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若晖试着想打电话出去可惜一直没能试成功,自己当初惹这个小子的时候就看出来一点问题,结果还是惹了,现在落到这下场谁都不怨恨,只能怪自己,怪自己大意了,既然来请她做客,她就做一个客人应该做的,每天不是吃就是喝,她好奇的是,外人永远不会找她嘛?如果想找的话,简承宇怎么办?当时的保安是亲眼看着她被简承宇给扛上车的,总会有人来找自己的吧?

        她耐心的等待着就是了。

        门外有清晰的电子门开动的声音,若晖坐在沙发上没有动,应该是他回来了。

        “买了你喜欢吃的?!?br />
        若晖看着他将外衣扔到沙发上,坐下身开始准备饭菜,买的都是她喜欢吃的,好笑的对上简承宇的视线:“我爸没有找我?”

        简承宇禁不住微微侧目。

        “他就是想找,也找不到?!?br />
        若晖点点头,原来这小子已经这么本事了,光明正大的把自己给带走,还能叫别人不发现?行啊,她就耐心的等待着,看看最后鹿死谁手,站起身,她有不吃的权力把?

        “你给我站住?!?br />
        简承宇唇线绷的过紧,他从来没有对若晖发过脾气,舍不得,二也是弄不过若晖。

        若晖的脚尖蹭在地板上,保持着自己优美的姿态,后面的人一个用力将她给扔到了沙发上,他这一段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要发火,眼睛里的暗火闪动着:“别在让我说第二次,姚若晖,我说吃饭?!?br />
        避无可避。

        若晖上手一扫,他买回来的东西全部东西汤汤水水的全部都被扫到了地毯上。

        “你是我的谁,你在吩咐我?”

        承宇的唇角微微上扬,是她的谁,早晚她会知道的。

        就知道她不会合作的,打出去一个电话,若晖上手去抢,两个人身体接触,大部分都是简承宇吃亏,可大部分也都是他自己想让的,喜欢一个女人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就全部都送到她的眼前,怎么可能会对她动手呢,现在却不同,他心里的那么阴暗全部都被引爆了出来,从小到大他就是这样的个性,他得不到的他就毁了,总之不会便宜别人。

        单手抚摸在她的脖颈上,上下滑动着,单腿抵在她的腹部,若晖的头发有些乱,双手要去抢他手里的手机,简承宇抿着的唇角一点一点的蔓延成了弧形,停下手看着她,若晖瞪了回去。

        他竟然把手中的电话送到了她的耳边,若晖下意识求救,可电话当中的人好似没有听见一样的说马上会送餐过来,然后挂断,若晖的脸上滚烫滚烫的,自己终于也干了一件SB的事情,他敢把电话给自己,就猜到了自己会说什么,早就做了防范。

        伸手要推开身上的人,眼下的姿势有些暧昧。

        “别闹了,起来吃饭吧?!庇只指吹搅艘还嵊心托缘哪歉黾虺杏?。

        送饭来的人是谁若晖没有看见,东西是人家在门口递过来简承宇拎进来的,他极其有耐性的摆好在桌子上喊她吃饭,若晖背对着承宇站在窗前,就那样静静的站着,她是有点可怜肖可静了,人生第一次谈恋爱,就遇上这样的一个选手。

        落座,拿着汤匙喝汤。

        “你女朋友真是悲剧,天底下有那么多的男人不好选偏偏就选了你,不是悲剧是什么?女小三人人喊打,男小三怎么就没见世人谩骂呢,你说是不是承宇?”若晖挑着唇,她似乎以激怒对方为乐趣,时不时出手撩拨一下,自己吃自己的,吃的很欢乐。

        一双眼睛似乎能滴得出来水,简承宇慢条斯理的动着刀叉。

        “我就算是小三也是你勾引的?!?br />
        “我勾引你?为了你的能力吗?”若晖眼中的不屑啃噬着简承宇的理智,太阳穴一抽一抽的痛,在抬起头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趋近于平静,随便她说,就是有耐性,倒是桌子这头的人咬了咬牙。

        气不死你,我也得让你郁闷郁闷。

        吃过饭他陪着若晖看电视,若晖手里拿着??仄饕换我换蔚目醋?,看的倒是挺有耐心,他没有动,就坐在一边陪着。

        “你愿意看?”若晖侧目看着他,简承宇觉得没有什么不可接受的,节目差强人意,看是肯定能看的,若晖将手里的东西轻手按在他的手心里然后合上他的掌心:“你自己慢慢看吧,我要进去洗澡了?!?br />
        迈着小步子,嘴里哼着歌曲,进了浴室脱光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的身体,胸口上的那朵花是最近才纹上去的,姚若晖睡觉的时候喜欢穿低胸的睡衣,胸部的位置隐约就能露出来,有时候欣赏着自己的身体都觉得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估计像她这样自恋的人世间少有几个了吧。

        泡在里面,水龙头开着,会不会流水出去,这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反正总会有人来收拾的。

        简承宇四十五分钟之后起身,在浴室的门板上敲了敲,躺在浴缸里的人嗤笑,怕她自杀吗?

        “出来?!?br />
        若晖继续闭着眼睛,对她发号施令也得看她愿意不愿意听。

        五分钟过去,外面敲门的声音加大,在然后就是咣当一声,门板动了动,足见这似乎是一道还算是不错的好门把外面的人拦住了没有放他进入,若晖耐心的继续闭着眼睛,外面的人狠狠几脚踹上去,最后是用钥匙开的门,躺在浴缸里的人慢条斯理的坐起身,眼里带着嘲弄。

        “你……”

        两国开战也是不杀来者的好吧、特别是用这种手段。

        若晖的身体是愉悦的,兴奋的声音都跟着颤了颤,手指抓着他的后背,她喜欢没有肌肉的男人,但是不能太胖也不能过瘦,喜欢男人的后背不能有多余的肉,摸上去要平要顺手,他的腰板横在她的身体上方。

        “你爱我吗?”

        “爱你的身体更多?!?br />
        这就是她能给的最大限度的实话,她爱这个身体,非常的爱,因为能带给她愉快。

        高兴的人是她,同样翻脸比书快的人又是她,拉着被单自己裹住身体拒绝他的靠近,脸压在被单上翻过身体背对着承宇,后面的人轻手轻脚的揽着她的后腰贴在她的后背上,呵出来的气息喷在她的肩膀上,上口咬了一口。

        “就这样不好吗?”

        当然不好。

        姚若晖觉得身体很累,不想开口说一句话,简承宇的双手就像是铁钳,叫她睡的很不舒服,早上家里有打扫卫生的人,若晖起床喝水,穿成这个样子,人家打扫卫生的人低眉顺眼的准备进去做早饭。

        “有电话吗?”

        家政人员保持沉闷,不应该管的她不能管,来之前领导就交代过,这一家给的钱多,可是女主人是个疯子,家政人员也是搞不懂,丈夫的条件这样的好,为什么还要出轨呢?有些男人的心思猜不透,有些女人的心思同样猜不透,她的丈夫就是出轨乃至最后两个人离婚,所以她私心里是特别憎恨这样的人,姚若晖穿的睡裙露出来这样大的一片面积,顶着那样的一张脸,家政人员就已经猜到了,漂亮的女人觉得自己的资本太多,换掉眼里的不屑,继续保持沉默。

        不屑她?

        若晖咬着牙:“我问你有没有电话?”

        “你要电话干什么?准备打给谁?”楼上的男人没有穿睡衣,只着了一条睡裤光着身子就下来了,脸上闪过阴霾。

        若晖摊摊手,她醒过来的时候明明他还在睡,他是早就醒了还是压根就没睡呢?这样一想心头觉得更加的烦,外面的人也不知道在搞什么,自己好几天没有去工作室,不会找自己吗?她没有影子总知道要报警的吧?严创呢?

        “一个地方呆久了不想待,我想回家?!?br />
        简承宇索性撂下狠话:“这个家门你是别想迈出去了,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吧?!?br />
        若晖愣了愣,当着别人的面他也敢这样说?对的,现在的人为了钱什么不敢做,抬起眼睛指着眼前的家政人员:“我不喜欢她,换一个吧?!?br />
        若晖踩着拖鞋回了楼上,她原本以为自己这次下来总不会在看见眼前的人了吧,没想到人家还在工作,姚若晖的脸色变了变,简承宇不惯她的脾气,过去她一切都说了算,现在他一件事儿都不想听她说,她只要活着只要喘气只要健康的站在一边这样就够了,她可以不说话可以当一个哑巴,或者她宁愿当一个残废,这些就都是自己给她的选择。

        “去叫她下来吃早饭?!?br />
        家政人员上楼,可想而知一定就是叫不下来姚若晖的,楼上有砸东西的声音,家政人员觉得这个家庭的气氛实在很诡异,这样的女人还要来做什么?其实男人大都也都是犯贱的,遇上一个漂亮的就舍不得松手了,绿帽子都戴头顶了,她是搞不明白这些人的内心世界。

        “你先走吧?!?br />
        “下楼去吃饭?!奔虺杏钫驹诜考涞拿趴?,姚若晖杀气腾腾的起身:“你干脆就杀了我算了……”

        话还没说完,对面的人手高高的举起,直接就劈了下去,照着她的面门就打了下来,姚若晖没有想到他竟然敢对自己动手,没有防备没有准备整个人向后,反应过来之后不敢相信的瞪大着眼睛,简承宇似乎觉得自己的手碰了什么不应该碰的脏东西,视线从自己的手掌扫过:“我再说一次,你是自己下去,还是要我把你扔下去?!?br />
        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你疯了吧?你疯了嗯……”

        承宇伸手拽着若晖的领子,整个人就真的是被他给拽下去的,姚若晖嘴上说不怕死,可心里依旧还是怕的,人往往就是这样,你表现出来的跟内心里的其实是极大矛盾的,整张脸煞白煞白的。

        “我跟你说过,这道门你就别打算迈出去了,要么你选择当一个残废,你可以试试我有没有办法藏着你一辈子,如果有一天我被抓了,我也认了,但是你千万祈求别让我出来,不然我一定还把你给抓起来,你变成了残废我养着你,养着你一辈子,保证你的吃喝不愁,将来有一天我不爱你了,我爱上别人,我依旧会养着你?!?br />
        放屁!

        若晖这辈子都没有听见过这么自大的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你养着我?

        “现在坐下来陪着我吃饭?!?br />
        若晖的脾气也是大,好汉不吃眼前亏这话她早就扔到了脑后面,这些年很少有人赏她耳光,谁都不敢,整个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飞了出去,照着他的方向都砸了过去,一个盘子砸在简承宇的脸上,他连躲都没有躲,走到今天两个人这成脸面已经撕得稀碎稀碎的,半分不留。

        汤汁顺着脑门淌了下来,他优雅的起身,擦拭着自己的身体……

        简承宇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公司,拼起来的时候是不拿别人当人看的,他也从来没拿自己当人看过,人的潜力就是无穷的,逼一逼总会有的,后半夜两点回的家,司机将他送到地方。

        家里安安静静的,没有一丝的动静,径直从一楼上了楼梯,推开二楼主卧室的房门,若晖仇视的目光扫了过来,他笑笑。

        “既然没学会教训,那就继续饿着吧?!?br />
        反正会觉得饿的人一定不是他,人总要给一些教训的,给了教训以后她才会乖才会听话。

        姚若晖整个人动不了,手上脚上就都有东西捆着,从床上不是不能站起来,站起来以后呢?家里只有那么一个楼梯能通到楼下,她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就摔出来一个脑震荡,大门怎么打开?

        饿的是自己头昏脑胀,原本以为他晚上回来总要给自己吃东西的吧,结果没有,他只是很安静的工作到了四点然后躺下身,伸手搂过来她,若晖动了动,可惜身体不听自己的话,手腕上的血液不太循环,她动动眼睛,想要跟他讲话,想让他把自己嘴里的东西拿出去,他却睡了。

        手疼脚疼浑身都疼,哪里都不舒服,哪里都难受,肚子饿,胃痛,已经一整天都没有进食了,若晖安慰自己,就当是减肥了,可自愿的跟跟别人逼迫的情况不同,她就憎恨,那时候自己怎么能浪费掉那么多的美食呢。

        闭上眼睛却睡不着,白天睡的太多,被困住了手脚都不方便她白天瞪着眼睛能做什么?除了睡觉就是睡觉。

        听见耳边轻微的呼吸声,现在想要废了他的心思就都有了,来回的动着,用自己的头去撞他的身体,我不睡,你也别想睡。

        “乖!”

        简承宇好眠,睡的很是踏实,早上睡醒过来的第一眼就看见这个人窝在自己的身下,眼眶下面有一圈青黑,肯定是休息不好的,可怜她?

        没有,没有可怜,觉得这都是她自找的,是活该。

        她从来没有在心里可怜过自己,自己为什么要可怜她呢。

        若晖的身体动了动,干脆就闭着眼睛不去看他,有本事他就饿死自己。

        简承宇摸摸若晖的脸,他昨天早上打的太过于用力,脸上已经出印子了,她皮肤白那种不健康的细白,巴掌印很是明显,手指流连在她的脸颊上,若晖的睫毛动了动却依旧不肯睁开眼睛,他坐起身把她的手脚都给解开了,手腕处有特别深的痕迹,过了一夜简直就是触目惊心了,若晖不动,就当自己是个死人。

        “你从来都不知道听话两个字怎么写?!?br />
        姚若晖拒绝吃饭,拒绝喝水,就在床上躺着,她不吃,简承宇也不会来哄,一开始她是打主意看看谁会横到最后,现在则是真的要一心求死了,她不信自己死了他能落到什么好,她这条命据说还能值点钱的。

        “先生,太太不肯吃?!?br />
        简承宇摆摆手,自己端着饭菜上了楼,坐在床下,动着筷子,无声的开始进餐,若晖眼睛都不带睁开一下的,每餐他就如此做。

        姚若晖坚持了两天没有吃过任何的东西,没有喝过水,到了第三天真的坚持不住了,嘴巴干的够呛,嗓子不说话都要冒烟,她实在有些扛不住,特别是在他拿着东西到自己的面前来吃。

        “我要东西?!?br />
        “我以为你撑得住,会要骨气坚持到最后,原来也是凡人一个?!奔虺杏羁?,卧室里吊灯的光束折射在地板上,一簇一簇的,若晖的脸上闪过火辣辣的一片辣:“我要吃东西?!?br />
        “想吃就下去自己做,不想吃你可以继续?!奔虺杏钭隽艘桓銮氲氖质?。

        若晖忽然笑了一笑:“能给我吃点粥吧?”

        吃的太猛对肠胃不好,有些事情不能操之过急,该死的严创该死的工作室,该死的这些放心她的人。

        简承宇的眸子依旧没有任何的动摇,空气就僵在这里,若晖试着低头但是得不到好的效果以她的小骄傲,这些年已经养成了这样的坏习惯,徐瑶别人来捧着她说话,头不可能在低下去,若晖以为他现在就是恨不得自己去死,她说什么都没有用,准备再次躺下身,他倒是动了,端着自己手里的碗来到她的面前,拿着汤匙极其有耐性的一汤匙一汤匙的送到她的嘴边,她张着嘴,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拿着汤匙的那个人手僵了僵,姚若晖转手对着简承宇啪啪两个耳光抽了上去,因为身体没有力气,都是软绵绵的,打的自己手指发麻,他不禁眯了眯眼睛,若晖挑起下颌:“你欠我的?!?br />
        两个人离的很近,能听见彼此的呼吸,简承宇没有在说话,若晖继续喝着粥,任由他喂了自己吃了一小碗。

        心里估摸着,自己打的这两巴掌虽然不疼可一个男人在乎的并不是疼不疼,她不是使不出来更大的力气,姚若晖从小就聪明,做每件事情之间都是有自己的算计考量,包括这一次,她出手的时候算计的就是简承宇的感情,在赌他对自己到底还有没有感情,有感情的话最后能剩下多少,这耳光抽上去,他是恼怒还是其他的反应?如何他没有恼的话,接下去自己似乎就能找到方向。

        简承宇起身拿着水瓶送到她的唇边,水一沾到她的双唇,若晖猛烈咳嗽了起来,没有喝到嘴里还能告诉自己不渴,一旦接触到了渴望更多,快速的喝着。

        “你在用想什么?”

        姚若晖不说话,简承宇抓着她的手杯子送到自己的唇边喝了一口又塞回进了她的手中。

        “你想试探我?看我会不会因为你打我而动手?这次不会,下次会不会我也说不准,家里有很多的玻璃,可是你出不去?!?br />
        若晖视线动也没动,仿佛他说的与自己无关,她就像是一条泥鳅,滑不溜丢的,谁都抓不住,不看她的眼睛你永远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

        王冉早上起床就觉得头晕,有轻微的贫血症状不太严重,躺了一会儿,想要起床,还是觉得不行。

        “简宁,你进来扶我一把……”

        简宁从外面进来,一大早他就起来洗衣服呢,分门别类的,袜子是袜子,内衣是内衣的,洗好的收起来,没有洗的准备给洗了,唯一没做的就是这个早餐,别说他没有时间,就是有的话,他也不做,这个就是留给王冉的唯一工作。

        “怎么了?晕?”拿过来一边的杯子递给她,王冉不想喝,推开,自己拽着他的手起身:“这两天总晕,可能没有休息好?!?br />
        “我陪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我自己去就行,正好一会儿有时间?!?br />
        王冉做好了饭,没有吃两口,胃口不太好,洗了碗筷简宁就上班了,她休息了一会儿,总觉得眼前晃来晃去的,难道是车做多了?

        自己去的医院,简宁十点多给王冉去的电话。

        “检查怎么说的?”

        “我才出家门?!?br />
        王冉有些不高兴,难道她说了去检查还能不去嘛?简宁不是那意思,他就是想问问结果,知道她这个时间还没有去,之前她打招呼的话,他就回来接了。

        到了医院挂号,哪哪都检查了,倒是没什么毛病,倒是那医生看了一眼她。

        “我就是晕,有点想吐?!?br />
        “去妇科了嘛?”

        “正要去?!?br />
        那医生笑笑就没有说话,这样的事情这些年也不少见。

        王冉做了检查,医生跟她讲的时候自己都有点发懵,觉得医生是搞错了吧,她有带环的,怎么能怀孕?

        “我上过环……”

        “节育器已经脱落了……”

        总而言之你很倒霉,或者说你很幸运,这么多人当中就砸重你了,就你怀孕了,还是在这把年纪。

        王冉没觉得高兴,头更疼了,她儿子现在都已经这么大了,她怎么生???这不是成笑话了嘛?

        医生看着王冉的表情很是奇怪,想来也是,这个年纪了,突然怀孕了,是要还是不要?她能说的就是,孩子的发育不错,条件好的话,这也不算是什么,喜事儿一桩,看病人穿衣服的样子,家里条件应该不至于太差,除非这个孩子不是她丈夫的。

        王冉跟简宁现在依旧有夫妻生活,不过少,有时候他忙有时候是她忙,上了年纪身体有些跟不上脚步,照比着年轻的时候肯定不能比,好半天才从床上起身,扣上自己衣服的扣子。

        “准备要嘛?”

        “我的身体如果打的话,能承受得了嘛?”

        医生说:“你的身体很健康,影响一定会有,什么事情都不是绝对的,我没有办法说这个话,不过按照常理来说,应该问题不大?!?br />
        王冉穿上衣服,才从医院大门出来,准备打车回家,自己站在医院的大门口看着来往的车辆有点发懵,这孩子真的要了,你知道四周的人会怎么看他们俩?想想就头疼。

        偏巧简宁的电话又跟了进来,他就是要确定她是否有来医院,简宁不放心她,怕她说说之后自己又去忙了。

        “医生怎么说的?”

        王冉无语的看着天空,怎么说的?惊吓,她今天真是惊吓到了,想张口说,身边过去一个年轻人,王冉想了想话又吞了回来,没说。

        “挺好的,都正常?!?br />
        简宁说检查报告拿着回家,他回到在看,他到底是明白的。

        自己挂了电话,却没有想到半个小时之后王冉过来医院了,她很少来医院,简宁曾经说过一点不影响自己的,可王冉轻易不会来,甚至医院有很多的医生都认不全简宁的太太到底是哪位,太过于低调了。

        “怎么来了?喝水吗?”

        自己起身准备去给她接水,王冉叫简宁坐:“你坐下来,我有话想跟你说?!?br />
        简宁觉得可能是跟检查的结果有关系,不管好坏他都能接受,有病就治疗这没什么的,只要有个好心态一切就都成,王冉叹口气,就是张不开这个嘴,怎么想都觉得滑稽,跟他说完,难道叫他陪自己去打胎吗?

        她有点后悔那时候自己说的那句话了,不是说过自己想给闹闹填个兄弟姐妹的话嘛,人果然话就不能乱说,你看这不是就是说错话的下场。

        简宁被她弄的有点懵,什么话这样的难说出口,有点坐不住,总要就是没见过王冉这样。

        “你说吧?!?br />
        王冉说了,说话的声音很轻,简宁被杯子里的水给烫了,水杯没拿稳整个就砸地上去了,怎么也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幸好是王冉伸手打了那杯子一下,不然热水就都淋到他身上去了。

        简宁看了看王冉,自己的那点高兴的情绪就都梗在了喉咙里,他看得出来王冉并不是特别的高兴,至少是绝对没有自己这样的开心。

        默不作声的看着她:“医生说你的身体怎么样?”拐着弯的把王冉往沟里带。

        他随意的说着,王冉也就不在意的回答着,她确实问过医生自己的身体状况。

        “说是想打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是你陪着我去,还是我自己去?”

        她不想自己去,这样的场合自己一个人去,会觉得有点害怕,简宁蹙着眉头,打胎是什么好事儿???还叫他陪着去?

        “你身体平时就不太好,贫血也厉害,要是打的话,我就是怕以后恢复不好……”简宁别有深意的说着,他不直接说要,自己就从王冉的身体入手,你的身体不适合打胎,没有办法打。

        王冉倒是没有合计简宁别的心思,这点她也有想过,毕竟丈夫亲,什么话都相信他的,简宁再一说,王冉就有点怕。

        “你说我要是生孩子,那不是成笑话了嘛?!弊约旱ノ荒潜咴趺此??都这个年纪了,还有简宁这边,家里那边,自己生出来的孩子比李波的孩子还要小呢。

        “一切以你身体为主,先不要着急,我看看再说,这个不是听你的也不是听我的,我们听你身体的情况?!?br />
        王冉这下子一下子就成了医院里的名人,简大院长的太太怀孕了,这劲爆消息一下子就传了出去,首先能说明的就是院长身强体壮,这个年纪还有本事把自己的老婆弄怀孕了。

        为王冉检查的医生虎着一张脸。

        “想打吗?”

        王冉不好意思跟人家说想打,她就说去别的医院,他坚持就非要把自己弄到他的地方来,王冉都能想到,估计一会儿自己跟他就出名了,别人背后得怎么议论他们的房事?

        支支吾吾的,倒是没有说肯定的话,医生先开口说了。

        “身体承受不住,依着我的意见,这个孩子还是要,当然了你们要是不相信我的话,还可以去别的医院……”医生说话的时候看看简宁,说完自己就都笑了出来,王冉一听,当着人家的面不好说别的,只能先答应下来。

        简宁送着王冉回家,王冉进门立马就给拿拖鞋,以前虽然也这样,后期就不这样了,老夫老妻的激情的那点火花也着的差不多了,王冉心烦就没多想,自己换了拖鞋就回房间去休息了,简宁发了一条短信出去。

        医生值班,最近有他接手的两个孕妇准备生产了,他得经常出来晃一晃,家属是相信他的技术,当然自己也收了同等的费用看了一眼自己一笑,觉得院长其实也挺有意思的,你看着夫妻俩,还玩上了,你想要这个孩子,你就明说被,这又不是偷来的。

        王冉躺着也睡不着,坐起身,简宁进来换衣服。

        “要?”语气依旧带着一丝的不确定。

        “那就要吧,孩子那头我跟他说,他能理解的?!?br />
        王冉苦笑,她倒是不怕闹闹怎么想,自己现在就不想出去见人了,这是做了一种什么样的表率?

        王冉怀孕这事儿瞒得结结实实的,娘家没有说,单位没有说,简宁医院那边是瞒不住了,有风声透露出去,这就没有办法瞒了,李波过来产检,她人爱说话,看见谁都能搭上两句,很会说的一个女孩子,跟医生也闲说话就说起来院长了。

        “院长是我姑父,亲姑父?!?br />
        那医生倒是知道有个孕妇是院长家的亲戚,不过到底是哪位之前并不是她接手的,现在李波一说才了解,笑笑:“你可以跟你姑姑一起作伴了,前后没有差两个月?!?br />
        李波一开始没听明白,因为姑姑这个年纪,谁想问题也不会往那上面去想,可这话说的几近就是透明了,李波脑子一转,眼珠子瞪得老大,在医院这边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回家就跟王焱说了。

        “怎么都是喜事儿,我们买点东西过去看看吧,姑姑没有说,估计也是不好意思,你就别说出来了?!?br />
        李波愿意跟王冉走,就算是王冉不给房子,什么都不给,李波还是愿意跟王冉走,也许人家有钱可能身上就都是沾着金光的吧。

        李波跟自己妈就说:“王焱他姑姑怀孕了?!?br />
        李波她妈也有点吃惊:“都多大的年纪了,还生孩子?多丢人啊?!?br />
        李波耸肩:“人家有钱,还能差养一个孩子,不过他姑身体真好,这个年纪还能怀孕?!?br />
        人老了有没有疼爱,这个就能看出来了,其实姑姑长得也不是那么漂亮,就是运气特别好,姑父对着多好啊。

        “你就满足吧,王焱对着你不好、”

        李波嘿嘿的笑着:“那也是,我老公对我也好?!?br />
        “你自己知道一点分寸,年轻的女孩子有时候被眼前的东西迷了眼睛,什么是自己应该要的,你得心里有谱?!?br />
        “妈,你又嘟囔我……”李波不愿意听这话,她上次回来就说了,自己都后悔帮老姨了,谁知道自己的亲老姨还是那样,再说后来她不是不跟那些人接触了嘛。

        李波妈瞪着李波。

        “现在我还能说你,将来你要是犯错了,我说你还有用吗?你觉得我是唠叨,一个女人可能一个错就后悔一辈子,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卖后悔药的?你上手打你婆婆,骑在你婆婆身上打,有你这样的孩子嘛?这也就是王焱,你换个男人你试试看?!?br />
        李波气的胃疼。

        “那我老婆婆做的就对?拿着新开的油就往卫生间去倒……”

        徐秋华那样的人不给她一点厉害瞧瞧,她就容易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李波算是看出来了,自己做就做了,没有什么可后悔的,就算是将来王焱记恨这也没办法,谁叫你妈不着调了,找你妈去。

        “你有听说过谁家儿媳妇敢跟自己老婆婆上手的?说出去你有道理?人家当着你的面不说,背后也说你这个孩子没有教养,不说你也说我跟你爸不会教育孩子,她愿意倒她就倒,你不乐意看你就不看,她就王焱这么一个儿子,能不伸手管王焱嘛?现在一毛钱不给你们,将来家产是不是都是你们的?!?br />
        这个账就单看你要怎么算了,想要算明白还不容易?人得有包容性,一些事情可以忍,一些事情不能忍,该出手就出手,不该出手容易叫别人诟病的话就不要提,她为什么对王焱好,拉拢王焱,自己还不是拉拢了王焱,将来王焱对自己的孩子好。

        “行,她以后就是打我,我也不上手?!?br />
        “话不是那么说的,她凭什么打你?我养的好好的女儿就是为了送上门给人打的?那不是,具体情况到时候具体想办法,上手是下下策?!?br />
        李波的妈在家里教李波,跟王冉关系保持好点,你看就这么一个姑姑,从小就对王焱好,你跟王焱现在跟他家里闹的这么生,将来没有你们好处,多说两句软和的话,老人就吃软不吃硬,就这么一个大孙子,什么不能原谅?

        王焱这孩子也是年轻,没怎么在社会上摸爬滚打过,所以他就不懂得这些,一家爱人得抱成一团,不管对内怎么样,叫外人看着得像是一家人,不然外人不就笑话了,你看看你们家,一点不和谐,这家人品就不行。

        李波等王焱下班买的东西跟王焱去的王冉家,李波的嘴很会说,从头到尾一个王冉怀孕的字都没有提到,就说自己过来看看姑姑。

        “我姑最近脸色好看多了,用什么化妆品了?!?br />
        王冉会不搭腔,李波也不会尴尬,继续自己重新找了新的话题,她愿意奉承你的时候,有说不完的俏皮嗑,嘴就跟机关枪似的,不停的往你身上扫射着。

        “姑,这个星期天我爷提前过生日,酒店我跟王焱已经定好了,到时候姑姑跟姑父都去,大家什么都不用带,到时候如果少了什么,我在给填,过去呢,是我不对,我这个人就是没心眼子,妈那事儿只要妈不记恨我,我以后一定痛改前非,好好的做一个优秀的儿媳妇?!?br />
        王冉耷着眼皮子,她今天算是开眼界了,什么叫说的比唱的都好听。

        这是太阳打哪边出来的?王冉很想出去看看,现在天空上升起的不是月亮而是太阳吧?

        “我嫁到老王家我就是老王家的儿媳妇,生是老王家的人死是老王家的鬼,过去我不懂事,我妈也说了,一家人不能闹的这样,我跟王焱说了,明天我俩就去给三奶奶道歉,这事儿王焱做的不对?!?br />
        不是王冉心软,李波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不管你们家人同意不同意,孩子现在说到正点上了,王焱这事儿干的不地道,伤了多少人的心,李波要是愿意说说王焱,王焱在愿意听,那就这样吧,只要他们俩能过好,别人还能反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