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6 打并不是目地

    306 打并不是目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徐瑶……”徐瑶妈面部有些扭曲,这是什么破孩子说的什么狗屁话?你父母现在好好的你不孝敬偏要等父母生病了才伸手管是不是?

        “就这样,我挂了,在有妈最后说一次,挣多少钱这些都是我的,跟你和我爸一点关系就都没有,包括徐青在内,我的就是我的永远不会变成徐青的,他做梦都不可能?!毙煅苯忧卸系缁?,每一次跟自己爸妈打完电话她就想摔东西,有些人的内心世界她永远不能理解,徐瑶没有当过母亲,但是她想,如果有一天她真的当妈了,也绝对不是这样的。

        父母那是一种付出的伟大的爱,当父母的没有几个会计较付出,更加不会算回报吧,所谓的利息就更加没有了,她能说自己很倒霉吗?

        徐瑶约了高中同学,她也有两个关系比较好的,她不能跟王博吐苦水,哪怕就是夫妻之间有些事儿也不是能全然坦白的,父母不好是不好,当着王博的面说,自己又能换回来什么。

        “你还别说,你爸妈就是极品……”

        徐瑶跟同学在外面大吃了一顿,同学知道徐瑶有钱,出国留学回来就跟镀金了似的,一个班的同学就没有一个比徐瑶混的好的,谁心里能没有点嫉妒的心思,看着她衣服就知道过的非常不错了。

        徐瑶是有苦说不出,父母不是能自己选择的,多少人在她背后骂她不孝,她也不是不知道,孝顺?唇角微微翘着,她要是个性稍微弱一点,你信不信她父母就能吃了她,别说什么做子女的就应该这样付出,她付出了她父母也不会念着她的好。

        两个人分手,徐瑶去复印社打印东西,同学回到家里。

        “跟谁出去玩了?”

        同学笑笑:“我高中有个同学,叫徐瑶,妈你还记得吧?”

        同学的妈妈点点头,对徐瑶的印象很深,那时候全班就这丫头最出风头,脑子是一等一的好,什么竞赛考试永远名列前名,那时候她还跟自己女儿说呢,要是叫她享受当一次第一名的妈妈,她一定会乐死的,她就羡慕徐瑶她妈,养出来一个好女儿,你看看人家条件不是多好,可就是学习好啊。

        “你不是说她去日本了吗?回来了?”

        同学撇撇嘴:“是啊,回来了,回来之后不就牛逼了嘛,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到的钱,日本原本就挺乱的,谁出国还去日本啊,去也去加拿大不去加拿大去德国啊,不是说德国的学校最不好考嘛,那日本是有钱就能去的,不知道怎么赚的钱,回来把自己弄的跟挺成功似的,妈你不是羡慕徐瑶她妈嘛,现在羡慕吧……”

        那时候成天被徐瑶压着,徐瑶就是家长嘴里邻居家的孩子,足够的优秀,优秀到了叫他们的爸妈永远拿着那样的人来跟他们比较。

        “怎么了?我还不能羡慕了?你呀你就是嫉妒,我是你妈,我还能不知道,一个女孩子别学这样,人家好就是好,羡慕就羡慕,咱们不嫉妒啊,我女儿现在也挺好的……”

        同学听了自己妈的话,最后一句还勉强的接受。

        “她妈是倒了多大的霉才生了她这样的女儿啊,压根就不管她爸妈还有她小弟的,她妈去她公司闹,我就不明白了,父母养育你一场,出点钱怎么了?帮助帮助家里怎么了?这不就是应该的嘛,那是给了自己生命的人……”

        同学她妈也不知道事情的大概发展,就听自己女儿一说,要是这么一听的话,那徐瑶就挺不是东西了,自己父母你都不管。

        “这样的我听说过,跟自己爸妈划清界线,将来倒霉了她就知道了……”

        徐瑶准备考试,下个周末,44中,资料打印了出来,看着资料上自己的照片,徐瑶出神,有时候想想还是最累的时候觉得幸福,那时候有目标,想过好生活想赚钱,想未来也许自己应该怎么样怎么样的去过,满脑子的想法,靠着努力一手一手的去实现,真的很幸福,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她大睡了一觉,真的觉得超幸福的,自己也有钱了。

        她选择王博,因为她的目的性很是明确,恋爱也可以是在一起之后在谈的,徐瑶知道自己的做法会有人不屑,可看得起也好看不起也好,她收获的就是圆满的未来。

        王博要出差,说是要去一趟北京,单位给定的晚上的火车,给徐瑶打电话,叫她帮自己收拾行李,他也得回家去拿,火车站就在市中心啊,家远的就肯定是要家里人给送了。

        “收拾两件衬衫就行?!?br />
        徐瑶把王博的衣服给装好,有点闹不明白王博单位怎么想的,说他们大方吧,大方的时候比谁都大方,餐饮费上补贴力度就特别大,各种福利待遇就更加别说了,就加班费一个月下来都不老少,买张飞机票才多少,还给买火车票,在火车上折腾五个多小时,何必呢。

        王博下班到家接了行李袋子就去火车站了,这次同行的他们办公室去了四个人不算王博在内,不过大家沟通都不算是多,办公室有办公室的竞争,你看平时哈拉那是平时,谁就没有一点小心思,都忙自己的呢,王博办公室新招进来的一个女同事跟王博坐一起。

        “你这电脑不错,性能好吗?”

        她这是纯属没话找话说,王博简单回答了两句,念书的时候他个性挺开朗的,跟谁都能聊上几句,有时候也喜欢看美女,那时候在寝室大家一群男的就坐在一起,说哪个女生的腿直,哪个女生的胸部好看,当然都是私下偷偷说的,轻狂的岁月嘛。

        工作之后,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自己的个性是越来越闷,想说话的时候少的可怜,不想说话别人追着他说,他就脑仁疼,王博就想过,自己将来恐怕不能当一个好爸爸,他太讨厌小孩儿了,特别小孩儿哭,他承受不了那种刺激。

        女的一直就在旁边说,王博不吭声了,自己上网呢。

        他是看徐瑶在线就点了一下,徐瑶那边根本就没回,她自己准备考试呢,哪里有时间搭理王博,电脑扔在客厅里了,人在屋子里看书呢,虽然说临时抱佛脚不见得有用,功夫还是要做一做的。

        徐瑶的工作已经谈的七七八八的,当然工资没有原来给的多,不过勉强也能看了,时间方面她很松,这样方便她接外活,这样来看其实跟以前也没有多少的分别。

        王博就跟徐瑶说过,接活也得看看对方的实力如何,现实就是这样,你要是总是接那种掉身价的,你就归类为这个范围之内的,你要是只接高端的,高端会找上你的,你所代表的就是高端。

        徐瑶拿着杯子,杯子里才倒的滚烫的热水,一口一口喝着,翻着书。

        有时候王博无聊了,毕竟现在歌唱类节目该完结的就全部都完结了,他又不喜欢看电视剧,新闻什么的都不太有兴趣,要么就是跑步,要么就是跟徐瑶玩微信,晚上实在无聊就躺在床上,叫徐瑶坐在电脑前忙她自己的,有时候徐瑶自己放松也会玩玩游戏什么的,开着音乐,他就躺在一边闭目养神,想说话的时候两个人说说话,日子虽然有些无聊,可也彼此相容。

        王博的女同事看了他一眼,王博就算是单位内条件比较好的那种,他虽然不说家里,可毕业的学校不错,工作不错,外表不错,办公室里说实话,女同学唇角翘翘,都是歪瓜裂枣,她觉得有些事儿还是挺对的,上天给了你一个聪明的脑子,自然就不太可能给你一个不错的外表,那些男的要么就矮,要么就是深度近视要不然就是穿衣服穿不起来感觉,不然就是家庭拉后腿,就单说出来的这几个人,脑子没有一个不好使的,不好使领导也不会领他们,可你看看他们的形象……

        女同事心里很是嫌弃,是个女的就得操心自己要结婚的事情,年纪不小了,总得谈恋爱吧,可自己现在站在高处,她一年到头收入好几十万,凭什么找一般的人呢?

        女同事很是自豪,不管怎么样她单位很突出,提到名字该知道的也都知道,自身条件虽然没那么好,可工作一下子就能增分不少。

        只能说哪个女人没有梦呢。

        谁都想撞上王子。

        女同事转来转去的目光就盯上王博了,她也知道王博有女朋友,可女朋友这个东西就是能换的,感情再好能有他们长久的相处在一起好吗?

        处时间长了,就什么感情都有了。

        可惜主动给了王博机会,王博捡都不稀得捡,一路上五个多小时就一直在看自己的电脑,女同事还不能明目张胆的找他说话,领导就坐在前面呢,王博的手机响,徐瑶给回了。

        “明天考试,我自己打车去就好,44中在哪里你知道吗?”

        王博是土生土长的本地人,他自然是知道的,告诉徐瑶要怎么走,徐瑶那边给回,坐在前面的同事听见女的声音就回头看,果然是看着王博在玩微信呢,是他对象吧,笑笑,还别说,这都挺久了吧,还处的挺热乎呢。

        徐瑶洗了脸往脸上拍了一点水,坐进床里扯过来被子。

        “我睡了,晚安?!闭饣卮虻氖亲?,手机扔到一边自己就睡了。

        王博他们到北京都快晚上十一点了,下火车打车直接奔酒店去,安顿好了,洗完澡这都十二点多了,明天会议的资料还要准备好,不能做没有准备的功课,明天还要上战场呢。

        大家都是一样的程序,二点之前就没有睡下的,谁的心都没有那样大,都是普通家庭出来的孩子,有幸抱住一个不错的饭碗,谁不想努力?努力好的结果就是跟金钱挂钩的。

        王博准备睡的时候拿着手机,看着徐瑶没有信息了,估计这就是睡了,自己放到一边开着灯就这样睡着了。

        早上起床,其实大家脸色都不是很好,这边空气很是干燥还不是很好,加上昨天晚上睡的都晚,之前又在火车上折腾五个小时,铁打的人也累废了,吃早餐的时候大家就都抱怨,坐飞机多好。

        “行了行了,别抱怨了,要是坐飞机的话,恐怕也是晚上的航班,不会叫你们这么早下班,到时候加班还不是一样的,回去会给你们下补贴,坐动车补贴飞机票的钱,怎么不满意???不满意都给我?!?br />
        有人不吭声了,有人接着抱怨。

        徐瑶一大早就打车去了44中,自己以前毕竟的学历都是来自日本的,她现在需要一份国内的学历,考试对徐瑶来说就是家常便饭,她从来也不畏惧,挺简单点的事儿,按照流程进了考场然后考试完毕从里面出来,有朋友在门口等着她呢,看着她出来对着她招招手。

        徐瑶打开车门上车:“我说,你考这个为什么不考国税?或者海关?”

        朋友调侃了两句,铁饭碗多好,女孩子嘛还是有个铁饭碗来的好,安安稳稳的度过余生,多美妙。

        徐瑶是从来就没想过考公务员,她对那个并不感冒,公务员待遇是好,可惜过于稳定,那种类似于退休之类的散漫进程不是她的菜,她就喜欢高强度节奏快的生活,再说公务员的工资,她非常不喜欢。

        “还是觉得现在这样好,公务员挺好考的,我一直听别人抱怨,我就没好意思说,考试多有意思,五花八门的……”

        徐瑶笑笑的说着。

        “你千万别出去这样说,要不然你一定被群殴,你知道有多少人都说公务员不好考吗?”

        “你是说有门路,走后门之类的吧?有的地方不是那样的,我有个同学人在哈尔滨考的国税,女朋友在这边,那边的工作放弃了,准备今年重新考,就是为了跟女朋友能在一起工作,她女朋友这边国税局的……”

        也没有门路,不是也一样考上了嘛。

        朋友摇摇头,反正她听着徐瑶这样说,就好像公务员是盘中餐,谁想拿谁就能拿,挺不可思议的,自己家也出来过考公务员的,当时成绩还是全省前几名呢,一到面试就被刷下来,想想还是算了,争辩这个就没有多大的意思。

        朋友打着方向盘,徐瑶看了一眼:“现在去哪里?”

        “请我们徐大美女去用餐,我知道一家提拉米苏做的超好吃的?!?br />
        “哪里?我怎么不知道?”

        “这里适合你去啊,外宾多,银帆啊?!?br />
        朋友开着车,在车上听着音乐,徐瑶的朋友晃晃自己的头,整个人情绪都很不错,开到半路,电话进来,关掉音乐:“怎么了,说?!?br />
        是朋友的妹妹来的电话。

        “姐,我同学买了一套小??饴迮?,我也想要?!?br />
        “库洛牌?”

        朋友脑仁有点疼,年龄差什么的其实一点都不萌,有时候讲话两个人就完全是在讲两个事情,她虽然那时候也有看过小樱,可什么库洛牌这是什么玩意?她也没玩过啊。

        “行啊,姐给你找找?!?br />
        徐瑶忍着笑:“当个好姐姐挺难的吧?”

        “你帮我在网上找找,什么库洛牌,现在的小孩子太难侍候了,以前看什么巴拉拉小魔仙还是什么的,这孩子都能折腾死人了,还不如迷偶像来的好呢?!?br />
        徐瑶开口:“等她真的迷偶像你就不这样说了,还不如现在这样呢?!?br />
        有人请客,徐瑶乐得轻松一下午,考试的结果她有八成的把握,中途王博来过一次短信,说是他那边挺圆满的,晚上坐飞机回来,徐瑶收了手机。

        王博他们回来就连轴的加班,一连加班六天,这个周六都没有放假,你就看王博的脸有点臭,他每个星期最大的享受就是周六这一天能在床上睡到自然醒,可现在这个福利就被剥夺了,有时候徐瑶就周六拉着他想出去转转,他都给脸色看呢,生活闷是闷,可他平时工作的太辛苦,就愿意周六睡到下午醒,吃完饭然后天黑,这就是他的爱好不行嘛。

        单位伙食就算是好的了,不仅能吃饱还能吃好,可王博现在就是打从心里的觉得不爽。

        这个月的工资简直就是冒高了,一点兴奋的心情就都没有,他要是没记错的话,从上次给徐瑶买了一个包之后到现在他花出去的钱20快都没有,他要去哪里消费去?出差公司全包,压根就没有能出去溜达的时间,就是有,除非你用睡眠的时间来抵消,公款出门公款住酒店公款吃饭,怎么去的怎么给你送回来,每天上下班,也没有其他的消费途径,除非是车子坏掉了,前几天加油正好徐瑶在车上,油费是她掏出去的,王博十多天花了二十块钱,这二十块钱还是同事要买烟,手里没有现钱。

        他这日子过的别提多憋屈了。

        回到家,工资能开多少他心里有数,这一次就真的是意外惊喜,给的数目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多,年终奖分红甚至一齐都发了下来,按道理来说,作为一个员工,应该觉得超幸福的,有什么能比忙活一年到头拿到手这些钱觉得幸福,可王博只觉得乏味,乏味的很。

        单位已经说了过年就三天假期,三天之后正常上班,他们就是这样忙。

        “分红和年终都下来了,你哪天去银行想取就取,想买点什么就买吧,自己对自己好点?!?br />
        王博开着电脑,工作还没做完呢,自己得接着做,徐瑶一听王博说话的语气就知道又开始了,有时候王博就会这样的,类似于起床气一样的,他不开心的时候你别搭理他,甚至就是一句话也别跟他说,要不然他就各种发飙。

        徐瑶查了一下银行卡里的钱,挑挑眉,要是换成别人早就兴奋起来了,看看王博这情绪……

        王博看着电脑,眼睛疼,白天对着电脑,晚上回家还对着电脑。

        徐瑶靠在门板上:“换衣服,我们出去吃点东西?!?br />
        “我工作还没做完呢,你自己去吧?!蓖醪┣咳套琶挥蟹㈧?,能不能别来打扰他?

        徐瑶坚持:“想跟你一起去?!?br />
        “你有病吧你,没听清楚我说的话?徐瑶你自己是没张手还是没张脚啊……”喊完自己也傻眼了,都说不想生气了,怎么又对着她发脾气了。

        两个人相处就像是两个有棱角的石头一样,难免就会有摩擦,无缘无故的被人骂肯定谁心里都觉得不爽,徐瑶从一开始的生气到现在慢慢的理解,甚至能把王博的这个怨气平化下来。

        “工作做不完的,带着电脑,我们去吃点好吃的,我有个朋友就是个吃货,带着我去了一个不错的地方……”

        王博一开始心里全部就都是抵触的情绪,单位家里,长期不去别的地方人的个性也是会变的,拉着脸,被徐瑶弄上车,徐瑶带着王博直接就去银帆了,今天就不回家睡了,住酒店了。

        王博开着电脑在工作,徐瑶在品尝美食,等他做的差不多了,上楼,看看夜景,开着窗子,叫外面的风打进来,风忽忽的挂在窗帘上,徐瑶不是不冷,可为了叫王博的情绪平稳下来。

        王博关上电脑,终于算是做完了,徐瑶人站在外面,她就喜欢宽大的外套,不一定需要多保暖,就是喜欢这样的款儿而已。

        “心情好一点了吧?”

        徐瑶用手指往上提拉王博脸上的肉:“工作压力谁就都有,自己给自己找点乐子,挣到钱了偶尔奢侈一把也不算是浪费是吧?!?br />
        *

        王冉才上车,手机响,电话号码是不认识的,换做以前这样的号码王冉肯定不会接,但是从王焱离家出走之后,是不是陌生号她都接,万一要是侄子呢?

        接起来:“喂……”

        前段时间电话就丢了,王冉不怕电话丢,就怕那个电话卡,王焱知道的号码就是那个,赶紧就去补卡了,王冉不知道王焱会不会给自己打电话,他现在离家出走这么长时间,你说要是准备回来,肯定就不敢给他爸妈打电话的,加上王爸爸王妈妈现在住农村,孩子往家里打电话,也没人接。

        “你是王焱的姑姑是吧?”

        对方说话说的不清不楚的,似乎在犹豫什么,王冉一激灵。

        “我是,我是,王焱现在在哪里呢?”

        对方说自己想要报酬,王冉马上就答应了:“你告诉我他在哪里,我给你钱,你要多少?!?br />
        对方好半天说自己想要两万块钱,不知道是怎么了,突然之间又犹豫了起来。

        “喂喂,拜托你了,我们家孩子离家出走他爷爷奶奶都要伤心死了……”

        那人开口说王焱过的很不好,王冉能想象得到,却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这样了,在继续问,王冉现在想知道的就是王焱的具体位置,她好马上过去接,她说给钱就一定会给钱的,可对方一听,就给挂电话了,甚至最后就连钱都没有继续要。

        “喂喂……”

        王冉对着电话喊,可惜已经被挂断了,简宁将车??吭诼繁?,王冉就说打电话的人知道王焱在哪里。

        “你先冷静一下?!奔蚰删兔挥斜敲创蟮南M?,王超粘贴的那些寻人启事,上面有说要给重金的,也不见得就没有人想发这个财。

        王焱过的很不好,一个离家出走的孩子能靠什么过生活?没有遇上人贩子,可现下的情况跟遇上人贩子也差不离了,他挨饿了多少天,自己也试过去打工,可他没有身份证,有些人压根就不用他,想去小饭馆找个能包吃包住的工作,压根找不到,王焱一口气挨饿了五天,饿的实在不行,最后就恨不得看见地上有点什么就捡起来吃了,已经被逼的没有办法了,那时候给家里打电话就是想回去,可一听见家里人的声音又觉得拉不下脸。

        王焱就是到现在心里依旧憎恨父母,就是因为这口气他一直撑着不肯回去,不肯求饶。

        到底还是没遇上好人,有个叔叔看着模样就挺好的,笑嘻嘻的请他吃了一顿饭,王焱是真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好心人,可还没想明白呢,被人领到一个地方,他才知道自己来了哪里,全部就都是小偷,在步行街这块简直就是老窝聚集地,人家教他怎么掏包,他要是不干就收拾他,想跑,你往哪里跑?

        王焱不是没跑过,可惜跑不掉,回来就得挨打,有一次差点手指头就让人家给剁了。

        王博想回家了,可是电话都不是自己能随便打的,因为他现在不肯服从,所以有人跟着他,晚上也有人跟他一起睡,他要是有点风吹草动的,就是一顿胖揍,人家拿着棒子往他身上伦,什么头部不能打,压根就没这个讲究,一棍子接着一棍子的落下落,打的他眼前都是金星,打的他满脸都是血,求助无门说的就是他现在的状况。

        打完了还给看医生?想的美吧,就躺着等好吧,好了就是好了,不好他也不知道自己会怎么样。

        王博跟一个老大哥,那老大哥已经结婚了,一身的牌子货,全部都是真的,一天下来效益好的时候能有好几千,不好的时候就几部手机,可能是老油条了,人家不会失手,相中的目标绝大部分就都是女性,有些女孩儿背着一个漂亮的包,或者穿着羽绒服就站在街边买东西吃,手机也许就装在羽绒服里了,拉链拉开了还没划上,东西什么时候丢的,也许就连本人都不清楚。

        王博就跪在地上求那个老大哥。

        “我想回家,我有家……”

        那老大哥就说自己肯定不能放了他,放了他自己怎么办?他就是干这个营业的,离开这个就不能活了,他不会别的啊,见王博哭的那么惨,自己随后就跟头儿讲了,王博这一次被修理的比较厉害,五六个成年的男人一齐打他,他只觉得自己的内脏好像都要被踹碎了,王博的眼睛被留下来的血染红了,他想自己姑姑了。

        从离家出走到今天,王博就没有想过父母,有时候心里后悔了,觉得自己不应该这样做,可想起来徐秋华指着他鼻子说他不如闹闹的时候,说他不如别人的时候,王博就恨,他想这样的吗?

        王博离家出走最大的目地,是想自己混出来一个人样,然后回家给父母看,谁能想到最后就变成这样了。

        连续被打,王博的身体已经受不住了,自己只能妥协,跟着这些男的混,反正这些人当中他就是挨打最多的,他的礼义廉耻告诉他不能去偷别人的东西,可能坚持多久他也不清楚,铁一样的拳头,他已经被打怕了。

        跟老大哥出去准备偷的时候,王博看着前面那摊子有人在买东西,他是真的被逼急了,没有办法,把纸条塞进人家的口袋里了。

        上面写了他现在住的地方,求求人家帮他报警或者联系他姑姑。

        那人是看见了,报警肯定就不行的,谁知道以后会不会有人来找自己麻烦,想着要是帮成了,自己拿点好处也行,可是随后一想,要是孩子的家长闹大了,以为是自己绑架他们家孩子怎么办?所以最后把电话就给挂了。

        王冉觉得机会就是在眼前,她抓不住,也许孩子就折里面了,不停的给对方打电话,可对方关机了,王冉只能发短信。

        “你跟他说,要是孩子真的找到了我们愿意给他钱,感谢他帮助我们找到孩子,我们不会报警,不会难为他,更加不会对任何人说,他要是不帮我们呢,他手机卡是实名制……”

        简宁慢吞吞的吐出来一句,两个人没有跟王爸爸王妈妈说,因为不确定到底是不是王焱,真的不是,到时候老人在激动,这一次要还不是,估计徐秋华就能疯了。

        那人觉得自己被威胁了,这叫什么玩意吧,他好心好意的帮助他们,他们还想威胁自己?实名制怎么了?他也可以说买卡的时候这就是别人的名字,这样不行吗?

        王冉不间断的发短信,适当的放低自己的语气,大家都是当父母的。

        那人一看,算了就当做好事儿了,钱他也不要了,是不是那孩子,就看老天的意思吧。

        到底是什么位置放进去的他也不清楚,反正那纸条上是那样写的。

        王冉这边跟简宁去派出所,还得找警察,警察的态度就是推脱。

        “这都不一定的,也许人家就是想要钱,这样的我们见的多……”

        毕竟大晚上了,就是干活也得白天吧,人家就推各种推,说话也是挺不负责任的,当然也是有可能遇上过这样的事情,在这方面民警觉得自己没错,知道你们当家长的着急,可是立场不同,不恩呢该听风就是雨不是吗?

        王冉等不了,多等一天谁知道明天孩子又去哪里了。

        现在来看,恐怕前一次闹闹看见的那个人压根就不是王焱,这个时间段想定机票简直就是难上加班,一票难求,火车票就更加不用想了,买都买不到的,王冉又着急上火的。

        “开车?!?br />
        两个人合计来合计去,也只能开车去了,没办法,只要能把孩子弄回来,在辛苦都值得了。

        “我给我哥打个电话?!?br />
        王冉想还是得叫上王超,他是孩子的父亲,在一个简宁自己上路,开车要是疲倦了有个人也能换换手,他们一定得平平安安的过去,平平安安的把孩子给接回来。

        “哥,我嫂子在你身边没有?”

        王超看了一眼徐秋华,自己起身:“有事儿???”

        “嗯,你先找个没人的地方,我有话要跟你说?!?br />
        王超心里咯噔一声,只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王焱是不是……

        早就想到会有今天了,可真的来了,王超有点承受不住,他觉得自己的腿有点发软。

        “你说吧?!?br />
        王超就是死撑,那是自己儿子,不回来他能不伤心吗?嘴里总说叫王焱死在外面,真的要是死在外面了,第一个伤心难过的就得是他这个爸爸。

        “有个人跟我说,王焱跟他求救……”

        王超立马就回房间里找车钥匙,大衣都没来得及穿,徐秋华一看他这样就知道肯定是有关于王焱的。

        “王焱怎么了?找到王焱了是不是?”

        徐秋华拽着王超就不让他走,王超现在根本就没有办法对徐秋华说,王超以前脾气有多坏,现在都尽量忍着让着徐秋华,孩子走了,最伤心的肯定就是秋华,她心里难受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发泄。

        “我问你话呢,是不是王焱……”

        王超就要走,徐秋华就拽着不让,自己一定要跟着去,王妈妈听见声音披着衣服就出来了,徐秋华这么喊法,王妈妈又不是聋子,那么撕心裂肺的,不是有关于王焱还能是什么,王超现在没有办法解释,是不是不一定的。

        “秋华你先松手……”

        王妈妈拽着儿媳妇的手,徐秋华就是不肯松手,眼泪一对一双的往下掉,她儿子到底是怎么了?

        徐秋华一哭,王超心里就难受,自己把毛衣脱了就跑了,就穿着一件衬衫就开车出去了,等过去找王冉,王冉一看她哥这身上,这大晚上的,他不冷吗?

        “我上去给你找件衣服……”

        “找什么啊,赶紧走,我一定都不冷?!?br />
        王超催着上路,开车开了多少个小时,过去都天亮了,王冉看着王超穿那么一点,就是车内有空调也不行啊,她穿的多把自己的大衣给王超披上。

        “我后悔啊,我当时就不应该打他……”王超哭了,捂着脸哭,一个大男人毕业之后就挺唯舞独尊的,对谁都觉得自己挺硬气的,从来也不肯承认自己的教育失败,现在哭的就跟孩子一样的。

        当父母是这个世界上最难的一种职业,王超不明白应该怎么样的去教育一个孩子才是对孩子最好的,他知道自己的方式不对,可有那么多的家庭就都是这样教育孩子的,如果顺着孩子,那孩子翻天了怎么办?

        他就是这样强制性的压着王焱,你说王焱还敢离家出走呢,他现在就是心里一片茫然,教自己不会教,不教惯着能有好?松了不对,紧了不对,到底什么样的方式才是对的?

        在孩子叛逆的时期,大人似乎就做什么都是不对的,他不是专业的,他要怎么整?

        王超从来没当着王冉的面前哭成这样,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

        “哥,你别这样,找到就好了……”简宁安慰了一句。

        “你嫂子现在就是强撑着,这回要是再不是她就能疯了……”

        王超可怜徐秋华,老婆是自己的,特别是出了现在这样的情况,他觉得徐秋华最难。

        要么就说呢,有时候最疼你的就是你的枕边人,王超打徐秋华的时候那真是毫不手软,可出事情的时候,王超也是真的愿意站在徐秋华一边的,不管徐秋华着调不着调,她如何贱皮子的对待王超,王超对徐秋华那是真有感情的,孩子丢了,王超更加担心的就是怕徐秋华撑不住,脾气改了很多,不在对着徐秋华大小声,尽量顺着她,哪怕徐秋华干出来把五叔家送的东西给芳芳了,王超知道之后给王冉打的电话,跟妹妹道歉,丝毫不提徐秋华的所作所为,他自己一个人都扛了。

        到这边的派出所报警,等了能有一个半小时,上午十点派出所的人领着王超他们三个人出发了,照着目的地出发了。

        徐秋华鞋都没穿,就追着王超要出去,王妈妈拽着徐秋华的手,徐秋华一个没站稳直接就摔地上了,自己这样了还要试着往前爬呢。

        “王焱啊,妈错了,王焱啊,你回来……”

        王妈妈就搂着徐秋华哭,大声的哭,王妈妈都要伤心死了,王爸爸从房间里出来看着这两个人抱成一团哭呢,低着头又回房间里了,用手擦擦自己的眼泪,成不成的,是不是只能看老天爷的脸色了。

        “你听妈说,王超去了,我们在等等……”

        徐秋华拽着王妈妈的手,指甲抠进王妈妈的肉里:“妈,我不去看我不放心啊,妈,要不是王焱怎么办?这么久了他都吃什么了,衣服就那么两件冻没冻着啊,有没有人打他啊,妈我真的错了,只要他愿意回来,我什么都听他的,我以后再也不说他了……”

        王妈妈搂着徐秋华,只能安慰。

        “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的……”

        做一个合格的家长就是一份长久的工作,这份工作不会有加薪不会有升职,什么样的场合应该有什么样的措辞来说孩子,当孩子感到难堪和不满的时候家长应该要如何的面对,批评也是一种艺术,每个孩子的身上都潜藏着优秀的NDA和密码,关键在于父母会不会挖掘引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