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44 老三的对手就是小四

    344 老三的对手就是小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闹闹身边最近多了一个同学?!?br />
        关于孙子的交往,简耀东向来看重,例如肖可静这种是被简耀东给划分到不需要去接触的人群当中,接触不接触你从她的身上不会获益到任何的东西,说直白了,这样的女人你拿过来玩可以,结婚,谁找这样的?

        是,一个人的家庭不见得就能成为别人看待她的影响指标,但是在简耀东这里行不通。

        自己这孙子一百分,哪里都好,没有缺陷,但在感情上太过于嫩了,一个两个就都没有一个合适的。

        简耀东跟孙子吃饭,用话在点简承宇,你多个朋友多个同居人这都不算是什么,当你准备收心的时候这种女人给点钱也就踢了,什么叫门当户对,那个层次的人只认钱。

        简承宇没有说话,简耀东蹙眉:“女人是个好玩意,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种的女人,千娇百媚你喜欢什么样的我不拦着你,你结婚以后想怎么玩我也不会约束你,该尽的义务尽了就好?!?br />
        简耀东从来不认为男人需要对女人负责,男人有权有势,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不择手段这就是男人,真正聪明的人不玩爱情这一套,哪里有什么所谓的爱情。

        肖可静的妈妈给女儿来电话,肖可静很拼,家里条件确实不好是一方面,自己的学杂费都要自己出,艺术类的院校收费原本就高,好在是心里有个支撑的,奔着好日子,咬咬牙一切就都能撑下来。

        她找兼职的工作,中间人牵线,谁知道就给牵到姚若晖工作室那边去了,若晖这人工作起来认真的要命,看了一眼就推掉了,后来也是别人多嘴说这个是简承宇的小女朋友。

        “多花两个钱而已,这些钱我还是花得起的,在另找?!?br />
        若晖倒是用肖可静了,肖可静并不知道简承宇跟姚若晖之间的那些纠葛,一般的女孩子看见姚若晖这样的只会羡慕顺带着觉得自卑,人出生就是玩机遇的事情,看你会不会投胎,姚若晖是站在金字塔尖的,有自己的人脉,长得漂亮又有本事,肖可静特别的崇拜若晖,觉得这就是自己心目当中的女神。

        就因为中间夹着简承宇这么一道关系,若晖对肖可静很好,很体贴她,有时候也会跟肖可静说上两句话,肖可静看都不敢看姚若晖的脸,觉得美丽逼人,一说话就害羞,总想低头。

        “她真漂亮也会穿衣服,我觉得那些设计师都没有她会穿……”跟同学肖可静就是如此说的。

        姚若晖的工作室干的就是采买衣服的事情,带着明星去买衣服的工作,干这个工作的大部分装衣服都比较有些特殊化,跟正常人还是存在一些细微的差别的,毕竟人家靠这个吃饭。

        严创的车在路上抛锚,他倒是没怎么样,可若晖赶时间,看着严创那副不急不火的样子,若晖上手就去捶他。

        “都是你害的我,我现在怎么办?”

        “凉拌?!毖洗淳醯门司褪翘盅?,出门的时候你想什么来的?为什么不能提早一个小时出门呢?你就非要掐时间,然后现在就这样了,除非你会飞吧,若晖上手去掐严创的脖子,自己对着镜子补补口红,推开车门。

        “晚上请我吃饭,吃最贵的?!?br />
        严创哭笑不得。

        若晖伸手拦计程车,可这个时间拦不到车,还是遇上认识的人了,人家探头,看着像她。

        “上车,我送你一程,要去哪里?”

        若晖也没客气,跟着就上了车,简承宇进了公司,接触的范围大部分的人都认识姚若晖,她向来出名,有个出名的妈,当然自己也不想让,好在的是这个圈子就都是这样,好的不多,坏的一抓一大把,也不会显得特立独行。

        梁抗抗最近有了新欢,年轻貌美的女人?

        大部分人觉得能叫梁抗抗动摇了对叶茜的心思,这个女人首先就要长得很美,其次应该很年轻吧,毕竟叶茜霸占了梁抗抗这些年,这个女人怎么出现在梁抗抗的世界里,叶茜一开始都是不清楚的。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个女的曾经离过婚更加不是什么处女,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把梁抗抗给迷的,自己姓什么就都要忘记了,梁抗抗的风向一般都是往若晖这边吹,大部分自己的女人不瞒着若晖,若晖喜欢呢就多接触,不喜欢呢那就少接触,姚若晖不会觉得不高兴,跟谁都是一样的吃饭,哪怕就是面前坐的是叶茜,自己也照样能吃的很香。

        看着梁抗抗身边这个傻里傻气的女人,若晖笑笑,傻?

        能认识梁抗抗的人首先就不简单,你以为真是喝多了推开酒店的门就能睡总裁嘛?那个几率实在就太低了,你置于酒店何堪啊,首先认识就要通过别人介绍,她没有本事,她就不会走到梁抗抗的身边,叶茜也不算是输得惨,一个女人今年都三十五岁了按道理来说已经熟了,至于熟没熟透这就要看当事人怎么想了,还是曾经有过婚史的,有两把刷子。

        姚若晖乐得等着看戏。

        梁麦回家的时候看着叶茜整个人情绪就不是很好,似乎有些暴怒,叶茜原本想,在怎么样梁抗抗的年纪越来越大,应该会安分了,毕竟身体也不像是年轻时候的那样,结果却偏偏跟叶茜所想有些偏差,梁抗抗有七个女儿,一个儿子,在儿子之后他也没少有孩子出生,好在的就是,唯一的儿子是叶茜生的,就因为这么一点不同,总觉得自己是独一无二的,叶茜也委屈,别人叫了她几十年的姨娘叫她外室,她是合法的,就是不能说出来,叶茜上了年纪,梁抗抗对她的眷恋也就那些,再会哄人保养的再好,眼角也开始出现鱼尾纹,整个皮肤的状态都是往下走,拿她跟三十五岁的女人摆在一起,她也比不起,名分名分没有得到,属于自己应得的一样没有一样,她怎么甘心?最叫叶茜下不来台的就是,这事儿她还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的,这无疑就等于打了她一记耳光,梁抗抗愿意告诉她呢,她是正房,她可以大度,现在梁抗抗就是没吭声,这让她的脸往哪里摆?

        叶茜有?;馐?,哄的再好,你能哄得住五年十年你哄不了更久,总会有新鲜的血液来替代你,秋后的蚂蚱还得蹦跶几天呢,她这辈子活的委屈。

        梁抗抗父亲的大寿,过去很多年,梁家是不准许叶茜上门的,丢不起这个人,儿子愿意扶正也好怎么样都好,梁家的大门是不对叶茜开放的,你当了小三这个标记就刻在你的脑门上,梁抗抗的母亲对这个唯一的孙子还算是可以,至少能过得去,也没有想象当中的那么喜欢,叶茜就更加不要提了,今年叶茜也是豁出去了,我是梁抗抗的老婆,我为什么不能去?

        我就一定要进梁家的这个大门。

        老爷子过寿之前,梁抗抗的母亲给梁暖去的电话,让梁暖带着巧一同来,梁家就认这个儿媳妇,话是这样说,巧占的先机无非就是先跟梁抗抗结婚的,不见得人家就是得意巧。

        原本挺高兴的一件事儿,中途带着两个孩子来了,梁抗抗还没有到,梁抗抗二姐的脸马上就拉了下来。

        “爸爸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来这么多的人,眼睁睁的看着叶茜叫的爸爸,这是什么意思?这几年其实外面就有风声,说是梁抗抗把叶茜给扶正了,不过梁家人没有出来肯定,大家也就相信不过就是谣传,但是梁家向来是儿媳妇进门的,梁抗抗外面的莺莺燕燕从来没有带回来过,叶茜今天的出现倒是吊足了别人的胃口。

        梁抗抗的父亲倒是没有扫叶茜的面子,喝了一口,面上也是笑呵呵的,夸了梁麦两句,梁麦有些飘飘然,能得到爷爷的赞许这可就是大事儿了,家里的姐妹这么多,梁麦就是挣这一点。

        回头老爷子看着自己二女儿:“怎么叫她来了?”

        二姐拧着眉头:“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弄了这么一个女人上台,丢死人了?!?br />
        “来这么多的人,我不能丢这个脸,你去跟她说,叫她从后门走?!?br />
        既然是来贺寿的,自己也喝了她敬的酒,这样就行了,没有在留下来的必要,梁抗抗的二姐跟叶茜说,叶茜不走也得走,从大门进来却要从后门离开,这对一个女人来讲,特别是一个渴望名分的女人来讲这就是羞辱,叶茜不甘。

        梁家的大门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堂堂正正的走出去?

        巧带着梁暖回来,人家是从大门进来的,叶茜眼睁睁的看着,她控制不住的想闹,她想告诉在场的所有人,她才是梁抗抗的老婆,那个女人不过就是前妻,叶茜已经豁出去了,干不干现在梁抗抗的心已经在动摇当中了。

        梁麦用眼光注意着自己母亲的一举一动,等叶茜一想动,梁麦立刻上前面上笑着将叶茜给按住了,母亲没有甩开她的手,梁麦的心放回到了肚子里,松了一口气。

        “妈,你得为我想想,为弟弟想想?!?br />
        梁麦不是不知道自己爷爷奶奶是什么意思,从来就没有认同过她的母亲,小时候这些事情看的不够明白,但是长大了接触了,出生在这样的家庭没有心眼那是不可能的,叶茜一旦惹火了家里的这两个老的,哪里还有什么好日子过,当母亲的没有好日子过,她所生的孩子又会有什么不同?

        叶茜心里极其的难受,心脏火辣辣的疼着,她跟着梁抗抗这些年,总有付出吧?就换不回来他的心思?

        叶茜不想,有那么多的女人跟过梁抗抗,为梁抗抗付出的少吗?梁抗抗那是说踹就踹,说甩就甩,人家寻死觅活的时候你叶茜还在吃香的喝辣的当中。

        “妈不甘心……”叶茜咬着牙看着前方出现的母女俩,那是属于她的位置,她却没有办法光明正大的出现,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今天的这一幕,现在这样的社会,竟然还有叫人从后门离开的,叶茜只要想起来就恨得牙根痒痒,现在已经是新社会了,欺负人也不带这样欺负的。

        梁麦心里对眼前的一切看的都特别的透彻,自己爸爸是不会爱上谁,最后也不会就停留在谁的身边,小时候觉得对自己好,自己是特殊的一份,照比着其他人是不同的,自己张在梁抗抗的身边,长大了之后才懂,其实都是一样的,喜欢不喜欢给的钱都是相同的,唯一可能会占到便宜的就是自己的弟弟,因为他是男孩子。

        梁麦自己心里也不甘心,可不甘心能如何?

        你去挣,人家不想给你,能挣到什么?好与不好梁家不会亏待她,她是亲生的孙女,梁麦是看懂了,绝对不能让自己妈闹腾起来,为了自己也绝对不能。

        *

        “你们俩现在搬回楼上去住,我跟你爸天天也没有时间侍候你们?!蓖趼杪璩栽绶沟氖焙蚋烨锘傅?。

        她现在就是有点心灰意冷,自己什么都不想管了,王超病成这样,当妈的当初是觉得放在身边,别管怎么样,人多能热闹一点他心情就能好一点,现在来看就不是这样的,两家人就别往一起住,特别是现在这孩子也结婚了,人越多越容易出事儿,徐秋华跟这李波你看着吧,这还没完呢。

        王妈妈觉得自己年纪大了,人到老了就希望自己能活得快乐一点,苦都不怕,一家人团结的在一起,现在儿子不行孙子也不行,小王焱结婚被媳妇儿给带的也是不着调,娶老婆真是要瞪大眼珠子了看,有些女人真是不能叫进门,搅家精啊,没有李波之前这个家没这样,自从有了她,你看看现在这家里闹腾的。

        徐秋华不想走,自己干嘛要走?

        年轻的时候是觉得公婆有些占地方,毕竟楼上的房子就两个房子,面积再大也是住不开,她一个儿媳妇进进出出的家里都是人,她太不方便了,现在王超这样了,公婆一天什么都管,她回楼上干什么去?

        “妈,我们俩住的好好的……”

        “你们是住的好好的,我跟你爸不消停,王焱之前就指责我,我这个奶奶做的不对,我出身也不是像是人家懂那些,活着也就是对付吧,一个奶奶又不是亲妈……”

        徐秋华讪讪的:“他不是那个意思……”

        “是不是都行,我将来有女儿,我也用不着孙子养老……”

        徐秋华连忙跟了一句:“妈,你别这么说,王焱给你养老那就都是应该的……”

        王妈妈摆手,人上了年纪就容易淌眼泪,不合计还行,一合计就伤心,养孙子就养出来这么一个孙子,你说家里的这点破事儿谁不知道?人家就都是装不知道吧,老王家除了王凌哪里有这样的选手?王妈妈以前心气也高啊,你看自己儿子女儿就都挺好的,特别王冉嫁的好,不说简宁家里条件,原本也不是冲着这个去的,就单说简宁这个人品,这个人,王妈妈做梦就都能笑醒,结果到孙子这里,想都懒得去想。

        王妈妈让徐秋华搬,徐秋华就找借口,也没有跟王超说,王超还是正常去医院,王焱每天接送,王妈妈以为得准备几天搬家,这是正常的,等了五六天就看着儿子儿媳妇没有动静,王妈妈这人虽然嘴狠,可心不行,心软的厉害。

        王爸爸不吭声是不吭声,也知道家里现在回不到过去了,女儿一开始都长在家里的,时不时就回来,后来工作是一方面加上徐秋华事儿多,王冉就不愿意回来了,王冉都不愿意回来了,你说简宁能愿意回来嘛?这又不是简宁的家里,老人不是看不明白事情,可有时候没有办法,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女儿。

        王妈妈就说王爸爸,整天就知道干活,你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光会挣钱不会花钱,家里缺钱嘛?就是因为钱多了现在才这么多的事儿,有时候王妈妈咬咬牙就想把钱都捐了,她的钱她说了算,但也就那么想想,攒一辈子的钱就都捐了?这事儿王奶奶活着的时候能干出来,那老太太做事情太利索,做了就不会后悔,王妈妈不行,王妈妈做一件事情之前自己还得认真想想,没怎么样呢,自己就把自己给否决了。

        晚上吃饭,王焱没有走,李波也跟回来了,家里就靠着李波活动气氛,你要是不认识李波,你看见她肯定会喜欢她,看见谁都叫出声都特别的亲热,熟透了才能看明白这个人的心思,太深了,太会算计太会摆布王焱了。

        王妈妈出去买的菜,做了一桌子,她自己在厨房做饭,李波人家压根就没动,有理由啊,自己怀孕呢,徐秋华为什么没动,徐秋华不是为了偷懒,徐秋华是忙乎王超呢,叫王超吃药。

        王妈妈在厨房干活,自己心里能舒服得了嘛?

        想想自己这辈子,婆婆活着的时候就说她没有做派,王妈妈其实有时候有点看不上王奶奶,觉得王奶奶活的也不见得就有多出彩吧,不就是吃点好的,穿点好的,细想想,现在认真想想,王奶奶办事很靠谱,儿子儿媳妇的关系权衡的特别好,我是你们妈妈,你们就得尊敬我,对着我好,我花你们多少钱这是我付出的,你们不能吭声,该花就花,该软的时候态度就软。

        “我爷喝点酒嘛?”

        李波单位发的红酒,说有多好多好的,一箱都给拎来了,这就要给王爸爸倒上。

        王爸爸没吭声,李波就给倒上了,都上桌了,李波没动筷子,就说王焱今天上班,中午就没吃好。

        “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跟着领导在外面呢,人家领导吃饭,他能吃几口,你先吃两口,爷奶也不会挑你的?!崩畈ǜ蹯图胁?,叫自己老公先吃,王焱是真的饿了,开车回来的时候就说自己有点胃疼,拿着筷子,王超就翻了。

        “你奶奶还在做菜呢,你就要吃?”

        王超这一喊,现场的气氛就降了下来,彻底变尴尬了,王焱这么大的孩子了,王超突然发飙,旁边还坐着儿媳妇呢,叫人家儿媳妇怎么想?李波在桌子上握着王焱的手,拍拍自己就起身去厨房了,不就是看自己没干活嘛,她干还不行,孩子要是有个万一的,到时候那就别怪自己了。

        这顿饭吃的,吃的王妈妈胃疼,她在桌面上又不能说,王爸爸吃完饭,放下筷子。

        “你们周六搬吧,回楼上,我跟你妈在这边住?!?br />
        说完自己就出去干活了,人家躲了,不愿意看见这样的场面,王超心里难受,他是想养父母的,想尽孝的毕竟父母就自己这么一个儿子,动动嘴到底没张开,父亲都开口说话了。

        王超跟徐秋华要回到楼上,李波心里有点难受,房子原本给他们俩了,是她觉得不满足就没进去住,这回好,公公婆婆搬回去,他们将来就是要动都动不了。

        从老王家回家,上楼李波她妈就肯定能听见脚步声,打开门。

        “吃饭了嘛、”

        “妈你给他下点面条吧,他没吃好?!?br />
        李波她妈多一句话都没有问,马上回去就给下的面条,叫王焱吃,自己看着王焱吃,王焱大口大口吃,她看着就觉得高兴,小子原本就能吃,能吃代表身体健康。

        “他爸妈回楼上住了……”李波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你们不住还不行人家???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你就任性……”

        当着女婿的面只能说女儿不好,这不是缺心眼嘛?当初给你,你嫌弃不好,现在又想后悔?有点骨气也不能那么干啊,你就是要,你婆婆也不会给你的,你把人家给打了,你以为这就算是完了?

        “我跟你爸手里还有点钱,你们俩要是想贷款买房子,首付我给你们出……”

        王焱这丈母娘是真的拿这个女婿很看重,很是注意拉拢王焱,那对着就比亲生女李波都好,王焱不是木头,自己感觉不出来嘛?

        王焱跟闹闹开口说要借钱,简承宇这个性压根就没往那上面想,在他来看,家里有钱给孩子,他们拿着用这就是正常的,跟自尊心什么的都不挂边,王焱一说借钱,简承宇首先的反应就是一愣。

        “借多少?”

        钱倒是不多,可这个事儿不是这样干的,闹闹在电话里就说,钱他有没有,那肯定就是有,但是不能借,为什么不能借?跃过大人他私自就把这事儿给办了,将来大人回头就得怪他,他不能这样做事情的。

        闹闹也是因为跟王焱这样的关系,换了别人自己肯定就不能说,就说李波这人,王焱坚持李波家对他好。

        “谁都没有说对着你不好,对你好那也是想从你身上获益,你转头会不会对着他们的女儿好?当初她上手打大舅妈你接下来的做法就有错误?!?br />
        闹闹是站在领导者的角度站习惯了,说自己哥哥也没有注意,就好像领导在批评下属似的,王焱这么一听,心里就不得劲儿。

        简承宇是我把所有的道理分析给你听,你愿意听你就听,你不愿意听,日子是你过的。

        王焱听懂没听懂他是不知道,晚上给王冉打电话,就说王焱找自己借钱,他没有借。

        “我只能跟他说一些表面的东西,太深入了,我说了他也不见得能理解,权衡这个东西都做不到……”

        简耀东教的,自己的太太跟娘家就必须要保持距离,你就看,很多坏事儿的就坏在这上面,简耀东这样,其实简承宇也是这样的,嘴上不说,心里承认他爷爷做的就是对,没有后顾之忧,那王焱家里还没趁多少钱呢,要是有个几亿的,人脑袋都得打成狗脑袋。

        可自己心里到底怎么去想的,简承宇也不愿意跟王冉,自己妈妈本身就是个女的,有很多话没有办法不顾及的说出来。*

        若望在学校处了一个男朋友,没直接带回去给裘灵看,先带给了姚若晖看,人倒是不错,只有一点,家庭条件不好,姚若晖也纳闷,现在就流行这样的搭配嘛?

        若望自己的解释是,喜欢男朋友有才华,不看重他的出身。

        “不看重出身?你就没想过,你家里有钱,将来你跟他结婚会有多少的问题出现?首先买房子他们家买得起吗?”

        若望热情的挽着若晖的手,自己笑呵呵的说着。

        “姐,你这就俗气了好不好,我家有这个钱也不差这点钱……”

        这不是缺心眼嘛?

        你家有钱,所以你家出任何的东西,买任何的东西就都是应该的?

        男孩子看着倒是没什么,挺着急结婚的,若望这才22岁,说是男孩子的父亲身体不好,临走之前的愿望就是想看见儿子成家,着急结婚什么都不给准备,这是打着空手套白狼的意思?

        姚若晖是真心的关心这个妹妹,不管自己怎么不着调,能为若望着想的她全部都想了,首先那家是兄弟俩,小的没念书,结婚就是早晚的事儿,按照若望现在这意思,因为自己家里有钱,所以一切都她拿,这不是傻子嘛?你对自己父母是应该的,对别人没有应该。

        “一会儿我在桌子上说话,你不要出声打断我的话,你要是开口了,你就别认我这个姐,你要是能答应呢,我跟他讲话,不能答应,那我现在就走,我事儿也是挺多的?!?br />
        若望叹口气,一副拿你没有办法的样子,扯着若晖进去了,这就是答应了。

        若望的男朋友看见若晖眼神倒是没变,一点惊艳都没有,男孩儿肯定就是一个好男孩儿,看得出来不是那种花花肠子,若晖也认为自己妹妹挺会看男人的,真是不错。

        “姐……”

        “你跟她是同学?”

        同学的话,他今年能结婚嘛?

        “我们俩是一个学校的,我比她大几岁……”

        详细的了解过了年纪家里,若晖就说结婚这房子是打算怎么办,男孩子扯起一抹不太自然的笑容,买房子能不能买?那肯定就能买,可是家里的钱不够,指望靠着自己一家就把房子买下来,这就有点不靠谱,不能怨恨他打退堂鼓,你说条件就摆在这里,他跟随若望处朋友的时候不知道随若望家里条件好,现在这是走到这一步才知道,自己当时是想分手的,贫富差距这个东西很难跨越的,两个人接触的环境不同,人都不同,可能会存在一定的差距,是舍不得随若望这个人。

        “你家首付给出多少?”

        “我家只能出十万……”若望要吭声,若晖眼睛扫过去,若望目光一闪,拿起来一块糕点送进了嘴巴里,都要憋死她了,一句话都不叫自己说,钱多钱少在她这里根本就不是问题。

        用钱能解决的问题还算是问题嘛?“买房子原本就是两家人的事情,你家出一点,若望在拿一点,然后房子买下来你们两个人还贷款?!?br />
        “那利息不都是给银行赚了?!比敉降谆故敲挥腥套?。

        有钱自己家就都先拿了被,家里也不差这么一点,就算是出钱给自己买个房子,那他家里条件不行,能怎么办?

        若望的男朋友眼睛一闪,脸上没有一丝的慌乱,筷子拿的很稳。

        这样的人是面子里子就都要,他一边不想让女方把全部的钱都出了,觉得那样自己好像是奔着女方的钱来的,另外一方面应该是心疼他妈妈吧,若晖跟这个小孩儿说话就能感觉出来,这是个孝子。

        孝子好也不好,看他怎么孝顺。

        “大人说话你插什么嘴?吃乌梅糕?!比絷透敉辛艘豢?,你差那点利息钱嘛?傻孩子啊。

        “你如果家里真的拿不出来这个钱,那也没有关系,一个房子我家还是出的起的,到时候写若望的名字……”

        若望觉得自己今天似乎办错了一件事情,姐姐平时是对着外人才这样针尖对麦芒的,现在怎么对着自己就来了?若晖细心的观察男孩子脸上的每一个表情,见男孩子的眼睛动了动,心里微不可见的摇摇头。若望弄不过这个小子。

        “我家能拿得出来二十万?!备崭栈故鞘蛳衷诰吞嵘搅硕?,是真的没有,还是不愿意叫自己的钱打水漂呢?

        若晖不置可否,当着若望的面有些话要适可而止不能说的太过了,不然伤感情,将来两个人是要准备结婚的不是要当仇人的,若望吃过饭叫自己男朋友先走,腻了一会儿转身又回来找若晖了。

        “姐,我回来了,你跑哪里去了?”

        若晖看见熟人,那人也是一个圈子的,有女朋友,也是出了名的花花大少,看见姚若晖就开上玩笑了,搂着若晖坐着,若望这才没有看见,他是才踹了自己的前女友。

        “你妹妹?”

        “我警告你,你可别碰我妹妹,我妹妹是纯情少女,不跟你玩?!?br />
        朋友眼神一挑:“你亲妹妹是纯情少女、”

        自己要是个花花大少,那姚若晖是什么?花花女王?

        若晖轻轻的笑,一副媚态:“不是一个妈生的,没有办法,是朋友就别打我妹妹的主意?!?br />
        朋友笑笑耸耸肩,你既然说了这话,我肯定不动,外面有那么多可玩的女人,干嘛动朋友的妹妹,若望找过来,原本想着虽然不是一个妈生的到底还是一个爸生的,结果看过之后觉得失望,清粥小菜不合他的胃口。

        这样的饭菜他没有那么好的胃口吞进去。

        隋若望的模样就是一般人,照比着若晖的精致差了很多,有些人也是觉得姐妹两个人压根就一点都不像。

        朋友搂着若晖,若晖起身原本要走,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拍拍若晖的肩膀,像是在哄自己的情人,没有办法对待女人他天生就是这样,若望看的眼睛一跳一跳的疼。

        隋若望是个三观非常端正的女孩子,看着姐姐那种笑,心里就想扇她。

        是姐姐也想打她,女的只能喜欢一个人,这就是若望的想法,这种想法并且根深蒂固。

        若望把若晖拽了过来,若晖觉得自己这两个妹妹还真是相同,梁暖也不喜欢她跟男人过多的接触,每次都是黑着小脸。

        “生气了?”

        “上次我见过的那个不是挺好的?”若望见过简承宇,就她的目光来看,那个男人很好的,对她姐姐特别的宠,女人其实能看得出来一个男人喜欢不喜欢另外的一个女人,若晖现在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你总让我听你的话,你怎么就不能听我的?刚才那个我讨厌那人……”

        若晖搂着若望,看着若望娇蛮任性的小脸笑了,她是自己妹妹也只能对着自己这样了,拍拍妹妹的小脸:“那就是朋友,不是男朋友?!?br />
        “姐,我不喜欢你这样,我的姐姐不应该是这样的?!比敉芽诙鲋挥胁徽呐瞬鸥切┠腥宋?,若望觉得自己的三观被振的稀碎稀碎的。

        “你现在还小不太明白感情的事儿,那个人我不喜欢他,他现在也有女朋友了……”

        隋若望动动嘴,她想说自己曾经看见过那个男的进到若晖的家里,绝对不仅仅是男女朋友那么简单的关系,既然都能发展到了哪一步,为什么现在却不行了?若望搞不懂。

        “我听我妈说过,你妈人很风流……”若望的话出口,姚若晖的脸色变了变,不过转眼就笑了出来,细细碎碎的笑容飘荡在空气里,她笑出来的时候你会觉得空气都是甜的,人美笑容甜,那点不愉快消失无踪影。

        若望有些狼狈的低着头,知道自己说了不应该说的话。

        “我管不了你,但是我希望我姐姐能幸福跟我一样的幸福?!?br />
        幸福?

        找一个这样的男人然后算计着过日子?有意思嘛?若晖不想打击若望,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活法,她是什么时候活到头死了就算了,没打算结婚没打算生孩子,给谁生?一个女人肯为一个男人生孩子,证明这个女人很爱那个男人,愿意拿自己的身体去冒险,她目前人格还没有高尚到那个地步。

        若望回到家里,没有跟裘灵说,说了八成自己妈就会笑出来,姐妹之间的事情若望很少跟裘灵细说,毕竟自己妈妈跟姐姐有过节,倒是找了隋涛。

        “爸,你在忙着?”

        “有事儿?”

        “我今天带着人给若晖看了?!?br />
        隋涛等待着女儿接下去的话:“我姐你打算拿她怎么办?”

        若望就是发愁,这样的女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比如姚若晖的妈妈,她说的话若晖不听,自己也劝不了,现在来想只能叫自己爸爸出面了,拿父亲的威严去压制姐姐,叫她听家里的话。

        隋涛微微侧目。

        “什么拿她怎么办?”

        “你不觉得她的生活有些乱?”若望就搞不明白,为什么若晖想做什么,家里从来不拦着呢不管呢?从来不会过问,自己过了十五岁每天回家晚了母亲就不停的追问她去了哪里,父亲有时候也会问,大家都是女儿,父亲的偏爱叫若望觉得很难受,她会觉得是自己抢了属于应该姚若晖的疼爱。

        “她交友的情况很复杂,我不喜欢严创……”

        严创要是能管得住她姐,现在若晖就不会跟别的男人嘻嘻哈哈的。

        “不过就是逢场作戏,你别当真?!?br />
        若望诧异的看着隋涛,这是能从父亲的嘴里说出来的话嘛?你生的是个女儿并不是儿子,对女儿而言这样很吃亏,不然的话,为什么父母都警告自己,不能乱交朋友?追根究底,若望看着隋涛问:“爸,你恨我姐嘛?”

        除此之外她找不到别的解释方式。

        有时候若望会讨厌梁暖,其实梁暖也没有触犯过自己,看着若晖上手去搂梁暖,她心里就会有气,因为这个姐姐是属于自己的,但是搂着梁暖的若晖,若望不知道这个时候的若晖是关心谁更加多一些,内心里觉得自己要比梁暖更加重要,毕竟她跟若晖是一个父亲的,可私心里又觉得若晖看重梁暖比自己更加的重,梁抗抗对若晖很好,梁暖是若晖看着长大的。

        自己对姐姐都是这样的感情,那父亲呢?

        隋涛没有对若望解释自己心里的感情,他对两个孩子都爱,对小女儿更爱一些而已,只是一些。

        ------题外话------

        可能要去进修一段时间,有没有网现在我不能确定,过去之后我尽量找到网,如果万一,我是说万一的话没有网,真的造成了断更就请大家体谅一下,尽可能我不让这种事情发生,鞠躬感谢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