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言情小说 > 婚前婚后,大龄剩女 > 300 不要脸的算计(一)

    300 不要脸的算计(一)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待了八天,王超请了八天的假天天一亮天就上街找儿子,各种派发小广告的地方能在明面上找的他就全部都找了,可干这活的人太流动了,有些是只干一天,王超上哪里去找?徐秋华好不容易觉得人生有了希望,生生的希望又没有了。

        怨恨闹闹,心里无比的怨恨,为什么当时就不能把王焱给拽住呢?徐秋华忘记了闹闹的原话是他不确认那个人到底是不是王焱,徐秋华没找到儿子,变得更加偏执,嘴上不说,心里恨闹闹连带着把王冉也恨上了,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对的,王冉对自己什么样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心魔,没有找到儿子的怨念生生磨掉了王冉对她所有的好。

        徐秋华回家之后沉默了几天,莫名其妙的就对着芳芳好了起来,好的简直就没边儿,家里有点吃的就想着芳芳,大家谁也没觉得怎么样,当着她难过的劲儿就过了被。

        五叔给王妈妈送了一箱的海参一大箱的,这东西不是为了给王妈妈吃的,吃家里还有。

        “给简宁发给别人,员工这玩意还是拉拢为主?!?br />
        五叔笑笑,几个叔叔对简宁都算是不差,每次简宁过来,他们是家里有什么给拿什么,虽然东西不至于多贵重这就是自己的一片心思。

        王妈妈收得好好的,徐秋华蔫吧的转身就把一大箱的海参全部都给芳芳了,当时芳芳跟张梁过来,王妈妈没在家,在下面干活呢,现在买不到太大面积的地方,家里就养了几头鹿,没有地方也养不起来,现在土地可真是寸土寸金的,就这地方都是属于三叔家的,三叔家地多在后面直接划分一部分出来,兄弟俩懒得计较那么多,说是要卖给王爸爸,那王妈妈能占人三叔便宜嘛,这将来要是动迁,弄不好就都是钱,她当嫂子的不至于就这样的眼皮子浅,王妈妈的意思现在给的钱明面就说当买下来的,等将来动迁了,地方还是人老三的。

        “嫂子,这是什么???”

        徐秋华挥挥手:“嗯,五叔送了一点海参,你拿回家吃吧,送人也行?!?br />
        芳芳一听徐秋华说五叔,心里有点不得劲儿,自己勉强挤出来笑容,她是不愿意跟那一家子在有纠缠的,最好就是见面都不要,她现在过的挺幸福的。

        “嫂子,我就不要了……”

        芳芳不愿意拿,拿人家的东西干什么,她才不要呢,徐秋华是好说歹说,就说王妈妈这是给芳芳准备的,芳芳也闹不懂大姑这是干什么,好好的给自己这玩意干什么?

        她拿着真是有负担,上了车就跟张梁商量:“要不就送王亮吧,我们家也吃不上这东西,没人会做?!?br />
        他们家生活现在还没这么高档起来呢,婆婆肯定也是不会做,放在家里也没意思,加上芳芳肯定不会去吃,她要是吃宁愿自己买,买不起就不吃,绝对不会碰这个一口。

        张梁转身就把东西送给王亮了,王亮就看着这玩意觉得眼熟。

        “王冉五叔家的?”

        张梁笑的挺面瘫的,这都知道?

        王亮不少从五叔手里拿东西,他拿了自然有用处,一样是卖卖给谁不是卖,王亮就是有点纳闷怎么突然就给张梁送了这些?不过马上就抛到脑后面去了。

        芳芳预产期推后了五天才进医院,自己姐夫的医院住进来的时候也是有恃无恐,芳芳压根就没体会到什么叫害怕,全程有医生陪着,医院规定一次只能有一个家属,张梁在他妈就进不来,没有办法给他们家开后门,因为一旦开了,别的家属也会闹的,在钱的方面简宁可以减免,甚至自己掏腰包也不是不行,这方面会带来负面的反响,事先跟张梁沟通好,张梁这人是别人说什么都能听进去的,芳芳选择的是无痛分娩,催产师陪在一边,生的不算是快也不算是慢,不过好在这孩子算是出来了。

        按照之前所照出来的,是个儿子,张梁看着自己儿子,手脚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虽然生出来女儿他也一样喜欢,可现在情况不同,张梁看看芳芳情况,典韦跟张梁他妈就都在等消息呢,不让进来啊,芳芳又是晚上生的,都在家里等着呢。

        典韦接到电话:“男孩儿?”心里的石头落地了,我女儿嫁给你的时候你还是个穷小子呢,现在给你生儿子了,这下芳芳就算是站稳了,典韦心里觉得有了底气,不得不说芳芳运气好,自己高兴的:“你给你妈去信儿没呢?”

        张梁说还没有呢,马上就打,他当时脑子里的第一个念头也是先通知岳母,他妈老早就说过这话,别干能叫人挑出来理儿的事儿,生了就给你岳母先报喜,妈这边不差那么一会儿。

        典韦一听在电话里说了张梁两句,说怎么能不先给奶奶打电话呢,说自己挂了,叫张梁赶紧给他妈打,尊重这个东西就是互相的,你尊重人家了,人家一定会尊重回来给你的。

        张梁他妈也是高兴,一家人高高兴兴的把新生儿给迎接出来了,白天等张梁回家休息的时候,典韦跟张梁他妈换着来,人家张梁他妈这婆婆做的,就压根叫典韦挑不出来任何的理,产妇的用餐吃的是医院的,张梁他妈侍候芳芳侍候的就比典韦都上心,孩子一根手指头就都没用芳芳。

        典韦自己去了也就是坐坐看看女儿,其他的全完用不到她,她想上手也没有活儿叫她干,当妈的看见这样的情况心里就会觉得爽,女儿嫁到人家家里,人家婆婆拿出来一个章程这样的对待,这就是一种重视。

        *

        皱萦的男朋友领到家里,之前小皱也看见过几次,姜雯是第一次见面,姜雯的个性变得有点阴沉沉的,以前还挺开朗的看见谁都能说上两句,现在因为这要孩子,自己心里也是窝囊,听见人家一谈论孩子她就先撤了,听都不能听,要是人家说谁谁谁不能生,她就疑心说的是不是自己,不愿意见外人,这是没办法了,马上两家人就要成为一家人了。

        皱萦的男朋友叫柴斌,工作还算是可以吧,勉强说得过去,就是家里条件不是很好,农村出来的混到今天也算是不容易,父母看样子,一面能看出来什么,饭是在小皱妈这边吃的。

        “这房子挺好的?!?br />
        小皱他妈就怕人家惦记这房子,她是打算要把房子给女儿,可话不能那样说,谁知道今天结婚明天能不能离婚,虽然这样想不好,可自己的财产自己就得看住了,哪怕法律就是说这属于婚前财产,小皱他妈也不放心。

        “嗯,这是我们家老大给我买的?!?br />
        直接先推到小皱的身上,那意思皱萦自己是没有房子的,这是大儿子的,那老两口心里也没有那些弯弯绕,就是觉得小皱挺能干的被,你看人家有两套房子,现在还愿意拿出来一套给小两口住。

        皱萦心里什么都明白,她妈怎么说自己就听着,倒是柴斌心里有些划圈圈,这房子不是皱萦的?不是吧。

        他跟小皱聊过天,他哪里来的那些钱,是怕自己贪这个房子吧?

        柴斌是做新闻的,什么事情都想的比较细腻,想的比较长远,触感很是敏锐,在桌子上自己也没有说别的,姜雯的第六感告诉自己,她不喜欢这个柴斌,觉得柴斌的眼睛很是鸡贼。

        姑嫂两个在厨房里忙活,柴斌他妈好几次都想上手,来人家吃饭就坐等着好像有点不礼貌,这小皱跟小皱妈一直让。

        “他一个月能挣多少、”

        皱萦说也就四千多块钱,姜雯心里有个数,四千多这听着可不怎么多啊,这是实话还是隐瞒了?

        “我看着他的眼神觉得有点不得劲儿……”

        她跟皱萦是同学现在又是姑嫂,跟一般的姑嫂情况不同,皱萦听了姜雯的话也只是笑笑,觉得嫂子真是想多了,她跟柴斌也不自己谈的恋爱,别人介绍的,她年纪也不能拖了,柴斌也是想结婚,处一处就奔着结婚来了,不结婚还干什么?等着一见钟情的人?你以为这是小说呢,哪里就来的那么多的一见钟情,大部分的人都是觉得对方不差,对自己很好或者 有那么几个明显的优点,走到一起,然后生儿育女,时间长了,感情自然就有了。

        海誓山盟这东西来的快,估计去的也快。

        姜雯嘟囔了几句,皱萦也就只当笑话听了,叫姜雯看不顺眼的人很多,比如王冉比如齐娜,她挑刺谁,也没有人当真,知道她就是那毛病。

        柴斌一家表现的就挺好的,小皱妈是挺满意的,看着这公公婆婆貌似问题不大,是不是老实人自己能看出来,通过谈话看看面相,那要是人家装出来的你就没办法了,可是小皱妈觉得自己的感官不会太差。

        柴斌心眼不少,自己工作所接触的方面挺广,他可没有对皱萦说实话,他的工资一个月少还能有七八千呢,直接就给打了一个折扣,来之前也跟自己父母串好了,柴斌父母不愿意弄虚作假,你挣多少你就说多少,干嘛骗人家啊,柴斌有自己的想法,谁知道他们家是为了自己这个人还是为了自己的钱啊,他要是都说了,自己就得掏钱买房子,现在房子多贵,他就是一个月一万买个房子得还贷多少年?

        柴斌父母听儿子说,也没有办法,儿子是有大主意的,他们听着就好。

        柴斌一个单位办公室有个同事,他俩的关系就比较暧昧,私下来往都五六年了,女的比柴斌大两岁,为什么没有公开,人家女的有家庭,丈夫条件还不错,可惜丈夫脑子有点问题,有人会想,丈夫脑子有问题的话为什么女的愿意嫁,这是个利益的社会,男人是傻可架不住男人的父母都是高官,父母的头脑一等一的,谁知道基因怎么就突变了,当父母的没有办法选择孩子,生下来就要为孩子的人生负责,当妈妈的都操碎心,一点一滴的教儿子,家里要关系有关系,要人脉有人脉,要钱有钱,孩子到了年纪,特意从农村找了一个姑娘,当时所的就是,不图你的所有,就求能对他们儿子好点,至于这姑娘的未来,他们家肯定能管。

        陈悦长得很是漂亮,是丈夫的亲戚通过亲戚最后找到她的,当时她家里不愿意,可陈悦自己愿意,她不想一辈子就待在农村,靠着公婆的关系出来上了大学毕业就跟丈夫结婚,婚后的第一年试管要了一个孩子,儿子生下来孩子的爷爷奶奶给带,她过的轻松,家里神门活都不需要她干,自己的工资自己花,只要表面上对丈夫过得去就好,陈悦是个女人,她也有自己的需求,丈夫对这事儿吧,刚结婚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每次都得她舔着脸往上送,人家还不一定会正经看她两眼,陈悦觉得挺失败的,她是看中了婆家的钱,至于丈夫这个人,说句良心话,谁愿意嫁给这样的丈夫?孩子生下来之后,她的任务也就算是完成了一半,跟柴斌勾搭上,只能说是天意。

        两个人一个办公室相处着,柴斌又会体贴人,慢慢的就走到一起了,可自己这婚姻没有办法拿到明面上来,在一个陈悦也不愿意把自己跟柴斌的关系公开,柴斌再好可柴斌家里没钱。

        有钱才有一切,笼络住丈夫自己的生活就万事无忧,想怎么过就怎么过,虽然生了孩子不用她管,跟未婚有什么分别?丈夫也好哄,那就是一个笨蛋,你随便的应付他两句就成。

        柴斌不是没想过跟陈悦领证,可陈悦这意思就是不愿意,柴斌也觉得心灰意冷的,我他妈的青春耽误在你身上好几年,最后我还不如一个笨蛋?

        柴斌这就想结婚了,正好遇上别人给介绍的皱萦,皱萦也就是个一般人,跟陈悦的脸没的比,陈悦人家用的护肤品都是高档的,自己会收拾自己那张脸,原本自己的底子又好,她公婆能选上她就是因为这张脸,想为孙子提提基因,人家最后也做到这点了,皱萦没有叫柴斌能一见钟情的样貌,柴斌觉得自己挺亏的,你说找不到陈悦这样的也就算了,偏偏看了一个又一个都是相貌普通的,心里也是多少有点不平衡,现在不仅女的挑男的,男的的也挑女的,谁不愿意娶个林志玲,摆在身边自己天天看着,自己还觉得高兴呢。

        柴斌的心思放的不够正,怕女的就冲他的钱来,对外一律就说自己四千多的工资,一些女的一听,原本是挺有意思的,人家挣的多的自然就看不上柴斌,人家一个月将近小一万,嫁个老公还不如自己,人家也不干,柴斌是有心思,结果把好的就都给赶跑了。

        柴斌结婚,陈悦没有太大的反应,柴斌结婚才好呢,这样自己也放心了。

        她不见得就多有喜欢柴斌,找他无非就是为自己寂寞的生活找个伴,她是个女人,需要别人来疼别人来爱的,趁着年轻不多享受难道等五六十岁去找老头?陈悦想的就很明白,这辈子只要公婆活着一天,她就绝对不会抛弃丈夫,会一直对丈夫好的,公公婆婆就是她安身立命的所在,至于其他的她没有办法,不拿到明面上来,也算是替公婆把面子给兜住了。

        “几号结婚???”

        柴斌跟同事说着,过完年五一,现在在找酒店,因为双方的条件都不是很好,所以酒店也打算往一般的地方去订。

        “恭喜你呀?!?br />
        陈悦说的很是真诚,公婆带着孩子回老家了,说是要过几天才回来,陈悦动了心思,结了婚的女人跟未婚最大的不同就是,未婚的少女没有经历过人事儿,所以她就不会有那种需求,陈悦现在这年纪,正式如狼似虎的时候,晚上有的时候自己就睡不着,闹心,想男人想的,可丈夫躺在一边,你推他他就跟你俩喊,他什么都不知道,陈悦的婆婆要是听见了有时候也是用话点陈悦,叫她安分一点,陈悦不得不有外心啊,身体有需求,躺在一张床上的男人不能满足她,她怎么办?

        柴斌拿着自己的手机,信息是一个叫王大可的人发来的,问柴斌晚上要不要一起吃个晚饭,柴斌拿着手机视线往陈悦的身上落,陈悦好像在干活呢,柴斌叹口气,男人就是这样,家花在好也没有野花来得香,不管陈悦有没有结过婚生过孩子,样貌就是比皱萦强,有一张好脸这就是外挂,皱萦没有结果婚,拿出来跟陈悦比比,其实也不见得就是能差,可在柴斌这里,皱萦不算是什么,他是想要陈悦,求而不得才退而其次选择了皱萦。

        有句老话还是对的,女的只要会来事儿,能在床上把男人给弄好了,甭管什么出身,她就是鸡,男人也不嫌弃脏,甚至有的男人就宁愿为了这样的女人跟家里的老婆闹,抛妻弃子的,男人的心思有时候你也别猜,猜来猜去猜不明白。

        陈悦下班打车,出租车开到一半,叫车停下,后面的出租车跟了上来,陈悦娇笑着打开门坐了进去,跟柴斌就像是夫妻一样的,司机也没觉得有什么,可能人家就是夫妻被,那他哪里知道其他的。

        柴斌瞪了陈悦一眼,两个人腻了半天,陈悦先是把丈夫的晚餐给买好,叫陈斌在楼下等着自己,楼下是她跟丈夫的家,上面则是公婆的家,以前这样买房子,公婆就是为了就近照顾儿子,现在公婆出门了,算是方便陈悦了,她这样做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了。

        有时候陈悦都想,公婆应该知道的,她毕竟是个女人啊,也许他们就都是默许的,只要自己肯好好的对待丈夫,他们也就睁只眼闭只眼当没看见,毕竟他们儿子不行,还不能叫别人来睡自己?

        陈悦到楼上,丈夫果然就在家里,玩游戏呢,陈悦把饭菜给丈夫端到眼前,陪着丈夫吃饭,叫他多喝汤,别噎到自己了,丈夫其实也不算是太傻,就是不认钱,数字数不明白,其他的还好,在一个就是床上完全的不行,陈悦不清楚他到底是不举还是压根就不明白男女这回事儿,以前是不敢问,现在是懒得问,等丈夫玩够了,侍候丈夫躺下了,看着他睡着了,自己关上灯,带上门,偷偷摸摸的就回家了。

        柴斌已经洗好澡看电视呢,陈悦进门他也没着急,一看就是老夫老妻的架势。

        陈悦是个很会生活的女人,半趴在柴斌的身上,自己的身体跟他的身体紧紧相连着,摸着柴斌的脸。

        是个女人难免心里就会有比较。

        “她好看吗?”

        不是因为嫉妒,就是莫名的想知道,柴斌笑了,原本以为她不会问呢,柴斌知道陈悦就是找自己来排遣寂寞的,可只要陈悦愿意低声下气一把,柴斌就觉得高兴,翻身压住陈悦。

        “没有你好看,就是个一般人?!?br />
        可不是嘛,不是一般人是什么,柴斌想着皱萦那张脸,不白有点黑,皮肤状况也不是那么好,不会穿衣服,陈悦就不同了,皮肤底子好,她就是用两块钱的化妆品她皮肤也是现在这样,加上婆家条件好,自己从农村出来就生怕别人小瞧了自己,可这劲儿的打扮自己,永远就都是那样的得体,她跟皱萦站在一起,她比皱萦大那么些呢,别人也会以为她比皱萦小。

        男人就是贱骨头,柴斌就是贱人中的战斗机了。

        你跟别的女人上床这是你自己的爱好,但是你拿皱萦来当下酒菜这未免有些不厚道了,柴斌嘴里什么都说,说皱萦的身材不好,也没有屁股更加没胸,自己都能想到皱萦以后变成什么样,就是一个干瘪瘪的老太太。

        “处女能怎么样,摆在我眼前我都没有兴趣……”柴斌摸着陈悦的肩膀说着。

        他是真的没看上皱萦,现在未婚睡一起了算是什么事儿,何况他跟皱萦都要结婚了,柴斌的嘴有点缺德,什么都往外说,说皱萦有点像是木头,身体皮肤有点发干,摸着反正不是滑手的感觉,又不白,他就喜欢白一点的女人,还说皱萦没有女人味儿。

        陈悦亲亲柴斌的嘴唇:“行了行了,别说了,我都听不下去了,听你说的那还是女人嘛,那么不喜欢结婚干什么?!?br />
        柴斌没好气儿的说着:“我倒是想跟你结婚,你也得跟我结才算啊,不结婚哪里有孩子,结了婚还是这样对你,你不高兴嘛?”柴斌掐着陈悦的胸,他就喜欢陈悦的这个胸,沉甸甸的,一口咬了上去。

        早上五点多,陈悦就推柴斌,叫他赶紧走,能叫柴斌留在家里睡,她就冒风险了,虽然说公婆明天才回来,可是万一要是杀了一个回马枪怎么办?

        柴斌一边穿裤子一边嘟囔:“我这还不能见人了?!?br />
        可到底还是怕这事儿漏了,套上裤子就走了,不到八点有人来敲门,今天周末,难得陈悦能睡个懒觉,陈悦找了半天自己的内裤,套上穿上睡衣,两条腿落地就觉得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她早就上环了,不叫柴斌带套子也是知道他就自己这么一个女人,不怕中标,她也没有其他的男人,这也算是为了笼络住柴斌,陈悦从来就没有对柴斌说过自己上环了,她就说自己不容易怀孕,如果真的有了就给他生,其实细想想,这话就是包办漏洞,可架不住柴斌愿意信啊。

        陈悦夹着腿,知道柴斌留下来的那点玩意都淌出来了,外面敲门敲的着急,自己大腿上黏糊糊的,她就怕滴到地上,可有人敲门。

        自己推开门,公婆抱着孩子站在外面,她婆婆手里拎着一个袋子。

        “怎么才起床?”

        陈悦打着哈气:“嗯,昨天晚上有工作,他还没醒吧,爸妈你们回来了?!?br />
        陈悦让开身体,心里咚咚咚的跳着,幸好早上叫柴斌走了,要不然真撞上了……

        “孩子要上卫生间,我带着他去……”

        当奶奶的抱着孙子就进卫生间了,陈悦也没有什么可怕的,随便你们看,当公公的压根就没进来,转身就上楼了,陈悦不知道是儿子真的想上卫生间了还是婆婆想找出来点什么,自己身正就不怕影子斜。

        婆婆领着孙子从卫生间出来,孩子的衣服都放在客房了,陈悦就看着婆婆的举动,自己失笑。

        当婆婆的也没发现家里有什么人,也就放心了,是自己多心了吧。

        “那你睡吧,孩子你带着还是我领上去?”

        等婆婆领走孩子了,陈悦赶紧往卫生间去,把睡裤内裤照着外面一扔,自己冲个澡,柴斌留下来的东西都洗掉她又是婆婆的好儿媳妇,丈夫的好妻子。

        柴斌给皱萦打电话,说是叫皱萦来自己租的地方,皱萦想着大周末的,两个人去看看家具什么的也好,皱萦进门就开始给柴斌收拾屋子,柴斌不紧不慢的说着。

        “我这两年手里也没攒什么钱,就八万?!?br />
        柴斌突然一下子出血,皱萦也是有点纳闷,他拿出来这些钱给自己干什么?为了结婚?

        皱萦心里还是有点高兴,柴斌做到这个地步,那就是对这桩婚事上心了。

        柴斌自然不会无缘无故的出钱,他想要所谓大舅子的那个房子。

        “首付的钱不是你哥给出的,我这钱你拿去给你哥,到时候写我们俩名字,剩下的钱以后我慢慢还……”

        皱萦听了这话,心里也是感觉很不好受,毕竟她瞒着柴斌的,这房子就说是要给她的,可皱萦到底还是留了小心思,睡是睡了,现在黄将来也不妨碍我找别的男人,别说没结婚,就是真结婚了,到时候说离婚还离婚呢。

        “就先这样吧,要不然等你在攒攒的,咱们在拿钱去买别的房子就是了?!?br />
        柴斌心里心思翻转着,难道这房子是真的没打算给皱萦?

        这两年总说调控,调控在哪里柴斌是没看出来,只是看着房价一天比一天高,他这点钱拿着付首付就都不够。

        皱萦回到家就打电话跟小皱说了,这是亲哥,那也是亲嫂子,小皱心思没想的那么深。

        “他愿意拿出来钱,也是个不错的,要不然就写你俩的名字吧,早晚都得换名字?!?br />
        老太太将来要是没了,这房子也是皱萦的,小皱是自己结婚的时候没什么钱,他也没有别的心思,现在就想当然的认为柴斌也是这样。

        姜雯在家呢,一听觉得有点不对。

        抢过来电话。

        “皱萦你要是听我的,房子的名字千万别改,他要是能拿出来八十万那就改成他名字,不过钱你要捏在手里……”姜雯也是过来人了,她对自己丈夫是没有任何的防备,可说的头头是道的:“你听我的话,房子写妈的名字对你就是一种?;?,这是妈的房子将来你们要是万一,我说这话不是触你眉头,你相信我是好意,男人都是靠不住的……”

        小皱在一边听着,自己有点头疼,当着他的面说男人都靠不住,哎,这老婆白娶了。

        姜雯原本就是心眼多,现在更加是发挥到了极致,皱萦听的哭笑不得,可不得不认为嫂子说的有道理。

        “你们结婚的话,买家具这都是男人应该出的钱,妈给你们出房子,这一年节省多少钱?你不用觉得面子上过不去,该要的一定都要,别跟他客气,该我们女方拿的,我们也被吝啬……”

        皱萦说到买家具,柴斌就说叫皱萦先拿钱买,他的钱存定期呢,马上就要到期了,现在取出来利息就白瞎了。

        皱萦也是有心眼,买家具也不着急这一两天的,自己也没有拿钱,柴斌就等着她拿钱,他说什么钱存银行了,那都是瞎话,他就是不想往外掏。

        柴斌拖着,那皱萦也跟着拖着,男人都不着急,自己着急什么。

        双方订好了日子,这家里的家电什么就都要准备,柴斌一点消息没有啊,房子如果想装修的话,现在就要动工了,不然来不及了,可人家稳稳当当的,皱萦她妈就有点着急。

        “不行的话,妈手里还有点钱,你拿着先用?!?br />
        皱萦一听,这是干什么,家里也算是不错,不装修这样也能住,谁说装修就一定要女方出钱的。

        柴斌家里也是急的够呛,他爸妈给拿了三万。

        “这给皱萦家里送过去,咱们家没有多,就这些钱,你们看着买,买不了多的还买不了少的?”

        柴斌没要那钱,自己父母的就都是血汗钱。

        “不用给?!?br />
        柴斌父母有些发傻,结婚不给人家女方拿钱,你这是想干什么?

        “妈,房子不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给出装修钱,将来我说如果有一天我跟她过不好,这钱怎么算?”

        到时候就是打官司都打不明白的。

        柴斌父母看着儿子觉得无语,这才决定要结婚,还没怎么样呢,你就想着将来要离婚的事儿了?

        他们都是老实人,柴斌爸爸就开口:“你要是这样每件事儿都算计,你还结这个婚干什么,我看那丫头就挺好的……”

        双方父母也见过面了,觉得都不错,这才定下的,儿子现在这是怎么回事儿???

        “房子没有我的份儿,将来离婚我就是净身出户,再说爸妈你听见有几个男的结婚出装修钱的?这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儿,他们家现在就是一毛钱不肯掏,什么都等着我来拿,我说拿出去八万块钱,那房子就给我,将来的贷款我都还,可他们家不放心……”

        柴斌耐心的跟自己父母解释着,柴斌父母一听,那首付儿子说当初小皱的岳母拿出来十万给买的,那他们家出八万就少了两万被,儿子也说将来还了,为什么不肯给儿子呢?而且儿子还是跟皱萦都有份儿的,这不是挺好的一件事儿嘛?

        “不是我跟她算计,而是她家现在就开始算计上我了……”

        柴斌不想瞒着自己父母,他喜欢陈悦是真的,当着老父亲老母亲也说出来了,这把陈斌父母给震惊的,他爸当时就都傻了,一个结过婚的女人还生过一个孩子,你要这样的干什么?那就是一双破鞋啊。

        “爸,这都是什么年代了……”

        柴斌他妈好半天才吭声:“她是不是长得好看?”

        柴斌把陈悦的照片拿给自己妈就看了,陈悦原本就是个美女,柴斌他妈看见了也说不出来什么别的,现在这社会变了,那好看就是吃香,皱萦的模样就太一般了,可儿子这心在这个女的身上。

        “她家里是干什么的?”

        柴斌努力往陈悦的身上贴金,陈悦一瞬间就成为了一个家庭条件非常不错的女人,对柴斌还很是照顾。

        “我现在这条件根本就高攀不起人家,我就想着她要是怀孕了,那就好了……”

        柴斌他爸气的脸都铁青了,这叫什么事儿?你这边打算结婚,那边还想叫那个女人怀孕?自己儿子这就是吃**药了,不清醒了。

        柴斌他妈心思动了动,儿子在城里工作生活,那房子一天一个价,要真是遇上一个条件好的女人也能考虑,那皱萦这边还要结婚嘛?这不是坑人家女孩子嘛。

        “你要是没那个心思,跟皱萦就断了吧?!?br />
        柴斌老娘还算是有良心。

        柴斌可没打算断,陈悦能不能嫁给他这都是不好说的,他不能一直就当光棍,换句话说,真的陈悦不能给他生孩子不跟他再婚,他这边回头还有皱萦,自己也没什么好吃亏的,他一男睡两女,怎么看都是自己占便宜了。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自己也得给自己留条后路,一个是自己喜欢的,只要陈悦有点心思愿意跟他过,他就能马上踹了皱萦,要是陈悦没心思,两个人也像是现在这样,平时在外面租个房子,也跟夫妻没什么分别,再说还是一个办公室的,柴斌想的很好。

        柴斌他爸老脸已经气的涨红。

        “我怎么就生出来你这样的一个混蛋?你还脚踏两条船,你小心船翻了,不行,我明天就去找皱萦,你别祸害人家女孩子……”

        柴斌看了自己妈一眼,柴斌妈也觉得儿子不对,可真的告诉女方,那自己儿子成什么了?要黄就说两个人处的不合适,哪里能说自己儿子跟别的女人的事情。

        “老头子,你冷静一点……”

        柴斌一看母亲的动作就知道自己有希望了,只要他能说服得了自己妈,一切就都会按照自己所设想的那样的进行,你以为他愿意娶皱萦?他这是没办法了,挑来拣去的,皱萦条件勉强还行吧。

        柴斌妈妈拉着自己老伴的手。

        “你这样出去,儿子一切不就都毁了,要是皱萦闹到儿子单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