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王爸爸的生日前后都是李波跑的,不得不承认的是李波办事情很有章法,俗话说人都不完美,如果个性在稍稍好那么一些,这个人就更加好了。

        王妈妈对这个孙媳妇儿原本的态度就是敬而远之,能动手打婆婆把婆婆骑在身下的人能是什么好玩意?王焱就从处这个对象开始他都变成什么样了,老人都是认为自己家的人都是好的,能把王焱带坏的人只能是李波,李波属于外来者,自家所有的不好就都来自李波的一方。

        一大早去了酒店,菜是前两天就已经订好的,问了家里,家里就说让她做主,她也直接做主了到底有跟那些人出来吃饭的经验方方面面都给照顾到,老人家嘛牙口不太好,硬一些的不方便吃,还有姑姑这怀孕呢,什么能吃什么不能吃该注意就得注意,公公那边生病更是有些东西吃不得。

        “你开车过去把蛋糕取回来?!崩畈ǜ蹯痛虻缁敖兴ツ玫案?,王焱在单位这个时间基本就是没有什么事情可忙的,除非领导用车,不然的话偷懒一会儿没人管,自己开车出去去了蛋糕店,换做徐秋华来做这件事儿,徐秋华一定就会买一个差不多或者说稍稍便宜一点的蛋糕,花的那可是自己的钱,李波人横有心机但是这方面看得开,什么叫舍得?所谓舍得就是有舍才有得,你舍出去了你才会得到,就想是自己妈说的那些话,老王家就这么一个男孙,别人看着再好最后财产也不能给了别人,最后留给的还是王焱,自己现在花出去未来得到的就是更多,这个账目得看你要怎么算,算计眼前就不招人喜欢了。

        王焱还没有开到地方,李波又来电话。

        “蛋糕取到了嘛?”

        “你当我会飞是不是?”王焱来火了,这他才从单位出来,才开了不到五分钟就问他是不是取到了,他就是飞被也得给点缓冲的时间啊,还是当他是超人呢?一有气说话就冲,李波一听王焱叽歪了,自己赶紧安抚了两句,她心里清楚该怎么去将王焱的这个火气去掉,经过多少次的实验,不是已经证明这一点了。

        “你现在别去拿蛋糕,我去,你回家把爷爷奶奶接上?!?br />
        “你到底想让我干什么?我到底干什么,你先说好了?!蓖蹯徒低T诼繁?,他现在不开了,等她确定了自己在开,你看现在发火就特别霸气,李波在电话里说了前后不到几句话,立马就捋顺毛了,任劳任怨的回家去接王爸爸王妈妈去了。

        李波打车去的酒店,定的是三层的蛋糕,自己给王超打电话:“爸,你们现在出发了嘛?”

        为什么没有让王焱去接徐秋华王超两口子,李波嘴上说的漂亮,那徐秋华去自己家闹,大闹了一场,她心里能不记恨嘛?女人大方的少,这样的事情更是记一辈子的,别看现在让他们结婚了,徐秋华就算是彻底把她给得罪了,别说这辈子就是下辈子也没用,家里那两个更老,哪里有不接爷爷奶奶反而去接爸爸妈妈的,别人就是挑理她也能找到借口。

        王超说已经准备出去了。

        “我跟你妈用不用买点什么?”

        “不用不用,爸东西我跟王焱我俩就都买好了,什么都不需要,你们只要平平安安的过来就行?!?br />
        王焱回家去接王爸爸王妈妈,王妈妈之前跟三婶通过气,王妈妈的意思就是说大家一起吃顿饭,可三婶不干,她又不是没有吃过饭,还差那么一顿饭了?她是没吃过还是怎么着,王焱懂事不懂事三婶不管,她搭理不搭理那就是自己的事情了。

        王焱开着车把二老接了出来,直接送到地方,李波已经取完蛋糕回来了,在门口等着呢,会说的孩子永远会说,说的话一套接着一套的,不管怎么样,你耳朵听的疼也好怎么都好,王妈妈其实心里是愿意听这些话的,侧面来说至少能说明李波的心里是有这个家的,当奶奶的盼望什么?盼望的从来就不是孙子能有多出息,而是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在一起。

        王妈妈从进门嘴就没合上过,王冉这是李波提前一天去家里请的,这个面子王冉肯定会给,就是出门的时候有点反应,简宁原本的意思是不想叫她来,来回折腾,身体也受不了,平时就算了,现在特殊情况那就得特殊对待。

        “我要是不去,那别人就更得问,之前就知道我住院了,你说别人要是问我,我得怎么说?”

        王冉现在就怕别人问,肚子早晚有鼓起来的一天,要是被别人撞上了,她真是丢不起这个人,简宁不吭声,说多了也都是废话,这个阶段早晚就都得挺过去,安慰不起作用。

        给她披着大衣,王冉跟着他下去,他去拿车,她从楼里出去自己站在小区门口等着,没有多久简宁开着车就绕了过来,推开车门,王冉上车,简宁从后面拿过来一瓶水,递给她一袋话梅。

        “不吃,也不渴?!?br />
        到了酒店,王妈妈就问了一句,听说女儿住院了肯定会问,因为有王超这个先例在,王妈妈也是怕孩子如果生病了错过了最佳治疗的时间:“有病可得看,趁着轻还好治……”

        徐秋华比较道道趣,一直就很好奇王冉为什么住院,从来也没有听说过她有什么病,这次怎么这么严重?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哪里觉得不舒服?”

        王超就讨厌徐秋华这点,有病没病跟你有什么关系?你管得了那么多嘛?你是会治病你还是能帮着人家减少疼痛?横了徐秋华一眼,整个过程就都是李波在活动气氛,从开始之前,叫王爸爸讲两句,王爸爸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嘛,后来是王妈妈勉强说了两句,给你安排的一出接着一出的。

        “爷爷过生日,我跟王焱没有别的表示,我这里就代表我们夫妻俩了祝爷爷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崩畈ㄖ苯痈闪吮永锏木?,喝的是葡萄酒,多少喝一点也不影响孩子,王焱从包里掏出来一个大红包,王妈妈一看,这是怎么个意思?还给他们红包呢?

        “给你爷的?”

        王妈妈打趣王焱,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回头钱。

        “他是什么都不会说,在家里总跟我说爷爷奶奶对他有多好,王焱总是讲,这人就是嘴笨,当面就说不出来,钱不多,里面就五千块钱,多少是我们俩的心思,爷爷给王焱花的钱肯定不止就这些,我们所表达的就是一个意思?!?br />
        王妈妈拿了过来看了一眼,还别说里面真装钱了,能有多少大概的估计也就是五千左右,王妈妈心暖。

        你看寒心的快,李波这么一不救心回暖的也快,要么就说其实老人家特别的好哄,王妈妈推过去,她要孩子的钱干什么,自己也不是没有钱花:“你们两个好好的过,奶奶就心满意足了,钱我跟你爷爷不缺,等缺的时候我们在跟你要?!?br />
        李波笑眯眯的又给推了回去。

        “奶,话不是那么说的,我们给的就是留着爷爷买件衣服买点好吃的,王焱从工作开始就没往家里给过钱,孙子长大了给爷爷奶奶零花钱这是应当应分的,要是我们不给,人家外人就会说,你看着孩子多没有良心,奶奶你宁愿叫别人说我们没良心嘛?”

        “妈,说给你了,你就拿着,以后不够花了是不是还能要?”徐秋华一看李波这德行,气就不打一处来,你不是会说嘛会卖乖,我就让你卖个够,既然给了干嘛不要,得要,不仅要回头就得花。

        徐秋华也不用脑子想想,那钱你都花了,回头他们两口子没有钱花,你当妈的得不得在给零花钱,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就是这个意思。

        王妈妈看了徐秋华一眼,王超也说叫王妈妈收起来了,好不容易才收到孙子的回头钱,一辈子可能就这么一次了。

        “那不能,我大孙子挺好的……”

        王冉挑挑眉头,这回又挺好的了,之前不知道谁说不满意,王妈妈那看着李波眼里就都是笑意,跟前段时间一对比,一个是天一个是地,讨厌也是她,现在喜欢又是她,果然孙子还是亲的好。

        王妈妈收了,王爸爸原本就是话少,在桌子上也没有什么话讲,他跟谁一辈子就都这样,话没有两句,大部分都是听着别人说,自己亲生的儿女都这样更加别说什么孙子孙媳妇了,王超生病不能喝酒,想要多活一段时间就不能乱来,徐秋华看得紧,老爷子过生日不喝酒哪里有那个意思,李波就说,一家派出来一个代表,李波这样说有自己的理由,那要是喝酒,姑姑得喝酒不?可现在王冉就喝不了酒啊,姑姑既然没有宣布就说明她是不想公开,人家不想公开的事情你一个晚辈多嘴说出来了,那就是反效果,一家派出来一个代表,你说姑父能不能叫姑姑喝?自己这个人情也卖了,事情也做的非常的到位,这就成。

        “我是不能喝了,你跟你嫂子喝两杯?!?br />
        王超跟王冉低声说着,兄妹俩挨着坐着,王超一辈子掌控欲都很强,喜欢别人听自己的话,对于这个妹妹不是说不疼,但是他就是这样的人,自己的老婆身上有很多的不足王超也清楚,可过了一辈子了,说心里话,老婆要比妹妹亲,毕竟老婆是躺在同一张床上的,徐秋华给他生儿育女,他生重病的时候也是老婆忙前忙后的跟着,妹妹是比不了的,所以现在王冉跟徐秋华生分,王超就是想强硬的压制王冉,叫王冉先跟徐秋华低头,徐秋华在怎么说她都是嫂子,没有嫂子给小姑子赔礼道歉的。

        王冉一听王超说的这话,叫她跟徐秋华喝酒?别说她现在不能喝,她就是能喝她也不跟徐秋华喝,怎么回事儿她自己想去吧。

        就单说之前王焱说结婚,她准备给房子,给那是情意不给那是本分,你有什么好挑理的?她就这么一个侄子,除了王焱有别人吗?你看看嫂子这样,还怕自己不给她儿子房子,吵架也得为孩子着想,还带着孩子上门来要了,说什么她就应该给王焱,王焱工作怎么回事儿她心里不清楚吗?

        “王冉你给你嫂子倒一杯……”王超发话。

        李波就觉得自己公公蠢货一个,姑姑那表情你还看不出来她心里所想?要是卖你面子的话,早在你说第一句的时候人家就给反映了,李波就是那么恨徐秋华,依旧笑呵呵的起身,拿着酒瓶给徐秋华满上。

        “我得敬我妈一杯,过去我不懂事,妈你原谅我吧?!?br />
        徐秋华被架在这个位置上,全家人都看着呢,她不能说不原谅,可被儿媳妇给按在地上打了,徐秋华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典型的皮笑肉不笑,她怎么可能笑得出来,没动那杯子,人家李波自己就干了,王焱有点看不下去了,虽然说喝两杯没什么影响那也不能一直喝,自己倒了一杯,当着全家人的面。

        “过去我不懂事,爷爷奶奶,爸妈还有我姑姑姑父,我那时候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王焱这时候是不知道做戏的成分大还是真的就开始感慨上了,说的满脸都是眼泪,王妈妈一看孙子哭了,自己也跟着哭了,跟王焱说,过去那就是过去的,王冉的心比自己想象当中的有点硬,你说一点没有软化那不现实,小时候看着长大的,她没结婚的时候那就拿着王焱当儿子看的,走到哪里领到哪里,要什么给买什么。

        “王冉怎么一杯都不喝呢?身体还是不舒服?你哪里不舒服???”徐秋华这又来了。

        “没事儿,她有点感冒?!奔蚰恿艘痪?,她不说自己肯定不会提前提这个事情。

        李波的手藏在桌子上敲了敲王焱的大腿,别有深意的跟丈夫对视了一眼,那意思你姑姑挺有意思的,这事儿是能瞒得住的吗?早晚就得都说,不说是为了什么啊,觉得丢人吗?现在知道丢人,早干嘛去了,不是都准备留下来了嘛,那还矫情个什么劲儿啊。

        “喝完姜汤吗?”

        “嫂子你不用忙,我什么都不用?!?br />
        李波给王爸爸王妈妈切蛋糕,顺便给王冉切了一块,王冉看见奶油就觉得腻,自己动着叉子就抿了一口就不吃了,盘子里还剩那么大的一块,自己还没跟简宁开口呢,简宁直接拿着她的盘子自己接过去就给吃了,一口跟着一口的,王妈妈一看简宁喜欢吃蛋糕?

        “简宁啊,喜欢吃就多吃一点,还有这些呢,你说李波这孩子,买个一层的就够了,买个这么大的,放着就不好吃了,王焱给你姑父在切一块……”

        “我吃一口就行,过生日吃口蛋糕就是那意思?!奔蚰炖锞投际堑案獾奈兜?,他从来不吃这个东西,以前儿子过生日他轻易都很少碰,这次为了老婆真是豁出去了,抓着杯子喝着水往下压,这块都不知道怎么吃的,还继续吃?饶了他吧。

        “王焱,给你姑父在切一块?!蓖趼杪杞兴镒忧?。

        简宁苦笑,难道就没人看出来他是真的不喜欢吃吗?他不是客气啊。

        王冉就笑,谁让你不直接说你不喜欢吃了。

        “别切了,你给李波,你姑父不太喜欢吃蛋糕?!?br />
        王冉不喝饮料,简宁叫服务员给倒白开水,徐秋华跟了一句,她也不让王超喝,吃的那些药一般来讲医生都不叫病人喝那些东西,李波事先买好的水果,已经叫人去切了,她出加工费,就知道这些菜在怎么清淡,姑姑吃了也会觉得腻,怀孕的人跟平常人的胃口就是有点不同。

        水果盘端上来,王冉看着橙子就觉得清凉,自己多吃了两块,简宁拿着叉子往她的盘子里夹。

        王妈妈多看了两眼,嘴上是没说,可心里有点别的想法,以前简宁是说对王冉好,可也没好成这样啊,吃东西就都得人给夹,是不是生什么重病了就没敢告诉自己???王妈妈这顿饭吃的是喜忧半掺,高兴的是孙媳妇这回好像被雷给劈了过来似的,一下子就变成明白人了,忧的是女儿这眼下是什么情况?

        吃完饭王焱得送王爸爸王妈妈回去,王妈妈就拽着王冉到一边说话。

        “你因为什么住院的?”

        “小病?!?br />
        “你可别瞒我,王冉我可告诉你,你现在告诉我,我还能经受得住,你哥这样我都有心里准备了,你别怕妈承受不住,你跟我讲,身体哪里不舒服???”老太太说说话眼睛就红了,眼看着就要哭,王冉叹口气。

        “妈,我真是没事儿,就是感冒有点严重,抵抗力差了一点?!?br />
        “没骗我?”

        “我骗你干什么啊,骗你能有钱拿吗?”

        王妈妈这才把心落在地上,在车上跟女儿摆摆手,那意思她要回家了,你看李波讨好王冉她却不肯讨好三婶,跟王冉说的好好的,要给三奶奶去道歉,这事儿原本就是他们做的不对,一转头,把王爸爸王妈妈送到家就直接开车回去了,去都没说去三婶家,王妈妈一高兴也就忘了这事儿。

        王冉上电梯,简宁就一个劲儿的问她恶心不恶心,她原本倒是没恶心,纯属是被他给问恶心的,就是什么好话来回的问也叫人觉得腻歪啊。

        “你有瘾是不是?你觉得我不恶心你不舒服是吗?”

        咣当当开口就是一句,简宁张着嘴看着王冉,好半天合上嘴巴,他这是得罪谁了?出电梯门,两个人一前一后的进家里,他的鞋子好脱,自己换了鞋把她的拖鞋给放在地上,也不知道她这是发的哪门子的邪火,在给引爆了,自己躲着一点就是了,拖鞋给放好自己就去挂衣服了,王冉在房间里休息,简宁这就来活了,脱下来的衣服能洗的全部都过水,他穿的衣服几乎就都是一天一洗,你就没遇见过这么勤快干净的人,王冉的也不管她让不让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就都给洗了,家里家外全部擦,擦三四次,确保地上一根头发就都没有了,自己直直腰,这才要休息。

        简宁心疼王冉不?那是真心的心疼,但是依旧保持这个传统,家里的饭菜依旧还是她来做,王冉要是不舒服呢,不愿意动,实在不给做,他就下去买,买回来两个人吃,王冉在房间里躺了一会儿,自己跟儿子打了一通电话,到现在就愣是没敢跟儿子说,简宁要说她不让,还是决定由自己来开这个口,她说吧到现在依旧张不开这个嘴,自己从屋子里踩着拖鞋进厨房开始准备饭菜。

        正常上班依旧去,以往这人一天通常也就是一通电话,她说忙的话基本就不打,现在每天打,不打也发短信,问来问去就是那些话。

        谁先发现王冉不对劲的,徐秋华。

        徐秋华眼睛特别的尖,她就发现情况有点不对,打电话叫他们俩回来吃饭吧,十次有九次说忙回不来,那两口子是忙,回来的那一次她就发现简宁的眼睛都是盯在王冉的饭碗里的,王冉吃东西这个样子……

        徐秋华没管那套,在桌子上就问了出来。

        “你不是怀孕了吧?!?br />
        徐秋华不是肯定而是以开玩笑的口吻问出来的,因为看着像不代表那就是,毕竟王冉都这个年纪了,有点不靠谱,王妈妈一听徐秋华说自己也吓了一跳,心里还念叨徐秋华不会说话,瞎开什么玩笑。

        王冉没吭声,简宁也愣住了,没合计徐秋华眼睛就这么的尖,他们两个人一沉默,全家几乎就都知道这事儿了,王妈妈不知道自己应该给出来一种什么样的表情,要是早几年这绝对那就是好事儿,现在……现在来说好像也不是坏事儿。

        徐秋华没想到自己一语中的,竟然真的怀孕了,你说她上不上下不下的,架在半空,心里有点难受。

        过的好的才会这样啊,她倒是想怀孕了,自己现在都多大的年纪了?她也没有这机会,又想起来自己曾经流掉的那个孩子,看王冉就心里有点不舒服,她知道谁都不能怪,也没有人谋害她,可人就是这样的动物,心里不舒服。

        王妈妈怕徐秋华在问,自己就打断这个话题,跟女儿聊起来别的,总算是把这个话题给岔开了,一直到王冉走,王冉都想了,王妈妈肯定得跟她说点什么,结果没有,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让他们俩注意开,转身就回家了,越是这样越是叫王冉脸上发烫。

        王妈妈进了屋子里,徐秋华拉着老脸坐在椅子上。

        “你说话也不看着点?!?br />
        女儿这个年纪怀孕,你说她能跟年轻时候一样吗、当嫂子的就是想到了你可以偷偷私下问,你怎么在孩子面前就问出来了?

        王妈妈问李波知道不知道,李波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

        “我怎么可能知道,我姑也没有跟我说,不过能生就是福气,这个年纪能生出来那就更是福气了,证明我姑身体好?!?br />
        王妈妈爱听这话,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跟儿子还不同,认识她的谁不说王冉嫁的好?简宁这小子是怎么看怎么好,自己也算是看得挺准的,脾气多好,王冉从来就没受过气,就是这闹闹……

        王妈妈不想了,那是人家老简家的孩子,自己犯不上去操心,自己要是想孩子呢,就给打个电话,老人太喜欢挑理也不招儿女待见。

        徐秋华看着李波那样子可不像是才知道的,她就敢说,李波一早就知道,不过当别人是傻子,你说这儿媳妇娶的就跟自己对着干。

        李波回家就跟自己妈说自己婆婆。

        “妈你是没有看见,我婆婆那脸色那个精彩,我就纳闷了,人家怀孕不怀孕跟她有什么关系?这也嫉妒?搞笑不搞笑?!币涣车牟恍?,觉得徐秋华这个人就是怪。

        李波她妈看了女儿一眼:“你让王焱听到了?!?br />
        李波说没事儿,卫生间的密封性挺好的,他在里面上哪里听,再说自己不就是说了这一句,李波一回家就跟自己妈讲婆婆的各种笑话。

        第二天王焱送领导去外省,李波说晚上有点事情要晚回来一点,李波她妈一开始是不知道,等到晚上女儿到点还没下班就急了,让李波她爸去接。

        “你在哪里呢,下班还不回家?”

        李波说自己在外面吃饭呢,有人请她吃饭。

        旁边坐着的不是通过王焱认识的那几个还能是谁,李波压低声音,总算是把自己妈给糊弄过来了,她自己想想也是认为这些人扔掉了有些可惜,毕竟都是大人物,就那天那个人才那样,别人不是这样的。

        “那天你看看给你吓到了,他就是那样的人,平时我们跟他接触也是很少,给你吓到了,那之后在怎么联系你,你就是不出来?!?br />
        李波笑笑。

        那时候出来吃饭,这些酒店的经理就都认识她,你以为那天王爸爸过生日,李波为什么去那个酒店?没有关系的人进去吃饭该什么价格就是什么价格,人李波来的次数多,经理看见她一口一个姐喊着,价格便宜不说,面子还提升上来了,顺带着酒店还会赠送她两瓶酒。

        李波跟人家吃饭到八点多,没敢让人送,这要是回家被自己妈给堵住了,那就完。

        谁曾想就是这样,回家的时候她妈听见上面开门的声音立马就跑了上来,她鞋还没换完呢,她上来的时候李波她爸就拦,说孩子心里什么都明白,你当妈的就别跟着搀和过头了,在起反作用。

        “你啊你,就你这个觉悟,你女儿到时候被人给拐跑了你都不知道,你自己养的孩子你心里不清楚她是什么个性吗?我告诉你,她接触一天两天她不会动心,接触久了,大人物跟王焱一对比谁有本事?王焱混的再好不也是给领导开车的而已,你想叫你女儿给你找个比你年纪都大的人喊你爸爸?你能听我不能听?!?br />
        沉着脸进了室内,李波心里也有点烦,这一天天的,就跟看贼似的。

        “你去哪里了?”

        “跟朋友去吃饭了?!?br />
        “哪个朋友,家里电话是多少,你告诉我?!?br />
        李波叽歪,这是干什么???她是犯人吗?自己还没有人身自由了,去哪里还得交代?王焱还没这样过问呢,自己妈到底是想干些什么???母女俩在上面就吵了起来,只有亲妈才会这样说自己的孩子,因为是亲的,你看当时怎么吵架,可能都要动刀了,过后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谁叫身上流着相同的血缘了。

        “你觉得自己做的对是不是?我给王焱打个电话,我问问他?问问他让不让你出去跟那些人吃饭?”

        李波气急败坏:“你打,你自己问,你看看他会不会说我,他有我会教人吗?”

        “那是他傻,他惯着你,李波我告诉你,你跟人家结交,人家凭什么帮你,你老姨的事儿你是一点教训就都没有吸取到是不是?你以为你可聪明了,别人都是笨蛋,谁都能被你玩在鼓掌之间,人一生总有失策的时候知道吗?真到了那种时候你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咱们就是平常的人家,妈都个你说过多少次了,那样的人不是你能接触的,你家什么事情都没有,你接触他们干什么?你爸是要杀人还是准备要撞死人???”

        李波无语,哪里有这样说话的,这个社会,不认识人走到哪里能走得通?现用人先教,你觉得靠谱吗?

        那李波她妈就看着,晚上下班就去接,上班自己送,李波一看这样也不行,怎么跟她说就是说不通,那边一吃饭就找她,你说她就是出去吃两口饭,也不用她掏钱也不用她管什么的,平白无故的白吃,这还不让,一生气干脆也不去了,一次两次的推下去,那之后找她的人就少了起来。

        李波老姨就跟李波她妈说。

        “你就是傻,那么好的关系,你知道不,将来这王焱工作上需要调动那些人就能给使劲儿?!?br />
        李波她妈恶狠狠的看着自己妹妹,从小娘家人就都说她傻,不会处人自己妹妹会处人,如果就是这样处人的话她还是宁愿自己不会,也不是卖笑的,现在看着是没有任何的损失,人家吃吃喝喝的,拉你一个女的坐在位置上,你不是作陪是什么?她养女儿可不是为了干这个的,再说王焱家里条件那么好,有什么不满足的。

        谁跟李波她妈沟通就是沟通不了,她谁的话都不听,她认定了一条道自己就必须一路走到黑,走到没有回头路。

        李波妈也跟王焱谈,叫王焱管着李波一点,别太随她的意愿了,女孩子长得好就容易出事儿,你自己不注意一点,别人就容易挂心,你说王焱这傻袍子,丈母娘跟他说的就都是掏心窝子的话,跟他妈之间怎么样不说,那毕竟是两个家庭之间的矛盾,再说徐秋华当初得罪过人家,王焱可好,回头洗完澡自己躺在床上,李波给他按摩,王焱就都给突突出去了,李波一听,心里就这个气,这不回头就跟自己妈好个蹦跶,一连一个星期都没有说话,吃饭也不下去,就自己在家里做,或者买,不让出去吃,她自己还喜欢吃,没有办法就只能自己研究,天天在家里研究做菜,有时候出去吃饭,就问王焱是不是自己做的更加的好吃。

        王焱是给面子,老婆一百个好,哪里都好,哪哪都好,他在这么一夸,李波就更加喜欢做了。

        *

        乔芸有钱了最希望的就是跟所有人好好的走动,可现在夏侯兰不搭理她,当然乔芸送东西的话,夏侯兰收着,东西收下人滚蛋,夏侯兰恨乔芸恨的是牙根痒痒,外婆怎么死的?夏侯兰就把账算在了乔芸的身上,你有多少钱我不羡慕,你也别往我眼前凑,全家唯一能搭理乔芸的就是典韦跟王妈妈,王妈妈这人呢是心软,你要是上我家的大门,我不会撵你出去,她觉得那样干了,丢人,典韦呢是觉得乔芸既然条件好了,接触接触也没什么坏处,乔芸可喜欢给典韦买东西了,因为来了,典韦有时候留她吃饭,她有什么娘家人???自己爸妈早就没了,外婆也死了,后悔的就是如果外婆多活两年,看着她现在这样,有时候乔芸想起来也哭,今年就是想给外婆换个墓地。

        有钱了说话就有底气了,跟夏侯令提出来,她想给买个,换个更大更好的,省得外婆在下面住的憋屈。

        “你这话就不要提,你再有钱那是你的,你是姓乔的,你外婆是我们家的人,我买的再小这是儿子给买的?!?br />
        夏侯令对乔芸多少也就那样被,走动是走动,可跟当初没的比,乔芸心里也是发苦,你看看人家亲戚那么多,一走起来天天一起吃个饭什么的,过年过节多热闹,你在看自己家,冷冷清清的。

        “我就是合计,外婆活着的时候没有享受到……”

        夏侯令起身看看乔芸,算是你有良心,还挂念着你外婆,可人死都死了,她活着的时候就压根没有占到你一点的便宜,跟着你就受苦受累了,现在人没有了,在下面,你在做表面形式能有什么用,这就是做给活人看的,夏侯令不同意的另一点就是,他要是真同意了,夏侯兰得抓花他的脸,他姐绝对就敢的。

        典韦无意当中跟夏侯兰提起来的这件事儿,其实也就是想说,乔芸现在都改好了,大家该走就走。

        夏侯兰照着典韦就是两句,这把典韦给噎的,差点没直接给噎死了。

        “你看着人家现在有钱了就往上贴,我告诉你典韦,我妈的事儿还轮不到你来做主?!?br />
        典韦也是郁闷,自己说什么了?她是好心好意,想着一家人没结仇。

        夏侯兰家现在过的还不如乔芸好,她跟姜维从工作退下来就等于没有油水可以捞了,儿子结婚是没用她掏太多的钱,可姜雯结婚夏侯兰砸了不少的钱,手里的那点余钱就都砸到姜雯的身上了,要是说两个人的退休工资也是够花,可姜雯这些年要孩子,扔医院多少钱?今天治明天不治的,做妈的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小两口才能有多少的积蓄,你看对姜雯就是在有意见那毕竟也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心里挂记的很。

        姜雯看着自己身边的朋友一个接着一个的生,有的人家要二胎,她心里什么感受?不治了吧看着人家还眼馋,治吧,治疗一段时间心就焦躁,最让她生气的就是,根本就是她自己焦躁,人家小邹一点不着急,小皱也是倒霉,遇上姜雯这样不讲理的,你说想要孩子吧,她就说你看不上她了,叫你趁着年轻赶紧换个人娶,那样还能生出来一个半个的孩子,这话讲的,一个孩子倒是很好理解,半个孩子是什么意思???小皱要说自己不想要孩子,她就说小皱虚伪,这些年没有孩子,看着人家的孩子都老大了,你就不眼馋?你骗谁呢?

        小皱也学尖了,姜雯打算不治疗的时候自己就躲得远远的,惹不起总躲得起吧,抱着这种理念,他是躲姜雯躲的特别的快,撒丫子就颠了比兔子都迅速,叫姜雯抓不到人。

        “我同事说叫我去北京中医院看看?!?br />
        “那就看被?!?br />
        姜雯第二句没说出来,小皱就不见人影了,他不管这些,你愿意治疗我就出钱,你不愿意治疗你愿意吃什么我就给你买,反正就是不跟你起正面的冲突,尽量忍让,不能忍了,自己弄一瓶冰水,咕嘟咕嘟的喝下去,什么火都没了,他可怜姜雯,这些年没孩子,都要把姜雯给折腾疯了。

        姜雯去北京中医院抓了十副中药,合计先喝喝看,如果不行的话,试试试管,最后什么都不行了,那就只能认命了。

        这药她还没开始喝呢,怀孕了。

        姜雯是哭着从里面出来的,你知道不能怀孕的滋味儿,老婆婆在背后给她下了多少的绊子,就劝小皱跟她离婚?光是她听见都多少次了?姜雯一直忍着不能说,说了婆婆真的撕破脸,逼着她离婚,她到时候怎么办?只能装作不知道,可这些年过的很苦,虽然是两个人挣钱,今天跑医院明天跑医院的,什么医院都去过,根本留不下钱。

        家里的这点钱看病就都花了,婆家娘家的钱没少用一点效果看不出来,你说她不闹心吗?晚上躺在床上睡不着觉,一点一点的青春就都熬光了,年轻的时候有个孩子,现在孩子都能上初中了,人家邻居问,这些年看着你们也没有孩子肯定会好奇的,姜雯跟邻居几乎就不怎么说话,就小皱,他毕竟是在这个地方住了那些年,看见人哪里能不说话,一说话,人家一问,小皱就说不愿意要,邻居难道还看不出来什么,什么叫不愿意要啊,估计夫妻俩就谁身上有毛病被,他跟邻居说一次话,回家姜雯就翻。

        给小皱打电话,姜雯现在的性格变得越来越怪,今天竟然一反常态的捏着嗓子说话,小皱干活呢,一听老婆这动静,合计又出什么幺蛾子了。

        “你好好说话,怎么了?我妈又给你打电话了?”

        他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哭吧骂吧开始吧,就是别对着他太客气,这样他心里有点摸不到底,觉得害怕。

        “老公,我怀孕了……”

        小皱呵呵干笑着,这是干什么???拿这个开玩笑做什么啊,受什么刺激了?你说家里这老太太也是的,时不时就得把这点破事儿拿出来说说,何必呢,他都认命了。

        “要不晚上你回家扯我头发,我现在就挺忙的,身边还有同事?!?br />
        小皱有些难以说出口,同事在那头一会儿一挑眉的,姜雯的声音马上恢复正常:“你晚上哪里都别去,按时回家?!?br />
        跟他说也等于白说,他压根就不信啊,他怎么是盼着没孩子是吧?怎么地?跟别人在外面生了?

        小皱撂下电话,同事贼眉鼠眼的挤着眉头:“不是你老婆吧?!?br />
        小皱苦笑,果然就误会了,姜雯给他打电话,就从来没这样说过话,人家不误解才怪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外面跟别人怎么了呢,误会害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