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8  踢到铁板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严创,你他妈的找死……”若晖气急败坏的看着他被抬上担架,据说他的女伴当时就死了,是个女大学生,若晖不想去关心严创身边的人,死活跟她没有关系,怒目看着严创,他可以发泄,犯得上用自己的生命去冒险吗?

        严创一脸的血,倒是有些耍帅的感觉,救护车上下来的护士都无语了,你害死一条生命啊,那个女孩子她刚才问才不过二十一岁,就因为你的任性命丧掉了,是不是有钱就可以这样践踏生命?

        他笑着,呵呵的笑着,原本以为自己死定了,他听说过人面临死亡的那么一瞬间就都会产生一种类似与恐惧的感觉,可惜他没有,只有深深的遗憾,竟然又没有死了,他如果死了,估计家里的那三个人一定会拍手叫好的,毕竟少了一个祸害。

        “我没死成,若晖……”严创的手对着若晖伸着,若晖靠前,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力气,将若晖的头拉了下来,自己的唇贴在她的唇上,严创的唇冰凉冰凉的。

        病房里的气氛不是很愉快,一个品学兼优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出现在严创的车上?女孩子的父母要求做了尸检,证明几个小时之前女孩儿是有跟人发生过性行为的,这个人能是谁?几个小时之后她就出现在严创的车上,对方将矛头对准了严创。

        女孩儿的妈妈情绪很是激动。

        “你害死我女儿……”

        严创觉得听得烦,这就是买卖,你情我愿,我出钱她出身体的交易,她自己愿意的,死了他觉得很遗憾,如果可能的话他宁愿死掉的人是自己。

        严创的律师跟女孩儿的父母在进行商谈,人已经死了,你们现在闹也是没用,并不是严创逼迫女孩儿去发生关系的,而是她自愿的,真的就是要打官司,人都死了,你还不给她留点脸面吗?这样的事情律师也处理过多少次了,对方不就是为了钱,给他们钱就是了。

        女孩儿的妈妈不想要,眼看着就要冲口脏话,倒是孩子的爸爸拽了拽自己的老婆,丢人丢的还不够吗?孩子也没了,还说这些干什么。

        “那尸体你们打算怎么办?”

        交易达成,严创现在需要受到的惩罚也不是很大,他还可以继续游戏人间可以继续玩乐,若晖过来看他,有听见刚才的那一幕,等人走干净了,才顶着一副黑色的墨镜推开病房的大门,严创伤的很重,全身现在都不能动,估计利索的也就剩下嘴皮子了。

        “我还以为看见了木乃伊呢?!比絷痛蛉さ乃盗艘痪?。

        两个人都没有尴尬,就好像那一吻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严创突然之间就好像在这个圈子里消失了一样,若晖给他打电话,他也是懒洋洋的三心二意,心思不知道集中在哪里,他没有意思对答,若晖自然打电话的次数也减少了起来,一整个月两个人再也没有见上一面,甚至熟知姚若晖的人都觉得,是不是两个人闹了别扭?

        研究生的生活也就是那样吧,每天时间多到用不过来,倒是私下各种各样的晚宴聚会多了起来,姚若晖就喜欢这样的节目,很开心的玩着,顶着姚静业女儿的名头,她想不受人瞩目估计都不可能,更多的就是关于她放荡的话题。

        提起来姚若晖,脑海里第一个出现的词就是放荡不羁,她的朋友没有所谓的定数,看对眼了什么都有可能,豪放女。

        姚静业想当年在圈子里名声就不太好,毕竟这个女人的荒唐事闹的人尽皆知的,只要涉及这个圈子多多少少就都知道这个人的,姚若晖现在完全就是青出于蓝,名声外扬的厉害,圈子里的公子哥就打赌谁先泡到姚若晖,谁先拍到跟她的床照,谁就是胜利了。

        从车上下来,也许会有人纳闷,为什么有些人大冬天的选择去穿凉鞋呢?

        若晖的回答是,是什么鞋重要吗?她又不会觉得冷,季节对于她来说没差的,身上披着大衣走进去,一群女人疯狂的玩乐,若晖中场从里面退了出来,烟瘾犯了,自己退开想要下去呼吸一下空气,她的这身就挺另类的,至少吸引了不少的目光,自己点了一根烟,对着弯月吐着烟圈。

        放荡过了,就觉得没意思了,现在找到叫她血液沸腾的游戏,心里叹口气,看起来自己应该换换思路了。

        简承宇去隔壁找她,她没有在,打电话她也没有接,他只能按时上下课,大部分还是依旧逃课,一个人行走,逃课的时候自己就坐在家里,对着钢琴一整天,就这么弹来弹去的,也不会觉得闷。

        公司内部现在的情况很是怪异,简鹏鹏的事情就是一定在简禛和简耀东的心中分离了一道,简鹏鹏就是在不着调他到底还是简禛的亲生儿子。

        若晖参加了一个拉力赛,玩命的那种,因为实在找不到更加刺激的事情来做了,遇上雪崩了,被人发现的时候全身冻伤的地方很多,医生当时就说,情况并不是很好,如果恶化的话,恐怕是要截肢。

        姚若晖听见医生的话,自己也只是扯了扯唇,仿佛要被截肢的人不是她,倒是梁抗抗在外面发了很大的脾气,他就没闹明白,什么不好玩,她要拿着命去博?说她吧,她根本就不听,进了病房,梁抗抗也是脾气冲,对着若晖说了两句不太好听的,姚若晖脾气更加的冲,指着大门叫梁抗抗滚蛋,走人。

        “你也不是我亲爸爸没有义务来管我的这些乱套事儿,我是死是活不劳你费心,你该泡妞就泡妞去,该生孩子就生孩子去,请便不送?!?br />
        梁抗抗就觉得手痒,特别想抽她,她还有道理了是不是?截肢之后你要当瘸子吗?你以为当瘸子很好玩是不是?

        你就是长得在好看,变成了瘸子,谁要你?

        到底是被姚若晖给气走了,梁抗抗的秘书倒霉,说是下午有会议,就这么一句,梁抗抗阴森森的看着她,秘书就想撒腿就跑,不带这样的,你有火气你应该在病房里面就撒完的,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有什么用?又不是我给你气受的。

        梁抗抗就觉得自己犯贱,那个死丫头片子,不就是仗着他心疼她,偏偏她就抓住他的软肋了。

        蒋娟肯定是会来医院的,她说这样挺好的,没腿就彻底老实了,能安静了。

        蒋娟说的自然就是气话,好好的一个孩子,到了她的手里最后变成残废了?

        倒是蒋娟的妈妈有些难过,若晖对着老人家一点脾气都没有,乖的跟猫似的,握着蒋娟母亲的手:“奶奶,医生就都是吓唬人的,他只是说可能,即便就是真的瘸了,我有钱还怕找不到要我的男人吗?”

        她就是个鬼,是个丑鬼,只要她有钱,她想让自己的床上躺几个男人就会有几个男人。

        蒋娟妈妈作势要打若晖,看着孩子弄成这样到底是舍不得下手。

        “你说说你一个女孩子,你……”雪崩啊,你这胆子多大?下次呢?下次你还打算去哪里?下次去火焰山下面是吗?这样有刺激感是不是?

        若晖笑眯眯的,等人都走干净了,自己闭着眼睛睡着了,睡的很是安稳,一脸的脆弱,也许美人的脸蛋就是这样的,当她不张牙舞爪的时候就显得可爱了许多,会不由自主的去怜惜她,喜欢她。

        若望推门进来,自己站在门口。

        若望越是长大心里越是清楚,她抢走了属于若晖的什么,明面看着呢,是,父母对姐姐不薄,该给的就都给了,可是人生不是这样来算账的,只是给钱在情感上还是亏欠她的,如果现在躺在这里的是自己,爸妈一定会特别伤心,她妈应该会哭晕过去吧?

        若望想,到底不是亲妈,她现在有些怨恨蒋娟,毕竟她不懂蒋娟跟若晖之间的感情,站在哪里恍惚出神。

        “你来了?!比絷途醯糜腥嗽诳醋约?,睁开眼睛,果然就看见了隋若旺。

        若望去问了医生,回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隋涛才回来,他知道若晖进医院了,不过到底是什么病他不清楚,这些年她进进出出医院貌似大家也都习惯了,她在国外的光辉事迹他知道的一清二楚的,要么就是冲路障受伤了,要么就是打架斗殴,或者可能是别人为了争她,反正隋涛是没有上心,他做亲生父亲的都没有上心,难道指望着裘灵去关心吗?

        若望看着桌子上的菜,心里发赌,眼下还能吃得进去吗?

        她姐躺在医院里,说不定明天后天就变成瘸子了,她家还吃的这样的丰富。

        “洗洗手,准备吃饭了?!?br />
        若望不想跟母亲发生冲突,尽量的控制自己的情绪,坐下身,全家人围在一起吃饭,小儿子很多话讲,裘灵被小儿子逗的笑了出来,捏捏小儿子的脸,隋涛虽然没有笑出来,但是脸上的表情很是柔和,如果不去想待在医院里的那一个,若望会觉得自己现在能好受一些。

        若望拿着筷子,自己告诉自己,算了,说出来只会惹她妈不高兴,其实自己跟姐怎么回事儿自己心里清楚就得了,她也没有道理去要求自己妈妈,毕竟不是若晖姐的亲妈。

        勉强吃了两口,放下筷子。

        “你在外面吃过了?”裘灵看着女儿问了一句。

        隋涛起身看样子是准备回房间,若望说了一句:“爸你不去医院看看我姐吗?”

        裘灵抢话:“还是别去了,去了也只会发生争吵,不如不去,也不是多重?!北纠淳褪锹?,两个人遇上了就吵,不如不见面来的好,裘灵看了一眼隋涛,隋涛没有开口,若望笑了,真的笑了。

        “嗯,也不是多重,医生说可能要截肢,她马上变成残废了,是不严重……”

        隋涛拧着眉头,裘灵冷着脸:“你怎么说话的?好好的说,别故意往严重了说,医生怎么说的?”

        “她遇上的是雪崩,被埋了一天才被找回来的,你说能怎么样,我上去休息了,你们也洗洗睡了吧,不要去医院,我想她看见你们也容易会激动……”

        裘灵动动嘴,她觉得养女儿人家都是贴心的,自己家的这个就跟她对着干,死活的找她的不痛快。

        隋涛到底还是去医院了,自己的亲生女儿发生这样的事情不会不着急,好在有很多人关心这个孩子,姚若晖就是个祸害,也有人舍不得她受苦,她躺在床上多少人就替她难受,替她想着未来。

        若晖看着进门的人,这是谁通知的?

        “来了?!?br />
        隋涛看着女儿,又想起来若望的话,你说若晖这不是自找的吗?明知道危险还故意的去涉险,隋涛对着这个孩子就是没话说,父女之间好像能说的话已经说尽了。

        “有人?”

        严创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手里提着一个花篮一个水果篮,推门进来看见里面有人自己也没有走,倒是打趣的问了一句。

        “爸你先走吧,我挺好的?!比絷偷淖⒁饬γ靼谧啪褪欠旁诓沤诺娜?,挥挥手好像隋涛是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隋涛看了一眼严创,感觉很不好,他是孩子的亲生父亲,却比不得一个外人,到底是念着她还在生病,叫她好好养着,转身就出去了,裘灵等在外面,裘灵真是挺郁闷的,她要是知道姚若晖病的这么重,她缺心眼吗?她说那样的话。

        就是觉得她肯定伤的不重,谁知道自己撞枪口上了。

        隋涛一路上没有说话,裘灵也没有开口,她人都到了医院却没有进去,进去也不知道能说什么。

        严创把花篮送到若晖的眼前,若晖闻闻。

        “你爸对你还算是不错?!?br />
        若晖挑眉,这样就不错了?想想也对,挺好的,没什么不好的。

        严创晚上就在医院睡的,护士进来还吓了一跳,严创玩着手里的游戏机,翘着腿也不知道他的水果是买给谁的,自己吃了一多半了。

        若晖这病虽然没想是医生说的那么严重,可也没好到哪里去,确实需要保养,需要好好的保养保养,一两年之内就不能在到处这样疯去,她自己倒是觉得有些遗憾,腿没了就没了,刺激不是常常有。

        蒋娟没好气的看着她,腿没了就没了?你以为腿自己还能长出来?断了就还能有的?说的话怎么就这么轻巧呢。

        这是安安静静的从医院出院就回家休养去了,被蒋娟压着回家了,简承宇从学?;乩?,看着姚若晖身后跟着两人,她一脸的不耐烦。

        两个人就好像不认识一样,各回各家。

        晚上他穿着便服直接过去敲门了,若晖站在门口看着门口的那张脸,她现在不想应酬,也没有心情应酬,愿意响那就响吧,自己踩着拖鞋回到房间里,一口气在家里窝了七天,住院就住了三个月,她浑身都要长毛了。

        简承宇是看出来今天不会有人出来给他开门了,又返回家中。

        若晖觉得好好的休息休息,叫她能下这样决心的原因是,蒋娟她妈哭了。

        若晖这孩子吧,要说混蛋起来她就不是一般的混蛋,她从来在乎的东西太少,谁对她好她分得出来,一个从来不哭的人突然就哭了,叫她的心情非常不好,很是沮丧,自己也会想,如果姚静业活着,看着她现在这幅鬼样子会不会特伤心呢?

        应该会吧,自己到底是她生出来的。

        选择安安静静的去念书,暂时不泡吧不出去游戏,装也能装一段时间。

        早上进了电梯,外面跟着又进来了一个人,若晖伸着手指按着电梯的毽子。

        “早?!?br />
        姚若晖漠视他,只当没有看见,送上门的她向来都觉得是垃圾产品,好东西不会轻易的跑到别人的盘子里,只有推销不出去的才会这样,电梯门打开,自己迈着步子出去。

        “我送你?!?br />
        简承宇推开车门,姚若晖用脚尖踢上车门,自己抱着胸看着他:“你知道你这副样子挺贱的?!弊彀涂刂撇蛔〉目瘫?。

        没办法,她不能出去玩,心里憋了很多的火,不巧最近想的事情比较多浪费脑子了,你知道的,她脑子一向不怎么好使的,想一件事儿在想一件脑容量就不够了,负荷了,所以现在心情爆坏,有人送上门给她整,她干嘛客气?

        简承宇看着她:“你这副样子丑毙了?!?br />
        若晖点头,这样不是挺好的,一个贱人一个丑人,她抱着胸笑:“丑?你还这样的找上门被我骂,你到底有多贱???”

        “上车?!?br />
        若晖打开车门到底还是上去了,叫他把自己送到附近的地铁站就好,最近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了,勉强还能坚持几天,新鲜感维持不了几天的,她已经有些觉得腻烦了。

        坐在车子里,手机抛着抛着突然就飞出去了,这回好了,若晖伸伸手,肯定就是捡不回来了,摊手,这下谁都不用联系了。

        上学的时候有人会固定的时间出现在她的眼前,放学的时候也会有人来接,她是秉承着能用就用的道理,或者是废物在利用的原理,手机掉了也没有去补卡,就这样谁都联系不上她。

        “喂……”

        若晖勾着他的脖子,两个人横在街上,突然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来一个啥问题,你说他们现在像是什么?情人?朋友?

        “嗯?!?br />
        “没什么?!比絷托π?,谈恋爱就谈恋爱嘛,那天觉得没感觉在踹了就是了。

        现在的感觉还不坏。

        两个人大部分时间都是分开居住的,有时候她会捧着电脑过来他的家里,他在床上她在地上,盘着腿坐着,就像是若晖说的,她没什么大追求,混混日子罢了,玩玩游戏,玩玩那些无聊叫人蛋都要碎的游戏,不高兴的时候就让他买东西,叫他陪着自己出去玩,反正就都是他心甘情愿的。

        简承宇越是对着她好,她就越觉得这个人犯贱,给他的定义标签就是这样的,不是贱是什么?

        倒是严创难得上门,看见两个人提着袋子从外面回来,难得开口调侃。

        “我以为你挂了呢?!?br />
        “你都没死,我怎么敢走在你的前面,小创创……”

        对着简承宇摆摆手,这意思就是现在不需要他了,他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打开门严创跟着她的身后往里进,他只感觉到自己的后背上似乎有些刺痛,好像能烧出来几个洞,严创笑了,伸出手去搂着若晖的肩膀,果然后背的刺痛感更加强烈了,年纪不大,倒是挺阴沉的,她是去哪里发现的这极品?

        “跟对面邻居偷情的感觉如何???”严创进了门就放开掉了自己的手。

        “他?”若晖撇撇唇,不过就是个玩意。

        男人把女人当成玩意,同理女人一样把男人当成玩意,还真没有到如何上心的地步,多优秀她没有看出来,目前来看,至少有一项功能她觉得还好。

        “我跟他就连偷情都算不上,他值得我去偷吗?”

        严创坐正身体:“小弟弟要是听见了恐怕就会难过了,玩弄人家的感情,坏女人?!?br />
        “送上门来叫人玩的,活该?!?br />
        若晖拿着饮料扔给严创,两个人在家里闲聊着,晚上严创没有走,半夜一点多,有人敲门,若晖都已经睡了,严创在洗澡,光着上半身,觉得有好戏看了,自己裹着浴巾,打开门看着外面的人。

        他确定自己从当事人的眼睛里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一丝的扭曲,这样的扭曲他也不陌生,每当他想使坏,想看着别人去倒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眼神,自己靠在门板上,上半身还有水煮,顺着胸往下滑慢慢蔓延进了浴巾里,然后消失在某些地方。

        “找哪位?”

        “……”

        严创看着对面的人似乎没有话准备讲,难道他就打算跟自己这样对视一整夜?

        “你情人来了?!毖洗从昧硪惶趺聿磷抛约旱耐贩?,就光明正大的坐在客厅里擦,腿横在沙发上,叫简承宇能看见他里面其实没穿多少东西,等着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结果,看着那个人眼睛跳跃着想杀人的光芒,严创笑了。

        兔子急了也是能咬人的。

        若晖在里面喊了一句:“有病,叫他滚?!?br />
        早上若晖背着包等着他过来接自己,谁知道这人今天这是睡晕了还是什么情况?她站在外面等了十五分钟,已经是她的极限了,人还没有到?

        下午从学?;乩匆裁挥锌醇?,倒是在外面吃过东西回来遇上了,简承宇也似乎没有打算开口的意思。

        这就有点意思了,跟她耍脾气?

        真是不好意思,她大小姐就不吃这套,走错路线了,两个人前后进了电梯,若晖出了电梯门直接回家,两个人同时带上门,就这样保持见面不说话的姿态,若晖就当现在大家是玩完了,过去呢,是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住在对面这样有些尴尬,现在则是放开了,陌生人会在乎邻居怎么样吗?

        大半夜的是被一个男人给搀扶回来的,两个人在外面拥吻,似乎所有男人就都是一个调调的,我爱你,然后手渐渐向下,他X的这算是哪门子的爱,今天这位有点不对胃口,反正叫她心情有点不爽。

        若晖不喜欢有肌肉的男人,很是讨厌,看见肌肉就想吐,谁知道手摸进去才知道,别看这小子瘦,可那肌肉块,姚大小姐顿时觉得上当受骗了,对面的门打开,他手里提着袋子,似乎是要出门,这个时间出门吗?

        若晖跟眼前的男人吻着眼睛却看着前方,用腿别着男人转了方向,推推他,示意他有人,男人也似乎发现了有情况,看了一眼简承宇,若晖开着门,两个人几乎同时迈的步子,他的脚都还没有动呢,被人给砸了。

        只觉得后脑一疼。

        姚若晖看着躺在地上的男人,用皮鞋的鞋尖去碰碰他的脸。

        “死了没有?”

        冷眼瞧着使用暴力的人,翘唇:“你把我的男伴给打躺下了?!?br />
        简承宇阴沉着一张脸,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不要脸的女人,从来没有过,他奶奶他妈接触过的所有女人都算在一起,从来没有这样的,怎么就这样的不要脸呢?她身边来来去去的有多少男人了?她想干什么???

        伸着手摸着若晖的脖子,若晖也不怕,手指在他的胸膛上画圈圈,这里是有监控的,我怕你什么?你弄死我,你也跑不了就是了。

        对着他吹着气:“生气呀?”

        他脸上写着,嫉妒,生气的字眼,若晖就笑,男人嫉妒的脸庞看起来也是够叫人害怕的,很是狰狞。

        简承宇的手卡在她的脖子上,她的脖子很细,他就很想伸出手用点力,或者直接把她扔到浴缸里,满是水的浴缸里,把她按在里面,血液里流淌着一种名叫冲动的分子,很想这么干。

        事实上他也确实就是这样做了,拽着姚若晖进了门,把外面的男人拉了进来,不然保安看见了一会儿就得找上门。

        “你松开……”

        若晖的脚别了一下,他用的力气挺大,她仙子挣脱不开,可见过去她的想法有些错误,并不是说个子相同差不多的两个人就是势均力敌的,现在明摆着她不是眼前人的对手。

        “你……”

        若晖的接下来的话还没有说完,简承宇拽着她的头发用力压向她的洗手台,里面满满的都是水,她也没有准备,被呛了一口,好不容易挣扎起来,缓口气,满头满脸的水顺着脸淌,他脸上的阴霾越来越盛,若晖呛了一口,咳着。

        “你……”

        头又再一次的被按了进去,她的眼睛觉得很涩,若晖现在怕了,明摆着他是要弄死自己,他疯了吧?

        这一次是彻底的后悔了,谁知道能惹上这么一个人,完全就是疯子,手胡乱的抓着他的脸,简承宇的脑子有一瞬间的冲动就是想叫她这样死了就好,死了就都安静了,她的手在他的脸上抓了一把,倒是把理智给抓了回来,自己松开她,若晖扶着台子,半趴在台子上,她呛了很多的水,鼻子里口腔里,有一秒真的觉得自己会死的。

        她的眼睛血红,这不是简单开玩笑的意思了,她得报警。

        手还没有碰到电话,整个人被他直接给扛进了卧室里,简承宇的单腿压在她的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我嫉妒?!?br />
        若晖抖着,谨慎的看着眼前的人,她是不怕死,可也得分怎么样的去死吧?眼前的情况明摆着就是不对劲儿,太不对劲了,有点吓人。

        他解着她衣服的扣子。

        “那天他睡在你家里,你们俩睡在一张床上的?”

        哪天?谁?

        若晖的脑子有点迷糊,看着他的手向下,她夹着自己的腿。

        “你赶紧给我滚……”

        这次真的玩大了,竟然热火自焚,烧到自己身上来了,从来就都是她姚若晖玩别人,今天倒是被人玩到自己身上来了。

        四点钟,附近的派出所接到报案,警车开进了小区里,保安都觉得莫名其妙的,这是出了什么情况?

        若晖洗过澡了,打开房门,指指里面。

        警察有点眼晕,这跟自己所想的就完全不同,这像是被口口过吗?怎么看着也不是很像,现场诡异的很,有一个被绑住的男人看到警察就差没哭了出来,屋子里还有个穿得很是整齐的人,看样子年纪不大,那样子看上去很乖,警察头疼,怎么看都是眼前的女人口口了那个戴眼睛的男生好不好?

        最近也有这样的案子,女的出来卖然后背后反咬一口的。

        姚若晖态度不好,她现在脾气上来了,跟谁就都是顶着来的,她喜欢跟别人上床是一回事儿,被人压着用强的是另外的一回事儿,她不告到他只剩一条内裤,她就不叫姚若晖。

        “你现在的意思是怀疑我诬告他了?”

        警察出声:“你坐下?!庇锲奈侠?。

        “你叫我坐我就坐?”

        两个人只差没掐了起来,简承宇只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好像有些神游,警察怎么看这人就不像是姚若晖嘴里说的那种人,怎么看都是她把男的给强了,或者说她出来卖,人家买了,小孩子嘛很容易就走歪路这很好理解的,送上门的大美女,有谁不动心的?结果这就是美女蛇,一转头对着他就是狠狠的一口,片警心里脑补着。

        姚若晖的律师来了,她今天情绪就非常不对,律师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愤怒过,指着简承宇的脸。

        “我一定要告的你倾家荡产?!?br />
        简承宇突然抬起头对着若晖笑了笑,一种类似于腼腆的笑,笑的若晖浑身起鸡皮疙瘩,这人绝对的有病,变态。

        律师也是头疼,说实话他不相信姚若晖的话,眼前的孩子……

        虽然不能从外表推断一切,她整人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律师把若晖叫到一边。

        “算了吧,你闹这么大……”真的风声出去了,对你也没有好处的。

        “什么叫算了?你现在什么意思?以为我玩他?现在是他玩我……”若晖跳着脚,冷静不下来,全世界都好像跟她做对一样,那就是一条毒蛇,咬了她,她得受着是吗?

        真是要被气吐血了,倒是简承宇的律师也出现了,这下派出所热闹了,从来没有过的情况,这两人……

        竟然都弄了律师来,你们既然都请得起律师,能叫律师大半夜的跑出来,这都是有身份的人啊,闹什么闹?拿人民警察来当消遣是不是?

        简家的律师都要疯了,哪里跑出来的疯女人说简承宇口口?他要是想的话,他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本来就是嘴皮子利索,不确定姚若晖的身份之前,今天是带了一丝的冲动,因为觉得这个女的明摆着就是仙人跳,律师都弄出来了,不就是为了讹钱嘛。

        他压根就不信发生了这些,就算是她脱光了,躺在床上,简承宇也不可能去睡她的,层次不够。

        律师还在劝姚若晖,姚若晖起身,她穿的比较少,走到简承宇的面前,比着他的脸。

        “你行,给我等着?!?br />
        她绝对就不会这样完的,肯定不会。

        律师又跟上前,若晖照着后面的人就是一脚:“我走路你妨碍到我了,狗不挡着人的道?!?br />
        律师脸上的表情淡定级了,他就知道姚若晖会发飙的,拿不了眼前的人出气,自然就会拿自己出气的,警察的问话叫姚若晖觉得很不爽,问她为什么要洗澡。

        “难道我不洗,留着那一身恶心的味道?”

        警察放下手中的笔,要是这样不配合的话,笔录就做不下去了,请她所谓的律师好好劝劝她。

        简承宇这边的律师则是一面倒的帮着简承宇推,他是不可能会强逼一个人怎么样的,他的身份放在这里,不现实。

        “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男女朋友?!?br />
        这就解释得通了,以前是男女朋友,又住在对面,干柴烈火的,因为吵架就冤枉别人,这个就要不得了。

        简承宇怎么走进去的,怎么走出来的,眯着眼睛:“我不想今天的事情被一些不相干的人知道?!?br />
        这个所谓的不相干的人自然就是他的爷爷奶奶,律师点点头,这是自然的,被一个女的闹成这样,是没有必要说。

        姚若晖跟在后面出来,天已经快亮了,她尽量的控制着呼吸,他撒谎,他说他们是男女朋友,他妈的早多少天就分手了,刚才那个死贱人竟然撒谎。

        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个人他什么时候收买的,动作这样的快,许诺对方什么了?难道他能给的,自己不能给吗?

        被简承宇绑住的那个人帮着他证明了,只是男女朋友之间的玩笑,因为两个人赌气,女的就找他来帮忙,结果两个人吵了起来,他无辜中枪到底,被人给砸破脑袋瓜子了。若晖现在只有一种,自己玩鹰却被鹰给啄瞎了眼睛的感觉,顺了半辈子,一直都是她玩别人,今天输了个精光,比扒了她的衣服,把她扔到街上叫人围观都惨,怎么就输的那么惨呢?

        冲上去。

        “姚小姐你这样我可以控告你的……”

        简承宇拦了一下律师,若晖呼吸的极慢,努力深呼吸,每吐出去一口气都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她的心脏脾肺哪里都疼,被人用刀子捅了进去,然后快速的抽了出来,然后在继续,能不疼吗?

        挨打都不会有现在疼,她的面子被狠狠的扫落到了地面上。

        她还记得自己说的那句话,结果没有告到人家,自己吃了一肚子的气。

        上了车,律师开口:“那人有背景?!?br />
        姚若晖青着脸:“你现在是说,我没有背景是吗?”

        律师叹口气,真的对上不见得就是一件好事儿,明明就是一口气的事儿,你非要这样闹,就没有多大的意思了,你还是一个女孩子,对你并没有好处的。

        律师有跟蒋娟谈过,这件事情他不可能不说的。

        “那孩子家庭条件不是一般的好,说句逾越的话,我一直都觉得是若晖招惹他的……”

        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他能招惹别人的人,他当律师这么久了,不至于就连一个孩子都看不透,姚若晖现在就是堵着这口气,她就是觉得掉了面子而已。

        蒋娟叫若晖坐。

        “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件事儿到这里结束?!?br />
        “你也相信他?”

        蒋娟看着若晖:“我相信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因为你不会撒谎,你做事情很有分寸,不管是怎么样开始的,你心里比我清楚这一次她输了先机,真的闹起来两家对上,撕破脸他们家也要?;ぷ∽约杭业暮⒆?,若晖你是个女孩子,你将来还要嫁人的?!?br />
        若晖觉得心里发凉,为了所谓的嫁人,她就得吃这个哑巴亏?

        “我不管他什么家世,这件事儿不算是完,才仅仅是开始,不玩死他,我跟他姓?!?br />
        蒋娟叹气:“你自己有分寸就好?!泵絷偷耐?,从来就没看见过她这样的生气,这次真的是被刺激到了,这样也好,长点教训,蒋娟不是不能管,她只是觉得应该给若晖一点教训,感情的事儿真的弄复杂了,不好解决的,而且人家都说了是若晖先招惹人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