        严创就在楼下,不知道跟谁在哈拉,哈拉的很是高兴,若晖探出头喊了一声,很不优雅的对着严创勾勾手指头,她现在丢了场子总要找回来三分的吧。

        “怎么了?”他弯着身看着她。

        “别提了,自作多情了,倒霉死了,赶紧走?!?br />
        严创拥着若晖,姚若晖认识的人多,这个阿姨那个叔叔的,看见谁都能说上两句,梁抗抗的姐姐是这个基金会的理事,姚若晖今天来就是卖姑姑人情的,捧个场。

        这一桌都是朋友,梁抗抗的姐姐全程都有出现,走到若晖的这一桌。

        “你今天的衣服穿的不错?!?br />
        若晖甜笑:“那是,跟姑姑学,永远有学不完的东西?!?br />
        “一会儿可得积极一点?!?br />
        “肯定的,我让严创多多一点血?!?br />
        竞拍的时候,姚若晖原本就是奔着宴会主题的最后去的,她来就是要给姑姑做场面的,严创也知道自己的义务,从他举牌子开始,简承宇似乎就跟严创扛上了,严创叫价他马上加。

        肖可静懵了,姚若晖不过就是想跟他说句话,他怎么就这样给人难堪呢?

        肖可静不知道这里面发生过什么事情,她单纯的认为简承宇就是对姚若晖喜欢不起来,所以才有了接下来的这个举动,这样很不友善,特别是自己在姚若晖的面前说他是个温柔的人,她并非撒谎的。现在弄成这个局面,她很尴尬。

        简承宇叫价,严创就往上冲,严创的唇角微微的翘起,不怕你叫就怕你不叫。

        梁抗抗的姐姐倒是看向了简承宇的方向,姚若晖觉得严创玩的大了,严创在想举牌子的时候她按下了严创的手。

        “不要做意气之争,大家就都是为了做好事儿,他有钱那就让他出吧,总要还回去一些的?!?br />
        严创乖乖的停下了手,自己横着推一条胳膊横在若晖椅子的后面,自己贴着她两个人在嘀嘀咕咕的,晚宴没有结束之前姚若晖就撤了。

        肖可静上了车,看了一眼前面,自己压低声音,她的手被简承宇攥在手心里,能感觉到他手掌的干燥。

        “我在补妆的时候看见了若晖姐,她问我你是对我好不好,我才说你很温柔,转身你就这样对待她……”

        简承宇敛着眼眸:“以后离她远一些,她不是什么好人?!薄澳愣运赡芑嵊幸坏阄蠼?,那样出身的人怎么可能跟正常人一样呢,我没有见到她的时候我听见了许多关于她的传说,觉得这样的人我一定离得远远的,不能凑前,省得人家看不上我,可是接触之后我才明白,她根本就不是传说中那样的,人很好很温柔说话的时候会认真的看着你,有认真倾听你的意见,真的就跟传说中的不太一样的?!?br />
        说起来这个肖可静比较感慨,觉得有些人的家世就是一种资本,那种境界自己是如论如何都达不到的,比如就说姚若晖的这种淡定,到了今天这样的场合,自己就显得有些小家子气,觉得自己格格不入,她就像是一颗耀眼的星星,把别人都变成了陪衬。

        是自己崇拜并且想变成的那一种人,很想就如她那样的活着,优雅高雅。

        到了地方,肖可静看着他,他不开口那就只能自己来开这个口。

        “要不要上去?”

        她到底还是提出来了邀约,简承宇沉思了一秒紧跟着下了车,交代司机明天来接自己,两个人从电梯出去进入家门,才进入家门她狠狠被他吻住,两个人的情绪都比较激动,或许是因为肖可静今天觉得很幸福,那是一种满满被围绕的幸福感,是用言语不能形容明白的,她觉得自己飘荡在海洋的中间,扯着他的衬衫,想要努力接近,更加努力接近一点点。

        女人的第一次总是不一样的,身体不是很愉悦可心灵上却是满足的,觉得终于又进了一步,虽然对比着自己所为的好的标准进展的快乐一些,侧着头看着他的睡脸,就这样看一辈子也不够,静静的看着,然后露在外面的胳膊放进被子里,往他的怀里钻了钻,希望每天都是今天。

        早上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离开了,肖可静拥着被子坐起身,当从一个女孩子变成一个女人,感觉是不相同的,距离名叫幸福的那一点又迈进了一步,尽管这个男人并不在她的身边。

        拿着手机自己偷偷笑了半天,然后发了一条短信出去,经过深思熟虑,现在也算是彻底的在一起了,她想,他们一定就会结婚的,而且会过的很幸福。

        “早餐有没有吃?”

        十点多发的信息,到了下午的一点多他才给回,只是嗯字,即便如此简短的回复依旧能叫她的心思不正常的跳动着。

        简承宇大部分的需要携带女伴的场合,现在全部都是肖可静陪着他出席,秘书会很尽责的为肖可静准备着衣服,他们就像是很多普通的小夫妻一样,她就是一个幸福的小女人,有属于自己的小梦想,突破了那种关系,她留校了,她自己本人并没有说出来过,也许是他看见了或者感受到了她的焦虑。

        肖可静对简承宇很好,用她朋友的话来说,就是没有下限的好,什么都愿意为他做,相对来说,就朋友的角度却感觉,女人这样爱很吃亏。

        肖可静混圈子混的久了也曾经交到过两三个朋友,女人一多是非就多。

        “简承宇以前有跟姚若晖同居过,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针对姚若晖?”

        那女人撇撇唇,觉得这个女人完全就是一头蠢驴,你真的当你自己是什么灰姑娘?小姐现在是什么年代了,请你睁开眼好好的看看自己的德行好吗?

        姚若晖她们嫉妒不起,毕竟出身在哪里放着呢,这种女人算是什么?靠着男人上位,没有这个男人你能算得上是什么?靠自己的话,你行吗?你有什么本事能靠着自己进入这个圈子里,别开玩笑了。

        肖可静一愣,下意识的反应就是不信,如果那样的话自己怎么会看不出来?

        他们两个人的状态根本就不像是认识的,她敢说……

        自己敢说什么?

        肖可静什么都不敢说了,也许就是像是人家所说的所以简承宇那天才会那样的激动。

        心里有了困惑跟朋友吐糟。

        “你不是说了,那个姚若晖是有男朋友的,门当户对的男朋友,那样的家庭就不可能嫁给一般的人啦,不过你也要小心就是了,我曾经就跟你说过简承宇是快香饽饽,人人都会抢的,你不相信我?!庇辛嗣曰?,就总想揭开真相的,这个真相到底是什么并不要紧,她要的只是这个男人的真话,过去他们并没有在一起。

        晚上他应酬回来,接过来他的衣服,从后面抱住他,简承宇的手在她的手背上拍拍:“怎么了?”

        “我听见一个传闻,他们说的跟真的似的,说你跟若晖姐曾经在一起过……”

        肖可静心里害怕,他不会觉得自己想追究吧?不会这样想自己的吧,她只是想要一句实话,如果真的有,那她以后在看见姚若晖就一定不会往前凑了,省得叫他不高兴,大体她也能猜得出来,姚若晖那样风的个性就不是一个男人能管得住她的。

        肖可静以为简承宇会告诉自己,不要听别人乱说,或者还会骗自己……

        “我跟她已经分手很久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