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芳芳……”

        “妈,叫我呀?”芳芳踩着拖鞋往外跑,当婆婆的已经穿好了:“你陪妈去一趟医院被,张梁说今天不能陪我去?!?br />
        芳芳点头:“行,妈你等我一下,我叫我妈过来看一下孩子?!?br />
        回到房间里给典韦去电话:“妈,你过来帮我看一下孩子,我老婆婆要去医院,孩子我不能抱去?!?br />
        典韦这马上就从单位请假,脸上乐呵呵的,看见谁都笑,典韦人家现在就是有笑的资本,生了一个好女儿,女儿嫁了一个好姑爷,典韦人家吹嘘也能说,看我那女婿,把张梁夸的就跟一朵花似的,顺带着连张梁他妈都夸上了,找到这样的人家,上辈子就是烧高香了。

        “典姐出去啊?!?br />
        典韦笑眯眯的:“嗯,我女儿要陪她婆婆去医院,这不孩子在家里呢,我得过去帮带一会儿?!?br />
        “那辛苦了?!?br />
        典韦扬手打车,直接到了芳芳家小区门口,张梁贷款买了一套房子,现在月月还贷款,王冉那车钱张梁是按月打给王冉,不管王冉要不要,是按照新车的价钱给打的,用芳芳的话说,人家在你最困难的时候伸手了,你就不能算计的太多,人家不要是人家的,你不能舔着脸不给。

        芳芳现在生活就步入正轨了,丈夫有钱之后看着也还那样,张梁这个性你不得不称赞,有的男人你给他一步登天的机会,他就飘飘然了,觉得自己完全不同了,张梁也许是本性好,也许是因为确实人就是这样,不声不语的,到点上班到点下班,他嘴里永远不会说,自己家开了一个多大多大的超市,一天能赚多少,就是现在的邻居也都以为他就是个小白领,以前怎么对老婆的,现在依旧怎么对老婆,张梁他妈那对芳芳一个讲究,老太太没心眼子,芳芳也不跟自己婆婆玩心眼,有些人说婆婆永远不是妈,这话不见得不对,大体而言十对婆媳八对半就都有问题,芳芳就是幸存的那一对,家里的钱婆婆不把着,她都这么大年纪了,死了之后还不是儿子儿媳妇的,以前没钱的时候芳芳跟张梁也过了,现在日子好过了,芳芳还能生出来别的心思啊,在一个芳芳娘家条件不错,也不至于搭,全部的钱都交给芳芳管。

        芳芳会来事儿,对着婆婆也确实好,她婆婆身体不好饶是如此,芳芳这儿子生下来自己就没怎么上过手,婆婆怕儿媳妇不会带孩子,白天叫芳芳带,晚上都是自己看着,人家一手把孙子给带大的。

        芳芳灌了一个水瓶放在婆婆的胳膊下,怕她打吊针的时候觉得胳膊发麻。

        “您这是女儿吧?”临床的一个打针的人看着张梁妈问。

        张梁妈笑眯眯的:“儿媳妇?!?br />
        “儿媳妇啊,那真是不错?!?br />
        儿媳妇能做成这样就算是挺不错的了,两个老太太都是等时间,顺便就聊天了,对面床的就抱怨自己儿媳妇不懂事:“我这今年是本历年,你说就没有问过我一句,什么都没给我买,我自己一合计吧,得自己出去买吧,红色内衣买了一套,前两天问我,妈你的内衣都买了没有???”

        张梁妈还是笑,她就是这个劲儿,在她来看,自己能买的,何必就一定要求儿媳妇买呢,就是儿媳妇给买了,也许你还看不中呢,老年人跟年轻人眼光可不同。

        “得往开了想?!闭帕郝枞傲艘痪?。

        对面那床的老太太叹气:“我们当家长的,累一辈子养出来一个儿子,给准备结婚给准备买房,豁出去命的给啊,到最后就连一句话都换不回来……”

        各有各的想法,人家会觉得我辛辛苦苦的把儿子培养成才了,结果儿媳妇就这样忽略我,她不见得就是想要那套内衣,想要的是儿媳妇嘴上的关心,哪怕不是真心诚意的,你心里至少应该有这件事儿,知道你老婆婆今年是本历年,给买了,不管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你做儿媳妇的就算是到位了,她所希望的也就是这样。

        一个病房就都在抱怨儿媳妇,芳芳从外面回来,进门一听,笑了,她这是回来早了是吧?

        这完全就是批判儿媳妇大会。

        把袋子放在桌子上:“这橘子我尝了,可甜了?!?br />
        芳芳坐下身给婆婆扒橘子皮,她婆婆伸手,婆媳俩就是这种相处方式,张梁今天有事儿回不来,这不没办法嘛,走的时候还忘记了跟芳芳说,打电话过来问。

        “没事儿,你别担心,我跟妈现在在医院呢?!?br />
        “你们俩怎么去的?”

        “打车,一会儿打完针,我跟妈在外面吃一顿,孩子在家里我妈带着呢?!?br />
        挂了电话,当婆婆的看芳芳:“张梁晚上回来吃饭嘛?”

        “嗯,回来?!?br />
        张梁从来就没有参加过应酬,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自己也有想过,人家做生意就都是互相沟通沟通的,自己太过于死性不合适,跟王亮也问过,王亮就那脾气,有什么好应酬的,我现在给你把关,你就做你自己的,什么你都不用管,有关系就是这点好,有人罩着,上面就是下来人人家心里也是有数,不会过分的难为你。

        芳芳看着婆婆这吊针走的有点快,她婆婆心脏也不是那么好,受不了这速度,其实陪老人打吊针就是一件特别无聊的事情,别人一个小时就能打完的,她婆婆得用两个半小时,大瓶一点的,就得三四个小时,而且还不是一瓶药。

        典韦在家里哄着外孙子,怎么看就怎么喜欢,那是自己女儿生的。

        “妈妈陪着奶奶出去看病了……”典韦现在对女婿就是一百个满意,你看房子也有了,什么都有了,女婿现在还这样,典韦就忘记了,那时候张梁不行的时候,她是怎么在背后瞧不上张梁的,不过典韦这手好,她瞧不上也没有当着张梁的面表现得太过,也就是因为嫂子介绍了张梁跟嫂子那时候闹的挺厉害,但是架不住典韦人家会说,她是不管人家给不给她面子,就能上去说,厚着脸皮,到底还是跟嫂子和好了,用芳芳舅妈的话,这张梁是幸亏好了,要是不好啊,你妹妹得恨我一辈子,觉得我就是故意坑芳芳的。

        介绍对象不就是这么回事儿嘛,好不好当事人能说得准?这都是叫不准的事情,你要是有那个命,你旺夫,你丈夫自然就会好,你要是没那个命,你能怪介绍人嘛?人家能预测你未来能过上什么样的日子嘛。

        老太太吊完针,芳芳弯着腰把她婆婆从床底下划拉出来,刚才可能是自己走路,给踢进去了。

        扶着自己婆婆出门打车就去商场了,家里有很多要买的东西,芳芳也问自己婆婆身体行不行,一般打完这药她婆婆是最精神的。

        “看看人家刚才那小媳妇儿?!蓖》康挠腥讼勰搅?。

        “可别羡慕人家了,一家有一家难念的经?!?br />
        外婆给乔芸打电话,这不夏侯令单位发了东西,现在夏侯令家就不缺这些啊,张梁跟他老丈人的关系,怎么说呢?张梁反正见了夏侯令就没有太多的话要说,老丈人说什么自己就听着被,该给买的自己一样不差,都送到家里。

        “你过来拿点东西?!?br />
        乔芸这日子过的精彩极了,侯林那大货车出事儿了,把人给撞了,最倒霉的就是当时根本不是他驾驶,可不是他驾驶的也是他雇佣的人给别人撞了,人家现在就让他们家来赔钱,家里哪里有钱???

        之前给乔芸买那辆破车,就花出去不少,人侯林前妻也没少要,毕竟你还有女儿呢,你按月给抚养费这就是应该的,至于其他的消费,这就看你的良心了,你要是愿意给买那她也不会拦着。

        闹到最后,乔芸现在傻眼了,手里就剩四百多块钱,这赔偿人家的钱还没赔偿完呢,法院判了是要赔偿二十多万,可哪里有二十多万???

        侯林就说不行这大货是不能开了,他现在就这条件,也没有房子,法院要是来追债,那就让他们来追,本来就是没钱啊,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他还倒霉呢,他找谁去?

        候文惠那边吃喝那样不是钱,给乔芸憋的就不行了,再说日子也得过,侯林现在不攒钱,这日子就太难过了。

        乔芸给王冉打电话。

        “姐,你借我点钱被……”

        王冉听了就在心里叹气,这又来了,说实话她现在都怀疑乔芸是怎么过日子的,动不动就伸手要钱。

        “我没有?!?br />
        乔芸恳求了好几次,王冉就是不吐口,乔芸咬着牙,她恶狠狠的咬着牙,恨不得把牙都能给咬掉,乔芸怎么不恨?你还是我姐呢,芳芳不好过你就恨不得把一切都给芳芳,轮到我,你就不行了?

        挂了电话在打给芳芳,芳芳就没有王冉的那份耐心了。

        “我没钱”芳芳语气也不是很好。

        就是有也不借。

        乔芸手紧紧握着电话,她现在算是明白了,只要自己家不有钱,谁都看不起她,她浑浑噩噩的过日子,现在就是想站起来太晚了,没有机会。

        挂了电话,跟侯林对看着。

        “看见没?这些就是我的亲戚们,当初我就说给他们买什么?都是白眼狼……”乔芸怨恨,怨恨滔天,她怎么会不怨恨呢,她都走投无路了却没有人愿意伸手帮助她一把。

        外婆叫乔芸过去拿年货,乔芸去了,进门抱着外婆就哭了。

        “谁想发生事故了?那不是没有办法嘛,我恨他们所有的人……”乔芸喊着。

        到这种时候了,眼看着她就要被逼死了,就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却没有人愿意伸把手来帮她,乔芸真是恨啊,怎么能不恨呢,她的人缘就是再臭,她也是活生生的一个人,看在外婆的面子上,看在她妈妈的面子上。

        外婆手里还有点钱,这就都是从老儿子手里划拉来的,外婆真是倾尽所有,把自己身上能翻腾出来的钱就全部都扔给乔芸了。

        “你别怕,明天外婆在给你送?!?br />
        可着谁苦,也不能可着乔芸苦,外婆跟乔芸不是没出现过矛盾,可外婆总想,这孩子可怜,谁的命运就都没有乔芸这样坎坷的,做什么什么不顺啊,好不容易侯林干的挺好的,你说这回还不能开大货了,不能开,他还能干什么???听乔芸那意思,现在侯林要是出去赚钱,赚多少将来都是赔偿给人家的,就不能出去工作。

        那日子怎么办?他们家里还有个老不死的吃白饭的。

        等乔芸走了,外婆这心思就乱了,自己坐在沙发上哭,拿着毛巾一直哭,乔芸就是可怜啊。

        典韦给芳芳带孩子呢,夏侯令下班自己回来的,进门就看见自己妈哭呢。

        “妈,你这又是怎么了?”

        外婆就说乔芸遇上事儿了,说实话夏侯令不想管,谁家就有那些闲钱不停的往外扔,在退一步来说,夏侯令也不愿意搭上这个人情,指望以后乔芸有钱了在还给自己?他一点都不指望,只要乔芸别总来找他借钱就行,夏侯令现在就是这份心思,可不能说啊,老太太哭的死去活来的。

        “要多少???”

        芳芳的条件好了,决定于夏侯令的生活水准,不用担心女儿,不用往女儿身上搭钱,甚至现在调转过来,女儿时不时的往他们身上贴点钱,夏侯令自己外面也有来钱的地方,典韦不是不知道,就是懒得吭声。

        “你手里有多少?”

        夏侯令进门衣服就都没有换,出去去提款机提了一万块钱出来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拿着拿钱,手有点发抖。

        “我知道你们就都瞧不上乔芸,你们不信她,我信,我就信她能过好,能改好,别人不愿意帮我帮,没钱了我就去卖血?!?br />
        “妈,你说这个干什么……”夏侯令有点讪讪的,这是干什么啊。

        外婆梗着脖子就去乔芸家了,侯林也在家呢,外婆把钱当着侯林的面给了乔芸。

        “我活这么大岁数了也没盼望着就能过什么富贵的生活,乔芸啊,外婆没本事,也给不了你什么,我就那么一个房子,将来我死了就全部都是你的,谁抢也抢不走……”

        外婆这就是给乔芸吃定心丸呢,就算是欠债,那房子还值钱呢,外婆现在能给你的就是这些。

        外婆看着儿子大家对乔芸的态度,她就恨啊,乔芸就是一个孩子,你们都是当长辈的,错了就不能改嘛?为什么就不能给她一个改正的机会呢?

        “你要是用钱你来找我,不许跟别人借钱,你听见没有?他们都瞧不起你……”外婆的话音一落,乔芸眼泪就淌下来了,侯林坐在一边抽烟呢,侯林也是看出来了,不混出来一个人样,就真是人人都瞧不起他们,这种感觉很憋屈。

        乔芸现在心里也是憋着一份愤怒,她一定要好好的过,这一次的信念就比哪一次的都足。

        “外婆都这么大年纪了,你说我还能活几年,但是我活几年我管你们几年,侯林啊,乔芸性格不好……”

        外婆拽着侯林的手就开始哭,乔芸追根究底发展到今天那就都是自己的错,她养出来的。

        外婆真心觉得自己前半生就是做错了,她应该教乔芸做人的道理,钱能有了就可劲儿花吗?现在你家里出事儿了,你手里却一毛钱都没有,你以为亲人是什么?有些亲人就是到时候对着你来一榔头的角色,他们恨不得你死,恨不得你早点死。

        乔芸哭的都上不来气儿了,跟外婆保证自己会好好的。

        乔芸就凭借着一股子的恨意,自己上班了,工作这东西找不到好的还找不到赖的嘛,她现在就不想叫别人瞧不起自己,那就只能努力发奋,侯林在家里做饭,带孩子,就尽管这样日子都难过死了,候文惠方方面面就都需要用钱,大人可以不吃,孩子能给不吃吗?不能把,不能的话,钱从哪里来?

        外婆给拿那一万块钱很快就没有了。

        外婆现在也是拼了,就用孝道压着夏侯令,你老妈我还活着呢,我还没死,你管不管我?你不给我出钱,我就闹腾你,我就作你,夏侯兰人家奸,只要外婆说用钱的事儿,立马就把姜雯推出来,姜雯到现在为止确实扔医院那么多的钱,这是有眼睛就能看见的,夏侯兰也哭,外婆能逼夏侯兰吗?

        夏侯兰现在条件不如夏侯令好啊,芳芳条件好。

        外婆说跟儿子儿媳妇借五万块钱,典韦肯定就是不给拿,夏侯令也被逼的,都快要上梁山了,一次又一次的,谁能给得起?再说借钱的人还是乔芸,夏侯令心里也是有点反感,今天晚上外婆又闹,典韦就看笑话一样的冷眼旁观,外婆就要寻死。

        “就五万……”

        “妈,我们真没有,要不你就把我跟你儿子都给卖了,你看能卖多少钱?!?br />
        夏侯令也是有点寒心,老太太住在他家,他们家养着,好吃好喝的供着,结果到头还作这么一???

        你为你外孙女考虑,怎么就没为你儿子考虑呢?

        芳芳跟张梁抱着孩子回来送东西,典韦去开门,叫芳芳赶紧走,这样的场面叫女婿看着成什么了,里面外婆就喊,不让芳芳走,这老太太都闹腾成什么样了?当着芳芳就跪下去了,跟芳芳说借五万块钱,芳芳都傻了,张梁赶紧扶外婆起来,扶起来之后自己就下楼了。

        芳芳气的肠子都要打结了。

        “乔芸也是你姐姐,你不能看着她不管,她现在这样,跟你借钱,你就嘲讽她……”

        芳芳也赌气:“那我就应该拿着钱往她身上给?情分这个东西就是相互的,我过不好的时候我没去求她,我那时候的日子就好过了?……”芳芳对着自己奶奶喊,你的心还能在偏一点吗?你孙女那时候住的是什么房子?手里有多少钱?一家人就差没穷死了,她跟谁张口了?她成天打电话到处借钱了?乔芸那时候起什么作用了?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现在一个劲儿的就要求别人呢?我有钱我就活该给她花?“我为什么不能不借给她钱?我愿意有这样的亲戚?张梁就在这里,奶奶你对着我跪下,张梁心里会怎么想?你明摆着是再告诉我老公,我需要往外搭钱……”

        芳芳气哭了,实在有点受不了这样的家,极品太多,她也懒得管。

        典韦怕女儿上火,推芳芳:“跟你有什么关系,哭什么哭,赶紧回家去,不用你管?!?br />
        “我怎么不管???你自己看看,这什么家???我回来一趟就这样的……”芳芳对着典韦又是喊又是叫的,典韦哄女儿,把女儿推到楼下,自己跟张梁解释,典韦脸上也是有点讪讪的,谁愿意家丑被别人看见呢。

        回到楼上,外婆就还作呢,行李都收拾好了,说自己出去要饭去,能要到多少钱就给乔芸多少钱。

        典韦看的也有点累,这老太太就是执迷不悟,你跟她讲多少就都是白讲,干脆就不管,你儿子手里有钱你就炸,能炸出来多少就看你本事。

        乔芸这咬着牙就做着发财的梦,想着自己一定就能翻身,到时候脚踩着所有人,叫他们看看,自己不是不行,上班两天就开始不适应,她在家里都待习惯了,实在不愿意上班,乔芸手里现在没钱,她就想起来自己手里好像还有一张信用卡来的。

        信用卡能透支啊,她自己心心念念的就做梦想翻身,咬着牙,做梦就都想,乔芸背着侯林开始透钱,侯林并不知道。

        侯林的打算就挺好的,现在他肯定就是不能出去工作,赔付的钱他还没培完呢,不是他不讲人性,你说人不是他给撞的,谁撞的谁赔偿这是应该的吧,那他当老板的凭什么也得赔?

        乔芸今天买点这个,明天买点那个,领着候文惠还继续该吃吃该喝喝,然后顺便心里想着,等我有钱怎么样的。

        你欠银行钱,你能指望银行永远不追债吗?这不现实啊。

        那就相当于是一个免费的提款机,刷了就有了,乔芸也没想到最后自己竟然能刷出去那些钱,她是有钱了大家就都好过,她不敢给侯林买,怕侯林知道,背着侯林给老太太买些吃的。

        乔芸一个月透了将近三万多,等银行打电话,正好是侯林接的,侯林就有点发懵。

        乔芸还没下班呢,她上的这个班上的,上了不到七天自己就不愿意去了,直接每天在外面就瞎逛,有时候买两张彩票,等着自己去中奖呢,做梦总是比较快的,认为早晚有一天,自己会发财。

        当你缺钱的时候,你的心里会寄生出一种新的希望,会觉得自己运气也许就来了呢,总不至于一辈子走霉运吧,乔芸还在外面得瑟呢,侯林这边换上衣服,就要出去。

        “怎么了?”侯林他妈眼睛是不好使,可耳朵还能听见呢,儿子这动静就有点不对。

        侯林耐着性子安抚自己妈。

        “妈,没事儿,我出去办点事儿?!?br />
        到银行这么一查,一笔一笔的清清楚楚的,乔芸还有什么好说的?

        侯林现在就恨不得打死乔芸算了,你没有钱了,你还敢这样透支?你哪里来的信心,谁给你的信心?

        乔芸晚上才进家门,就被侯林给削了,侯林绝对就不是跟她开玩笑,手下也没有留情,乔芸嗷嗷叫唤,候文惠也跟着喊。

        “爸爸你别打我妈妈……”

        孩子怎么叫也没用,侯林现在已经失去理智了,用什么还???家里还欠债呢,你不知道?我都跟你说了,现在赔偿的事儿还没过去呢,你竟然还敢透支?还有这卡是什么时候办的?他为什么就不知道呢?还是拿着他的身份证去办的。

        候文惠去抓电话,打给王妈妈,小丫头记性好,平时也总给王妈妈打电话,不管你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我,我就愿意跟你们家联系。

        “姨姥救命啊,我妈要被打死了……”

        王妈妈不想管,真是一百个不愿意管,可孩子电话打过来了,她只能给夏侯令转打出去:“文惠给我打电话,说是她妈要被打死了……”

        “你不去看,你给我打电话什么意思?”夏侯令还叽歪的。

        外婆到底还是知道了,侯林就把乔芸给领来夏侯令家了,那被打的已经不成样子了,侯林现在就是不想过了,怎么过?

        他一个人就跟老牛似的,摊上这么一个女人,除了会花钱会败家就不会别的。

        “你自己说吧,你干什么了?!焙盍滞厣弦煌魄擒?,乔芸没站稳,这被侯林给拍的,都给打傻了,过去跟吴国太那段婚姻不幸福,可吴国太就真的没太动过手,就那么一次直接闹离婚了,乔芸被打的,自己姓什么都快要忘记了,自己缩在一边不说话,外婆只觉得一股子气冲到头顶。

        “你有话就说,你动什么手?”

        外婆去拦着,不让侯林上手,侯林冷着脸,别说他不给外婆面子,现在谁来说情就都没用,他就想活劈了乔芸。

        “你自己问她吧……”

        信用卡还债这就像是最后的一根稻草,压垮了乔芸,什么都需要钱,钱钱钱,钱从哪里来?

        她很想哭,大声的哭,为什么她就这么倒霉?别人走路就都能发财,自己无论怎么样去做就是没有用,她也努力过啊,为什么就要这样对待她呢?不能对着她公平一点嘛?

        曾经搞对象的时候,或者在推前一些,从小改正一下自己的品性,她不至于就今天这样,走到今天到底是她错了还是谁错了?

        乔芸不服气,她想努力活出来一个人样,可最后生活压垮了她。

        如果人生能重来一次多好?乔芸喜欢那种重生的金手指,什么都先别人知道,她的一路可以走的很好的,为什么就没有人愿意给她一点相信呢?

        人生重头来,她可以成为百万千万富翁,可以嫁的很好,可以养着儿女,可以叫外婆享福,但是现在……

        侯林就说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在家里接到银行的电话,银行说……”从头到尾强忍着怒气说给外婆听,典韦听了一直冷笑,你看吧,她说什么来的,有些就是狗屎,你怎么搭就都是没用的,扶不起来的。

        就是阿斗。

        外婆看着侯林,她想喊,离婚,乔芸她来养,谁叫侯林上手打乔芸了,外婆突然头觉得有点晕,轰轰的直接躺在了地上,来的太突然别人根本就没有准备,手摔在地上狠狠降落下来。

        “妈……”

        “外婆……”

        外婆死了,死因说起来,这还得归功于乔芸,活活气死的,脑溢血当时就过去了,送到医院,医生说已经断气了,救都没有救的必要。

        乔芸抱着外婆哭,哭的撕心裂肺的,这个世界上能对她包容的也就是外婆这么一个。

        侯林也红了眼眶,他没合计能闹成这个地步,真的,他只是太恨乔芸了,想要给乔芸一些教训。

        家里乱套了,夏侯兰得到信来医院,对着乔芸就开打,现场一片混乱,老太太的身后事总是要办的,大家坐在一起,没有一个人吭声。

        夏侯令恨不恨乔芸?当然恨了,不是你,你外婆能死吗?

        临了到头不得善终,老太太死之前是憋着一口气没的,现在老太太没了,当舅舅的也不能看着乔芸去死。

        这钱夏侯令就跟夏侯兰商量。

        “要不咱们就一人给出一点,妈都没了,她就记挂着乔芸……”

        夏侯兰当时就翻脸了,钱她能拿得出来,就是没有,出去借也能借到,但是她宁愿扔河里也不愿意便宜乔芸了,想都不想要。

        她妈活这一辈子,你说从小拉扯乔芸长大,什么不是给乔芸最好的?临了临了这样就没了。

        “你有钱你给,我一毛钱就都没有?!毕暮罾计鹕?。

        夏侯兰以后就是不打算跟乔芸走动了,她当乔芸是死了,乔芸好几天没有睡,就一直哭,夏侯令就想问乔芸,你现在哭,当初干什么去了?现在开心了?

        满意了吗?

        乔芸坐在床上抱着外婆的照片,她小时候外婆外公都对她好,她条件可以说算得上很好的,吃穿不愁,尽管没有父母没有缺过爱,家里这些孩子当中,她是最被关照的一个,从什么时候就开始不同了呢?

        乔芸想,就是从上了高中开始,成绩越来越不好,王冉姐越来越好,两个人的差距越来越大,然后念大学毕业结婚,那时候如果自己愿意慢下来,认认真真的去想想,不结第一次婚,也许就没有后来的这些,她抱着自己的头,为什么会这样呢?

        就是从王冉姐毕业开始,有了好单位,她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乔芸捂着自己的脸呜呜的哭泣,大姨为什么就不能对她公平一点呢?她都没有爸妈了,大姨要是愿意伸手帮她一把,她不会变成今天这样的。

        乔芸不是恨王妈妈,她就是心里难受,绕不过那个劲儿,时间就被她定格在自己当中念高中的阶段,外婆的意思是想叫她去王妈妈住,毕竟王超王冉学习成绩都不错,对她也能照顾一点,最后没有去成。

        应该怨恨谁?

        典韦觉得做女人而言,其实摊上这种破烂的家庭,你就指着老天爷骂也没用,好在现在外婆是死了,典韦知道自己做儿媳妇的不应该这样,可她也忍不住抱怨,公公活着的时候至少大家表面上还说得过去,现在呢?就婆婆现在死了,以后谁能管乔芸?别说乔芸要死要活,就是真死了,管你的人已经没有了,把自己的退路都给作没了。

        要说环境不好,芳芳那时候也是苦过来的,人这一辈子哪里就有一帆风顺的,也许有,那样的人可能上辈子就是干过什么太大的好事儿,这辈子老天爷来补偿了,没有那个造化就只能过好自己的每一天,典韦感激王冉,可感激归感激,她说句不要脸的话,她家姑爷确实人很稳当,就生意上的事儿从来不会对着外面的人瞎说,虽然说简宁那朋友人家有钱不差钱找个什么样的人合作都行,找她姑爷这样的也难,一是一二是二的,典韦有时候自己也闹心,你说张梁大小也算是个老板,跟简宁那朋友也算是平起平坐了,那人完全不参与这些事情啊,里面外面就都张梁一个人跑,每当这种的时候,典韦就劝自己,劝自己不能这样想问题,要是这样想的话,她就太不是人了,人家把人脉资源全部都放在位置上,人家也可以认为张梁就是一个高级打工的是吧,这样也说得过去的,做人呢开心最主要,有钱拿有钱花,要学会满足了。

        芳芳这样的不是典韦夸自己女儿,芳芳不管过年过节就往她大姑家跑,就夏侯兰家跑的都没有这样的勤快,不是因为芳芳是她生的她就夸,孩子确实有良心,心里对姐姐姐夫都抱着感激的心态,乔芸呢?王冉以前也不是没有管过乔芸,总之一句话,乔芸走到今天谁都不怪,就怪她自己。

        这个钱,典韦可以跟夏侯令闹腾不让夏侯令给,这样的结果呢,夏侯令也许老了,某一天回忆起来,或者哪天外婆在梦里去找她老儿子了,你说夏侯令会不会有心结?赌气也是最后一次了,典韦在心里念叨着,妈,你也别觉得她当儿媳妇的不孝顺,这次她给乔芸还这个钱,以后乔芸要是有记性呢,就把钱还回来,这样大家以后还能走动,要是她没有动静呢,这钱就当打狗了,她不要了就是了。

        夏侯令不愿意掏这个钱,谁不知道钱好花,可自己妈死的时候,死不瞑目啊,夏侯令记得特别清楚,外婆最后摔在地上的那一下,手臂狠狠的摔在地上,他很难过,心里难受,那是生了自己养了自己的母亲啊。

        “这个钱我出?!钡湮た诹?,就她跟夏侯令两个人,用三万块钱买了丈夫的舒心,行,值得了。

        夏侯令没吭声,他自己都没想好,这钱到底是出还是不出,他这两天没怎么吃饭,心里不舒服,自己爹妈就没有一个是寿终正寝的,外公死之前遭了多少的罪啊,外婆这更是,直接被乔芸给气死了。

        典韦劝夏侯令:“花点钱就当消灾了,怎么说妈活着的时候挂着乔芸,咱们当舅舅舅妈的,就给这么一回,以后她要是还不学好呢,那就没办法了,就这样吧?!?br />
        外婆的丧事办完,夏侯兰开始要房子了,她不可能不要的。

        全家人围在一起,王妈妈根本就不参与,她就是差钱也不会要的,不属于她的。

        夏侯令还是不吭声,典韦心里有点活动,说实在话,现在房子是什么价格?这么一想,自己前几天开口说给乔芸钱,乔芸有后手啊,这房子自己是听大姐的,还是应该念着外婆的遗愿?

        外婆活着的时候就经常说,这房子给乔芸,这是谁都知道的,就是没有办过任何的证明,现在夏侯兰开口要,人家当女儿的,就有权力要。

        夏侯兰还真不在乎这么一个房子,她从来就没打算从娘家身上能占到多少便宜,她现在就是赌气,宁愿房子拿出去给路边走路的也不给乔芸,想都不要想。

        乔芸心里着急,在伤心家产还是要争的,可乔芸也明白,自己能说什么?要是舅舅也站在大姨的一边,自己那就彻底完了,哪里房子不给儿女留给外孙女的?

        侯林是真需要这笔钱,可自己不敢开口,他一个外孙女婿没有吭声的资格啊。

        “妈活着的时候就说房子留给乔芸……”夏侯令开口。

        夏侯兰没吭声,姜维推了夏侯兰一把,你兄弟都开口了,房子女儿肯定就没份儿,夏侯令要是不要愿意给乔芸,你还挣什么???

        姜维一贯就是做人挺明白的。

        姜雯吭声了:“这房子是姥爷姥姥生前的财产,我妈跟老舅也没少照顾姥姥,为什么给乔芸???”

        姜雯从椅子上起身,小皱就扯姜雯,谁爱要谁要,跟你没关系啊,你一个外姓人你出声管什么???在小皱来看,不管谁的,谁卖了也好,怎么样都好,跟他们家肯定就是一点关系不沾的,姜雯不干,甩小皱的手:“我也是这家的外孙女,怎么就没有我说话的份儿?乔芸如果赡养过姥姥,我屁话就都没有一句,她自己活成什么样?给她钱,转身也都花没了,乔芸会透支啊……”

        姜雯打从心眼里的看不起乔芸可真本事啊,你还知道用信用卡透支呢?你透完了你用什么还?敢情刷的时候你一点也不着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