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35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335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里面的人在动手术,他什么都不知道了,可怜外面的家人揪着心,就生怕医生把病人推进去然后马上推出来,这样的话就说明里面已经满了,动了就会飞,幸好幸好,王超被推了进去,暂时没有被推出来。

        医院就像是个缩小版的社会,在里面能看见形形色色的人。

        简宁从外面跑进来,站在王冉的身边夫妻俩好像在说什么,王冉一直在讲话,声音不大,三婶往这里看,现在王妈妈跟徐秋华肯定就不会过去,一旦手术室里面有什么消息估计也是简宁先知道,三婶起身走了过来。

        “怎么了?里面不好?”

        王冉回头:“没,说是挺好的,就是手术后……”王冉也跟着提着心,谁知道手术之后还能好几年?全部好现在看着就是不可能,三婶一听不是,心就放回肚子里去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现在先把眼前的这一关给度过去。

        回到位置上,握着王妈妈的手。

        “这得感谢人家简宁啊,说是没事儿,做的很好……”

        徐秋华的这颗心就放回到了肚子里,简宁里里外外的跑,老王家的人也知道这个时候用不上他们,倒是没人跟着添乱,半途乔芸跟侯林也来医院了,不知道从哪里听到的消息,乔芸这人吧,叫人恨的时候就恨不得咬碎了牙把她给生吞了下去,但是现在……

        你说她有心计吧,她还不是,外婆活着的时候外婆给做主,有什么事儿也是外婆先挑的头,日子过不好这是真的,现在人家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突然就一飞冲天了,人家手里有钱了,也不图给你们借钱,乔芸就是想热闹一些,自己的身边能有两个亲人,年纪越大自己心里越明白,没有亲人在身边是绝对不行的,真要是万一出点事情,抓瞎找不到人,就好像是现在王超哥在里面动手术,你看着姐夫跑来跑去的,要是自己哪天身体不好,姐夫得看在自己对大姨姨夫不错的份儿上帮帮自己不。

        乔芸就想要一个照应,所以她来了,不管别人高兴不高兴,她都带着诚心扑面而来了。

        典韦这是不知道,王妈妈根本就不会打电话特意去通知典韦,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典韦不知道的,那夏侯兰肯定就不知道的,夏侯兰家一个人都没出现,芳芳这是在半路,张梁送王亮回家,顺便两个人去了一趟银行,张梁也不是那种特别欠的人,要是一般的好奇王亮有多少钱探头看看,切不说能不能看见,张梁不做那样讨人厌的人,自己在位置上等着,他从来不会像是别人那样,对着王亮有多巴结,把自己的定位做的很好。

        “你姐夫今天忙了吧?!蓖趿良凶虐?,卡里存了二十万这是准备给于田田的,叫她拿给她家里花的,老人年纪大了,指望他当女婿的成天陪着就不现实,还不如给钱来的比较好,他自己都没陪自己爸妈呢。

        张梁有些不解,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他大舅哥今天动手术,好像是肝癌……”

        张梁一听,姐夫真是把自己给当外人了,这么大的事儿应该提前跟他说一声的,自己去医院也能有个照顾,你看芳芳跟自己妈在家里,平时给做点吃的往医院送,也是挺方便的,一听王亮说赶紧就说自己还有事儿,王亮摆手,那就现在分道扬镳被,多大点的事儿,张梁上车给芳芳去打电话。

        “大舅子动手术你知道吗?”

        芳芳在家里呢,她平时不也不上班,接到电话一懵,那个大舅子???一细想,要是姜饶的话,张梁不能问,王超哥?怎么了?

        芳芳换好衣服,孩子她肯定就结不成了,老婆婆说自己在家里待着呢,叫芳芳赶紧走,还往外推芳芳。

        “赶紧去吧,你说这事儿闹的,怎么事先就没通知一声,别的我们家帮不上,出点力气干点活还是行的……”

        “妈,你晚上要是不愿意吃,就领着孩子出去……”

        “我知道了,不用你管了,别操心家里了,芳芳啊,放心啊,别找急忙慌的,路上车多?!钡逼牌诺脑诼ド虾白哦备?,就怕芳芳慌,人一慌就容易出事儿啊。

        芳芳到医院,王超还没推出来呢。

        “你们怎么来了?”

        芳芳就愣是陪到晚上,下午将近四点多王超被推出来了,医生说手术非常成功,王妈妈算是喜极而泣,徐秋华愣是没哭,楼上楼下的忙活,人家医生马上就要回北京,好像说明天还有个手术,徐秋华拿着早就准备好的钱,能叫人家白来嘛,别说给钱了,这是救了命,就是倾家荡产也得给,那医生这是简宁绕了多少关系给找来的,到底还算是有人情在里面,人家推了,不过看没推掉,就顺水推舟接着了,徐秋华叫王焱把人给安全的在送回去,送到医生想去的地方然后在回来,别下了飞机,就马上往回赶。

        “儿子啊,妈现在就能靠你了,你可千万别下飞机就把人家给扔机场了,他就是不用你送,你也得给送到地方,这是做人的礼貌?!?br />
        王焱听的有点不耐烦,都讲了多少次了,听的耳朵都疼。

        “我知道了……”

        张梁话不多,干活行,跑腿也行,一会儿一找护士的,都是张梁跟着跑,王超出来,简宁让王爸爸王妈妈长辈们就都先回去,医院待不下这么多的人,再说也没有必要,留两个人就行。

        等王超醒了,脸上这是有笑容了,自己心里明白,这手术就算是成功了,能不高兴嘛,脸上有笑模样了。

        “姐夫你跟我姐就先回去,我俩在医院就行……”

        “不用不用不用,芳芳你家里还有孩子呢,你跟张梁就先回去……”徐秋华叫芳芳回去,留下来也没用,你也帮不上忙,张梁也是这意见,叫芳芳回去,自己在医院待着,毕竟他侍候过病人,张梁他爸生病的时候就都是张梁上手侍候的。

        徐秋华送简宁王冉下楼。

        “张梁你帮嫂子顶会儿啊,我下去马上就上来?!?br />
        “没事儿嫂子,你放心,有事儿我喊护士?!?br />
        徐秋华拽着简宁的手,能说什么就是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被,拽着就不放:“嫂子过去要是有什么做的不对的,简宁你别跟嫂子一样,嫂子层次不够,你哥这次生病,嫂子得谢谢你,要是没有你,嫂子现在就躺下了……”

        徐秋华说的是心里话,王超这一生病前前后后的,没简宁她上哪里找人去?就是有钱都没有地方送。

        “嫂子你别说这些,都是一家人……”

        徐秋华有些话不见得就是对简宁说的,可自己心里又不愿意对着王冉说,只能通过简宁表达了,她感激这个妹妹,但是心里同时就是有些坎儿过不去,别不过那个劲儿。

        简宁王冉两口子上车了,王冉说要在医院陪一个晚上,徐秋华说不用,徐秋华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王冉一个女的,你说她要是上手给王超端尿之类的,王超也不能干,简宁呢是不能指望这些事儿的,简宁有爱洁癖。

        就这样,徐秋华都特别感激了。

        张梁在医院陪了一个晚上,那真是一点不用徐秋华操心,说找护士,不管几点起身就去,一个晚上几乎就没怎么睡,徐秋华说自己一个人行,她不睡啊,就生怕王超有个反复的,王焱早就在别的床睡着了,孩子熬不住,在一个孩子到底挂心也照比徐秋华能差。

        张梁早上还要回去上班呢,事儿也多,这个时候更加的忙,徐秋华送张梁到走廊,病房里就只剩王焱一个,徐秋华也不放心,孩子毛手毛脚的不顶作用。

        “那嫂子就不送你了,张梁啊,谢谢你了?!?br />
        张梁笑笑,摆手就走了,回到家换件衣服,准备吃口早饭就忙去,芳芳给丈夫找着衣服换,张梁昨天晚上就没吃饭,到了医院,王冉问吃没吃,你说就都没有心情吃饭,他还能张这个嘴说自己饿了吗,就说自己吃过了一直饿到现在,大口大口吃着饭。

        “多吃点,看看这饿的,咱们家有大米,管够吃?!闭帕核杩磐嫘λ底?,这人啊,有什么千万别有病,知道过去这个坎儿那就好了,又说:“晚上你在去几天,你一个大小伙子能上手帮着干点什么,她嫂子一个女人的……”

        张梁点头。

        早上乔芸起床,把女儿送到学校去,开车往家里回,到了家侯林在家里呢,她说自己要去医院。

        “算了吧,别去了,别用热脸去贴人家的冷屁股了?!焙盍炙盗艘痪?。

        侯林心里有点不得劲儿,他自认自己跟乔芸就算是可以的了,当初闹成那样,给他们俩什么了?是外婆的东西他么不应该生出来心思去贪,可老太太活着的时候说的好,那是为了给外孙女做保障的,结果呢?狗屁都没给他们,他们也就算了,过去的事儿何必追究呢,要不是因为被逼的没有路走也不至于今天就有这一步,侯林愿意化干戈为玉帛,可惜没有人领情,就说昨天那场面,大舅子做手术,他跟乔芸过去了,有没有人问他们俩吃没吃饭?就是表面功夫也得做一做是不是?在一个,侯林看得出来,老王家对那个夏侯芳的丈夫好,待遇就是不同的。

        侯林挑的这个理完全就没有必要,昨天徐秋华能记得眼前的人谁是谁就不错了,她脑子里一片混乱,王妈妈他们这些长辈就更加别提了,就担心里面做手术的王超呢,王冉呢跟简宁来回的,这种手续那种手续的,还得掐时间给人医生订机票,手术的时间不固定啊,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能出来,你订好了人家没出来就得重新订,人家医生说今天必须回去,你就得想办法,你不能告诉人家说你在这里睡一夜吧,谁就都没顾虑到这些事情,在一个芳芳跟张梁跟王冉关系确实好,走动的频繁,不管里面有没有王亮这一茬,以前芳芳就跟王冉简宁好,两家走的亲热,遇上这事儿芳芳自然就是出力的。

        乔芸叹口气:“我就是心肠软,不是合计是我哥嘛……”

        侯林也没拦着,愿意去就去被,乔芸跟芳芳不同,你看芳芳这丫头,她没有多少心眼子,不会觉得脏,就算是觉得脏她也会上手,毕竟是王冉姐的哥就冲这一层,乔芸呢,来了病房里就一坐,往病床上一坐,跟围观的似的,徐秋华上手给王超换尿袋,旁边就没人啊,王焱下去了还没上来呢,眼看着就要吃午饭了,乔芸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不会伸一手的,当然徐秋华也不会指望乔芸。

        护士进来,看了一眼,上手帮忙就呵斥家属,冲着乔芸去了。

        “怎么搭把手就这么费劲呢?!?br />
        人家护士不管那一套,上来就说,乔芸脸也不红,她一个妹妹哪里有帮哥哥倒尿的,再说这事儿她干不了。

        坐了一会儿就走了,她来不来,徐秋华一点都不在乎,因为没用,来了就跟客人似的,要她来干什么,王超这病房就没断过人,王冉有时间王冉跑,简宁有时间简宁跑,倒是王超病情见好,徐秋华现在脸上也能笑出来了,当然也开始能挑别人礼了。

        “我就说王冉养这孩子,小时候都夸多有礼貌多懂得礼节,你看亲大舅进医院这么大的事儿,连个动静都没有,都没说过来瞧一眼……”徐秋华碎碎念,她就觉得王冉养的儿子就是最失败的,总觉得自己怎么样怎么样似的,闹闹这孩子你看着吧,就一点良心都不带有的,将来他姥姥姥爷要是生病了,指望他?你做梦去吧,简宁这人可是好人,一码归一码,完全就不像是简宁的孩子,不知道随谁了。

        徐秋华抱怨,王超也就听着,没说别的,倒是隔壁床的,男的好像病重了,其实进医院真是没几天,原本还挺好呢,手术也没有动过,好像发现的时候就晚了,也是作,闹腾着,大晚上的就闹腾的不叫人睡觉,王焱睡不好,白天精神就不好,看见谁也不吭声,脑子都迷糊了,里面都是浆糊。

        对面的床的晚上换了病房就准备明天出院了,不打算治了。

        家里人肯定就不能同意的,行不行先治了再说,人家男人有弟弟妹妹的,弟弟妹妹就都不干,跟嫂子就干起来了,那嫂子看着个子不高,也不说话,现场就是一副男的家属欺负一个女的。

        等男的家属都闹腾完了,男人的妻子过来这边的病房找徐秋华说话,之前是一个病房的,大家也算是认识了,她跟徐秋华抱怨。

        “都说我不给治,要是能有治的必要我能不花钱嘛,花这老些钱了也不见效果,还有孩子呢,你说总得为孩子留条后路吧……”

        徐秋华点头,这事儿就看当事人怎么看,有救治的必要就拿出来一百个诚心,治不了了那就是彻底没有办法了。

        人家男方家里为什么有意见,曾经这男的也是当官的,家里划拉划拉几百万那就绝对是有的,是能拿得出来的,在人家兄弟姐妹来看,我哥都这样了,你就应该出钱给治疗,你缺钱吗?你凭什么不给看啊,钱是你挣的嘛?

        等女的回到对面的病房,这医院就跟一个大家庭似的,谁家有点什么事儿都知道,又有人过来说,徐秋华这才知道哪家条件非常之不错,不错的话还舍不得钱……

        徐秋华叹气,王超只要能喘口气她就满足了,她要求不高,她就愿意侍候王超,他瘫痪在床的话,她不希望王超去死,能给她留口气,她愿意天天照顾,她也能给照顾好了。

        徐秋华在医院可出名了,人家就都说,王超的老婆是个大好人,你就没见过这么有良心的女人,对自己丈夫就真是太好了。

        王妈妈感激徐秋华不?

        自己就这么一个儿子,生病了进医院了,不用她当妈的上一把手,来医院看儿子,儿子就好好的,恢复的特别好,为什么恢复的好?是医生很给力,可是另一方面徐秋华侍候的好,愣是没叫王超生过气,王超怎么说她,数落她,瞧不上她,徐秋华就顶着一张笑脸,你说王超前后在医院折腾多久?徐秋华连一次家都没有回过,还回家洗澡,哪里有那个时间啊,有的家属就扛不住啊,回家求娘家人来帮忙,徐秋华就坚持住了,王焱她都不靠,就靠自己,一个人把王超给照顾的好好的。

        医生也说了,病人恢复的好不好就看家属怎么照顾,有些人明明他就不行了,也许没几天活头,你要是陪的好呢,可能还能拖上好几年呢,这都是不好说的,让病人心情保持愉快那就对了。

        医院里有过一个例子,当时一个女的也是发现的这病,她家里是条件不好,拿出来一大笔的钱动手术,她肯定就是不行,自己合计合计就回家了,什么化疗啊什么都没用,也是晚期啊,回到家该吃吃该喝喝,从来不体检,愿意去哪里玩自己抬脚就走,打打麻将,这日子叫她给过的,这个顺心如意,那人家就好了,没疼过,没受过罪,现在人还健在呢,完全在她身上就看不出来一点的影响,当时跟她同时也有一个,家里条件挺好的,动了手术,谁知道就撑了不到一年人就走了,你说怪不怪。

        人保持一个愉快的心情就总有好处的,凡事往好的地方去想,错不了。

        病房里的病人换来换去,这一次换的人因为女儿怀孕不能来医院,姑爷每天跟着在医院转,丈母娘到底是个女的,有时候心有余而力不足,姑爷堪称是中国好姑爷,白天晚上就那么轮,人家也有正常的工作,请年假请旅游假各种请假,男人把自己老婆给折腾的,一会儿要吃米线一会儿要吃雪糕。

        从发现到现在就三个月不到,白天看着还活蹦乱跳的呢,晚上就情况不好。

        “我怎么一个劲儿的上卫生间呢?”

        老丈人就问,姑爷就端着盆给接,上面盖着被子,他自己也感觉不出来,能唯一感觉到的就是觉得上大号的次数太多,王超这床就看的清清楚楚的,哪里就是大号,那是一盆一盆的血,全部都是血,徐秋华挡住王超的视线不叫王超去看,等着王焱打饭回来,自己跑到医生办公室,试着跟医生商量商量,毕竟王超也是患者,看着这样的情景他心情就好不起来,能不能请他们转个病房?

        这边家属也同意了,结果还没等抬走呢,人就不行了,白天还能坐着还能骂人还能聊天,你看又是要吃米线又是要吃雪糕的,晚上躺在床上就剩下出的气儿了,老婆哭晕了好几次,醒了就晕,那一起过了这些年,现在人变成这样,谁能接受得了,姑爷一个人撑着,里里外外的跑。

        到底还是走了,不过从医院走了不叫回家,这叫上西天。

        徐秋华一个晚上没有睡,握着王超的手,就趴在王超的床边,他要是有点动静呢,自己就能马上有反应。

        王超回家了,高高兴兴的出院了。

        *

        “简承宇……”

        若晖听见后面喊出声,她睡醒了起床想着去超市买点家具用品,家里的牙膏没有了,捏着钱包套上衣服就准备出门,结果出门就撞上闹闹了,闹闹问她去哪里,自己就跟着来了,一对男女熟悉与否,你就看他们的肢体动作保准会看得一清二楚的,简承宇的个子不算高,非常不幸的没有遗传到他爸的身高,若晖原本就长得高,即便穿着平底鞋跟闹闹也是保持一致的高度,两个人的高度看着特别的和谐,进了超市的大门,手无意识当中的搭在若晖的屁股上,只是跟着她一同进门,一个自己并没有多想的举动。

        刘宇桐有听别人说过,简承宇谈恋爱了,她一直都好奇,这样的人有人要嘛?自己那时候是不懂事,跟他在一起之后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竟然有这么乏味的人,跟男朋友也是来超市,正好就撞上了,刘宇桐觉得不像是简承宇,可那张脸她太熟悉了,到底还是喊了出声。

        “你朋友?”若晖用钱包比比前面,自己就先进去了,她还没吃早午饭呢,买完东西还想去吃饭,就不能多陪他在这里站着了。

        “不是?!奔虺杏钏盗艘痪?,两个人就进去了,刘宇桐就站在原地,她认识简承宇更加认识站在他身边的那个三八,这辈子就没遇上过这么不讲理的女人,仗着自己有张好看的脸,完全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呢,那一次自己明明不是故意的踩到了她的脚,结果她就跟个泼妇似的。

        若晖抱着闹闹的胳膊,自己回头然后笑笑的挂在他的身上。

        “小女生伤心了,明明认识还装作不认识?!?br />
        简承宇不回答,就当若晖什么都没有说过,拉着她的手上电梯,若晖任由他拉着,身上穿的比较少,出来外面就罩了一件大衫,简承宇穿的也不多,开车出来的,她的手勾着他的,进了大门,后面刘宇桐就不信这个邪了,明明已经买完了东西又重新杀了回去。

        若晖抱着胸,手里捏着自己的钱包,简承宇负责拎,想要叫她干活,这不现实,她宁愿不吃,自己也不拎,谁让他跟着自己出来了,不管人大小,男人就是要为女人服务的。

        买好自己想要的东西,看看他:“你没有要买的?”

        闹闹摇头,他什么都不缺,有缺的话,也有打扫的阿姨会给买回来的,两个人准备下去,刘宇桐从后面扯了闹闹两下,若晖回过头,睫毛眨了两下:“你们说话吧,我先下去了?!?br />
        不等他回答,自己就先下去了,刘宇桐无语的看着闹闹。

        “你找这样的女人?”

        你是找不到人还是怎么样?给刘宇桐的感觉,就是这女的倒追的简承宇,这就是一定的,她追简承宇的时候费了自己多少的时间,可自己跟这女的不同啊,自己比较着调,这女的多不着调啊。

        闹闹的眼皮都没有抬,对于他来说,刘宇桐就是陌生人,不合适分手,曾经也不算是在一起过,对着刘宇桐也没有话说,就这样把刘宇桐给扔在原地了,刘宇桐能干嘛,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自己就算是不跟简承宇在一起了,还是希望他能好好的,这女的一看就心眼多,有心计,他是玩不过人家的,那天在酒吧门口,他没看见啊,这个女的跟别的男人关系不正常。

        若晖准备结账了,前面有个妈妈怀里抱着一个孩子,若晖觉得有意思,自己出声逗逗那孩子,那孩子也是搞笑,支着小牙就笑了出来,若晖看看一边,从容的从架子上抓下来几包安全套捏在手里,正好顺路就买了,她这动作特别的自然。

        简承宇下来直接找到她,这个目标太过于明显,打开自己的钱包拿着卡接过她手里的东西,若晖浑身的骨头就好像被人抽走了一样,微微靠在他的身上,双手挽着他的胳膊:“超薄的,我对你好吧?!?br />
        刘宇桐现在算是看明白了,这就是个鸡啊,怎么就那么贱呢?你见过几个小女孩儿买安全套就买的那样收放自如的?简直就跟天天 买一样,她不是要破坏简承宇的感情,只是希望他不要被人骗了,他除了玩自己的那台钢琴,他还对什么上过心。

        “姐姐,你在哪个学校读书的?”

        若晖的视线落在刘宇桐的身上,扯扯唇笑笑,伸出手拍拍简承宇的脸:“桃花都没清理干净,姐姐我呢,就先回家了,东西你拎着回去,放你家就行,晚上我过去拿?!彼低耆思姨乇痄烊鞯木屠肟?,去哪里,她从来不跟闹闹报备,你能接受我们俩就这样过,只不过就是炮友,你还指望她对他有什么交代,你要是不愿意这样过呢,那就散,对她没有分手。

        若晖去跟朋友玩到很晚,喝高了,站在风口处一直在吐,一边吐一边笑,用手背擦擦自己的嘴,试着从地上起身,后面有人过来扶她。

        “送你吧?!?br />
        “不用你们走吧,我能走?!?br />
        那几个朋友一看她这样说,人家上车就真的走了,丝毫没有客气,若晖给严创打电话,严创没接,最近不知道死哪里去了,好像一直很忙,电话响了很多声,若晖喃喃的念叨了两句。

        又换了一个号码打过去。

        “能不能出来接我一下,喝高了……”

        简承宇前后用了不到十分钟就出现在了若晖的面前,若晖在地上蹲着呢,被风吹吹自己还能让脑子清醒点,思维有些混乱,有些乱套,看着人从车上下来,笑了:“下次我让你接,你可以试着来放我鸽子,得不到就永远都是最好的,你太听话了,反倒是让人失了兴趣了……”若晖调侃着闹闹,上了车手也不老实,就要往他身上蹿,闹闹要开车,她这样下去肯定会发生车祸的,若晖的手黏在他的脖子上,嘴唇就跟吸盘似的往他的身上粘,他得一边用意志力抵抗着这位的主动进攻,还得主意前面有没有车,干脆找了一个地方停下来拉过来她狠狠的吻了下去,姚若晖这下更来劲儿了,你别以为她不敢当街表演,没有什么是她不敢的,她全部就都敢,两条腿借力要往他身上攀爬过去,闹闹推着她,试着叫她坐好,自己被她弄了一脸的口红印子,自己的唇也是狼狈的很,镜子里一看,上面红色的印子都跑出去了,嘴唇边上就都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大半夜的跑出去非礼谁去了。

        “回家的……”

        “我现在就要……”若晖眯着眼睛,她还不至于就失去理智了,心里就是揣着故意的,知道他不敢当街跟自己车震,因为他不敢她就敢来调侃他,敢来玩他,把他当成一种玩具,无聊的时候就拿着他出来耍耍。

        嘟着嘴,闹闹都要被她给折腾疯了,这人一喝酒就这样,不知道是真的喝多了还是故意的,看着眼睛可不像是喝多了,搂着她给她顺着气,若晖拽着闹闹的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

        “你听听,你听听我的心口,我怎么觉得跳的快呢……”

        按着他的手往自己的胸口摸,那样子就好像是真的心跳加速了一样,逼着他把头靠在自己的胸口上听心跳声,闹闹叹气:“没事儿,正常,回家睡一觉就好了……”

        若晖伸出手推开他的头,她说自己心跳加速那就是心跳加速了,谁告诉他是正常的?

        自己靠在一边,因为他这句话叫自己十分不满,懒洋洋的靠在车门上,闹闹见她终于不闹了,自己赶紧开车,怎么样也得回家吧,开出去没有五百米,若晖的手拍在他的大腿上,自己来回的拍着,拍着拍着自己就往下道去,往裤子里摸,闹闹夹着腿。

        “你松开……”

        说她心跳不快,她摸摸大腿还不行了?她现在就需要找一样东西来叫自己平静一下,不行吗?不能摸嘛?

        一只手放在方向盘上一只手按住她的手,试着跟她讲道理。

        “回家你愿意怎么摸都行,先回家,回家我脱光了给你摸?!?br />
        若晖翻着大白眼笑着:“谁要摸似的,回家我就不稀罕了,我现在就要摸,你给不给吧?”

        “现在不行……”

        若晖伸手就要推车门,她不管车子是不是在正常行驶当中,开了车门,他不拉自己,那自己就摔死,如果他舍得的话,那自己也没有问题,她就是拿着自己的人性去惩罚别人,谁叫他喜欢自己了,谁让他喜欢了,这不是他自己自愿的嘛。

        这就真真是祖宗,不是祖宗是什么,简承宇松开手,若晖动动身体往前探过头,扯着他的皮带,他平时喜欢扎皮带,要把手摸进去,还得先把皮带解开才行,他是肯定不会叫她跳车的,抬着屁股,若晖上手去扯他的皮带,好不容易解开了,自己摸了进去,手摸到了就老实了,跟放了气的轮胎似的,老老实实的坐在一边,正常从上面看,车子里的两个人没有任何不妥,如果站在车上看,车里的两个人就有点不着调了,这是干什么呢?

        简承宇将车开进小区里,小区保安就没有不认识他们两个的,主要实在太过于奇葩了,闹到派出所,说男的口口女的,最后两个人还能同居,你有见过这样的嘛?小区保安这些男的没有几个喜欢姚若晖的,主要觉得这女人有点妖,说白了就是有点不正经,说不定是怎么回事儿呢,这女的一看就像是天上做小三的,有张漂亮的脸蛋,能勾搭人,还有手段,你看那男孩子才多大啊,被她吃的死死的,大家都是男人,从眼神里就能看出来,一个人待见另外一个人是什么样子,明摆着男的稀罕女的。

        感情这东西吧,有时候就是这样犯贱的,你明知道她不好,你就愿意掉进陷阱里。

        车开进去,他试着叫她放手,她就抓着不放,不仅不放自己还来脾气。

        “我要软的……”

        简承宇苦笑着扯扯唇:“要不然我给你拿个榔头,你把它砸成软的……”

        “你别以为我不敢,又不是我的东西?!比絷统榛刈约旱氖?,嫌弃的皱皱鼻子,拢拢衣服也没有打算要下车的架势,闹闹系好腰带,自己打开车门从架势的位置下来,打开她这边的车门。

        “下来吧?!?br />
        若晖就扭头当自己没有听见,鼻孔朝天。

        “你想怎么样?”

        她如果有一天不折腾自己,他都不习惯,习惯成自然,知道她心里现在就想着要怎么刁难自己呢,她就是这样的人,每天不作就能死的类型。

        若晖抬抬眼皮。

        “你背我?!?br />
        简承宇蹲在地上,若晖这才给了一个笑脸,自己趴在他的背上,简承宇起身锁好车往楼里去,小区的保安就那样的看着,你说给惯成什么样了,不下车是吧?两个耳光抽过去,门牙抽掉,爱上车不上车,谁管你,有本事你就在车里躺一个晚上。

        这些人是不知道,姚若晖吃简承宇吃得死死的,如果简承宇敢那样说,她就真的敢躺在车里一天,反正会心疼会难受的人绝对就不是她,她看着简承宇难受,她心里就觉得非常爽快,觉得痛快。

        两只鞋踢下去,简承宇得背着她蹲下身去捡,一只手一只,她在上面动来动去的,闹闹拍拍她屁股。

        “我屁股好看吧,我一直都觉得我身上哪里都好看……”若晖笑着,他背自己就都是他的荣幸,一般人想背自己,自己还不给他机会呢,他应该感谢自己现在还愿意折磨他。

        进了电梯里,里面下来的人,在他们的身上多看了一眼,进了电梯若晖要往下滑,闹闹把她给放在地上,她就光着脚片子踩在他的脚上。

        “今天在超市遇见的那个撞过我?!币θ絷图切院芎?,或者说她是心眼特别的小。

        “我不认识她?!?br />
        若晖揪着他的领子唇贴在他的上面,一字一句的吐着:“真是没良心的人,喜欢我就喜欢的这么厉害,我怎么折腾你,你都愿意,前女友现在当着炮友的面说不认识,我也挺替她觉得委屈的,好惨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