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12 家庭主妇的一较高下

    312 家庭主妇的一较高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嫂子你跟我哥先回去……”

        徐秋华看着王焱掀桌子这个劲儿,过去怎么样王焱不敢当面来,现在竟然对着她掀桌子了,以后是不是就要上手打她了?徐秋华不明白自己好吃好喝的养着他供着他,你说从他回来自己说过他一句没有?尽量顺着他,怕他想不开,自己这个当妈的还要怎么样?不说有多了不起,可对王焱她徐秋华不亏心,能给的就都给了。

        “你启开简宁?!毙烨锘瓶蚰?,她今天就要跟王焱掰扯掰扯,是你爸爸对不起你了,还是你妈妈对不起你了?“你从小到大什么不是我跟你爸给你的,供你念书,你念不好,我俩说过什么?我不就是念叨了两句,你看看把你给得瑟的,直接就离家出走了,怎么离家出走就那么好是不是?你最后还不是回来了?外面好,你干什么回来?”

        简宁脸色都变了,这么说下去,这孩子就完了,大家现在都不冷静,在气头上。

        抓过来大衣推着徐秋华往外走,徐秋华还不肯走,她都要伤死心了。

        “你爸挣工资我花过几个钱?我是把全部的钱都往你身上花,你说别人有什么你没有的?补课你就都补全了,你知道你补课那些钱够多少人家好好过多少天的?你就是不懂事,你觉得你姑父家好是不是?再好也不是你自己的家……”徐秋华算是看明白了,这儿子算是白养了,就看上人家的条件了,简宁家有钱,这点徐秋华不否认,人跟人没有办法比,你羡慕也没有用,那些都是人家简承宇的,你王焱是姓王的,哪怕王冉就是你姑姑,这些东西跟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徐秋华也是讨厌王冉用她家的条件来诱惑孩子。

        王超拽了徐秋华一把:“你少说两句?!?br />
        外面徐秋华蹦的多高,她还不能说了?她这个妈当的真是窝囊啊。

        “简宁你进去告诉他,他不用离家出走了,我死,我死了就都干净了?!?br />
        徐秋华只觉得心灰意冷,就连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都不能明白她心里的感受,还说什么啊,还能指望别人了解什么,就这样对她的,她活着有什么意思?这孩子压根就不懂他父母心里的苦啊。

        王超叹口气:“这孩子我是真没辙了,你看他那个混蛋样?!?br />
        王超要是能生出来第二个,王焱他就不要了,这样的儿子自己也要不起,尽量的顺着你,最后把你顺成这样。

        “有什么好值得生气的,你就当他死了,不管了,王冉要是愿意养她就养,不养就叫他去死,死了就都干净了?!蓖醭ё判烨锘铣?,以后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跟着操心不起。

        王超觉得王焱就是自己的冤家,前辈子也许自己杀了他全家,这辈子他投胎成他儿子了,就这样吧。

        简宁看着车子走远,自己进来,王焱还站在原地没动,脸有点小抽搐,闹闹看着地面觉得无语,多大的事儿啊就掀桌子?闹闹有脾气可是发泄出来的次数很少,不能控制好自己脾气的,那都是不合格的。

        “行了,回家吧?!奔蚰蹯偷牟弊?,王焱横着脖子就没动,他憋屈,他对着简宁喊:“我恨他们?!?br />
        简宁无奈,他自己是没有碰上这样的孩子,说实话他也是有点不知道如何下手了,王焱现在这心就脆弱的可以,说不定你那句话没说对他就爆发了:“你妈就是刀子嘴豆腐心……”

        简宁自己都有点说不下去,这样的人往往就是最伤人的人,她自己一时痛快觉得都发泄出去了,她觉得自己委屈,她是都说了,说完叫听的那个容易郁闷。

        王焱说不出来,他不想要这样的妈。

        把孩子领回家,又是一句话没有,看谁眼睛也不敢看了,现在直接就是各种低头,看着地面,你跟他说话他也许有听也许没听,每天都处在游离状态,简耀东的秘书过来接闹闹,要把闹闹接回去,过年肯定就是要在那边过的,闹闹躺在床上翘着脚听音乐呢,这孩子也属于锥子下去不出血那伙儿的,不紧不慢的,谁着急反正他不急就是了,事先也没有跟王焱说一声,等人都到楼下了,叫王焱收拾东西。

        “走啊?!?br />
        王焱有点发傻,去哪里???

        闹闹直接把王焱就给拽走了,简宁养儿子从小就是高水准的,有钱也恨不得一股脑的都给闹闹花了,在吃穿上闹闹从来没有穷过,自己手里有卡,对金钱的概念也不是特别清晰,反正就是家里给的,那他就花被,秘书看着他领下来一个,估计这是要带回去的,联系航空公司,现在票不好定。

        闹闹领着王焱去喝咖啡,顺便吃点东西,王焱最近这消化功能有点退化,看见什么都没有心情,吃不进去,就莫名的开始郁闷,他不明白做家长的为什么就要严格的去要求孩子,也许你们当家长的有梦想,可这个梦想不能成为一种压力压迫到孩子的身上。

        上飞机他盖着毛毯自己就开始睡,王焱坐在一边,王焱睡不着,看着闹闹的脸,其实每个人似乎都出现过这种情绪,羡慕别人的生活,想自己如果变成那个人多好,自己出生在那样的家庭就好了。

        下飞机有车过来接,王焱表现得有点讪讪的,他有点胆怯,说实话他自己没有过这样的待遇,坐飞机坐头等舱,他没坐过飞机,更加没有见过这样的车子,还有司机跑下来给开车门,这就好像是一扇门,打开了里面的大千世界是他从来不曾接触过的。

        王焱觉得好奇,可也觉得自卑。

        闹闹上了车看着王焱,王焱跟了上去,往家里回,到家车子开进去,王焱都不敢看外面,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家庭竟然会住在这样的一种地方,对于王焱来说,现在就像是一个梦幻的城堡,这是自己所没有看见过的,甚至做梦都没有办法做的这样全面细致。

        “奶奶,我回来了?!?br />
        简宁母亲看着孙子,原本脸上挂着的三分笑容现在就半分不剩,看着王焱又将视线挪动到了闹闹的身上,勉强说着场面话,叫两个孩子上去休息。

        “闹闹你留下来,奶奶跟你说两句话?!?br />
        王焱被佣人往上领着,他表现的有点小家子气,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是他所能控制得了的,甚至离开闹闹,王焱就觉得心有点慌,好像一秒之间就不怎么羡慕闹闹了。

        简宁母亲看着闹闹:“你把人带回来之前为什么不讲一声?为什么直接给领回家里?”

        简宁母亲拿着手机叫司机一会儿把王焱送到酒店去,她家不住外人的,哪怕就是王冉的侄子也不会改变她这个决定。

        “那我陪他去住酒店吧?!?br />
        真是出息了,还敢来反驳自己的意见,简宁母亲挑着眼皮看着眼前的孙子:“你是姓简的,他是姓王的,亲兄妹都可以算得很清楚,你跟他算是哪门子的兄弟,你们又不是一个妈妈生的,别让我说第二次,你带他回来的时候你就应该想到了,我会这样做的?!?br />
        简宁母亲的意思是说,是闹闹自己思考出了问题,他明知道家里会做出来怎么样的安排,他还是一意孤行了。

        看着闹闹那张脸,简宁母亲不怎么待见的移开自己的视线。

        “就这么一次?!?br />
        到底还是妥协了。

        晚上简耀东回来,这家里就精彩了,就靠着简耀东那张脸,王焱还吃饭呢?他喊了一声人,简耀东就连点头的意思都没有,说白了就是瞧不上,不愿意拉低自己的层次跟这样的孩子说话,也觉得没有必要,简家吃饭向来就是这样,在桌子上不能有动静的,一家人全部都专心吃自己的,王焱能听见自己嚼东西的声音,奇怪的很,这家人就都跟耗子似的,吃东西没声儿,他吃东西声音太大,自己听的太清楚,就不敢动筷子了,这样的气氛,自己就显得有些格格不入,王焱吃不进去,觉得胃很胀。

        “我吃完了?!?br />
        简耀东没有撂筷子之前,王焱撂筷子了,王焱在家里哪里有受到过这样的规定,他吃完就可以下饭桌,甚至就是爷爷奶奶没有上桌,他要是饿了也可以提前吃的,没人会指责他这样做不好,他吃饱了不想吃了,撂筷子了起身就回楼上了。

        “吃饭的礼貌一点都没有?!?br />
        王焱有听见楼下的人说了什么,眼窝有点湿,觉得自己有点被伤到了,他吃不进去吃饱了不就不吃了有什么错???闹闹没吭声,在他爷爷面前吭声就等于找死。

        不用简耀东说,王焱自己就想着要回去了,待不下去,这个家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氛,一点都不快乐,王焱在一些老人的身上都能体会到一种温暖,可是在这里一点就都没有,除了冰冷就是冰冷。

        闹闹的卧室大的吓人,等简耀东收了筷子,闹闹跟着放下筷子,闹闹上楼,看着王焱坐在床上发呆呢。

        王焱现在算是明白闹闹为什么样样都好,除了弹钢琴他似乎都不会干别的,一整天就坐在那里,可以不吃饭就这样弹来弹去的,他没有自己的喜好,没有娱乐项目,没有特别喜欢的,王焱觉得简承宇活得完全就是行尸走肉。

        难怪他不交朋友,他不会跟人沟通不会交流,要别人发问他才会回答,然后就没有了,自己不会反问,就连最简单的问好问过之后他就收声,看样子人就都是有好的一面也有不好的一面。

        王焱又回王冉家了,简宁也是头疼,教一个孩子你说就那么容易?特别王焱这种情况,怎么下手就都有点难,教好了人家也许不领情教坏了你身上的责任就大了。

        王冉是孩子的姑姑,徐秋华现在用不上力,孩子对着他妈就是有抵触,送回去也许靠自己哥嫂那样的手段能压住两天三天的,也许压不住孩子就反了,往好了想,也许孩子过了这个劲儿自己就学好了,但是如果不往好的方向去往坏的方向走呢?王冉愿意背这个责任不外乎就是因为王焱是自己的侄子,她用心力她还用不上,她到底每天时间都不够用呢。

        “王焱姑姑对你也没有别的要求,我跟你姑父都要上班,顾不上你,也不能陪着你,姑姑说实话很想把你给教好,可闹闹我都没有带过几天,全部都是他爷爷来管的,多了我说了你可能觉得姑姑讨厌,你想做什么样的孩子我也拦不住,你要是把你推给你姑父,这对你姑父也不公平,你在家里住的这一段你也看见了,你姑姑我就不是万能的,不是个合格的妻子,家里的事儿我都伸不上手,别人说什么不要紧,你爸妈怎么认为的姑姑也不当真,我家王焱呢,只要心里有长辈,知道关心长辈就行了,善不善良的也不是靠做什么就能看出来的,别人不信,姑姑信你?!?br />
        王冉没有别的办法,跟孩子谈心,说的深了吧,怕孩子多想,说的浅了吧怕王焱听不进去,不是逼到这个地步,她根本就不会伸手管,话说到这里,她说相信王焱就是相信,孩子现在就是缺少了一种自信,如果他获得了,自然就不会总想着别人是来挑我错的。

        “我想要个笔记本?!蓖蹯痛棺磐?。

        王冉一愣,要笔记本?

        “行,姑姑明天看有没有时间,我带着你去看看,行不行?”

        王冉跟王焱说好,叫孩子去洗澡然后回房间睡觉,王冉踩着拖鞋给王妈妈打电话:“吃的不好,压根就没怎么吃,说是想要一个笔记本?!?br />
        王妈妈立马就反对了,这孩子原本就有点不听话了,你在给买笔记本,你知道他会干什么?特别是这种王冉跟简宁都不在的情况下,小孩子要学坏还不容易?现在网络太发达就什么都有,好的坏的都有,孩子要是去看黄片了,家长不知道,那不就完了?

        “王冉啊你千万不能给买你知道不?”

        妈妈对王焱也是各种不放心,孙子是自己的,可是信任孩子王妈妈可做不到,那以前邻居多少个都是例子,男孩子懂事的也早,接触的网络也早,那不就是背着父母看这些玩意。

        在老人的脑子里,似乎电脑就代表着这些东西,对于一个不算是很成功的孩子,他开口说想要一台电脑,家长大方向的认为这个东西就不能买给你,因为你会拿着这个东西来玩,事实证明,大部分家里有电脑的小孩儿都是控制不住自己去玩这个东西的,王妈妈很是决绝的不肯让王冉出钱给买,有钱没有地方花也绝对不能给孩子买这个东西。

        王冉挂了电话,她心里多少也是有点担心,买个电脑不是大事儿,孩子开口就给买一台,可现在王焱这情况……

        简宁今天有聚餐,回来的挺晚的,安排几个医生去澳门那边做交流,过年的时候大概这些人就都要在那边值班了,算是送行,喝了两杯酒,不太多,简宁开门,王冉就听见声音了。

        “喝酒了?”

        “就两杯,一定要敬我,我就喝了?!?br />
        王冉点点头,等着简宁从浴室出来,就跟简宁说,王妈妈一说王冉就动心了,是不是自己答应的就太过于草率了,不应该给王焱买这个东西呢?

        “你都答应了就给买吧,他要是去玩游戏,你也拦不住,外面这么多的网吧,手里有钱想去哪里玩不能玩?王焱这样,你只能选择相信他,他父母都不相信他,你当姑姑的在背叛他,孩子就真的不给孩子留有余地了?!?br />
        按照简宁的想法,不管王焱这次靠谱不靠谱,他提出来你就相信他,全身心的去信,如果这次不成,那就没有下次,如果成了那很好呀,证明孩子有改正的心态,你的心思就不算是白费了。

        王冉叹口气:“我妈一说,我听着就有点后悔,我也是怕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br />
        小孩子定力都是不够。

        “不能这样说,别说小孩儿就是大人也是一样的,定力这个东西要看你怎么去看?!?br />
        王焱自然不知道自己姑姑跟姑父都说过一些什么,他自己真是想努力的,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一点什么,很想做出来一番成就给父母看,心里明白自己没什么本事,书没念好,别的方面也不突出,要电脑,他心里也没有个大概。

        早上起床,简宁买回来的早餐,他早上有个会议,吃完就离开了,王冉负责刷盘子。

        “一会儿我领着你去买电脑,你自己有没有喜欢的款式???”

        王焱一愣,真给自己买???

        虽然是自己要的可现在王焱有点后悔,买个电脑也要花不少的钱,要是自己买了之后什么表现都没有,不就等于骗人了吗?经历过被人不信任的阶段,王焱现在告诉自己,无论说每一句话,只要他答应的自己就尽全力去做,姑姑愿意相信自己,他就感谢姑姑,感激姑姑。

        王冉领着孩子下楼,看着王焱羽绒服的拉链没有拉好,自己叫孩子拿着她的包,给王焱把拉锁对齐重新拉上,拍拍侄子的脸:“行了,出发?!?br />
        陪着去了,王冉对电脑这东西懂的也不是很多,王焱就更加不明白了,看的眼花缭乱的,什么品牌就都有,王冉都随王焱自己喜欢,导购的嘴巴很能说,王冉听的脑仁疼,给王焱自己选择的权力。

        王焱自己明白不能要太贵的,这是姑姑的钱,就当他是借的。

        电脑一共花了六千多,王冉刷的卡,王焱一路上自己提着电脑,很是宝贝,王冉笑笑,知道珍惜就好。

        王冉之后也没有什么时间就投放到王焱的身上,简宁也是顾不上了,临近年关了,很多事情都要忙,王焱每天待在家里,到点就去上语言课,自己锁好门然后带着钥匙,自己坐车过去,上完课回家,有时候还能帮王冉简单的把晚饭给做了,孩子做的就不能要求太高,会做就挺厉害的,王冉一遇上王焱做饭自己就吃的比较多,不是她为了表现自己对侄子的爱,简宁这嘴巴挑,他嘴上不说,王冉也知道他不能爱吃,可孩子做了,不吃吧就好像往孩子的心里捅刀子似的,你看孩子就是好心好意嘛,她多吃简宁不就可以少吃了。

        王焱自己每天晚上都敲敲打打的,打字就是自己摸索来的,你也不得不佩服孩子,没人教自己摸索摸索就弄明白了,也不知道他晚上都干什么了,背着王焱,王冉偷看了一次,检查一下浏览器,看看他都看过什么,貌似没有太出格的,王冉不得不偷看,不看的话,谁知道孩子都干什么了,看过之后也就放心了,就偷看了那么一次。

        简宁每天给王焱留一百块钱,家里的东西都给买好,他身上也有手机,要是有事情可以找他或者是任何家人,一百块钱虽然不多可吃饭足够了,王焱买了一个大金猪,钱就每天每天的都投进去,然后晚上倒出来数数,挣钱的感觉很好,哪怕这些钱不是靠自己本事赚回来的,他一张一张数着钱,用手去抚摸着人民币,别人都说钱脏,王焱却觉得人民币那样的可爱,越摸越是喜欢摸。

        睡前摸钱已经成为了一种催眠方式。

        徐秋华过了那个劲儿又开始挂心自己儿子了,她去烧香。

        “保佑王焱懂点事吧,保佑孩子早点开窍吧?!?br />
        没有办法把王焱给扭转过来,就只能靠住神力了,徐秋华现在就特别迷信这个,人家说这里灵,有生了癌症的病人诚心的来求,最后都好了,她是不管真假,自己听了就信,那台阶那么高,不是没有信徒,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跪上去,现在大冬天这样的就比较少了,偶尔会有,徐秋华是真的心诚。

        她不求自己长命百岁,不求自己荣华富贵不求自己日子能过的多顺心,她就求能叫王焱好好的,别跟现在似的,说一两句就马上翻脸,能叫王焱好好的往前走,别总犯浑。

        膝盖跪在地上就那么往上去,五六百个台阶,真的跪上去也是一种毅力,很多人坚持不住,一般这样的都是老人家,像是徐秋华这个年纪的比较少,大部分人理智占据着大脑,整个膝盖就都跪透了,冰冰凉的,跪进去自己趴在地上哭。

        “我不求大富大贵啊,我就求能叫王焱好好的,别像是现在这样了,有什么不好的都放我身上……”

        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不疼那就是假的,可疼方式方法不对。

        旁边有人过来,告诉徐秋华可以捐点款,这样对于孩子的未来会更有帮助的,徐秋华那么喜欢占小便宜的人,愣是捐了一万块钱,回到家蔫蔫的,做什么都不精神,想起来王焱自己就闹心,无能为力的感觉并不好受。

        给王焱打电话吧,王焱不接,徐秋华就在电话里骂。

        “小兔崽子,你就不接我电话吧,对,你别接,你别回来了,你就一辈子待在你姑姑家,我看你姑姑最后管你不管?!?br />
        愤愤挂上电话,孩子就是不懂事,不明白谁是真的对他好,谁是假的对他好。

        衣服都给准备好,往简宁医院送,怕孩子冷了,有时候做好了菜送到简宁这边来,叫简宁拿回家晚上给孩子热热吃。

        “王焱,起来吃饭了……”

        王冉喊了一句,早上起来晚了什么都没有做,昨天剩了一点米饭直接就煮粥了,简宁没在家,姑侄两个人随便吃了一口。

        “要是不愿意吃,一会儿出去吃点别的,姑姑没时间了?!?br />
        王焱说挺好吃的,他在家里的话,会母亲表示不满,小孩子没几个就愿意眼前这饭菜的,可是在别人家做客,王焱现在知道好赖了,不喜欢吃也得说喜欢吃,没人欠他的,等王冉走了,自己回到房间里,自己又忙活上了。

        王焱去的语言学校有外教,很多胆儿大的孩子就喜欢缠着老师问问题,王焱从来不会这样,上课听完自己起身就回家,老师给王冉打电话,就说王焱来上课跟没上是一样的效果,就老师来说,她能感觉出来这孩子害怕老师提问,自己目光转一圈,王焱立刻就躲,从来不会发问,明白不明白他不说,老师也不知道,别的孩子都是家长陪着,家长陪完就会问孩子你听懂多少,哪里不懂啊,当时就差不多了解的分明,像是王焱这种呢,没有家长跟着,老师也觉得无力。

        王冉这边开会呢,先挂了电话,说晚上回打,多沟通,可她现在没有时间,再说英语都扔了多少年了差不多都还给老师了,想起来徐瑶了,给王博打电话。

        “姐?”

        王博还挺纳闷的,怎么突然就给自己来电话了,他姐最近不是挺忙的,等听明白了,自己叹口气:“她回日本了,把你弟弟我给踹了……”

        王博不说王冉哪里知道,她根本就不知道的,分手了?那时候不是说都要结婚了吗?怎么就分手了?

        当姐姐的有些事情也不能多问。

        王冉跟王超说,王超直面来了两句:“你就别管他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一点不知道珍惜?!?br />
        王冉瞪王超:“是你儿子还是我儿子???你动不动就不管了,不管了叫他以后干什么去?你就不能拿出来一点耐心,他就是学的不好你就当他从头开始的不行吗?别对着他抱希望先这样开始行不行?”

        王超不吭声了,他不是没试着改变,可你看他改了有什么用?这就是天生的混蛋孩子,说什么都没用,搭多少钱多少精力都白扯,有那时间还不如干点别的去呢。

        “哥,你就这么一个儿子,你给他点信心行吗?”

        “我给他信心?他有什么能叫我信的?一天到晚一屁两谎的,我信他?出去那么久弄不好就跟人学坏了,接触大环境……”王超现在就把王焱的不听话归类为那时候王焱离家出走接触了坏人,底子就坏了,已经改正不了了。

        王冉觉得对牛弹琴也就如此了,自己的孩子,还不如她一个当姑姑的信任来得多,孩子能不失望吗?

        “你就当他不是你家的孩子,别人家的,他做什么你都不要生气,成绩不好就不好,你就当没有看见……”

        王超看着王冉那张脸,他现在是愁的,所以王冉对着他喊,他都没有多大的反映了,王超最近老的很,有点颓废,自己教育不好孩子,好像就没什么立场对着别人来说三说四的,要是以前王冉敢这样,早就拍桌子了。

        王超第一天站在外面,王焱在里面上课,王焱不知道他来,里面几个学生,就属王焱年纪最大,人家有的小孩儿看着不大点都去升级班了,王超只觉得面上有点臊得慌,太丢人了。

        听课的时候王焱就一直在下面小动作不断,王超在外面看的一清二楚的,就这样的孩子还叫自己给他点自信?

        将来长大了你就看着吧,不是当小偷也不能往好路上走了,王超气呼呼的转身就走了。

        他倒是有点进步,至少没冲进去修理王焱一下。

        回到家跟徐秋华就说:“还出钱叫他上语言课,上什么上?还出国,就他这样的出什么国,脸都叫他丢没了,我就闹不明白了,你说你以前待在家里,你不上班就连孩子也教育不好?”

        王超这就是没有地方撒气,对着徐秋华来了。

        前段王焱离家出走,他没有办法惹徐秋华,生怕徐秋华一想不开就去寻死了,憋了这么久的气到底还是发泄出来了,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嘛。

        徐秋华张嘴反驳:“我教育的,孩子是我一个人生的?”

        徐秋华还憋屈呢,你就知道上班挣钱,别的你就一手都不管,我一个人带着孩子,怎么孩子成长就都是我的责任了是吧?我当母亲的不合格,你当父亲的也同样不合格就是了。

        两口子说没两句,就抓到一起去了,等王妈妈在农村那边买了一点猪头,这是人家自己养的,杀了她就买了一点,给送回来,比在超市买的那些强啊,进门就看着徐秋华左边的脸有些发紫,原本是有点青,睡了一宿,脸就变色了,这颜色王妈妈不觉得奇怪啊,王超动手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

        王妈妈真是觉得够了,她一个老太太能希望什么???

        这见天的打架,总是打架,不管是打人的还是挨打的,她看着心慌,孩子都变成这样了,你们当父母的还有心情打架呢?

        “你们俩又打架了?”

        徐秋华勉强挤出来笑容,王妈妈把手里的猪肉扔到桌子上。

        “这些年了,从你进门,我没对你说过什么过分的话,秋华你自己摸心口你问问,妈有没有薄带你?你自己也是当妈的,你说总能看见这样的事儿你什么心情?我孙子现在就神经不正常,你跟王超还没有个老实的气儿,你告诉告诉我,你们想干什么???”

        王妈妈也是觉得现在家家无宁日啊,娶媳妇儿就是为了这样活的?

        “你们俩要是不能过,那就别过?!?br />
        甩下话自己就回去了,回到家躺在炕上就起不来了,浑身没有力气,王妈妈闹不明白你说怎么临了临了的,家里不缺钱了,一件事儿跟着一件事儿的,晚上饭也没有吃,去三婶家了,跟三婶还能说说话。

        三婶的儿媳妇生了三个孩子,三个孩子你说教的就特别好,至少目前来看,都挺听话的附近的就没有不夸的,孩子家里条件挺好的吧,三叔这实力就摆在这里,老大能带着下面两个孩子玩,懂事听话。

        “我也不想管他们了,我就心疼王焱啊……”

        王妈妈心疼无能力,你说出手管,她教不了孩子什么,带着孩子来养鹿???操碎了心,就使不上力气,然后家里的那两个还不省心。

        三婶给王妈妈倒水。

        “嫂子,你要是听我的,你就别管了,管也管不上,孩子的造化这个没的猜,你看我心态就挺好的,将来要是能念书呢那就念,不能念跟着家里干点什么……”三叔三婶对孩子要求就从来都没有过,不管是儿子还是孙子。

        随便长,愿意长成什么样就成什么样,能念书就供你,不能念呢,跟着家里做,三婶也懒得去想孙子以后能怎么样,每天干活都干不完呢,你说哪里有心思操心那些,天天头疼给家里干活的人做什么吃,她脑神经就这么大一块儿就全部都用到这上面了,其他方面孩子有自己妈妈去操心,她也懒得管,要是孩子妈妈有事情了,叫她过去帮看着一下,她就给看看。

        王妈妈叹气,除了叹气也不知道能干什么了,老王家这些孩子,你就看,上一辈平平顺顺的都懂事都听话,到这辈先是出来一个王凌,紧接着就是王焱,王妈妈心惊肉跳的,她就怕王焱以后变得跟王凌似的。

        王凌以前也没现在这样啊,你说越来越不着调,要是他亲爸活着,你说看见了能不伤心吗?

        “嫂子来了?”

        三叔进来洗手,看见王妈妈在炕上坐着呢,打了一声招呼,三婶还纳闷,今天回来的这么早,赶紧给准备饭去,王妈妈就说先回家了,三叔怎么留都没留住。

        “嫂子怎么了?”

        “还能是什么,王超跟秋华又干架了,叫嫂子看见了被,王焱也不省心……”

        这个三叔也觉得无能为力,王超这孩子性格,不好说啊,幸亏是个男的,要是个女的,更叫人头疼。

        “我说说他?!?br />
        这是干什么啊,要么就离婚,不离婚就好好过,成天干架有什么意思,三婶就嘟囔:“王超以前看着还行啊,我就跟你讲老三,就娶老婆这事儿,娶一个搅家精你就看着吧,永远不得安宁,秋华那时候跟王超谈恋爱,我说什么来的?!?br />
        那时候家里长辈都不太愿意,觉得徐秋华怎么说呢,就是一种感觉,觉得不好,当然了感觉这种东西从来都是不靠谱的,徐秋华那时候爱说话,爱干活,进门就抢着干活,还开朗热情,就是学历上低点,可农村不在乎这个啊,王超家也没在城里给买房子,说结婚就在农村结,那徐秋华当场就点头了,那谁看都觉得这姑娘挺好的,谁能想到就这么短视?

        三婶不是夸自己家儿媳妇,教孩子不用老人去操心,夫妻没有不吵架的,舌头和牙还干架呢,就单看女儿怎么平衡整个家庭,她儿媳妇现在就是家庭妇女,可家庭妇女这活也是分高下的。

        *

        “儿子,你听妈说,这姑娘人真不错……”五婶知道今天王焱休息,特意一大早就赶过来了。

        那姑娘她亲眼看见了,长得真漂亮,各方面都算是不错。

        五婶还是喜欢漂亮的女人,这个也许不光是男人喜欢好看的女人,女人也是一样的,看那姑娘的第一眼,五婶就觉得应该是这样的,她家王焱就应该配上个这样的,两个人站在一起多合适?

        王博他们今天才给了一天假,他就打算在床上窝一天,结果他妈早上就来报道了。

        “妈,我昨天睡的晚?!?br />
        “一会儿再睡,赶紧的起来洗洗脸,刷刷牙,跟妈出去,我都约好了……”

        五婶觉得这就是万无一失的事儿,原本吧她也不是故意针对徐瑶,可不喜欢一个人需要理由嘛?处那么长时间就是觉得徐瑶不够好,她自己转身也走了,她又没有撵徐瑶,这样就挺好的。

        王博说过早晚徐瑶给他买表的那个钱他得打给徐瑶,五婶听了没有反对,这个钱虽然是徐瑶自己愿意出的,可自己家也不是差她这点钱,就是不还也没有什么,毕竟王博往徐瑶身上也没少花钱。

        五婶不是徐瑶的亲妈,没有道理就为徐瑶考虑的,良心是良心,人好是人好,跟这个一点不搭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