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9  好的开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让她咽了这口气?除非她死。

        “我们见面谈谈吧,我想你了?!比絷褪掷锿孀帕硪桓鍪只仙舷孪碌呐鬃?,手机壳上的光有些刺眼。

        对方答应了,约好了地方,姚若晖啪的一声挂断了手机,就不怕你不死。

        她带了七个人,把简承宇给堵住了,饶是他在能打,对上七个人他也只有吃亏的份儿,被人掀翻在地上,几个人的脚奔着他的头就踢了过去,脸上已经看不出来颜色了,躺在地上的人只是直勾勾的盯着站在车边的女人,昏黄的路灯下似乎想要记清楚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满脸挂彩,自己的手护着头,简承宇知道了,她不是跟他闹着玩的,而是真的想要他去死,因为他扫了她的面子。

        若晖点了一根烟,缓缓吐着烟圈,估计是运动的厉害,脸上都是汗,跟躺在地上狼狈的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还看?!?br />
        有人一脚照着简承宇的腹部就踹了过去,他只是抱着头笑着,旁边有人揪着他的头,拿着瓶子当他的头是豆腐一样的轮砖,嘴里开着玩笑:“听说少林寺有一种功夫叫铁头功,今天叫我们开开眼界吧?!?br />
        一块儿两块儿的照着面门往上砸,满脑门的血,确实挺惨的,看的若晖也忍不住微微侧目,这就是血的味道。

        “有本事你就弄死我,弄不死我,你就等着我弄死你,别说我没有进去,我就是真的进去了,我出来还是口口你?!奔虺杏畹拇较弑磷?,露出尖利的牙齿。

        呦呵!

        敢情这是不见棺材不掉眼泪是吧?姚若晖就突然想起来了,那天在派出所,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所有人都认为是自己勾引他的,或者说就像是他所诉述的那样的,她是为了气他才编出来这样的瞎话的,这辈子她说一就是一,从来不会有人不信她,杀人也不过就是头点地,这个耻辱她记下了。

        “哥们,你就少说两句吧……”摽榜的男人踢了他的脸一脚,还说?没看见那脸色已经变了?她是疯子你让她打完就算了,何必火上浇油呢,这姐们真是敢弄死你的。

        真精彩,自己都想为他鼓掌了,弄死她是吧?还来口口她?

        “给我……”若晖伸着手,估计是站在原地的时间太久,脚有些发麻,踩着高跟鞋依旧保持着优美的姿态,慢慢踱着步子跟旁边的人要钢管,她记得车上是有这种东西来的,口口她?她今天倒是要看看,她把他那玩意打废了,他用什么口。

        大家都知道情况有点不对劲儿,打也就算了,要是闹出来人命,他们几个都吃不了兜着走,这个他们没有办法奉陪。

        “算了吧,你也出气了……”

        “给我……”

        躺在地上抱着头的人唇角微微向上,脸上的表情叫人觉得有些狰狞,几个旁边原本上手上脚的人也停下了动作,要是弄死了,麻烦就大了,就是家里在有权势,四个人也不是个蚂蚁,还有地上这人太他妈的邪门了,完全就是人格分裂,他们才上手的时候他脸上不是这样表情的,打架的就怕遇上不要命的,打谁身上谁知道疼,他们七个人一齐上,怎么说那都不是疼能形容出来的,他还笑?笑什么?

        “照着这里打……”承宇比比自己的头,只要你敢的话。

        姚若晖从别人的手里拽了过来钢管,瘦的男人拽了她一把对着她摇摇头,这样不值当的,看他不顺眼每天修理他一次,其实大家都明白,这小子估计家里有点本事,今天就是走运,好像是有人跟着他的,不知道是什么来路,不确定的情况下,还是不要把事情往严重的方向推。

        “别让我总说废话……”

        若晖拎过来钢管,用手试了试重量,她没打死过人,也不知道打死人是什么滋味儿,她知道自己现在情绪不够冷静,可是已经冷静不下来了,从来没有这样屈辱过。

        站在旁边的几个人挪开视线,这件事儿跟他们无关,他们只是上手上脚而已。

        姚若晖拎着钢管狠狠的照着简承宇的头就砸了下去,她用了力气的,只看见那个人用手接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发出的响声,他的手不自然的扭曲着,唇角继续上扬,眼睛里一片的火红,太过于灼眼,刺的人眼睛生疼,血顺着脑门就流了下来,越过鼻尖继续向下,若晖手里依旧捏着那个钢管只是静静的站在他的面前,他满脸满手的血,迎着路灯的光似乎能看见他脸上的青血管,这样流血估计用不了多少时间就会失血而亡吧?

        若晖到底还是没有在挥下去,收了手,就算是打平了,真丢了性命她给偿命。

        “以后别让我看见你,看见你一次,我废你一次?!?br />
        眼眸中的情意依旧那样的真,就好像每次她喝多了之后搂着他的脖子吻着他的唇,一双眼睛似乎能滴出来水,勾引得别人一步一步的往里陷。

        若晖上了车,拉上车门,自己戴着耳机闭着眼睛就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没有为躺在地上的人叫救护车,这位置这个时间很少有人经过的,就是因为如此她才会选择了这里,简承宇看着她离开,眼前一片模糊,呵呵的躺在地面上,千万别叫他死了,他还没活够呢。

        又折腾进医院了,找不到行凶的人,附近也没有什么监视录像,据他自己说,当时是被一个外国男人攻击的,简承宇撒谎很有一手,说的就跟真的一样,那个人长成什么样子,大约多高,他信手拈来,头部缝了三十多针,现在整个人的状态跟被打的时候完全就是两样。

        “都是吃白饭的,好好的一个人就能被打成这个样子?到现在还没有抓到人……”

        受牵连的人很多,简耀东当然是要发火的,他请人来并不是白给他们发薪水的,是要他们来保证自己孙子的安全,现在孩子被打成这样,头缝了这么多针,他们都哪里去了?保镖是有苦吐不出,明摆着就是简承宇甩掉他们的,可惜没人信,这个亏就比黄连还苦。

        简禛又倒霉催的成为受牵连者,简耀东倒是不觉得简禛会这样干,简宁母亲从孩子出事儿就把目标对准了简禛。

        简禛这阵子日子不太好过,说实话心里是怨恨简耀东的,又夹带着一丝的愧疚,是鹏鹏不对在先,心里夹杂着欲望,简家是整个家族的产业并不是你简耀东一个人的,不过是你手上持股比较多而已,最后到底是自己把自己的野心给压了下去,他可以在简承宇的手里去挣去抢,但是不会以损害集团利益为先,叔叔的面子他依旧要给。

        “他之前是接到了谁的电话出去的?”

        凌晨三点,秘书出现在了简耀东的书房里,详细的报告着简承宇那一天的动作,这件事儿不是他想瞒就能瞒得住的,很浅显的事实,小男孩儿动春心了,又看上那样的一个人物,自己陷进去了结果叫人给玩了,之前之前的事情全部就都扯了出来,倒是秘书觉得那个女孩儿嚣张的很,之前在派出所的事儿怎么来看都不像是承宇能做出来的,这孩子虽然有些自大……

        简耀东的额头一抽一抽的疼,别的没深说。

        他能确定的是,简承宇就一定是做了,那个丫头看着跋扈,按照他的理解应该不会拿这种事儿来撒谎,唯一能解释通的就是自己的孙子真的是干过什么叫她恨不得弄死他的事情,这样就解释得通了。

        碰了也就碰了,被一个女人玩到这个地步这就是傻,对着女人没有防备那就是蠢,这个世界上女人就都是一样的,你想拥有什么样的女人用钱就都能买到,环肥燕瘦,应有尽有,爱情?那就是给没事儿人闲的玩的。

        简宁母亲昨天没有睡好,早上眼睛有点肿,陪着简耀东用早餐。

        “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人都要被打死了……”

        “行了?!?br />
        简宁母亲看了丈夫一眼:“老公你怎么一点都不生气?承宇的脑袋缝了三十多针……”

        简耀东起身看了妻子一眼,遇上点事情大惊小怪的,不是还没死嘛,没死着急什么。

        秘书亲自去了一趟蒋家,话说的很是明白,将通话记录摆在桌子上,笑眯眯的:“承宇呢,他爷爷对他的期望非常高,这孩子也很懂事,在学校老师同学都夸他,他不太喜欢接触人群,不太喜欢跟人交流,有些害羞,有些自闭,不知道两个孩子为什么有了接触,当然是承宇也许被姚小姐的美丽吸引了,男孩子嘛,动了心思,简先生的意思就是以后两个孩子不要在有接触了……”

        这话说的极具艺术性,简耀东愿意把错都背到简承宇的身上,甚至一切都是从简承宇的错误出发,夸赞姚若晖,这次孩子是命大也是孩子犯了错所以这页就掀过去,他是生意人,做生意的只讲究和气生财,前半段先是以简承宇的口气道歉,后半段直接扔上去威胁,如果真的在继续有牵扯,简承宇身上出点事故他就要算在姚若晖的身上,他是不太喜欢得罪别人,真的要掐,不见得他就是没办法。

        秘书很是文雅了转达了简耀东的意思,自己站起身,秘书把自己的定位放的很正,笑嘻嘻的来笑嘻嘻的离开。

        蒋娟的母亲对简耀东不是很陌生,这人她知道,虽然是打着做生意的旗号,背后各种关系网分布的也是比较广,大家是井水不犯河水,简耀东的意思她听懂了,我家孩子有错我来管教,他要是把脚伸到你的脚下你随便踩,那是他活该倒霉,要是别人追着他的脚踩,那就是别人犯贱了。

        简耀东想来说话直接,中午抽出来时间见了孙子一面,前后五分钟都没有。

        “她玩玩就算了?!?br />
        他不想挑明了自己的话,什么样的女人能被你去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只能当玩物你要搞懂,废话他不想说第二次:“你听见我说的话了吗?”

        简承宇却乖乖的点点头,话可以分为两个意思来听,你表达了你的意思,我点头也只是表示我要尊重你所说的话,至于要怎么做,他说了才算。

        *

        徐瑶去参加儿子学校举办的校庆,坐在小礼堂里,很多小孩子的父母就都来了,有爸爸妈妈一起来的,有的则是妈妈自己来的,毕竟有些人的爸爸比较忙,徐瑶今天本来也是有事情的,不过已经答应Oscar了,她就一定会做到。

        拍着手看着台子上的儿子,不知道孩子会不会看见她,依然在摆着手。

        王博从单位请了四个小时的假,领导也知道他情况比较复杂,不知道从来就没听说过他结过婚,孩子现在这么大了,谁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孩子,王博自己不说,别人也不会多问,但是有人看见过王博微信里小孩子的照片,有人还记得徐瑶呢,但是不敢肯定,毕竟模样有点变化了,说出来就跟一场戏剧似的,分手了人走了莫名其妙的弄了一个孩子回来,大概大家都能猜到,男人嘛自然就是站在男人立场的,王博那时候谈恋爱眼看着就要结婚了,结果前女友杀回来了,任谁看就都是这样的猜想。

        王博在外面给徐瑶发的短信,发完短信又打的电话,怕她接不到短信然后耽误自己进场。

        “你在哪里?”徐瑶轻轻的声音,王博说自己就在外面,问徐瑶是哪个礼堂,学校他有来过,可没有进过礼堂,这学校的礼堂貌似也不太好找,王博在外面转圈,徐瑶在电话里详细的说着,到哪里转弯到哪里看见什么醒目的建筑物,没多久王博就找了进来,坐在徐瑶的身边,徐瑶递给他一袋纸巾。

        “请假了吗?”

        王博点点头,擦擦自己脸上的汗,里面这个热,应该是外面太冷了,就显得里面格外的热,王博习惯了徐瑶的动作,接纸巾显得那样的自然,曾经也尴尬过,毕竟跟陌生人也相差不多了,等于重新捡起来这份感情,感情的走向没人能说得准,现在比较好的就是,这份感情似乎一直很稳定,有时候王博也想,他一辈子是不是就适合这样的生活,徐瑶是个不错的女人,家里家外安排的都很好,从来不会让他为家里操心,家里的钱每一笔的去向他全部都清楚,哪怕自己不上心,她的心里会有一笔账,一定是提前跟他打过招呼的,Oscar就更加不用说了,徐瑶的心思百分百的都放在儿子的身上,至于跟他爸妈也就还是那样。

        齐贺结婚给了五婶消息,处对象的时候跟五婶关系算是不错,齐贺原本不想通知姓王的,只是后来一想,毕竟曾经一场,在谈的感情没有跟王博的深,既然放手了就放的彻底吧,齐贺那天很漂亮,对着五婶说,自己也结婚了,以后就真的跟那个家有缘无分了,既然王博都结婚了,希望五婶能对徐瑶好点。

        齐贺不是圣母,其实自己最怨恨谁?当然怨恨徐瑶了,如果不是她半路杀了出来,自己跟王博会产生那么多的问题吗?可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婚姻就是要自己经营的,放开手放开心自己才会活的自在,她相信今天她讲这句话,也许说不定某一天她会从别的地方收回来,人好心一点总不会出错的。

        对五婶她没有几分的真心喜欢,毕竟不是自己亲妈,闹出来徐瑶的事情之后,一些做法齐贺挺不喜欢的,觉得农村人嘛有钱了也只能是暴发户,这话说的很对,这样做的理由,就是希望五婶能明白,以后大家就真的不相干了,能对着那个女人好点就好点吧。

        五婶参加完了婚礼回来,心情很不好。

        Oscar回他爷爷家了,徐瑶倒是显得有点闲,王博晚上加班她难得有点时间喘口气,自己把家里家外都收拾干净了,出了一身的汗,看着时间估计他也不会回来这么早,就没有做饭,没人喜欢天天抱着饭锅,徐瑶也不喜欢做饭,可是她不做就得带着孩子出去吃,大人推说自己忙没有时间做饭也就算了,给孩子也吃外面的,她做不到。

        今天也是倒霉,才把洗发水弄到头上出了一点泡沫,听着声音好像是有点不对劲儿,也没多想。

        小区白天已经在通知晚上要停水,父母住在附近的老早就过来给儿女接水预备着,不知道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毕竟通知也通知了,王博把车开进停车场,自己拎着袋子锁车悠闲的往家里走着,身上的包换了一个,前一个带子断了,他也没跟徐瑶说,徐瑶自己发现的,事实证明家里有个女人确实比较好。

        单位发了点东西,看着家里开着灯呢,打开门没有看见人。

        “徐瑶……”

        喊了一声,听见了卫生间的水声,估计是在洗澡,儿子送回父母家了,明天去接,王博换了衣服,徐瑶在卫生间里没听见外面的动静,再说他都说加班了,肯定是要回来晚的,她头发还没洗干净呢,没有水了,不是吧?

        这不是要玩她吗?

        从里面出来拧了一下水龙头,果然是没水了,怎么没有提前通知停水呢?物业也是难干,人家通知了吧,你们看不见就说人家没通知,他们还委屈呢。

        王博看着里面的人在走动,什么毛病,洗完了不出来?

        自己过去推了一下拉门,徐瑶嗷叫了一声,她压根就不知道他回来了,在一个突然出现一个人,谁不害怕???她没有心里准备,她不叫还好,她一叫给王博的魂儿差点吓飞了。

        “别喊了……”

        徐瑶赶紧的推他,自己身上什么都没有穿,王博也是后知后觉,两个人是睡一张床上了,不过没有别的活动,他总觉得这道坎不好跨越,只能麻烦自己的五指姑娘,这就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十个男人据不记名统计,据说是有十个都跟五指姑娘亲密接触过的,谁没有那点上下跳动的岁月,没有女朋友老婆之前只能跟自己的手过了,当然也有可能有人是左手,有人是右手,反正都是手就是了。

        徐瑶顶着头发,她现在怎么办???

        穿上衣服也觉得不舒服,没洗完呢,头发上还都是洗发水。

        王博只想笑,门口贴着单子她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

        “我送你去附近的澡堂?”

        徐瑶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不去也得去啊,要不然没有办法睡觉了,王博开着车把徐瑶送去的,怕家附近也跟着停水跑出去很远,徐瑶在里面磨磨唧唧的洗完了,自己拎着筐出来,上了车,披散着头发,这里也没有吹风机。

        “头发新剪的,挺好看的?!辈恢牢裁醋约核邓稻托α?,没忍住,王博别开脸,给徐瑶弄的卡在中间,上不去下不来的,笑笑笑,有什么好笑的?脸有点发黑,不就是嘲笑她嘛,谁知道今天停水了。

        “我自己也觉得挺好看的?!?br />
        徐瑶别开脸看着外面自己生气,气了不到两秒自己也想笑了,唇角抑制不住的上扬,她真是闲的无聊了,因为这样的破事儿生气,犯得上犯不上。

        王博偶然间看的那一眼,回想起来的话,自己看的算是比较清晰的,她的肚子上似乎就没有什么痕迹,自然生的?

        这样一想倒是问了一句似乎不太相干的话。

        “Oscar生出来有多大?”

        徐瑶明显就是对这个话题比较感兴趣,她儿子还算是挺大的,停好车一前一后的上去,王博就跟在徐瑶的身后,这种感觉说实在的并不赖,你知道生活的根本是什么,其实就是走路的时候也许某一秒你就发现自己并不是孤单的,身前或者身后还有那么一个人存在过,与你同行。

        王博跟徐瑶叫的外卖,儿子一不在就开始犯懒病了,王博没有多大的意见,他是典型的自己不上手就没有说话权,给吃饱了就行,至于吃什么,什么都可以,嘴巴不是很刁,王博出去跑步,徐瑶不知道是工作呢还是干什么呢,他也没看,在外面跑了能有十多圈回家,王博知道自己吃饭的这个点有些靠后,可没有办法更改,他平时工作下班就是这个点居多,哪怕就是提前吃饭了自己也会饿,不吃饱了就觉得心里有点发慌,吃饱了吧肯定就长肉,他这身材骨架比较大,所以胖了几乎别人也看不出来,跑步呢,第一就是太无聊了,没什么事情好做,第二多多少少也是为了身材着想,天天坐办公室,肚子上现在已经出肉了,男人女人就都一样,上了年纪,代谢功能肯定就开始走下坡路,他可不想未来自己挺着一个肚子,好不好看他也不愿意那样,再说他现在这个年纪,不太应该发福。

        徐瑶躺下身,王博那边的灯已经关了,她打了一个哈气,有点困了,自己翻身背对着他转眼就睡着了,王博有点闹心,男人必须的生活之一,貌似躺他身边的这位就不太上心,自己翻身往徐瑶的方向动了动,贴在她的身后,她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王博跟徐瑶两床被子,各盖各的,他那时候提出来说一起睡,也没有睡一定要睡在一床被子里,徐瑶就这么干了,王博也没吭声,现在想收回来吧,又觉得有点拉不下脸,摸摸索索的自己伸出手,顺便心里安慰自己,他们是合法的,在一个这不能怪他,你说她破坏了自己的幸福,她总得付出一点什么吧?就算是没有感情的人,还能上床呢,他身体又没有出毛病。

        手伸了过去,碰到徐瑶的身上觉得有点热,徐瑶睡的迷糊糊的,白天干活了,晚上又去洗澡,躺下就着了,是被人给喷醒的,王博你摸你就摸吧,你别吭声啊,这位不,他也没喊,就是呼吸重了那么一点,直接压到人家的身上对着人家的脸去喷热气,除非是死人才感觉不出来吧,呼吸越来越重,徐瑶一下子就醒了,自己闭着眼睛继续装睡,他要是磨完了就赶紧睡吧,她现在睁眼睛大家就都尴尬,你说虽然一起生了一个儿子,可感情没那么稳固,这样的事情发生出来,总让徐瑶觉得有点那个……那个……

        徐瑶以为的那不是王博想要的,王博推高她的衣服,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那点心思,是希望她能醒呢还是希望她就直接昏迷算了,他借用借用她的身体,毕竟没有提前跟人家打招呼,要使用人家的身体貌似有点不厚道,心里也是有点不上不下,是干还是不干?

        徐瑶作势要翻身,王博看着自己腿下面她的腰,是让她动还是不让她动?

        狠心到底,做不做都这样了,就做到底吧,就算是她睡着了,眼下这样,她还能继续睡吗?王博也是发现徐瑶在装睡了,呼吸不对劲儿了,虽然闭着眼睛,可是人正常睡觉跟装睡眼睛有些不同,她的眼球明摆着就是在里面动,王博觉得想笑,装睡是吧?那你睡吧。

        徐瑶觉得自己的睡裤被蹬了下去,自己想伸手去抓,结果暴露了。

        两个人吧,都挺尴尬的,不过王博比较好,男的嘛,先爽了再说,其他的放在后面,就是看着她盯着自己的脸孔有些不舒服,很想拿着枕巾把她的脸挡上,这样的话他能做的没有心理负担,事实上王博就真的那样做了,拿着枕巾当做自己没有发现她已经醒了,盖在她的脸上,身下一顶一顶的,徐瑶翻着死鱼眼,无语问苍天。

        等他下去的时候她心里就在想,自己是下床还是不下?

        谁知道今天晚上会发生这样的事儿?谁也没有提前准备,那就发生了,家里什么设施都没有,他就那么真刀实枪的进来了,然后就眼下这样了,徐瑶很想重重叹口气,他能不能把自己的身上给清理清理?

        王博大爷从徐瑶身上下来,自己满足了,这觉就容易睡了,人家四仰八叉的没多久就睡了,徐瑶等听见他的呼吸声,自己才坐起身,看着他这样,就恨不得一脚把他给蹬地上去,自己不知道擦擦?

        打算叫自己给他擦?做梦去吧,那你就这样睡。

        还是没有水,她提前没有准备,家里就什么都没有,只能简单的擦擦自己也睡了,早上想着他早点醒,然后走人就是了,徐瑶忘了今天星期六,王博休息。

        这么关键的事情她给忘得一干二净的,王博早上起来,他身上发热,有些男人就是这样的,很扛冷,醒的之后就发现自己在被子外面呢,昨天晚上就这么睡的,坐起身看着四周,这是他家没错,想起来了,看看身边躺着的那个,徐瑶就快要掉下床了,努力往外在往外一点,王博伸手想把她拉回来,自己翻身拽她,下面位置有点靠的比较近,男人早上最容易冲动嘛,直接就抬头了,自己也特别无语,这样就不好了,大哥你昨天晚上大吃了一顿,现在还吃?你这样就真的好吗?真的不怕撑死吗?

        王博质问着自己的兄弟,徐瑶那边还在睡呢,她睡的要比王博晚的多,女的心思细腻想的又多,折腾到后半夜才睡,王博吭哧吭哧的贴着徐瑶的身体,没把她的身体翻过来也没有说话,就是那样的贴着,贴的越来越近,自己用自己的毛腿去分开她的,自己在后面比量着。

        徐瑶觉得身后有个什么玩意儿贴了过来,不用想就知道是什么了,她很想骂人,晚上没有灯看不见,你脸皮厚也就厚一次了,大哥你说我俩才捡起来感情多久?拿着儿子当建设的共同材料,还没怎么太熟悉呢,你昨天已经打过招呼就得了被,今天又来?她想自己不翻身,不配合就是了,要不然活动一场,脸对着脸,这样好吗?

        可惜徐瑶就想差了,王博原本就没打算指望她转过来,借着这个角度在她试着在往那边一点,他只要她的两条腿就成,人家角度找的很好,这样觉得更爽,因为可以不用看见她的脸。

        你见过这样无耻的男人没有?第一次蒙着她的脸,第二次干脆脸都不看了,直接叫你背对着他,等他进去一点的时候徐瑶才动了,扭了一下,还没动的太大呢,王博直接按着她的身体,几乎就等于把徐瑶给按在那个位置不让她动,自己在后面快速的活动着。

        徐瑶看着镜子里的人,自己扭开头,不想去看,换了衣服上了车,两个人一句话都没有,说什么?难道说,你开心吗?

        昨天晚上今天早上两个人根本就没有交流,啊,如果这样说也是有些不合适的,交流肯定就是有,不过要看哪里跟哪里交流过,语言很苍白,身体很协调,或者说他自己觉得肢体很和谐,毕竟是他喜欢的样子,又没让他看见脸,他没有负担,多爽。

        徐瑶扯扯唇:“我觉得小龙女也是挺惨的?!?br />
        王博没吭声,谁知道她莫名其妙的说什么小龙女呢,自己开车到家,徐瑶跟平时就一样,还是那样,五婶不喜欢她,她就不靠近呢,谁说儿媳妇就非得跟婆婆相处的跟亲母女似的,徐瑶就围着自己儿子转,小孩子到了哪里都开心,五叔又喜欢自己孙子。

        吃饭的时候五叔就说,家里一个孩子多孤单,反正都结婚了,要个二胎什么的,就是三胎只要徐瑶敢生他当爷爷的就敢给养。

        “是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五婶跟了一句。

        看看人家老三家,这不是比较,而是孩子多吧,将来也有个帮手,比可着一个孩子糟践,能生就生被,你身体健康,在要一个似乎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五叔尴尬的那个劲儿已经过去了,那徐瑶就是孩子,过去就过去了,该怎么样说话就怎么样说话被。

        “王博你听见没?”

        王博被点名了,心里这个尴尬,平时不说这话题,就挑今天说,他面上有些讪讪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有预谋呢,脑子到底是转的快,有预谋就有预谋,他就是奔着要二胎去的,这样就解释得通了,这样一想,王博觉得神精气爽的,得感谢他爸就帮着他解围了。

        徐瑶笑笑,没插嘴,有活就帮着干被,五婶就是看不惯徐瑶,虽然承认这是自己儿媳妇吧。

        “妈,你傻啊你不让她干,她心里可高兴了,不干活还不好?!蓖醪┨罨?。

        总这么僵着也不是那么回事儿。

        五婶念叨:“我就是劳碌命,我就是个干活的命,不用她我也累不死?!?br />
        “妈,你不让她干,她心里高兴啊,嫁到我们家凭什么她闲着?叫她帮忙……”也不管五婶愿意不愿意,王博冲着屋子里喊:“徐瑶,你出来刷碗……”

        徐瑶倒是没推,叫刷碗就刷碗,五婶还是不想叫徐瑶伸手,可王博就站在这里跟木头桩子似的,五婶也不愿意叫王博两口子干架,现在都这样了没有可后悔的余地了,她自己看不上徐瑶那是自己的想法,没有当妈的就想搅合儿子两口子天天干架的。

        可这口气就是咽不下去,就是不舒服。

        自己推开身体,让位置给徐瑶,徐瑶接手的很快。

        “你爸妈没在来找你吧?”

        五婶就偏偏挑了这么一个话题,她知道徐瑶娘家是什么样就不能不关心,谁知道你们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是真的翻脸了还是装给谁看的?你自己挣的钱你愿意给谁就给谁,他们家不稀罕,但是王博的钱,她可别背着王博都搭娘家了。

        王博脸黑,有这么多的话题,就偏偏挑起来这个头。

        好在徐瑶没觉得五婶是故意刺激她,就是普通的问问嘛。

        “没有,可能现在还有钱花吧?!?br />
        五婶张张嘴又停住了,还能问什么,问你爸妈为什么不来找你?还有我家的钱你可不能往你娘家搭?这样的话五婶也说不出来。

        自己又觉得面子落了,想伸手去抢徐瑶手上的活把,就那么几个碗筷,转眼就洗完的玩意,就站在原地吧,自己还觉得尴尬,徐瑶不给她台阶下啊,要是像人家女孩子会说话,这时候发现老婆婆尴尬了,赶紧的说上两句,你说亲亲热热的,大家台阶就都下了多好?

        五婶就心里想着,真不是自己故意找茬或者说看不上她,徐瑶这个性不好,她一点都不喜欢,没有办法喜欢起来。

        王博用脚踢了徐瑶一下,那意思叫徐瑶找个台阶给自己妈下,徐瑶想了半天,她就是想不到现在能有什么话题说,脑子一贯就挺灵的,可是到她婆婆这里直接死机,五婶这面子就在空中飘了那么两秒钟,直接落在地上,吧嗒一声,宣布直接进入变脸状态,果然脸色是变了,自己推门就出去了,去别人家说话去了。

        “怎么就那么不会说话???你多说两句能死吗?”

        “能死?!毙煅ǖ幕亓艘痪?,王博张着嘴,这要是真的能死,那还真是不能说,他还在心里跟自己开上玩笑了:“行,下次我妈要是说你,你回家你就凑我,随便你凑?!?br />
        五婶不会跟外人抱怨徐瑶不好,在怎么样自己家的脸面还要呢,王博这孩子就弄的在村里都出名了,现在明摆着的,就是未婚生子,在多一条,她可受不了,当着外人,那把徐瑶给夸的,又会赚钱,人又听话,五婶说出来这话,脸不红气也不喘,说徐瑶对她有多好多好。

        “回来次次买东西,我就跟她说,我跟他公公什么吃不到啊,这孩子就是话少了点,人挺好的……”

        人家邻居能听出来什么,就是觉得这姑娘会做被,不过她那个妈……

        五婶立马就投身于知心大妈的角色当中:“谁摊上那么一个妈,谁能落好,你说跑到我家来讲自己闺女坏话,这样的妈少有,我一开始对她就真有想法,不管真的假的,你说跟自己亲妈能闹成这个地步……”

        徐瑶她妈找过来的时候那基本就是全村子都知道了,事后他们两个分手了,人家问王博之前的那个为什么分手,五婶也就没故意的瞒着,谁知道能有今天???自己说出去的话,自己还得兜回来,五婶心里也郁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