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6  寂寞的人啊

    326  寂寞的人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漂亮的女人往往就会招蜂引蝶,特别是在她自愿的情况下,姚若晖这个名字没几天在校园里直接就爆有名,人美又有实力主要还带了那么一咪咪的亲和,跟谁都能说上两句,有说好听的自然就有说不好听的。

        “我找你半天了,躲在这里吃饭?!迸笥芽戳艘谎廴絷褪掷锏姆购?,撇撇嘴:“又吃猪食?”

        若晖把盒子随手放到一边,什么人嘛,这叫猪食吗?

        朋友是搞不清人哪里有不喜欢吃饭的,热腾腾的饭,喷喷香的菜吃进嘴巴里才会觉得啊原来活着是幸福的,像是她这样每天吃草,不吃肉不吃饭,上顿下蹲沙拉,做人还有什么意思?

        从包里拿出来纸巾擦着自己的手指,昨天才做的指甲,伸给一旁的人看:“好看吗?”

        “我跟说真的,你这样下去,能挨得住吗?到时候摔在舞台上,可没有人要救你,我只会一脚把你给踹下去?!?br />
        “安啦,才吃几天而已,最近有点胖?!比絷涂纯醋约旱难?。

        同学喷血,你那样的身材还算是胖,你还叫别人活不活了?美女能给别人一些活路走吗?

        “对了,我找你,打听到了一个,据说家里很牛掰啊,富二代,也是从国外回来的,现在在XX音乐学院念书,我有个学长是他一个学校的,据说这小子很屌,我想透过朋友联系,请他帮我们一场,可惜没找到,说是进医院了,我估计是不愿意出手?!?br />
        其实按照她的想法,弹钢琴的只要是会的就可以,可偏偏姚若晖不干,说找就找好的,有时候大家虽然是朋友,私下她也觉得若晖的个性有点太过于那个,有钱不是不行,要不要这样花?你请来管弦乐队,放在学校的大礼堂演奏,你是打算每一年都是这样的水准?不是谁都能跟管弦乐队合上拍子的也不过就是个小型的演出,能来几个人看还不一定呢,你才进学校,其实没有这样的声张,自己要是说了吧,她又会觉得自己想的多,可能有钱人家的孩子都不在乎钱吧。

        若晖拿着瓶子在喝水:“名字?!?br />
        “叫简承宇?!?br />
        “有钱?怎么个有钱法?”

        “据传说啊,具体的我不清楚,我也是听我学长说的,他们学校传他传的已经挺厉害,不在学校住,自己在外面住,上学的时候是开跑车的,据说那辆车改装费就花了八十万?!?br />
        这不是赤果果的炫富吗?真是搞不懂有钱人的世界,不知道什么叫低调吗?不怕被绑架吗?这样的嚣张,你一个小孩子花的钱就全部都是家里的,难怪现在有些富二代无法无天,可能是因为她不是这个层次出身的,看不惯,真的看不惯,拿八十万去改装一辆车,脑子有泡吧。

        若晖眼角一抽一抽的,她就问问这人叫什么,用不用跟她说的这么详细?

        相亲啊。

        “你再帮我一个忙吧……”

        朋友拉下脸:“你还真的去找???你疯了吧,我们学校的演出,还有老师你找个外校的算是怎么回事儿?若晖差不多就得了,真的就没有这样重要,只是一场小演出?!彼悴欢裁匆θ絷途褪钦庋闹醋?。

        “玩就玩好的?!?br />
        姚若晖家世不错,老师是怎么知道的?是去过姚若晖所谓的家见识了一次,不说这人如何,家里的设备绝对就是专业的,这看着就绝对不仅仅是爱好的问题,她如果是歌手的话还能叫人理解,或者她从事音乐方面的工作,太过于壮观,只会叫人觉得吓人。

        等了五天,透过好几个朋友求来求去,总算是把简承宇的地址弄到手了,求到了他们学校的人,费了很大的力气才问出来的。

        严创开着车把若晖扔到了地方,自己看着前面,脸上全部都是不耐烦,他现在就这样儿,看着谁都这样。

        “我不来接你了,自己回去吧?!被叭酉铝?,转眼车就没有影子了。

        若晖戴着墨镜,并不是所有地方她都能进去的,被小区的保安给拦在外面了。

        “请问您找哪位?”

        “简承宇?!?br />
        “他住几栋几号?”

        若晖翻着白眼,不过因为戴着墨镜,对方看不到而已,她要是知道还用站在这里吗?为什么打听的人没有告诉她这些呢?

        “我不知道?!比∠履?,利用自己的脸蛋。

        她的脸是可以当卡刷的,一般的男人都会给上几分薄面的,可惜若晖撞冰山了,不是保安不懂得欣赏,而是有规定,把不确定身份的人放进去,真的出了问题,他不仅工作保不住,自己还得赔偿,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的,他哪里有什么钱给这样的人去赔偿去,现在就是按照要求让她回答一些问题,这都回答不上来,他要怎么放人?

        满脸的歉意:“抱歉,这样的话,您不能进去,要不然您先给里面的人打通电话?叫他出来接您?”

        若晖笑嘻嘻笑嘻嘻离开门前,转身脸上的笑容马上掉了下去,笑的脸都犟了,本以为能刷卡,结果人家告诉她卡内余额不足,郁闷死了。

        电话她倒是有。

        简承宇从医院出院回到家里休息,王冉陪了他两天,他实在有些受不了就让自己爸把他妈给弄走了,他自己生活习惯已经养成了,他妈总是很早就叫醒他,王冉是有一次早上九点多喊他起来看演奏会,是他之前提前一天晚上跟她说的,他要爬起来看。

        两代人的生活习惯相差太多,习惯了自己生活家里多了一个人就会觉得怪怪的。

        还在睡觉,被子围成了一个团儿裹在自己的身上,脚片子在外面伸着,身上的睡衣已经连续穿了七天,就这点来看,他肯定不像是他爸,简宁的衣服穿过就马上要洗,简宁不是没有问过他儿子,可简承宇回答了,答案就是这是睡衣啊。

        睡衣的顾名思义,就是睡觉的时候才穿的,那就不脏,没有必要经?;?,简宁被他儿子的回答给弄愣住了。

        简承宇身上的这件睡衣,他已经穿了五年了,几乎熟悉他的人,家里人或者是保姆就都知道,这件衣服出场率很高,只要睡觉就一定能看见这件。

        电话响,自己拽着被子不愿意从梦境里出来,学校关于他也是说什么都有,大部分都是集中在他富二代的身份上,他开着这样的车去上学,想不让同学知道他家里有钱,不现实,不是特意的显摆,实在是因为他除了那几个朋友就没有朋友了,上课呢,要么就连续一个星期不去,谁知道他到底干什么去了,如果来了,自己就跟一阵阴风似的从外面刮进来,坐在最后面,距离别人远远的,看着就有那么一股子的另类,反正不正常就对了。

        不住在学校里,说是因为自己没有这样住过,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这样的答案……

        若晖也是有耐性,一直打一直打,简承宇从床上坐起身,抓着电话,头发全飞了起来。

        “请问是简承宇是吧?”若晖问的很是客气,她很想对电话那边的人,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接电话,她都打了半个小时了。

        简承宇特别有礼貌的扯扯唇角,笑笑:“你打错了?!?br />
        若晖一愣,赶紧说了一声抱歉,就挂断了电话,问个电话也能问出来一个错误的号码,这些人还真是……

        简承宇这就算是彻底被叫醒了,拿着自己的手机,那上面一溜的饭店名字,他走到哪里,电话就都维持这样的水准,哪家有什么吃的记得特别的清楚。

        学校里这样的存在,想不引起别人的注视就不太可能,特别对一些女生而言,这样的男生不会叫人觉得厌恶,长得有那么一点的可爱虽然个子不是很高,可是呆萌啊,有钱呀,开着跑车上学的,你见过几个?

        会有人故意去接触简承宇的,女生跟他打招呼的就特别多,即便不打招呼,觉得好奇的人也很多。

        “嗨!”

        迎面有女生主动跟他打招呼,简承宇的反应就是,自己直接过去,当没有听见,第一他不认识这个人,第二不太习惯别人对他微笑,都谈不上熟悉,哪里来的微笑?

        学校里议论他比较多的词语就是病态,很特立独行的一个人,因为家庭好,很多人都愿意忽略他身上的一些缺点,还有些愿意赞美他,觉得他特别有才什么的,有人夸自然就有人损。

        “他有一米七吗?呆萌?倒是挺拉风的,从开学到现在,每天听见人说的最多的就是他……”

        男生不以为然,家世这个东西拼不了,投胎是个技术活,谁让人家家里有了,一个男人靠着这些哗众取宠,有跑车就有被,还一定要开到学校来,这不是显摆是什么?有捧臭脚的自然就有不屑看不上的,觉得简承宇这样的,也就能靠着家里的家世混混日子。

        “人家有一米七二好不好?!?br />
        “你确定他这个数据是没有穿着鞋量出来的……”

        别人说什么,他就是肯定听不见的,刘宇桐并没有同他们一起回国念书,还继续留在国外,刘宇桐已经换男朋友了,简承宇倒是没有太特别的感觉,自己的私生活很少会提起,别人也不会问,知道他的那四个人嘴巴很紧,从来没有对外说过他有女朋友,大家都是在猜,看着他是经常独来独往,就知道是单身了。

        简承宇只有晚上跟几个朋友去酒吧表演,就当是适应生活了,挣的钱他不要,几个人乐得多分一份,本来嘛,他家里有钱,也不缺这么一点的。

        周末下午起床,昨天晚上弹琴弹的太晚了,后半夜三点才睡下,其实他的生活很是无聊,逃课的时候没有出去玩,只是坐在家里面对着墙壁不停的在弹钢琴,别人会觉得絮叨,他自己也感觉得到自己神经兮兮的,为什么不喜欢父母在他的家里逗留过久,他不喜欢别人说他有病,他就是适合这样的生活而已。

        去了附近的一家饼店,这家有好吃的肉饼,里面放很多的肉,老板娘也认识他了,看见他进来,就笑了。

        “要肉最多的是吧?!?br />
        吃完东西从店里出来,开着车准备回家,他家里就非常简单,一片的白,东西很少,有最多的估计就是矿泉水跟方便面,因为他不会做饭,有时候又懒得出去,只能这样解决了。

        转弯的时候,有个女生不知道怎么走路的,差一点就给撞上了。

        “你没事儿吧?”

        女生也是吓的够呛,好半天才回过来魂儿,看着下车的人,摆摆手,幸好幸好,要不然……

        肖可静是拿着奖学金进的音乐学院,家庭条件非常不好,很独立,也是在酒吧表演赚取自己的生活费,靠着自己不偷不抢生活,她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丢人的,关于简承宇她当然就是听说过的,不过她没有亲眼见过,虽然有同学说过那车是什么样的什么牌子,可她又不认识。

        简承宇的车才到小区的门口,就看着前面一个疯婆子冲了出来。

        若晖问到了他的车牌子,绝对就是这辆没有错,她找了他好几天,一直就是联系不上。

        “小姐,你这样做很危险的……”保安喊了一声,要是真出事儿了,谁负责?

        若晖瞪着眼睛,是辆车到小区的门口都要减速的好吧?你当她傻吗?

        瞧瞧车玻璃,里面的人降下了车窗,露出来自己的头:“你是简承宇?”

        看着不像,按照若晖所想的,那个人一定眼睛是长在头顶的,里面坐着的这位,估计是他弟弟吧,看着年纪太小,就那么一团儿,不能怪若晖觉得他小,闹闹的长相原本就是偏显小的,他是小骨架他在胖的时候你也不会觉得他很胖,虽然圆但只会叫人觉得可爱,穿衣服有品位,没有一个人说过他胖。

        若晖净高一米七三,还要比他高出来一厘米,女生原本也是显高,虽然她在外面坐着,他在里面,她就用眼睛那么一扫,直接下了结论,完全就是初中生啊,可能有些初中生都比他高。

        “我不是?!蹦帜制ばθ獠恍Φ幕卮鹱?。

        没想到又不是。

        “他人呢?能不能给我一个他的联系方式?”

        简承宇只是说:“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人,我也不认识?!?br />
        “这辆车是你的吗?”若晖狐疑。

        “是我的,有问题吗?”

        若晖摇头,估计又是问差了,闹闹是脸不红气不喘的撒着谎,有谁规定了他就必须要承认自己是自己吗?他又不认识这个人,开着车刷卡进了小区,将若晖遥遥的扔在了后面。

        可怜姚若晖跑了两趟,就愣是没有看见这位传说中的富二代。

        朋友把自己的手机扔了过去:“你自己看吧,这是据说拍到最高清的一张?!?br />
        “我X……”若晖脏口。

        这个小王八蛋,她问他是不是简承宇,他特平静的告诉自己,他不认识这个人,同学很是有耐心的听完若晖前言不搭后语的絮叨,帮着她来分析:“人家也不认识你,知道你是谁?你也知道他这样的身份,估计应该有很多女的前仆后继的往他身上扑,能承认才怪呢?!?br />
        “我像是色迷心窍的人?”

        朋友认真的点点头,你不像谁像,如果不是有严创存在,她都要怀疑了,若晖是真的要找一个弹钢琴弹的好的,还是要找借口接近人家?你都能请到那么牛逼的人,再请一个钢琴师,简承宇再好也不见得有人家专业的强吧。

        若晖觉得无语,懒得跟她说,说不清楚的。

        大半夜的去跳小区的门,结果被保安抓了一个正着,保安满头的黑线,她这样跳,难道以为他们就全部都是瞎子看不见的吗?

        保安有些哭笑不得,这行为已经构成报警了,他们没有其他的办法只能联系派出所,她三番两次的来,他们有权力怀疑她是不法分子。

        若晖把简承宇的电话给了警察,说自己就是要找这个人的,警察例行的打电话过去。

        “不认识啊,我不认识她?!奔虺杏钤诘缁袄锓袢献约喝鲜兑θ絷?,警察看着姚若晖的脸色有些发黑,这发疯了吧?追男人追到这个地步?还跑到人家的家里去骚扰人家?

        “小姑娘,看着你年纪轻轻的,又长得这么漂亮,别一天总做梦做什么豪门少奶奶……”民警也是好心劝诫若晖两句,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你还总是这样送上门,多丢人啊。

        若晖脸上的表情不甚美好,她的耐心已经要被耗尽了,已经给出来他很大的面子,这小子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但是自己又想不起来,现在被人这样出言讽刺,姚若晖的脾气原本就很火爆,现下是一分的耐性也没有了,伶牙俐齿的反口攻击,看她这个样子,警察就不会觉得她是什么好玩意,你看看她这个态度,现在也不看看她自己在哪里。

        “你坐好了,坐好了?!逼鹄囱劬?,当警察久了,身上就有一股子的严肃的味道。

        若晖横在椅子上:“我就是不懂法,我也知道我现在并没有犯法,你没有权力对我这样说话,我现在不想跟你说任何的话,我有权找我的律师来?!?br />
        片警觉得这样就说不下去了,小小年纪,你倒是张狂的很,你还有律师?你大半夜的不睡觉跑到一个封闭小区要跳门进去,你这样还不犯法?你是法盲吧。

        “身份证?!?br />
        若晖摊手,就是不肯合作,不仅不合作,她说话都是带着刺的,今天那个小子叫她觉得很是不爽,这口气,她没有地方可以撒,正好眼前的人撞了上来,算是他倒霉。

        “没带?!?br />
        “总记得吧,念给我听……”

        “怎么办?警察叔叔,我不记得哎,有本事你把我关起来啊,你拘留我啊……”她跋扈的撇着唇,将那种不屑讥讽全部都写在脸上,现在就是明明白白的瞧不起对方,她的态度就是这样的。

        “行啊,你要是不配合你就在这里待着吧,坐好坐好?!?br />
        “我劝您呢,千万不要碰我,不然你小心后悔……”

        那片警也是来脾气了,小丫头片子,还治不了,才要上手叫她坐好,姚若晖的律师来了,就真的来了一位所谓的什么律师不律师的,这位片警儿上岗这些年,就从来没有撞上过这样的情形,律师来的时候以为若晖不是酒驾就是闯路障,这是她经常干的,前者次数还少那么一些,后者就是经常发生,你问她为什么要这么干,她的回答说为了找刺激,他这次过来已经做好准备了。

        等问明白了,自己都有些发愣。

        “不是闯了路障?”

        片警有些激动,这都是什么人?思维怎么好像就都不在原地似的?能不能来一个能说话的人?他已经要疯了,这人从进门开始,就木着一张脸,完全当他不存在似的,罗嗦了半天,然后才闹明白,这个女孩儿是干了什么?还一副颇觉得罪名很小的样子。

        “你现在总可以说了吧,大半夜的不回家,在小区的门口转来转去,还试图跳门想要干什么?”

        “我想看里面的房子不行吗?我要在里面买房子,现在先探探路?!?br />
        驴唇不对马嘴的,不过民警也算是了解了,这牙尖嘴利的死丫头家里应该是有钱,自己今天明显就是落于下势了,没有办法,抓不了人,人家又弄了这么一个所谓的专业人士在身边。

        第二天姚若晖是正大光明走进去小区的,门口的两个保安脸色就跟酱菜似的,这里的小区啊,说买就买,怎么跟地瓜土豆似的?

        姚若晖按着门铃,她住在简承宇的对门,现在方便了吧?她就不信了。

        按了能有半个小时,总算是有人出来了。

        “找谁?”

        “简承宇、”

        “不认识?!彼砭鸵厦?,若晖一大巴掌照着门板就拍了过去,按照自己想象当中,她应该是把门给震了几番,现实就是她的手有点疼,疼的有点抽抽,自己想抖抖手,因为实在太疼了,可又不能,毕竟有人看着,这样太丢人,只能攥着手放在后面来回的松张。

        “你不是简承宇你是谁?”

        简承宇看着眼前的女人,木然的看着她的脸:“我不认识你?!?br />
        “我认识你就够了?!?br />
        推开他,自己径直走了进去,这里是破烂仓库吗?怎么会这么乱套呢?清清喉咙,对着他眨眨眼睛,够美了吧。

        “我能不能请你帮个忙?!?br />
        简承宇就好像她是病毒携带体一样的,站在距离她最远的地方,两个人自然就是谈不拢,闹闹的个性说起来十分的复杂,一个陌生人莫名其妙的求到他眼前,他为什么就要帮?他心里倒是有点明白她的意思,她觉得自己长得很漂亮这就是本钱是不是?

        不至于有其他的想法,单纯的就是不想帮,没有道理去帮。

        这人无论你说什么,他就跟木头似的,一点反应不给你,说了半天说的自己口干舌燥的,他依旧不肯吐口,若晖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行,她换人还不行吗?

        这完全就是一头死驴,能看上他的人脑子肯定有问题。

        临走的时候看着他桌子上的牛奶,若晖恶意的笑着:“你是应该多喝一点牛奶,这样有利于长高点?!?br />
        极其蔑视的一眼,自己转身就回家了。

        她以为闹闹会给她什么反应?是跳脚还是跑过来跟她争执?他的反应就是没反应,跟没听见一样,带上大门,自己回到床上拉过来被子继续睡觉。

        若晖给严创打电话,他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好几天都联系不上,自己开着车出去,又是泡吧,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不泡吧会觉得身上痒痒,想追求她的男人有一大票那么多,可以让她随便的挑选,若晖开车到了路边,突然就想吃烧烤了,自己坐在车头前,烧烤店附近就有很多的流浪猫狗,若晖手里的铁盘子上面套着一个袋子,这样方便她吃过了只要将袋子丢弃了,店主套上新袋子可以继续利用,自己吃吃,蹲便蹲在地上喂喂猫狗。

        她的个性很霸道,可有时候也挺善良的,气人的时候能把人气死,张扬跋扈的时候又那么让人恨得牙根痒痒,好的一面毕竟是隐藏的,泡吧喝酒私生活乱套,乱花钱,喜欢名牌,就光是这一身的标签就足够被人讲究死了。

        “Tina,没想到会在这里看见你?!?br />
        若晖遇上老朋友了,两个人明显就是认识的,难得她脸上的那些戾气就全部都化解了,愿意心平气和的跟别人说说话,男的明摆着就是对着她还有意思,试着聊起来过去的生活。

        “严创没有回来?”

        几乎姚若晖身边的每个男人都有些叫不准,严创对于她来说到底算是什么,说实话很是令人费解,她跟严创的关系叫人觉得暧昧,朋友不是这样做的,谁身边都有朋友,男女普通的朋友关系,可以睡一张床?是不是有点夸张?即便外面的生活作风很开,她这样也会叫人觉得她跟严创有点什么。

        “创啊,忙呢?!比絷团呐氖?,这就是准备要离开了。

        她跟眼前的关系,还没有好到可以一起聊创的事儿。

        后半夜回到家,喝的有点高,若晖觉得身上的热还没散下去,自己摇摇晃晃的拍着对面的门板。

        “开门?!?br />
        杀气腾腾的靠在门上,她就不信了。

        里面的人开门了,这次的速度很快,打开门就站在门口看着她,若晖原本有很多的话想对他说,现在只剩下词穷了,自己也觉得自己挺low的,大半夜的过来敲门,她想干点什么?问题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啊。

        摇摇头,自己又摇摇晃晃的回了家,算了吧,这样没意思,进了门自己脱裙子,脱到半截,迈着大长腿身上就穿着一件衬裙,又跑了回去,就光着脚,简承宇还没有关上门,若晖推门捧着他的脸直接就吻了下去。

        身体觉得空虚,心灵觉得空虚。

        她要的不是一场恋爱,而是一场一夜情。

        邻居这种生物呢,就是世界上最尴尬的存在,事后要怎么拍怕屁股就离开?可现在管不了那么许多了,也许是酒喝多了,真的喝高了,就是想找个人来陪陪自己。

        这绝对就不是姚若晖第一次的放纵,人说龙生龙凤生凤,隋涛到底是不是个长情的男人,没人知道,就从表面上来看,他只娶过两任老婆,前任老婆给他戴了绿帽子然后娶了裘灵,似乎外面就没有闹过太大的阵势,或许有,或许没有,这没有人知道,姚静业呢,就是典型的享受型女人,她的爱情维持的很短,在爱情的保质期一过,她是不管道德,没有任何的东西能束缚住她,若晖多多少少是随了她妈,小时候告诫自己一定不要做一个姚静业一样的女人,因为这不是荣幸,这是侮辱,长大了之后才明白,心灵是会空虚的,爱情?

        她从来就不信。

        这个世界上是否存在爱情,姚若晖不清楚,相比较去寻找那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她更加喜欢自己现下的生活。

        丰润的小嘴贴合他的唇上,简承宇紧紧的抿着自己的唇,似乎有些抵抗,因为陌生,因为不认识,送上门的女人,穿成这个样子,现在又是这样的举动,他还需要多想吗?他想推开她,若晖的眼神清澈明亮,也许是因为她在求欢,眼神很勾搭人,小小的那么一张脸,堵着他的唇不让他开口,她不是不给他机会,如果三秒之内没有推开他,那么抱歉了,她眼下能找到的就是他了。

        那就这样吧,明天的事情,明天在想。

        送上门的礼物到底应不应该拆开?

        简承宇承认她长相很出众,女人有着一张出众的脸是可以为自己加分的,若晖觉得什么男女身高差接吻的言论未免有些不靠谱,她现在觉得身高相同也是一种乐趣,手伸进他的衣服里摸着他的后背,后脚一脚蹬上房门,她家的大门还那样的开着,她的衣服包就全部都扔在地上,她晚上喝了酒,舌尖上还残留着一丝的味道,属于她的味道肆虐在他的口腔里。

        推着他的身体往室内走。

        “你成年了吧?!贝⒌氖奔湮柿艘痪?,她得确定一下他是否有成年,其实现在说这个就晚了,成不成年也就只能这样了。

        *

        徐瑶进家门,没有发现儿子,看着桌子上的纸条,王博把孩子领出去玩了,看了一眼手表,都快十点了,领着孩子去哪里了?

        王博领着王令尘开车去附近的肯德基玩去了,这个时间压根就没有什么小朋友,王令尘说一定要等徐瑶回来自己在睡,他很精神,看样子并不是强壮的,或许过去的多少个日日夜夜他就都是这样渡过的,王博有点心酸,这么大的孩子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弄的他很是手足无措,他也有想过,这个孩子到底是不是他的,验就是为了给自己吃颗定心丸,确定了之后,却不愿意让儿子知道那一幕,王博跟家里人说过,永远不要提这件事儿,徐瑶那边他相信,徐瑶不会主动提,一个孩子如果知道自己的爸爸怀疑过他的身世,恐怕会受到伤害的,这不是王博愿意看见的,既然选择了,自己就得去面对,拿出来自己的态度,那时候那样做,他也是没的选,她自己去日本了,几年之后回来了身边多了一个孩子,她妈说是他的,他自然去是去验证一下这话的真假性的,王博不是没有怨恨过徐瑶,到现在这么久了,光是怨恨也没用,该生活依旧要生活下去。领着儿子开车回家,停好车领着儿子从小楼梯上去的时候,家里是有灯的,说明女主人已经回来了,这种感觉不坏,如果里面的人……

        王博告诉自己,别在想了,事情都过去了,他现在是跟徐瑶一起生活。

        徐瑶对着儿子脾气很好,有用不完的耐性,她也有自己的工作,今天是因为王博在家里,所以她才把孩子仍在家里的,想尽量留给他们两个人相处的时间,或者说,徐瑶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王博,过去谈恋爱时候的感觉肯定是走了,人的感情不是想有就有的,那种感觉很是怪异。

        “妈……”

        徐瑶回过神亲亲儿子的脸:“你应该要睡了?!?br />
        “妈,晚安?!?br />
        徐瑶带上门,自己从里面出来,王博还没有睡,估计今天就陪着他儿子玩了,工作没有做,他是个很合格的父亲,能陪着儿子疯能陪着儿子胡闹,徐瑶回了自己的房间里,忙完工作简单的梳洗了一下换了睡衣盖上被子就睡觉了,忙了一天,自己也会累,特别是跟王博生活在一起之后,会经常觉得累,因为要多考虑一个人的心情,孩子跟大人是不同的。

        王博也绷着要顾虑她的心情,两个人的日子估计就都只是累吧,徐瑶最后如此想着,就进入了梦乡里。

        王博等她睡着了自己才关上电脑,推开她房间的门,她似乎睡的很熟,没有感觉到他的到来,王博的手扶着门扶手,就那样定定的站着,他看不真切那个女人的脸,因为房间里没有灯,只能靠着客厅里的角灯发出来微微的亮光,看的不够真切。

        她跟孩子的出现就像是一颗炸弹,炸毁了他平静的生活,给他带来了很多的麻烦,叫他觉得头大,王博不会认为徐瑶就是故意的跟自己保持距离,而是她真的是打从心眼里的对自己有排斥,自己也是相同的。

        两个人住在一个屋檐下,明明就是应该最亲密的关系,却弄成今天这样,王博问自己,是谁错了?

        是他错了吗?

        是年轻的错,是大家的错。

        总这么僵着也不是办法,孩子一天一天长大,难道他们就永远这样过了?带上门,想着明天早上应该谈谈。

        王博早上要上班,五点就起床了,徐瑶已经在准备早饭了,这段时间她每天都起的很早为他做早餐,王博不会认为她心里是有自己,而是她在进行她所谓的告罪,她觉得毁了自己的生活,她在弥补。

        王博跟以往一样,没有吃,他可以去单位吃,自己也不想动她准备的那些东西,就单纯的不想碰,也许是过不去心里的坎吧,觉得自己接下来要说的话,很是狼狈可笑。

        徐瑶似乎对王博没有吃早餐的行为很是接纳,默默的收了桌子上的东西,王博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到了单位自己就特别郁闷,他是怎么搞的?自己娶老婆是为了当摆设用的?

        她毁了自己的生活,她总得拿出来一点态度把?

        王博也是生气,你自己一点态度不肯拿出来,你跟我分居,难道是等着我去求你?

        给徐瑶发了一条短信,以短信的形式告知,她晚上回到房间去睡,其他的王博没详细说,她看得明白就看明白了,看不明白那就这样过吧,只不过这样过下去的结果就是,大家一拍两散,也好,也算是曾经给过孩子一个家。

        徐瑶的棱角磨平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当了母亲,自己当了妈妈之后,面对一个孩子,你不得不沉稳起来,不得不忍受一些所谓的委屈,跟孩子讲得失,未免就有些搞笑了。

        接了儿子回到家,把自己的衣服被子都挪到了主卧室,她觉得很忐忑,心中无比的希望他晚上加班,或者出差吧,给她两天缓冲的机会,王博也是想晚上加班,他也不愿意回到家里,她要是没搬,自己好像有些丢人,就好像他怎么奢求她搬过来一样,他只是为了以后的生活能进行下去才提出来了这样的要求,要是搬了自己也觉得别扭,感情断开了,然后就跟焊接一样,说接上就能接上?

        不能够吧。

        偏偏就是准点下班,王博不愿意走,磨磨唧唧的,跟同事说出去一起吃个饭,他请客。

        “今天不行,我老婆生日,我跟你出去吃饭,回家她非灭了我?!?br />
        王博只能回家,开车进了小区,自己的车停在位置上就不肯下车,调整了一下椅背,自己躺着听歌,他也是有够无聊的了,对回家心里就是有一种抵抗,在抵抗什么,自己也不清楚。

        ------题外话------

        今天应该该返家的就都在返家了吧,要多注意安全哦,看好自己的行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