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老师……”

        “老师您怎么了……”

        “没事儿,没事儿?!蓖跞奖毡昭劬?,试着叫自己站稳,今天从醒过来之后人就是这样的状态,头重脚轻又没有觉得身体不舒服,只是站立的时候身体一直向前倾斜,前一天她休息的也十分之好。

        工作人员把她送回到休息所,她是下午的飞机,这边也是怕她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在试着跟王冉沟通。

        “医院已经安排了,要不然去一趟医院检查一下吧?!?br />
        检查完毕真的没有事情大家就都能放下心,老师这样要是上飞机了,真出事儿了,谁都负责不了。

        “可能是没有休息好,真的没事儿?!?br />
        屋子里最后只剩下王冉一个人,还有三个小时的休息时间,王冉拿着手机给简宁去了一个电话,她下飞机想直接回家里休息,不想麻烦别人。

        简宁的手机响,人在开会,手机在会议桌上震动,他拿过来自己悄悄的起身从一旁的会议室大门出来,接了起来。

        “今天几点到?要不要我去接?”

        王冉已经很久没有开车了,要么是打车要么都是简宁去接的。

        别人都羡慕王冉嫁了一个好丈夫,事实上也确实是嫁了一个好丈夫,家里家外几乎所有的事情都是简宁包办的,家里的卫生从来不需要王冉动手去搞,也不会请外人进家里来动她的东西,她自己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原本是什么样以后就一定会保持什么样的,简宁不会乱动,绝对的?;に乃饺肆煊?,孩子接回来大部分都是这个当爸爸的在尽心,这个家说白了就是一切以王冉为主,她的事情排在最先,简宁在有事情都能推,其次则是他们俩的儿子简承宇,最后才是简宁本人,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地位。

        “不知道怎么搞的,起床就觉得头重脚轻,能来接我吗?”

        简宁看了一眼时间,问题不大太,应该可以过去的,挂了电话自己进去继续开会。

        简宁的运气算是真的来了,之前几年情况不好的很,说实话也没赚到什么钱,不仅不赚钱相反的一直在往里搭钱,这两年做妇儿医院算是彻底来了一把大翻身,现在有点钱的女人都舍得往自己的身上花钱,特别是在生孩子的事情上,几万块钱买一个绝对安静一对一的环境,她们觉得值得,医院有的赚,大家都开心。

        医院的定位就是偏中等以上的白领,事实证明,效果确实不错。

        十二点四十五分简宁准时到了机场,先去下面停好车,停车场距离机场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自己徒步乘坐电梯上去,飞机还没有降落,也不知道能不能准时抵达,他就坐在下面接人的出口,那地方环境不是很好,很是通风,特别有两道出外的大门,只要自动门一开,风呼呼的就往里面灌,接机的人还算是挺多,简宁找了一个位置坐下,他最大的特点就是耐性好。

        坐了能有一个多小时,他原本开车过来的,平时在医院温度又高,出门在外也不会穿的过于厚重,现在这样的环境里坐了一个小时,身体已经被吹透了,站起身活动活动。

        王冉的飞机是准时到达的,她并没有多少的行李,很快就从里面出来了,头重脚轻的感觉依旧没有少,脸色非常不好,因为是早上开完座谈会直接回程,中间虽然休息过,脸色依旧没有缓和过来。

        “这里?!奔蚰宰磐跞秸姓惺?,自己伸手过去接她的包。

        王冉把自己身上的包递到他的手里,简宁伸手搂着王冉的肩头带着她的身体,低着头轻声跟着她说着话,王冉有时候回答一句,有时候直接不吭声。

        “看见没,帅哥,旁边的那个是他老婆吗?”

        “肯定就不是,是他姐姐吧?!?br />
        两个女孩子来接机,反正等的也是无聊,都快要冻成冰棍了,巴拉巴拉看见了有意思的事情自然就交头接耳起来,真是郁闷,总是遇上这样的,男的长得很帅,旁边跟着一个很一般的女人,太叫人生气了,为什么自己就遇不上呢。

        “开玩笑,你家弟弟搂着姐姐吗?一看就知道是夫妻,不过……”说话的女孩儿撇撇嘴,谁知道人家有什么特异功能,也许是身体跟别的女人不同被,所以男人就喜欢这样的,看着有点显老啊,现在的男人都怎么了,不是说都喜欢美貌漂亮的女人嘛。

        这些话王冉跟简宁自然听不到,简宁拥着她上了车,自己给带上车门转身从另一侧上车,把安全带给她系好,调整了一下她的座椅,伸出手摸摸她的头:“还是觉得头晕?怎么个晕法?”

        王冉侧着身,坐飞机的时间有点长,坐的自己屁股疼。

        “说不好,就是有点站不住,吹吹风就好了?!?br />
        简宁开着车往家里的小区开,这个时间这边并不是很堵,一路上畅行无阻,车子开进小区两个人一前一后从车子里下来,简宁打开后车门把她的包拿下来自己拎在手里,坐电梯上楼,王冉先出去的,自己按着密码直接就进门了,鞋就放在门口,简宁紧跟其后把她脱下来的鞋给收了起来,自己换了拖鞋又把大衣挂了起身,身体不是很舒服,在车子里待的很暖,去机场等人的这一个多小时衬衫里面就都是风,走进客厅看着她的大衣挂在沙发的背上,自己伸手拿了起来,看着好像应该要洗了。

        王冉回到房间里直接就躺下了,其实她一点都不困,也并不是很难受,就是觉得天旋地转的,就是这种感觉,站起来就倾斜,好像是失去了平衡感。

        简宁倒了一杯水放在她的床头,自己坐在她的一边。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王冉听见他的声音笑了,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她如果闭着眼睛就会好受许多,伸出手去摸,摸了半天摸到了他的手自己用双手握住他的;“我老公就是医生,我还去医院看什么呀?!?br />
        难道会对着简宁撒娇。

        简宁没有着急回去,自己留在家里陪了她好几个小时,王冉躺着躺着就睡着了,简宁也只是拿着一本书,自己坐在一边倒上一杯水,有时候喝一口,有时候就翻翻书,下午三点多才回医院。

        王冉醒的时候那种感觉依旧有些强烈,抓过来一旁的电话,晚上的饭要怎么解决?

        她好像很久没有回娘家了,也不知道妈妈身体怎么样了,应该要回去看看的,其实这些事儿她都知道,可抽不出来时间,每次想去看看爸妈就肯定有事儿。

        “晚上回我妈家吃饭行吗?”

        “行,我买点东西吧?!?br />
        王冉在家里洗了一个澡,洗澡的时候感觉很不好,头疼的厉害,自己蹲在地上缓冲了半天,她就想自己是不是低血压啊,从里面出来冲了一杯白糖水喝掉之后好像确实好多了,头重脚轻的感觉都好了许多,把头发吹干,自己穿着白色的半截羊绒大衣就出门了,手里拽了一个亮片的手包。

        王冉从来就不需要为自己的着装去担心,她拥有一个私人的造型师,她的衣服大部分都是简宁给她买回来的,穿什么码子他永远就都要比本人清楚,她负责穿,简宁负责买,负责仍,衣服配套的他都会给挂好,这样她不需要自己去搭配,简单的来说,王冉对时装的敏感度不如简宁,别说女人没有不会打扮的,这话不适合用在王冉的身上。

        王妈妈听见门外有人喊妈,就知道是王冉回来了,拖鞋有一只没穿上,自己着急去开门,脚就在地上划拉半天,那只鞋就不肯上脚,干脆就这样去开门了,徐秋华皱皱眉,也不是多少年没有见到的人,干什么这么着急啊。

        王妈妈推开门。

        “这么冷的天怎么过来了,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赶紧进来?!?br />
        当妈的一看见女儿就是各种唠叨,外面冷不冷,有没有冻到你,王冉什么时候去外地的她不清楚,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一看就知道了,肯定是今天回来的,拉着女儿进门。

        关心完了身体工作顺便问问孩子,都问到了好像这样自己就能安心了。

        “什么时候买的衣服,挺好看的,在哪里买的?”

        徐秋华就喜欢王冉穿衣服的这个劲儿,其实太过于华丽的东西,自己小姑子穿不出来感觉的,相反的越是简单的越是所谓没什么款式的款式穿在王冉的身上就好看,每一次看着小姑回来,徐秋华就眼热,那衣服总是不重样,你说她也买衣服,可是穿的时候为什么就总是少了那么两件呢,总是找不到衣服穿,即便是有衣服穿,也觉得不太适合自己。

        女人没有不喜欢攀比的,徐秋华上了年纪也终究还是个女人。

        “这个我不知道,简宁买的?!?br />
        王冉并不是显摆,事实就是这样的,简宁买的,在哪里买的花了多少钱她不会操这个心,他愿意买那自己就穿,他们俩生活就是这样的。

        简宁晚上六点到家的,买的一些吃的还有水果,他向来不习惯空手来,王超也早就下班了,王超一贯的对简宁比王冉看的顺眼,在客厅里两个人有说有笑的,要说王超平时也属于一般人瞧不上的,可对着简宁话多的厉害,一会儿一句的,不会显得沉默。

        王爸爸回来的稍微晚点,穿了一身的劳动服外面罩了一件羽绒服,你说他是出去干活了穿的那么溜光水滑的干什么,在一个王爸爸原本就不是喜欢打扮自己的人,有件衣服能穿就得了,他都不挑的,进门看见女儿女婿回来了,话也还是不多,简宁喊了一声爸,他就点点头,跟简宁也没有话,回到房间里去换衣服,王妈妈跟了进去。

        “这么冷的天我说不叫你去了吧,你还非得去?!?br />
        王妈妈就说王爸爸属于有福气不会享受那伙的,家里你说缺钱吗?他非得出去干活,每天把自己累的半死的,他就高兴了,老三就跟自己说,他大哥这辈子,就是个劳碌命。

        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饭,王爸爸就提出来了,三叔家后面有很大的空地,按照他的意思,他还是养鹿,把那地方买下来然后盖个房子以后就住在那边了,你看王焱也长大了,徐秋华每天在家里待着,接送孩子她自己就都行的。

        王超第一个反对,他是当儿子的,现在家里不缺钱爸妈在去农村住,自己成什么了?别人看见了,得不得说他这个当儿子的没有良心?

        徐秋华一听公公提的这个话茬,她是兴奋,压制不住的兴奋,赶紧的吧,她从结婚到现在王焱这么大,你说就一直跟公婆住在一起,连点个人空间都没有,谁家儿媳妇现在还愿意跟公婆住在一起的呀,可高兴没有两秒呢,一听见王超的话,表情就跟吃了砒霜一样。

        自己吭叽半天,到底还是说出来了自己心里的想法。

        “爸闲不住,你就让爸现在住着,你看爸天天往农村跑?!?br />
        王超就恨不得一巴掌直接灭了徐秋华,说的什么狗屁话,敢情不是你父母,老了老了还跑到农村去遭罪,对王超来说农村再好,那也是条件不如城市里,你想啊,农村的取暖一定要烧煤吧,这每天弄这些玩意,父母累不累?再说家里也不缺钱,以前是没有办法,王冉也都结婚了,简宁还是这样的家庭,你说要是有人问简宁你岳父母是做什么的,他说自己岳父母在农村养鹿,这能听吗?

        王超是坚持反对的,就是王冉也不是很赞成。

        “现在不是住的挺好的,要是觉得这边房间小,就去我家住一段时间?!?br />
        王妈妈叹口气,这不是地方大小的原因,自己老头儿就是闲不住,王妈妈愿意住楼房,可女人都是随着丈夫走的,王爸爸走到哪里,王妈妈就跟到哪里,一个大男人也不会做饭也不会干别的,她也不放心。

        “能不能买到地方还不一定呢,你以为现在买块地就那么容易?这几年哄哄动迁,就是没信儿的地方都不好买?!?br />
        就是因为现在到处都盖房子,你别看是农村,价格也不便宜,人人心里都想着呢,要是将来动迁了能捞一笔,不过有的地方就真的是会动迁,有的地方喊了七八年到现在也没有个动静。

        简宁向来是不管闲事的,老人要是愿意去呢,他负责出钱,老人要是不愿意去呢,需要什么跟他开口,他一定就是没有二话。

        说着话呢,外面有人敲门,王妈妈出去推开门,不是乔芸还能是谁。

        “我姐回来了?”

        乔芸现在就跟王冉很是亲热,看出来芳芳是怎么从王冉身上占到的便宜,乔芸现在是学会厚脸皮了,脸皮这个东西要不要其实真的就没有用,获得实惠这才是真的,比什么都真。

        王妈妈只能叫这一家三口进门。

        “吃饭了没有?”

        “还没呢,大姨我真是会赶,肯定在家里就闻到你家的饭菜香了……”侯林就是这样的个性,不管你跟他亲不亲,人家上来就挺亲热的,每次见到简宁跟王冉就好像是亲兄妹似的,其实王冉跟简宁对着侯林还真挺冷淡的,两夫妻就都是同样的人,有点冷漠,不太喜欢别人的热情,这跟芳芳又是不同,侯林不见得就是看不出来,可侯林依旧是这个热乎劲。

        候文惠奔着简宁就过去了:“姨夫,你看我的衣服好看不好看?”

        真是没人教这个孩子,乔芸没有教过,侯林更加没教过,可候文惠就是明白,这孩子也是一个小人精,谁家有钱她心里就清清楚楚的,就喜欢往人家的身上去贴,简宁本身除了自己儿子他就不太喜欢别人家的孩子,包括王一鸣都是,他跟王亮是什么交情?按道理来说他应该喜欢王一鸣的,可骨子里好像那种感情就是很淡薄,喜欢不起来,勉强表面上能维持维持,简宁对着闹闹是各种有耐心,各种好爸爸的样子,换个孩子他嘴上不说,心里却觉得烦。

        “好看?!?br />
        候文惠就黏着简宁,王妈妈扯过来孩子,从冰箱来找王焱喝的牛奶打热了给候文惠端过去:“好了别缠着你姨夫了,好好吃饭?!?br />
        简宁跟王冉结婚这些年了,王妈妈还能不知道自己女婿的脾气,你看着他表面是什么都看不出来的,简宁就是不耐烦他也不会表现出来。

        在饭桌上侯林就说要给乔芸买车,问问简宁的意见。

        “姐夫你说我们买什么样的车好?不买太贵的,原本打算先买房子来的,可惜这首付一直就没够,干脆就先买车吧……”

        简宁不咸不淡的说着,对于乔芸的任何事情简宁都没有兴趣知道,对乔芸的厌恶已经不是能用说表达出来的,如果乔芸是上自己家的门,那简宁一定就不给开门,他从来就不会在乎别人怎么说,随便你们说,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他活着不是为了取悦任何人的。

        王超能看出来简宁有点不高兴了,自己也吃完了。

        “你给我们俩倒点水,我跟简宁说两句话?!蓖醭醋判烨锘底?。

        王超把简宁给叫进卧室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多说的,就是问问闹闹好不好,王超对这个外甥真真是喜欢的很,不是做表面功夫,越是看不见那孩子就越是想念。

        “王焱还补课呢?”简宁问了一句。

        王焱小时候他也没少领着,可现在是没有那个心情了,他心里那点爱就全部都扑到他儿子的身上了,对于别的孩子,已经掏不出来什么了。

        “补呢,补也白补,成绩一点都不好?!蓖醭嬉獾乃底?,不是自己瞧不上自己儿子,那小子太笨了,自己的聪明一点没遗传到。

        王超喜欢闹闹就是喜欢闹闹这个劲儿,你看孩子的钢琴学的多好,成绩也好,成绩好的孩子没有人不喜欢的,甚至说王焱的时候王超就会把闹闹抬出来,说叫王焱看看闹闹,从不大点开始考试就都是满分,王焱这个做哥哥的还赶不上弟弟呢。

        王超不知道的是,对于王焱来说,简承宇就是所谓的别人家的孩子,别人的孩子永远就都是好,别人家的孩子很聪明,别人家的孩子永远不会有错,轮到自己身上,什么都是错。

        正说话呢,你说侯林也跟着进来了,这人就好像是没有知觉似的,进来了也不能撵,简宁坐了没有几分钟跟王冉就打算回去了。

        “姐,你现在就走???明天有事儿吗?”

        乔芸黏糊糊的往上凑,王冉随意的点点头,哪里有什么事情,就是看他们在,自己跟简宁想躲开,简宁跟王冉打算回家,你说乔芸跟侯林也说要走了,侯林说自己没开车,反正也是顺路,正好他们去那边坐公交车。

        “姐夫顺路送我们俩一段?!?br />
        然后两人就上车了,王冉坐在副驾驶,侯林就找话题跟简宁说,简宁一贯就是爱答不理的,侯林也不觉得怎么样。

        到了地方,简宁停车,把侯林他们就给送到车站了。

        “姐夫你就直接给我们送到家多好?!鼻擒亢窳称さ乃?。

        送都送了,直接给送到家多好,就这么远一点的距离。

        简宁没吭声,侯林已经下车了,乔芸现在想开了,我说就说了,反正我也不会掉块肉,当然了要是能占点便宜自己还合适了呢,为什么不说。

        乔芸下车看着车里的王冉说了出来:“我上次跟大姨说,大姨就说叫芳芳搬走,要不然将来出事儿了她也负责不起,正好外婆现在不在家里住,要不叫芳芳搬外婆家去???毕竟你家那个是新房子,将来芳芳生完孩子也不好……”

        乔芸觉得自己的出发点就是为了王冉好,你原本一个新房子,现在有人住进去将来还要在里面生孩子,你是打算把房子给他们吗?如果不是的话,你也会觉得膈应不是嘛。

        王冉不耐烦的升上车窗,她对着外面的两个人就没什么话值得说的。

        乔芸跟侯林回了家,侯林他妈老早就吃过饭了,自己躺着呢,候文惠扑到床上:“奶奶我们回来了,这里有牛奶,你喝?!?br />
        候文惠喜欢去王妈妈家也是有这方面的原因,因为每次都不会空手而归,王妈妈总会叫他们拿点东西拎回来,对于小孩儿来讲,能拎着东西回来她就高兴,就喜欢去。

        乔芸躺在床上就跟侯林说话。

        “你说我也是妹妹,芳芳也是妹妹,对我俩的态度就别说了,我这个姐啊就是清高,你看看她那个样儿……”乔芸撇撇嘴,有点钱就不知道怎么得瑟了,那是你的钱???

        你就是命好,家里动迁了,要不然你个是狗屁啊。

        这事儿王冉合计就过了被,结果乔芸给她打电话,在电话里又说芳芳的事儿,听这乔芸说话的那个意思,她现在就已经帮着王冉能做了决定,或者说她就是在逼迫王冉做出来这个决定。

        “姐,我合计这两天帮着芳芳去搬家……”

        “你是不是时间就是太多了?芳芳说要搬家了?”

        乔芸不吭声了,被王冉在电话里一通训,乔芸还不服气呢,自己中午过去芳芳家的。

        芳芳跟婆婆才从商场回来,她看中一件羽绒服就是挺贵的,要两千多,芳芳是真看上了,自己转悠了半天,她婆婆说买吧,钱这个东西不是省下来的,再说羽绒服这东西很实用呀,总是能穿的。

        “真买?”芳芳还是有点舍不得,挺贵的呢。

        “买吧?!?br />
        当婆婆的扯着儿媳妇进去,自己过去交的钱,她知道芳芳这是心疼张梁呢,男人就是粗放点的对待,不能对着过于细致了。

        两个人回到家,乔芸上门了。

        张梁他妈对着谁都挺客气的,你看大家就都是亲戚嘛,给乔芸倒水。

        “我前几天去大姨家,大姨说你住在这地方遇上疯子了,要是你真出点什么事儿她们也负责不起,说外婆不是去老舅家住了嘛,那房子就腾出来了,叫你搬过去,也是偷偷跟我说的,你是搬还是不搬???”

        乔芸这就完全是在搬弄是非了,王妈妈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乔芸就等芳芳说马上搬家的话呢,结果芳芳坐的很稳很踏实。

        芳芳这人心眼一点都不小,也不会一件事反复的去想,王冉姐要是不想让她住直接就会跟她说,这也没有什么,姐夫那人就更加不用说了,芳芳不敢黑别人,就敢黑简宁,那不是外人是自己姐夫,叫姐夫请吃两顿饭那就都是小意思,当姐夫的应该请的。

        芳芳从来不会跟简宁和王冉客气,亲人之间不是那样的,她也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任何的问题。

        乔芸讪白白的来了,又讪白白的走了。

        张梁他妈是有点担心,人家是不是就真的怕承担责任啊,你说住着人家的房子,也没有给过什么房费的。

        “妈,你别多想,我自己姐我还能不了解,她要是有话能直接跟我说,这话肯定就不是我姐说出来的?!?br />
        芳芳周四给简宁打的电话,问简宁忙不忙。

        “姐夫我检查完了,正好你们也差不多下班了,最近好长时间没吃好吃的了,请我吃一顿被?”

        简宁被芳芳给逗笑了,他现在倒是理解了,有些当姐夫的心思,有个小姨子总来时不时的坑一把也挺有意思的,答应了,晚上跟王冉开车过去的,张梁也过来了。

        “阿姨怎么没过来?”王冉看了一眼,张梁他妈没来。

        芳芳没直接说,就说自己也给王冉添了不少的乱,她是说叫简宁请客,可自己跟张梁都商量好了,这顿他们来请,芳芳说话的时候自己有细心的去看王冉的表情,压根就不像是乔芸说的那样,唯一能解释得通的,那就是乔芸撒谎。

        至于乔芸为什么要撒这个谎,芳芳也不知道。

        最后结账依旧是简宁结的。

        “说好了是要坑姐夫的,那就坑吧,能坑的时候努力坑?!?br />
        芳芳在车上就发飙了:“你说她不是神经病吗?我住我姐的房子管她什么事儿?今天过来就跟我说,还说那是大姨的意思,我大姨要是有那个意思我姐能不知道?”

        芳芳就是想不明白乔芸现在想要干什么?

        你要是想住姐家的房子,你就想办法去,你能弄到房子给你住那算是你本事,不然的话,你在中间当什么搅屎棍子?你想干什么啊、

        张梁就还是那样,笑呵呵的,他也不生气。

        “别往心里去?!?br />
        “我能不生气嘛,你说这叫什么人吧……”

        芳芳可不是能忍的人,回到家拿着电话就直接给乔芸打了过去。

        “乔芸你有病是吧?我大姨亲口跟你说的是不是,要不要我现在给大姨打个电话,问问我大姨有没有赶我?”

        乔芸讪讪的:“这是大姨私下跟我说的,你要是不信我能有什么办法,你当面去问,她怎么可能承认,你住人家的房子一毛钱不拿?;怀墒悄隳隳芨咝寺??你都这么老大的人了,自己一点心思就都没有?还跑过来质问我了,就是我姐,也有说过类似的话……”

        乔芸又开始瞎编。

        “我今天晚上跟王冉姐一起吃的饭,我怎么就没听她那么说呢?”

        乔芸说不出来话。

        “你爱信不信,反正我是告诉你了,我真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好像是我在中间挑拨你们关系一样,你不信那就拉倒,你自己用脑子去想想吧?!?br />
        芳芳看着电话,现在就特别想喷死乔芸,你不是无聊你是什么?

        典韦下班夏侯令堵她,这都多长时间了还是不肯回家,夏侯令一开始打算冷处理,叫典韦自己在外面待着,时间长了她就知道回家了,可谁能想到人家翅膀变硬了,他只能来堵了。

        “回家?!?br />
        典韦觉得好笑,回家?回哪门子的家?

        你不是瞧不上我女儿嘛,你不是觉得我女儿蠢吗?

        典韦就是咽不下这口气,芳芳是没有别的孩子那么优秀,从念书到毕业真是没有一件事儿能给他们张脸的,可孩子是什么???你养孩子并不是盼着孩子能出息或者孩子能为你带来什么,只要她好好的不就行了?

        你看丈夫这人,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难道她就对张梁多满意?

        可芳芳现在的生活,你能说芳芳就不是幸福的嘛。

        两个孩子现在不是挺好的。

        夏侯令也是被典韦逼的没招,这么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到底还是低头了,典韦这算是跟他回去了,在车子里典韦就说了,细数着张梁的好。

        “张梁这孩子,家里条件是不行,可是人品绝对就是一等一的好,芳芳人缘好,你看王冉现在愿意伸把手来拽孩子一把,将来不能差了……”

        典韦看了夏侯令一眼。

        “这也就是我维持着跟大姐家的关系,按照你那样的,不把人得罪死就不错了,什么叫人前留一线日后好相见,我留了一线现在我女儿从她姐姐的身上借力了……”

        典韦懒得说婆婆的那些举动,在她来看婆婆也是缺心眼的货,你好好的跟大姐相处,大姐也不是没有良心的人,你说会忘记你吗?现在闹的可好,看一眼就都觉得烦,这样就高兴了?

        夏侯令不吭声,他是想说,不用借助王冉的关系,可这话又说不出来,自己憋得内伤,他心里是不屑的,那芳芳现在就是靠着王冉,自己也硬气不起来。

        回到家,外婆一看典韦回来了,自己脸上带着笑意,人老了老了就不值钱了,你看儿媳妇现在不就是摆脸色给自己看呢,说回娘家多少天就不回家了,以前她敢吗?

        她回来了,自己还得低三下四的。

        典韦接到芳芳的电话,芳芳就把这事儿在电话里说了。

        “乔芸是神经病吧?她想干什么啊……”

        通话音量就那么大,外婆不至于就听不见,可外婆躲了,躲厨房去了,典韦气的脸都青了。

        吃饭的时候也没客气,当着外婆就直接说了。

        “这乔芸看王冉借给芳芳房子住,心里是不是就挺不痛快的?”

        外婆就知道典韦没有好话说,自己也不肯接话,夏侯令看了典韦一眼,差不多就得了,不是也没造成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嘛。

        可典韦这口气吞不下去,欺负她没关系,欺负她女儿就不行。

        “我不知道乔芸这孩子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你说妈过去她离婚的那一段,养小聪,我跟她舅舅给拿出来多少钱?今天哭诉没钱明天哭诉没钱的,上门来要钱,今天这个明天那个,我们当舅舅舅妈的给拿没给拿,就是小聪,他舅姥爷在里面花费了多少的心思?乔芸这样干就太没有良心了,她想干什么???”

        外婆面上有些难堪,你说你做就做吧,你做的隐蔽一点,现在可好,人家都知道了。

        “她不是那意思,肯定就是你大姐当着她说什么了……”顿了顿:“你大姐那人也是两面派,人前一套人后一套……”

        外婆还在为乔芸找借口呢。

        “妈……”典韦觉得真是服了,乔芸怎么养成这个性的,这就是外婆给教的,什么好人到了外婆的手里都要完蛋。

        难道人大姐现在不愿意跟妈走,对着你多好都没用,你背后就讲究人家,人家怎么对不起你了?

        乔芸做出来这事儿,典韦都不觉得意外,乔芸就是觉得心里不平衡,可你不用脑子想想,你嫉妒人家诅咒人家,做尽了伤害人家的事情,人家凭什么关照你?现在愿意看见你,能说上一两句话,这就算是很给面子了,你还要怎么样?

        你觉得不公平,那什么才是公平,东西都给你了,才公平?

        “我不说乔芸人品如何,她结婚两次,前一次的婚姻我当舅妈的不说,谁对说错这都毕竟过去了,就说现在,乔芸压根就连一个做老婆的基本都没有搞清楚,把小聪送人,不送人她自己能养吗?孩子就在跟前儿她表现的就跟后妈似的,孩子给人了,她跑去学校找,她想干什么???大脑不是穿刺吗?孩子留下来她能好好培养吗?就自己家这点事情她都没有闹明白,我话就在这里扔着,你看着吧,早晚她跟侯林也有的过……”

        这回外婆的老脸彻底拉下来了,筷子一摔。

        “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怎么就有的过了?你也说你是当舅妈的,当舅妈的就这样的说自己的外甥女?你大姐要是没从中间挑动,我的脑袋就给你拿走,芳芳也是,王冉亲还是乔芸亲???里外分不清楚……”

        典韦被气的笑了出来。

        “妈,你问我乔芸亲还是王冉亲,我说一样亲,对于方方来说都是她姐,可当姐姐的王冉有样儿,我家芳芳没本事,有点懒,还不喜欢上班,你说嫁的丈夫家里条件也不好,这就是摊上王冉这么一个姐姐,我有钱,谁跟我借,我都不能借,这个年代什么姐妹情那都是虚的,钱才是真的,可人王冉拿出来了,要是按照妈你现在这个逻辑,我家芳芳就得等着去死,我今天这话就扔在这里了,乔芸这是最后一次,下次她要是还敢挑拨,你看我敢不敢打她……”

        “你现在真是威风啊,还要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