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什么……意思?”

        王冉到家,还完拖鞋衣服都还没有换,简宁直接砸过来的消息让她有些难以消化。

        简宁也是今天才知道的消息,事实上家里已经是定好甚至都打算送孩子出去了,才通知他。

        “以后闹闹不会每周过去,你爸的意思你们尽量少接触他,要把他送到国外去?!?br />
        简宁想反抗,那是自己儿子啊,才这个年纪那么小就让他自己出去待着,不是不可以出国,能不能等孩子在大一大的?

        “简宁啊你心里应该清楚,你跟我同样没有对这件事指手画脚的权力,到时候真的做了出来,倒霉的只能是你?!闭夂⒆邮悄惆盅隼吹?,一切的路线由他来决定,别人干预不了的。

        王冉有点发懵,更多的就是无助,慢慢的坐下身看着自己丈夫,她知道摆在眼前的不是一道选择题没有人给他们机会去选择的,而是已经决定下来的,她不是反对孩子出国,但是突然之间,他能接受得了吗?他的生活会不会出问题?

        王冉后悔了,后悔自己生了闹闹最后却将这样的困境留给儿子了,说实话自己并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从孩子出生到长大似乎她就没有付出过什么,每周一天有时候她也赶不回来,她没有力量能去解决。

        “你有没有给他打电话?”

        简宁摇头,这事儿第一个反应就是先看看老婆的反应,男孩子应该粗点养,担心归担心,早晚有一天要飞走的,心里适应有点难以迂回,自己呵护着的孩子转眼就长大了,这种感觉有点发酸。

        “电话……”王冉伸出手,电话就在简宁的一侧,她够不到,简宁把电话从上面拿下来递给她,王冉拨了一个号码出去。

        闹闹在练琴,他大部分的时间就全部都是跟钢琴面对面,不然就是坐着发呆,没有太喜欢的东西也没有太厌恶的东西,没有朋友,放学回来之后自己就回到房间里,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了,自己跟自己玩儿,不愿意玩的时候自己就抱着腿看着外面的天空,看着看着就可以睡觉了,睡觉醒了又是新的一天,然后继续。

        保姆在门上敲了一下:“闹闹,你妈妈的电话?!?br />
        闹闹起身自己走到电话的旁边拿起来电话,下面已经挂掉了。

        “一个人出国会不会害怕?”

        是他妈的声音,从闹闹懂事开始,对母亲怎么说呢?他印象里的母亲就是个忙人,每天都很忙,跟爷爷是一样的,相反的父亲很闲,他每一次回家父亲都会在,陪着他一起吃饭陪着他出去玩游戏,爸爸家那边有很多的展览,他总是有看不完的节目,妈妈呢很温柔,从来没有见过父母吵架,他已经懂事了,明白了很多的事情,父母的感情很好,比爷爷奶奶要更加的好。

        静静的听着,王冉说了很多,还是不放心。

        “你自己想象当中的未来是什么样子的,能跟妈妈说说看吗?”

        王冉想知道孩子自己所想的未来是什么样的,是想当一个艺术家或者是想当画家总得有个目标,喜欢的方向吧?

        简承宇的未来?

        闹闹挂上电话,保姆已经进来喊他下去说是他爷爷的车已经快到了,闹闹踩着拖鞋从楼上下去,吃完饭的时候桌子上三个人静静的坐着,偶尔会有两根筷子互相碰触的声音,有时候是汤匙跟碗撞击到一起的清脆声,简承宇的表情跟他爷爷一个模样刻出来的,表情很寡,在他的脸上寻找不到什么所谓的高兴愉悦,高兴的时候这样,不高兴的时候还是这样。

        简宁母亲看了一眼丈夫,慢慢咀嚼着嘴里的米粒。

        简耀东放下筷子,简承宇跟着起身,他已经吃好了。

        “你跟着我上来?!?br />
        简耀东跟闹闹一前一后的进了书房,他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窗子前:“你妈对着你哭了?”

        闹闹摇头。

        他妈为什么要哭呢?

        “你大学毕业之前可以随意的选择你的喜好?!?br />
        简耀东缓缓的说着,他不想叫孙子活的不开心,可做人总要有压力的,有压力才有动力,他要的是一个有野心的孙子,而不是一个靠着家里混吃等死的孙子,在他毕业之前他可以去做任何他想做的事情,包括女人。

        女人之于男人来说,就像是奢侈品,是能彰显你的品味的,不过总带着一件的奢侈品人家会觉得你只有这一件,这是不好的。

        闹闹被送出国了,家里突然之间好像又恢复到了过去的安静,简宁母亲有些不习惯,偶尔跟朋友喝完下午茶回到家,自己会不经意的之间就问保姆,孩子有没有放学,问的保姆也是一愣。

        “瞧瞧我这个记性?!?br />
        简耀东很少会给闹闹去电话,简宁的母亲一个月一次,不会问孩子身体好不好不会关心他的功课,电话并不是她主动打的而是闹闹,闹闹的生活一开始有些跟不上轨迹,他一个人住,不喜欢别人打扰,可这个年纪的孩子,他又不会做饭又不会洗衣服,甚至最基本的一些他全部都不会。

        鞋带不知道要怎么穿,衣服不知道要怎么叠,应该来说,这些都不是他伸手的领域,穿鞋子之前会有人把鞋带代替他穿好,送到他眼前的鞋子就是可以马上穿的,至于说衣服他只要将衣服扔进洗衣桶里,就会有人来收。

        自己有自己的电话,电话上除了王冉简宁还有奶奶家的座机其余就全部都是餐馆的电话,依旧是独来独往,一个朋友没有,他总交不到朋友。

        简宁母亲等了两个月,等到消息说孙子依旧没有朋友,心里有点发慌,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不对劲儿了,这孩子从小到大一个朋友就都没有,跟自己的堂哥表哥没有一个亲的,孤僻吗?

        她就从来没有想过孩子会有这方面的毛病,这要是有孤僻症可怎么办?他不可能一直不见别人的?这么大的公司,将来一个领导者是这样的……

        “闹闹是不是应该去看看神经科的医生,他一直交不到朋友?!?br />
        怎么会连最基本的朋友都不会交呢?问他,他就说不知道应该怎么样的去跟别人沟通交流,怎么可能呢?这不是人的本能,遇上人从陌生到熟悉然后成为朋友?有人不会吗?

        简耀东连一个施舍的眼神都懒得扔给简宁母亲。

        “你要是觉得闲就出去买买东西,看什么神经科,他正常的很?!?br />
        简宁母亲把没说完的话收了回来,她就是觉得有点不太对劲儿,给王冉打电话:“你有时间的话,总要去看看你儿子的吧?”

        王冉已经订好机票了,是打算过去看看儿子,简宁并不随行。

        闹闹很,一般小孩儿才出去也会有不适应的,会闹,可是他并没有,也许就是因为小融合的很快,会带着王冉去找好吃的酒店会带着母亲去买一些小礼物,准备叫她带回去给外婆,他是个礼貌周全的孩子,却跟姥姥家不太亲近。

        除了自己的舅舅,王超总是想起来就给闹闹打电话,可打了多少次,闹闹的手机里依旧没有存过舅舅的号码,如果徐秋华知道的话,估计还会认为闹闹这孩子有等级观吧,他并不是有等级观只是一切都是习惯了,习惯了就很难去改变。

        王冉陪着儿子住了五天,她没有更多的时间,对这个孩子她只觉得亏欠的很。

        “妈妈很对不起你,选择了工作,没有选择你?!?br />
        为人母这就是一辈子撇不开的,自己能对外人说出来一千个一万个理由,可理由终究就是理由,不能变成自己推卸的责任,她错过了孩子的成长过程,现在孩子变成这样,大部分就都是她的责任,是她没有尽到当母亲的责任,王冉记得同事曾经说过一句话,她说女人无论是选择事业还是选择孩子,永远都在不停的后悔,当你的事业上获得很大的成功可你的孩子出现了问题,你就会后悔,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肯离职然后专心的去陪伴孩子成长,愿意陪伴孩子成长过后渐渐被社会所遗忘,并不是所有人都是那样的幸运,想回到职场想拥有自己的职位就可以马上拥有的,那个毁灭的回程会在心里埋怨,我是因为要陪伴孩子成长所以才会变成这样的。

        闹闹蹙着眉头看着自己妈妈。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妈妈即便不上班你也照顾不了我的不是吗?”

        他的头脑很清晰,他知道自己的爷爷就是一个独裁者,他的脸也许在笑可是他的眼睛里骨子里却是不屑的,闹闹知道能被他爷爷瞧上的人很少。

        王冉伸出手摸摸儿子的头:“我儿子很聪明,很好,真的妈妈很感谢你,你没有怨恨妈妈?!?br />
        闹闹勾勾自己的唇,他发自内心的笑容并不是这样的,自己笑的时候会很可爱,顶着这样的一张脸没有办法,做什么永远逃不开那几个字,微笑唇角的弧度似乎都是制定好的,外人把这种笑容叫做‘邪魅’一笑,牵扯牵扯然后收回到原位。

        当妈的还能看不出来自己儿子的笑容真诚不真诚,他是不会随时随地的笑出来,大部分的笑容就都是这样,因为必须要微笑。

        “你能跟妈妈讲讲,为什么不交朋友吗?”

        闹闹觉得理所应当的,他不会跟别人沟通。

        王冉试着跟儿子讲,其实交朋友就没有那样难的,如果儿子愿意的话,甚至王焱哥哥可以过来陪他的,可闹闹的态度却是反对的。

        一直摇头不停的摇头,说到最后说的王冉自己就都放弃了。

        王超是简耀东的脑残粉,只要是简耀东做出来的,王超就认为这是好的,从简耀东教育孩子的轨迹来看,现在并没有看到有什么高明之处,相反的孩子很不合群话很少,甚至会怕别人,除了礼貌方面真的是做的很好之外,没有亮点,可在王超来看,简耀东的所作所为就是有一定的斟酌性的,那么了不起的一个人,就是说句话一定就都是有深意的。

        晚上加完班回到家,吃完饭就想起来给外甥打电话了,王超第一是真的很喜欢闹闹这孩子,这个就是天生的,也许是因为舅舅就疼外甥,第二是觉得闹闹跟一般的孩子不同,那孩子家庭就跟别人不一样的,这样的孩子却是他的外甥,隐隐带着一种自豪感。

        给闹闹打电话,徐秋华就在一边生气,没有办法,她不气才怪呢,整天看着王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孩子今天这个做的不好了,明天那个做的不好了,反正在王超的眼里就永远没有对的时候,闹闹呢就不一样了,做什么都对,恐怕拉出来的都是香的,徐秋华郁闷啊,哪里有这样当爸爸的。

        王超是没有话题找话题,孩子跟他能有什么共同话题,王焱现在又处在叛逆期,看着自己爸爸贱嗖嗖的送上门,电话那边爱答不理的,就觉得自己爸是病态,不就是家里有两个钱吗?得瑟什么???

        王焱喜欢自己姑姑也喜欢姑父,他就是不明白好好的姑姑跟姑父怎么就生出来一个小怪物?不是怪物是什么?

        简承宇就是从外太空来的,显然他还没有熟悉这个地球,王焱撇撇嘴,徐秋华瞪了儿子一眼。

        “你这次考试又考砸了,儿子啊,妈妈拜托你,你就用点心在学习上行吗?补课还考成这个样子?”徐秋华拿着成绩单看着王焱,孩子你不说他他还还以为自己挺好的,你看着成绩烂的,他不是学不好,老师都说了心思不在这上面,成天就想着玩,这样成绩好了才怪呢。

        王焱不吭声,爱玩是大部分孩子的通病,谁没事儿会觉得学习很高兴呀?不是没有,但是太少。

        徐秋华见王焱二皮脸,自己说什么都没用,她就得加重说话的力度来叫孩子重视这个事情:“闹闹才几岁?人家考试回回就很少有不好的时候,你还比他大呢,儿子啊你要是这样下午,妈妈就丢死人了?!?br />
        王焱放下筷子,或者说摔了筷子就回房间了,徐秋华这个来气,自己说他是为了他好,他还冲自己摔筷子?

        紧跟着就进了房间,徐秋华脾气也是着急,自己对着儿子喊,那王焱现在自尊心比什么都重,他妈一句一句的讽刺他,他能受得了吗?捂着耳朵对着他妈喊,王焱知道自己跑不了一顿打,他叫了他爸要是听见了,就肯定会打他的,顾不了了,他觉得自己要疯了,既然别人的孩子那么好,你为什么不去养别人的孩子?你看我不好,我生下来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掐死我?

        王焱就搞不懂,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跟别人做比较?跟闹闹比,跟班里的其他同学比。

        有时候徐秋华自己并没有注意到,她只是觉得人家的孩子怎么就那么好,下意识的就去夸了一句,有些事情就是不公平的,人家的孩子父母没有操心,人家的孩子没有上太多的补习班,可人家的孩子就是遥遥领先,徐秋华就是羡慕。

        王焱小时候,那时候徐秋华手里没有多少钱,自己也没有底气,这是个儿子啊,将来要念书要结婚要买房子,可能她跟王超的钱都扔进去都不够,后来好不容易动迁了,有钱了心里想着孩子的未来自己终于不用管了,学习不好直接扔到国外镀成金回国还是一样的,可人心就永远都是吃不饱的,她看着别人家的孩子这样好那样的好,自己也会上心,上心之后就变成了另外的一种压迫到孩子的身上,她也想有那样一个出色优秀的儿子。

        王超挂上电话,脸上的笑容是强挤出来的,怕吓到外甥了。

        “舅舅就先挂了,想吃什么不要省,自己多照顾自己?!?br />
        这就比简宁那个亲爸都像是亲爸,王超这暴脾气,能让王焱在他面前蹦跶吗?王妈妈跟王爸爸早就搬走了,去三叔家后面住了,家里谁能制得住王超?

        “反了你了是不是?你跟谁喊呢?”

        王超解着裤子上的皮带,王焱也不怕,仰着小脖子,他觉得自己现在活着就是多余的,自己爸爸就觉得闹闹千好万好的,自己妈呢今天觉得这个同学好,明天觉得那个人好,他要跟这个比完还要跟那个比,他活的为什么这么累呢?

        徐秋华一看王超动脾气自己就害怕了,她心疼王焱啊,你看她数落王焱那是自己数落,上手去拦王超,可她能拦得住吗?

        王超是真的削王焱,他认为棒棍下出孝子,家里现在这条件,王焱这样儿要是不学好,那就彻底完了,你看家里一切都给你提供了,你还这样的不争气,就想把孩子给打醒了。

        王焱就是打不服,跟他爸对着顶。

        那一下一下的等于就抽在徐秋华的身上了,徐秋华哭都哭不出来,自己的亲儿子啊,这是亲生的。

        “王超你别打了,他知道错了……”

        “你哪里错了?”

        王焱梗着脖子,脸也肿了,眼神里对着父亲就都是恨:“我哪里也没错,我就没错……”

        王超原本就在气头上,你说现在一听王焱的话,那还了得,自己当老子的威信还被儿子给挑衅了?徐秋华拦着都不好使,原本徐秋华过来拦,王超就决定借坡下驴,顺着徐秋华下来算了,打也打了,叫王焱认个错。

        王焱这晚上挨顿打,看着就好像是过去了,徐秋华这人对教育孩子就真的是没有什么概念,打完孩子觉得孩子老实了,自己在安慰两句,坐在王焱的床边。

        “你就跟着你爸对着干能有什么好处?你都这么大了,自己做事情应该有点分寸,王焱啊妈这心里都要苦死了,你说说为了你我操了多少的心?”

        王焱原本就是有点极端了,现在一听自己妈在旁边诉苦,他心疼自己妈,可心里憋的这股子的气不知道应该往哪里发泄,笨是他的错吗?他也想好好学习来着,可注意力就是不集中,一上课就想干别的,他有办法吗?

        为什么就非要逼着他呢?

        第二天学校打电话,老师就问徐秋华,孩子是不是生病了,怎么没来上课。

        “不可能啊,我早上给他送到学校门口的……”

        班主任一听,就差不多知道了,逃课了。

        徐秋华没敢跟王超说,要是说了,以王超那脾气,能活活打死王焱,给王冉打电话,好半天打不通,你说报警这不现实,孩子又不是丢了,他去哪里玩了?胆子也太大了,竟然敢逃课。

        “王冉啊,你干什么呢,用你的时候就联系不上……”徐秋华对着手机吵吵,那边依旧是打不通。

        简宁才进医院的大门没有多久,徐秋华的电话就来了。

        “简宁啊,王焱有没有去找你???”

        简宁觉得纳闷,怎么会突突然的来找自己?

        徐秋华就在电话里哭,她上哪里去找孩子啊,你说孩子是不是就因为昨天他爸爸打他的那顿?

        王超是打赢了孩子,王焱又不能还手,可架不住他有逆反的心里,对父母已经憎恨到了一定的地步,觉得留在家里有什么意思,谁都不喜欢他,爷爷奶奶现在也走了,闹闹是姑姑的孩子,自己跟闹闹摆在一起谁重要?王焱是觉得心里有苦没有地方说,他不是逃课,而是离家出走了。

        早上出门的时候把衣服装了几件,划拉划拉自己的零花钱,他手里还算是有不少的钱,不打算回来了,自己就在外面过了,不要父母了,别的没有深想,那个家叫他觉得压抑。

        王焱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漫无目的的去了火车站,火车站买车票又有点费事儿,要出具证明身份的东西,王焱这个年纪又没有身份证,他又不知道需要用户口本的,出来的时候没有拿那些东西,又去了汽车站,汽车站果然就好办多了,买了一张车票上了车,等了不到二十多分钟就车子就启动要离开这个城市了。

        徐秋华一开始以为孩子只是单纯的闹脾气,等到中午找的已经要发疯了,学校附近的网吧她就全部都找遍了,家里附近的都没有,孩子哪里去了?

        报警现在还没有到时间,可徐秋华顾不得那么多,就冲派出所去了,自己哭的跟个泪人儿似的,那边王爸爸王妈妈知道消息就开车往回赶。

        下午到底还是没瞒住,通知王超了,王超知道之后就在电话里扔了一句。

        “你等我找到他的,我打断他的腿?!?br />
        “打断谁的腿?你来打断我的腿吧……”王妈妈在电话里喊着。

        这孩子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全家找到晚上,就等着孩子自己回来呢,都想往好的地方去想,觉得孩子是不是就是躲出去玩了,晚上肯定会回来的,要不然他睡哪里啊,等到十一点,王妈妈绷不住了,徐秋华哭的肝肠寸断的就要跟王超拼命。

        “要不是你昨天打他,他能这样吗?我不活了我,你赔我儿子……”

        老公在重要也没有儿子重要,徐秋华现在就是期望王焱赶紧回来,你要是受不了你爸爸,妈妈带着你走,妈妈带着你回姥姥家,孩子你到底在哪里,你赶紧回来啊。

        徐秋华却没有想过,王焱离家出走,从来就不是王超单方面的问题。

        王妈妈出去找去,根本找不到啊,等到天亮,孩子依旧没有回来,都慌了,之后三天孩子依旧没有回家,王妈妈直接就放挺了,躺在床上就起不来了,现在什么社会???人贩子到处都是啊,孩子三天没回家,还能有好?

        徐秋华翻孩子的东西,就拿走一点钱,拿走两件衣服,这要是冻死在外面怎么办???

        王超嘴里也都是大泡,可嘴上还硬。

        “叫他死在外面,一辈子别回来了……”

        等王冉电话开机的时候,都是三天之后了,找孩子去哪里找?连个目标就都没有,你以为派出所的人就那么闲,专程给你找孩子玩?人家能到处跟通缉要犯似的去找?只能叫你们等,各种等。

        王焱出去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的,谁知道他去哪里了,找也找不到啊,也没有个目标,无异于大海捞针,要多难就有多难。

        王妈妈生病,徐秋华不吃饭,就是要活活的饿死自己,这事儿闹的这么大,徐秋华娘家能不来人吗?

        “秋华你听妈的话,你吃口饭……”

        徐秋华就当听不见,自己心里哇凉哇凉的,觉得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就这么一个儿子啊,他给自己这样的闹,是不怕自己死了是不是?徐秋华恨王焱,这孩子怎么就气性那么大呢,爸妈不过就是打你几下,你就离家出走吗?你叫爸妈现在怎么活?

        徐秋华她妈也跟着哭,埋怨王超。

        “好好的孩子你就非打,现在好了,找不着了,你说外面天寒地冻的,要真是出点什么事儿……”

        谁都不愿意往不好的方面去想,可真的就能那样的万事如意吗?孩子真出事儿了,到时候就连一个亲人都没有,不在身边。

        等到第七天,徐秋华已经绝望了,依旧没有回来,活不下去了,自己就想干脆就死了算了,她死了就不伤心了,王超这班也上不了了,自己一直在家里等消息,王妈妈感冒的特别严重,王爸爸天天出去找去,早早出去了,晚晚回来没用啊,王冉跑多少次的派出所了,依旧石沉大海。

        “怎么不来找姑姑呢,王焱啊,你在哪里啊……”

        王冉担心的也是怕王焱遇上人贩子之类的,王焱这年纪,人家在一骗他,可怎么办???

        中午的时候家里的电话响了,徐秋华跳起来抓着电话放到耳边,喂了半天,那边没人说话。

        “王焱?是不是你啊,王焱啊,妈求你了,妈给你跪下了,你回来吧,儿子啊,你这是要妈的命啊,王焱……”徐秋华扯着嗓子喊,她哭都哭不出来了,嗓子沙哑的很,一说话就疼,可这时候了她只想叫儿子回家,那边很快就挂电话了,徐秋华觉得希望就在自己的眼前,可马上活生生的就被掐断了,这是要她的命啊。

        “王焱啊……”

        去派出所,说孩子有可能打过来电话,可派出所并不是为你一个人服务的,难道还去追踪电话是从哪里打过来的吗?派出所管也是能力范围之内,只能简宁托人,这是钱花到位置了,总算是愿意管了,就是确定了电话的来源在哪里,可上哪里去找???

        孩子会在原地等吗?

        王超跟王爸爸还有简宁飞过去的,找到那地方了是火车站的小超市,这里人来人往的,王焱在哪里?

        王爸爸就在街上每天找,举着牌子,到处打听,上哪里问去,抱着希望去的,失望而归。

        徐秋华这就是彻底不行了,怨恨王超怨恨的要死,天天没事儿找事儿,吃吃饭就掀桌子。

        “我好好的儿子,我儿子啊……”你说谁精神好也架不住她突然就发疯,掀桌子之后就哭,哭的撕心裂肺的,就好像是家里死人了似的,王妈妈不吭声,自己起身把地上的碎片满地的菜都收拾干净,王爸爸叹气都不敢在儿子儿媳妇面前叹,就怕影响到他们心情,晚上才躺下,大半夜的徐秋华就作,不睡觉坐起来哭。

        “你想怎么样?不过了就离……”

        王超彻底发飙了,谁不担心孩子?

        你这样有用吗?

        就你教出来的死孩子,一点事情就离家出走,干脆就死外面,别回来了。

        徐秋华没想离婚,可是自己心里不痛快,一个月过去了,王焱依旧没有消失,现在大家都接受了,孩子就是回不来了,也许在外面已经……可那个谁都不愿意去想。

        徐秋华也平静下来了,不接受怎么办?

        这事儿冷静下来之后,徐秋华依旧看不见自己错在哪里了,教育孩子,谁家的家长不教育孩子,孩子成绩不好,难道就不能说吗?她真不觉得自己哪里错了,她说王焱也是为了王焱好,可能孩子的自尊心强了。

        王冉是有时间就给负责管那片的民警去电话,不去电话怎么办?孩子到现在依旧没有回来,亲侄子离家出走了,哪怕王焱再大上五六岁的,王冉都不至于这么担心,现在孩子冲动,等到事情发展到不能收拾的地步了,他想回来也许还有人不叫他回来,晚上总做噩梦,也不能跟别人讲,王冉自己梦到好几次,王焱是被人给打残废了,梦总是反的,她也坚信这点。

        徐秋华一下子就老了很多,以前对穿不是太在意,现在是压根就没兴趣了,吃什么花不花钱她已经用不上心思了,白天就坐家里哭,要不然就出去疯疯癫癫的找孩子,晚上就成宿成宿的不睡觉,大把大把的掉头发。

        王超不是没有怪自己,可怪了有什么用?孩子现在依旧找不回来,他但凡有点心,你说爷爷奶奶跟着都要心碎了,你倒是来通电话,就可能那一次的电话之后再也没有消息了。

        王超后悔,当时自己如果能压住脾气,试着跟孩子好好谈谈,不要用暴力去施压,给孩子留点面子,也不至于就闹到今天这个地步,可千金难买早知道,他不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他也不是研究孩子心理学的,别人家孩子也是这样长大的,为什么到了自己这里演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王焱啊,妈妈想你了……”

        徐秋华到现在如果在抱希望就是不现实了,那通没有声音的电话之后,孩子就断了消息,晚上睡不着,十分钟能睡好了那都是求来的,如果上天再愿意给她一次机会的话,她愿意好好的去学习怎么跟孩子沟通,而不是叫孩子这样就跑了。

        王妈妈叹口气,从床上坐起身,睡什么???

        “你小点声,爸妈一会儿该睡不着了……”王超压抑的声音。

        徐秋华拽着王超的手,抱着王超的腰哭,她真是绝望了,自己这个年纪,生不出来孩子了,她也没有信心自己再去生一个,王焱怎么就那么不听话啊,这就是要自己的命呢,从小到大他要什么自己没有给他?怎么就这么狠心???你恨你爸爸难道你也恨你妈妈?恨你爷爷奶奶?

        邻居人家多少天没有看见王焱了,自然是要问的。

        “老王太太,你孙子好几天没看见了,怎么回事儿?”

        王妈妈抹着眼泪:“啊,去他姥姥家了,还没回来呢……”

        王妈妈的嘴很紧,没有跟同小区的人说,芳芳是从简宁嘴里知道的,她产检,张梁陪着她过去的,简宁正在打电话,芳芳听的眼睛有点直,王焱离家出走了?芳芳以为就是普通的闹别扭,男孩子出去玩一天两天也没什么,肯定去网吧了,到处找找就好了。

        等简宁详细一说,芳芳只觉得浑身都冷,这就是要家长的命啊。

        养孩子就是欠债啊,前辈子欠下来的。

        “别跟别人说,妈不想叫别人知道?!?br />
        芳芳点点头,周末张梁跟着简宁又去的当初接到电话的那个城市,能找就试着找被,加上王超三个大男人,你说就两天时间,怎么找都找不到,当地的派出所也都去了,小广告粘贴了多少,一直石沉大海,王超也觉得过意不去,人家都有事儿的,就让人家陪着自己来。

        “算了吧,愿意哪里去就哪里去,死外面最好?!?br />
        嘴上犟,没人的时候王超抽烟现在很凶,一天三盒就是小意思,不抽烟不行,闹心,自己找个地方躲起来就不停的抽烟,仿佛这样才会心平静一点。

        关于王焱的失踪似乎大家现在都接受了起来,已经成为现实了,没有办法不叫人接受,徐秋华跟着王爸爸王妈妈回农村住了,家里住不了,看见王焱的照片就天天哭,王妈妈就怕王超上班的时候,徐秋华在一个想不开,走一个孩子就已经够叫人伤心的了。

        徐秋华什么活都不敢,整天坐着发呆,她不是没有告诉过自己,要坚强起来,儿子还没怎么样呢,弄不好能回来的,可已经彻底被击垮了,她现在已经坚强不起来了,甚至隐约觉得王焱就是凶多吉少。

        周末的时候张梁开着车载着芳芳去的王妈妈家,现在离的远了,去一趟就挺费劲儿的,而且现在来说芳芳身体也不是很方便,张梁事情又多,王亮不能出面,很多事儿都是张梁去跑,手续方面自然不需要张梁操心,芳芳去了别的也不能做,尽量陪着吃一顿饭,叫大姑高兴高兴被。

        “嫂子……”芳芳喊了徐秋华一句。

        徐秋华好半天回过神,啊了两声。

        “嫂子,你别担心,孩子会回来的,在外面吃苦了就会回来了,王焱脑子转的很快,不会遇上事情的?!狈挤技窈锰乃?,没有办法,劝人只能这样劝了。

        徐秋华拉着芳芳的手,眼泪吧嗒吧嗒往芳芳的手背上掉,她现在就连那个家都不敢回啊,进屋子就能感觉到孩子生活的气息,心里发闷。

        “王焱他不懂事啊,我把他生出来养到这么大,就因为我说了他两句,他就跑了……”

        徐秋华控制不住的嚎了出来,她当妈妈的也很委屈,要是知道有今天,她就是气死自己,她也不能去说孩子,说他干什么?叫他现在不知道死活的飘荡在外面?他还没有成年呢,想起来就害怕啊。

        芳芳搂着徐秋华,她现在觉得嫂子真可怜,可怜天下父母心。

        微博上在找,能去的地方都已经联系过派出所,该没有消息依旧没有,一点回响就都没有,给芳芳这次最大的教训就是,教育孩子真是个漫长而又费心费力的工程,你要拥有耐心要拥有爱心拥有知识,你既要做孩子的妈妈也要做孩子的朋友,因为你不清楚你遇上的会是怎么样的一个孩子,你不清楚也许你的一巴掌打了下去,数落孩子几句,最后会演变成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