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4 婆婆不是妈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暖,过来……”若晖对着梁暖招招手,梁暖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跟她姐坐在一起,玩着手里的游戏机,巧站在楼上也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儿,若晖上一次对她说的话很难听,她知道自己出身不好,不好就是不好,可谁不愿意出生就有钱?这是她能说了算的吗?投胎是个技术活,命好那是赚到了,巧有点头疼,她喜欢若晖可不喜欢若晖说话的语气,那种眼神语气就好像自己是个奴才秧子似的,自己出身不好可自己女儿出身却很好,刚才若晖坐在地上随意的叫着梁暖,梁暖也跟小哈巴狗似的跑到若晖的面前,这一幕刺疼了巧的眼睛,捏着拳头,她出身不够,女儿出身总够了吧?

        若晖拍拍梁暖的头,两个人玩的很高兴,巧挪动着僵硬的步子,在为自己做着心里建设。

        若晖是无心的,她就是被宠惯了,习惯别人围绕着她的旨意生活,对这孩子就是没有长尊之分而已自己不能这样想,这样是不对的。

        巧往回走的时候,若晖的眼睛难得愿意落到她身上一次,若晖觉得有几分的好笑,心思细腻也不是这样的。

        别人的事儿自己还是不要搀和的为好,姚若晖现在就后悔,自己当初何必对着梁抗抗说那些话,成了自己得不到任何的好处,没成不见得就没人恨她,好人难做啊。

        还是当小孩儿比较快乐。

        马一菲的电话第五天打了进来,似乎整个人都带着一丝的喜气,她应该高兴的,至少自己这成是拿下了,意味着她马一菲将来还会有作为,马一菲算是服若晖了,不管怎么样,自己不想惹她。

        “你不喜欢叶茜是吧?”

        若晖翘翘唇,将电话抛到一边去,自己转身就出去晒太阳去了,女人的心思都很无聊。

        叶茜憋屈,梁抗抗虽然跟巧离婚了但是跟她结婚的事情似乎就没有提上日程,梁抗抗不提,叶茜也没有办法提,弄的叶茜不上不下,原本以为自己怀孕了情况就不同了,难道是怕她跟马一菲发生一样的情况?

        叶茜尽量将事情往好的方向去想。

        *

        全家人都团聚在一起,不过大家的兴致都不怎么高就是了,只有王奶奶一个人满面的笑意,没人跟她说王焱离家出走了生怕老太太扛不住,再说就是跟她讲了也没有用,那何必叫她去担心呢。

        徐秋华人在厨房就哭上了,三婶过去安慰了两句,这事儿没有办法安慰,只能等王焱自己想开了。

        三婶也是觉得王焱胆子大,这都几个月了?一点一点消息就都没有,人去哪里了?这孩子你要是有心,你倒是给你父母来个消息,家里的人都要急死了,跟石沉大海了似的,在一个,王焱未成年啊,现在坏人这么多,电视上也总演,有些拐子就喜欢把孩子弄成残疾叫孩子去要饭,想到这里,三婶也觉得心痛,她心痛不心痛的没用啊,得王焱愿意回来。

        “王冉忙呢?”

        王妈妈不自然的扯扯嘴,真是笑不出来:“嗯,在外地呢?!?br />
        王冉没来,简宁也没有出现,这样的气氛王妈妈也就没给简宁打电话,一顿饭吃的没滋没味儿的,五叔这边王博要结婚都推后了,结什么婚啊,人家现在孩子没了,你好意思这当口说自己孩子要结婚了吗?反正五叔是说不出口,明后年再说吧,反正他们俩也不着急。

        正吃饭呢,外面有人跟一道风似的就冲了进来,进门就往王奶奶的身上一扑。

        “奶奶,奶奶啊……”朱珠哭的跟死了妈似的,这通嚎,三婶的脸色变了变,你奶奶好好的,你哭成这样给谁听呢?跟嚎丧似的,晦气不晦气???

        王奶奶被扑的有点蒙,她是糊涂不是傻,脸色已经变了。

        “哭什么大过节的,有话就说,没话就滚蛋?!?br />
        朱珠还没开始说呢,王凌就跟了进来,王凌过去扯朱珠的手,朱珠那能干嘛,好你个王凌,你现在是翅膀硬了,还学人家在外面玩女人,你算是个鸟你。

        朱珠指着王凌鼻子就开骂:“我嫁给你的时候你有什么?你有什么本事,不就是靠着别人设施吃口饭,我为了你为了孩子操心,结果转身你勾搭上一个不要脸的,贱人……”

        朱珠满口喷着脏话,她觉得自己委屈啊,王凌看着外表好像什么都不错,家里叔叔伯伯就都有钱,可钱都是人家的,王凌又不会做人,人也死性,跟自己这些叔叔伯伯走的没有一个好,除了捞到一个房子,还有什么?最可恨的就是他没钱就算了,没钱还能学人在外面养小三,朱珠都要疯了。

        三婶听的有点好笑,这还真是狗咬狗一嘴毛,王凌不是什么好东西,你朱珠也未必就是好东西了,这些年三婶是受够了,就这朱珠,过年过节就跑自己家哭一通去,干嘛哭,无非就是为了要钱被,三婶就当打发要饭的了,要不然怎么办?就这么一个侄子,亲爹死了,她真眼睁睁的看着,三叔心里说不定怎么恨她呢,太过分的她指定不管,朱珠抱着孩子来,几百她还是有的。

        朱珠当着这些长辈的面就说出来了,离婚不是不行,离婚孩子给王凌,房子给她。

        五婶摇摇头,起身扶着老太太就要回去休息:“二嫂,咱们先走吧?!?br />
        二婶赶紧也跟着起身了,她也不愿意搀和这些破事儿,特别是牵扯到王凌的,王凌这孩子不懂事就不是一般二般的,从来不会想到自己还有叔叔伯伯呢,只有能收到钱的时候才会主动上门,来要钱来了,平时影子压根就不怎么能看见,她们这些婶娘都是外人,能有多在乎,王凌自己作死,她们就成全被,原本这些叔叔伯伯哪个不可怜王凌的?你说他爸没有了,他大伯就把他给领家里养去了,结果他自己不争气,三叔接收了又跟三叔家闹腾了一番,有贪心却没有智慧,觉得别人给他钱就是应该的,拿走了还得牢骚两句,认为别人就该这样做。

        朱珠一看张开双臂拦着。

        “今天谁也不准走,我跟他结婚这些年什么都没有,房子必须给我……”

        五婶笑了:“你这是威胁谁呢?房子凭什么给你?你拿钱买的?孩子你不要可以,你自己净身出户?!?br />
        五婶还不惯朱珠这脾气了,夫妻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可朱珠要房子这就别想,房子是大家出钱给买的,王凌是一分钱都拿,这房子他说了不算,退一步来说,房子给朱珠了,王凌以后能单身?要是再婚还不得是他们出钱给他买房子?

        给你买一次那是亲情,要是你以后觉得这是门路,一年离婚五六次的,老王家还得为你破产呢。

        朱珠咬牙切齿的说着:“怎么不给我,我要是去法院告,他在外面养……”

        三叔从炕上下地,不愿意听见这些,他是对王凌挺寒心的,别人遇上这样的事儿孩子都早熟,早懂事,只要你肯好好的,你说谁能看着不拉拔你一把?自己非要作死。

        “三叔……”

        老王家就是没人愿意管,愿意离婚你们就离婚,房子不能给你,除此之外你们愿意怎么分就怎么分。

        朱珠有点傻眼,看着谁都不愿意管,她现在跟王凌已经这样了,肯定是回不去了,而且王凌叫她觉得恶心,没本事还学人家外面养人,就跟个鳖头三儿似的。

        “你们老王家就缺大德的,缺德带冒烟的,难怪孩子没了,这就是报应,活该,在外面早晚就得被弄死……”

        别人知道朱珠原本就不怎么地,前几年这是因为看着别人还愿意对她设施两个钱强忍着她的德行,现在都要离婚了,撕破脸了,自然就骂开了,别人能压住火气,知道朱珠就是个能逞嘴上威风的,可徐秋华听不得这话,这就是拿刀在捅她的心窝子。

        她就怕王焱在外面遇上点什么,朱珠似乎就拨动到了她的那根敏感的神经,徐秋华照着朱珠就飞过去一个嘴巴子。

        直接就打起来了,徐秋华原本这段身体有点不好,儿子没回来成天有心思,可架不住被人激,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这要是没人拦着她今天就敢把朱珠给弄死,眼睛都恨红了,我儿子离家出走你觉得很兴奋是不是?你幸灾乐祸是不是?

        朱珠原本觉得自己有道理,谁能想到自己来讲理还叫老王家的人给打了一通,自然不能这样算,回到家叫上自己哥哥嫂子,三叔带着人在外面干活呢,三婶一个人在家,才要开始准备中午饭,儿媳妇去医院检查身体去了,年轻人跟老年人不同,三婶是觉得一年做一次检查就足够了,正准备做饭呢,你就听外面有砸玻璃的声音,三婶吓了一跳。

        大中午的三叔肯定会带着人回来吃饭的,知道儿媳妇今天要去城里检查身体,人家老早就打招呼了,三叔早上跟三婶说的好好的,你就在家把饭做好就行,他开车去附近的酒楼买点菜回来,大家对付吃一顿。

        三叔买了菜放到后车厢,这边车要开到家门口了,谁来家里了?

        三叔家开车直接就进去了,就看见朱珠她哥她嫂子跟三婶站在一起,三叔抬脚下车。

        “你们干什么呢?干什么呢?”三叔后面的那句加重了声音。

        朱珠她哥听见三叔的声音就有点发怂了,他对着三婶挺本事,因为三婶是个女人啊,一见三叔就讪讪的:“能干什么,我妹妹吃这么大的亏,你们家总得给个解释吧?”

        三叔拿着电话不知道打给谁的,挂了冷冷的看着朱珠她哥:“赶紧给我走人,你们愿意找去找王凌去,少来我家?!?br />
        他们两口子闹离婚,来这里闹什么?

        朱珠她全家也不傻,在王凌身上能捞到什么?就得冲着他这些叔叔伯伯来,这些人家里都有钱。

        “你少糊弄我们,朱珠给你们老王家生了大孙子……”

        等等?哪里来的大孙子?

        这辈分叫他给论的,三叔听了都觉得好笑,他大孙子都出生多少年了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吗?

        没一会儿外面几辆车开了回来,干完活这就都回来了,朱珠他哥有点害怕,这是啥意思???弄回来这些人,他别想吓唬住自己,自己是有道理的一方。

        三婶气的自己的肝都有点疼,一出接着一出的,没完了是吧?

        “你们愿意哪里找就去哪里找,别来我家闹事儿,王凌是养了一个八个的跟我们没有关系……”

        朱珠嫂子扯着嗓门:“你要是这么说,我们还不走了,你们家王凌不要脸,现在整个姓王的就都不要脸是吧?”

        三叔看着院子里,似乎在找什么,车上的人往下来,三婶不想跟他们多做纠缠,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多干点活多挣点钱呢,再说菜买回来自己还没倒出来呢,下午还得干活呢,懒得搭理他们,三叔那边看见院子里墙角放着一个铁锹,自己走过去,朱珠哥嫂往后退了一步,现在还想打人怎么地?

        三叔拿起来铁锹,照着他们三个人就砸了过去。

        “走不走?”

        他没时间就跟这些人浪费口舌,犯不上。

        “你们这样,我们家不可能就这样算的,原本想好好跟你们谈把我妹妹的青春耽误费给了就算了……”

        三婶摇着头已经不想在听了,不着调的人家永远就都不着调,回到屋子里赶紧的把菜弄出来,少了儿媳妇帮忙自己有点手忙脚乱的,三叔也上手帮忙,才开始吃饭,这边儿媳妇打电话进来,问问家里有没有吃饭呢,她马上就能做完检查了。

        “你别回来了,直接回家吧,已经吃完了?!?br />
        儿媳妇的房子也是在城里买的,天天早上跟丈夫开车回来,他们是哪里都能住,孩子念书不是还是市内好一点的嘛,三婶不想折腾孩子,来回叫他们奔波干什么啊,明天再来也是一样的。

        三婶挂了电话,自己看着三叔,还哪里有吃饭的心情啊,被人给恶心的够呛。

        她看着朱珠真是有种无语的感觉,想从他们的身上扒下来一层皮是吧?可王凌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

        朱珠家不是没有在想办法,可三叔就是软的硬的都不听,他不愿意给钱,难道朱珠全家还敢上门去抢?三叔院子里都是值钱的东西,他们敢动一手,三叔转身就敢报警的。

        三婶直接就跟朱珠嫂子说了,自己家是谁都能进来,可屋子里朱珠嫂子也看见了是有监控的,院子里多少个摄像头呢,你们家想拉什么你就拉,拉完了我就报警,我送你们进去吃免费的牢饭去。

        朱珠家熊了,不能硬抢,要不到钱,可这口气就这样吞下去他们也不愿意。

        “那王凌这事儿我就吃这个哑巴亏了?”

        三婶心里冷笑:“你吃不吃亏的你少在我的面前说,愿意哪里说哪里说去,赶紧走人?!?br />
        朱珠铁青着脸:“行,这话是你说的,别怪我去闹奶奶去……”

        二叔家里养了几条狼狗,整天拴着绳子,要不然这狗是真的会咬人的,养它们就是为了看家护院的,朱珠就是抱着玉碎的想法而来的,她不管王奶奶会不会上火,老王家逼自己的。

        二婶就听见外面有人骂,这人算是丢到天边去了,谁没听见?

        “给我开门……”

        二婶也够狠的,直接把几条狗身上的绳子就都给解开了,那狗跟疯了似的往门口去蹿,上窜下跳的就因为门关门,要是门开着说不定就冲出去咬人了,朱珠吓了一跳,自己往后退。

        “你们……你们……”

        都要气死她了,怎么一个一个都这样欺负人呢?

        王奶奶没在家,二叔陪着去按摩去了,打算按完摩在外面吃一顿饭,买两件衣服然后在回来。

        王凌是害得全家都不得安宁,他就像是朱珠所说的那样,确实外面有人了,王凌本事,弄了个可漂亮的离婚女人。

        这女人长得那真是好看,绝对的大美人,家里条件以前特别好,嫁过一个丈夫,丈夫家有钱,后来丈夫娶了个小老婆就被踹出门了,她自己笨啊,手里也没有什么钱,想跟她睡的男人比比皆是,女人有一张漂亮的脸就是万能的,离婚之后自己处了几个男人,结果钱被卷的都差不多了,她就喜欢年轻漂亮的,可年轻漂亮的男人能跟她过吗?

        人家肯定就是奔着她的钱来的,一开始她手里也有点钱,人家不坑她坑谁,等手里没钱了,自己在想去找漂亮的小伙儿,谁搭理她?自己过的也是不怎么好,身体也不好,成天就长在医院里了,这是撞上王凌这个冤大头了,王凌也是男人,是男人的话就都喜欢美人,被迷的五迷三道的,自己姓什么都快要忘记了,王凌这就是手里没有多少钱,要是有他肯定一股脑的都送到人家的手里。

        刘卿晓就是不怎么爱搭理王凌,看见王凌就觉得不行,王凌外貌不突出,家庭不突出,她能看上什么?

        别看她离婚了,离婚了刘卿晓也是一个外貌控,看着王凌时不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看着他那张好像癞蛤蟆被火烤过的脸自己就难受,她在怎么样也不至于找这样的一个男人。

        刘卿晓她妈到底还是为自己女儿考虑的,自己女儿这个智商就真的不够,要是够的话,离婚之后绝对就能稳稳当当的再婚,找个老实人过就算了,偏偏她就要找那些年轻漂亮的,你说手里的那点钱被人骗的一干二净的,她当妈的总不能拿钱去搭女儿吧?儿媳妇也有意见啊。

        “妈,我不愿意,你别说了……”刘卿晓不愿意听自己妈说这样的话,王凌哪里好?

        给她洗脚就都没有资格。

        刘卿晓她妈也火大了,三天两头的感冒,一感冒她就要进医院,进来一次就得好几百,家里开银行的?叫她在家里吃点药,她还金贵自己,倒是挺惜命的。

        “行,我不说了,住院费你自己想办法吧……”

        当老娘的就要撤了,刘卿晓翻身看着自己妈,她就不相信啊,这是自己亲妈吗?眼睁睁的看着她生病却不管?不就花你们点钱吗?她以后给不就是了。

        刘卿晓结婚开始,对娘家就是有点爱答不理的,她丈夫老早就说过,她怎么花钱他不管,但是他要知道她搭她娘家,就马上滚蛋,就没见过刘卿晓这样听话的,给娘家的钱都是有数的,婆婆才是她亲妈,溜须拍马婆婆,自己爸妈可有可无的,刘卿晓娘家压根就没想占她什么便宜,可谁的心不是肉长的,看着这样的女儿谁不寒心?一年到头来电话的次数少的可怜,在同一个城市住着,好像陌生人一样,回家更别提了,买点水果,从来不给钱,别的也没有,那刘卿晓还有嫂子呢,她嫂子能干吗?

        人家当儿媳妇的在公公婆婆面前就表态了,不占小姑子这个便宜,但是小姑子以后也甭想从他们身上占便宜,刘卿晓偏婆家啊,有什么事儿也从来不跟娘家说,叫人蹬了就直接出来了,前夫给了她三十多万,连个房子都没有,她住哪里?

        有钱没跟娘家说,还藏心眼,就说自己离婚不说给钱的事儿,最后钱都叫小白脸给骗光了。

        “妈,我是你女儿,你就这样对我……”

        当妈的回过头看着自己女儿的那张脸,天底下有千奇百怪的父母就有千奇百怪的儿女,开口说道:“你过的好的时候你嫂子就说了,我们家不借光,你过不好了,也不能拖着我们全家去死?!?br />
        家里还有儿子呢,就连儿子对这个女儿一点同情的心思都没有,刘卿晓才离婚的时候天天住在外面,偶尔买衣服拿回来就都是牌子,她以为她不说,别人就猜不到她是拿到赡养费的,人家就是不愿意吭声,因为她没有动到人家的根本,现在不同了,成天住院,谁给你出钱?

        当妈的看着女儿没吭声,接着说道:“王凌你爱愿意不愿意,妈也就能帮你这么多,他喜欢你,你哄着他点,他总会养活你的,那些好看的男人都靠不住?!?br />
        也不见得所有好看的男人都不好,可自己女儿这智商,做妈的也是深深在心里叹口气,脑袋里面装的就都是稻草,她觉得她能把别人玩的溜溜转,结果往往就都是相反的,家里人没人图她钱,从离婚回家住,一毛钱就都没有拿出来过,家里还有小侄女呢,你说父母你可以当没看见,那嫂子是外姓人啊,给孩子买件衣服能花你多少钱?

        也不怪自己儿媳妇挑理。

        刘卿晓愣了一下,这就是叫她跟王凌过?

        “妈……”尖叫着。

        刘卿晓娘家不管她,她爸就直接开口了,愿意哪里住就哪里住去,家里装不下这么个大人物,谁能养得起?今天手里没钱了,伸手要钱出去买衣服,明天饭菜不好吃了,要去酒店吃,你要是没离婚,叫你老公养着你,没人有话说,你现在已经离婚了,手里狗屁钱没有,还摆什么谱???

        刘卿晓自然看不上王凌的,不能找年轻的自己找年纪大的总行吧?她这张脸还换不来钱?

        刘卿晓就看过电视上演的,那保姆都能从一些老头手里划拉出来钱呢,她就不信自己不行,当然这老头外貌也得差不多才行,这是不知道从哪里认识了一个老局长,刘卿晓觉得自己的人生距离胜利就差那么一小步了,自己有美貌啊,有美貌就等于有一切。

        她是拿那个老局长就当死的看的,那老头今年才五十多,距离死亡好像还有点距离,样貌能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不是太差,可这样的人是刘卿晓能玩在鼓掌里的?

        同人不同命,刘卿晓遇上的这个心思就挺深沉,她要是好好跟人过,人家也不能算计她,没有领证说好了就这样过,一个月给刘卿晓八百块钱的零花钱,生活费不用她出,剩下人家老局长的钱都是自己把着的,刘卿晓想从人家的手里弄钱,压根不现实,自己想买件名牌吧,老局长就冷着老脸,不给买不说,还得数落她一句,她想在老局长儿女面前拿乔吧,结果人家全家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老局长不干活,家里没请保姆,自然这活就得刘卿晓干,她是花钱的能手却不是能干活的能手,过没一个月自己就跑了,她实在受不了那样的生活。

        最后能抓住的就只是王凌了,抱着骑驴找马的心态打算慢慢找,先叫王凌负责起自己的生活。

        王凌一沾刘卿晓自己美的娘是谁都快要忘记了,刘卿晓想要的他就恨不得一股脑的都给她送到眼前,美貌有时候就真的是一种武器。

        可朱珠也不是吃闲饭的,王凌不对劲儿她还能感觉不出来,这才有离婚闹的这出。

        刘卿晓被王凌领到五叔家,看着五叔家院子里破破烂烂的,她是没怎么往心里去,一脸的嫌弃,觉得农村人就是农村人,有两个钱也算不上是有钱人。

        听着王凌吹嘘的,好像他家那几个伯伯多有钱似的,刘卿晓现在一句都不信。

        五婶都傻眼了,你再婚不再婚的,你把人领到我家里来干什么?

        王凌这是带着刘卿晓来认亲了,也是觉得想叫五叔看看,他也能娶到好老婆。

        刘卿晓那脸上写得清清楚楚的,五婶就佩服王凌,看人能一点眼光都没有的,王凌也是个能手,什么不好的他都能从茫茫人海里找到,这也是一种本事,别人就羡慕不来的。

        刘卿晓的态度是从王博跟徐瑶回来之后改变的,王博自己能挣钱,徐瑶也能挣钱,王博的钱给徐瑶打理,徐瑶有做一些理财,徐瑶用自己将近小一年的工资给王博买了一块积家的手表,五叔五婶不懂这个东西,也不知道具体价格是多少,可刘卿晓知道。

        刘卿晓也算是接触过牌子货的人,王博脱衣服,就看见王博手腕上的那块手表了,眼睛就都直了,一块二十多万的手表这家人能买得起?

        徐瑶这人过的比较小资,挣钱就是为了花的,加上两个人都要上班都要接触别人,着装上不能太差了,王博挣钱可他没有花钱的地方,他也没有太多的爱好,回到家有歌唱类的节目就看一眼,天天晚上出去跑步,除此之外就真的乏味的很,对着徐瑶因为关系定了下来,也舍得花钱,没少往徐瑶的身上砸钱,这块表徐瑶是怎么想起来给买的,徐瑶跟王博去超市买东西,顺便就上楼逛了一下,正好碰上徐瑶同事了,遇上了就一起逛了一会儿,同事去买包,就说要徐瑶作陪,四个人开车直接奔着某店就过去了,同事进店里就看包,人家是有目标来的,徐瑶则是觉得可有可无,第一她手里有两个这个牌子的包,这个东西不在多,够用就好,她觉得够了,同事那个欢喜的劲儿,就说徐瑶。

        “你赚那么多,自己舍不得花???小一年也好几十万呢?!?br />
        徐瑶看着同事的脸就觉得有意思,当着王博的面说自己一年赚多少钱是什么意思?徐瑶又觉得可能自己想的有点多,结果同事拽着她叫导购看看徐瑶的那个吊坠还有没有。

        “我也想买来的,可惜都断货了……”

        到现在徐瑶还有什么不明白的,觉得她戴的是假货了呗,就算是假货,她自己愿意戴,跟她有什么关系???

        徐瑶不理解,你过好自己的生活不就好了,何必到处给别人下绊子呢,何必呢?

        同事今天就是想叫徐瑶丢一次人,徐瑶以前虽然说穿的也不差可没想是现在这样,身上多了一些很特殊的东西,同事之间也难免会有比较的,她就是想叫自己更加开心点,徐瑶买的就是假货吧?

        “是的,现在这个是断货了?!?br />
        人家微笑着看着徐瑶的同事说着,有的东西店里是根本就没有几款的,大部分人都觉得国内的东西太贵宁愿出国去买,购物也是顺便何乐不为呢。

        王博还有什么看不出来的,自己的女人自己疼,他看不惯别人下徐瑶面子。

        “不挑一个?不总是说自己的包少吗,错过今天我就不给你买了,挑一个吧?!?br />
        徐瑶就笑,多大的事儿啊,就跟这样的人生气犯不上,她今天最大的失误就不应该听同事的话陪她来,徐瑶不想因为跟别人置气就让自己的钱包流血,可王博现在就是别这个劲儿,在他的面前下他女人的面子就不行,不就是一个包,多大的事儿啊,别说他挣出来了,就是挣不出来也不能叫徐瑶这样没面子。

        “叫你买就买,不就是一个工资的事儿?!?br />
        徐瑶被王博弄的也是有点尴尬,都被架到这个位置上了,她说不买,那就是掉王博的面子,同事在一边唇角挂着不屑的笑,似乎就认为徐瑶不会买,徐瑶挑了一款不太贵的包。

        “上次不是才买一个,我都不想买,就你总让我买这些……”

        徐瑶当时回家就把这事儿扔后脑勺给忘了,随后某一天晚上她说自己有点难受,就想吃点凉的,王博那脸拉的跟驴脸似的,累了一天自己差点没累死,她说想吃凉的,什么是凉的???叫他这个时间去买冰淇淋?

        疯了吧。

        对着徐瑶就发火了,徐瑶这火也是不顺,不给买就不给买被,还说她什么跟别人攀比,她攀比什么了?

        徐瑶自己一个人坐着生气,王博穿上衣服摔门就走了,徐瑶原本想着这是生气说不定去哪里了,结果没过二十分钟,王博又拉着驴脸手里提着袋子,给买了不少的冰淇淋,说话还呛人呢。

        “乐意吃你就全吃了,吃够啊,别吃死你了……”

        这口气还是没有顺过来,你说你买都买了,你好好说话,多好,王博就偏不,他是心里真有气,他觉得自己太累,每天对着电脑干一样的工作,无聊死了,在赚钱也无聊啊,还累,成天的加班,回到家没说享受享受她的温柔,她反倒是指使自己出去给她买东西吃,这还没怎么样呢,你要是怀孕了他也认了。

        徐瑶不生气,给她买了她就高兴,她现在就是觉得胃不舒服,想吃点凉的,女人总有很神经质的一段的,吃着冰淇淋听着王博一直的唠唠叨叨,徐瑶就想起来那天他给自己买包的事情了,买这块手表她真是一激动,脑子一热,买完自己都想抽死自己,她疯了吧,有钱不往自己身上花,为什么要给王博花呢?

        当时就想回去给退了,实在丢不起那个人,果然冲动就是魔鬼,送给王博了,王博问多少钱,徐瑶说花了好几万呢,王博拿到单位好一通显摆呢,不过倒是没人看出来这玩意到底值多少钱,今天遇上行家了。

        刘卿晓的目光就一直盯着王博的手腕,王博就是在迟钝也有发现了,刘卿晓不是看他,而是一直在看他的手腕。

        五婶原本等着这两人自动消失呢,谁知道人家压根就是没有要走的意思。

        “徐瑶啊,你出来一下……”

        五婶可不是那种会惯着儿媳妇的婆婆,对徐瑶也是有点不满意,觉得至少外貌就不够好看,儿媳妇好看不好看决定未来自己孙子孙女的基因,不过生米都煮成熟饭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五婶是会叫徐瑶干活的,不会供着她,好在徐瑶这点还不错,干点活自认累不死自己,也愿意上手。

        刘卿晓是个客人啊,自己坐在炕上,屁股都不愿意往炕上沾,觉得脏,一身漂亮的衣服,王凌相对来说有点老了,他自己糟践的,日子过的也不是那么好,穿的就更加不用说了,五婶心里不屑,就这么个玩意,你看王凌还当成宝呢,早晚有你哭的时候,男人走出去谁不要脸面?穿成这样就来亲戚家了?女的穿的溜光水滑的。

        徐瑶帮着做饭,王博没上手,他原本就对做饭一窍不通,也懒得管,有饭他就吃,没有就花钱买被,徐瑶要是出差了,王博的晚饭都是叫的,各种叫外送,反正饿不死自己就是了。

        等五叔从外面回来,看见家里的两个客人也是有点发傻,王凌把人领到他家里来干什么?

        “五叔,我跟卿晓要再婚了……”

        五叔呵呵笑着,再婚就再婚被,到时候通知他,他去花钱就是了。

        这边五婶跟徐瑶把饭摆上桌,徐瑶瞪了王博一眼,那一眼里面包含的意思比较多,王博收起来自己的电脑,下炕洗手准备吃饭,这也不好撵走那两个人,只能留下一起吃个饭,刘卿晓在桌子上就问王博了。

        “这是积家的手表吧?很贵吧?!?br />
        王博看看自己手腕上的手表,还别说真有人识货呢,这牌子要不是徐瑶说,王博也不清楚,他一个整天困在办公室的人,哪里知道这些玩意。

        “是啊,好几万呢?!?br />
        刘卿晓觉得王博就是土包子,这就是暴发户,只知道买贵的,压根不了解这个东西的来历,自己跟他们是不同的,刘卿晓这就显摆上了,最后扔了一个重磅炸弹,说这块表绝对不是几万就能买下来的。

        “我记得我当时看见过,很贵的,二十多万吧……”

        五婶手中的筷子顿了一下,脸都有点扭曲了,二十多万买块表?这是花谁的钱?

        五婶有钱也不能叫孩子这样花啊,你要是买房子买车那是必备品,你偶尔买件名牌也没什么,可花二十多买块手表?你家多有钱???敢情花的不是你的钱,这表王博说了是徐瑶送的,她可真会拿着别人家的钱来送人情啊。

        五婶认为这钱一定就是王博的,王博工资她都没有要了,毕竟有女朋友了,当妈的老给收着不像是那么回事儿,全部都给徐瑶了,她就是这样过日子的?

        王博有点吃惊,因为是真的没有想到会这么过,徐瑶把工资都给他买这块表花了?

        王博觉得贵的同时,心里有点高兴,跟五婶想的就完全是不同的,五叔虽然嘴上没说,脸上的表情也是变了变,王凌就更加不要说了,一副怒不可遏的样子,随便给儿子买块表就都二十万,自己这还是亲侄子呢,王凌就突然想哭一哭自己死去的爸爸,果然是没爸的孩子没人关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