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乔芸这饭还没有吃进嘴里呢,一听外婆说的,马上眼圈就红了,然后往床上一躺。

        侯林每次回来都往王妈妈家里送东西啊,这弄到最后还不如芳芳家的那个穷逼。

        乔芸对张梁的评价就是这样的,芳芳那个二百五,过去还觉得她挺聪明的,乔芸现在是活明白了,找男人你就得找个条件好的,别说什么物质不物质的,没钱你就活不了,自己家跟芳芳家比,侯林怎么对待王妈妈的?

        乔芸就觉得心里委屈,跟自己婆婆说。

        “我大姨就是这样的,送什么都等于送进狗肚子里了,我跟她借点钱跟我磨磨唧唧的,这里没钱那里没钱的,现在芳芳一开口,你看看怎么借的?!?br />
        乔芸婆婆就只当没有听见,借不借那是人家说了算的,为什么不借,那里面肯定也是有原由的,你就不想想那个原由是什么吗?就乔芸这个性,不是她问题才怪呢。

        乔芸给侯林打电话,侯林人在路上呢,你说是个聪明老婆,这样憋屈的事情你就不能马上告诉一个在跑长途的人,侯林接到这通电话,自己心里也是不舒服,虽然他没打算送东西就真的要从人家身上得到什么,那现在大姨做的这事儿好像有点不地道。

        乔芸在电话里寻死觅活的:“就你,你要给他们家送,你看看根本就瞧不上我们,东西都白搭了,花那些钱干什么?”

        乔芸这话就有点不讲良心了,是侯林每次出门都给王妈妈买东西,可侯林出车祸那次,王妈妈连带徐秋华都给拿钱了,侯林买的也不是什么太贵重的东西,那些钱就足够抵了。

        就没有这样瞧不起人的,简直就是打她的脸,打的啪啪的。

        乔芸就恨啊,是个人就瞧不起自己,为什么???她家里现在条件也好了,小聪养父母也有钱,乔芸想到儿子,又激动了,好好的儿子,外婆就说非要送给人家养,大晚上的就杀到秦朗家去了。

        小区的保安见乔芸有点陌生,就问她是谁。

        “我是秦聪的亲妈妈?!?br />
        保安都傻眼了,是,住在小区里秦朗他们都认识,那家一直就没孩子,现在好像听说收养了一个男孩儿,小孩儿可有礼貌了,那秦老太太成天送着孙子上下学的,看着整个人情绪特别的高,就秦朗本人都变样了,也不是说以前不好,到底还是多了一个孩子。这亲妈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小区保安给秦朗家打电话,住在一个城市里就是这点不好,董丽接到电话,手抖了两下,这算是什么?

        她敢说明天小区里就得传,秦聪是秦朗的私生子,你看着吧,她当初说不要这个孩子,就是有这点考虑,你看现在变成真的了吧?

        “谁???”

        董丽说话没有好语气:“还能是谁,人家亲妈找上门了?!?br />
        乔芸没有进去家门,是秦朗妈妈自己下来的,把乔芸拉倒一边,当初讲好的,孩子过年过节的在给带回去,当做亲戚串门,孩子送过来怕跟他们家不够熟悉,跟她说好的要她半年之内不能来看孩子。

        秦朗妈妈说话条理清晰,可乔芸像是个能听懂人话的人嘛、

        人家也没拿她怎么样,自己先哭上了:“我自己的孩子,我还不能来看,我就是想我儿子了,你们也不能叫我儿子忘记我吧,我原本就不想吧他送人的,这是我外婆自己的意思?!?br />
        秦朗他妈觉得这样就没有意思了,当初收养的时候谈得好好的,甚至他们家都给钱了,你要是非这样说话,她也有权力不叫眼前的人看孩子,他们家对这个孩子很好,能给的就都给了。

        乔芸说不过人家老太太,秦朗他妈要是硬气起来,就是董丽那也得退让两步,老太太也不是胡搅蛮缠就跟你讲道理,大道理明明白白的摆在你的面前,说给你听,把乔芸说的一句话跟不上。

        老太太回到家里,秦聪在写作业呢,孩子明显就是有点分心,秦聪在努力适应这个家里,他特别害怕自己妈妈,觉得妈妈不喜欢自己,爸爸跟奶奶对着他就好了很多,小聪更多是溜须讨好董丽的,小孩儿也是有眼力见的,特别是小聪这种被迫逼着长大的。

        “妈,我们把他给送回去吧……”

        董丽觉得这就是一颗不稳定的炸弹,孩子的妈现在就上门找,以后还能有好嘛?这孩子养的,就完全是白花钱,她不想当傻子。

        “行了,别说了,当初说好的,她要上门你就不让她见就完了?!?br />
        秦朗的妈妈特别护着小聪,小聪早上上学,奶奶给送到学校,他已经转校了,现在在市内最好的小学念书,虽然是才转学过来的可跟同学老师相处的很好,秦朗的家庭氛围跟乔芸的家庭氛围相差十万八千里,孩子在这样的环境里所感受到的,更多就是温暖,小聪喜欢笑,看见谁都笑眯眯的,人还有礼貌。

        上第二节课,班主任老师探进头:“秦聪你妈找你?!?br />
        小聪以为是董丽,从教室里出来,结果就看见乔芸了,乔芸把小聪拉到一边:“他们家对你好不好?”

        按照乔芸的逻辑,这家人肯定就不会给儿子好吃的,更加别说对着小聪好了,就是孩子缺心眼,当初觉得人家有钱就非要跟人家走,亲妈都不要了,现在好了吧,自己知道后悔了吧?乔芸还是想把小聪给要回来,有什么不能要的,打官司她也敢打,儿子是自己生的,凭什么白给别人家,走到哪里都是自己有道理。

        秦聪听见乔芸的话脸色就变了,他家里每天都安安静静的,父母说话都特别温柔,董丽虽然不喜欢他可也没虐待他,该打点的就全部都管,小聪的校服书包,就小聪的红领巾董丽每天都给熨好,以前小聪在乔芸身边的时候,乔芸还给熨?做梦还比较简单些,早上压根也起不来给做饭,外婆做什么小聪就吃什么,不像是现在,奶奶老早就起来准备,上学之前肯定是吃得饱饱的,头一天晚上董丽就会提醒他把第二天要用的书本都装好,作业有没有写,这些都检查,秦朗跟小聪说话也是轻声细语的,问问孩子在学校都学什么了,有时候还能辅导辅导小聪的功课,秦朗的层次在这里呢,现在小学生的课本虽然变动的厉害,秦朗看不明白的问问董丽,两个人坐在一起研究研究,小聪就喜欢这种氛围。

        就算是董丽对着他在板着脸,小聪都觉得幸福。

        “我爸妈对我都很好?!毙〈习炎约旱氖执忧擒康氖掷锍槌隼?。

        乔芸一听,什么叫他爸妈?他爸妈是自己跟吴国太,这个小没良心的。

        指着小聪的脸开始骂:“我生一坨大粪就都比生了你好,人家孩子是长大之后才会不孝敬父母,你现在可好,看着人家家里有钱,你亲妈就都不认了?他们怎么跟你讲究我的?”

        乔芸在学校里大喊大叫的,秦聪班主任觉得有点不对劲儿,把乔芸给拉开,秦聪就跑了,老师给秦朗打电话,秦朗开车来的学校,现在来看这孩子乖的很,就是这孩子的父母太难缠了。

        “我们说好的……”

        “你少跟我来这套,你们生不出来孩子,就抢别人的儿子,抢完了还怕孩子回来找我,跟孩子灌输什么了什么?”乔芸指着秦朗就开骂,你说这点事儿不就在学校传开了,秦聪不是他爸妈的亲生儿子,是从别人家收养的,秦聪的亲妈都来学校闹了。

        小聪回到家就不去学校了,董丽脸色也是铁青,你看她说什么来的?

        秦朗闷声不吭的,董丽站起身:“这事儿我说了算,那钱就当做我们可怜孩子,送给孩子花了,把小聪送回去吧,人家亲妈也挺想孩子的……”

        小聪抱着董丽大腿,董丽有点不耐心,在董丽的心里,小聪就是个心眼特别多的孩子,你看现在自己说要把他给送回去,你看看他不是立马就抱住自己大腿了,一会儿会不会跪下了?这就完全是个人精,这样的孩子将来就能吃了你的骨头,养到最后也不见得能有什么好结果,董丽害怕,她觉得这孩子可怕。

        “你抱着我也没用,你亲妈舍不得你?!?br />
        小聪就哭,他不想回去,他回去了没有人陪自己吃饭,候文惠还老说侯林是她自己的爸爸,每次自己跟候文惠有冲突的时候,妈妈都不站在自己的身边,爷爷奶奶也不喜欢自己,只会告状,各种说他妈不好。

        “妈……”

        董丽听了小聪喊的一声,浑身的鸡皮疙瘩就都起来了,叫谁妈呢?她可没有这么大的儿子,她生不出来这么大的儿子。

        “你先回房间去,我跟你爸爸奶奶说说话?!倍霭遄帕?。

        这就是一个麻烦的源头,早点送走早点安静,早点静心。

        秦朗妈妈叫小聪先回房间,董丽就先开口了:“这孩子我不喜欢,心眼太多,当初就见过秦朗一面就死活要跟着秦朗走,他妈那么拦着就非要来我们家里,是,你们会认为我想的有点多,不过就是一个小孩子,哪里就有那么多心思了,可现在的小孩儿都是人精,有些大人就都比不上他们,脑子一转就是一个心思,他自己心里也明白他家里什么都给不了他,要是在我们家生活呢,秦朗跟我肯定要给他好的,妈你也看见了刚才他抱着我大腿喊我妈,喊的那样的顺畅,这孩子不是人精是什么?正常的小孩儿有几个接受的能这样快的?”

        秦朗妈看着儿媳妇,觉得儿媳妇就是着魔了,一直就认为小聪耍心眼,你说这么大的孩子懂得几个问题?

        那孩子的妈对他不好,跑到学校去大吵大嚷的,就不为孩子着想着想,孩子以后还要在学校怎么过?叫同学怎么看?那是亲妈能干出来的嘛?不愿意给,当初想什么来的?

        秦朗他妈明白乔芸的意思,这儿子就是她的,这就是她的底牌,自己想拿出来说就拿出来说,反正这是事实嘛,别人就不能反对,一开始她是愿意叫孩子跟他亲妈继续走动的,可现在她要变卦了。

        她没有那么大的心思,总来找,总来告诉这些人不是你的亲家人,好的孩子也带坏了。

        小聪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给董丽留下这种印象,他想解释他并不是那样想的,他将来肯定会报答爸妈的,可是听着妈妈的意思,就是现在他说的多好听都没有用,小聪觉得失望,觉得自己一定就要被送回去了。

        “聪啊,你过来奶奶这里?!?br />
        老太太拍拍身边的沙发:“奶奶呢,没打算叫你忘记你亲妈,可是你亲妈有点不像话?!?br />
        秦朗找到了夏侯令,当着夏侯令的面就把这事儿说出来了,秦朗他妈说了,这事儿得先逼小聪家。

        “当初我们家领养孩子的时候给了几万块钱,现在孩子我们不要了,钱麻烦你们给退回来?!?br />
        夏侯令有点懵,还给钱了?现在又想要回去这是什么意思???

        外婆张张嘴,面色涨得通红,自己是有苦说不出,那钱是他们自愿给的,现在又往回要,哪里有这样的?说要收养孩子的是他们,现在又不要养了,这是干什么???孩子也不是动物你说不要就不要了。

        “秦先生你这样做,是不是就有点不地道了?”

        秦朗看着外婆就把乔芸干的事情一五一十的都说了出来:“我们没打算不叫孩子去看亲妈,说的好好的,先叫孩子熟悉熟悉我们的家里,她不遵守协议先跑到我们住的地方找孩子,然后又跑到学校大闹,现在小聪的学校差不多能知道的就都知道了,这很影响孩子,你们家也是舍不得这孩子,那就这样,把钱退还给我们,这孩子我们不要了?!?br />
        秦朗他妈的意思,就要拿住姓乔的,叫她别这样随心所欲的折腾,孩子是你生的,可现在是我们姓秦的在养,过得去他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不去那不好意思了,拿走多少钱就给吐出来多少,当然这样做并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只是为了叫乔芸老实一点,他们有见过乔芸家的状况,那样的女人有钱不花才怪呢。

        外婆也是气的够呛,要是你们家这个态度,那就崩谈了。

        “那行,我叫乔芸准备钱,你们把孩子给送回来吧?!?br />
        秦朗有一秒的诧异,还真的愿意把钱给送回来?

        “好,拿到钱我们就把孩子给你们送回去?!?br />
        夏侯令一路上就数落自己妈,外婆被儿子说了半天没忍住喊了一声:“我是你妈还是你是我妈???你数落谁呢?数落三孙子呢?”

        老太太心里也憋气了,自己回家就去找乔芸了,乔芸向来就是大手大脚,钱到她手里你就别指望往回要了,早就花光了,还有什么钱啊。

        今天这里折腾一趟明天哪里折腾一趟的,她活的可潇洒了,瞒着婆婆,给婆婆买好吃的,自己就出去吃大餐,偷偷摸摸的,吃完了在回家,回到家就这个不愿意吃那个不愿意碰的,周末带着候文惠去洗温泉,洗一次几百就出去了,这些钱都是从哪里来的?买东西今天一双鞋明天一件衣服的,给候文惠也可劲儿的买衣服,你说孩子长身体,今天能穿明天能穿,后天也许就抽高了不能穿,买回来的有些衣服孩子都没上身,她花钱侯林他妈眼睛不好看不见,上哪里知道去,这点钱叫她早就折腾光了,是的,一样首饰没有填,也没有看见她买什么特别贵重的东西,钱就没了。

        你现在甚至问乔芸,钱怎么花没的,乔芸自己也不知道。

        “孩子给我领回来,钱是他们家自己愿意给的?!鼻擒啃∩哪钸蹲?。

        孩子她要,钱她可没打算给,这世界上哪里就有这样的道理,给出去的钱然后在要回来的。

        外婆向来也是一个歪的,要不然她能想出来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叫乔芸去实施嘛,两人都觉得挺有道理的,好在夏侯令不蠢,就为了这孩子的未来,也得帮孩子跟家里的关系断了。

        夏侯令又去找的秦朗,叫秦朗搬家,给孩子转学,至于乔芸要找上秦朗的公司那就让她去找,反正她也上不去,秦朗也不知道夏侯令肚子里是打着什么样的主意,可搬家他心里已经有这个打算了。

        *

        芳芳终于从医院回家了,张梁开车去给接回来的,芳芳还没进家门呢,就看着大门上贴了一张白纸,白纸上面写着很多的字迹。

        你这个小城市来的穷货,可怜巴拉的攒钱买了一套房子,就以为自己是这个城市的人了?你个穷鬼,那三只小动物怎么着你了?如此做损也不怕将来肚子里的孩子生不出来,家里有老人就为老人积点德,小心哪天老人横死。

        就这么两句话,原本芳芳身体就是不好,这孩子太折腾她了,住院住了一个多月这才勉强止住吐,现在才开始慢慢吃东西,你说回家第一天就遇上这种事情?这是冲谁来的?

        依着芳芳对婆婆的了解,她婆婆一天除了去医院看自己,就根本不下楼,这是谁干的?有病吧。

        张梁脾气好,看见就知道是贴错了,要扯下来:“别生气啊,神经病别搭理她,这样的人你越是搭理她越是给她脸,赶紧进屋儿,妈在家给你做好吃的了,你刚才不是还说饿了嘛?!?br />
        芳芳伸手跟张梁要:“你给我?!?br />
        张梁脸上闪过一抹为难,就是怕她生气,她现在这身体不能生气的,张梁就捏着不给,芳芳上手抢,她得罪谁了?还知道她是怀孕了,这就是冲着她来的被?诅咒她就算了还诅咒她肚子里的孩子,这人多缺德啊,小区物业是干什么用的?

        芳芳坚持,张梁叹气:“你先回家,我去物业找?!?br />
        张梁不知道怎么去物业说的,反正物业也是受理了,这事儿他们铁定就是要管的,毕竟住户有脚物业费,而且物业费还不低,王冉不过来住,可煤气水电费取暖费通通都补齐,物业费交都是一年一交的。

        大晚上芳芳跟张梁正睡觉呢,就听见外面咣当一声,夏侯芳怀孕啊,她神经现在原本就比较敏感,你说她这还能睡了吗?自己惊醒过来,张梁他妈都听见响声了,披着衣服赶紧就下地了。

        “芳芳啊,你别怕啊……”

        老婆婆站在门外,没敢推门进来,但是知道芳芳肯定就醒了,果然……

        张梁叫芳芳去自己妈那屋儿去睡,自己披着衣服下楼一看,楼下的玻璃被砸了,砸的这叫一个稀巴烂,大半夜一点半你说玻璃被人砸了,小屋有人睡觉的,这要是石头扔进去就容易出人命啊。

        砸的地方还很奇怪,是玻璃的上面碎了,下面根本就没有什么事儿,看样子好像是奔着二楼去砸的,结果没砸好落到一楼的玻璃上了,一楼的男主人骂骂咧咧的。

        “谁他妈的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疯?神经病吧……”

        这肯定就是要找物业的,不仅要找物业还得报警,欺负人欺负到家了,没有这样干的。

        大半夜的这就去折腾警察了,人家被砸玻璃这家不干了,接下来要怎么睡?那外面呼呼冒风的,怎么给解决?跟物业的就干上了,死活不肯松口,物业的也是犯难,大晚上的他们想解决也没有办法解决啊。

        物业一看业主也是不松口,没办法只能推给警察,实在业主的脾气也不是很好,要是好说好商量,大家都好说不是。

        这好像这晚上就这样过去了,张梁没有跟着搀和,他家里有老人有孕妇,他得回去陪着,芳芳这就睡不着了,想着白天贴在家里门上的那张白纸,这就是冲着自己来的,这叫什么事儿???

        大清早张梁他妈出门,就摔门口了,门口不知道谁那么缺德弄了一地的润滑剂,老太太哪里能想到出门就遇上这个了,她心里也没有一个防备,出门就摔地上了,要是别人摔还能好点,张梁他妈身体原本就不好啊,偷摸摸的起床的,想着芳芳还睡觉呢,自己早点起,去外面给儿媳妇买点好吃的,好不容易有点胃口,昨天晚上是有剩饭,可剩饭不给芳芳吃,谁知道出门就遇上这个了。

        “张梁啊……”老太太觉得脊椎骨一疼,顾不得许多喊了出来。

        “张梁……”

        张梁听见他妈的喊声,自己衣服都没来得及穿,芳芳昨天跟他妈一起睡的,那边听什么的话不像是这边动静这么大,谁知道半夜神经病还会不会出现,张梁推开门从里面出来,自己一看自己妈在地上坐着呢。

        “妈……”

        这老太太进医院了,摔得很是严重,这简直就是为了要张梁他妈的命来的,出手太狠了,芳芳气的直哭,她姐这房子以前都没有住过人,还是新楼,就打他们住进来,这才每天晚上家里有灯光了,哪里有这样欺负人的?

        芳芳去医院,老人家伤筋动骨的就麻烦,张梁他妈这一住院,家里问题就大了,芳芳这身体不行啊,得跟着人,要不然她说不定就怎么回事儿,老太太住医院,这得有人照顾着,谁管?就指望张梁,王亮不出面很多事情都要张梁去做,张梁忙家里,那边怎么办?老娘是扔着不管还是钱不挣了?

        这也就算了,等芳芳回家,她现在就有回家恐惧症,就怕说不定就遇上什么了,这话怎么讲的,说什么来什么,一上楼,看着门上全部好像都是红色的东西,具体是什么她分不清。

        事情闹大了,芳芳不找才怪呢,这就是人为的,这是要害命嘛?

        今天要不是她婆婆先出门,她一个孕妇踩上去会发生什么还用想嘛?孩子摔掉了算是谁的?

        物业也重视起来了,这有人已经进医院了,事情就不是小事情,加上昨天晚上半夜一楼玻璃被人给砸了,这不是打物业的脸嘛,小区每户人家都交物业费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调监控吧,监控出来,这个时间能在外面活动的人很少,就是早上除非是楼上的人下去,可如果是楼上的话电梯里有监控的,电梯的监控显示那个时间并没有人出现,之前是有上班的小年轻,加上晚上的监控,路过的就这么一个人。

        “你把她调出来图像变得大一些?!?br />
        一个是晚上看的不够清楚,有些模模糊糊的,一个是大早上虽然能看出来是个女的,可脸没有看见,只能看见一个侧影,这事儿肯定就是要给一个说法的,物业方面也在进行安抚,因为物业留的号码是主人,留的是王冉的号码,王冉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了,物业就开始道歉,等王冉听明白了,自己打车过去的,电话都接到了,自己也不能不管。

        “怎么弄的???”

        芳芳平时跟婆婆下楼遛弯,也认识一些老人,小区里就没有不知道的,这小区里住着一个女人,好像神经有点问题,天天晚上出去喂流浪猫,你看原本这就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情吧,可这人貌似神经一直不好,跟别人聊天就说这个小区里的房子如何如何的不好,如何如何的破烂,会在这里买房子的人脑子就都有病,还说住这里的都是穷人,自己家多有钱多有钱,反正姿态很高,她家的房子很大嘛?

        你要是认为她家的房子很大,你还真就猜错了,她自己买了一个最小坪数的,五十多平,那些老太太就都知道吹牛逼你找这个人就对了,买不起大的,就说这里不好哪里不好的,不好你倒是买好的地方去啊,有些老太太就不愿意讲人家的坏话,就说人家有钱没愿意买大的被。

        这人已经神经到了什么境界,芳芳家住着的有个露天阳台,她婆婆每天都晒晒被子什么的要是遇上好天气了,那神经病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喂猫就跟别人讲,这是她家,上回有个人就问芳芳婆婆,因为原本这房子一直空着来的,他们家是突然搬进来的,家里又没有装修,还以为真是那女人的房子呢,芳芳婆婆就说哪里是啊,这是她儿媳妇表姐的房子。

        物业查来查去,这嫌疑就查到这女人的头上了,派出所都介入调查了,你要是贴诅咒的话那没有办法立案,可现在已经有人受伤进医院了。

        找出来居住的单元号,上门去做笔录,那女人一个不承认十个不承认的。

        “你们干什么来我家?谁让你们来的,这就是扰民你们不知道嘛?我能告你们的……”

        这把物业的人都给弄的没招没招的,物业的人就跟着她说:“已经拍到你进入那栋楼的监控画面,现在人家老人受伤了……”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也没有做过什么?!?br />
        物业的人拿这女的也没有办法,派出所的民警接着上,态度很是嚣张啊,说自己认识这个认识那个的:“我有个朋友可是政法大学毕业的,你们这样的行为我就能控告你们……”

        警察跟她也没有办法交流,干脆那就这样吧,你不承认可拍到你了,这是要负刑事责任的,把人领回去,联系她的家里人,原来只有她一个人住在这里,脑神经是有点问题,家里条件不是很好,这房子还是前夫给买的,丈夫有接到派出所的电话,在电话里就表示了自己的立场难为。

        “我跟她已经离婚了,她的事情也与我无关,我不会去的,她过去就是这个样子,神神叨叨的,我拒绝出面?!?br />
        人家丈夫说的很不留情,能给她买这个房子就算是自己对她的照顾了,他可以完全不留给她一毛钱的,还要让他怎么样?有听说过前妻进派出所前夫来接的吗?能惹事她就自己去解决,别指望他。

        丈夫拒绝出面,这接下来就是协商,与一楼还有张梁家协商,那女人也是一绝。

        “有本事你们就叫我蹲监狱,我没钱?!?br />
        一楼的鼻子都要气歪了,你无缘无故的来砸我们家的玻璃,然后你说没钱就完了?你知道现在换一个窗户需要多少钱呢?

        张梁倒是好脾气,他就真的没往心上去过,虽然他妈现在住院了,张梁就是这样的性格,他就没有多大的脾气,他就是想闹清楚眼前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干?

        “我妈平时也不经常下楼出去,我老婆更是在医院住院这才回来,她们也不可能得罪到你,你先是往我们家门上贴这些个东西,我老婆那天才出院,你说她看见了是什么心情?”

        那女人张牙舞爪的对着张梁就来了:“你还知道你老婆怀孕,你心疼你老婆肚子里的那个,你怎么就不心疼心疼那些野猫,它们可怜不可怜……”

        “你老婆要是孩子掉了,那就是你们家活该,你妈看见我就躲了,她要是没有亏心事儿她躲什么……”

        饶是张梁这样的好脾气也火大了起来,谁能想到了,起因就是因为前一天张梁他妈下楼去遛弯,看见这神经病因为别人也有说过,张梁他妈惹不起,自己调头就回家了,就这样就能被安上一个罪名。

        这女的就是直接玩横的,死活没钱,她就一条命,死活不肯拿钱,她儿女联系不上,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孩子,前夫人家压根就不管,这给警察难为的,遇上刺头儿了。

        那一楼的你说她把玻璃给砸了,不赔钱,人家能撑着等她妥协嘛?难道天天等着冷风吹?就这样也不安全啊,憋着气先把窗户弄了,张梁他妈这钱花大发了,现在就叫个医院,看个感冒出来都要扔进去好几百呢,更加别说现在是真的摔伤了,那女人就是绝了,宁愿拘留也不愿意赔钱,警察是拿她没招没招的。

        叫张梁他们去起诉,她不肯拿钱可是她有房子啊,可是一旦起诉,这周期就特别长了,有些事情不是没有法律?;?,可有了法律,法律上没有说的很是详细,这官司要是打起来,就法院最后判了,叫她赔钱,她不肯拿钱,你也还是没有办法,你总不能冲进她家里去抢劫吧?有的人就是玩的脸皮,人家什么都不怕。

        气死你拉倒,人家一点不着急不上火的。

        芳芳这气的,白天就说肚子疼,才从医院出来又进去了,张梁是两边跑,典韦知道女儿又进医院了,中午趁着吃饭时间就去看女儿了。

        “你这是怎么弄的?还见红了呢?”

        典韦就质问芳芳,你自己的身体你不保重,你将来真出事儿了,可怎么办?

        芳芳憋屈啊,遇上这么一个无赖,就愣是拿人家没有办法,人家欺负他们就是活该欺负啊,只能撑着忍着。

        “派出所是怎么跟你们说的?就这样就完了,这得找他们啊,谁干的都知道就拿她没有办法?”

        芳芳苦着脸。

        住了两天医院出院,典韦给送回家的,这是典韦第一次来这个小区,芳芳被夏侯令数落完就再也没有出现在典韦的面前,平时就都是电话沟通,典韦这心里也是憋着火呢,谁欺负她了,她都能算了,真的,笑笑也就过去了,可欺负到一个孕妇的头上,她刚才是听见了,说那人没人管是把?

        典韦把芳芳送上楼,才上楼门口就摆着两个纸扎人,你说这膈应不膈应人???

        典韦这回真来火了,自己拽着那两个玩意就往外走,芳芳气的肠子都要结节了,又来了,没完没了的,这就是报复你知道吧,他们没错,弄的他们现在还得躲着这个人,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他们现在拿这个人没有办法。

        典韦把东西拎到物业,物业一看见东西头也大,也能猜到就是那家神经病又开始发威了,你就弄不了她,人家什么都不怕,你说报警这也报过了,没用啊。

        物业更郁闷,天天有业主来找,他们也闹心啊,只能好说好商量的劝典韦回去。

        物业也是抱怨,你当初就当做不知道,不找不就完了,典韦一听自己不干了,这叫什么事儿?弄到最后还是他们错了?

        被人欺负到门上还不应该找个地方说理去?

        “你跟妈说她是几号楼的?”

        芳芳看着典韦,有点害怕,她妈要干什么???可别闹大了。

        “你别管,妈你还不知道我只跟别人讲道理,你放心吧……”

        典韦是过去讲道理了,知道门牌号就好,找起来就方便了,那女的一开门就问典韦:“你找谁???乱按什么门铃?!?br />
        典韦推着她进去,自己把门给带上,女的立马就懵了。

        “你想干什么,大白天的你想抢劫是不是,出去……”指着大门叫典韦滚,典韦也没客气:“看着外表可真看不出来你像是个神经病啊,你觉得就没有人能拿你怎么办是不是?”

        那女人冲进厨房拿出来菜刀,典韦根本就不怕她砍过来。

        “有本事照着这里砍,你有本事你就砍,欺负我女儿是不是?”

        那女人现在就明白了,眼前这人是谁,自己冲着典韦嚣张的骂着芳芳,又说芳芳什么过去是当小姐的,就好像她亲眼看见了一样,典韦这辈子的软肋就是芳芳,这样的当着人被人骂,直接就上手了,她过来就是为了打人的,典韦知道楼下那边有监控,她是越过从另一侧过来的,她和和气气的进门,谁能看见家里面发生的事情?

        典韦发起飙来也是一个母老虎,骑在女人的身上,照着她的腰骨就狠狠两脚踹下去。

        “钱我们就不用你赔了,这就是利息,欺负人你也得看看这个人你能不能欺负得起?!?br />
        典韦梳理梳理自己的头发,喘了一口气:“你知道你男人为什么不要你嘛?”

        地上的女人就好像是被人踩到了尾巴的猫咪,全身的毛都竖立了起来。

        “因为你就是个疯子,哪样的男人愿意跟你过,我要是他我宁愿去Z小姐,我也不愿意要你,活该啊?!?br />
        典韦很懂得怎么样的去叫别人的伤口更疼一点,她是女人所以明白女人在乎什么,嘴巴很不留情:“听说你总觉得别人是穷鬼,别人买不起房子,那你怎么会就买一个五十坪的房子呢?有钱不是这样说出来的,你自己穷才会觉得别人都比你穷,你这样的我就见的多了,得瑟什么?一个男人甩了的女人,别人有丈夫陪着,你看着就特别生气是不是?”

        ------题外话------

        前几章出了一个BUG,写过董丽的妈妈去世了,后来又出现了,已经修改过了小聪的选择下那一章,之前人在外地,也没带电脑所以当时没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