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等着王焱在看见王冉的面,看着依旧跟过去一样,可王冉自己能感觉出来,总觉得这孩子有点不对劲儿,可要说哪里不对劲儿她又说不出来。

        “姑给你买了一件绒衣,你跟闹闹一人一件,颜色什么都挺好的……”

        王冉的话还没有说完,王焱起身了,对着王冉笑笑:“都行,姑我过去看看我爸去?!?br />
        王冉就是傻被,也知道了,徐秋华肯定背着自己跟孩子说什么了,但是她当姑姑的能去质问孩子,你妈到底对你说了一些什么嘛,王冉送了王超回家,自己返身回去,晚上简宁回家,她当姑姑的心里也有点不舒服,王焱面上在笑,可有隔阂。

        那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侄子,王冉能心里痛快了才怪呢。

        简宁一听就明白了,还能是什么,徐秋华在里面没有起好作用被,可是话说回来,没指望孩子对他们怎么样,孩子要是懂事呢,该做什么该帮什么,他肯定就上手,要是孩子不懂事呢,他就是一个姑父。

        王冉跟简宁是两口子,她有话也不会瞒着简宁,简宁算是知道这孩子的态度了,等着再去王妈妈一观察,简宁就发现出来了,简宁不是王焱的亲人,他跟姓王的没有血缘关系,简宁心里就觉得腻歪。

        姑姑对着你好不好,不用他们来说,有眼睛的都能看见,这孩子就是不懂事,无论你妈对你说了什么,你自己有大脑,你应该好好去想想。

        王焱在这边工作,想进海关,考试参加了两次都没有通过,现在就是这样的世道,干什么都需要找人,他虽然是从国外回来的,可说到底学历还是不行,自己也不行。

        徐秋华这边操心王超,这头挂着儿子,你看她对王冉心里有多不满,可徐秋华不说,现在就更加不能说。

        “这孩子工作现在也没定下来,之前的那都是小打小闹……”

        徐秋华愿意叫王焱当个公务员,毕竟这是一辈子的保障,你说一个男孩子稳稳当当的在家里附近工作,还是铁饭碗以后就什么都好说,徐秋华自己没有门路,可她清楚王冉有。

        王冉对自己侄子有再大的意见,得替王焱着想吧。

        “他自己想去哪里?”

        徐秋华一听这是有戏,赶紧就说了出来,王冉从来不求人,她不愿意借别人的人情,为了王焱没少求人,倒是求对了,大面上的条件过的去,人家叫王焱参加一下考试,只要过得去,那就没问题。

        王焱这边准备考试,王妈妈就跟孙子说。

        “你姑姑这人从来不求人的,为了你求了不少的人,你听奶奶的话,晚上买点东西去你姑姑家一趟?!蓖趼杪杷档木褪呛没?,虽然是亲姑姑,告诉王焱这告诉的好好的,调头王焱东西都买好了,徐秋华看见了,徐秋华不拦着王焱去,可是她有话要说。

        “看见没,你奶奶不停的跟你说这些,不就是怕你记不住你姑的恩情?!?br />
        王焱这礼物拿在手里就觉得有点烧手,他送吧,心里觉得腻歪,不送吧,自己奶奶还得挑理。

        王妈妈也是看出来了,王焱被他妈带的有点不着调,跟王爸爸说,王爸爸呢是几棍子下去打不出一个响屁,他什么意见都没有啊,也不说去说说孩子,王妈妈不能直面说,这孩子犟,到时候在翻了。

        王焱考试下来,直接就进去了,徐秋华高兴坏了,就连王超都挺高兴的,自己儿子上了公务员,这以后也能放心了,说出去面子也有光。

        闹闹呢,本身跟谁都不亲,从来不会特意去联系的,王焱呢在国外那几年跟闹闹的关系那是真不错,回来长时间不联系也就这样了,王焱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徐秋华在一鼓动,你比他大,为什么每次都要你主动去跟他说话?你傻不傻啊,一点当哥哥的样子就都没有,他家有钱,可咱们家不需要溜须人家。

        长时间这么一说,王焱就真的听进去了,要就说徐秋华在中间不起好作用呢。

        闹闹这孩子本来就没什么心思,你不跟他联系,他就更加觉得不亲,王冉说不了,个性已经养成了,你指望他就对着这边亲热一点,闹闹做不出来,简宁不是没说过自己儿子,说不了,那就是六亲不认的主,你怎么扭转就是扭转不过来,心里没有多少的亲情。

        就芳芳这么会来事儿的人,芳芳总给闹闹打电话,感情这个东西就是在于联系,打电话不见得就有什么事儿了,芳芳是觉得自己欠大姑家人情,有她芳芳今天都是姐姐姐夫给拽起来的,饶是芳芳都觉得简承宇这孩子跟谁都不亲,心就完全是捂不热的那种,对谁呢,一点亲热的意思都没有。

        典韦就说,这是天生的,并不是后天谁教出来的。

        “你姐夫你看着好吧?简宁那你是没看透,这小子脾气是不错,对着王冉也好,可跟别人不行,也是戴眼镜看人?!?br />
        芳芳看了自己妈一眼。

        “我姐夫?”

        可得了吧,她怎么没有感觉出来呢?

        “你看人差远了,这是因为简宁喜欢王冉,对着你还行,你看看怎么对乔芸的?!?br />
        夏侯芳一听见乔芸的名字脸上就不怎么高兴了,乔芸那样的,谁碰上了谁对着她都没有好脸子,她还算是个人吗?别 以为现在有钱了就怎么样了,就她那个德行的,能离多远就离多远,她得躲着一点。

        “我姐夫那不是戴眼镜看人,乔芸那样的,我都懒得提她的名字……”

        夏侯芳就想起来乔芸这阵子的动作,现在有钱了,得瑟上了,又是房子又是车的,跟侯林没少去芳芳家,芳芳不能出声赶人,反正每次态度都不太好就是了,就这样,乔芸就跟没看见似的,请她跟张梁吃饭,芳芳就是看不上乔芸那样子,觉得烦。

        有些事儿真不是你有钱了,就能叫别人忘记的。

        典韦摇头。

        “不是,你没发现你姐夫特别的讨厌乔芸吗?”甚至就连面子工程都不愿意做了,人其实上了年纪,有些事情能看透了,大面上还是要过得去的,可简宁完全就是一点面子不给,乔芸出现在哪里,他是起身就走,要是不走,哪怕就是侯林主动说话,简宁也不搭腔,简宁在老王家平价多高。

        夏侯芳说自己有事儿,不乐意听了,别以为她不知道,她知道她妈的意思,乔芸现在有了,对着谁都舍得花钱,她妈现在就动摇嘛,觉得是一家人,跟谁是一家人???

        她才没这么倒霉有这样的亲戚呢。

        乔芸手里有了一点活动的钱,怕别人跟自己借钱,她两个大姑子总开口借,幸好侯林听乔芸的话,侯林你别看是个孝子可心里也有自己的小九九,跟自己两姐姐算的特别的清楚,以前手里没钱吧还没这样,现在有钱了,对钱特别的敏感。

        侯林手里有钱了,那之前的女儿肯定会上门要钱的,借口今天要这个明天要那个的,那是亲爸爸啊,人家亲闺女开口要怎么了?

        侯林背着乔芸,这些事儿没敢跟乔芸说,就乔芸那脾气要真是说了出来,那就得闹翻天,可候文惠听见了。

        候文惠这小丫头厉害,你就看这孩子,对着王妈妈热情的就不是一点半点的,简宁在冷漠,孩子每次看见了都打招呼,没人教她,这么小小的年纪自己心里有数,有些事情也真不是家长能教出来的。

        候文惠是碰巧看见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来找自己爸爸,自己就跟去了,看着侯林掏钱,小丫头一阵风似的就冲出去了,当着侯林好一通蹦跶。

        “这是我妈的钱,爸你想干什么?”

        侯林都傻眼了,谁知道这丫头从哪里蹦出来的,在一个,侯林也是疼小的比大的多,小的在身边,自己亲眼看着给养大的,感情不同而语,哄着候文惠,怕候文惠生气,大的那个就冷眼看着,人家心里什么滋味?

        她不是来诈骗了,就一个妈,妈的条件还不是那么好,自己爸爸这边条件好,张嘴要点东西,似乎也能说得过去,侯林这边被候文惠给闹腾的,钱也没给,叫大女儿先走,抱着小女儿回家,候文惠这就不行了,回家就绝食。

        这点跟小聪倒是有点相像,可能因为是一个妈生出来的吧。

        在地上打滚的哭,玩命的哭,侯林都要投降了。

        “你以后不能给她钱?!?br />
        侯林保证以后自己绝对就不给了,乔芸没有教过候文惠管这些事儿,可这孩子从小就灵,对钱什么的看的比较重,这么大点就知道争家产,这些都是靠着她妈才有的,跟爸爸不发生关系,以后爸妈没了,这些东西就都属于自己的,别人不能拿不能碰,她花多少那都是她应该的,别人不能眼热。

        这么大点的孩子就逼着侯林发誓,侯林要是不发誓呢,她就死命的哭。

        侯林他妈眼睛不好使,可还没死呢,听见孙女就这样,从里面出来,她眼神再不好,你说打候文惠没打好,孩子摔地上脸就撞椅子上了,当时脸上就破了一块皮,孩子嗷嗷的哭,等乔芸回来,乔芸这就发飙了。

        外婆以前总觉得乔芸傻,谁说乔芸傻来的?

        乔芸买了几套房子,全部都写的自己的名字,没有侯林的事儿,侯林自己也知道,不过就像是乔芸说的,这条路是人家自己走出来的,钱是人家赚的,写人家的名字,有什么错吗?没错啊。

        “我妈你现在真是脾气太大了,说打孙女就打孙女……”乔芸伶牙俐齿的,现在的乔芸跟过去的乔芸可不同了,有钱就有底气,说话自己腰板直,有什么不敢说的,张口就来,给婆婆脸色看怎么了?她现在都敢给侯林脸色看。

        “你自己问问文惠她怎么逼她爸发誓的……”

        乔芸一听,心里明白是自己女儿不对,可嘴上不承认,等着把女儿拉进房间里,就说孩子:“哪里有你逼你爸爸发誓的?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你回来告诉我……”

        候文惠脖子挺得硬硬的,自己就没错,一点错都没有。

        “我就让他发誓了,我家的钱凭什么给他之前的女儿,那也不是我妈的女儿……”

        乔芸觉得舒心,所以才说要生女儿呢,女儿就是贴心小棉袄啊,你看多贴心,乔芸这又觉得女儿说的对了,候文惠不仅防着自己同父异母的姐姐,也防着同母异父的哥哥,就怕乔芸把小聪给弄回来。

        *

        董丽那孩子最后到底还是没有生出来,她的身体在这里放着呢,要孩子就得要命,没有命一切都白扯,孩子没了对小聪好了几天然后又那样了,董丽就是防备着小聪,家里有钱什么的从来都不对小聪说,小聪这孩子也出息,成绩特别的好,特别的叫秦朗省心,因为自己是被收养的,小时候就清楚,所以做事情方面,他考虑的很多,可以说这孩子秦朗没白养,秦朗他妈住院,小聪几乎每天就都是泡在医院,天天侍候,给端尿啊,给侍候,老太太一开始也是不愿意,可小聪人家开口了,说自己不是亲孙子嘛,就这么一句话,老太太听完以后就放手让孙子做了,人在外面几天一来电话,问问家里,董丽就对秦聪这样,这孩子也有良心,心里挂着自己妈。

        秦朗就怕孩子以后恨董丽,秦朗会这么想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董丽做的不到位,总跟小聪说,你妈就那个性,你别跟她是一样的。

        小聪考大学在外地,在学校交了一个女朋友。

        乔芸联系秦朗,这是转了多少圈在联系上的,秦朗一直是跟典韦家有联系,乔芸的意思呢,自己家现在的条件好了,是不是就让孩子回来认她,典韦说出来就是这意思,秦朗有点犹豫,自己养大的孩子,你说认就认,他心里也不舒服,正好孩子放假回来,秦朗想来想去到底还是跟儿子说了。

        老太太出去买菜了,董丽还没回来呢,秦朗最近不太忙,回到家里,自己看着儿子在客厅里看电视呢。

        “爸,你回来了?!?br />
        秦朗点点头,坐下身问问孩子的学习问问孩子的生活,一切都没问题,就聊到这个话题上了。

        “你亲妈的意思是想让你回去看看……”

        秦聪没说话,秦朗叹口气:“要是按照我的意思,我肯定就是舍不得,可说到底亲妈还活着,你自己想想吧,到底是你自己的事情,爸不能给你拿主意……”

        秦聪这边没表态,没有立马就说自己不回去,也没有说要回去,董丽这边着急了,这几天对着孩子一百八十个好,那态度转变的特别的快,恨不得就把小聪给捧到天上去,小聪明白自己妈的意思。

        秦朗的妈就跟儿子说:“董丽啊,平时看着挺尖挺灵的,那些年我就那么劝她,她对孩子好点,孩子是她教育出来的,将来不会不认她的,可不听我的话啊,现在听说人家亲妈来找,就着急了,早干什么去了?”

        就这样的,人家孩子能领情嘛?

        也就小聪这孩子懂事吧。

        “儿子,妈给你买了一件羽绒服,一会儿你试试看?!?br />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董丽什么时候给小聪买过衣服?就是买,她就都是领着小聪去,喜欢什么你自己选吧,她从来不管的,什么时候叫过儿子?最近亲亲热热的,有时候还搂着秦聪,秦聪有点不习惯,心里有点抵触,但是他记得爸爸跟奶奶的恩情,他爸他奶对他就都没有说的,这点他必须得记住了。

        秦聪的女朋友过来家里这边玩,从来没来过上中,就好奇嘛,秦聪把人从机场接过来,秦聪模样就一般,但是个性好,话不多可说的就没有一句废话,这丫头呢,家庭好,家里都是国税的,小丫头长得特别的好看,话还多,处男女朋友的时候就是她主动追的秦聪,自己觉得这个男的好,自己将来成了也不会吃亏,谈了两年就给领家里去了,她爸妈都夸口说秦聪好,这孩子看着就特别的沉稳。

        “我都想你了,你想我了没?”

        秦聪笑笑没说话,这些话他不愿意挂在嘴边,小丫头挽着他的胳膊,你说她跑到这里来,年轻的孩子**的,要真是发生点什么,貌似也是在想象范围之内的,那女孩子的父母得对秦聪放心到了什么程度?

        把人领回家,董丽就热情的要命,女孩儿心眼没那么多,想事情也不那么全面,以为这就是秦聪的亲妈被,看见自己喜欢了被,她自己也高兴,叽叽喳喳的,在桌子就听见她说话了,秦朗喜欢这小丫蛋,一看就没什么心眼子,秦聪的奶奶也喜欢,觉得真的是门当户对,什么都好,小姑娘长相好,家里条件好,般配。

        董丽这回是想开了还是怎么了,她拿出来态度,人家小姑娘就跟董丽好,进进出出的就跟亲母女似的,叫孩子住在家里,秦聪没让。

        “那你晚上这是不回来了?”董丽看了秦聪一眼,儿子要送小女朋友去酒店,她就多嘴问了一句。

        现在的年轻人,也不是你想管就能管得住的,人家要是愿意的话,自己抽出来一点时间就能睡一起去,你能拦住吗?

        “妈,我送她过去我就回来?!?br />
        小聪送女朋友出去,董丽就一直看门口,因为儿子说回来了那就肯定会回来,一会儿一看的,小聪的奶奶心里就叹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呢,孩子小的时候正好培养感情,可是董丽……

        秦聪在女朋友来之前酒店就已经定好了,打车送着女朋友过去,小女生嘛离不开人,跟秦聪腻啊腻的就是不肯松手,缠着他就是不让他走,秦聪无奈,拉着女朋友的手。

        “我明天过来看你?!?br />
        “你就在这里睡怎么了?”女孩儿觉得也没什么,都这个社会了,这算是什么啊,干什么就非得走,她过来是为了看男朋友,他把自己给扔在酒店里算是什么意思,不停的往小聪身上蹭,反正就是不肯松手,上去踮着脚去啃小聪的嘴唇,小聪这边按着女朋友不让她激动,两个人不是没有过实质性的接触,因为他们是真的奔着结婚去的,谁交男女朋友能是为了玩的,他认认真真的,等着毕业工作安顿都稳定下来,就想着要准备结婚了。

        “不行,反正不能走,你要是走了,我生气啊?!?br />
        “我爸妈就都在家里呢,我说要回去,我如果晚上不回去,你成什么了?听话,明天一大早我过来接你,现在都这个点了,躺下就睡着了……”

        小女友就是不干。

        “我怕黑?!?br />
        “那点着灯?!?br />
        “那也不行?!?br />
        小聪是左劝右劝好不容易把年糕给劝睡着了,自己打车回家,回到家都快十一点了,打开门,董丽在客厅里坐着呢。

        董丽是想跟儿子好好谈谈,这丫头,看着家庭是不错,可在董丽来看,有点黏。

        “回来了?”

        “妈,你怎么还没睡啊?!?br />
        董丽血压高,身体也不是那么特别的好,秦聪呢虽然跟这个妈不亲,但是该做的他肯定会尽心,不管走到哪里,听说有什么好用的药,第一个想起来的就是董丽,董丽领不领情他不管,他只管自己把东西给买过来,其他的不在自己监管的范围之内。

        董丽拍拍自己的身边,秦朗跟婆婆都睡了,董丽叫小聪坐下身,伸出手握住小聪的手。

        “聪啊,妈过去想不开……”

        董丽是掏了心窝子说这些话,她一直都觉得小聪过于聪明了,聪明的叫自己觉得害怕,那么大点的孩子闹着为了要来自己家绝食,她是真心真意不想接受这个孩子的,后来自己的孩子保不住,她哪里有心思去喜欢小聪,那就是觉得小聪侵占了自己孩子的地方,董丽现在愿意说,自己真的生不出来了,儿子这么大了,一转眼眼看着毕业就要结婚了,这个时候如果她不在跟儿子的关系保持良好,那以后就没有什么机会了,董丽是这样想问题的。

        小聪这些不是不明白,但是这孩子,只能说心厚,没怨恨过谁。

        “妈,我知道你心里害怕,你不用害怕,我当初离开那个家就没打算回去,这些年了你跟我爸养育我一场不容易,我不是个多孝顺的孩子,要是亲妈条件不好呢,我不管我不是东西,可我听说她现在条件非常好,身边也有孩子,那就不缺我一个了,别人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是爸妈给养大的,我心里就只有你们?!?br />
        关于乔芸,小聪的印象已经所剩无几,这些年了每天要努力学习,他只有这么一条路,如果自己是亲生的,学习成绩好不好不会有人说他,就因为这点他自己就得拼,自己为自己谋出路,关于小时候的记忆,真的记不清了,大概能记得住的就是母亲再婚之后对自己不是很好,有了妹妹之后对自己就更加的差了,不想回去。

        董丽听见这句话,马上就哭了出来。

        “聪啊,妈不是这个意思,妈就是怕……”怕你认回你亲妈就不认这边的养父母了,董丽紧紧握着孩子的手,她的心情没有人能体会的,这些年她跟秦朗在秦聪的身上花了多少钱,如果孩子真的翻脸不认人,他们也没有办法,收养里有那么多的孩子最后跟养父母都反目了,坚持要认回亲生母亲,董丽就是害怕这一点。

        秦聪也说了一些安慰自己母亲的话,董丽的心这就算是落在地上了,让秦聪进去睡觉,自己把儿子送到门边。

        “那小丫头我看着有点粘人?!?br />
        这一看就是没什么阅历的人,以后能帮得上自己忙嘛?

        “她人挺好的,没什么心眼,我也不指望靠着她怎么样,她随和跟家里人相处的挺好,将来我跟她结婚一家人住在一起,不会闹太大的矛盾,妈,她听我的话,她管不了我?!?br />
        秦聪交底了,男女交往肯定就有一方是强势的,在这段感情里,秦聪占据这样的地位,他说的话女朋友是能听进去的,并且愿意听的,他就喜欢这样的女朋友,看着憨憨的,对什么都不是计较的特别清楚。

        董丽一听就放心了,你只要心里有分寸就成,他们家条件也不是很差,两家算得上是门当户对的。

        早上早早的董丽起床在厨房准备饭菜,就连老太太起床都吓了一跳,这情况就从来没有过啊,董丽这些年身体不好,她不做早饭的,就都是婆婆管这些,当妈的不是心里没意见,可为了叫儿子耳朵清净一点,自己能干就干吧,干点活也累不死,今天这董丽一反常态的干上活了,老太太有点惊讶的合不上嘴,这太阳是打一边出来了?

        “妈,你起来了?!?br />
        当婆婆的更加诧异了,这脸上跟开花了似的,什么事儿就这么高兴?

        秦聪起床,董丽叫儿子赶紧洗完了去酒店把女朋友给接回来,一个外地人奔着你来的,你不能就这样扔着人家不管啊。

        秦聪洗完脸就出门了,把女朋友给接过来,全家人一起吃的饭,董丽昨天听儿子说这女孩子了,想着既然来都来了,能不能跟对方的父母通个电话,大家也算是先熟悉熟悉,以后还有的走呢。

        *

        简承宇给王超带的药回来,这药如果王超自己去买,是肯定买不到的,用了关系,他顺路回来看自己父母,也不是特意为了王超,只是因为王冉在电话里会偶尔提起来王超的病情。

        父母对孩子的影响就是这样的,你在他的面前多说两次,孩子就真的会上心的。

        下飞机才给自己爸爸去电话,简宁忙没有接,王冉直接就关机了,自己直接打车回家的,放下行李,姥姥家也认识,又打车过去的,王妈妈王爸爸就没在家,徐秋华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家里就王超躺着睡觉呢,闹闹进屋,一看大舅在睡觉,睡的挺安稳的,就没出声把人叫起来写了一张纸条,东西放在柜子上,王超是听见声音了,睁开眼睛。

        “赶紧坐,什么时候回来的?”

        王超对着闹闹就很邪门,就喜欢这孩子。

        闹闹话也不多,大部分就都是沉默,王超话还多了起来,就他一个人在不停的说,徐秋华从外面回来,这一进门,脸色就变了,王超在怎么说那就都是舅舅,是长辈啊,你一个孩子怎么就这样呢?

        “闹闹来了啊……”徐秋华笑容有点发僵,不怎么太真。

        “嗯?!?br />
        等人转身离开了,徐秋华是强忍着没有在对王超说什么,晚上等儿子下班了,就开始跟王焱说了。

        “我回来一看,你爸自己说话呢,孩子就坐在一边,压根都没搭理你爸……他们家有钱啊,人家看不起我们……”不是因为有钱还能因为什么?徐秋华就是觉得简承宇教养不好,严重不好,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一点礼貌都不懂,白当一次人了。

        王焱不吭声,眼睛垂着,谁知道孩子的心里在想什么。

        简承宇是特意回来送药的,晚上就飞走了,临上飞机的时候姚若晖曾经来过一通电话,问他人在哪里。

        “在机场?!?br />
        若晖难得多问了两句,顺嘴就问他几点会到,没说会来接他,谁知道等他下飞机的时候人就出现了,靠在一边,站也没有一点站的样子,手里拿了两朵花,穿的依旧很少,别人会多看她两眼,特别是男人,年轻的男孩子们,视线总是不由自主的往若晖的一侧扫过去,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就没有不喜欢看的。

        若晖看看自己的腕表,在等五分钟,他不出来,自己就撤了。

        心里正想着呢,那头简承宇从里面出来了,若晖招招手,一个向外走一个向内走,若晖挽上他胳膊将手里的两朵花递了过去。

        “送你的?!?br />
        旁边盯着若晖看的人心里同时叹了一口气,想来也是,美女还能没有男朋友吗?美女的男朋友还得是家里条件好的,那双鞋他曾经看见过的。

        简承宇接了过来,两个人上车,若晖说要自己开,他也没有吭声,坐了一路的飞机,她晚上说要喝酒去,简承宇就跟着去了,他坐在一边,姚若晖说不让他碰酒,他就绝对一根手指头都不带碰酒杯的。

        “我家承宇真可怜还得开车呢,总不能两个人都喝多了吧?!?br />
        姚若晖晚上的局都是女人,一群女人里坐了一个简承宇,他自己也坐得住,玩手机听音乐自己给自己找乐趣被。

        “我说,你好手段,把人都给窝在手掌心里面了?!?br />
        朋友开玩笑的赞叹了一句,这不是有手段是什么?

        见过有会调教男朋友的,但是没遇上过这样会调教的,简承宇话不多,可真的是特别的听姚若晖的话。

        她在一边喝酒,喝的多猛多烈他从来一句话没有。

        简耀东已经开始让简承宇上手接触公司的事情,孩子怎么做他不管,他给孩子足够的支持,简禛的那一面似乎也稳定了下来,简鹏鹏不管怎么样,差点就把简承宇给弄死了,简承宇这个劲儿你也得服气,一进公司就对着简禛来,不管是不是长辈,直接撂倒,一点面子不给。

        在他的面前,很少人能拿到这个面子,有能力的人才能张嘴说话,公司上下全部就都在观战,简禛在怎么样在公司这些年,有自己的人脉,简承宇一上来就挑了一个大头,似乎做法有些不太理智。

        进了公司之后,整个人脸上的沉默越来越多,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眼睛里有杀气,他不喜欢别人逆着自己来,为他工作就要相信他的能力,他的团队是没有可以睡眠超过六个小时的,对别人苛刻对自己同样的更加苛刻。

        进公司之后的人跟王家的距离是拉得越来越远,他没有太多的精力放在姥姥家,更加没有精力每天打过去一通电话慰问一下,甚至跟父母的交流一下子都变得少了起来,特别的不喜欢说话聊天,从自己嘴里说出去的一句话,在说之前,已经在脑子里高速的运转着,什么样的话应该放在什么样的场合说,什么样的话能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去,自己说出去之后又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在说之前要全部都考虑一次。

        姚若晖看着坐在沙发上的人,自己从洗澡到出来吃过东西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他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穿着浴袍坐在他的身边,紧贴着他的身体,双手捏着他的肩膀,揉捏着。

        “跑我这里来工作?”

        承宇抬起头,他一睡不好就容易发脾气,虽然这个脾气不见得就会对着谁发泄出来,可心里是有的,存在过的,但是他就得意姚若晖,拉着她坐到自己的膝盖上,双手就圈着她的腰身,若晖笑呵呵的把自己的脸凑过去,才贴了一下,手机响,她的手机声音是有给几个人特殊待遇的,简承宇跟她普通人的待遇没有差,他听见手机的声音,皱了皱眉头,搂着若晖没有松手。

        “乖,我接个电话?!比絷团呐乃牧?,想从他的腿上站起身,他不松手,若晖只能在亲亲他的嘴唇,他没有动,嘴唇很冰,若晖捧着他的脸吻了一会儿,自己推开他站了起来,接起来电话直接就出去了。

        简承宇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目光明明灭灭的。

        若晖在出来,已经换过衣服了,自己对着他抱歉的笑笑。

        “你在家里忙工作吧,我要出去一趟,不用等我,我就不回来你这里了?!?br />
        说完抓着手包就要直接走人,简承宇速度要比她快上一些,起身冲过去按住门板,用自己的身体拦住她的去路。

        “怎么了?你忙你自己的,我自己就能走?!比絷湍妥判宰雍遄潘?。

        他不开口说话,若晖的手机又响,她的耐性宣布告捷,脸上出现的全部都是不耐烦的表情,一个人无论是男是女,真心想走的时候,被人拦住,你留得下人你留不住心。

        “别闹了,我现在要出去?!比絷腿先险嬲娴目醋潘牧?,想来自己的话应该说的比较明白了吧?

        简承宇让开身体,姚若晖一丝感激都没有,抓着包就出去了,临走时候的那一眼别有深意,像是不耐烦像是厌恶更加像是讨厌,那一眼里面包含的东西太多。

        她玩到什么时候没人知道,甚至之后好几天就没在出现,承宇从公司回来,他每天都忙到很晚,一周七天有五天都要去公司,不是不辛苦,大部分回到家里都已经后半夜了,这里距离自己的公司位置很远,他要求自己的团队里所有人员必须距离公司很近,半个小时能到公司,这样方便他找人,自己却回了这个家,为了谁不用说。

        姚若晖从车上下来,下午跟父亲吃的饭,父女俩一个月内吃饭的次数竟然比以前全部的时光加在一起都多,打着哈气,好长时间没有回这头了,觉得有点远,活动着脖子,简承宇进了电梯,若晖眼睛动都没有动一下,她今天很累。

        到了地方自己出了电梯,打开门关门直接回家,他原本已经走到自己家房间的门前了,等着有轻微的关门声,自己转开了脚,站在她家的门口足足站了能有半个小时。

        姚若晖把衣服扔了一地,最后的两件用腿褪下去光着身体进了浴室,简单的冲洗一下,裹着浴巾,头发都来不及擦干,就这样窝着窝着就上床睡了,睡的很舒服很舒心,她天生就是没心没肺的人。

        简承宇喜欢玩自己的手机,不接电话也喜欢把玩在手心里,他的动作自然会有人跟简耀东说的。

        简耀东就想起来之前闹进派出所的那个女孩子,原本不算是什么大事儿,就算是真的做过什么,他也有办法叫孙子安然无恙的从里面出来,那个孩子不行,这样的人玩玩她就都不配。

        若晖接到秘书的电话,好半天有些没反应过来。

        “谁?”

        /*20:3移动,3g版阅读页底部横幅*/varcpro_id="u1439360";

        上一章

        |

        目录

        |

        阅读设置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