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陈悦想踹柴斌可自己又舍不得,不揣柴斌这个条件实在拿不上台面,跟他玩玩还可以,一起生活?

        “你来干什么?”前婆婆目光颇冷的看了陈悦一眼,可千万别对她说什么想孩子之类的话题,听着有点腻歪。

        陈悦脸上有点发窘,她当妈妈的,回来看看孩子也不可以嘛?

        陈悦能想到的,她那个丈夫对谁都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喜欢不喜欢,女人呢怀孕则视为自己增加一个砝码,求得一个心安,前头生下来的孩子毕竟不属于自己的不是。

        从楼上下来,陈悦看着前面的马路,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迈到哪里去,为什么就会变成这样了呢?

        陈悦跑了,她前婆婆已经说过了,只要她不回来找,永远不会难为她,可女人的心思永远就都是多变的,陈悦想回去找儿子,想让儿子离不开她,逼得她前婆婆下死手,她知道一切都完了,跑之前先把柴斌的钱给卷了,那房子现在交的也不过就是定金而已,柴斌是等到要去交首付那天才发现钱全部都没有了,人有点发懵。

        “你在说一次,钱是怎么没的?”警察看着柴斌问。

        柴斌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完了,八万块钱啊,他的八万块钱,都没了,没了。

        *

        若晖在房间里试着比基尼,大开着窗子,窗子被风吹的飘飘荡荡的,也不怕别人来看,谁的眼睛好能看到这么远那就看吧,将身上的裤子踢到地上,脚丫子从短裤上踩了过去。

        “姐……”随着梁暖吧嗒吧嗒的跑步声,屋子里的门直接就被她给推开了,若晖才套上下半身,回头看了一眼梁暖,最近她似乎又偏好黑色,头发剪得很有层次感,问题就是太有层次了,若晖的形象就永远都在意料之外,乌黑的眼睛对上进门的人。

        梁暖是跟着若晖长大的,若晖对于她来说除了是姐姐还相当于半个妈妈,巧不会拦着女儿跟若晖接近,自己不是那样家庭出身的,有时候巧不得不承认,人跟人生下来就是存在差距的,哪怕她现在拥有钱了,她终究也不过就是个暴发户,什么都不懂。

        梁暖看着若晖光着上身,自己有点难为情,到底还是小丫头呢。

        “你怎么不穿衣服啊?!?br />
        清纯的小丫头。

        若晖转过身看着梁暖,微微挑高着自己的眉头:“暖暖,你说姐姐身材好不好?”

        若晖是属于偏瘦那类型的,说白了就是没胸没屁股,她很努力的想将自己养成波霸,可惜老天爷不给面子,梁暖脸上一红,若晖笑笑,她是极致奢侈的女人,常年被金钱美酒包围,若晖不是个好女孩儿,喝酒打架抽烟,冲路障这些她全部都做过,偏偏就是没人能拿得住她,谁的话她想听才听,不愿意听,说了等于白说。

        梁暖的面颊泛着健康的红润,孩子小就是这样的好。

        “我妈也来了……”

        巧搬到隔壁去了,若晖实在讨厌每天回到家就看见一张怨妇脸,对巧自己也算得上用心了,想不开那就是她自己的事儿。

        其实说白了,你说巧不就是占个先机嘛,先跟梁抗抗结婚了,有些事情若晖懒得说而已。

        巧看着若晖又是这个样子,自己觉得头疼,现在的若晖是越来越过火了,她那头发就没正常过,总这样折腾,女孩子留长发烫成大波浪多漂亮,就偏她头发永远留不长。

        “你头发……”巧叹口气,她就不能理解若晖的审美观,可能是她年纪大了。

        若晖将自己抛进沙发里,双腿交叠横在沙发背上。

        “叶茜怀孕了……”

        巧的一双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她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就是要跟叶茜过不去,她就认准了叶茜,其实抢梁抗抗的还有那么多的人,说到底如果叶茜是小三,那那些呢?通通全部就都是小三,为什么要跟叶茜过不去呢?

        因为叶茜一直受宠,因为叶茜叫巧感觉到了威胁。

        她的出身不好,同样的叶茜出身也不好,她拢不住梁抗抗,叶茜却能。

        巧的声音压得很低,梁暖站在一边,脸上的表情有点凶,若晖看得分明,知道梁暖这个年纪,就单看妈妈怎么去教,一个孩子的一生轨迹其实隐约从小时候就能看得一清二楚的。

        若晖将双腿放下来,眸子闪闪。

        “你信不信,即便将来梁抗抗跟叶茜结婚了,叶茜也不是最后的一个?!?br />
        不需要用脑子去想,梁抗抗喜欢漂亮的女人,漂亮的女人这个世界上会少了嘛?她叶茜能得宠十年二十年能永远的得宠下去?依着若晖来看,这个世界上可没有什么永恒不变的爱,如果真的存在那就是诱惑没有到位,证明那个人的功夫不行,不够厉害,男人年轻的时候可以爱一个,到了老了,也许年轻时候爱的那个回头看看,会觉得她各种错,聪明的就如姚静业自己妈妈这种,早早过世了,留在梁抗抗的心里,那就永远都是遗憾,因为姚静业不在乎梁抗抗,因为只有姚静业敢给梁抗抗到绿帽子,因为姚静业独一无二,得出来的结论就是,男人都是贱皮子,哄着不走就得上鞭子抽着走。

        巧的脸色骤然大变,她最不想听见的就是这句话,谁都可以,哪怕是后来者,一定不能是叶茜。

        “暖暖……”

        若晖缓缓抬起头,那双乌黑的眼睛好像是无底洞,里面没有一丝的笑意。

        “别总让我重复一样的话,梁暖这辈子是姓梁的,她永远不会生活的不如意,有花不完的钱,将来玩够了找个老实本分的丈夫嫁了,你跟梁抗抗怎么样影响不到梁暖的身上如果你为了她好,就永远不要在她的面前说叶茜一句不好,叶茜很好,至少她能把表面做到极致,她可以叫梁麦来讨好我……”

        “那是不要脸……”

        “不要脸吗?”若晖阴阴的对上巧的脸:“你的出身很高贵?所以你瞧不起她?”

        巧的身体摇晃了一下,她不敢置信的看着若晖,简直不相信这样的话是从若晖的嘴巴里说出来的,自己勉强要扶着东西才能站稳,若晖怎么可以……她怎么可以……

        巧的眼泪被若晖逼了下来,可惜若晖不是男人,她看见女人哭就想挥巴掌,有本事的会笑没本事的才哭,哭是弱者的行为,若晖就想,巧这样的个性,能留住梁抗抗一年都是多的,这样的女人有什么意思?要难度没难度,要什么没什么。

        “她能做到的事情你做不到,你心里又瞧不起她,为什么瞧不起?你们不是同样出身的?叶茜比你聪明,至少她懂得做表面功夫,我说过的,你在这边好好的生活,有钱你就花,愿意给谁就给谁,这样的日子不是很好,你相信我,叶茜即便生了儿子,能得到多一些的也不过就是钱,就算是梁抗抗娶了她,最后的胜利者也绝对不会是她……”

        巧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若晖懒得看巧这样的一面,自己对着梁暖喊了一声:“走吧,我们玩水去?!?br />
        梁暖站在原地有些迟疑,毕竟自己妈妈在哭,梁暖还小,不够明白大人的世界,她知道的是自己有父亲有母亲有姐姐有妹妹。

        “你妈自己哭一会儿就好了……”

        若晖弯着腰身,搂着梁暖,姐妹俩向外去走。

        马一菲握着靠垫,自己恨不得此刻就将靠垫全部撕碎了,怎么就偏偏是叶茜?叶茜都这个年纪了,她就不信叶茜还生得出来,见鬼了,该死的。

        叶茜是梁抗抗身边待得最久的女人,这个女人不仅仅是遗留下来了,并且时不时梁抗抗是会过去陪她的,她现在能怀孕不就说明一切了?梁抗抗不动叶茜,叶茜哪里来的孩子?

        梁抗抗最近很少来马一菲这边,心里对她膈应的很,好不容易盼来一个儿子,结果马上就让儿子去见阎王爷了,没掐死马一菲就不错了,梁抗抗现在就是迫切的想生儿子,只要有一个就好,有了自己就不愁了,也不见得就是需要儿子去继承什么,可没有,心里就好像少了一块。

        叶茜聪明能抓得住梁抗抗的心思,这阵子梁抗抗明显外面的花花绿绿就消失了不少,跟她好像是正常夫妻的一样生活,叶茜哪里能不明白,梁抗抗是个人不是机器,高兴玩女人,问题也得有精力和身体去玩,透支的不少,现在难得能安静下来。

        梁麦仰着头看着自己妈:“那我现在可以不用去找姚若晖了吧?!?br />
        梁麦一直都懂,她妈叫她亲近若晖姐是什么意思,可心里是瞧不上姚若晖的,姚若晖是姓姚的跟他们家有什么关系,跟她爸爸有什么关系,自己才是姓梁的,她马上也将要有弟弟了。

        梁麦某些方面比梁暖早熟。

        叶茜摸着女儿的头:“傻孩子,就是妈妈生出来弟弟了,若晖也一样是你姐姐,你要跟她好,要顺着她她说屁是香的你就要承认屁是香的……?”傻孩子,这场战争绝对就不是十年二十年能打得完的。

        不过叶茜觉得安心,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出身不好又能如何,姚若晖的爸爸还不是出身不好,她也终于叫自己的孩子高人一等了。

        梁麦撅着嘴:“我不喜欢若晖姐,她对梁暖比对我好?!?br />
        梁麦也会看人眼色,她觉得姚若晖就是故意针对自己,自己追着她后屁股跑,她永远不会回头搭理自己的,对着自己是爱答不理,对着梁暖则是关心备至。

        叶茜笑眯眯的,她笑起来的时候眼角也有了细微的细纹,这是造物主的功劳,哪怕任由你抹上最顶级的产品,该老还是一样的老,当然若不细细的看,是看不清的。

        “你只要记住,她是你姐姐,是你偶像,是你最喜欢的人就可以了,你只要对着她付出,不要要求人家对你有回报……”

        梁抗抗进门,梁麦就跳到了梁抗抗的身上,这些女儿梁抗抗都疼,每个都喜欢都喜爱,废话这也不是别人生的干嘛不喜欢,偏疼的似乎就没有,大概姚若晖能算得上是一个吧。

        “爸爸……”

        梁抗抗抱着女儿走进客厅里,叶茜在准备饭菜,叶茜家里有保姆,可每一次自己都会亲自上手,也许饭菜不是她亲手做的,可摆碗筷就一定会亲自上阵,梁麦搂着梁抗抗就不愿意撒手。

        这点梁暖需要跟梁麦学,也许基因这个东西就真的很是奇妙,梁暖不太亲近自己爸爸,看着若晖跟梁抗抗的关系那样的好她甚至不会感到恨若晖,相反的她嫉妒梁抗抗跟若晖好,嫉妒一切跟自己姐姐关系好的人。

        在梁暖的心里,姚若晖那是女神,自己的女神。

        梁麦呢则更加像是一个受宠的小女儿,总是往自己父亲的怀里钻,会开口提要求,会撒娇,梁抗抗喜欢会撒娇的孩子,疼是一样的疼,在钱上没有落后任何一个,可感情上来说,梁麦是要比梁暖占先的。

        “你看看我姐,穿的跟外星人似的……”梁麦拿着属于自己的手机给梁抗抗看。

        叶茜的脸有点发沉,都说过她多少次了,她那点小心机,一旦叫她爸爸发现了,她以为能有她好?

        梁抗抗从来没往高看自己的任何一个孩子,自然就不会想到梁麦这个年纪,借着给他看照片,话里另外的意思竟然是指责姚若晖私生活混乱,叶茜弯下身笑眯眯的贴在女儿的耳朵上,说了一句,梁麦紧紧搂着梁抗抗。

        “爸爸,咱们一起去看暖暖吧?!?br />
        梁抗抗的到来对巧来说也许并不是什么好事儿,巧所想的到底还是成真了。

        梁抗抗这几年就连她的床边都不沾了,突突然的跟她回到家里,巧的心里有点发颤。

        “离婚吧?!?br />
        巧手里的杯子咣当就摔在了地上,梁抗抗满不在乎的继续说,既然开口就得说下去,巧的喉咙里似乎也有一把火在燃烧,叶茜好本事,现在就能叫梁抗抗跟自己提出来离婚?

        “谁叫你进来的……”梁抗抗目光颇冷的对准推门进来的人训斥了一句,他以为是梁暖,却没有想到是姚若晖。

        若晖跋扈的靠在门边:“我来的好像有点不是时候,爸爸咱们能谈一谈吗?”

        梁抗抗谁面子都不给,就稀罕给若晖,今天别说梁暖,就是换成了梁麦这时候敢推门进来他也不会就这么轻飘飘的落下,可推门的人是姚若晖。

        就像是若晖自己所说的那样,若晖记得自己看过一本书,一个男人那样浓烈的爱着一个女人,作者是用两种手法来阐述这个故事,女人过世了她成为了不可替代的独家记忆,可她活下来之后,她却成了别人的肉中刺,临老临老男人到底还是爱上别人了,因为那个故事,若晖整整一夜都没有睡,闭上眼睛仿佛觉得自己成为了那个女人,你看爱情就是这样不靠谱的东西,这个东西不是买卖,不是你付出多少就会收回多少,男人没有良心,同样的女人也是一样的,只是看存在的诱惑大小,足不足够叫你跳跃出道德的底线,什么爱情终有一天也会变得枯竭,更确切的说,若晖不相信爱,她相信性。

        “暖暖在楼下呢?!比絷偷囊馑际墙星上茸?。

        梁抗抗看这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真的长大了,小时候明明那样的小,她妈妈过世就好像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一转眼都成大姑娘了,这样俏生生的站在他的眼前,哪怕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梁抗抗也认为若晖长得好,自己的基因不算是差,找的女人更加一水都是美女,可生出来的孩子却不如若晖,只能说若晖会张,比姚静业长得更加的更有味道。

        若晖的眉眼一直上挑,这是她高兴的表情,难得梁抗抗莫名的被她所感染。

        有些事情就是解释不清楚,就像是他疼若晖,不是自己的亲生孩子,为什么疼,过去是因为若晖的妈妈现在……梁抗抗自己也说不清了。

        若晖的唇角泛着笑意:“跟巧离婚娶叶茜嘛?”

        梁抗抗忍不住头疼,这孩子就不能笨一点吗?

        “让我来猜猜,叶茜肚子里的那个是个儿子?”

        若晖打了一个响指,她说话的时候忍着强烈的恶心感,抱歉抱歉,她不是恶心叶茜恶心的,纯属是因为昨天晚上泡吧,你知道的多喝了两杯就演变成现在这样了,若晖找了最近的位置坐下身,梁抗抗的鼻子动了动。

        “昨天晚上几点睡的?”

        若晖打着哈哈,别看梁抗抗好像就真的不管她一样,大人嘛总觉得她还是孩子:“挺早挺早的?!?br />
        “挺早是几点?”

        “你这是转移话题,跟叶茜结婚最后还得离?!?br />
        梁抗抗叹气:“说的这叫什么话?!?br />
        “实话?!比絷拖乱馐兜幕兀骸耙盾缯饷挤懦鋈チ?,你以为有几个会说她好话的?大概也只有她那些朋友认为她无辜,她在外面称呼你是老公,她还需要什么名分?”

        梁抗抗哈哈一笑,他是觉得若晖如果愿意把脑子用在其他的地方会比较好,自己的感情这些不需要她来管。

        “若晖啊,我的事儿你不要管?!?br />
        “我知道,你觉得我管得宽,那奶奶怎么想呢?”

        姚若晖把梁抗抗的母亲推出来,巧出身不好可也足够的清白,不管以前怎么样到底是嫁给了你梁抗抗,当了这个梁太太,叶茜如果没有巧这位先头,她就是传奇,传奇这种东西一旦多了起来就成烂大街了,一个小三正大光明的上位,你是在挑战谁的道德观呢?你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梁抗抗:……

        “你跟巧离婚了你信不信她也不能成为名正言顺的梁太太,哪怕她生了儿子,生一百个儿子也没用?!?br />
        梁抗抗下意识的回:“你还是个丫头吗?”

        “我是啊?!比絷吞?,不是梁暖哭她才懒得管呢,爱娶谁娶谁,跟她有几毛钱的关系,一个男人不爱你,就算是叫你占着正太太的名分,有用吗?能排遣寂寞吗?还是能当钱花?离婚也同样有钱花啊,你应该心里这样想着,我的今天就是她的明天,这样不是更加的快乐。

        “你别管了……”

        “我也懒得去管,就是看不惯她那个张狂的样子,跟着你来,难道她心里还能不知道你的打算?我承认叶茜很聪明,做事情很有分寸,面子里子她全部就都能给别人,可谁叫她是第三者呢,弄不好以后我结婚老公也外遇,我应该提前的憎恨这样的女人不是嘛……”若晖瞎说着。

        “胡说八道的,才多大就想着要结婚了,就是结婚了,不要命了还敢外遇?!?br />
        若晖摊手,这是典型的的只许官府点火,不许百姓点灯,大家都是男人,你为什么能玩女人,她未来老公为什么不能玩?难道这还有分别吗?

        梁抗抗就喜欢若晖这调调,永远都不给他脸,高兴的时候就跟小狐狸似的哄着他,不高兴了就是叶茜在她嘴里直接就当下酒菜了,认真的话,自己身边这些女人就都能被若晖给数落得一毛钱不值。

        叶茜以为她胜利了?

        不不不,这才是开始,就凭着你的身份想上位?若晖扯扯唇,离婚的那天才是你能张扬的那天,明白吗?

        梁抗抗下楼的时候看了巧一眼,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这事儿就这样定了?!?br />
        巧原本以为若晖能说服梁抗抗,最后却没能想梁抗抗依旧跟她提出来了离婚,巧看着楼上。

        叶茜被梁抗抗弄的有点痒,自己躲着他的手,梁抗抗也难得领着叶茜还有梁麦出来这一趟,梁麦乖乖的坐在一边。

        若晖的电话跟了进来,打断了梁抗抗原本的出声,他想跟叶茜说两句,结果电话进来了……

        “我家暖暖呢,就像是太阳的光,虽然有时候会叫人觉得热,可到底大多数都是好的,梁麦的麦是卖掉的卖吧,爸爸你也真是的,就算是不喜欢梁卖也不能给人家女孩子起这样的名字,卖掉卖掉,哎……”

        叶茜的眼睛一疼,梁麦的脸瞬间就变了,叶茜掐着女儿的手,哭什么哭?

        有什么好哭的。

        梁抗抗不在意的笑笑,若晖也就是一个嘴上功夫,愿意说就让她说吧,孩子心里不舒服,到底还是没拦住自己,挂上电话,梁麦多大的孩子能有多少的心计,到底还是忍不住。

        “她太过分了,她……”梁麦剩下的话被叶茜给捂住了,叶茜恶狠狠瞪着梁麦,梁麦身体缩了缩,有点害怕这样的妈妈,到底只剩下哭声了。

        “小孩子,姐姐跟你闹着玩呢,要不然能故意叫你听见吗?”

        叶茜将整个事件就解释为若晖的恶兴趣,调侃妹妹而已,梁抗抗的睫毛动了动,他喜欢叶茜就是因为叶茜真的很知道怎么样去讨别人欢心,一个女人能被一个男人宠着,没有一定的办法是不行的,特别是他现在这种,几国鼎力的情况之下,叶茜年轻,靠着情分能叫梁抗抗记住的女人多了去了,为什么单单就愿意给叶茜这个面子?

        梁抗抗搂着叶茜:“你想要的会得到的?!?br />
        叶茜听着梁抗抗的人声音平静的说着,自己压抑不住心里的欢乐,她没想到竟然真的就是自己所想的那样,她能成为梁太太是不是?这是叶茜做梦都不敢去想的,今天终于成真了吗?

        梁抗抗他妈不愿意伸手管儿子的这些事情,可叶茜……

        “你说巧不好,我看叶茜也没好到哪里去?!?br />
        那个不要脸的话,这个就是不要脸的祖师爷,梁抗抗她妈一个都看不上,梁抗抗这辈子就没招惹过一个着调的女人。

        梁抗抗无所谓,好不好的,不过就是一个玩意,能叫自己开心就成,难不成还追求什么更高的精神世界?他每天已经够累的。

        “若晖这孩子……”梁抗抗提起来若晖,自己就摇头,要是自己女儿就好了。

        你看若晖这个性跟自己多像,她也不见得就是多喜欢巧,不过很是?;ぷ约荷肀叩娜?。

        “我是这样想的……”

        梁抗抗他妈没有意见,这样办最好,巧就在国外生活,谁都都不耽误谁,大家相安无事,只要叶茜的嘴能逼得紧就好,今天能娶你,明天同样能离婚。

        “你要是这样说,我没有意见,我希望她的嘴巴能闭紧了,我不想出去有一堆的人对着我指指点点的……”

        梁抗抗晚上难得提前回来,家里只有他跟叶茜两个人,叶茜满脸的高兴,想着巧那边的手续办好了,接下来是不是就是自己成为他的太太?会有一场盛大的婚礼吗?

        虽然婚礼她已经不奢望了,但是哪个女人一辈子不是这么一次。

        叶茜靠得梁抗抗很近,能细微的感受到梁抗抗的呼吸。

        “我跟她离婚跟你结婚,但是对外我不想公开,我希望你能守住这个秘密,在我不想公开的时间里如果旁人知道了,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就是这些……”梁抗抗看着叶茜,一字一句的说着。

        叶茜觉得浑身发冷,自己跟他结婚,不能公开?

        对任何人就都不能说,那结婚不结婚有什么分别?还叫别人认为她是叶姨娘?

        叶茜总觉得梁抗抗的话里包含着一丝的讽刺,别人怎么叫她的,她不是不清楚,她最恨的就是这种叫法。

        心不在焉的开口:“是因为若晖说不喜欢我?”

        除了姚若晖这个不固定炸弹之外,没有人能改变自己在梁抗抗心里的地位,叶茜看了梁抗抗一眼又一眼,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就因为姚若晖说不喜欢自己,他就要这样对待自己吗?

        不给她希望,她可以不抱着希望,为什么给了希望现在又来扼杀她的梦?

        梁抗抗忍不住笑:“若晖一个小丫头片子,叶茜你跟了我这么久,你也应该清楚,我不是个高调的人,我不希望自己家的事情被人当做零嘴一样的挂在嘴边,你自己的身份你心里比别人清楚,把你拿到台面上来,是因为我喜欢你,既然我喜欢你你喜欢我,为什么一定要让别人知道呢?”

        所以才说梁抗抗跟姚若晖是同样的人,梁抗抗对着自己目前最喜欢的女人,说叶茜的出身叶茜自己心里清楚,这个女人马上将要为他生第二个孩子,如同当时若晖对巧说的话一模一样。

        身份啊……叶茜心里苦笑着,原来自己还是高看自己了,原本就是这样的,给了她身份却不让她公开,对外依旧承认巧才是梁太太,她算是什么???她就想高调一次也不行吗?

        叶茜的声音故意掺了蜜一样的笑,笑的梁抗抗心生荡漾,这样就对了,能给你的,少不了,本本分分的做你的梁太太,做你自己的梁太太。

        叶茜心里很苦,不敢对家里人说,一旦说了要是有人放出去话,梁抗抗回头准饶不了自己,梁麦早上高高兴兴的扑到叶茜的怀里,甜蜜蜜的说着:“妈妈,以后你是不是就是爸爸的老婆了?”

        “你站好?!币盾缱蛱烀挥兴?,做了一晚上的噩梦,现在对着梁麦也没有什么好心情,偏偏梁麦在她眼前已经无法无天惯了,现在也觉得自己高人一等了:“姚若晖就是个姓姚的,她怎么跟我比,我是我爸爸的女儿&”

        “你闭嘴?!?br />
        叶茜对着梁麦喊了出来,梁卖委委屈屈的看着自己母亲,她这是怎么了?干什么要吼自己???

        叶茜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争来争去争到头,等于什么都没有挣到,有什么意思?

        梁麦的话就像是尖利的刀子一样捅进她的心里,姚若晖要是真的不算是什么,她怎么能叫梁抗抗在短短的时间里就改变主意了?姚若晖到底是做了什么?

        叶茜想不通,梁抗抗为什么愿意听姚若晖的话?就是因为喜欢过她妈也不至于就是这样的,除非……

        叶茜的头疼了起来,应该不会的,那丫头现在还小呢,再说她是叫梁抗抗爸爸的,这样的关系哪怕有一点的改变,总会被人诟病的不是吗?应该不会的,叶茜安慰自己,可不是的话,梁抗抗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

        叶茜承认自己不甘心,她好不容易爬到今天的位置,前半段都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所上演的,后半截为什么就突然改变了呢?

        这不对的。

        “妈……”

        “你爸没有跟你大妈离婚……”叶茜咬着自己的牙才能勉强说出来这话,梁麦现在还小,她不敢说,就怕孩子嘴上没有把门的。

        自己还真是输得一败涂地啊。

        若晖的嘴巴很刁,她说过的,叶茜低调了几年,她的调调不就是走低调路线嘛,那自己就送她一程,叫她低调个够,所以才说女人可怕,明明心里不是那样想的,表面却能做的出来,既然你想走低调,我让你走个够,你能高调的那一天就是你离婚的时候,你离婚的时刻你可以叫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曾经当过梁太太。

        马一菲现在跟被打进冷宫也没什么分别了,梁抗抗看见她就厌恶她,看见她就能想起来那个掉的儿子,恨马一菲,掉孩子最痛的那个人绝对就不是梁抗抗,马一菲不是没有想过要扭转局面,可梁抗抗不睡她,她能有什么办法?

        “喂……”

        若晖咬着苹果,一口接着一口的,苹果的声音很脆。

        马一菲挂上电话,手里的烟烧到了手指,她快速的将烟蒂扔了出去,自己看了前方一眼。

        有个人给她提了一个醒啊,是啊,她一切都是靠着梁抗抗,要是他把自己给踹了,过惯了这种奢侈的生活,在回到普通的生活当中,她输不起的,马一菲从包里抖着手拿出来一根新的香烟点燃,缓缓吐出,脸上笑了笑。

        女人的身体大多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男人的新鲜感,伦情分的话,她就一定没有叶茜待在梁抗抗身边的时间长,伦颜色至少自己比叶茜年轻比叶茜漂亮那么一咪咪。

        梁抗抗已经准备把马一菲给蹬了,看见她就来气,那个孩子他当初真是抱了希望的,就因为有希望才会感觉失望,叶茜怀孕就一切都在情理当中,没有太大的感动,掉的那个孩子不同的。

        梁抗抗承认自己偏心,他就是偏了怎么了?所以才会恨马一菲,觉得她是饭桶。

        梁抗抗今天来这里,就是准备扔钱,扔完钱叫人滚蛋,以后你是愿意跟谁结婚跟谁在一起,那都是你的自由了,从今以后没有牵扯。

        马一菲今天收拾得很漂亮,她原本就年轻,身上有朝气,梁抗抗不会平白无故看上她,身上一定就有能吸引着他的地方。

        “反正也是最后一次了,一起喝杯酒?”

        马一菲给梁抗抗倒了一杯酒,半开的唇吞下猩红的液体,吸吸鼻子,液体顺着喉咙滑下去,身体暖暖的,伸出手抱着梁抗抗的脖子,你看女人多悲哀,可是在悲哀,她也得叫梁抗抗不能松手,她的人生不会这样就完了的,绝对不会。

        梁抗抗皱着眉头,有点不待见的看了看她,这时候耍心眼?

        马一菲哭了,不是那种歇斯底里的哭,而是看着梁抗抗就那样直白的看着,人如同没有骨头一般的依偎在梁抗抗的怀里。

        “你要知道男人喜欢什么样的女人?温柔?你觉得叶茜不够温柔吗?撒泼?只会叫他更加讨厌你,你流产最疼的人永远是你……”

        马一菲定定的松开手,自己扶着一边的椅子坐下身,身体有点凉,她现在就是背水一战,能不能胜利,只有鬼知道。

        “我知道你恨我……”马一菲用手捂着自己的脸,她说的都是心里的话,一个年轻的女孩子,遇上梁抗抗这种有魅力的男人,你说不图他的钱,骗鬼去吧,除了钱之外,难道就真的没有别的?如果梁抗抗长得老,长得丑,又有啤酒肚,也许马一菲就真的是为了钱了,可这个男人保养的那样好,给过她很多的好日子过,她是第一个准备为梁抗抗生儿子的女人,她也觉得自己是不同的,毕竟那时候已经没人在为他生孩子了,不是别人不想生,而是他不许。

        在那样的时候里,你知道她的怀孕对自己有多大的影响吗?

        吸吸鼻子:“我很坏很贪心是不是?你心里也认为我就是为了你的钱,没错,就是为了钱,没有人不喜欢钱……”马一菲哭着又笑着:“我命很不好,明知道你那么喜欢我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我偏偏就让他掉了,我躺在医院里,等了你好几天,你都没有出现……”

        马一菲如果刚才是演戏,现在就真是的是伤心了,多喜欢她,孩子没了,她就成狗屎了,连看都没有来看她,那之后就看不见人影子了。

        梁抗抗就这样定定的看着马一菲,看着她说着这些话,叶茜就喜欢玩说真话这一套,可叶茜永远不会在嘴上承认她就是奔着梁抗抗的钱来的,若晖说,温柔善解人意体贴这些都是叶茜玩剩下的,你想跟梁抗抗玩,也得看他愿意不愿意听下去,你留不住这个男人,你以后的财富就都飞走了,跟你无缘,你若是想要过好日子,你就得使出来全身的力气留住这个男人。

        若晖为什么要帮马一菲?

        为什么不帮呢。

        马一菲见梁抗抗没有一丝的反应,自己苦笑着,到底还是看出来自己在做戏是不是?到底还是输了,谁说年轻的就能打败年纪大的?叶茜给自己上了生动的一课,这一课就叫本事。

        “你走吧,该给我什么就给吧,有钱总是好的?!?br />
        人留不住,钱得留下吧?

        梁抗抗的脚停在马一菲的面前,自己对着她伸出手,马一菲有点发愣,他这是什么么意思?

        “喝多了是不是?就一杯酒又是哭又是笑的,跟我伸手要钱?”

        马一菲手脚冰冷,他现在是什么意思,就连最后的分手费都不愿意给自己了?

        弄巧成拙?马一菲心里只闪过这几个字,姚若晖啊姚若晖,你可把我给坑惨了。

        梁抗抗拽起来马一菲,唇贴在她的发丝上。

        “脑子里成天都想什么了……”

        马一菲有些反应不过来,全身的力气在这一刻都消失了,动弹不得,她似乎把人给留下来了?梁抗抗今天来的目地,马一菲很是清楚,绝对就是要跟她谈分手的,最后她半真半假的就真的把人给留下来了?到底是因为他喜欢过自己,还是因为……

        姚若晖的眼睛得有多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