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说出去的话在收回来,你说五婶郁闷不?

        王博现在有了光明正大的借口,自己厚着脸皮要跟徐瑶谈,把儿子哄睡了,自己收了电脑拿着??仄骺醋诺缡咏谀?,顺便等她忙完。

        “还不睡?”

        徐瑶从外面进来,看着王博还没打算睡的样子,王博把??仄魅拥揭槐?,在看我是歌手的第二季,他们同事也有很多人都看这个节目,他私下的娱乐也就是听听别人唱歌,王博其实挺喜欢唱歌的,但是五音不全,老天爷不能可着你一个人给,什么都给你,这也不现实,平时他很少会当着别人的面唱,倒是在家里比较放松,跑调就跑调被,难道还怕老婆笑话自己?你愿意笑话,你就笑话去,随便。

        王博哼着歌,他就喜欢韩磊嘛,韩磊有一集唱嫂子颂,据说网上当时是闹翻天了,很多年轻人不太理解,一个嫂子至于唱的跟救命恩人似的吗,各种攻击,王博不喜欢跟着别人一起八卦,但是他是从农村长大的,现在家里还在农村呢,农村人的思想跟一些城里人不同,他们这代可能还差一点,就像是他爸那一辈对嫂子们就都挺尊重的,像是他爷爷那一辈,有些嫂子那就是救命恩人,过去的人不像是现在的人这样的浮躁,心肠好,有些结婚没多久的死了丈夫,换成现代早就跑了,改嫁了,还能留在家里管剩下的那些小萝卜???这样的事儿王博小时候没少听,那十八九岁的大姑娘就一个人扛着把一个家给挑起来,那时候家家户户都是超生,一条尾巴,多少个小孩子,个个都是在张嘴等着吃饭,吃饭又吃不饱,那个年代就是这样的,其实说真的,哥哥没了,嫂子有义务养死去丈夫的那些弟弟妹妹吗?应该是没有的,虽然不见得就有多美好的未来,那时候条件就都那样,都不好,中国妇女身上的美德就是在那样的年代才能体现出来,任劳任怨,不计较付出,有吃的绝对不是可着自己吃,勉勉强强孩子算是能吃个对付,她是长辈是嫂子,也就只能看着孩子吃,自己去弄点野菜,要是没有野菜对付弄点水弄点槐树花对付对付就吃了,可是年轻的一代他们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时代变迁,他们不懂。

        王博跟外人不愿意说这些话,跟徐瑶呢,就不用克制了,回到家说说自己的心里话,说说自己的感受还不可以吗?

        徐瑶听着,倒是以前没看他有这么多的话,徐瑶是没感受过,她肯定没感受过的,别说嫂子了,就亲爸妈都那样呢,还指望什么嫂子,王博把亲人之间的感情看得很重,即便现在不像是小时候走的那样勤快了,平时也会互相打电话,兄弟几个总联系,过年过节在外面的哥哥们就都回来,为什么?因为这是家,这里是根,是生了他们养育了他们的地方,从农村走出去的怎么了,老王家的孩子从来就不惧说自己是从农村出来的,什么地方都是有好有坏的,只要堂堂正正的做人,没人会计较你是从哪里出来的。

        今天是感慨的比较多,他说徐瑶就听着,到最后王博觉得自己有些跑题,切入主题,他是奔着二胎来的。

        徐瑶没反对,因为她觉得多要一个孩子也不坏,从前以为吧,自己不会太喜欢孩子,生了儿子之后才晓得,真是自己多想了,她也闹不明白怎么会有人不喜欢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呢。

        “你是什么意见???不同意?”王博就是奔着徐瑶不同意的出发点开始谈的。

        “没,多一个挺好的?!?br />
        王博:……那他准备的那么多的话要怎么说?他都准备好了好多要说服她的话呢,不用说了?这跟自己所想的就有些出入,她为什么不说不呢?都不给他机会来说,别以为他就是受不了了去碰他,他只是想给儿子多个伴。

        王博讪讪的,她不问自己也解释不出口,就躺下了。

        徐瑶闭着眼睛,睡不着,王博也睡不着,早知道就不把电视给关了,现在要是爬起来看,好像动作显得有点多余,请问谁家两口子就跟他们两似的,做什么值钱 还得考虑考虑对方心里合计什么。

        “你睡了吗?”王博问了一句。

        “嗯?!?br />
        嗯,这是什么回答?是睡了还是没有睡?

        “我们一家三口去拍个全家福吧?!蓖醪┓砭退?,他睡之前就是想说这句话,家就得有点家的样子,他是个男人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自己选择了生活就不能在推出去,是个男人就得撑起来这个家,女人面子矮,自己把应该做的都做了,面子都给她,就算是以后真的有什么分歧,过不到一起,他王博也能说一声他真的问心无愧,他是要真心打算跟徐瑶好好过的。

        也许男人天生就都是薄情的吧,跟齐贺那时候感情很好,徐瑶插进来王博是真的恨死徐瑶了,五婶有些话他是故意选择漠视的,甚至自己心里有些就是那样认为的,后来分手了,一开始对着徐瑶的脸自己也是有怨恨,两个人一辈子就这么过吧,慢慢的放下了,自己回头看看自己做的事儿,就挺不男人的,一个女人为你生了孩子,不管她心里怎么想的,这个孩子她到底是给生出来了,别的他都不去想了,就想徐瑶的好,日子想过下去,你就得拿出来一个态度,王博现在愿意将自己的态度拿出来。

        徐瑶早上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肚子上多了一双手,王博还在睡呢,她伸出手把王博的手拿开,自己起来洗漱,叫醒他去上班,他的早餐自己是来不及做了,只能叫他去单位吃。

        两个人都愿意为一份感情负责,都愿意努力,只会越来越好,王博跟徐瑶不存在金钱上的麻烦,没有病痛,就两个人携手,日子只能是好过,他下班偶尔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出去吃吃东西,在附近转转,远了他实在就走不开,有时候领着孩子去酒店住一夜,两个人有商有量的,身体又有沟通,慢慢的感情就出来了。

        你问一句我能回答一句,有时候也会像是小孩子一样的打闹,现在已经习惯了,出手也不会觉得尴尬,王博调侃起来人的时候嘴巴也是挺厉害的,你看着他平时不太说话,话不多好像挺老实的样子,那是你跟他不熟悉,真的熟悉了你就知道了,这人很能说的,特别说到他的专业领域范围之内,想想也是,经常出去谈判,这样的人嘴皮子能不利索嘛。

        孩子送爷爷家去了,五叔总过来接孩子,然后在给送回来,五婶领着孩子进了小区,天也黑,她原本没打算这个时间送孩子回来,明天有个来往她得去花钱,这不墨迹墨迹,家里干完活带着孩子出来就这个点了,天都黑透了。

        王博下班叫徐瑶在下面等自己,徐瑶说想吃烤地瓜。

        “想吃不是不行,我给你买了,你怎么报答我???”

        这是要求利息呢。

        徐瑶服了:“那你说吧,你想要什么?!?br />
        “你下来接我被?!?br />
        新婚夫妻也得有点新婚夫妻的样子,蜜里调油不指望了,但是她喜欢自己的这种姿态也得拿出来吧,徐瑶恨不得一口喷死他,什么新婚夫妻啊,谁跟谁新婚夫妻啊,你好意思这样说吗?这样说就真的好吗?

        嘴上怎么说不愿意,到底掐着点,王博开车在街上转了多少圈了,你不想买的时候卖烤地瓜的就时时刻刻的都在你的眼前转,当你想买的时候,就一份卖的都没有,这才邪门呢,转了好几圈自己来回的挑头到底还是被他给找到了,王博把车停在一边,自己冒着风下车,这算是给她买了,上了车自己看着装烤地瓜的那个袋子。

        “看我对你多好,你得感谢我,感激我,知道不?”

        自己喃喃的对着袋子开始要求上了。

        徐瑶穿上大衣,儿子不在家,出门就比较放心,手里拎着钥匙把手机装在大衣的口袋里,自己戴着帽子从台阶上一跳一跳的往下去,闲着也是闲着,附近也没什么人,就这样做了,掐着点出来的到底还是没有算准,站了能有十分钟,王博的车开过来了,王博停好车,徐瑶打开车门上去,两个人一齐把车开了下去,从地下停车场出来就闹。

        “你就馋吧?!?br />
        “吃个烤地瓜就叫馋吗?”

        两个人你掐我一把,我拧你一下的,她就喜欢玩偷袭,自己打不过吧,还生气,男人的力量到底是比女人大的,打她身上她就给你脸色看,说你就是故意想打她的,王博是没招没招的,有时候女人吧,就真挺矫情的,可自己不就喜欢这个矫情的劲头儿嘛。

        徐瑶挽着他胳膊,两个人也不怕那么大的风吃一肚子,你说就吃上了,要圣女果台阶的时候王博是没看见人啊,上徐瑶嘴里去抢,五婶在后面拎着孩子远远的看着就是两个不正经的,现在这小年轻就都这德行,你看看满大街那抱的,就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恋爱似的,五婶看不上那样的,前面那两就恨不得走路都粘一块儿去了,五婶心里就想,这肯定就不是原配,肯定就是找小三儿了。

        “王博……”徐瑶突然喊了一声。

        五婶一听,王博?

        等她出声喊了,前面那两人回头站下,五婶看清了,五婶这脸上的表情就精彩极了,真的,太精彩了,她有点适应不良,试问这才多久啊,就好成这样了?她刚才心里还说呢,这肯定就是不正经的狗男女,得,等确定了,她把自己儿子给骂了,以前觉得吧,徐瑶这样的老天都得劈她,真的,就是各种看她不顺眼,现在吧,五婶觉得手痒痒,她想自己劈了眼前这俩,叫他们俩一块儿。

        从进门五婶就拉着脸,王博一看不好,自己也少说话,徐瑶就更加脸上只有笑容,你愿意对着我生气呢,我不吭声,你跟我聊天呢,我还是不吭声,你说什么我就回答,回答完了就没有了,五婶这口气就是想对着她发泄都发泄不出来。

        “你明天坐通勤吧,我送妈过去?!?br />
        王博说车钥匙在桌子上呢,打着哈气说行,他妈有时候坐车就坐错站,自己又没有时间去送,还得麻烦自己老婆了,搂着徐瑶的脸往上亲:“那就谢谢我亲爱的老婆了?!?br />
        早上王博上班了,徐瑶叫儿子吃饭,五婶就有点惯着孩子,孩子在她家的时候衣服她全给穿,徐瑶呢对孩子好,但从来不惯孩子,他自己的生活就他自己负责,你穿成什么样那就是什么样。

        “王令尘你现在要起床了?!?br />
        五婶看着孙子就瞪了徐瑶两眼,这才几点啊,孩子上学还早着呢,你在等半个小时喊他也来得及,徐瑶把儿子送到幼儿园然后送五婶去,五婶一路上就嘟囔,说什么不用,自己坐车就行了。

        人家是好心吧,特意请假送你一个婆婆,你以为她就真的没有事儿可干?徐瑶现在就明白了,人跟人相处吧,你想一点气不受,特别是在婆婆的手下,这好像特别的不现实,应该是没有婆婆就对儿媳妇超级好的,愿意找茬也好,说什么都行,她就当自己是聋子,什么都没听见,把自己的本分做到就行了,别的她没指望了。

        把婆婆送到地方,问五婶什么时候能结束,结束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她在来接,五婶走的时候就没给徐瑶打电话,怎么她不送自己,自己就找不到家了?吃完饭钱也花了就坐车回家了,回到家,五叔还纳闷呢。

        “王博给我打电话,说徐瑶要送你回来,你怎么自己回来了?”

        正说着呢,徐瑶电话进来了,语气挺好的:“妈,你吃完饭没有,现在人还在那里吗?我开车已经在过去的路上了……”

        “你过来干什么,我可不用你接,我还能走动呢,你忙你的吧,你一天挺忙的……”

        这话说的就有点噎人了,徐瑶也只是笑笑,确定了五婶到家了,平安了,自己就挂了电话,五叔就指着五婶摇头。

        “你摇什么头?!蔽迳艨醋盼迨逦?。

        “你就说话客气点,现在都这样了,你说你这样硬邦邦的,你叫王博去离婚???”

        “我就是看不惯她,再说她家怎么办?”

        五叔一直坚信船到桥头自然直,还没发生呢,你着急什么,等发生了在着急也来得及,可五婶不,她就是膈应徐瑶这个家,在一个,觉得父母怎么不对吧,孩子跟父母就断绝关系,这人品就是有问题,人往往就是这样的,问题没有发生到谁的身上,都是纸上谈兵,那种感觉,只有发生了才会懂。

        徐瑶娘家就是不禁念叨啊,徐青肯定就是不会上门,上门的依旧是徐瑶她妈,五婶拉着一张老脸,就跟长白山似的,你看她说什么来的,摊上这样的人家,你就等着被缠死吧,就这姑娘多好,有个不靠谱的娘家,就不能要,结婚结婚看的是什么,第一就是女孩儿的家庭,女孩儿的父母,女孩儿自己本身的教养工作以及其他。

        五婶给徐瑶打电话,徐瑶来的特别快,人她给领走的,五婶不知道怎么解决的,反正又是给徐瑶脸色看了,徐瑶是一毛钱没往外拿,指着把她当摇钱树,她要是真的狠起来她妈是还没看见呢,你要是逼我,那就大家一起死,都死了那就清净了。

        徐瑶她妈铩羽而归,徐瑶晚上就跟王博说了。

        “我妈今天找妈那儿去了,估计你妈心里应该不能高兴,以后她不会去了?!?br />
        王博没有多说,关于她家,自己真是不愿意插嘴,谁就都有不愿意被人触及的秘密,再说也是她的难看,自己多了解这些干什么,还不如多赚点钱呢。

        徐瑶的这个二胎到底还是要上了,五婶不满意归不满意,对孙子孙女她没有说的,家里就这个情况,她是绝对不可能总上门的,家里那么多的活,她出不来啊,不是一天两天的,怀孕那么长时间你就指望她这个婆婆,那指望不上,力气她肯定就是出不了了,但是钱她有。

        五婶给钱很痛快,她不管王博他们两口子有没有钱,你们有那是你们的,她给,这是作为父母给儿媳妇买想吃的零嘴的。

        五婶跟徐瑶就直接摊开了说:“我跟你爸不能给你们带孩子,孩子要是大了呢,我帮着看看还行,家里就是这样……”你要是挑理呢,那你就挑理去,他们虽然不给带孩子,可钱没少给啊,一家有一家的难处。

        这事儿就算是过了明路,徐瑶心里有数,自己怀孩子,她自然就是有打算的,两个孩子还想跟过去似的那样工作,摆明了就是不现实,这就是女人的分水岭,你要工作家庭照顾就肯定不到位,徐瑶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就是个合格的家庭主妇。

        工作只要愿意多付出时间,金钱就是相对来的,徐瑶觉得钱这个东西自己是赚不完的,家里必须就得有个重点,不是没有两口子对着忙的,但是在她家里现在这样就不现实,自己控制着时间晚上多留给家里一些,多给加钱也不做,借口呢,晚上要是太忙了就没有时间回家买菜了,这算是什么借口。

        王博是个男人,还是一心想往工作上发展的男人,徐瑶现在只能可着丈夫来,自己有时候跟他说说笑话,说说他工作上的事儿,不见得就都懂,聊聊嘛也不需要负责,她挺风趣的,你看着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家庭。

        王博在单位干的很好,除了之前他跟徐瑶要准备结婚之前工作又开始有问题,剩下几乎没怎么请过假,一心扑在工作上,同事嘛有些难免就有个比较什么的,有的人老婆比较娇气,孩子生病了就打电话,有好几个同事就都抱怨,觉得现在的这些女人就太不柔顺了,还是古代好啊,可以三妻四妾的,左拥右抱,是个男人就没有不向往这样生活的,同事聚餐,王博以前很少会跟自己同事开玩笑,觉得有点放不开,他是能说,但是不是反应在这上面的,现在整个人就变换了一种状态,你会从他的身上发现一种叫做平和的东西,每天就都这样,没什么不高兴的事儿,抱怨加班的次数越来越少,抱怨了没用,那何必在抱怨呢,回家跟徐瑶嘟囔,她要么就反口把他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要么就是不吭声,久了王博也觉得没意思了。

        同事中午抱怨自己老婆做菜不好吃,问王博是不是家里的做菜味道很好。

        “是挺好的,做菜比较有想象力?!本驼饷匆桓銎兰?,王博有时候嘴上打趣徐瑶,男人之间有时候也开玩笑,你听着好像他说的就是讽刺的话,可转念细细品品,那是人家生活的乐趣,把调侃老婆当成一种生活乐趣,这生活就有意思的多了。

        有人抱怨自己老婆不懂得收拾。

        王博举手投降:“这个我就没有资格说什么了,我们家的那个,我说出来就想笑,她肯定就是个一般人?!?br />
        王博不只是当着外人敢这样说的,就连当着徐瑶的面他也这样说,这就是他生活的一部分,有抱怨老婆太能干的,有抱怨老婆不能干的,到了王博这里,他调侃啊。

        “我跟她结婚的时候,她工作特别好,一个月赚特多的钱,我想啊,有了她,我就不用努力工作了,将来我要是没工作了她一个人就能把我给养起来了,我还能过着高端生活呢,她上班我出去喝喝咖啡炒炒股票接接孩子,你说这生活多美好,这是绩优股,结果结婚了领证了没几个月露出来本来面目了,娶了一个懒老婆?!?br />
        徐瑶现在生活的轨迹就是这样的,她因为怀孕加上有个孩子,没有办法去拼,把拼的那部分留给老公,你怎么说她她就是不生气。

        单位内,王博跟徐瑶简直就成了一道风景,谁都乐意跟王博说话,说说话呢,就奔着徐瑶去了,有些女人很讨厌丈夫在外人面前打趣自己,她会认为这是对她的一种不尊重,徐瑶不,试着叫自己变得更加随和起来,王博过的高兴,五叔肯定没意见,五婶就是不待见徐瑶,自己挑不出来错,毕竟儿媳妇不是跟她住,人家没有抱怨过你婆婆没来照顾她,婆婆不来呢,自己照顾不了自己,她也没指望王博会照顾自己,王博这人怎么说呢,你叫他拿钱,他拿的可痛快了,你指望他干点什么,你还是算了吧。

        两个人过日子如果针尖对麦芒,那每天就没好日子过了,成天打架去吧,掐吧,你干多了,我干少的,没人给坐月子没人给带孩子,现在那么多的月子中心,有钱还怕没人管吗?办法就都是人想出来的。

        一天的时间就固定是那些,想过出来一点乐趣,就得自己去寻找,她觉得今天我力气多了呢,我就回家多干一点活,我回家做饭,做饭她不拿手但是勉强几样菜还是做得了的,王博吃不会挑,毕竟人家付出来劳动了,他还什么都没干呢,吃完饭一家三口出去散散步,她现在这身板就没有办法陪着他跑步,他在外面跑完还不算,家里买了一个跑步机,每天自己能跑一个多小时,身上的力气就没有地方使。

        王博调侃徐瑶那腰身就太壮硕了,徐瑶看看自己的腰在看看他的,不生气反过来调侃他:“我腰就是在粗,你娶了我了,现在也退不了货了,肚子里还有个呢,在看看您大爷的腰……”徐瑶啧啧个没完,因为她这话,王博就把跑步机给买回来家里了,特别有毅力的每天跑,徐瑶原来以为他跑个一个月两个月的就得烦,谁知道人家耐性竟然这么强,愣是坚持了下来。

        徐瑶不愿意干活,自己就拿肚子当借口。

        “我今天这肚子怎么就那么累呢?我怀着一个孩子,还得干活……”

        王博在室内玩电脑呢,听见她这话就知道她懒病犯了,那在男人的眼睛里,女人做家务不就是应当应分的,他累一天回来了,还得在家里干活???每次王博都说徐瑶是懒女人,可自己还是会主动上手,美曰其名自己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生完孩子就没有这个待遇了。

        有没有人滋润,从脸色上就能看出来,徐瑶脸色这个光彩照人的,家里的事儿,五婶看不见,徐瑶自己也不会大嘴巴的往外说,对着公公婆婆该什么样就什么样,她做不到谄媚,但是该尽的义务她还是可以的。

        “我晚上要去北京,行李能收拾吗?”

        王博是怕她折腾,但是自己回家肯定就来不及了,只能给她打电话。

        徐瑶把行李收拾好,自己打车给他送到火车站,都是老婆送行李过来,徐瑶可没交代王博任何的话,自己行李送来了就走了,上了车,大家就都没吃晚饭呢,高铁上的东西也就那样把吧,再说到了北京都快半夜十二点了,马上就要休息了,谁还能出去吃什么,就算是能吃,吃完还得消化一会儿就都不舒服。

        徐瑶发了一条微信,大概的意思是说,丈夫出差了,真好,没有人打呼噜了。

        王博把手机放回包里,自己摇着头,她给他拿了一个袋子,王博打开瞧瞧里面都什么,哎呦,东西准备的这个齐全,饭菜肯定就不是她做的,那味道不对,她做出来这么美味的东西,其实王博不太愿意徐瑶碰饭锅,好好的食材到了她的手里就都糟践了,浪费了。

        鱼香肉丝饭,米饭还是滚烫的呢,他吃饭,同事就能闻到味道。

        “给我吃两口……”

        大家都混熟了,从新人变成了老鸟,到现在都快成死鸟了,有时候说话办事就都挺随便的。

        “你老婆手艺不错啊……”

        王博笑笑:“你高看她了,肯定是XXXX酒店做的……”

        是哪一家酒店他都能猜得到,因为她不会走太远去买的,她最近总说自己太辛苦了。

        同事就笑:“你就晒幸福吧,没听说过一句,晒幸福遭雷劈嘛……”

        “我就比雷劈都惨,我被人劈……”

        吃过饭还有橙子,橙子是已经切刀的,只要王博吃完去洗个手就可以了,同事心里就叹气,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啊,自己家那个懒娘们,你说说,你在看看人家的……

        *王冉还没进家门,买了不少的东西,简宁生日,才进电梯,手机信号就不是很好,电话响了,她接了起来,电话是候文惠打来的,你说那孩子,王冉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儿,她觉得自己不是一个特别刻薄的人,很少就会讨厌别人,还是在没有理由的情况下,候文惠算是一个,偏偏那孩子就喜欢来她家,喜欢给她打电话,当然十次有十次王冉都是不在家的,你对着孩子冷漠吧,孩子就好像不知道似的,下次还给你打电话。

        她有点头疼。

        “大姨我是文惠……”孩子会说,这孩子真是不知道随谁了,简宁生日她竟然还记得呢,她生日跟简宁没有差多少天,可能是谁无心的时候说过吧,她就记住了,这不打电话来说要祝自己姨夫生日快乐。

        孩子好好的跟你说,王冉也不能开口说别的,到了家门口东西太多,一只手拿不住。

        “大姨现在要进家里,那就先挂电话了?!?br />
        候文惠挂上电话从沙发上跳下来,乔芸人家翻身。

        这个世界上,估计没有人会认为乔芸能翻身吧?大家都瞧死了乔芸,觉得她这辈子也就是这样了,窝窝囊囊的,除了会哭还会干什么?明明抓了一手的牌,自己最后把牌都给弄烂了。

        侯林能干,也愿意干,乔芸是真的被逼到一定的份儿上了,她不干她就得去死了,她之所以能站起来,靠的就是对所有人的恨意,你们不就是看扁我了嘛,她咬着牙支撑着,这回没有人给她靠了,老老实实的跟着侯林跑车,为了躲官司去外地了,乔芸那日子那时候过的是真苦,你就想啊,家里没有经济来源,等于重头开始的,说不定什么时候挣点钱,就被法院给没收了,他们家欠人家钱啊,可到底他们俩还是过起来了。

        新买的房子,一百八十多平米,楼下停着新买的车,那家不就是要钱嘛,官司也了了,不赔钱肯定不能了结,淘宝现在几乎就都是饱和的状态,谁能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愣是叫乔芸翻身了,整个人就变了,手里有钱了,自然人就不同了。

        乔芸做的这个生意也是有点冒险,她算是侵权,如果真的被人告,恐怕几年她都出不来,当然前提她运气足够的好才行,做A货。

        真是能吃苦啊,咬着牙死撑着,就是一股子的信念,她没有可以后退的路,就这么几年,手里滚了几百万,乔芸现在得意的很,我日子好过了,丈夫对我好,我还有女儿,我站起来了。

        回来买房子,家又搬了回来,她在这里长大的,她为什么要走。

        乔芸觉得自豪,她终于又杀了回来。

        安顿好家里,跟亲戚又联系上了,王妈妈不冷不热的,毕竟她对乔芸说实话,乔芸有钱也好没钱也罢,王妈妈甚至都觉得乔芸说的就不是实话,你说你有钱那不是挺好的,典韦呢,你有钱难道会变成是我的嘛?既然不会,我有什么值得高兴的?夏侯兰干脆就是直接挂了电话,夏侯兰心里对乔芸的恨,那可深了去了。

        乔芸买了礼物,跟侯林拎着每家就都去了,别人都给开门了,人来了不能撵出去,夏侯兰家是姜维开的门。

        “姨夫……”乔芸甜甜的叫了一声。

        姜维还有点懵呢,这是打哪里出来的?

        乔芸跟侯林进门,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姜维这一看,没少花钱啊,给他送的酒都是五粮液了?这是真货还是假货???

        夏侯兰从外面回来,一进门看见乔芸脸就耷拉了下来。

        “来都来了,留吃顿饭吧?!?br />
        夏侯兰一点面子都不给姜维,谁愿意留谁留,她肯定就不留,你愿意哪里潇洒就哪里潇洒去,你也别叫我。

        “你发财了呢,我不羡慕也不会眼气,这是你的运势,我只要求一点,你别登我的家门,你要是有脸的话你还能来我家里吗?你外婆怎么死的?”

        乔芸低垂着脸,这回没哭,她被人刁难的时候多了去了,眼睛都快要哭瞎了,后来渐渐领悟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哭没用,摔倒了只能自己爬起来,指望谁都不行,能帮她的人就通通都死光了,有些人摔倒了还能爬起来,有些人则是一辈子都爬不起来了。

        乔芸起身跟侯林就走了,东西没拿走,她送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来的道理,不管夏侯兰认不认她,她做晚辈的就算是尽心了。

        又去了典韦家,典韦笑的挺温和的,典韦看出来了,乔芸这就是来显摆的,好不容易发达了,得叫他们这些人都知道知道啊,典韦心里觉得好笑,她也犯不上就跟乔芸撕破脸,你愿意来,买了东西看我,说两句话我也不会掉块肉,问问乔芸现在做什么生意呢,乔芸把自己的名片递给典韦,典韦看了一眼,也没怎么上心就放到一边了,其实没有什么好聊的。

        “我舅舅过去对我好,我都知道,我现在有能力回报我舅舅了……”

        典韦心里冷笑,说的就比唱的都好听,那时候房子你外婆明明就答应是给你的,最后叫你大姨跟舅舅给分了,你心里就真的平衡嘛?恐怕不会吧,典韦自认,如果这事儿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她是会怨恨一辈子的,反常必有妖。

        乔芸过去什么个性?恨不得从别人身上挑出来一百个不好,现在突然就变得这样的明事理,这就是反常。

        典韦送他们下楼,乔芸挽着侯林的胳膊,叫典韦回去,自己脸上都是笑意,等典韦上楼了,乔芸还是依旧在笑,她也穿上皮草了,家里的衣柜里买了好几件,她现在都不稀得穿。

        “你就不恨他们吗?”侯林是没有办法做到不恨,当时就那房子,大家的脸就算是撕破了,外婆活着的时候说的很清楚,侯林也知道他们这样要老人家的房子有点不地道,可他们那时候多难???

        乔芸笑眯眯的。

        “恨什么啊,我老舅最后不是帮我还了信用卡的钱,要不是他们对我狠,恨不得看着我去死,我能有今天吗?人家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乔芸就连做梦我自己都没有想到我有今天,我外婆是看不见了,我要所有的家里人都知道,我不是个废物,花点钱就当打发要饭的了……”

        她这就叫花钱买舒心,她不信这几家背后不会念叨自己,你们以为我是诈骗的是不是?乔芸笑的很开心,账户里的钱是真,只是她不能拿给他们看而已,她是真的发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