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24  误杀与故意杀人的分别

    324  误杀与故意杀人的分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不是强硬的把他塞了进去吗?”简禛的母亲横着眼睛看着儿子,简耀东的动作越来越大,简承宇之前犯了那么大的过错,全部公司的员工都在抵制他,闹出来那么的动静,现在就想掩盖过去吗?

        简禛看着自己的鞋尖,又看了一眼简鹏鹏,不屑的收回目光,前妻生的这两个孩子也就是这样了,简鹏鹏很早就已经进了公司,一点作为也没有体现出来,简承宇哪怕就是犯错至少错的叫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在错之前还夹着一件成功,那个年纪能做成这样,就算是简禛都想为他鼓掌了,年轻就是好,什么都不怕,他已经过了那个阶段了。

        “你叔叔偏疼他就不是一点半点的……”简禛母亲抱怨,能不能拜托他睁开眼睛看看???公司付出最多的就是简禛好吗?他们一家付出多少的辛苦。

        简禛挑唇:“自己的亲孙子自然是要偏的,难不成来偏着这样没用的废物?”

        简禛的目光扫在简鹏鹏的身上,简鹏鹏站起身就准备上楼了,他的年纪比简承宇大上那么多,现在的位置处境都很尴尬,他没有简禛能干,撑死了将来也就是坐在原位置上守着,只能守擂却不能攻擂,像是简耀东简禛之类的都比较喜欢有本事霸气的孩子。

        简禛的母亲看了儿子一眼:“鹏鹏也还小?!?br />
        “???承宇今年几岁?那小子下手比我还狠?!苯屑蚨G心中最为不平的一点就是,上一辈简宁不如他的,他自认自己要比简宁优秀许多,他的儿子自然也应该是甩出去简宁的儿子几条街,现在竟然被简宁的儿子逆转了。

        最大的感触就是,找老婆千万不能图好看,孩子的智商遗传母亲,你看现在鹏鹏就这样嘛,狗屁都不是。

        自己也懒得说他,说他自己嘴巴还累呢。

        简禛母亲心里叹口气,孙子是她看着长大的,简禛所说的那些就全部都有,孩子不够聪明没有天分,要是女孩子还好,幸好小孙子看着挺聪明的,就是年纪上差了太多。

        公司内部的晚宴,简承宇自然是要参加的,司机去酒店接他,司机自己私心里是认为这人有神经分裂,他也有去过酒吧接简承宇,跟现在就完全是两种状态,简承宇向来不喜欢跟司机说话,司机接了他这么多次,说过的话大概加在一起也不会超过五句,他的状态似乎就一直在神游当中,明明那么喜欢睡觉的人,工作起来就跟疯子一样,他在不停的压榨压榨别人,他是不在乎你身体会不会出现问题,一切都要按照他说的走,极其目中无人的这样的一种人。

        简宁的母亲今天很漂亮,这是她的场子自然要拿出来自己的姿态,陪在简耀东的身边,微笑着面对着众人,简耀东跟老朋友在说话,简宁的母亲才跟某位太太分开,进去补妆,坐在椅子上脸上的笑容凭空消失,她的笑容也是要分对谁的,对化妆师吗?化妆师还没有资格受到她这种待遇。

        简承宇的团队似乎相处的并不是很融洽,这些人是简耀东挑出来送到孙子手上的,结果短短的时间里就闹翻了两个,已经离开公司了,简宁母亲从侧面了解过,一个团队是不应该有两个领导者,这点她非常赞成,因为赞成所以到现在她依旧没有出手去管,相信孙子自己心里有数,这小子平时就算了,一旦投入到自己的范围之内,他是不容许别人对他说不的。

        秘书敲门从外面进来:“承宇马上就要到了?!?br />
        简宁母亲点点头。

        作为简耀东的孙子,出生身上就是带着光环,所有人都将目光投放在他的身上,想知道简耀东的孙子以后会如何,简承宇的第一次出手果然得到了很多的注目,紧接着第二次却失败的那么彻底,有看笑话的有持续观望的。

        承宇平时跟谁说话都不多,个性有些害羞,害怕人,可是一旦上了台,他身上的这些就全部通通都消失掉了,就像是一位历练了很久的精英,不急不躁的站在台上将秘书准备给他的台词全部说完,一样的冰冷,一样的脸部僵硬,如同简耀东一样一样的。

        简禛不得不承认,这个孩子教的很好,作为一个继承人他很优秀,很霸气,反观之自己的儿子……

        简禛心里摇头,云泥之分,怎么比?

        简禛的母亲则是嘟囔:“平时看着好像有自闭症似的,你看这样的场合他就不一样了,说白了还不是装,一个男孩子心计这么深……”简禛母亲不能理解,正常害怕别人的人能站在台上看着下面这么多的人讲话吗?简承宇现在哪里就有一丝害怕别人的表现?这孩子好像从小就是这样的,从小装到大,累不累?

        简琳拽拽母亲的手:“妈,你少说两句吧,叫人听见了?!?br />
        简禛母亲小声嘟囔着:“现在大家都在看他,有谁会看我,我孙子啊,倒霉啊遇上这样的一条小毒蛇,有他这样的出风头,鹏鹏还有什么表现机会,鹏鹏都这么大了,你哥也总是骂他,他不是不够好,只是遇上了这样……”更好的,简禛母亲没有把最后的几个字给吐出来,作为这样家族出生的孩子,其实简鹏鹏不算是很差,只是有了简承宇的光芒在前,简鹏鹏则是变得平淡无奇,试问别人的目光视线都投注在简耀东亲孙子的身上,哪里还有鹏鹏玩的?

        简鹏鹏低垂着头看着地面,不知脑子里在想什么,他已经足够大了,前几年黎萍萍透过经纪人有来找过鹏鹏,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黎萍萍离婚之后就再也没有结过婚,一直单身到今,对方透露出来的含义就是鹏鹏已经长大了,他自己有能力去认母亲,可简鹏鹏却回绝了黎萍萍的经纪人,他从小成长的环境母亲不是黎萍萍是其他,他没有办法认所谓的亲生母亲。

        简家人的家宴,一家人坐在一起,依旧是没有声音的晚餐,随后全部的人离开大宅,简承宇似乎身体有点不舒服,简宁母亲看着孩子的脸色不是很好。

        晚上十点钟,简承宇的情况似乎有些加重,简宁的母亲披着睡袍,简耀东也被惊醒了,佣人说情况有点不对。

        “他每天睡觉之前都要喝一杯牛奶的,我在门口叫了很久他没有出声,我推开门进去喊了他好几句也是没有回声……”

        简宁母亲踩着拖鞋蹭蹭蹭跑到楼上去:“叫医生?!?br />
        简承宇之前出现身体不适的时候已经叫过家庭医生,医生也为孩子进行了处理,谁知道现在竟然会反复,简宁的母亲坐在床边,是不是因为吃药了,这些人就是大惊小怪的,手指触在简承宇的脸上。

        “闹闹……”

        叫不醒,孩子的身体动了动,紧接着出现了呕吐的情况,吐了简宁母亲一脚,简宁母亲最应该的反应就是先离开床边,毕竟这样的场面已经叫她觉得恶心了,可简宁母亲看着简承宇吐了出来之后,第一个反应竟然是没有顾忌自己的脚伸手去摸孩子的头,把简承宇的头给抬了起来。

        “承宇,有没有听见奶奶在说话?简承宇?!?br />
        简耀东是随着简宁母亲上楼的,闻着屋子里的味道,转身吩咐佣人赶紧去准备车,这已经不是叫家庭医生能解决的问题,要送医院,简宁母亲试着抬手想把孙子弄起来,可她身上哪里有力气,简耀东扶着孙子,简承宇的脸色呈现惨白惨白的,下面司机往楼上跑,看着简耀东要去背,自己赶紧就上前,背着简承宇下楼。

        晚上十点十二分到达医院,医院的医生给开出来了头孢滴注,暂时诊断为急性肠胃炎并且开出了抗感染及解痉的处方,简承宇倒是醒了,首先表达自己的身体很冷,可能因为生病,提出来了要求见王冉的要求。

        “你见你妈有什么用?”

        简宁母亲生气,这时候你妈就是长翅膀飞过来了对你的病情能起到什么作用吗?奶奶在这里陪你不是一样的?

        隔天下午两点,简承宇的体温攀升至39。3°,简宁的母亲施压,孩子生病了既然在看病为什么病情却没有好转起来?总要给她一个解释吧,简耀东虽然不像是简宁母亲那样咄咄逼人,可他的态度已经表示出了他的极大不满,他就这么一个孙子,找得到生病的原因,为什么不能做最好的治疗?孩子坚持不打退烧针,表示一定要见到自己母亲。

        简宁母亲叫人联系王冉,王冉五点到达医院,她并没有对简宁说,简宁人在澳门呢,如果是孩子生病的话,她自己就能照顾得了的,王冉不知道跟她儿子说了一些什么,简承宇表示自己愿意接受打退烧针,吃退烧药。

        “妈,我身体很不舒服,我不想待在医院里……”

        王冉搂着儿子;“你都多大了,还跟妈妈撒娇,你爸人在澳门呢,你快点好,等你爸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出去玩行不行?”

        简承宇低声嘟囔了一句:“你也没有时间?!?br />
        王冉摸摸儿子的脸:“这次说有就一定有,最近妈妈不是特别忙,答应我儿子的就能做到,怎么样?”

        母子俩说了好半天的话,简承宇跟王冉的关系到底还是比跟简宁母亲亲,这孩子的表现确实就像是有些人格分裂,至少他狠起来的那一面估计王冉就是看见了,她也不会相信的,因为在她眼里的自己家的孩子就是无害的,喜欢睡觉,喜欢吃肉喜欢唱歌喜欢音乐,是这样的一个孩子。

        医院也备受压力,各方最后给出来的结论就是金黄色葡萄球菌引发感染导致的剧烈呕吐。当天下午的注射,简承宇的病情似乎未见好转,到了第三天他依旧呕吐,并且感觉到腹部隐痛。

        王冉这次急了,她没有办法不去联系简宁,因为在这个范围之内,简宁懂的她不懂,儿子现在病成这样,她也管不了其他了,叫简宁马上过来。

        “情况非常不好,已经是第三天了,昨天下午我过来的,打针情况一点好转都没有……”王冉详细的说着医生都给孩子开了什么药品,孩子都打了哪些,她自己心里有分寸,全部的药的名称她都记得,因为躺在床上的人是她儿子,她不可能不加以小心的,打之前都会过,并且去试着了解,这种药物对孩子会产生什么作用,王冉说的很清晰,她尽管不懂却记得很准,按照简宁所听见的,这是对的,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没有好转的。

        简宁更加在乎这个儿子,因为订不到飞机票滞留在机场内,一直在跟机场的员工沟通,保持自己的手机开机,一直在不停的打电话当中,早上简承宇出现了腹部隐痛的症状,十点多简宁终于上了飞机。

        十一点整,简承宇接受肝功能和凝血功能的检查,结果显示,两大项内的数个重要指标均不在正常值内。

        “你总要给我一个说法,为什么我儿子现在会出现这种病状?你们医院说是因为金黄色葡萄球菌引起的,那现在这又是为什么?他的肝功能和凝血功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结果?”

        王冉尽量克制叫自己的语调试着温和起来,她做不到,医院现在不能给她一个答案,她迫切需要的就是答案,给简宁打电话,他的电话一直不通,简宁母亲这边已经明确的表示要转院,可转去哪里?

        简耀东会议中途秘书急速的小跑推着门进来,全部的人都在往这里看,秘书快速的走到简耀东的身边:“医院那边情况似乎很不好,情况不对简先生,简太太现在没有办法,通知我请您过去,承宇的肝功能和凝血出现了问题……”

        简耀东起身,秘书跟在身后,一路上秘书一直在说话,不过声音很小,后面的人又要保持距离简耀东的步伐根本就听不清,简耀东的脸上所有表情全部凝结着,冰冷得就像是冰坨,简禛只能接手,他有些狐疑,这是怎么了?

        承宇住进医院他倒是知道,病的这么重吗?要病到什么样的程度,叔叔才会扔下会议直接走人?

        简耀东上了车,秘书准备带上门。

        “他们都会做一些什么?小病看到现在告诉我孩子的病越来越严重?”秘书没有搭腔,快速的将车门带上,回到副驾驶的位置,车子飞了出去,到达医院,简宁母亲已经请了最权威的专家在看诊,依旧是没有得出结论,简承宇开始接受保肝以及输血的治疗。

        王冉整个过程都没有哭,尽管自己的情绪已经马上要土崩瓦解了,她还在坚持最后一秒的冷静,她得了解整个过程,这里的医生她就一个都不相信。

        下午四点简宁的飞机落地,落地的第一件事马上打开手机,飞机依旧在滑行的状态当中,回拨出去。

        “怎么办???医生说孩子的血小板在减少……”王冉已经控制不住了,她忍着忍着就是要忍到丈夫落地,她一个人不行的,已经要崩溃了,做母亲的职责告诉她不能躺下去,她得坚强,她坚强了她儿子才能坚强。

        “先生,请你回到座位上去,先生……”

        空姐上前,他儿子命在旦夕,明明就是普通的肠胃炎怎么突然之间变成这样?严重到了这一步,简宁自己也是个医生,在他手上经历过很多的死亡,但他绝对不希望看着他儿子去走那条老路,到底是哪里出现错误了?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就变成这样?跟王冉有些说不清,他必须现在就去到医院,然后确认孩子的病情。

        司机就在机场等待着,医院这边医生也是无奈了,就正常的情况来看,有些不对,孩子昏迷状态,根本就问不出来话。

        “他那一整天都干什么了,给我想?!?br />
        简耀东叫妻子去想,简宁母亲就努力回想,她脑子也是有些乱套,孩子被司机从酒店接了回来就去了晚宴的现场,然后全家人一同用了晚餐,似乎就是吃完了晚餐他身体才开始不舒服的,可是不对啊,那一天那么多人都吃过相同的东西……

        那也就是说,有可能是在之前,他在酒店吃过东西?或者在外面哪里吃过了东西?

        简承宇酒店那边表示,当天他根本没有叫餐,甚至在司机来的时候他从未出过客房的大门,监视记录上就有,中间除了有人进入过他的房间几次,那都是公司的人员,这边配合调查,也说那天简承宇没有不舒服的征兆,至少他们看起来是觉得正常的。

        简宁有去了解,可就如医院所说的,病情来的太过于奇怪,奇怪的叫人摸不到头脑。

        “会不会是有人下毒?”

        “如果中毒了呢?”简耀东几乎跟简宁是同时说出来相同的话。

        医院觉得太不可思议了,怎么会中毒呢?就连简宁母亲也觉得诧异,孩子在哪里中毒的?吃以外还是有人蓄意的?

        王冉的手一直发抖,她压着自己的手不叫手抖,这时候别跟着添乱了,她不能乱,她必须得镇定,中间王妈妈打过电话过来,说是要让王冉领着孩子回家吃顿饭,问闹闹是不是还没回来。

        王冉耐着性子,她现在就想对人喊,她一句话都不想说,可不能叫父母担心,她保持着语调。

        “妈,我这边还有工作,等我忙完了在给你打电话好吗?”

        治疗团队不断尝试确定引发简承宇肝功能重度损伤的毒素来源,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事情闹大这样的大,简耀东虽然没有继续逗留在医院,他不能总待在医院里,哪怕他担心孙子,也不能,他一个人的行动会引起来一片的连锁反应,简家这就几乎隐瞒不住了,简禛觉得很是诧异,中毒吗?

        简禛领着儿子去了医院探望,简禛其实可以不来的,他是长辈,可他也是一位父亲,倒是难得那位了简宁两句。

        简耀东一直坐在椅子上,秘书看得出来,在这些人当中,伤得最重的其实就是简先生,简承宇那是简先生的命根子,真要是有个万一,被人都能表现在脸上,简先生却不能,风声现在压得住,以后能压得???一旦真的压不住了,他还要面对外人,恐怕公司也是会受到一定影响的,他每天必须还要到公司去。

        简耀东的思维就跟正常不在一条线上,公安局已经正式介入这件事情,对外自然就是封锁的,暂时不会有消息透露出去,医院那边算是传来了一点好消息,症状似乎有所缓解,因为没有找到引发中毒的东西没有办法给出最佳的治疗建议。

        简耀东提出来的,要从简家人的身上查,事件发生到了今天,他最先怀疑的就是简禛。

        也许简禛没有这样的心思,可事情出了,他怀疑的就是简禛,权力欲望这种东西,可以成就一个人自然也能毁灭一个人的良心,公安局的突破口出现在了……

        并不是简禛,最后排查,因为简耀东的态度非常强硬,确定了目标他就不会撒口,如果真是简禛,他不介意弄死简禛去陪孙子的,要是简承宇活不了,简禛也不用活了。

        警察搜索,简禛的母亲都要气疯了,一直在表示自己要找律师,简禛的父亲倒是没有开口,他跟简耀东是兄弟,怎么会不明白,如果他不是有了什么证据,他不会干出来这样撕破脸皮的事情,没有人比他更加在乎简家的名誉。

        简禛也是如此想,不管叔叔是不是怀疑自己,先要抱住简家的声誉,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压制下去,就连家里的佣人也不需要知道更加详细的信息,他们是配合调查的。

        “鹏鹏你怎么了?”当姐姐的发现弟弟脸色有些奇怪,是不舒服吗?

        简承宇如愿之后第四天,简鹏鹏进入了警察排查的视线当中,经过两日调查,夜间公安局基本已经认同简鹏鹏存在下毒嫌疑。

        简家这下是真的乱套了,如果事情真的捅出去,可大可小,投毒,差一点就真的要了简承宇的命。

        简禛配合调查,他选择沉默,东西是从儿子的房间查出来的,至于简鹏鹏是怎么样的弄到简承宇的口中,这点简禛现在还不知道,不够清楚,既然公安已经给了答案,他怎么能不去相信这个结果呢?

        倒是简禛的母亲,简琳包括简鹏鹏的姐姐表示根本就不相信。

        简鹏鹏的姐姐表示对简承宇的事情惋惜,但是也希望警方能早日水落石出,别冤枉好人。

        “我希望你们明白,我们这样的家庭是不能发生这样的丑闻的,一旦真的宣扬出来,这种损失是你们所想象不到的,你们懂吗?”她的态度高高在上,事实上简家人除了面对简耀东惯于都是在上的,她压根就不信鹏鹏会去害简承宇,他们两个都没有过什么接触怎么可能呢:“我弟弟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不可能去害人,如果有人想害他,会遭天谴的?!?br />
        简耀东是最早得知消息的一个人,简禛没有办法,到底是自己儿子,发生这样的事情,他没有办法不来求叔叔,求叔叔放过鹏鹏一马,但是简耀东拒绝见简禛,并且在公司内也是一样的态度。

        简承宇的命大,这是捡回来了一条命,可能因为并不存在的某些,他差点就死在了某人的手中,尽管救了回来,身体也有受到了损伤,这是最为父母最不愿意见到的,王冉经历了提心吊胆的96小时之后,医生宣布病情终于稳定了下来,你知道她的感觉是什么?

        多大的恨,会叫一个孩子对另一个孩子出手?她自认自己儿子活着没有妨碍别人的路。

        王冉是不可能松口要放过那个害她儿子的人的,简宁却一直在保持沉默,每天陪着儿子,简承宇睁开眼睛的时候王冉哭了,自己用手擦擦眼泪,眼睛红肿的厉害,她一直忍着,忍着不叫眼泪掉下来,不能哭,人好好的哭什么,简宁退出病房,自己在外面站了很久。

        警方调查简鹏鹏作案的冬季已经持续当中,投毒的毒药甚至就在网络能轻易的找到,并且有配制的方法,并且购买时不需要任何的证件,简鹏鹏的口述当中说的就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比如简承宇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他装着害羞,装着害怕别人,其实就是为了抢风头,简耀东帮着简承宇打出来名气种种之类的言语颇多。

        整个事情出来,简禛一侧保持沉默,简禛跟他的父亲要求全家闭嘴,现在公安那边已经给出来了结果,简鹏鹏自己已经供认不讳了,但是他拒绝承认自己是故意要毒杀简承宇,表示这只是误杀。

        简禛心里很清楚,故意与误杀的出入,也有请了专家的律师团队,律师团队就表示,因为这是一家子的事情,其实还是可以从请求简耀东放过简鹏鹏一马着手,如果变成了误杀,这样的话,简鹏鹏的刑期也许会定格在三年以下或者更短的时间,也有可能会被判成缓期,这样的话,对简鹏鹏来说已经起到了震慑的作用,孩子已经知道错了,就可以了。

        简宁的母亲脸上的表情有些狰狞。

        “误杀?我看他是恨不得闹闹死了才算,这么狠心的孩子,什么叫误杀?这件事不会这样了结的,谁都别想……”

        简宁母亲已经跟律师接洽过,简耀东的意思她现在不是特别明了,但是对于这件事儿绝对不可能就紧紧是震慑震慑,她想要简鹏鹏在里面蹲着,为他自己所犯的罪行负责,王冉简宁方面因为是当事人的父母,警方必须要跟孩子的父母进行沟通,王冉的态度也是很强硬,没有的商量,绝对不是误杀,简鹏鹏这样就是故意的。

        别说她不给别人留后路,闹闹差一点就死了,她儿子死了的话,谁给她后路走了?她不逼别人,别人就要逼死她。

        秘书看着简耀东,律师过来见简耀东,毕竟这件官司他要打,他现在需要知道简先生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警方不是也说了,这就是以投毒的方式故意杀人?!?br />
        8日检察院正式受理了公诉,公诉方指控涉案人简某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

        秘书拦着简禛:“简先生在休息……”

        简禛强行闯了进来,他知道自己这样要求有些过于难为叔叔,可鹏鹏是他儿子啊,简耀东看着推门进来的人,秘书无奈的看着老板:“简先生……”

        “你出去把?!?br />
        叔侄两个人面对着面,简禛从来没有求过人,甚至这件事情上他认为鹏鹏也是活该,可孩子真要是判刑了,这辈子就都毁了。

        简耀东转开自己的视线。

        “你在来求我之前,你有没有想过,整件事情不是承宇惹出来的,他是一个无辜的人,差一点就命丧在鹏鹏的手里,今天你换成跟我一样的位置,你能说出来这番话吗?就连最基本的道义你都不懂,你还来见我做什么?承宇的身体受到了影响,不要说判,就是死刑我都不觉得解气?!奔蛞跻醯乃底?,他不介意在帮着简鹏鹏加重一点罪名。

        简禛觉得心寒,抬头看着简耀东。

        “你出去吧,我现在不想看见你?!?br />
        简禛的母亲哭的死去活来的,孩子这样就彻底完了,简承宇现在又没怎么样,为什么就一定要追究呢?鹏鹏肯定就是被简承宇给逼的。

        简琳劝着自己母亲。

        “妈,我们还是回去吧?!?br />
        她越是想这事儿越觉得不应该来,如果叔叔知道了,恐怕只会更加恨他们的,鹏鹏做的确实有些不像话,差一点就要了承宇的命,人家现在追究也是应该的。

        “不行,我得去跟他们说,放我孙子一马……”

        王冉一直陪着儿子,简承宇的身体现在有些弱,他醒过来之后,对警方所说的基本就是能对得上简鹏鹏所说的那样,当天家宴,简鹏鹏三次递给简承宇水,因为承宇觉得那水有点别的味道,喝了一口就吐了出去,随后的两杯虽然接了过来,却没有在碰,晚宴之后杯子就被清醒了,警方找了过去,从杯子上找到了毒药的残留,也幸亏就是他只是喝了一小口,并且马上吐了出去,也仅仅就是因为这一小口,差点命就没了,分前后三次,足以说明,简鹏鹏并不是误杀,而是有计划性有针对性的故意投毒。

        王冉的脸色也不是很好,身上穿了一件宽大的开衫毛衣,儿子醒的时候陪着他说说话,简承宇昏迷的时候就拽着儿子的手,一秒钟都没有分开过,王冉不知道这有没有用,她就是希望孩子能知道,他还有父母挂念着他,不能就这样叫他走了,她不肯松开,一直到医生宣布闹闹的病情正式稳定了下来。

        用手摸着儿子的头发,简禛的母亲进不来,因为外面有保镖,简耀东加强了孙子身边的防护,为的就是不想叫其余无关的人来打扰孩子休息。

        “我想跟里面的人说两句话可以吗?”

        王冉从病房里出来,简禛的母亲看着王冉,尽管虽然不愿意,但还是放低了自己的身份。

        “我们能谈谈吗?”

        王冉冷眼瞧着简禛的母亲。

        “如果是来谈简鹏鹏那就没有必要了,我一定会追究到底?!?br />
        简禛的母亲指控王冉:“他这辈子已经完了,你就不能高抬贵手放过孩子吗?”

        “他有放过我儿子吗?我为什么就一定要当圣人?当您来指责我的时候,请您拍拍您自己心口的良心,今天换成是你,恐怕会比我更加的激动,这不是误伤他就是故意要害死闹闹的,我不知道我儿子到底什么地方惹了他,竟然叫他下了这样大的死手,我觉得这个孩子很可怕?!?br />
        “这都是你儿子逼的,他就是一个标准的两面派……”

        王冉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简鹏鹏会变成这样,怎么会有这样无知的人?过错就一定要推到别人的身上是吗?因为别人逼迫,真亏得她好意思说出来这样的话。

        “我没有什么好跟你说的?!蓖跞椒碛只亓瞬》?,简承宇是醒着的状态。

        “妈,是谁?”

        “无聊的人,你在睡一会?!?br />
        简承宇联系了律师,他是当事人,他想要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搞的,父母都瞒着他,没有对他说明事情的真相,他有权力要知道,律师相信的把经过说了出来。

        “简鹏鹏那边是要怎么打?”

        “是要打成误杀?!?br />
        简承宇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一样的横过窗子的上限,误杀吗?他现在躺在这里,还能说是误杀?

        “证据不是已经都显示了……”

        律师听着心里有点发冷,按照简承宇的意思,不仅仅是故意杀人,并且还要把简鹏鹏一次性的搞死,当律师的自然检察院会有相熟的人脉,这只是一个孩子,出口的话竟然这样的狠?虽然是对方错在前。

        简耀东听了秘书的回复,自己好半响。

        “随他吧,受到伤害的人是他自己,对被人狠一点总比别人对他狠来的强?!?br />
        这就等于漠视了传递回来的消息,秘书心里想着,真是不知道承宇以后到底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他现在已经看着有些迷惘了,看不清,这孩子的性格……远远要比简耀东更加不好猜测,简先生也只是没什么感情,简承宇简直就是青出于蓝,把手里的这点势玩的是很通透,就单说简鹏鹏这件事情,他读的又不是法律系,他怎么会明白那么多?是他懂还是他身边有一个给他出谋划策的人?借力打力。

        前途不可限量啊,不过这前途就不好说了……

        简鹏鹏的姐姐参加了两次庭审,她到现在为止都不肯相信,简鹏鹏做了这件事情,她私下去看了弟弟,父亲现在不愿意出面,其实她心里也是有怨恨的,如果是小弟弟的话,父亲一定就不会这样的冷酷无情,放任着鹏鹏不管。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简鹏鹏不说话,他自己也说不明白,也许就是嫉妒之心吧。

        小时候简承宇出生就是众星捧月,他永远就是最善良的那一颗星,别人都要围着他在转,明明他也就是一个书呆子,学习成绩好了那么一点,他只会死读书,可是每个人看见他都在夸奖他,跟他生长在同一个大环境中的自己,他活的很是狼狈,自己比简承宇大了那么多,却被一个毛孩子给封住了前路,他明明承认了自己的错误,到底还是妥协了,可大家还是一味的赞扬他,就因为他是简耀东的孙子吗?

        因为有了这个前提,他才能这样通行无阻,鹏鹏讨厌别人表扬简承宇的那副样子,甚至有人明明就是不屑,可嘴上依旧在说着动听的话,为什么你们就要这样的虚伪?

        更加虚伪的就是简承宇,他总装,人前一套人后一套,从小他就装,他装孤单装孤僻去吸引别人的关注,害怕别人,没有朋友,没有朋友的话,为什么他跟那四个人成了朋友?组成了一个乐队?这叫没有朋友吗?

        还有他害怕别人的话,为什么能走上台当着那么多的人镇定自若,如果换成自己,他相信自己也一定会是这样沉稳的,可惜没有如果,因为他不够优秀,父亲也总是说,他不好。

        简承宇念书从来没有触碰过公司的事情,怎么可能一出手就是这样的老练?收购别的公司难道就跟切西瓜一样简单吗?他之前跟着父亲接手触碰过,明明对方的条件很是苛刻,为什么到了简承宇的手中就如同探囊取物那样的简单?

        不是他爷爷在帮着他打江山,那是什么?

        自己一个普通人,脚踏实地,却跟着一个身上开了外挂的人去比较,他怎么比较得过???

        鹏鹏就想,如果卸掉了他身上的神话部分,卸掉他的外挂,当他就连命都没有了,他的神奇也只能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