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芳芳吃饭了没有???”典韦给芳芳打着电话,下班就准备去买菜了,姑娘住在人家,嘴上说婆婆多好多好,那婆婆怎么回事儿自己心里还能不清楚嘛,再亲能把你当成亲女儿嘛?

        挂了电话自己奔着市场去了,又是鸡又是鱼的,恨不得把市场通通都给搬回到家里去,怕女儿吃不惯她婆婆做的菜。

        回到家就开始忙碌上了,里外忙活,要说典韦也是要强了一辈子,场面人,就摊上这么一个小祖宗,那婚都结了她拦也拦不住,只能顺着女儿的心,能贴补就贴补一点吧,要不然还能看着女儿受穷嘛?

        夏侯令从单位回来,今天两人没一起回来,主要典韦走的早,夏侯令这是窝了一肚子的火。

        要下班的时候同事的女儿女婿过来接同事,原本不干他什么事情的,同事的孩子挺有礼貌的,当初这孩子考的学?;姑挥蟹挤嫉暮媚?,大学也念的不怎么样,念高中的时候就认识现在的这个丈夫,毕业就结婚了,丈夫家条件特别好,同样都是孩子,看看人家孩子过的是什么日子,在回头看看自己家的。

        他是玩了命的恨不得把所有的钱都堆到芳芳的头上就是盼着她将来的日子能好过点,你说当爹妈的低声下气的去求她那个姑姥姥,那是什么人啊,她以为谁愿意接触是不是?花了那么多钱把她给弄进去,结果她说不干就不干了,她可真有出息。

        想起来这事儿夏侯令就气的肠子疼,不盼着她多有出息,你至少得自己的生活靠自己吧?现在可倒好,嫁了那么一个人,还得娘家贴补是吧?怎么就那么不懂事呢?

        同事家的女儿小时候跟芳芳也算是认识,跟夏侯令打招呼。

        “叔叔,芳芳结婚了嘛?”

        夏侯令勉强一笑,他在单位就从来没有提过这事儿,要求典韦也不能提,现在还没人知道夏侯芳已经结婚了,夏侯令只当没有听见转身就走了,留在人家在原地还弄的挺尴尬的。

        夏侯令开车回来,拎着包上楼,一推门就闻见家里好像有炖汤的味儿,典韦这汤就肯定不是给他或者他妈炖的,能叫她这么上心的就只有她那个宝贝女儿,甚至芳芳跟这个张梁结婚,夏侯令都怀疑典韦是不是故意的,她们娘俩先串通好了,然后瞒着自己,等生米煮成熟饭了,在来告知自己的,典韦惯着孩子啊,孩子说什么她就认为是什么。

        外婆看着儿子回来问了一句:“今天下班挺早的,洗洗手准备吃饭,一会儿芳芳回家来?!?br />
        “炖汤干什么???给谁喝的?”

        典韦看着他这副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表情没搭理他,夫妻俩相处就得是这样,如果话赶话那就说不定掐成什么样了,夏侯令回房间换了衣服,自己从卧室出来带上门进了厨房一看。

        “你把火给我关了,吃饭?!?br />
        典韦就当没有听见,继续小火炖着汤,这汤就是炖给芳芳喝的,别人不关心女儿,她关心。

        夏侯令见自己说话不起作用,上手就要去关火,他关上了典韦又给点开了,夏侯令耐着性子又给关上了,典韦又给上火了。

        啪!

        外婆心脏一缩,这是怎么了?怎么听着像是掴耳光的声音呢?

        夏侯芳推门进来,穿的有点臃肿,她害怕冷,张梁把她给送到楼下没上来,怎么喊他他都不愿意上来,想来也是,张梁来过老丈杆子家里几次,次次都碰壁还能愿意来了?

        典韦是强撑着才没有发飙,自己拢拢头发就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她女儿怀孕呢,医生都说了反应太大,别吓到孩子了,在叫孩子难心,肚子里孩子有个万一的,这责任谁都担不起,这也就是亲妈了,换一个后妈还不得立马就干起来。

        “芳芳回来了,换拖鞋……洗洗手准备吃饭?!钡湮さ纳暨煅柿艘痪?,被打了一巴掌能不委屈才怪呢。

        芳芳有些诧异的看着自己妈,听着声音有点不对呢?

        “妈,你怎么了?感冒了?”

        夏侯令看着夏侯芳开口道:“你这是又回来要钱了?不够花了?好像从娘家刮走多少钱才觉得够???要不要我跟你妈就把这房子卖了给你们?”

        你结婚跟谁结都行,张梁那样的行吗?张梁是什么条件???那家里穷的兜比脸都干净,对你好能怎么样?他们家就连媳妇儿都娶不上,遇上你这么一个傻袍子,不可这劲儿的把你骗到家错过了这村还能有以后嘛?就偏偏她上当了,结婚也就算了,没钱还马上要孩子,用什么养?觉得你父母就活的轻松是吧,觉得父母的钱就不是钱是吧?

        “爸你这是干什么???”芳芳这段瘦的厉害,自己倒霉,怀孕能吐成这样,东西很少能吃进去,吃完就继续吐,有的东西不能看,因为瘦显得眼睛有点大,成天还往医院跑去挂针,还好这是姐夫的医院,要不然也真够芳芳喝一壶的了。

        “干什么?我要是在不出声,早晚这家就得让你妈帮着你给搬空了,要不然你把你老婆婆领我们家来过吧,我看你不就是这意思嘛?”

        典韦推了夏侯令一把,自己拖鞋都没有换追了出去:“芳芳……”

        “你要是有本事,就别回娘家,我们就只当没有生过你这样的女儿,你自己选的路你自己走下去?!?br />
        典韦急躁的拽着女儿的手:“你爸今天中邪了,芳芳你听妈妈说……”

        芳芳的嘴唇抖了一下,她从怀孕每天都是开开心心的,没人给她难受,婆婆恨不得就把她给供起来,张梁对她就更加不用说了,张梁就说怀孕的时候心情好,孩子将来生下来就会好带,这好心情就维持到了此刻。

        “说什么???妈,你以后别给我钱,你就是给了我也不要,我不缺你那些?!?br />
        芳芳甩手就走了,典韦气的在原地骂:“这个死犟死犟的孩子,自己过什么日子你不知道???我要是不给你钱……”

        典韦踩着拖鞋回到楼上,夏侯令已经摆好桌子正吃饭呢,外婆压根就没坐,觉察出来气氛就不对劲了,她哪里有心情吃,外婆躲到老儿子这里就是为了图清净的,你看现在这气氛……

        典韦走过去,对着夏侯令笑:“吃饭呢?”

        哗啦啦,将桌布就给扯了下去,桌子上的碗筷全部都摔地上了,一碗汤洒的满地都是,典韦不是没有脾气,你打谁呢?谁生出来就是为了挨打的是吧?不过就不过,谁离开谁活不了。

        呼吸停顿了两秒:“有好日子你就不愿意过,那就别过了?!?br />
        典韦回房间收拾东西,外婆就跟在后面劝,这要是让典韦真回娘家了,这成什么了?

        “典韦啊,你听妈说,他今天在单位受点闲气儿……”

        典韦要是横起来,她也谁面子不给,反正没指望好了,夏侯芳那是你女儿,你都不心疼她,你指望谁心疼她呢?谁愿意她找那么样的一个丈夫?自己看着就憋气嘛?可憋气有用嘛?你是能把她打一顿还是能把她给杀了?

        要是有本事,你先杀了,杀完了她眼不见心为净。

        芳芳是哭着回婆家的,王冉这房子够大,取暖费又全部都给报销,家里很暖,照比着以前张梁家租的那个小房那可是强多了,典韦的担心就完全是多余的,张梁他妈这人就是实惠,一根筋,觉得这姑娘嫁给自己儿子了,咱就得好好的对人家,自己什么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夏侯芳这一段天天吐,什么都吃不进去,她是汤汤水水的侍候着,光是煤气费一个月就干进去两百多,天天给炖啊,就生怕芳芳营养跟不上去,这不昨天芳芳吃蛋糕吃好了,吃了两块表示还想吃,老婆婆立马就去蛋糕店给买的,捡好的给买的,有什么他们娘俩都是可着芳芳来的。

        论真心,芳芳算是娇气的,从结婚一次碗筷没有洗过,一次饭菜没用她做过,吃饭婆婆给盛好了,喝汤婆婆给先放到合适的温度,天天拿着就像是眼珠子似的,芳芳这怀孕,虽然有芳芳姐夫的关系,在他姐夫医院准备生产,可说到底那也是私人医院,一般的婆婆得出声反对不?怀个孕班就不要了,不能挣钱不说,还可劲儿的往外消费,张梁他妈就真是一句话都没有抱怨过,家里吃不起什么海参鲍鱼的,可鸡跟排骨天天几乎就是不断,这样的婆婆已经很难找了,反过来在夏侯令的眼里,他认为自己女儿哪怕就是脑子不够用,可找个门当户对的对象还是可以的,就像是同事家的女儿,还没有芳芳好看呢,人家嫁的不好?

        “赶紧别哭,你跟妈说,你怎么了?”

        张梁他妈给儿子打电话,偷偷就跟儿子说了,芳芳哭着回来的,自己问什么她也不说啊。

        张梁白天上班,晚上摆摊,淘宝也干着,淘宝的生意不如想象当中的,没有那么好,有时候几天都不开张,没人买,摆地摊虽然不说有多高尚可补贴家里还算是可以的,真的不少进账。

        张梁晚上到家,手里提着买好的菜,他妈用眼睛比比芳芳的房间,张梁推开门。

        “老婆,哭了?”

        芳芳挤出来的笑容,她不想让张梁为自己操心,他已经够累的了。

        “没事儿,过马路的时候差点被车给碰了,有点吓到了?!?br />
        张梁还以为是真的,问她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吃完饭张梁刷碗,然后出摊,现在夏侯芳不能陪着他出去,冷风一吹她就更加想吐,婆婆陪着在家里看电视,张梁在外面六点到九点,天天九点半到家,每天回来手里都不空着,今天给她买点这个吃的,明天买点那个吃的,不管她能不能吃,吃一口算一口被。

        今天买的糖葫芦,还没拿到她眼前呢,芳芳捂着嘴奔着卫生间就去了,晚上吃的那点东西就全部都吐了出去,张梁赶紧的跟了进去,张梁妈在外面喊着:“你给她水叫她漱漱口?!?br />
        芳芳的脸有些惨白惨白的,营养跟不上,她不担心自己,就是担心肚子里的孩子,这样下去,还能能有什么营养嘛?她很是怀疑,可逼着自己吃这根本就不现实,吐的太厉害了,明明胃里就没有任何的东西。

        张梁扶着芳芳进屋子,她现在就是这样,孕吐的特别厉害,什么都不能干,婆婆把水个兑好了,张梁端着盆进屋子天天给芳芳洗脚,这都是侍候着,别的男人也许觉得这丢人,这跌份儿对于张梁来说,这是老婆,他老婆现在是给他怀孩子呢,遭受了这么大的最,给洗个脚算是什么啊。

        张梁妈妈在外面听见咣当一声,就看着芳芳跑了出来,直奔着卫生间去了,这回真是吐严重了,胆汁都吐出来了,芳芳就往地上坐,她站不住了,没有力气。

        “我不行了……”

        这样也不能在家里待着,只能送医院去,简宁大半夜还折腾了一趟,王冉今天没回来,人在外地呢,医院的医生给他打的电话,简宁套上衣服拿着车钥匙就下去了。

        “住一段时间吧,她现在回不了家?!?br />
        芳芳侧身躺着,她觉得自己快要死了,太难受了,怎么会这么难受呢?

        已经撑不下去了,怀孕真是太辛苦了。

        张梁他妈就是有点不放心,问简宁:“她这没事儿吧?说是胆汁都吐出来了……”张梁他妈觉得害怕,这孩子是不是保不住???

        简宁给她解释着:“是有的孕妇会这样的,但只是极少的特殊,芳芳现在这样也没办法,只能等着这个劲儿过去的,你们也别担心,东西还是要吃,尽量叫她忍着别吐……”

        张梁倒是想每天来医院,可单位的距离实在太远了,够不上,张梁他妈就每天走步过来,老人原本身体就是不好,加上芳芳这一住院,她是强撑着没有说,谁问她都说自己身体挺好的,有什么情况也不跟儿子说,从家里到简宁的医院需要四十五分钟,就一块钱她就为了省,就从这上面一点一点的抠下来,可芳芳要说能吃什么,老太太从来就不会说一个不字,恨不得就一样买一种都堆到芳芳的面前,家里有个孕妇还是个生病的孕妇,这开销就大了,张梁他妈月月都要吃药,张梁他妈这病病的不轻,每个月为什么要扔医院那么多的钱,她总要打人血白蛋白,这东西呢,好一点的就一小瓶,那个小瓶的高度甚至还没有小手指高,就那么大点的一个玩意,好几百一瓶,你说家里条件能好起来嘛?现在是婆婆生病,芳芳生病,全部的重担都压在张梁的肩上。

        张梁自己也没办法,靠着工资跟摆摊真就要活不起了,媳妇儿得吃太营养的,老妈也得吃营养的,张梁心里真是难,可他从来不会摆给家里人看,他就从自己嘴巴上开始省,一个大男人不吃一顿两顿的饿不死,你知道少吃一顿一个月累积下来也能省不少呢,张梁午饭就不吃了,不吃饭肯定会饿,下午还有那么长时间的工作,下午的时间又比上午要过的缓慢,日子过的不好不坏。

        张梁他妈这个月的人血白蛋白就不打算打了,能省一点就是一点吧,自己拖累着孩子干什么。

        张梁知道之后,芳芳人在医院,晚上就母子俩在家里,张梁就哭了,他很少哭,他爸生病那时候家里都垮了,恨不得就上街去要饭了,可他也给扛下来了,他妈现在这就是不打算活了,就为了省这么一点钱。

        “儿子啊,你别多想,妈就是觉得最近身体挺好的,下个月妈在打,少打一两次不能死?!?br />
        当妈的就没有愿意看着自己儿子受罪的,你说自己该死不死的,就拖着孩子,有好日子,孩子都过不上。

        “妈你要是这样说,就是说儿子无能,我连养家的本事都没有……”张梁抽了自己一耳光,他妈就拽着他的手不叫他抽:“我没本事,我连老妈生病都不能管,叫我妈拿命去博,我算是什么儿子……”

        “孩子你听妈说,你听我说……”张梁他妈这辈子都没有对谁喊过对谁发脾气过,年轻的时候嫁了一个好丈夫什么都顺着自己,生了张梁原本好好的身体就突然有病了,张梁又懂事,丈夫不行了后期断断续续的住院,这个家的生活水准马上就降了下来,她也从来没有怨过,生活嘛就是这样的,你在抱怨,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

        “妈不想耽误你跟芳芳,你们俩还年轻,这马上又要有孩子,总得为孩子着想着想吧……”

        她说的就是大实话,这样的家有多少钱都不够往里面搭的,她活这么大的数岁也就够了。

        张梁想赚大钱,恨不得一夜之间就暴富,他都有心想去抢银行了,人真是活生生的被钱给逼的,没有钱就干什么都不行,他说了算,到底还是把母亲给送医院去了,看着母亲打药,自己兜里就剩了不到三十多,这个月还有八天呢,八天要怎么过?

        芳芳也是有点上火,后悔自己辞职了,要是不辞职自己多挣一份儿钱还能好点,补贴补贴家里不是,可现在呢?

        越是想越是觉得自己就是个笨蛋,连这么一点最基本的道理自己都不懂,芳芳跟娘家现在就等于是不走了,求也不至于去求自己爹妈,她一贯又是跟王冉挂关系好。

        “姐,你回来了没有?”

        王冉才下车,这边说去一起吃个饭,她就接到芳芳的电话了:“才回来,怎么了?”

        “你能不能过来看看我?”

        芳芳还是决定厚着一把脸皮,她如果不跟王冉姐借钱,家里真就活不下去了,张梁不说婆婆不说,可她心里明白,现在靠着张梁一个人的工资已经要撑不下去了,王冉跟同事摆摆手:“我不去了,我妹妹身体不舒服,我的去医院看看她,你们去吧?!?br />
        王冉伸手打车,告诉司机地址,奔着简宁医院就去了,她很少来院里,毕竟自己总出现不太好,王冉也是有避讳的,找到芳芳住的病房,她就没有见过孕妇能瘦成这样的,一开始瘦过一段也应该胖起来了。

        “还吐呢?”

        王冉不说还好,一说芳芳就控制不住了,王冉穿了带颜色的衣服,芳芳现在就是看不了颜色,没忍住吐了一地,吐的眼泪都出来了,王冉把大衣放在一边自己拍着她后背。

        “你这是怎么弄的???没买点酸的吃?”

        芳芳现在这情况压根就不是什么能吃酸的或者是辣的能压住的,外面护士赶紧进来收拾病房。

        芳芳笑的有点虚弱:“姐,你先出去待会儿吧?!?br />
        病房里面就都是味道,也不是什么好闻的味道。

        王冉还能不明白芳芳的意思嘛,自己扶着她躺下,拿着毛巾给她擦嘴:“有事儿想跟我说是不是?”

        芳芳想借钱,而是借的还是一笔比较可观的数目,她知道自己提出来这样的要求有点过分,别说是亲戚,就是亲姐妹之间借这些钱也有点不像话,可她没有办法了,不想办法就光靠着张梁,早晚得把张梁拖累死。

        “姐,我知道我不应该借的……”

        王冉看了看芳芳的脸,这事儿吧她一个人说了不算,得在问问简宁。

        “行了,别哭了,我跟你姐夫商量商量?!?br />
        王冉也不能看着芳芳过现在这样的日子,说到底还是妹妹,虽然不是亲的,要是没钱那就没办法了,可有钱,你在不伸手管。

        “你什么意见呀?”王冉看看简宁,现在就是要听听看他是什么意见。

        简宁倒是觉得没什么,这个钱自己家负担得起,说实话换个人他就不能借,特别是乔芸那种,哪怕侯林在靠谱简宁也不会借,你可以说他简宁就是瞧不上乔芸,跟乔芸能沾一点边的事情简宁都绝对不考虑的,夏侯芳一贯跟简宁感情还算是可以,以前也没少来坑他,叫他请吃饭,这姐夫跟小姨子不就是这样的,自己没妹妹就当妹妹来宠了。

        “他们做这行摸得到门路嘛?”

        简宁切入关键点,张梁是个上班族,以前没接触过车行,突然开,能行吗?

        里面的流程他懂吗?再说现在可是淡季啊,很多车行的行情不太好的,好的都是大型的。

        “我合计找王亮问问,他路子多?!?br />
        这何止就是借钱了,王冉把后手都给想好了,王亮接触的事儿多,他是杂七杂八天南海北的都有朋友,成天混,有些东西他比外行明白的多,虽然不精那也比他们现在瞎子摸象来的好呀。

        简宁给王亮打了一个电话,说是晚上要请王亮吃饭。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哎呦,你要是没事儿我都不信,突然之间能想起来我了?难道是我们王冉想我了?也是,我玉树临风的……”王亮就是个疯子,生冷不忌,什么话都敢说出口。

        简宁笑:“还真是有事儿找你,晚上带上田田一起吃个饭吧?!?br />
        王亮下班特意把邀约都给推了,兄弟面子得给,虽然没有以前走动的频繁了,那也是,你说大家都结婚了,简宁又不喜欢出来玩,到于田田单位先接的于田田然后奔着酒店开,王冉也算是大手笔了,自己要了一个包间,点菜也下了血本了,王亮拉着田田的手进门,人家俩到现在还能腻歪呢。

        “呦,鸿门宴?!?br />
        王冉翻着小白眼:“那你别吃啊?!?br />
        “那可不行,我就是要死也得当个饱死鬼?!蓖趿晾盘锾镒律?,王冉跟田田说了两句,田田还那样,生完孩子可比没生孩子之前好看多了。

        “找我什么事儿,说吧,你先说我才能安心吃饭?!?br />
        王冉就提了自己妹妹的事儿,王亮还记得呢,你说时间过得真快啊,当时还念书的小丫头现在也结婚都要生孩子了,不过车行?

        “你要是听我的就别干这个,这个容易压钱,现在是大体情况都不好,不像是过去了翻身那么容易,有多少资金???”

        王冉算是没白请王亮,王亮花花道很多,就看他愿不愿意出力,挣钱的买卖不是没有,单看你怎么研究这个市场,大家一边吃一边聊,王亮看着这菜就知道了,王冉这是动真格的了,为了她这个妹妹算是使大力气了。

        自己掏出来烟,看了一眼王冉:“不介意吧?!?br />
        他不抽烟脑子就不好使,抽了烟,脑子就转得快,王冉看看于田田,于田田还吃东西呢,自己摆摆手:“我不介意,都习惯了?!?br />
        王冉把视线落在王亮的身上,弄的王亮坐立不安的,你说抽个烟好像他就十恶不赦似的,不能抽总能闻闻味儿吧,还真是,他在他老婆面前都没有这样拘谨,这是给简宁面子。

        “你这样,我跟他合伙干?!?br />
        王冉皱眉,合伙干什么?

        简宁在桌子下拍拍王冉的手,要是王亮愿意合伙干,别管干什么,你就放心,他不会干赔本的买卖就是了,王亮说早之前就有个哥们想跟他合伙干超市,大型的那种,现在超市是必备品啊,开就开大的,小的那种没意思,你看是这样吧,越是大你进门推了一辆车不管之前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思,可出来车子就一堆东西了,你在小的食杂店就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吧,钱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在逛的过程中就消耗掉了,地方他有,钱他也有,就是差一个名头,自己不能打着自己的名头,王亮就是脑子转的太快了,他老爹现在还没退休呢,不能给老爷子找麻烦,他向来是不搀和大票的,不是没钱,而是不能太高调,这次是因为有简宁在里面押着,王亮放心,他把钱拿出来一切自己给整好,需要对方出个人力,这东西说难就难,说简单了也简单。

        于田田就一声不吭,不张嘴插话,甚至王亮说到现在,你想啊,一个大型超市按照他所说的楼上楼下多少层的,光是租金就得用下去多少?这钱王亮都从哪里来的?至少于田田是真不知道他还有这些的。

        换一个女的试试看,肯定就觉得丈夫瞒着自己,这要是离婚人家转移财产你就都不知道,可于田田心大,丈夫给足够的钱花,至于他手里还有多少他一共有多少这些问题她不问,问了王亮也不见得说,他如果愿意不就早告诉自己了嘛,做人嘛就是活的开心,自己把自己的地位放正了,别总小心眼,觉得自己给他生孩子了,他连一句实话都没有对自己说,计较那个就没用,一点用都没有,没少了你吃穿想那么多干什么。

        于田田就把自己的位置摆放得很好,甚至就算是真的有哪一天,按照不幸的说,她跟王亮走到头了,王亮不会放着孩子不管的,他的个性她也算是摸出来七七八八了,你只要不跟他对着干,别跟他赌气,什么事儿都好商量。

        王冉回到家,把大衣脱下来,才要挂,简宁给接过去了,他也是要挂自己的大衣。

        “你要不要掺一脚?”

        王冉摇头,对于做生意这事儿她没有兴趣,简宁踩着拖鞋把大衣挂起来,自己关上衣柜的大门:“我明天跟芳芳说说,张梁那工作就肯定不能干了?!?br />
        就是不知道张梁能不能愿意,毕竟是稳定的工作,要是不干了,是有点可惜呢。

        王冉大清早去的医院,还是不放心芳芳,对这妹妹她也算是成全了姐姐这两个字,简宁上班王冉过去探视芳芳,芳芳一大早就开始吐,自己靠在床上,情况就一点都没见好,医生说过了四个月在看,估计到时候能好一点,芳芳都怕,现在什么都吃不进去,你说肚子里的孩子能发育好嘛?

        “姐,你怎么过来了,这么早,吃饭了没有?”

        “你坐着别动,我跟你说两句话……”王冉挨着芳芳,事情她都跟芳芳说了,能干成什么样那就看张梁有没有招财的能力了,做生意这东西有时候也是挺邪门的,一样的做,有的老板招财,生意就好,有的老板没有财运,投入多少就都没用,各种赔。

        芳芳听王冉的,她姐说王亮靠谱芳芳就信。

        “你放心,就是将来干不好我们也不会怪你的,姐你别担心这个,原本你也没有义务帮我们,我是厚脸皮提出来的,我……”

        芳芳就是这点好,什么事情看得明白,不仅看得明白她还能记住了,不该有的贪心就绝对不能有,换了乔芸绝对就会为占到便宜而沾沾自喜,借钱之前是一个态度,借完钱之后又是另外的态度,夏侯芳给张梁打的电话。

        “你现在别去上班了,来医院,我有事儿要跟你说,叫上妈?!?br />
        她姐愿意成全他们,全家也得把态度给拿出来了,这钱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完,可一定会还的,不仅要还还要给利息,雪中送炭不常有的。

        芳芳当着张梁话说的很明白,今天张梁就不去单位上班了,叫辞职,不干了,张梁亲自给王冉写张欠条,说起来芳芳这婆家就真不错,张梁他妈心里不是不提心,好好的工作就不要了,这不是闹嘛?要是万一干不成,工作在找就难了,可当着儿媳妇没有说一个不字,芳芳叫写欠条张梁就写了,老婆婆没吭声,脸上没有一点的不愿意,芳芳现在就占据一个主导的位置,她说什么张梁就听,然后按照她说的做。

        没有人生出来就是坚强的,有些是后天培养出来的,有些就纯粹是被环境生活给逼的,你不坚强就得去死,不想死就得活着,想活着就得想明白了如何好好的活着。

        张梁他妈跟芳芳也没有提过这话一句,好像事情就是这样定了,张梁成天忙,忙什么也没人知道,钱倒是往家里拿,拿的不多,王冉的那车给张梁了,她自己也不愿意开车,车放着在几年也就报废了。

        两家的关系莫名的又亲近了一层,这芳芳这边有这么大的动静,家里人能不知道嘛?

        典韦现在就都恨不得到王冉面前去给王冉磕两头,谁能想到啊,就是个姐姐,咱们说这事儿轮到自己身上,她能不能做到这一步?别说没钱,就是有钱她也不能借,亲戚这玩意差不多就好,那她姑姑呢,怎么对待她的?给芳芳找了不好的工作从她手里划拉多少钱?就这样还老说自己欠他们家的呢。

        典韦跑商场花了小一万给王妈妈买了一个白金的空心手镯,这就是她一点心意,典韦现在就是拿王冉当恩人看,她一直住娘家也不回去,夏侯令也没来接,两口子就一直赌气来的,夏侯令要换成以往也早就来接了,谁知道这次为什么就这么硬气。

        张梁不管自己多忙,天天来医院陪老婆,哄着芳芳把饭吃了,不管吐不吐的咱们先吃,早上出门之前把自己妈给送过来,晚上自己在给接回去,二十四孝儿子,二十四孝老公。

        “来就来被,你买这个干什么,赶紧拿回去,我不能要?!?br />
        典韦没敢提钱的事儿,怕王冉没跟她妈打招呼,自己要是说漏了,到时候王妈妈在不愿意翻脸什么的,那倒霉的不就是芳芳嘛。

        王妈妈知道典韦是为了什么而给自己买的这东西,王冉跟家里说了,这也不是后妈,有什么事儿能不告诉她,按照王妈妈的意思,借的钱太多了,要不回来怎么办,王妈妈真不愿意让女儿借,可王爸爸说芳芳这两口子就都挺好的,能帮就帮一把吧,王爸爸来善心了,就因为这事儿他还被王妈妈给讽刺两句呢,但是在典韦的面前,王妈妈不能这样说。

        “王冉跟我说了,芳芳也是她妹妹,姐俩将来好好走,芳芳跟张梁好好干,我觉得张梁这小子挺好的……”

        典韦这心就算是放回肚子里去了,徐秋华坐在一边黑着一张脸,挑王冉理了,你亲哥亲嫂子你怎么不合计叫他们多赚点钱呢?难道钱咬手???还帮别人,这就是没良心,良心叫狗给吃了。

        徐秋华就觉得王冉里外不分,是夏侯芳跟你亲近还是你哥跟你亲近?这么点破事儿你都搞不明白?

        徐秋华这张破嘴,她就忍不住往外说,外婆过来串门,你说外婆也怪,跟王妈妈那过去掐的,成天就恨不得把王妈妈给榨干了,把王妈妈身上的那点油水就都弄到她家里去,那现在还愿意上门,人家就是不给好脸色看,她提出来要求人家不答应吧,她也愿意上门,成天往这里跑。

        徐秋华是什么个性啊,当着外婆就说了,说王冉借给夏侯芳好大一笔钱,外婆听完的第一反应就是,怎么不带上乔芸呢?

        “小真啊,你给王冉打个电话,叫王冉回来,乔芸手里也有点闲钱……”

        那王冉都能借芳芳钱了,怎么不能借乔芸一点?

        王妈妈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徐秋华,徐秋华也不怕,反正自己没错,她说的哪里错了?原本就是借了嘛。

        “她没在本地,我都找不到她,她自己的事儿我说了也不算,你说了也不算?!?br />
        外婆还想说,王妈妈就找借口说自己要出去买菜了,外婆就是不肯放弃,跟着王妈妈就下楼去了,怎么说的徐秋华就没听见了。

        晚上外婆给乔芸打电话,乔芸正准备吃饭呢,外婆一走,这日子叫乔芸给过的,衣服一堆恨不得两个星期洗一次,侯林出门穿的衣服还是脏的呢,她没给洗,家里也没人帮着她收拾,原本就是租的房子能好到哪里去,现在给糟践的就更加乱套了,水槽子里堆了很多的碗,成天也不喝水就喝可乐,家里有一个水缸现在那里面就空了,装的都是可乐瓶子,你说她得喝了多少才能弄出来这么一堆的玩意?