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9  母亲的作用

    339  母亲的作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爸,算了,我也不说了 ,我说是为了你好,你是我的父亲,你好我才能更加好,有你健在我能继续狂下去,别的人再亲也没有父亲亲,可我的话你不愿意听,你觉得裘灵好,那就好,是挺好的,都挺好的?!比絷褪樟嘶?,这样谈下去没有必要。

        她知道一些当父亲的喜欢把自己的威严威信凌驾于子女之上,可能某些方面他吝啬去承认自己比他强,这是为父的尊严问题,可一个家庭,特别是起点有些高,有些特殊的家庭里,裘灵做的,差远了,不说自己爸爸需要一个心思深沉的女人,就单看这些年裘灵做出来的这些事情,她会做什么人?就把人送到她眼前,她都笼络不住,她心里想的是叫自己跟爸爸分得清清楚楚的,给钱她不管,给感情她就要干涉,你作为隋涛的老婆,你要为谁着想?出发的角度就要站在隋涛的身边,裘灵呢?

        自己身后站着一个梁抗抗,她就事论事,梁抗抗是一个可用资源,怎么跟梁抗抗保持良好的关系?无非就是通过自己,这么浅显的道理裘灵就不懂,姚若晖撇着嘴,还说什么也是高干家庭出来的,她心里不屑的想着,不是当个官生出来的女儿就能被叫高干子女的,不是这样的。

        父亲愿意拿出来表面的态度,自己也乐得大家表面平和,那就这样吧,说深了,他不高兴,何必呢。

        隋涛看着若晖,心里感慨万千,他不是不清楚裘灵跟姚静业的差距,姚静业的觉悟很强,因为本身就是这样家庭走出来的,脑子不是白放在那里的,可他依旧觉得裘灵好,他需要的只是一个女人踏踏实实的跟着自己。

        若晖从会所跟隋涛一前一后的离开。

        “我车停在那边了,爸你先走吧?!?br />
        隋涛上了车,若晖目送着车子离开,她现在脑子里就感觉到了,她爸哪怕将来不会阴沟里翻船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为什么?姓隋的也就出来这么一个出息的,以后呢?指靠他们什么?指靠他们跟着上层的这些官员走动?现实嘛?

        全部都是一群目光就一巴掌那么远的人,你能指望他们做什么?

        若晖带上车门,自己伸伸腰,坐累了。

        蒋娟回到家里报一道,母女俩就说起来若晖,蒋娟现在对若晖的意见比较大,毕竟蒋娟成长的环境,若晖这样的她是看不上的,要不是因为里面搀和了一个姚弄璋,早就伸手不管了,说起来孩子,不满的比较多,蒋娟说话也是没有顾忌,就是家里人说说话。

        “我对孩子挺失望的,她舅没了自己亲妈也没有了,孩子现在就这样,这些年就说闯路障……”蒋娟说的声音有些急切,你就是喜欢玩,你不应该拿着这种事情来开玩笑,因为你家里有本事,所以拿着这种事情当做是一种炫耀的资本嘛?说白了就是孩子不够听话,不懂事,外面的男女关系蒋娟干脆就都懒得说,说都不愿意说,就这么样的一个孩子,你说多少都是拜说,她听不进去,跟她妈估计也就一样了,蒋娟没有见过姚静业本人,但是关于姚静业的事迹没少听说,这就是所谓的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女儿像妈了,都是那样的一个德行。

        蒋娟她妈耐心的听着女儿说的话,她为什么对儿女都不够像是若晖这样的心细,喜欢,抛出去那时候年轻她是当兵的感情比较生硬之外,很大程度上来说,蒋娟的母亲喜欢聪明人,越是脑子好使的她越是喜欢,不排除因为现在自己年纪大了,所以喜欢孩子一些,那姓蒋的孩子有那些,她跟蒋娟的父亲为什么不喜欢那些孩子?

        女儿是压根就没看明白姚若晖的套路。

        “蒋娟啊,妈就说你的脑子不转弯,若晖这孩子浑是浑,不服管教是不服管教,她看事情可比你们要看的明白的多,一个小孩儿,从小又是后爸又是后妈的,那么大一点看见谁都能出声喊,换成你行吗?你能亲亲热热的去喊人家爸爸妈妈吗?你能做得到嘛?我自己养出来的孩子我知道,你会觉得我为什么要喊,若晖这样的就是投机份子,那你看若晖长大在梁抗抗的身上收益多少?就是她后妈不喜欢她,在钱财上难为过她吗?孩子小时候完全就可以闹的,自己想爸爸了,要爸爸,不喜欢后妈闹腾家里怎么就不行?她为什么不闹?她不想要自己爸爸守着她?要就说你没有看明白看懂这个孩子,你爸就跟我说这孩子的小脑袋瓜挺灵的,做事情要远远比一些大人做事情考虑的深考虑的多?!?br />
        孩子缺爷爷奶奶?为什么跟他们家这么亲?当然不排除有蒋娟对若晖好的原因,可一个人跟另外的一个人好,除了感情还会掺杂一些别的东西,能把人哄得高高兴兴的,这就更加是本事,一种学不会的本事。

        蒋娟听自己妈说的,一个普通的孩子,叫你们说的有点玄乎。

        是那样的嘛?

        她看着可不像。

        “哪个孩子是十全十美的,年轻漂亮比较受男孩子的欢迎,多结交几个朋友算是什么错误?!?br />
        老一辈的思想,姚若晖这样的做法在这些老人家的眼里就应该是不着调,可蒋娟的母亲因为喜欢若晖,连带着把若晖的缺点当成优点去看,真真正正的当成亲孙女去疼,当奶奶的没有觉得孙女不好的,做的一切就都是好的,关系乱不乱的,那是男孩子自愿的,自动送上门的,玩是玩,将来结婚是结婚,有他们在,孩子结婚想找个门当户对,好的,小事儿一桩。

        *

        王超恢复期出了一点小毛病,肝癌不像是别的病,癌症分三期,三期里面又划分为很多期,病与病又很不同,肝癌很少有能活过十年的,例子太少,恢复这阵子恢复的不好,徐秋华成宿成宿的睡不着,人毕竟生病了,他心里不可能一点不想,你告诉他他的病好了,王超有脑子,现在互联网这样的发达,自己一上网查查就能查出来一个大概,心情一不好就严重影响病情。

        徐秋华大晚上等王超睡着了,十点多跑到王冉家。

        那你说,全家就简宁一个是当医生的,他明白的多,王超又只有王冉一个妹妹,她当嫂子的不来找王冉还能来找谁?

        王冉都躺下了,简宁外面有应酬还没回来,医院的事儿,他不可能不出面的。

        “嫂子你坐?!?br />
        徐秋华就说王超最近恢复的不好,徐秋华这人其实心很粗,对什么事儿吧都没太上心过,就是这样的人,可王超住院用什么药,病情发展她全部都知道,哪怕这些东西知道的一知半解的,她也去问,有简宁好在哪里呢?简宁认识人,医生一般不愿意跟家属说详细的一些东西,可当时的主治医生是全部讲解给徐秋华听,包括徐秋华听不懂,叫徐秋华去打印出来,一般的家属是接触不到这块儿的,王超整个治疗期间的病情包括医院的运作全部都是透明的。

        “他最近总说疼,我合计是不是转移了?”

        徐秋华不怕别的,就怕转移,不是说做了手术就一了百了了,这个东西很可怕的。

        王冉一听也着急,她自己认识的医生有限,她主要就是不接触,想着给简宁打电话,可人可能才吃上或者才聊上,这个电话她不好打,不是她当妹妹的不着急,事情不是这样办的,简宁是一定会回家的,她哥今天也一定不会马上去医院,至少要明天清早在去。

        王冉就合计,叫徐秋华先走,等简宁回来,自己跟简宁说,他认识人,到时候安排一下,看看明天是去做个复查还是怎么样的。

        结果徐秋华一听,徐秋华是没听明白王冉的话,当时就对着王冉有点意见,不过因为求人,自己压制着,在徐秋华的心里,你哥现在都这样了,简宁就是出去吃顿饭啊,打个电话有什么不能打的?你这不就是漠不关心嘛,你不能打,这个电话我当嫂子的我来打,什么亲兄妹啊,什么都是白扯。

        王冉按着自己嫂子的手。

        “他可能马上就吃完了,等他回来我跟他说……”

        徐秋华这脸上就表现出来了,老大的意见,说着自己渴了,就王冉出去给她倒杯水的功夫,你说徐秋华这电话就直接给简宁打过去了,简宁可不是在跟人说话来的,卫生局的,吃完饭两个人就一直在说话,没有办法,不存在不应酬上面的人,徐秋华的电话就进来了,简宁一听,自己肯定就坐不住,马上就要回去。

        王冉就看着徐秋华,电话也打了,自己跟她吵吧,吵了也没用,下次她还是这样,不长记性,可是王冉生气不?

        自己说的够明白的吧,告诉她别打别打,一会儿人就回来了,背着自己她就给打了。

        王冉也是有点不高兴,简宁进家门,喝了一点酒,估计喝的不多,在门口换鞋。

        “冉啊你给我倒杯水,有点渴?!?br />
        清清喉咙,徐秋华看见简宁就开始哭,说王超可能是转移了,或者严重了,问简宁怎么办,她就坐在这里不肯走,在监督简宁怎么做的,简宁马上联系人,这边安排,等确定简宁给办了这件事儿,徐秋华这才放心,你说你当嫂子的来求自己妹夫,走的时候是不是得跟小姑子说句话?徐秋华没,自己带上门就走了,她感谢简宁那是肯定的,她觉得王冉不关心她哥也是一定的。

        简宁大清早的出去跑,给找人找专家,这边王超去医院复查,情况是恢复的有点不太妙,这病原本也是这样的。

        徐秋华跟王焱私底下就说王冉坏话,就说孩子的姑姑不肯上心。

        “那都什么时候了,你说你姑就怕影响到你姑父跟别人说话,说话要紧啊,还是你爸的命要紧……”

        王焱不知道这里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自己妈在里面不停的跟着搅合,你让孩子心里一点意见没有,这也不现实,王焱心里挺闷的,他喜欢他姑姑尊敬他姑姑这就是一定的,但是自己妈说的话,他心里也有点别的想法,好在王焱这孩子比较靠谱,什么都没问,知道自己妈妈的个性,有些事儿就怕徐秋华夸大了说,到时候自己质问姑姑,第一把感情破坏了,撕破了脸以后想捡起来就捡不起来了,第二哪里有侄子开口去质问自己姑姑的,再说姑父那么下力气。

        王焱是有什么想法都在脑子里放着,自己一个人合计,不跟任何人讲,就连徐秋华他都不说,徐秋华这个妈呢,起不到关键的作用,要说搅合她是一把好手,说王冉不好,说王冉不关心王超,叫王焱心里对自己姑姑有别的想法,对王焱有什么好处?现在都是指着王焱的姑父在跑这事儿,简宁那在外面卖了多大的面子给王超找这个专家那个专家的?他欠下的是人情,人情债这种东西是最最不好还的。

        徐秋华从来就不考虑这些事情,你作为一个家长,有些话当着孩子的面说出来,你是要考虑后果的,不能因为你觉得生气你就随便一说,孩子往不往心里去?

        王超现在情况有些不明朗,需要按时回医院复查顺带着继续治疗。

        因为这病王超的抵抗力迅速的下降,需要吃一些药去补,徐秋华这心思转的可快了,她不合计钱的事儿,她就想让王超好起来,结果带着王超转院了,觉得这医院不行,实在是因为这医院地方有些偏,看着环境什么的都不如那种出名的医院好。

        转院也没通知简宁跟王冉,这是简宁接到王超主治大夫的电话,说是家属说了就不在这里治疗了。

        简宁有点懵,医院是自己给找的,为什么舍弃那些医院而选择就这里,一个医院有一个医院所擅长的,有些东西不能从表面上看,那这里是专业的肿瘤医院,你要看病自然这里是首选,可徐秋华看的不是这些,她看的就是表面,没有人否定她是为了王超好。

        简宁当妹夫的不能说这个时候也得说,你看大家都是为了哥好,这事儿吧,简宁还不能跟王冉说,王冉脾气有点急,弄不好就跟自己嫂子冲突上了。

        简宁中午给徐秋华去的电话,徐秋华当时接了,就是不听简宁的,话里话外的意思,什么医院好,咱们就去什么医院治疗,她现在就是发慌,王超这不是有点严重了嘛,徐秋华这话其实说的没有错,可她说出来的那个语气,就挺让人觉得不舒服的。

        “我们家有钱也不差钱,国内治不了,那就去国外治……”

        简宁说了好几次,你就在这里治,毕竟我认识人,请人过来也方便,可徐秋华不肯听,简宁不是没劝,劝到最后,简宁也有点来气了,你看我是为了你家我哥好,结果你不领情就算了,还觉得大哥现在复发是因为我没有给你们请好专家的原因,徐秋华说来说去就是这意思,谁谁谁家的谁也是这病,人家治疗都没用,手术也没动,你看人家活的好不好?

        简宁没有办法跟她解释,为什么癌症分三期,三期里面又在分?病与病存在不同程度的轻重,你看着人家没事儿,不代表你们也会没事儿,这要是怪,他还能管嘛?

        不求你们感激我,现在倒是好了,是,徐秋华话没那么说,但是简宁有听出来这意思,自己也不想管了,我劝也劝了,我做妹夫的就算是到位了。

        徐秋华就给换一个非常出名的医院去了,环境那真是好,各种好,当然钱花的也好,王妈妈就问徐秋华,转院简宁知道还是不知道,徐秋华说简宁知道,王爸爸不放心。

        王爸爸这人话少,不爱说话,可心里有数,相信女婿,他是干这个的,对病情的了解,哪里治疗的好,他明白的也多,肯定就比家里人明白的多,给简宁去了一通电话,简宁当时在开会就没接,等散会了自己给返回来的。

        “爸,我刚才在开会就没接……”

        王爸爸详细的问了,那简宁就说了,事实就是这样的,他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那就说被,怎么回事儿一说,王爸爸挂了电话跟王妈妈一说,两个老人就不干了,把徐秋华叫到眼前,王爸爸还是不吭声,王妈妈急眼了。

        徐秋华做的好不好?好,王妈妈自己都得承认,这儿媳妇对儿子那可真是一百个好,但是现在她就对着徐秋华发火了。

        “秋华啊,这些年你看咱们娘俩没怎么红过脸,妈不是说舍不得给王超花钱,你花钱也得花对地方了,你是觉得那边的医院你住着不舒服是不是?觉得医院不够好,不够上档次,你也不方便是不是?”

        徐秋华当着王妈妈就哭了,婆婆这么说,不是好像在骂她徐秋华一样嘛?她为了这个家,为了王超,自己命都能不要了,妈怎么就能说出来这样的话呢?她是因为自己贪图舒服才给王超转院的?那几天她去医院,听说死了不少的人,什么医院啊,就是生命延长中心被,一点效果都不起作用啊。

        徐秋华是真的觉得自己委屈了,她就是觉得医院更大,技术就更好,因为医院有钱,请的医生就都是了不起的,简宁是医生可他不是这科的,他不懂这些,再说小地方的一等医院跟人家大医院一对比,那就狗屁都不是了,她不是这么想的嘛。

        王妈妈攥着徐秋华的手,想发火,现在也发不出来了,看着徐秋华哭成这样,自己也心里难受啊。

        “你就是傻啊,没脑子,简宁能坑你丈夫嘛?”

        徐秋华说不出来话。

        又转了回来,王超平时看病就都是王焱开车接送,王妈妈也总说自己孙子好,你看他爸一病把孩子给折腾的,但要是说谁最累那只能是徐秋华,王焱是个孩子,有些事办不明白,一趟一趟的跑,折腾时间不说,还耽误事儿,徐秋华你别看她大脑有时候撞墙,好赖分不出来,可这种时候就起作用了,里里外外的,简宁不在,她要是叫不准就一次一次的给简宁打电话,一直问到自己都明白了为止。

        王超白天去医院,下午就能回家,在病房里打针,就看着对面床的那两口子,就跟斗眼鸡似的。

        男的说要喝水,当老婆的倒了一杯水,往桌子上一摔,男的说冷了想要盖被,女的直接被子扔过去,手和脚就都露在外面,她不管自己男人是不是冷,会不会不舒服,态度很不好,经常翻白眼,用眼睛夹自己的男人。

        徐秋华有时候也跟人家聊聊天,两个女人就爱说话嘛,徐秋华看不惯这个,丈夫啊,是自己的,都生了这样的病,你怎么能这样对他呢?人生也就剩下这么一段了。

        有一天那男的推出去检查,没在病房里,王超也是去检查了,王焱跟着他爸去的,那对床的男人老婆就跟徐秋华说了,夫妻俩为什么会变成跟仇人似的。

        “他得癌症也是叫我气的?!?br />
        徐秋华张着嘴,她就不明白了这是什么好事儿???你还愿意说出来,把自己丈夫气的得癌症了,还值得炫耀嘛?

        女人就说起来家里的破事儿,她个子不高,样貌也不好看,丈夫大个儿人也漂亮,年轻的时候丈夫是农村的,家里条件不行,女的父亲是粮油站的站长,那时候女的家里就算是条件牛逼了,男的靠着自己老婆把全家都给拉扯了起来,在后来男的本事了,越来越本事就看不上自己老婆了,或者说他从结婚就没看上过自己老婆,觉得自己老婆丑,这不是本事了嘛,男的外面就有人了,弄大了一个女人的肚子,已经怀孕都八个月了,女的跟自己女儿去堵的外面丈夫的那个情人,又是威逼又是利诱的,提出来给八万块钱叫对方把孩子给打了,结果那个女的就真的给打了,男的知道之后回到家里把自己老婆就给打了一顿,当时都要气疯了,就是因为这事儿,得的这个病,要不然以前身体很好。

        “我嫁给他一一辈子,他有今天什么不是靠我?你说他什么时候能死呢?”

        这就直接的问徐秋华,那男的什么时候能死,说是看着情况不太好,徐秋华在医院是见过形形色色的人,这样的没见过啊,盼着丈夫死的,虽然说里面是有点原因,可这……

        徐秋华是说不出来话了。

        接触的时间长,一天一天的,王超总来医院打针啊,对方人家也有兄弟姐妹跟着来,人家话就不是那样说的,自己大哥外面有女人这个事儿是真的,外面的女人怀孕八个月这也是真的,就是他们大哥不喜欢嫂子这都是真的,可原因呢?不是因为她丑的问题,从结婚嫂子就把着钱,这辈子就跟钱亲,你说生病了,当老婆的就这么对待?盼着自己丈夫死?

        “我都不愿意跟外人说,说出来都丢人,你看见我哥的孩子来过医院嘛?就来过两次,是,怀孕了我们能理解,来了之后就坐下来吃东西,好像八百辈子就没吃过好吃的一样,除了吃就是吃,这是当女儿应该有的态度嘛?人还没走呢就先算计上钱了,大姐一个巴掌拍不响啊,我嫂子这样,我哥能外面没人嘛?男人想要什么?不就是回到家里有人关心,热热乎乎的,你说她看不上我哥她还嫁了,嫁了之后又觉得自己委屈,总念叨着她高人一等,什么男人能受得了啊……大姐你说是不是?夫妻这关系也都是相互的?!?br />
        徐秋华尴尬的笑笑,这事儿她还是不跟着搀和的好,她一个外人能说出来什么。

        清官难断家务事啊,她还是少说两句吧。

        不过徐秋华这方面不坏,劝女人,你丈夫到这里就是最后一程了,别管以前有什么不好的,咱们都忘了,你就侍候他最后一层,他走了剩下的钱什么不都是你的,你尽了道义,自己以后想起来自己也不难受,别那样摔摔打打的,就是不做给自己丈夫看,病房里还有别人,做给别人看也不能这样,太丢人了。

        王冉来看王超,王超躺着睡觉呢,王冉把包放到一边,自己看着自己大哥,心里也是难受,上手给王超按摩,对床就夸王冉这妹妹好。

        “还是得有妹妹,你看心里有这个大哥?!?br />
        徐秋华当着面没说,客客气气的把王冉送走了,回病房说的就不是这样的话了。

        “那是表面,我这小姑子那厉害的很,教授,人家知识水平高能跟咱们俗人一样嘛?就是做给别人看她都能装出来,她大哥复发的时候我就让她给她丈夫打个电话,我这妹夫是医生,听懂的,当时呢人就在外面吃饭,我小姑子死活就是不肯给打啊,怕我耽误我妹夫的事儿,你说就吃个饭……”

        王冉来医院看王超,王冉这人就是这样的,话不多,眼睛里有活,那是亲哥不是路上捡的,哪一次来也没空手来过,对面病房的,自己同病房的这些人也都长眼睛了,不过别人家的事儿就都是没有办法说就是了,人活着就没有不闹矛盾的。

        王冉叫闹闹回来看过一次,把孩子给领来了,闹闹的话比自己妈就更少,王超就喜欢这孩子,从小就喜欢闹闹,就觉得这孩子好看好玩,人跟人就是缘分嘛,自己生病,大外甥那么老远的跑回来看,能不高兴吗?就拉着闹闹的手。

        叫徐秋华出去给打点饭,又觉得医院的饭不好吃,说等自己打完针回家的。

        简承宇这个性对亲情就不是太在乎,跟姥姥这边更是有点发生,小时候虽然爷爷没总拦着,可回来的次数很少,这都是有影响的,他显得跟他大舅就不亲,没什么话说,王超这不就拽着孩子的手,那是真喜欢,王冉领着孩子走了,病房里的人就开声了。

        “这孩子教育的可不好,来了直勾勾的往床上一坐,一句热乎的话都没有?!?br />
        徐秋华就是恨这点,当着王超他不能说,但是简承宇这孩子,徐秋华恨他,那是你亲舅舅啊,你不是说舅舅有多少,亲的就这么一个,你跟你舅舅热乎一点,能累死你嘛?

        简承宇上车,问自己妈,大舅看病花钱都是花谁的。

        “你舅妈花的?!?br />
        承宇点点头:“要是不够你跟我爸就给拿点,我们家也不差这点,药都用的什么?”

        孩子问,王冉知道就说了被,你说这孩子看着不亲,自己也不愿意主动往这边来,他妈说了药名他记住了,回了那边,医院这边下药,钱他已经付过了,不是没有心,就是这样的人,他爷爷就把他给养成这样了,固定了,谁都改变不了的。

        徐秋华领情?

        徐秋华一点情都不带领的,她要的不是简承宇出这些钱,而是你大舅拽着你手的时候你多说两句亲热的话,就王超对着王焱都没有闹闹好,那真是一百个好,就这么一个妹妹,就这么一个外甥啊,小时候王焱挨多少打?挨多少次训?轮到闹闹呢?王超把带着去海洋馆给买??仄?,就单说小时候闹闹喜欢那些东西,你看着王超进超市就给买,各种买啊,自己说他管用嘛?

        可惜换不回来,这孩子没有良心。

        徐秋华在自己公婆面前也是这样说的。

        王超今天从医院回来的早,徐秋华就嘟囔,说着别的话说着说着就说到这上面来了。

        “真不是我这个当舅妈的挑理,妈你就说这孩子像是王冉吗?这就这么死气沉沉的,他舅舅拽着他的手啊,喜欢的都不得了,看着王超那样子我心里就难受,对亲儿子都没那么好,小时候什么不给闹闹买?闹闹一来家里,他就高兴能乐半天,最后呢?最后他就落这么一个下场啊……”

        “你说这话,什么落这么一个下???人家爷爷不愿意让孩子接触我们?!蓖趼杪栊睦锴迩宄?,不是孩子的问题,而是孩子从小跟他们家怎么说呢,不接触,一个星期才回来一次看自己爸妈,对姥姥姥爷那可不就陌生了嘛。

        那是人家简家的孩子,做的也没错,不是姓王的。

        徐秋华这么一念叨,王妈妈心里也难受,外孙子跟他们家不亲这就是一定的,你挑理也没用啊,你挑什么?

        “我跟妈你说这些话,你心里肯定就怪我,觉得我会挑事儿,我就是看不惯,王冉这孩子没教育好?!?br />
        徐秋华回了房间里,王超现在大部分都是在王妈妈这边住,家里有人方便照顾,再说人多一点吧,王超心情能好,王超跟一般的孩子不同,他天生就认为儿子是应该跟父母住在一起的,当然父母的东西也都是属于他的,将来父母老了生病了不用王冉上手的,他自己就都给照顾了。

        谁能料到最后他生病生到王妈妈王爸爸的前面去了。

        王妈妈心里难受,就只能找三婶说,全家人看的最明白的就是三婶啊。

        三婶就劝,孩子好不好,咱们不看那些,只要孩子没有坏心眼,看见你说话了那就行。

        “那孩子跟孩子还不相同呢,有活泼的就有沉默的,咱们这么说,孩子有人亲爷爷在里面教,人家原本就是没看上咱们家王冉,还要求那么多干什么,有钱的人就是事儿多?!?br />
        三婶很会说话,说了一会儿就开始往别的事儿上面扯,她说着说着就把王妈妈给整高兴了,不停的逗趣王妈妈。

        三婶等王妈妈走了,对着三叔说这事儿。

        “秋华这孩子啊,对王超那真是一百个好,这点咱们得承认,可在中间不起好作用,就这么一个小姑子自己都弄不明白?!比舯鹂此歉雠┐甯九?,看的多,懂的就多,就一个小姑子别说这个小姑子还是好样的,不好的,你也得把人给圈拢住了,哄住她,一家人高高兴兴的外人看着就说你家和,你要是当嫂子的在中间搅合,就单说闹闹这孩子,个性是不讨喜,但是要看你从什么角度出发,孩子不行的话,孩子的爸爸有没有补充上,简宁对着你行那就可以了被,怎么还能对着自己婆婆说出来这些话?

        “我嫂子就是个性软?!比逅挡怀隼幢鸬?,徐秋华这人得分怎么看,王超生病那肯定表现得太好了,别的方面觉悟太差劲了,这还没让她吃亏呢,真要是叫她吃亏,估计早就闹翻天了。

        三叔为什么喜欢自己儿媳妇,道理就摆在这里,要是儿媳妇懂事,公公婆婆跟着不用费心,什么事儿不需要一次又一次的告诉她,她自己就弄明白了。

        徐秋华出去办事,今天叫王焱陪着王超去医院,王超就合计给王冉打电话,他跟孩子之间真没有什么好说的,生病了呢,心里更加在乎亲情了,渴望身边有亲人陪伴着,叫父母陪着去就不现实。

        王冉在上课,上课不可能电话开机的,就没接到这个电话。

        “我姑关机了?!蓖蹯涂醋抛约喊炙盗艘痪?。

        王超说那就走吧,去了医院,徐秋华不跟在身边,你说也没有人顺着王超,虽然脾气改变了不少,那王超就指挥王焱干活,一会儿这不对劲儿了一会儿那又不对劲儿了,王焱是个小孩子,听着就觉得刺耳,加上病房里有人,脸子就有点上来了,强忍着。

        “不用你,你走吧?!蓖醭氲氖焙蚪型蹯腿ズ盎な?,王焱出去了好半天没回来,不知道去哪里找去了,人家护士是自己进来的,结果回血了,王超这就来劲儿了,跟自己儿子就有点唧唧歪歪的样子,王焱是忍了又忍,最后没忍住,自己跑下楼去了,就把他爸给扔病房里了,等徐秋华办完事,王超这针也打完了,回到家就对着她来劲儿了,找茬,她做饭也不对,干活也不对,反正做一切都不对,徐秋华纳闷啊,早上出去好好的,怎么回来就来脾气了?问王焱,王焱就说了。

        徐秋华坐在沙发上自己就哭出来了,就当着王焱的面哭出来了。

        “你爸还指望他妹妹,人家什么事儿不排在他前面?他生死也就我们自己在乎,上一次你姑父就出去跟人吃饭,你爸都那么严重了,你姑姑都不肯打通电话,怕影响你姑父,什么重要???我就是不讲理,我得罪你姑姑了,可你爸是你姑姑的亲哥哥啊……”

        徐秋华不敢大声哭,怕王超听见,她是自己心里有点什么,现在不能转移给王超,王超毕竟生病啊,那就只能转移给王焱,她觉得自己发泄了,发泄完了自己心里舒坦了,孩子也就听听,偏偏王焱这孩子跟别的孩子不同,有什么话他不说都藏在心里,第一次徐秋华说他姑姑不好,王焱也是劝自己,自己妈说话有夸大的成分,可一次两次,每一次他妈都这样说,你说王焱进不进心里去?

        徐秋华这憋屈的样子落在自己儿子的眼睛里,王焱是没吭声,心里已经发生变化了,姑姑对着再好在亲,能有母亲亲吗?

        徐秋华如果能起一个好作用,她就不会当着王焱的面总说这些。

        王冉下课之后开机才看见王焱给自己打过电话,没等打出去呢,这边学生围着她,有些学生特别喜欢说话,她就说了两句,回到家里给王焱打回去,结果王焱没接。

        “王焱啊,你电话响了?!蓖趼杪杼潘镒拥氖只窍炝?,可是王焱没动,就让手机响,自己看了一眼手机,他肯定是看见上面的来电显示了,就这样依旧没有动,王妈妈又问了一次,孩子晚上要回去住,不在这里住,王焱就输是不认识的人来的电话,自己也不着急,王妈妈以为是那些诈骗之类的电话,也就没太上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