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王冉出差,顺路想给儿子收拾收拾屋子,当妈的也就能伸手干这些了,打了电话,儿子没在家。

        “在哪里呢?”声音控制不住的温柔,王冉的个性其实有时候也挺硬的,对着谁都是,人的个性就没有太十全十美的,谁身上都会有那么一点的小缺点,但是对着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这块肉可不是这样的,王冉惯孩子,惯的厉害。

        嘴上不说,其实也能看出来,她喜欢她儿子,特别的喜欢,当然会有人说没有当母亲的不喜欢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可王冉喜欢的更加彻底一点,怀孕的时候要这个孩子要了那么久,拖的自己自信差点全部都崩溃了,生下来一举得男,之后孩子成长的过程当中她没有伸过几次手,她是真的可以跟她儿子当朋友的。

        闹闹看着床上睡着的那个,若晖压根就没回医院啊,说是头不晕了,他就跟着睡了,被自己妈的电话给叫了起来,简承宇没敢说自己在隔壁呢,找了个借口,把王冉给支到了附近的书局,说 一会儿自己过去买两本书,王冉没有多问,自己的儿子自己放心,都那么大了,做事情很有分寸的,你就是借王冉一百个心思,她都想不到简承宇能跟别人滚到床上去,更加想不到能被一个女人这样的玩弄在手里,要是知道了,当妈的就没有不会觉得憋气的。

        王冉打车就过去了,怕他先到,自己去了要是早可以逛逛看看书。

        简承宇从床上起身捡起来地上的裤子,才套进去一个腿儿,若晖醒了,自己挪动着脸往他大腿上压。

        “去哪儿啊、”

        “我出去一趟见个人,你先睡吧?!?br />
        简承宇心里也是有点着急,他知道自己妈个性,打完这通电话能立即就过去,他妈一贯是比较忙的,估计今天是得了时间。

        闹闹的个性其实有一部分是像简宁的,他对别人怎么样且不说,对自己父母很关心,现在想赶紧过去就是为了不让自己妈等,姚若晖知道他接了电话,但是谁打过来的她不清楚,缠着他,就不让他走,要是换个人他也就不能走了,把自己妈扔到书店自己在床上跟别的女人鬼混,他自认自己做不出来。

        “我回来的时候给你买吃的?!?br />
        姚若晖冷笑:“不用了,一会儿我叫别人买,走吧?!?br />
        简承宇看出来她这是又翻脸了,没有耽误,自己套上衣服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就出去了,带上大门,姚若晖拿着枕头照着门就砸了过去,自己呈大字型的躺在床上。

        简承宇过去的时候王冉已经买了几本书,正好是闲着无聊,瞎转,闹闹停车,在外面的玻璃就看见站在里面的王冉了,自己锁好车过去悄悄玻璃,王冉抬头看着外面,对着儿子笑笑。

        在母亲的心里,自己的孩子是万般的好,这么一个小人儿就是自己生出来的,现在都张这样大了,是个小美男。

        闹闹开的车很拉风,走到哪里都会被别人多瞧一看,身上刻着富二代的符号,没有一般孩子的低调,花钱也不会太乱花,主要家里就没有教过这些,在简耀东的心里这不算是什么需要低调的事儿,他家有钱这就是事实,不怕别人知道的,只要去正经地方就没有什么需要害怕的,孩子从小就穿惯了,从小穿到大,你现在让他穿别的衣服,也得他能看得上才行。

        “出来的时候没多穿点,冷不冷?”王冉拉着儿子的手,手可不是有点凉嘛。

        闹闹摇头,开车其实一点不冷,就出来进大门的这个过程稍稍有那么一点的冷这也不耽误,旁边有看书的人心里想着,现在这女人就真的开放,包养这么一个小白脸,这孩子成年了吗?

        简承宇挽着自己妈的胳膊两个人出去,打算吃点东西。

        “你从哪里回来的?你爷爷家?”王冉顺嘴就问了一句。

        他不想对自己妈撒谎,又不想说实话。

        “不是,外面?!?br />
        王冉估计不是睡酒店了就是睡哪里了,她不会太过于担心儿子,就是怕他熬坏了身体,小孩子现在身体好,仗着年轻挥霍,她也懒得说,说多了不光孩子烦,自己也会觉得烦的。

        “还去夜店?”

        对于儿子这举动,王冉就没赞成过,你想玩哪里都能玩,为什么一定要去夜店???王冉对夜店很反感,打从心眼里不太接受,总觉得吧里面什么样的人就都有。

        简承宇陪着王冉吃了一顿饭,他话虽然少,可跟自己妈妈能说上几句,大部分王冉问他都能回答,顺带着问问自己爸爸,他对父母其实放心的很,自己爸妈一直过的很好,小时候的记忆里就没见过这么和谐的家庭,他爸妈好像都从来没有吵过架,凡事都有商量,他爸的脾气更是绝了,完全就是没有,他妈说什么就是什么,从小到大能记得住的就是家里一片温馨,父母感情好。

        吃过饭简承宇陪着王冉去商场,王冉想给儿子买两件衣服,他倒是挺配合的跟着去了,王冉看上什么,他就是不喜欢自己也不说,买了自己就收下,穿不穿在于自己,王冉刷卡刷的非常爽快,挣钱不就是给儿子花的。

        她跟简宁现在就只会赚钱不会花钱,因为进入的数目比较大,出的数字很小,除了一些日??负蹙兔挥谢ㄇ牡胤?,都给儿子留着呢,将来儿子结婚用的被。

        买完了东西,简承宇送自己妈去机场。

        “我爸那边知道你几点到吗?”

        “我没跟他说,打个车就到家了,叫他跑一趟干什么?!蓖跞降乃底?。

        简承宇点点头,自己送母亲到机场,王冉把钱包里的几千块钱就都给自己大儿子了:“想吃什么就吃,你也不会做,我这个儿子啊,什么都好,就是这方面不行……”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可不是嘛,就连下个方便面都不会,从小没学过,自己的鞋子刷过了得别人给穿上鞋带,自己不会弄,衣服也不会叠,凡事需要自己上手的,她儿子没学会两样,跟他奶奶说吧,他奶奶就说,咱们家的孙子需要学那个嘛,那些就都是有钱就能找人做的,孩子只要动脑子就行了,王冉是看明白了,简家就是这么养孩子的,她管不了所以干脆自己也不吭声了,等孩子回家的时候就说两句,逼着他学。

        王冉给钱简承宇就接了,对着自己妈笑笑,有点拿到钱高兴的样子。

        王冉就觉得自己儿子养的挺好的,这点钱他肯定就不放在眼里,他卡上的钱他爷爷给的足足的,随便刷,想刷多少就有多少,成年之后就这待遇,可还能因为自己给钱了一脸的高兴,王冉心里觉得满足。

        简承宇送着王冉进去,自己等看不到母亲的影子,给简宁发了一条短信,说是自己妈现在就回去了,转身原本是打算回家,家里不是还有个姚若晖嘛,可走了没两步,转身走向大厅去买了一张机票,想把王冉给送回去。

        他妈每天都很忙,轻易很少能遇上的。

        谁说养儿子不是如女儿的?

        王冉进了候机室,坐下来没有三分钟就看着走过来的那个不是自己儿子是谁?

        简承宇领着王冉进vip,孩子话没有多少,可表情足够了,眼睛里心里都有这个母亲,王冉的机票买的是经济舱,人家肯定是有说法的,简承宇跟别人换的位置,自己坐在母亲的身边,人家愿意换,干嘛不换,要是每次都能遇上这样的事情,人家还觉得高兴呢,想升级,可惜没有位置了,只能换。

        下飞机母子俩拉着手,王冉站在自己儿子身边,简宁开车上来,大儿子给发的短信,写的清清楚楚的,倒是没想到他也跟着回来了,简承宇把自己妈的行李放到后备箱,打着车门叫自己妈坐进去,自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平时都是你妈坐在我身边?!奔蚰盗艘痪?。

        可不是嘛,今天就突然换人了,他还有点不习惯呢,儿子大了,一转眼你看就这么大了。

        “以后别让我妈坐副驾驶?!?br />
        简宁挑挑眉,回头看看王冉,那意思,你这儿子没白养,看看多向着你。

        三口回家,简宁给送到门口,他医院还有事儿呢,儿子既然回来了就不能不露面。

        “你姥爷姥姥挺想你的,之前你大舅做手术你也没回来,晚上跟你妈过去看看?!?br />
        简承宇点头,他心里其实不愿意去,跟自己姥姥家没有太深的感情,孩子是简耀东给养大的,别说对王冉家,就是简家的人简承宇心里都是没有的,这孩子你说养的吧,有点奇怪,真是六亲不认,跟谁都不亲,除了自己父母,对他爷爷那是恭敬,朋友也不多,一般的家庭会觉得这孩子就算是养的不太成功,小孩子的眼睛里一定要有人,要有长辈,这是礼貌问题,可在简耀东来看,嘴上不说,但是心里就是那么想的,他家简承宇才是成功的。

        王妈妈也念叨过,说闹闹跟姥姥家不亲,王冉还能怎么说???说爷爷就是那么教的?王冉就觉得孩子的爷爷是故意那么教的,不太想叫孩子跟任何人亲,唯一王冉没看懂的就是,简宁跟简耀东是真的不走动的,不是简宁不想,简宁上了岁数,身边的人也都劝,那毕竟是你爸爸,他倒是打过电话,可惜人家一听是他的声音直接挂断,简耀东这点挺狠,不管是不是亲生儿子,你当初做了选择,你就别后悔,你以为我是跟你开玩笑嘛?儿子怎么了,你不肯听我的,那你就滚蛋。

        跟简宁就算是陌路了,在这种情况下,能叫孩子跟父母保持良好的关系,王冉看不明白那人,可能生意人脑子跟普通人想的不同吧,她也不想费力去猜,猜一个人心里在想什么,就太难了。

        徐秋华是没怎么说,可心里肯定会挑,简承宇人在国内,自己亲舅舅动那么大的手术没出现,不挑理才怪呢。

        简承宇拎着王冉的行李箱,简宁扣上后车厢。

        “跟你妈上去吧,爸回医院了啊?!?br />
        简承宇点头。

        跟着王冉回了家,他到家就随便,愿意躺哪里就躺哪里,自己在客厅横着看音乐会,王冉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王冉很少会说闹闹,什么姿势不正确啊,什么看电视机时间长了,她通通不管,孩子有孩子的世界,做家长不能干涉的太多。

        王焱过来给王冉送东西,王冉踩着拖鞋开门,王焱就听着客厅有声音,问了一句。

        “我姑父没上班?”

        “不是,闹闹回来了?!?br />
        王焱换了鞋,进屋子里,过去两个人在国外也算是能说得上两句的,回国之后没联系又变成现在这样了,他倒是从沙发上坐起来了,问了一个好没有话了,两个人生的很,那种尴尬的气氛很浓,王焱坐着也难受,他知道简承宇小时候就这样,自己也没什么可挑的。

        “那姑我走了,家里还有点事儿呢?!?br />
        王焱这阵子可累的够呛,家里家外的帮着他妈跑,几天就得开着车送他爸妈去医院一次,现在可比小时候出息多了,也听话多了,男孩子嘛长大就好了,心里就有数了。

        “你等会儿跟我们一起走,等我收拾完的,吃口饭咱们一起回你奶家?!?br />
        王焱说不,自己先走,坐在客厅里他跟简承宇也没有话说,大家就坐着,他难受,闹闹也难受,何必呢,王冉留不住,王焱就直接下楼走了,他走了,简承宇也没有出来送,又躺下了。

        “你哥来了也不多说两句?!蓖跞剿盗硕恿骄?。

        怎么话就那么少???跟自己说话的时候不是挺有话的?

        “妈,明天早上四点你喊我起来,我要看节目?!奔虺杏畲蚨贤跞降幕?。

        王冉很细心的问了那一台,几点几分开始播,明天得喊啊,行李收拾完了,自己洗了洗身上的尘土,领着儿子出门打车就奔着商场去了,给爸妈买点东西,不能空手过去啊,好像都能有七八天没过去了。

        姚若晖给简承宇打电话,她就是合计不对劲儿,是个女的给他打电话的?

        自己是把他当成炮友了,可是没说他可以把自己当成炮友,从女神一下子变身成为路人,这叫她觉得很不爽,什么女的吸引力这么强???这小子原来自己就没看明白过,他拿自己当备胎嘛?

        闹闹跟王冉在一起,不可能去接这个电话的,他自己愿意怎么惯着若晖那是他的事儿,给自己妈添堵这不是他能干出来的,直接关机,姚若晖随手就将电话照着玻璃砸了过去。

        有本事,你就别出现在我面前,挂我电话?

        王冉看了儿子一眼,她儿子的事儿她知道的就不多,还以为是那个上次来医院的女孩子呢,有心想说他两句吧,现在处对象有点早,简宁就笑着说她,不用管那么多,一个男孩子也吃不了亏,恋爱早点谈比晚点谈好,王冉这就忍住了,就怕自己的手伸的太长,闹闹心里有意见。

        “电话怎么不接?”

        “不用接?!?br />
        王冉的视线在儿子的身上逗留了能有几秒,不用接是什么意思?谁打的???

        到了商场买好东西,她儿子是主要劳动力,全部都是闹闹拎着,给王妈妈买几件衣服,几乎王妈妈的衣服就都是王冉包圆了,王妈妈的个性是无论家里有多少钱,她就发挥艰苦朴素的精神,有旧衣服就穿旧衣服,新衣服都压着不穿,除非出门迫不得已了才能穿上新的,干活的时候那就更是穿的不好了,这点王超也说过,怎么观念还不如自己奶奶呢?王奶奶活着的时候那可真是,衣服很多,就喜欢买衣服,喜欢穿衣服,能享受就享受,嘴上总说,穿了以后死了自己也不觉得亏,王妈妈的境界不行。

        柜台的柜员看了一眼闹闹,跟王冉笑着说:“这是你儿子啊?!?br />
        王冉笑:“嗯,我儿子?!?br />
        “孩子长得真好?!?br />
        去了王妈妈家,王妈妈看见闹闹没有一次是不高兴的,老人原本就喜欢孩子,加上这孩子不总来,有什么好的都想往他眼前送,可闹闹这脾气吧,他成长的环境就是什么都不缺的,绝对不伸手吃东西,第一他不喜欢吃,这些东西他通通全部都不喜欢吃,第二他也不想吃,就因为他这个态度,王妈妈被伤的啊,当老人的看着外孙子就跟自己家好像没关系,走道的似的,心里能好受嘛?

        问他,就两句话然后就没下文了,什么跟着姥姥贱一贱,掏掏心窝子,你就别想,王妈妈对着这孩子就有点使不上力的感觉。

        王爸爸呢,是话少,成天就想着干活,知道外孙子回来了也不上来,你说他心里没这孩子?王爸爸就是这个性,多挂着他就不表现在脸上,给人就是漠不关心的样子,闹闹往那里一坐,不跟别人交流,他又不看电视,就干坐着。

        “我合计留你吃晚上饭,你妈说跟你爸约好了,那就走吧,闹闹有时间来玩啊,自己没事儿就过来被?!蓖趼杪柰馑?。

        徐秋华在屋子里就对着王超说。

        “看见没?你妹妹这孩子养的?妈都快要哭了,从进门就说了不到六句话,这是什么孩子???”徐秋华严重的还没说出来,自己在心里骂着,这叫什么玩意吧,这孩子,王冉也不管管?就这样的就应该大嘴巴的抽他,小孩儿就是惯出来的,家里有钱怎么了?有钱就不认识姥姥了?

        王超摆手:“你就少说两句吧,你家孩子好?!?br />
        徐秋华不愿意的起身,王冉带着儿子往前走,这地方打车也不好打,你说王爸爸说送他们,王冉就没让,她儿子心里肯定宁愿走,也不愿意叫自己姥爷送的,王冉不是不说孩子,她说不了,这孩子跟任何人都这样,不亲。

        所谓的血缘,亲戚这些在他心里就行不通,幸亏自己当初没生第二个,不然说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呢。

        晚上吃饭,简宁在桌子上把自己儿子给说了。

        “我说过你多少次了?那是你姥姥姥爷,小时候把你给带大的,就不能多说两句?”简宁有点来劲儿了,王冉倒是没抱怨。

        简承宇这脾气,说翻脸那翻的也比谁都快,在自己父母面前就能压制得住,一直听他训自己来的,回去的路上简宁说跟闹闹要去超市买点东西,叫王冉先回家,王冉知道简宁是找个借口,要说自己儿子,她在场就不好说,自己就先回去了,简宁果然就是因为这事儿发飙了,觉得孩子没有礼貌,亲不亲的那都是亲人,你一年到头能回来几次?就看在你妈妈的面子上也不能这么讪白白的,小时候白养你了?长大就跟小白眼狼似的?

        第二天早上王冉起来晚了,临睡之前跟简宁说了,简宁早早醒了掐点过去进房间喊儿子起来的,简承宇不好喊起来,喊了二十分钟,这是他自己想看,早早就爬起来了,下午就回去了。

        简宁晚上下班,回到家,王冉没回来,不知道人是没下班呢,还是去外地了,她的行程自己从来都叫不准的,也都习惯了,人家现在是王教授了,身后跟着一群人拥戴,王冉的那些学生看见简宁可爱说话了,一口一个师公,简宁就想,自己为了自己这个所谓的师公称呼,也得做好了后勤工作啊。

        王冉给他打电话,问他能不能来接自己。

        “这不是荣幸嘛?!奔蚰髻┝艘痪?,自己穿上衣服拎着车钥匙就下去了,到地方把人给接回来,两口子上了楼,王冉进门就发现家里一点饭菜味都没有,心里叹口气,你别总说自己儿子不像话,有什么样的爸爸就有什么样的儿子,上梁不正下梁歪,这位就是宁愿饿着肚子,自己都不带进厨房弄口饭吃的。

        王冉换了衣服,自己进了厨房做饭,简宁就跟大爷似的在客厅里坐着看书,简承宇说自己家氛围好,这种氛围不是做给孩子看的,王冉这个性其实往深了说,不见得就真是有多好,谁都有点自己的小脾气,但是架不住命好,找到简宁了,简宁脾气好啊,你愿意做什么,我不吭声,你回来不回来,你顾家不顾家我都不吭声,从来不会深说王冉一句的,以前吵嘴吵过,到后期就干脆直接没有了,王冉要是有点身体不舒服,最着急的人肯定不是她自己,是简宁,那简宁给捧的,总觉得她是女人嘛,女人身体就没有太好的,做男人自己就得让着一点,就同时认识他们两的没有说王冉运气不好的。

        一个女人一辈子不是看你有多成功,不是看你能赚到多少钱,就是看你这个丈夫找的怎么样,人家容貌不是特别好看,就是个一般人,工作那是真好,王冉一直干的不错自身条件很不错,可简宁的条件更好,这么一对比,人家只会认为她运气好到爆,找的丈夫没脾气,这就是最大的可值得炫耀的,整个家都是你说了算,你想买什么,你想钱怎么用,你想去哪里,她说一声,简宁就肯听啊,现在上了年纪吧,她成天这里哪里的,要是简宁有一点的不靠谱,早就外面养个人了,难吗?

        不是没有人劝过,外面逢场作戏也不算是什么,男人嘛,只要心在家庭上就行,简宁嘴上不说,心里挺膈应这种腔调的,一种人有一种人的活法,有人说王冉幸运,有人说简宁缺心眼,那人家两个人就是对胃口,就能过到一起去。

        饭菜都做好了,端上桌,王冉端菜,就看着外面的人不动。

        “端菜也不行吗?”

        简宁还是没动,就是不想端,王冉把饭菜都摆好,没好气的说着:“大老爷吃饭了?!?br />
        简宁这才动了动,没吃两口,接到一个电话,简宁放下筷子看着王冉:“别吃了,老孙那边出事儿了?!?br />
        王冉跟着简宁过去的,老孙是简宁的朋友,认识也很久了,这男人要是发迹了,怎么说呢?难免就会有点花花肠子,今天打电话过来,女儿死了,才19岁。

        孩子原本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去的人都没有多想,想着可能是发病了没救回来被。

        这事儿过去了,过了五六天,简宁才跟王冉说,孩子不是发病死的,自杀的。

        自杀之后送到医院,救了好几个小时,最后在自己爸妈面前就断气了,死父母面前了,那她妈能受得了嘛?就差没疯了,哭晕过去多少次了,别看小丫头年纪小,家里的厂子就全部都是她在管,特别干净利落的一个孩子,小小年纪,自己就能撑起来一面,突然就自杀了,原因呢、

        老孙自己说的,当时说了孩子一句,孩子说家里没菜,他当时也是心情不好,心里想着没菜就没菜被,你手里有钱什么买不着啊,你想买就能买到,捅了孩子两句,孩子结果想不开回家就自杀了。

        王冉就叹气,就一句话的事儿,要是当时老孙能给孩子好好说话,也不见得就会这样。

        王冉觉得挺可惜的,白天王亮去医院,夹着包,年纪大了他现在也这做派,王亮脸上就看不出来老,一点不操心,该有的都有,他能老才怪呢,把包扔到桌子上,看着简宁笑。

        “也就你信吧,什么为了买菜?老孙外面有个女人,一起住了一年了,他家这孩子就膈应这事儿,当时老孙不愿意跟孩子谈,觉得孩子小,屁事儿都懂,跟孩子说话就冲了两句,孩子回家就自杀了?!?br />
        简宁这才知道,原来自杀的原因就是,因为当父亲的闹外遇,孩子逼着父亲跟那个女人断绝关系,父亲没答应还冲了孩子两句,孩子回去就自杀了。

        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傻呢?

        王亮就不愿意说老孙这人了,你就是哄你也得把自己的孩子给哄住了,老孙自己气性就特别的大,你说那他女儿就遗传他的,气性能小了嘛?你现在后悔有什么用?

        “孩子的妈这回完了……”

        老孙也收心了,现在就守着自己老婆过,对着老婆各种好,这孩子这点你得佩服,她知道了自己爸那点破事儿,她没告诉她妈,就到现在为止,孩子因为什么死的,孩子妈妈不清楚,以为就是因为老孙说了孩子两句,孩子没想开。

        王亮就想,你现在对着多好能顶什么用???一个孩子养到十九岁,就这样就没了……

        老孙现在是有饭局就推,有时间就回家陪老婆,今天晚上这是推不掉了,女儿一死,身上的那点风流立马就都散光光了,还风流什么???孩子都没了,那女的跟来了,老孙当场就哭出来了,他不怨恨谁,就怨恨自己,是自己闹腾的。

        这女的跟了他一年多,老孙也没少往外掏钱,说实话他很喜欢这女的,因为很会办事,很会说话,哪个男的不喜欢年纪小的女人?

        要不是因为她,自己能跟这孩子吼那两句嘛?要不是因为自己吼了,孩子能死嘛?他女儿都19了,眼看着都能结婚了,就这样没了,老孙心里就过不去这坎儿了,孩子的骨灰都没入土就摆在家里摆着呢。

        朋友是劝老孙,他们是老孙的朋友,不是老孙老婆的。

        “孩子都没了,你也得再生一个,要不然怎么办???”

        站在男人的立场,老婆不能生了就是肯定的,都这个年纪了,身体还不好,生什么啊,你总不能等自己百年以后没有继承人吧?老婆生不了就只能跟外面的女人生了,外面的女人有健康的子宫,你只要提供自己的精子就可以。

        这样的话,在男人说出口,他们觉得没有什么,就是这样的,总要留个后吧。

        跟着老孙的女人也是有心想叫朋友帮着劝劝,他们俩一直挺好的,就因为这孩子死了,他就分要跟自己分开,她心里也难受。

        老孙抹了一把脸。

        “我都够对不起我老婆的了,我还跟别人生孩子,我要是跟别人生孩子,她能疯了?!?br />
        老孙那以后就渐渐远离这些酒桌上的朋友了,专心陪着自己老婆,对着看见的人就没有说不好的,家里的财产都写到老婆的名下了,他老婆要是有外心,他就玩完,他家里这通干,这通打,人家妈还活着呢,自然就不干,可老孙就要这样,别人干涉不了。

        王亮回到家,于田田床上躺着呢,王亮就撇嘴,早知今日读书是何必当初,补偿你一辈子也补偿不了的,你能代替你老婆把孩子生出来嘛?能代替你老婆把孩子给养到这么大嘛?你给几千万,你就是给几个亿你能弥补人家当妈妈失去女儿的痛苦嘛?

        外面的花花世界,谁看了都心动,别铁嘴钢牙的说自己看不上,是个男的就都有喜新厌旧的那个劲儿,看自己怎么去驾驭。

        于田田最恨的就是听见这样的事情,你们男人出去花也就花了,把孩子的命折腾没了,回到老婆身边有什么用?

        “这孩子就是想不开,自己活着大好的青春,你说她没了,这不是要她妈的命嘛……”

        田田在一听,外面的这些狐朋狗友还帮着劝和呢,要不是因为外面的女人,这孩子能死嘛?还哭,真有脸哭,真有那记性,就把那女的给弄死。

        王亮看着自己老婆这样,就恨不得要把外面的人给吞了,开着玩笑说。

        “要不然哪天我也找一个,然后看看你怎么办?!?br />
        于田田笑笑:“行啊,我肯定不会寻死,我有儿有女的,离了你我照样活,而且还会活的更好,夫妻情分尽到了,将来有一天呢,你要是瘫痪在床上,外面的人跑了,在回来侍候你?!?br />
        王亮听着眉头就没有松开过,怎么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儿呢?

        这是诅咒他呢还是诅咒他呢?

        “你想的美吧,我出去找女人,然后你找小伙儿?”

        于田田得瑟:“那是,小伙身材好啊,架不住有耐力啊?!?br />
        王亮这算是听明白了,他说呢,听着好像有点别的意思,敢情在这里等着她呢,是谁不行?

        两个人也没有个正经样,半辈子就都是这么过来的,于田田在家里说了不算,家里到底有多少钱,钱都在哪里,王亮从来不说,她也不问,反正你给我,我就拿着,我该花就花自己的,愿意给娘家花就给娘家花,愿意给孩子花就给孩子花,于田田算得上是成功儿媳妇的范例了,跟老婆婆关系好,当亲妈似的去尊敬,可这个亲妈还是有点分别的,年轻的时候自己不懂事,差点就闹离婚了,那时候明白的,婆婆就是婆婆,你尊敬着肯定就没有错,别傻乎乎的真当亲妈似的什么都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留着,孝敬孝顺总是没错,叫人挑不出来理的,婆婆希望她养两个孩子,于田田转身不就是要老二了,一儿一女,别说什么破坏身材不破坏身材的,这孩子就必须生,生下来了,不用自己费多大的力气,你爱一个人有时候就必须要妥协,就像是她跟王亮之间,她从来赢不了,这个家王亮说了算,他说一,于田田敢说二,他就翻脸,小事儿上面他不管,王亮这人就是要面子,你想改变他,除非你有钢,你能弄得过他,要不然还是算了吧。

        经过于田田这些年的战斗经验,她得出来一个结论,给他面子,给完面子就什么都好说,自己不做的太过分王亮一般不吭声,不会找她麻烦,这丈夫挺好的,就像是家里的钱,你非要刨根问底的想知道有多少,他不告诉你,你在生气,这就是不值当,有多少钱都是儿女的,不会给走道的就是了。

        田田想的可开了,能玩就玩,能开心就开心,儿女公公婆婆都管了,她也累不着什么,就王一鸣那个性,能把死人给说活了,小丫头心眼多,眼睛一转就是一个,想问题比于田田那就都透彻,王亮可得意他女儿了,走到哪里就喜欢带着,要是酒桌上有女的对王亮殷勤一点,孩子就不乐意,你要是领着老婆去,老婆当场甩脸子,那是掉男人的面子,现在是个小孩子啊,小时候王一鸣就那么干,小丫头长得漂亮人还机灵,就算是不好,这是王亮他女儿,人一看见也得夸上两句,王一鸣那小脾气杠杠的,但凡有女的对她爸献媚,还不是翻脸,回家就告状,跟自己爷爷奶奶说,王亮他妈是各种说,就唠叨,王亮他爸那就是真教训了,怕儿子在外面乱来,这就是一个小间谍,于田田乐得自己轻松,什么都不管,你愿意跟谁喝酒,你就喝酒去,我怕什么?到点孩子就挂电话,问她爸干什么呢,说自己想吃东西,长大了就说自己几点下课,圈着她爸的时间都往她身上奉献呢,王亮不是不懂,那自己孩子,也不能真不管,外面的朋友重要还是自己孩子重要他还是能分得清的。

        就老孙女儿自杀这事儿,王亮就跟王一鸣说了,他女儿也有小脾气,人王一鸣当时就觉得那姐姐太傻了,怎么能自杀呢?就是自杀之前也应该把外面的女人给带走,省得路上太孤单了,弄个丫鬟,天天折磨她,不是更好,王亮听完有点傻眼。

        他原本是想跟孩子说,脾气不能太冲了,就是不高兴也得有个缓冲,想想,认真的想想在去做,别凭着冲动做事儿,结果一听他女儿这言论……

        王亮郁闷了。

        小儿子听话,老老实实的,就这丫头,古灵精怪的,脑子里什么主意就都有,不知道像谁,奇葩啊。

        “你说要是哪天爸也出轨了你怎么办?”

        王一鸣想想:“那就出轨被,我妈我来养,将来你别指望我结婚,我也出去包小三小四去,我结了婚我也婚外遇,这辈子我就不幸福给你看,我找这个世界上最不好的男人结婚,找口口犯找偷盗的找杀人的……”

        王一鸣自己说的很过瘾,王亮的脸都青了,纯属被女儿给气青的。

        “你给我闭嘴?!?br />
        这孩子都哪里学来的?王亮就觉得自己的手有点痒痒,这是小丫头应该说出来的话嘛?这么做就觉得爽了?这不是拿自己的人生在开玩笑嘛,这个熊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