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1 不要脸的算计(二)

    301 不要脸的算计(二)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还怪人家闹?你儿子现在就是缺德带冒烟的,坑人家女孩子一辈子……”柴斌的爸爸就想不通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这么混蛋?你可以不喜欢人家,甚至可以悔婚这些就都是可以的,前提你跟皱萦坐下来好好说清楚,不说你喜欢别人你就说不想结婚,两个人的感觉还差一些,怎么可以拖着一个看另一个什么时候能到手?这叫什么玩意儿?

        柴斌的妈妈到底是亲妈,自己儿子多不对还是儿子亲。

        “你带我去皱萦她家?!辈癖笏只故窍肴フ抑遢?,不能害人孩子一辈子的幸福。

        老头儿没进过几次城,根本就认不出来哪里是哪里,皱萦家的电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想联系,只能叫柴斌妈妈带着他去。

        柴斌看着自己爸爸:“你们就恨不得我死是吧?”柴斌还委屈呢,从小到大自己不够优秀嘛?错,他是足够的优秀,可惜家里条件不给力,考大学他是全村儿考的最好的,说是有什么助学贷款,他申请了,可有那么多困难的人去申请,不是说你想要你就能要到的,念大学的几年自己备受冷眼,那时候想谈恋爱,想找个不会在乎自己家条件的女孩儿,可哪里有?

        现在这些女的就都恨不得眼睛扎钱堆儿里,好看的喜欢有钱的,不好看胖的才喜欢他们这种,可柴斌又觉得对自己不公平,他的条件还算是不错,男人没有不喜欢漂亮女人的,他为什么要迁就?自己告诉自己一定要出人头地,毕业了有份不差的工作,他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乡了,不是近乡情怯只是单纯的恨自己出生的地方。

        柴斌念大学的时候就想,自己会不会是家里收养的,他会不会还有亲生父母?也许以前亲生父母条件不好后来发财了呢,他跟自己爸妈就一点都不像,他很聪明,爹妈是就靠着那点土地出钱,他怎么可能就是他们亲生的孩子呢,后来这个梦断了,他也认清现实了,别人问他从哪里出来的,他也从来不提。

        柴斌不甘心,他的起点比别人要低,不然的话,他是可以一飞冲天的,皱萦这种从来就不是他喜欢的类型,现在不是将来不是,永远都不会是。

        就皱萦这样的,只配一起吃苦,将来真的有一天发达了,他转身当然要去找更加漂亮的女孩子。

        “什么叫我们恨不得你死?我们恨不得你死培养你上大学?”柴斌爸爸堵着一口气。

        他心里很是清楚,儿子看不起这个家,这样的孩子他以前有听说过,怨恨家里什么都不能提供,可应该要认命的,投胎就是个技术活,不是你想去什么样的家就能去的,这得看老天爷的安排,既然安排你到了这个家,就说明你只能是这样的层次,现在不是挺好的,你大学毕业了,工作也不错,找个好老婆,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可孩子就是不满足,你还能翻腾出来什么?

        柴斌父亲把眼光看得很实,自己儿子又不是美男子家庭还是这样的家庭,你觉得你能找到什么样的?富婆找你,你说图你什么?人家富婆还喜欢年轻的男孩子呢,就不脚踏实地。

        “是,你们供我念大学了,可是我大学怎么念下来的?”

        柴斌永远都不会忘记,学校也许是好意,汤都是免费的,清汤寡水的,一般就都是家庭比较贫困的学生会去喝那个汤,当然也不缺乏心大的,人家觉得好喝的,反正是免费赠送的,柴斌从进学校,一直到大学毕业就从来没有喝过那个汤,他觉得丢人,丢不起这个人,喝了那个东西就好像被打上了烙印一样。

        不得不说一句,有些学校是真的从替学生考虑的范围之内出发的,比如王博的学校当初也是有这一政策的,甚至王博自己都喝过很多次,他觉得这汤除了里面东西少了点,味道是不错的。

        由此可见,人跟人的思想境界永远就不能同步。

        柴斌发泄着自己心里的委屈,他以前就委屈,现在还委屈,最委屈的是父母还不肯理解他。

        “儿子啊……”柴斌妈妈哭了出来,拽着柴斌的手,那你说怎么办?家里就是这样的条件,她也想给柴斌买别墅,买好车,可得有钱才行啊。

        柴斌闹完自己就回去了,跟皱萦压根就没提过要分手的事情,对着皱萦更加上心了,平时一起看看电影什么的,柴斌就是想用语言的攻势把皱萦给攻打下来,这样以后结婚所需要的东西就都是皱萦自己出钱。

        柴斌父母大干了一架,他爸堵着气打工去了,他妈觉得不能毁了儿子的未来,这事儿就依着儿子吧,那要是儿子以后跟那个女的不能成,那不就跟皱萦过一辈子了嘛,这样也不算是坑了皱萦。

        皱萦并不知道这些乱七八糟的,柴斌现在晚上来单位天天接,皱萦自己心里是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看见柴斌的态度了。

        “明天我们俩去看看床、”

        约好的,也商量好了,结果第二天一大早两个人就真的去了,看完了也看上了,甚至价格都谈妥了,柴斌借由有电话进来自己就先撤开了能有五六步,比比自己的手机。

        “我先接个电话?!?br />
        皱萦被扔在原地,人家店家等着付钱呢,皱萦也是没招,只能刷自己的卡,床是买好了,柴斌打完电话回来搂着皱萦:“买沙发嘛?”

        皱萦心里就是觉得不舒服,这事儿看着是有点巧,到底是巧还是故意的就不好说了。

        皱萦也是心眼比较多,主要她家条件也不好,哥嫂现在虽然看着表面不错,可嫂子一看病那钱花的就跟流水似的,自己妈每个月在小区里打工,大冬天的出去扫还得弄那些树枝什么的,皱萦懂事早,对钱方面也是比较看重,因为花她的钱了,所以心里有点不舒服,可柴斌说了,她就跟着去了,全程都是柴斌跟老板在谈,准备刷卡的时候他的电话又响了,这回皱萦的脸色可就不好看了。

        一次是巧合,你妈的,次次要付钱你来电话,你玩我是吧?

        “我先……”

        “你把卡给我……”皱萦打断柴斌的话。

        柴斌有点傻眼,自己马上按下了接通的毽子比比一边,那意思好像说自己先接,这边皱萦也不着急,老板问她买不买了:“买啊,他不是去打电话了嘛,等他回来付钱?!?br />
        老板也很有耐性,柴斌在一边看着,怎么还没刷卡呢?

        他这电话打了半个多小时,老板也看出来了,这两人就在自己这里?;ㄇ荒?,买不起就别买啊,弄这么一出干什么啊,有点腻歪,浪费了她半个小时的时间,真是的。

        柴斌的电话不可能永远打,总有打完的时候,回来了,皱萦笑笑。

        “还买嘛?”

        柴斌有些讪讪的,自己也不好意思在怎么样,到底还是刷卡了,虽然刷卡了,可皱萦的心里恶心死了。

        跟这样的男人结婚,她能疯,她现在就觉得自己是不是有点欠考虑?柴斌合适嘛?

        皱萦没直接回家,去大哥家了,小皱人在外地呢,他就喜欢往外跑,出去呢虽然累,可是能赚点自己的钱,补贴给的还不错,有贴补他省点赚下来就都能给姜雯花,别的本事他就是没有了。

        “嫂子,我不想结婚了……”皱萦叹口气。

        姜雯一听,这事儿可大可小,怎么回事儿???

        皱萦讲给姜雯听,姜雯跟皱萦那都是多少年的同学了,她自己第六感一直不喜欢柴斌,就觉得这人怎么说呢?看着很是鸡贼,反正感官就是不好,可她看顺眼的就没有几个人,姜雯脑子也不缺氧,这结婚是大事儿,她拿第六感出来说,那不是傻逼嘛,认真的帮着皱萦分析,也许真是无心的,也许就是故意的,要是无心的还好,要是故意的,这种人就不能嫁。

        “你觉得是无心还是故意的?”

        皱萦也说不好,反正柴斌这段对她真是不错,不错的好感到今天就完蛋了。

        “应该是无心的吧,我都跟他睡了……”皱萦后悔死了,肠子都后悔青了,早知道这样当初这一步就不应该迈,可现在的感情生活就是快餐节奏,什么都讲究快。

        姜雯不乐意听这话,都什么年代了,睡了算什么?

        “你别缺心眼,也先别着急跟妈说什么,咱们在看看,真不行就分手,分手以后照样找好的,不过嫂子跟你说一句……”姜雯这是过来人了,她单位就有个姑娘,听二五零的,自己以前跟谁处过朋友给谁打过胎跟现任丈夫说的清清楚楚的,男人表面上说不在乎,到底会不会在乎谁晓得?后来就离婚了,大家都说女的脑子就是起泡了,这事儿你闲的没事儿交代那么清楚干什么?你跟谁睡过,有时候不需要特别说明,他又不是傻子,不拿出来说,就相安无事,拿出来说,你是觉得你挺坦诚的,叫你丈夫男朋友一听,心里就开始犯恶心了。

        姜雯给柴斌打电话,问柴斌家里装修不装修。

        “嫂子,我这边挺忙的……”

        姜雯打断柴斌:“就是在忙,这事儿就不管,明年就结婚,到时候怎么进去???东西什么什么都没买呢,我听皱萦说你之前打算给她八万,钱要不然你就给嫂子我吧,别不放心……”姜雯开玩笑的说着。

        姜雯跟娘家不亲,可跟婆家那是一百个亲,皱萦的事儿她可真是上心了。

        姜雯打着哈哈,柴斌觉得自己被架在那个位置上下不来了,就说自己忙,先把电话给挂了,姜雯出神的看着远方,她的感觉就是觉得不对劲。

        给皱萦打电话:“你要是听我的话,你的钱千万别动,结婚就应该是男方花钱的事儿,听见没有?”

        姜雯怕皱萦脑子一热,虽然真的做了夫妻不能这样算计,可有时候这个账也得分得明明白白的,不能糊涂。

        要不然吃亏的就是自己。

        小皱从外地回来,姜雯跟丈夫就说了,小皱不信。

        “我看他爸妈都是挺好的人,柴斌也不像是你说的那样……”

        姜雯不待见的瞪了丈夫一眼:“看人方面你可比我差远了,他就站在我面前,我就知道他心里憋什么主意,柴斌我觉得不行……”

        小皱叹口气:“你就凭感觉说?”

        姜雯把那天的事情拿出来说,小皱认为这弄不好就是巧了,柴斌是弄新闻的,那业务忙好像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有时候事情就那么巧的,姜雯也懒得跟小皱说了,他的脑子就都是木头做的。

        “我怎么说,你就怎么做,明白嘛?柴斌要是没有别的心思就算了,他要是有,你等着我怎么弄死他?!苯┓⒑莸乃底?。

        你算计别人她管不着,敢算计她小姑子,你就等着瞧,看看她这个当嫂子的会不会善罢甘休。

        姜雯原本就不是一个太按照常理出牌的人,直接杀到柴斌的单位去了,人进不去,只能在单位门口等着。

        “柴斌啊,你下来一趟?!?br />
        人都过来了,柴斌不可能在躲开的,柴斌被弄的很是尴尬,这是干什么???

        姜雯话说的很明白,结婚还结不结了?如果要结的话,为什么我就看不见你的动作呢?还是你打算叫皱萦管?就是让皱萦管,你也得出钱???

        柴斌躲不过只能迎接而上。

        “嫂子那八万我原本是打算买现在大哥名下这房子用的……”柴斌装的真心诚意,你看他愿意拿出来态度说,皱萦以前也有跟柴斌说过,她哥嫂结婚,她妈就把市内的房子给姜雯了,也写姜雯名字了,那他现在拿出来钱要求写自己名字似乎也没有什么错吧?何况他还愿意连同皱萦的名字一起写呢。

        姜雯就笑了,心里想着,你的情况跟我能一样嘛?我知道你是什么人,我现在把你弄到这户口上,将来真有点闪失那不就是傻嘛,你当别人是二百五呢。

        拿八万买一个房子,你怎么就那么会捡便宜呢?当初她娘家是拿了十来万付的首付,之后这贷款他们都还几年了?办产权这不是钱?里里外外的就都不是钱?你柴斌这算盘打的真是响,你拿着现在这八万你出去试试看,看看你能不能买到一个房子?

        这些话姜雯压着不说。

        “这房子呢,不是我跟你大哥怎么样,卖我俩肯定就不能卖的,要不然早两年早就出手了,嫂子说这话呢,你也别往心里去,你是男人,男人负责养家的,我跟你哥条件也不好,嫂子要不了孩子,你知道我去一趟医院要花多少钱不?”姜雯开始哭诉上了,她真应该感谢一下,至少自己现在能拿得出来事情哭诉,半真半假的跟柴斌倒苦水:“钱真是不够,你大哥也没有多少的本事,我就更加不行了,这房子就是我们俩未来的指靠,将来真的不行了,要做什么手术的,房子就得买,虽然他就这么一个妹妹,可法律上没有说哥哥要给妹妹房子啊,我嫁的是儿子,男人没房子就娶不到老婆,皱萦不一样……”

        柴斌的鼻子都要气歪了,现在男女平等了,凭什么就得男人买房子???

        他听明白嫂子说的这个话了,嫂子就是说这房子他们别想沾,暂住可以,但是永远就不会变成他们的。

        柴斌差一点当场就说那就别结婚了,好在自己也是有心计。

        “嫂子,我家的条件你也知道,就这八万块钱我都攒多少年了,现在没结婚叫我掏出去,我也是怕以后……”

        姜雯也表示理解,这就是双方都互相不信任,要是柴斌这样说的话,她倒是能觉得安慰一点。

        等姜雯走了,柴斌从外面回来,办公室的同事取笑他,两个人关系也是挺好,柴斌没见外就把这事儿给说了。

        “她妈手里原来有一套房子,地点就特别好,现在出手卖二手房还能卖一百来万呢,将来要是动迁,可大哥结婚就给大哥了,大哥后来跟嫂子给她妈弄了现在的房子……”

        同事听明白了,挺简单的事儿。

        “这房子将来给你老婆?”

        柴斌苦笑:“人家现在就是防备着我,她嫂子今天来跟我说的,这房子将来还是她大哥的……”

        同事笑,拍拍柴斌的肩膀:“这就是你傻了,他们兄妹俩感情好不好?”

        柴斌点头,至少他看着是挺好的,就连姜雯对着皱萦都特别好。

        “我结婚的时候大舅哥也是这样说的,可结婚之后什么都给我们了,他们有房子肯定就不会算计这个,撑死就是防着外来人,你现在跟人家还不算是一家人,拿出来点肚量,我不会说错的……”

        柴斌觉得自己好像安心了一点,心放回肚子里了。

        在一些小钱上对着皱萦很是大方,你说皱萦这边混乱当中,想分手吧,怕自己是心眼过多,想的多了,不分手吧……柴斌一下子又开始来现殷勤,叫上皱萦去买一些小东西,什么果盘啊,碗筷啊,电话蒙之类的。

        皱萦的心情暂时缓解掉了。

        柴斌最近忙着皱萦就顾不上陈悦了,陈悦这都两个星期没怎么跟柴斌一起了,她在网上订的酒店,她有会员卡能打折,自己给柴斌发短信,依旧是来自王大可的短信,柴斌看了一眼,他最近真是分身乏术,可见有些男人要应付两个女人也是有些难度的,梁抗抗那种是天生有钱烧,怎么开心怎么来,也许还是天赋异禀,至少人家能睡各种各样的女人,柴斌是完全不行,这边跟皱萦睡完了,你说在拿出来精力去应付陈悦就有点勉强,陈悦跟皱萦还不同,皱萦是个生丫蛋子要求没那么高,陈悦可是熟女了,熟透的,如狼似虎的年纪不是闹假的,柴斌想推,可舍不得,陈悦长得好看啊,免费送上门叫他睡,不睡的就是傻子。

        下班两个人前后的打车去了酒店,陈悦空虚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浑身觉得不爽,跟婆婆说了晚上有同事聚会,她婆婆似乎也没怎么认真去听,陈悦到了酒店自己换上睡袍,里面一件没穿。

        等柴斌按门铃的时候,陈悦开门把柴斌扯了进来,拽进来之后行动上就有些激烈,去伸手脱柴斌的衣服。

        柴斌跟梁抗抗最大的不同就是,梁抗抗睡女人,他觉得爽了就算,他不需要去关心女人爽过没有,钱扔出去了提供你们各种各样奢侈的生活,你们还来跟我要高氵朝,这就未免有点要求太高了,有没有高氵朝那也是自己去追求的,不是他负责给的。

        柴斌呢,跟陈悦睡,自己是提供高氵朝的一方,他最近累啊,每天想着要怎么把皱萦给拿下,还得花最少的钱,碰到陈悦的皮肤自己就激动,你看陈悦嫁人了她老公也不能这样对她,只有自己,柴斌想到这里,身上点燃了一把火。

        他自己是烧了一个彻底,前后五分钟搞定,把陈悦给弄的不上不下的,就把她给扔到半截了,你说还不如不做呢,更加难受了,她怎么办?

        陈悦有点憋气,你到底算是什么男人???你就不能在坚持一段?他妈的我还没觉得爽呢。

        柴斌摸着陈悦的后背,陈悦搂着柴斌亲,自己慢慢的往下滑,好不容易可以了,进去没有两秒又软了,陈悦来回折腾了多少次,就是不见效果,她这身体也凉透了,柴斌现在还没发现陈悦想干什么,他的大脑那就是摆设了,他想啊,可问题是不行啊。

        燃烧了一次,燃烧不起来了。

        这个郁闷。

        自己用手吧,可惜他技术还没有这么高超,陈悦不上不下的,黑着脸,还得挤出来笑容,没办法,这以后还是要当炮友的。

        柴斌给皱萦打电话,叫她过来帮自己的房子收拾一下,他准备要搬过去跟皱萦一起住了。

        小皱她妈心里有点不愿意,毕竟没结婚呢,就往自己家住,叫人看见,容易嚼舌头,小皱还劝自己妈呢,现在年轻人都这样,能省一点是一点,这几个月还能省下来好几千呢。

        柴斌转身给皱萦买了一条手链,花了三千多,皱萦心里也是挺高兴的。

        柴斌搬进来之后也没有交生活费,每天回家就吃现成的,有时候借口说外面有活儿,也有晚上不回来的时候,一次两次还好,慢慢的就连皱萦她妈都觉得不对了。

        “你过来坐?!?br />
        皱萦她妈问女儿有没有吃避孕药,皱萦有点傻眼。

        “你这个傻孩子,一定不能怀孕?!?br />
        睡不睡的现在就没有那么讲究,孩子不能随便怀,就是结婚了还能离婚呢,皱萦她妈就说这柴斌,压根就不是个能结婚的人选,不住在一起还真就不知道。

        “生活费他不出,行,咱们说他心粗,天天回来一根手指头不伸,自己吃东西,你总要买点水果吧,我就没看见他买过东西……”

        老太太这么一想,越是想越是觉得柴斌不行,这还没结婚呢,就都这样,虽然不一定就说会来事儿的好,可眼下这个就太不会来事儿了,叫皱萦把她哥嫂都给叫过来。

        这就是打算叫皱萦黄。

        “那就黄吧?!毙≈逄约郝瓒颊庋盗?,这么一看就确实不行了,而且柴斌似乎很忙,姜雯眼睛一眯。

        “你有没有翻过他电话?”

        皱萦一愣,自己好好的翻人家的电话干什么?

        柴斌晚上洗过澡,自己坐在电脑前,似乎在跟谁聊天,他自己说是同事,皱萦也没怎么上心,皱萦她妈叫了柴斌两句。

        “小柴啊,你出来一下,阿姨跟你说句话?!?br />
        柴斌关了QQ,特别的下线了,皱萦拧着眉头,他要是抬腿就出去了,皱萦都不带留心的,就这么一个附加的动作,反倒是叫皱萦多心了。

        皱萦她妈叫柴斌坐。

        “阿姨想来想去,你就这样没名没分的住着,好像对你也不是很好,你先搬出去吧,结婚这事儿以后就别提了……”

        柴斌有点傻眼,什么意思?现在不让他们结婚了是吧?

        柴斌觉得这家可真有意思,他还没出声嫌弃他们呢,他们反倒是先嫌弃上自己了,他们有资格嘛?

        手机响,柴斌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他手机也挂着QQ呢,陈悦公婆好像带着孩子上兴趣班还是干什么去了,她说想吃冰淇淋叫柴斌给她买,其实就是撒娇,柴斌看了一眼没回,现在要集中火气关注眼前的这个。

        “阿姨,我搬出去没什么,可是搬出去之前我得为自己说道两句?!?br />
        柴斌正色:“阿姨瞧不上我没钱,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本分,皱萦这样可不好,我柴斌不是有多突出,也不见得有多优秀,可这样被你们全家给玩弄……”

        柴斌说的大义凌然,他现在占着道理,说好的事情,你们家说变卦就变卦,什么意思?

        柴斌回到卧室,皱萦在床上待着呢,柴斌把门就给摔了一声。

        “没看出来啊,皱萦你挺本事的……”

        皱萦笑笑:“你也别这么说,你也不见得就是用心了,我们俩处对象占便宜的人绝对就是你?!敝遢右膊皇悄侵州怂炕?,行就是行,那不行就拉倒,从自己跟他打算结婚开始,这事儿已经定下来多长时间了,他是一点表示就都没有,他是不是想到时候他当新郎就行了?

        柴斌有点翻脸看着皱萦:“我占什么便宜?跟你睡???我知道你是不是后补的膜……”

        “王八蛋你柴斌……”

        皱萦跟柴斌闹的很是不愉快,两个人在屋子里还干了一场,皱萦她妈也火大了,你来我家住,现在给你点脸了是吧?

        柴斌的自尊心很强,这样被人践踏,他不会就这样完的,借口采访的空挡莫名其妙的在皱萦的单位跟她领导接触了一下,说皱萦这个女人如何如何,不仅这样,还在自己的微博上写了一篇关于分手的日子,大概的意思就是说,自己出身不好,他就是农村出来的孩子,爱情这个东西原来还是跟金钱挂钩的。

        柴斌的同事就劝他把那片日记给删除了,何必呢,闹的动静那么大,还不是自己丢人,柴斌现在在单位就是一副受害者的表现。

        “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这样对我?”

        柴斌还在犟呢。

        现在网络的影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柴斌这么一闹腾,把皱萦给害的,因为他全部用名都是真实姓名,包括皱萦的手机号,天天有人来骚扰皱萦,骂什么的都有,骂皱萦也就算了,还骂皱萦她妈,至少从柴斌写出来的东西来看,她跟柴斌分手皱萦妈妈起了很大程度的作用,一个嫌贫爱富的准丈母娘形象就跳跃到了眼前。

        皱萦能容忍别人来骂自己,却不能容忍别人骂自己妈。

        姜雯也没想到,这柴斌倒打一耙的本事这么大,找他单位领导吧,不知道柴斌之前跟他领导说过什么,姜雯还被数落了一通,那领导气焰也是挺强的。

        “小姑娘眼光就应该放远一点,莫欺少年穷,谁的未来谁知道?!?br />
        那意思就是皱萦没有眼光,这把姜雯给气的,现在都是倒打一耙啊。

        姜雯就不甘心这样忍气吞声,你便宜都占完了,掉过头你干这么不是人的事儿,皱萦都好几天没去单位了,单位电话也总有人打,这就是骚扰,可报警人家说管不了啊,只能叫柴斌把那上面的电话删除,可即便这样还是有人知道。

        “你能不能登陆他的QQ?”

        姜雯问小皱,小皱不是干这个专业的,破解这玩意他不擅长啊,自己摇摇头,也觉得这样太缺德了,上人家的东西干什么。

        皱萦就说当自己被狗咬了一口,幸好这是在结婚之前,这边还没完呢,柴斌来上门要钱了,要给皱萦买手链的钱还有沙发的钱。

        皱萦她妈都要气晕了,你见过这么无耻的没?

        “沙发你拉走,皱萦啊,你把手链给他……”

        皱萦那手链早就拿下来不戴了,没有这样恶心人的,皱萦现在就是求,这王八蛋别出现在自己眼前了,怎么弄到今天的她也有点迷糊,本来分手就好好说,柴斌就说她怎么样怎么样,皱萦那也火大,没有道理你有嘴巴你能说话,我的嘴巴就只能摆设,我不能说吧,两个人话不投机肯定是什么难听话都说了,柴斌说的还更难听呢,打皱萦就肯定打不过,完了他占完便宜又跑到网上去当可怜者,把他自己说的可怜兮兮的,皱萦最恨的就是现在一些跟风的人,压根就没弄懂发生过什么事儿,上来就骂她,甚至扒出来她家的住址电话,还有她单位,皱萦就不明白自己家的这些东西怎么泄露出去的?她认为是柴斌说的、

        这点真是冤枉柴斌了,现在能人还是有的,人家信柴斌说的,皱萦的形象定了下来,各种为柴斌打抱不平的,说皱萦丑人多作怪的,就张成这样还想钓凯子,回家先照照镜子,更多难听的都有,简直就是群起而攻之,皱萦又不想在网络上解释那些,她干嘛要解释啊,原本想着自己不吭声,这也就算了,没想到硝烟越来越旺,有些吃饱了闲的没事干的人各种加油添醋的,什么还要给柴斌介绍好的女人等等之类的,反正皱萦的三观已经被毁的稀碎稀碎的,她一生气自己就控制不住火气,跟那些人骂了起来,她自己怎么能骂过那些人?支持柴斌里面的还真就有有钱的,人家不在乎钱,就成天来骚扰皱萦,往她单位打电话,弄的皱萦领导也为难,你上班你影响别人啊,只能先暂时在家里休息休息吧。

        “买完了你给我,我要它有什么用?”

        柴斌是要钱,皱萦死活不给,把东西扔出去,你爱要不要,不要就拉倒,然后报警。

        一个小区上网的人也不算是少,现在网络发达,有一个近距离搜索的功能,不知道怎么就搜到这个帖子了,人家的孩子玩电脑回家把这事儿讲给大人听,一个传一个的,皱萦现在这形象……

        姜雯就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不结婚就不结婚了,你弄这些干什么?你还把皱萦的地址公布出去,你想干什么???

        姜雯去报警,警察说自己也管不了,言论自由的,自己找过当事人,人家也把那些都给删除了,再说当初也没有放过皱萦的地址,那下面就有能人出没,你能怎么办?

        “什么叫管不了?不是他说的,别人怎么知道皱萦住在哪里?”

        姜雯上来这个不讲理的劲儿,叫警察也觉得挺讨厌的,你说你跟我横什么?

        “哭什么哭啊,有事情就解决事情,我还就不信了,他发个帖子就他说的全对了?”姜雯就要死扛上了,问了同事,可自己同事方面懂电脑的也不是很多,就是懂,也没人干过破解密码这事儿啊。

        上哪里去找这样的人才呢?

        姜雯想起来王冉有个小弟,好像当初说玩电脑玩的很溜,行不行的先试试看被,姜雯不可能跟王冉说实话的,就说要王博的手机号。

        “王博?”

        王冉不明白,姜雯跟王博也不认识,找王博干什么?

        姜雯就说有点私事儿想求王博,王冉是给她电话号码了,姜雯对着王博都没说实话,就说皱萦男朋友好像是外面有人,想上他的QQ查查,因为他在家挂过,看看里面的信息有没有什么不对的。

        “???”

        王博有点尴尬,怎么这事儿来找他啊。

        不过还真就找对人了,这事儿对王博来说就是小菜一碟,王博不愿意上手管,毕竟这有点不好,可姜雯的话说的很明白,求都求到了,王博跟徐瑶一起过去的,王博进了卧室,徐瑶就调侃他,难得今天休息一天,都泡汤了,什么都没的干,来破解别人密码。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还有当黑客的潜能呢……”

        王博面上讪讪的,他也不知道怎么自己就变成今天这位置了,挺尴尬的,求都求到自己眼前了,心里叹口气。

        等姜雯跟皱萦看清柴斌的聊天记录,柴斌空间里面的那些照片,皱萦当时就哭了,姜雯的脸阴的都能滴出来水,分手没什么,不结婚也没什么,甚至你觉得憋屈闹都没什么,你妈的,你跟另一个女人不干不净的,你还有脸说别的女人嫌贫爱富?

        你有什么资格说?

        柴斌对陈悦那可真是真爱了,空间里面多少陈悦的照片,两个人的合照,各种各样的照片就都有,最可恨的是他还说风凉话,这东西肯定就是自己写给自己看的,外人看不见,说皱萦这样的女人上辈子估计是男人投胎的,长得也不白,更加没什么女人味,下面是陈悦的留言,柴斌回复的,两个人打情骂俏的,姜雯看的都要脑溢血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这样不要脸的,太膈应人了。

        王博是不看那些东西,他跟徐瑶起身就走了,原本姜雯是打算请王博吃顿饭的,现在也没有心情了。

        “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我也不留你了,家里实在……”姜雯说话有点颠三倒四的,自己被活生生给气的。

        王博跟徐瑶两个人上车,徐瑶把包放到后面。

        “真被抓到证据了?”要不是被抓到了,怎么全家人脸色都那么难看?看样子好像很严重是的?

        “吃顿饭我们俩回家睡觉吧?!蓖醪┟挥惺裁刺蟮淖非?,放假就睡大觉,这就是他的休闲了,徐瑶点头,她昨天也没有睡好。

        小皱一看,当时拎着刀就要去找柴斌说理,叫姜雯给拽下了。

        “你杀了他然后你进去蹲监狱,你坑我呢?”姜雯又是喊又是叫的,小皱就没动了,自己坐在沙发上狠狠垂着沙发,你说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别的也没什么,真的,你外面有人这都不算过分,可跟别的女人谈论皱萦……最可恨的是……

        小皱都不愿意去想,皱萦现在就觉得自己不能闹,要是闹完了,柴斌把那照片扔到网上自己就完了。

        姜雯眼睛转转:“这女的这叫陈悦的女的是真名吗?是他单位同事?还是朋友?你听他说过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